蕭然一怔:“真的假的?”

“她身邊多了個青梅竹馬的什麼書哥哥!”

“就這事啊!”蕭然笑了:“我說景言,你這小心眼的毛病是不是得改改,一個小時候的玩伴而已,至於這麼緊張嗎!”

“我有一種預感,那個男的是來和我搶蘇蘇的!”

景言起身就往裏屋走。

“你幹什麼去?”蕭然問。

“我問問白松林我什麼時候能走!”



我回到包間,抱歉的看了看大家。

唐叔叔笑道:“蘇丫頭真是大姑娘了,而且越來越漂亮了!”

爺爺端起酒杯喝了一口:“是啊,時間過得可真快!”

唐叔叔又說:“蘇老哥,以前的承諾還作數吧?我們家唐書可是一直當真了,這麼多年連個女朋友都沒找過!”

我一愣,看了看唐書,眼神詢問道:“他們說什麼呢?”

唐書忽然衝我笑了笑。

這一笑如果是平時我會覺得很帥,可是現在,怎麼這麼驚悚呢?

果然下一秒,唐叔叔就對我說:“丫頭啊,你和唐書小時候訂了娃娃親,我和你爺爺都同意了,說來我們也快是一家人了,叔叔很高興有你這麼漂亮的兒媳婦!”

我腦子“嗡!”的一聲,把目光投向了唐書。

見他含情脈脈的盯着我看,眼裏盡是我看不懂的情緒。

果然好驚悚!

我嚥了咽口水,趕緊朝爺爺使眼色。

爺爺眯着眼睛假裝沒看見。

我嘆了口氣說:“唐叔叔,現在都主張自由戀愛了,書哥哥很好,可是我已經有男朋友了!”

唐叔叔一愣:“不會吧,叔叔知道這件事情太突兀,可是你也知道這玄門中的規矩,而且唐書一直喜歡你,他…”

“爸!”唐書突然叫了一聲打斷了唐叔叔的話:“不如讓我和小顏相處一段時間再說吧!”

我心一沉,趕緊求助的看向爺爺。

爺爺像是睡着了一般,根本不理會我們。

不要臉!

玄門的規矩我懂,他們延續了很古老的那一套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小時候定的親都是算數的,如果一方悔婚,在玄門中以後很難立足。

我沒想到還有這一茬,站起來又要解釋,唐書卻用眼神示意我不要說了。

“對對,相處一段時間彼此瞭解一下也好!”唐叔叔說。

無恥術士 “那個叔叔,我是八字純陰之體,我這個體質剋夫,我就不連累書哥哥了!”我不死心的說。

唐叔叔哈哈一笑,看了看爺爺說:“蘇老鬼知道你捨不得孫女,現在也別裝傻了!”

爺爺這才擡起眼皮,看了看我:“唐書是八字純陽的體質!”

我腦子又是“嗡!”的一聲!

我不是個爛人 “對呀,當年我和你爺爺就是因爲這個纔給你們結的娃娃親!”唐叔叔說。

… 我都不知道自己是怎麼走出包間的,今晚的打擊實在太大了,消息一個比一個沉重。

孫郎顧 “小顏!”唐書叫住我:“你住哪?我送你回去吧!”

自從聽到那個消息,我在看到唐書時就覺得有些尷尬。

“不用了,我打車回去好了!”我有氣無力的說。

唐書笑了:“你不用這麼緊張,我爸是說着玩的!”

我看着他,這種事情唐叔叔會說着玩?

唐書看我的表情不對:“放心吧,我是喜歡你,可是我絕不會強迫你,我爸那我會去說,你不要有什麼壓力!”

我這才點點頭。

“現在我能送你回去了嗎?”他問。

我木訥的點點頭。



“對了,我一直想問你,你的手怎麼了?”他看着我手上纏着的紗布問。

“不小心弄的,沒事!”我說。

“不會是因爲哪個男人吧?這可不像你!”

我看了看手上的紗布,這還是景言走的時候幫我包紮好的。

我笑了笑:“就是因爲一個男人!”

唐書一怔:“你真的有男朋友?”

我點頭:“他叫景言!我們現在住在一起!”

我不喜歡曖昧,有什麼就乾脆的說出來,這樣對大家都好,雖然對唐書有點殘忍,可是我從來不相信兩個十幾年不見面的人會愛一個人到什麼程度。我也不信唐書對我有多深的感情。大概他也是被“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給影響了。

所以還是儘早和他說清楚的好。

只是我沒想到唐書忽然沉默了,一直溫和的笑容凝固在臉上。

我有點害怕。

而且他突然停了車。

“小顏,你忘了我們小時候的事了嗎?你說過要嫁給我的!”他說。

因爲背對着我看不清他的臉。

Boss欺上身:强行相愛90天! 我記得,小時候有一次我和唐書去山上玩,天黑的時候颳了一陣大風,唐書在下山的時候差點被滾下來的巨石砸到,我推開了他,自己的卻被石頭砸骨折了。

當時唐書都嚇壞了,愣愣的看着我。

我也疼得昏了過去。

醒來的時候已經躺在自家的牀上了,唐書哭的眼睛都腫的,拉着我的手非說長大了要娶我。

當時我腿骨折了,以爲自己肯定嫁不出了,嚇得也哭了一場,趕緊答應了唐書,深怕他長大不娶我這個“瘸子!”

可是那畢竟是小時候的事情,我從來沒想過,唐書居然會當真。而且我那時候只有七八歲,根本不懂嫁人是什麼意思。

何況,我有景言!

