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為什麼不接受?只是一個荷包而已。我從來沒有奢望過什麼。」甄青雨哽咽。「我,我……」

「二表妹,你別哭了。要是被人看見,還以為我們之間有什麼。我一個男子倒不在乎名聲,可是你身為女子,要是名聲有損,對你是大大的不利。荷包我是真的用不上。就算收下也是扔在那裡不聞不問,何必呢?」

「我心悅你。」甄青雨絞著手指,忐忑地看他一眼,繼續垂著頭,把話說出來。「我心悅你,侯爺。」

「……」蘇榮華頭痛。

最怕的事情還是發生了。

他從來沒有想過,這麼膽小的閨閣女子也敢對他說出這樣的話來。想必她真的鼓足了勇氣。

如果這件事情與他無關,他倒是欣賞她的這個勇氣。然而偏偏這件事情的當事人是他。

「侯爺,你……可曾心悅我?不用很多,就一點點。或許,不討厭就行了。」

在男女關係里,先愛的那個人總是過於卑微,想要的也從來不多。

「我一直把你當妹妹。」蘇榮華溫柔地看著她。「可是,僅此而已。我有未婚妻,所以這樣的話不要再說。我也會當作沒有聽見。二表妹清雅可人,自然會有人真心疼愛。然而那個人不是我。」

甄青雨捏緊手指。

「我知道了。」

她早就知道了結果,只是不甘心而已。

要是沒有說出來,這輩子都會不甘心。

「對不起,給你添麻煩了。我……我先走一步。」

甄青雨哭著跑開。 呼轟聲驟然激起!

骷髏頭的死灰,石花的冰凌,伴着黑白霧凌的凝結,轟然而至,急如瀑雨。呼吼聲音,呀聲急起,衆人猛然一震,來勢過快,確實是沒有準備,石花齊齊地連根拔起,這是在拼老本呀,如是這樣,似抱定魚死網破的心態呀。

呼吼聲間,見虛道長執棍猛掃,枯骨竟是急旋而起,黑衣如張開的大鳥,轟然地朝着骷髏頭直壓過去,羅衫女白裙猛撲,哧然聲響間,骷髏頭竟是撞得粉碎。幾人合力,算是一下子擋住了急撲而來的骷髏雨。而黑白雙霧猛然彌起,我急得大叫有毒呀,旁的見虛道長陰聲叫道毒個屁呀先前不是說了嗎,有棺胎在,誰還敢用毒!

“我敢用毒!”

忽地一聲吼起,只覺眼前一黑,天,如大鳥突地蓋下一般,竟是從石花女身後一團黑影呼地撲飛而至,轟聲激起,而站定之際,竟是一黑麪老者,陰沉着臉,只剩了臉上兩個眸子閃着慘白的光。

嘩嘩譁!

幾團粉紅的煙霧突飛挾裹而至!

異香撲鼻,不好!

“無情粉!”見虛道長大叫之間,手中的長棍啪啪爆響,前面的幾位姑娘轟然倒地,見虛道長呼地急掩口鼻,而我和大小姐,還有幾位護法,也是學着樣,急急地掩了口鼻,但卻是整個人昏沉一片。天,這他媽地真的是毒呀。

撲撲!

耿子和胖子在我眼前倒下。

撲撲撲!

我眼一黑,只覺得眼前白影翻飛間盡是倒地,這是尚存的最後一絲清醒,一下倒地,不省人事。

黑沉黑沉,似乎是朝着一個無底的深淵猛墜而下,沒有意識,沒有知覺,周圍的一切都很輕,在黑暗裏,一切似乎不存在。

冰,涼,透骨的冰涼!我是在哆嗦中猛地醒來的,全身散架一般地疼,身體似乎不是自己的了,而全身溼成一片,粘糊糊的難受,真想把自己連同身體一起扔了出去,落得個爽快。而猛地睜開眼時,是一片白,及目處,全是白。

天,一地的白衣白裙的姑娘!啊!都在,全都在,在我慌慌地確定中,確實發現,大家都在,詭異地是,全是寂然無聲,而我確定,此時,還真的就是我一個醒轉過來,全都如睡熟一般,沒有聲響,沒有動靜,一地慘白,間雜着黑,那是見虛道長,還有枯骨的黑袍,耿子和胖子離我最近,推了推,天,驚得差點跳起,如凍僵的冰棍一般,但面色如生,確定似乎還活着。

慌張地四下看,一個圓穹似的洞,上面離我們的頭頂似乎很遠,滴滴地溼水滲下來,不知是水還是別的東西,打在所有人的身上,當然全然無反應,一摸,粘糊一片,此時確定,身上的粘糊物,就是這穹頂上滴落下來的東西,似油,但極腥,媽地,是人油嗎?

