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四大美女之一算什麼!老子還不稀罕呢!要不是小姑逼著我,哥才不會來呢!」

想到這裡,秦穆然的嘴角微微上揚,心裡已經有了整治陸傾城的辦法。

他向前走了幾步,腦袋四處看了看,然後鼓足了氣,扯著嗓子大喊道:「陸傾城,你在哪裡!你老公我來了!」

「老婆!你在哪裡?怎麼看不到你啊!」

原本,整個「雲中雅閣」環境都是很幽靜的,秦穆然這麼突然一喊,就顯得尤其的響亮了,在場的所有人聽到后,都停下了手中的事,一個個愣著看向站著的秦穆然。

「卧槽?我聽到了什麼?老王,他剛才說他老婆是誰?」

「陸傾城?中海四大美女之一的陸傾城?」

「我去!這哥們剛從五台山精神病院跑出來吧!」

「陸傾城會在這裡?我才不信呢!」

「就是,中海四大美女之一的陸傾城會是他的老婆?要是是,我就把這個牛排的盤子吃下去!」

瞬間,原本寂靜的餐廳炸開了鍋,一個個指指點點,議論紛紛,似乎陸傾城在中海是一個風雲人物,餐廳里的沒有人不知道。

不遠處,陸傾城臉色鐵青,她緊咬牙關,下巴都在顫抖,呼吸都變得急促了起來!

身邊的助理看到陸傾城這個樣子,便是知道不好,要知道,陸傾城在中海四大美女之中,可是出了名的冷艷女神,不僅如此,平常在公司,她是絕對的鐵娘子,手腕強大,治理公司井井有條,更是很少有人直呼其名,現在被人當眾這麼喊著,簡直在挑釁她!

「陸總,要不我去把他喊過來?」助理試探性地問了問。

可是陸傾城沒有理她,而是臉色突然漲的通紅,猛地站起身來,快步走到秦穆然的身前,呵斥道:「你要是再叫一聲我的名字,我就讓你死無葬身之地!」

秦穆然這時候才能近距離的觀察自己的這個未婚妻,比起遠觀,近看更加的迷人。

不過,秦穆然顯然現在不能夠表現出來,他微微一笑,理所當然地說道:「怎麼?都要領證了,還不能這麼叫你?莫非要我叫你小寶貝還是小甜心?還是太肉麻了,直接叫你傾城?」

「你給我閉嘴!」

一想到這幾個詞從秦穆然的嘴中說出,並且對象還是自己,陸傾城整個人都起了一身的雞皮疙瘩。

「卧槽!陸傾城真的在這裡!」

「這哥們厲害啊!屌絲逆襲女神了?不行!我要打電話給我八卦雜誌的哥們,這可是驚天大新聞!」

「我的眼睛花了嗎?陸傾城真的在這裡?」

當陸傾城走到秦穆然的身前,頓時所有人都看清楚了,他們如何都沒有想到陸傾城本尊真的在這裡,而且從他們的話中,似乎有更大的猛料! 「你讓我閉嘴我就閉嘴,豈不是很沒有面子!」

秦穆然見到陸傾城惱怒的樣子,竟然感到有些好笑,反駁道。反正他也不想和陸傾城結婚,這次見面,最好鬧大了,攪黃了,然後自己也就自由了!

「你要是再說,我就對你不客氣了!」

面對秦穆然的厚顏無恥,陸傾城實在是想不到該說些什麼了,氣急地威脅道。

「不客氣?我倒要看看你怎麼對我個不客氣法?」

說完,秦穆然的臉上浮現出一抹壞壞的笑容,然後趁著陸傾城一個不注意,一步踏出,然後一手拉住陸傾城的手然後猛的一拽。

陸傾城沒有想到秦穆然會突然對自己這樣,整個人猝不及防,根本沒有任何的壓力,就這麼被拉到了秦穆然的懷裡!

「老婆。在家吵吵架,鬧鬧小脾氣就夠了,這在外面,就給我留點面子嘛!」

說著,秦穆然摟著陸傾城的手臂力氣加深了幾分,將其摟的更緊,讓陸傾城無法掙扎。

「你!!」

陸傾城劇烈的反抗,可是秦穆然的手臂如同鐵箍一般,將自己牢牢地困住,根本反抗不了,只能夠怒目瞪著他。

他們兩個的戰爭,但是在周圍的食客眼裡,卻是儼然變了味道。

「我看到了什麼?女神在和其他的男人調情?」

「我的天哪!女神原來好這一口?屌絲撩女神原來真的有啊!不是小說里才會出現的啊!」

「我的心,好痛!我的女人就這麼被豬給拱了……」

一個身邊坐著媳婦的成功男士捂著心臟委屈地說道,可是他的話還沒有說完,坐在一旁的妻子便是拿著桌上的勺子直接朝著他的腦袋打了過去。

「老婆,你打我幹嘛!我說著玩的,那是夢!夢裡!」

男子捂著腦袋連連認錯。

一時間,眾人都對著女神就這麼被一個屌絲俘獲了而心痛不已,不遠處,一個座位上面,一個身著西裝的男子看到這種情況后,立刻拿出了手機撥打了出去,道:「李少,你快來吧!雲中雅閣有人摟著你的女人!晚了就要帶走了!」