“記得,當時你哭的比我這個受傷的人都慘!”我打了個哈哈。

車裏的氣氛實在是詭異。

“那你記得你答應要嫁給我的!”唐書的臉埋在陰影裏,我看不清他的表情。

“對不起!那個時候我還小,什麼都不懂!而且我一直把你當哥哥!”

我說出了一句電視劇常有的很爛的臺詞。

沒想到唐書只是輕輕一笑:“沒關係!”說完他啓動了車子。

終於到了家門口,我總算是長舒了一口氣。

“小顏,不管你怎麼說,我不會放棄我,畢竟你和還沒有結婚,我還是有追求你的權利!”

他說完又笑了:“再說是我先認識你的,說起第三者那個景言纔是!”

他說完就開車走了。

我站在樓下好一會兒,又拍了拍自己的臉,今天到底發生了什麼?

回家後,我趕緊給爺爺撥了個電話。

好半天他才接起來。

“爺爺,你在哪?”

“在唐家,被唐三林強拉過來的,你怎麼樣?”

爺爺不要臉的說,因爲我明明記得是他想去人家家裏看什麼古董的。

“你總算想起問我了,我說你也太不靠譜了,今天這哪是吃飯,這簡直就是鴻門宴啊!”我埋怨道。

“什麼鴻門宴,我看唐書不錯,長的帥又有錢,配你足夠了!”

“你是不是我爺爺,有你這麼說你孫女的嗎?雖然我是撿的,可你也不能怎麼就這麼把我丟出去啊!”

我簡直無語了我都不記得這二十二年來,爺爺給我惹了多少禍了。

“你以爲我想啊,當年我不是欠唐三林錢了嗎!再說你也不虧,當年的黑小子長成今天的帥小夥,多美的事,別人打着燈籠都找不到呢!”爺爺一臉爲我好的說。

“我不管,別的我聽你的,這次絕對不行,再說我都有男朋友了,長的不比唐書差!”我說。

“比唐書有錢嗎?”

“那倒沒有,可是他很上進的!這是我的人生自由,你管不着!”

“你翅膀硬了是不是?敢和爺爺這麼頂嘴了!”爺爺氣的吹鬍子瞪眼的。

“你惹的麻煩你去解決去!”我也有些生氣了。

“我纔不解決,我還得在腿被打斷之前先跑路!”他說完就掛了電話。

氣的我在牀上坐了半天,想想這麼多事都是爺爺惹出來的,他把我丟給了祁家人,現在又讓我嫁給唐書,我纔不會同意。

“鈴鈴鈴!”

手機響了,我一看是景言,心情莫名的好了不少。

“蘇蘇,你到家了嗎?”景言問。

“到了,剛到!”

“哦!”

景言支吾了一下,我就知道他想問我唐書的事情。我故意沒說想逗逗他。

“景言,那條狗是叫小七嗎?”

“嗯!”

“可愛嗎?”

景言冷哼了一聲:“一隻討厭的幽靈狗!”他剛說完我就聽到電話那邊傳來“汪汪汪!”的三聲吼叫。

我差點沒笑出聲。

“它好像很喜歡你!”我打趣道。

景言悶哼一聲,氣鼓鼓的像只小金魚。

“今天那個唐書是怎麼回事?”

我心想你終於問了,還以爲你還能撐得住呢。

“沒什麼,就是小時候玩伴!”

“我總覺得他是來跟我搶蘇蘇的!”

我一個哆嗦,心說景言你第六感真準啊!

“沒有啦,你多想了!”

我打算先不告訴景言,我怕告訴他,以幼稚鬼的個性會連夜跑回來!

而且不知爲何我忽然想起某一次景言說過的話:“誰和我搶蘇蘇,我就殺了他!”

好驚悚!

“真的?”

“當然是真的,以前我一直拿他當哥哥的!”

“嗯!”景言這一聲嗯的有點不情願,我可以肯定他纔沒相信我的話。

… 我想了想還是回撥了過去。

“喂!”一個磁性又好聽的聲音傳來。

我有點後悔了,可也沒辦法,隨即尷尬道:“書哥哥,原來是你啊!”

“嗯,你今天有時間嗎?”他問。

“沒有,我今天要上課!”我趕緊說。

唐書樂了:“小顏,昨天是我不夠理智,我們做不成情侶還是朋友啊,我好久沒回林市了,很想找人陪我出去轉轉,而且今天是星期天!”

我老臉一紅,怎麼把這事給忘了。

既然人家都這麼說了,我再拒絕就顯得矯情了。

於是起牀洗漱,10點鐘,準時到了和唐書約定的地方。

他今天穿的很休閒,加上柔軟的頭髮,俊朗的五官,和溫文爾雅的氣質,讓人看着就賞心悅目。

回頭給幼稚鬼也這麼打扮一下。

我笑了!

“有什麼開心的事嗎?”唐書走過來問。

“沒什麼!”我打了個哈哈。

和唐書把林市的一些旅遊景點都逛了一遍,兩人都累的不行。

感覺又回到了小時候!

我們正要去吃飯,目光卻被一家賣漢服的店給吸引了。

“你喜歡漢服啊?”唐書問。

我點頭:“我大學是漢服社的!”

“那進去看看吧!”

我們兩走進漢服店,上百件款式一件比一件漂亮,我看的眼睛都花了。

唐書見我如此不由笑着給我指了指其中一件鵝黃色的說:“我覺得你穿這個應該好看!”

“是嗎!”我拿着黃色比劃了半天。

店員說可以試一試。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