而再看四圍,溼成一片的石壁,此時清楚,我們剛纔被毒霧迷昏,全被關進了這個石穹裏,四圍溼成一片,粘糊糊的沾液無聲地汩涌而下,但到得石地板,卻是如吸進去一般,無聲無息地消失了。而只是激起一陣陣的陰冷,這整個大穹頂,就如一個大冰櫃一般,冷得透骨,粘糊得人難受,卻是又一切死一般地冷寂。這種詭異,在萬屍冢裏曾見過,但那裏滿是骷髏頭,還有綠光,但這裏不一樣,全是粘糊糊的沾液,更要命的是,我不知身處何處,而這一地的同伴,不知是死還是活呀。

慌成一片,試着起身,周身疼得要命,散架一般,我甚至能聽到骨節啪啪地響,媽地,這是凍脆了嗎?站起來,仔細地落腳,移到壁邊,我試圖發現有門或是別的什麼縫隙,能助得我們出去,但失望,粘糊的粘液,完全覆蓋了壁面,嚴絲合縫,根本找不到任何的出口。媽地,完了,想不到,進得無情索,把個小命交待在這了,更要命的是,連在我們眼裏最厲害的見虛道長,此時也是不省人事呀,我的天,記憶中還記得尋張黑沉的臉,以及那粉紅的裹涌而來的紅霧,還有見虛道長慌急間喊出的無情毒。太他媽地厲害了,竟然,全中了招,但我又是怎麼能醒來的?老子凡胎肉體,難不成,又是純陽之血氣幫了我的大忙?

哇哇呀呀!我大叫起來,但滿耳的卻是迴音,這他媽地只能是證明一個問題,那就是密封嚴實呀,天,這算是完了,我悲哀地坐下,人喊不醒,又出不去,這算是真的交待在這了。

仔細地查看過地上躺着的同伴們,一樣的情況,面色如生,但確實是如僵死的一般,沒有絲毫的生氣,但可以確定的是,憑我的判斷,大家都還有氣,只不過是完一迷暈了,而我不知道,該是如何救醒,媽地,恰恰我認爲自己是最無用的人,卻是最早醒來,哪怕是見虛道長醒來也好呀,這下子,老子真的束手無策了。

人在一種最詭異的環境中,或是自己知道最不安全的環境中,或許是身體的各個部件最爲敏感吧。突地,我覺得有一股異樣涌了起來,全身一緊,汗毛倒豎,我不確定是什麼,但能感覺到,似乎是什麼東西在無形地靠近,而且,越來越近,就似乎目標就是對準了我。四下裏亂看,慌急間,沒有發現什麼,依然是剛纔的樣子,並無致,但我知道,一些東西或許是事情,正在走着變化。

“要不我們談談?”突地,嗡聲嗡氣的聲音一下子環到了耳邊。此時聽到這聲音,突地明白,原來,心裏一直緊着的變化,或者說那種周身的不舒服,原來是來源於這種嗡響。而此時,這種嗡響,似環着而看不到任何來源,只知道是一個嗡聲嗡氣的聲音在耳邊震響。

“不用看了,你看不到我的,你若是答應,我們見面的時候多的是。”

聲音再度震響,此時,似離更近,但還是什麼東西也看不到。

“你是什麼人,是你把我們抓到這來的嗎,你要知道,這裏面,可都是最厲害的人呀,用那種下三濫下毒的手段把我們整成這樣,我想,這也不是正道所爲吧,你究竟是什麼人?”我一迭聲地問着。

“你不回答問題,倒是問起話來了,你仔細看了,看看你身邊的同伴後再說話。”

嗡聲再起,顯然,根本不理會我的問話,還在責怪我爲什麼沒有回答他的問題。

我低頭仔細地看身邊,剛好是耿子和胖子,天,一仔細看,老子倒吸一口涼氣呀,天啦,怪不得這嗡聲嗡氣的傢伙要我看同伴呢,耿子和胖子的身子,就這麼打眼看上去,確實是如生人睡着了一般,沒有什麼異樣,但此時湊近仔細一看,我的媽或,我發現,耿子和胖子的身子,詭異地浮腫,是的,就如泡在開水裏的饅頭一樣,有那麼一些的浮腫,而這種浮腫,是絕逼地看出不正常的,如全身所的器官全漲大了一般。我也見識過浮腫,但人發燒或是感冒時,臉上眼睛是會浮腫的,但此時看到的這咱浮腫,是全身所有的部位的一種漲大,天,驚得我差點跌倒呀。

“嘿嘿嘿嘿,看清楚了嗎,別浪費時間了,所有的人一樣,直說了吧,這些人的性命,都掌握在你的手裏,你痛快點,不然,時間拖得越長,越是不利,這是毒入五臟表皮,才起的腫脹,這還算是開始吧,越往後去,時間越長,毒入五俯,那時神仙也救不得了,當然我們倆也不用在這廢話了,當然,你這些同伴全死後,你也會慢慢地死去的,因爲你根本出不去,到時侯,你自然就風乾了,哈哈哈哈,我說年輕人,快點答應吧。”嗡聲說得很清楚,每個字都清晰地送到我耳邊。而我全身還沉在驚訝之中,媽地,這是什麼毒,怎地我沒事了,這些大靈者,倒是有了事了,而且,似乎是毒得很深。我在剛纔這嗡聲裏,偷偷地試着再仔細地動了下全身,看了看手上胳膊這些地方,我剛纔看到了耿子和胖子身上詭異的浮腫,媽地,老子發現,我倒是沒有這症狀,草,這究竟是爲什麼中呀。

“答應什麼?我不知道你到底想說什麼?”我大聲說着。媽地,確實是不知道說的是什麼,整個人慌成一片。

“嘿嘿嘿嘿,年輕人,這就沒意思了,年紀輕輕,自己剛說過的話,就忘記了呀,這個忘性,可如何得了呀。”嗡聲似在笑我一般,而且滿含不屑。我突地想起,媽地,確實,在先前的樹林,還有到得無情索洞裏來後,都是要過同樣的東西,那就是棺胎,當然,要棺胎的同時,還要過一樣相伴的東西,那就是我的純陽之血,媽地,難不成,又是衝着這個來的?

我努力地穩定下自己的情緒,這個時侯,我可千萬不能慌呀,這滿地如屍體躺着一樣的同伴,一招不慎,可真的滿盤皆輸呀。

“哦,這倒是提醒了我,看來,你也高尚不到哪裏去呀,你先前說我忘事不夠意思,這我倆倒是有得一拼了,不就是同樣的下賤呀,你不是就是棺胎還有我的純陽之血嗎,明說呀,搞得這麼複雜,費我事了,這事簡單,你現身出來,我們可談。”我一口氣說了出來,嘴裏雖是說得硬氣,但媽地,心裏着實打鼓,怕是猜得不對的話,還真的有事呀。

“哈哈哈哈哈哈!”

“你個小娃娃倒還當真有趣呀,這對我脾氣,爽性,是的,我老人家喜歡你這性子。”

呼吼聲間,更是一陣陰風巻裹,而周圍石壁上,滴滴答答,似乎那粘糊的粘液更甚了許多。呼呼呼!突地異聲響起,而從石穹頂上,突地一團黑霧真衝而下……

複製粘貼搜索:磨鐵中文網鄒楊懸疑熱血季《荒城迷靈索》。唯一正版絕無彈窗廣告更新更快更全!不想電腦及手機崩潰的親們,去看正版對眼睛最好!書友羣號:468402177,有驚喜! 蘇榮華遲疑了一下,對旁邊的成風說道:「跟上去瞧瞧,不要出事了。」

成風自言自語:「現在才知道緊張,剛才拒絕人家姑娘的時候不是挺不留情面的嗎?好歹也是大小姐的表姐,這麼不留情面。大小姐要是知道了,看她還理不理你。」

「最近你對我埋怨挺多啊!是不是覺得我這裡容不下你這尊大佛了?」蘇榮華睨他一眼。

「沒有。屬下哪敢啊?」成風拱了拱手。「屬下馬上去看看甄二小姐。人家小姑娘麵皮薄,被你這樣拒絕,希望不會想不開。要不然這就是罪孽了。」

「還在這裡胡說八道。趕快去!」蘇榮華朝他揮了一下手臂。不等他打過去,成風就非常識趣地跑開了。

松香園是蘇老夫人接待女眷的地方。在蘇家全盛時期,只有重要的場合才會在這裡舉行宴會。今日蘇老夫人在這裡舉辦宴會,就是對蘇榮華升爵一事的滿意和看重,也是向京城裡那些說三道四的長舌婦表達一個訊息。

蘇榮華不是什麼私生子,而是蘇家正兒八經的爵位繼承人。

當然,這對蘇榮華來說是好事,對蘇雯瀾母女幾人來說,卻是個危險的訊息。畢竟以前僅剩的男丁是蘇雯瀾的弟弟,現在蘇榮華的一切名正言順,代表著所有人都認可了蘇榮華的地位。而原本的嫡孫卻失去了繼承爵位的資格。

今日到來的沒有幾個是真心祝賀的。畢竟蘇家倒霉時,她們恨不得與蘇家撇清關係。那些與蘇家有血緣關係的,更是恨不得把身體里的那點血緣剔除,免得受蘇家的連累。蘇家要是內亂了才好呢!他們正好在旁邊看戲。

「老姐姐,有段時間沒見你了。」陸老夫人笑眯眯地迎過來。「瞧這身子骨,還是那麼硬朗。」

自從陸家與蘇家鬧翻后,陸老夫人就沒有再登過蘇府的大門。蘇老夫人更是很少出府。現在蘇榮華髮達了,陸老夫人居然硬著臉皮來到蘇府。連蘇老夫人都不得不佩服這個人的隱忍能力。

「哪有你硬朗?說起來還是你的身體好些。」蘇老夫人收回手,皮笑肉不笑地說道:「畢竟我年紀大了,府里的內務有幾個媳婦和孫女管著,外面的事情有侯爺管著。我這把老骨頭,連喝杯茶都是有人準備好的。 中國龍組 什麼心都不操。你們陸家就不同了。早就聽說妹妹你管了兒子管兒媳,管了兒媳管孫子,管了孫子管孫女,操了不了閑心。以我說,咱們這年紀了,還是應該服老。你要是覺得無聊,還不如抄經念佛,為子孫後代積點陰德。」

陸老夫人就算再深的道行,這個時候也有些控制不住猙獰的表情。蘇老夫人這番話就差沒有對他指名道姓地說:你怎麼還沒死呢?聽說你們家沒有一天消停。這真是太好了!你們過得不好,老身就放心了。

蘇雯瀾和蘇雪瑜幾姐妹走了進來。

在她們姐妹出現時,所有人的目光都停留在他們的身上。

「這蘇家大姑娘真不知道哪來的福氣,未婚夫剛謀反,新皇就指明讓她進宮入選。這不是明擺著包庇她嗎?」

「蘇侯爺立了大功,蘇家肯定不會有事。要是這個時候找蘇家姑娘的麻煩,那不是不給蘇侯爺面子嗎?」

「說起來這位蘇侯爺出現在蘇家,還是他們蘇家佔了便宜。要不然現在誰還把他們蘇家人當回事?」

那些閑碎的話傳入幾姐妹的耳里。有些是故意說給他們聽的,有些是忍不住想要八卦的,他們只當聽不見。

「瀾兒越來越漂亮了。」陸老夫人打量蘇雯瀾,眼裡滿是不屑。「不過這丫頭還真是命運多舛。」

「見過陸老夫人。」蘇雯瀾先是行禮,接著回應她的話。「命運多舛這個詞還用不到我的身上吧?天下那麼多可憐人,如果連我蘇家大小姐都要嘆一聲命運多舛,那他們是不是要哭天罵地地說老天爺不公平?」

「一段時間不見,牙尖嘴利了許多。還是以前可愛啊!那時候你可沒有這麼貧嘴。」 帝尊強寵:驚世大小姐 陸老夫人嘲笑。

「人總是要長大的嘛!年輕的時候看誰都像好人,自然不會做什麼拔刺的事情。現在不一樣了。要是在路上遇見喜歡亂叫喚的狗,總是忍不住踢它一腳,直到讓它聽話為止。」

院子里的硝煙燃燒起來。

不過現在的陸府比以前的蘇家還不如,旁邊的那些官家夫人沒有把陸老夫人當回事。見陸老夫人在這樣的場合與蘇家的姑娘唇舌交鋒,暗暗罵了句『爆發戶』。

「這是二姑娘和三姑娘吧?快來瞧瞧,蘇家的水還真是養人,怎麼養出來的姑娘一個比一個賽天仙?」

蘇家大姑娘一直是個燙手山芋,就算沒有入宮選秀的通知,也沒有人對蘇雯瀾感興趣。哪怕她展現出了一個世家貴婦應該有的聰慧和氣度。在他們看來,寧願兒媳婦笨點,也不想兒媳婦太招眼。要不然只會禍及整個家族。

蘇雪瑜和蘇慕玉被貴婦們圍住了。各種誇讚的話不停的冒出來,弄得兩人飄飄然,還以為自己真是天仙。

甄雪蓮的小嘴裡塞滿了糕點,腮幫子鼓得高高的。旁邊的貴婦人覺得有趣,戳了一下她的臉頰。甄雪蓮一時不察,嘴裡的東西就這樣噴了出來。

「呵呵!」貴婦人樂不開支。

甄雪蓮臉頰緋紅,朝貴婦人道歉:「對不起夫人,我失禮了。有沒有噴在你的身上,我幫你擦擦吧?」

「不怪你。」貴婦人好脾氣地擺擺手。「本來就是我來逗你的。就算你噴到我的身上,那也是我的問題。你是哪家的姑娘?以前怎麼沒有見過你?」

旁邊的婢女馬上收拾桌面上的殘渣。

甄雪蓮臉頰羞紅:「晚輩姓甄,是蘇府大夫人的娘家外甥女。」

「哦!原來是這樣。」貴婦人點頭。「今年多大了?可有說親?」

不等甄雪蓮說話,旁邊的人取笑:「唐夫人,你嚇著人家小姑娘了?哪有你這樣詢問人家的?」

「我實在喜歡這丫頭。看見她,就像是看見了年輕時候的我。」唐氏笑呵呵地說道:「確實有些唐突了。」

甄雪蓮瞪大眼睛,好奇地看著唐氏:「夫人年輕的時候也喜歡吃嗎?」

撲哧!旁邊的幾人又笑起來。

「哎喲,難怪唐夫人喜歡這丫頭,別說她了,我也喜歡得緊。這裡也沒別人,你悄悄告訴我們,有沒有說親?」

甄雪蓮平時就算再大大咧咧,那也是個正常的小姑娘。提起自己的親事,臉頰總是羞澀的。

決戰龍騰 「我……」

蘇雯瀾察覺到了甄雪蓮這裡的動勁,不過見幾位夫人沒有惡意,而且甄雪蓮也能應對自如,便沒有理會。

「怎麼沒有見到二表姐?」

「剛才還在這裡,說是有事情想出去一會兒,就沒有再見著了。」半夏說道:「要不,奴婢去找找吧!」

「行,你出去找找。今天人多,二表姐的性子又比較文靜,就怕被別人欺負了。」蘇雯瀾叮囑。「要是找到了,她又不願意過來的話,你就陪著。我這裡人多,沒有誰敢在這種場合做什麼。」

「是。」

蘇雯瀾以前也是被眾多官家閨秀捧著的,前段時間被她們冷落了,現在這些人再上來找她,她也沒有使臉色。只是明眼人都看得出來現在的蘇雯瀾變了許多,不像以前那麼好糊弄了。以前的蘇雯瀾就算是諷刺她,她也聽不出來。

「蘇姐姐,你最近看了什麼書嗎?總覺得你現在沉穩了許多,身上還有一股濃濃的書香氣。」

蘇雯瀾柔聲笑道:「張小姐的意思是我以前是粗人,身上沒有書香氣。現在有了個文人哥哥,就沾了書香氣?」

「沒有,我不是這個意思,蘇姐姐誤會了。」張小姐尷尬地說道。

「開玩笑的,別這麼較真。」蘇雯瀾微笑。「最近確實看了幾本有意思的書。我知道張小姐喜歡書,等會兒寫個書單,給你介紹一下。不過我看的書挺沉悶的,也不知道你喜不喜歡。」

「喜歡,喜歡。」

「馬屁精。」

「得了。你不拍馬屁,那你來做什麼?」

名門閨秀之中的陰暗也有不少。表面和睦如親姐妹的,指不定轉身就背叛了身邊的人。

二等丫環綠荷走過來,俯在蘇雯瀾的耳邊說了幾句話。

「人怎麼樣了?」

「現在被安置在小姐的房間里休息。可是看得出來,二小姐受的打擊挺大的。」綠荷說道:「小姐,二小姐真的好可憐。方月縣主太過份了。」

蘇雯瀾站起來,朝身邊的幾個閨秀說道:「底下的奴才不會辦事,我得去處理一下,失陪了。」

「蘇姐姐只管忙你的。我們又不是第一次來蘇家,不會給你添麻煩的。」 毒舌寶寶間諜媽 張小姐甜甜地回應。

蘇雯瀾還了個半禮,轉身跟著綠荷出門。

「方月縣主欺負二表姐時可有人在?沒有人阻止嗎?」

出了那扇院門,離松香園遠了,蘇雯瀾的臉色沉如鍋底。

綠荷緊跟著蘇雯瀾,需要小跑著才能跟上她的步伐。

「成風趕到時,方月縣主的丫環已經把二小姐的臉打腫了。成風威脅說把侯爺請來才讓方月縣主住了手。」 先前看到石穹頂只覺得黑糊一片,此時沒想到,這石穹頂上的黑糊一片,直衝下來,陰風裹挾,譁然有聲,周圍的粘糊的水滴聲更大了,而黑影如張開的大鳥一般,從石穹頂上,呼吼而下。難不成,這黑影,先前一直就彌於石穹頂之上?

而這形態,在我驚震之間,突地想到,那糰粉紅的毒霧,對,就是那個躲在石花女身後滿臉陰沉的老男人,說老男人客氣了點,媽地,完全是一陰着詭臉的老傢伙,全身的黑衣裹着,張開,就如黑色的大鳥,要不剛纔那聲音,老子是覺得有點耳熟呢,還有,這媽地他這老傢伙,與這石花女是個什麼關係?先前在樹林,要棺胎的,是大小姐,那是爲了解生死咒的,到得無情索洞裏,要棺胎的,是石花女,她巴拉巴拉地說了一大堆,搞不清她要棺胎的真實目的,似乎還與荒城以及荒城連着的一個大陰謀有關係,媽地,現在這老傢伙,象個黑鳥一般,也是要棺胎的,如此說來,他倒是與這石花女是一路的了,那是他控制石花女,還是石花女受他控制,或者說兩個人根本就是狼狽爲奸,是一夥的?

腦子裏亂成一團,急速地轉動。

而黑影轟然落地,陰風乍起間,我看到兩個慘人的白點直逼過來,哦對了,是那老傢伙臉上的兩個眼睛,確實沒錯,就是先前灑出粉紅的無情毒粉的老傢伙,怪怪地躲在石花女身後,最後纔出現的老傢伙。媽地,這陰詭之地,還是盡出陰詭之人呀。

就在黑影落定之際,老傢伙站穩的當口,老子第一個反應,撲過去,一把抓起見虛道長身邊的長棍,媽地,不是要棺胎嗎,老子先抓在手裏再說。

“你到底是誰,解了我朋友們的毒方罷,不然,你要的你得不到,我想的我也成不了,何必呢。”我抓緊棍在手,心裏稍安了些,媽地,你難不成要強搶吧,但就算是你強搶了去,也屁用沒有,我知道,見虛道長說過,長棍裏的棺胎,要想真正的發揮功效的極致,需有我的純陽之血的相配,不然,也就是些普通的功能,這些功能,我和耿子以及胖子覺得神奇,但在他們看來,稀鬆平常,屁用沒有。

“嘿嘿,你小子,剛表揚你幾句,我倒是就翹起尾巴來了,我還沒說條件呢,你倒是談上條件了,也行,我們好好談談,反正這無情索裏的無情穹,還不是一般人能出去的。”老者陰着臉,似在笑,但只看到兩個白眼珠在翻動,媽地,這笑比陰詭更可怕呀。

我緊緊地握着長棍,怪的是,這長棍,本是冰冷一片,此時握在我手裏,媽地,竟是慢慢地回溫。而這種溫度,老子突地一震,媽地,我似乎覺得我手裏少了樣東西,記起來了,是冰劍,一直所握在手裏開路的冰劍,此時竟是不知所蹤呀。

“你偷了我的劍?”我大聲說。

“嘿嘿,一把破劍,還用我偷呀,你擡頭看。”老者陰森森地說。

我擡起頭,我的天,冰劍竟是高懸於穹頂之上,媽地,剛纔聽這老者一說,知道這是無情索洞裏的無情洞,草,沒想到,這無情索裏,居然還套着個無情的穹頂呀,而此時,冰劍就懸於穹頂之上,發出森森的白光,老子一下明白,卻原來,一直承擔照明的,居然就是我的冰劍,難不成這老傢伙還能控制冰劍不成。

我沒有再往下說,說了白說,我想說的是,你什麼時侯把冰劍搞到了上面,當成了照明的東西,但現在,說了沒用,顯然,這老傢伙能控制當前的局面,石花女不見了,媽地,還有那跟着她的三個姑娘,完全不見了,只有這陰陰的老傢伙立在面前。

“談吧,你說吧,怎樣才行。”我此時直直的說道。

老者注意地看了我一眼,根本沒有上前來搶長棍裏的棺胎的意思,看來,這老傢伙是明白其中的玄機的,我不願意,你強搶了去,也是長棍一根,沒有任何意義。

“我解你朋友之毒,送你們出無情索,還你冰劍,你給我棺胎,純陽靈血一滴,怎麼樣,這公平吧。”老者看着我,白眼上下翻動,也是直說的。

看着滿地的姑娘們的白裙,此時一片死寂,耿子和胖子一動不動,還有見虛道長,居然也是僵着,媽地,這無情毒,看來厲害得很呀,如果不依了這老傢伙,這毒,我是無論如何也是解不開的。但老子轉念一想,老傢伙的一句“送我們出無情索洞”,一下子提醒了我,我們進這無情索,就是爲解生死咒來的,這樣出去,屋族之事辦不了,大小姐那怎麼交待呀,到時侯,是我沒有了棺胎,大小姐之事也沒辦,老子這不是有病嗎。

我冷冷地說:“話是這麼個理,但還有個條件,需解開生死咒,還屋放太平方罷。”

黑衣老者此時聽我一說,注意地看了我一會,突地說:“這個呀,我先前說的,是我能辦到的,但說要解開生死咒的事,那可不是我一個能說了算的。”

“石花女是你什麼人?”我冷冷地直接問道。

“嘿嘿,石花女是你什麼人,就是我什麼人,不廢話了,時間越長,你的朋友們生還的希望越小,你想清楚了。”黑衣老者陰聲而語。

急呀,真的急呀,媽地,我搞不清石花女和他是什麼關係,又不敢就這麼答應,但現在不答應,那一地的同伴們如何辦呀。但如果能順利解了毒,或許見虛道長會有辦法吧。

我愣愣地想着。但身旁的滴答聲突地大了起來,擡頭一看,我的天,這穹頂之上,石壁之上,全然汩涌出那粘糊的液體,比之剛纔稠了許多,而且越來越多,似有大流之勢。黑衣老者嘿嘿地笑着,滿是一付要挾的模樣,媽地,他現在知道,主動權在他那邊,他不解毒,我只能是看着朋友們在我眼前死去,那如何得了。

“我們各讓一步,棺胎給你,如能助得生死咒的解脫,我必給靈血,如若不然,大家一起死了算了,反正這陰詭的日子我也過夠了,不如大家一起下地獄,倒還落個清靜。”我突地冷冷地說。我心裏明白,媽地,此時或許就是一個心裏的對打吧,你不怕,說白了,老子怕個球呀,大不了,我一命賠了這些朋友們去,大家還倒真的清靜了。

黑衣老者一愣,沒想到我會提出這個要求,而且,還能說得這麼堅決,媽個比地,人還鬥不過你這陰詭呀,你搞得神神叨叨的,老子知道,不知你內心裏冒什麼壞水,草,你要棺胎,和荒城有關係,不知你想到荒城搞什麼,難不成,那個彌在背後的大陰謀,還和你有着聯繫呀。

“行吧,小兄弟,你是第一個敢在我面前講條件的人,也是第一個我答應你講的條件的人,就這麼着吧,你把棺胎拿過來。”黑衣老者冷聲而語。

“你解了毒,我必給棺胎,我一個人,是弱者,你知道,我反不了天的。”我緊緊地握着棍子,媽地,就賭你不敢強搶,因爲我就賭你強搶後,怕我不能給純陽的靈血,也是白搭。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