「我馬上就到!敢動我李云然的女人,我要讓他知道死字怎麼寫!」

電話那邊的男子傳來一聲冷哼,隨後便是掛斷了電話。

陸傾城被秦穆然摟在懷裡,想要掙脫又掙脫不過,說又說不過他,只能夠一雙眼睛怒目而視。

「老婆,你別這麼看著我啊!看得我都范毛了,我不就是昨晚出去喝了個酒,回來晚了嘛,你別這樣,我保證,今晚一定好好聽你的話!」

秦穆然說著的時候還特意將聲音提高了幾個音調,生怕其他的人聽不到一般。

「還我女神!」

「這是真的嗎?我不信!我不信!」

一個個如喪考妣般地說道。

不過這一切自然也在秦穆然的算計之中,甚至他的嘴角已經浮現出得意的笑容,清清楚楚地落在了懷中陸傾城的眼中。

「你這個流氓,混蛋!」

陸傾城恨得牙痒痒,她知道,今天過後,中海的上流圈子算是都知道她陸傾城是有老公的人,而且還是一個屌絲!

「對!我就是個流氓!只對你流氓!我是混蛋!只對那個偷走我心的女人混蛋!」

秦穆然一時間騷話一個接著一個的,說的陸傾城無言以對。

他們之間的交鋒,落在別人的眼裡卻成了打情罵俏,一個個紛紛表示狗糧吃飽啦,飯都不要吃了。甚至有的人看到女神被俘獲淪陷,心痛地連飯都不吃了,直接離開。

「混蛋,給我放開傾城!」

就在秦穆然和陸傾城僵持著的時候,電梯門打開,從裡面走出了六個人,為首的男人身著西裝,呵斥之聲就是從他那裡傳來的。

「我抱我老婆,關你屁事!」

秦穆然白了他一眼,不過看這樣子,對面是搞事情來了。

「你老婆?呵呵!小子,你知道她是誰嗎?你又知道我是誰嗎?」

李云然指了指陸傾城說道。

「她是誰,我知道,我老婆,至於你是誰?我不知道,也沒有興趣,你算哪根蔥?」秦穆然冷冷一笑,絲毫不將李云然這種跳樑小丑放在眼裡。

「你怎麼說話呢!這是李云然,李少!小子,你趕快放了我嫂子,否則你今天怕是走不出這裡!」一直在角落裡注視著事態發展的那個男子見李云然來了,當即站出來示好道。

「哦!不認識!」

秦穆然如實地說道。

「你!!!」

被秦穆然這麼鄙視,李云然整個人也來了火氣。

「你放不放開?」

「我不放!」

「小子,你知道我後面的這五個是幹嘛的嗎?兵人知道嗎?一個打五個的那種!很牛逼的!」

話落,李云然的背後,那五個清一色帶著墨鏡的保鏢站了出來,似乎是在順應著主子的話,耀武揚威。

「還兵人?你電視劇看多了吧!」

秦穆然看了眼那五個人,從他們的氣勢上便是瞬間判斷出來,這幾個人只是一般的兵人,對於他這個曾經的兵人王來說,根本就不夠看的。

「小子,你說什麼!看不起我們?敢不敢過幾招!」

那五人之中一個身材魁梧的男子臉上露出不悅的神情,他感覺自己受到了深深的侮辱,頓時不服氣地道。

「你們不值得我出手!」

秦穆然搖了搖頭,就是不接招!

「你!!!」

「李云然,快救我!」

一直默不作聲的陸傾城眼睛一動計上心來,雖然他對於李云然根本沒有什麼好感,但是此時,利用一下,教訓這個占自己便宜的混蛋,也不是不可以。

「傾城,放心,你一定沒事的!」被陸傾城請求幫忙,李云然整個人都飄了,頓時覺得今天無論如何也要展現下實力,否則的話,美女的芳心如何俘獲?

「秦穆然,是男人,就跟他出去打!」

陸傾城咬牙切齒地說道。

「憑什麼?」

「你要是贏了,我們就不結婚!」陸傾城一想到剛剛秦穆然說的那幾個詞便是噁心,偏偏跟自己又不熟的李云然一進來就叫自己傾城,這讓她更加的反感,如今兩個男人僵持住了,就讓他們兩個自相殘殺,一舉兩得!

「成交!」

秦穆然想了想,覺得這個條件打動他了,當即點了點頭,鬆開了陸傾城,然後笑著對陸傾城說道:「老婆,你在這裡等我哦!一會兒我就來接你!」

說完,便是挑釁般地看著那五個退役的兵人,勾了勾食指道:「有種就來。」

然後便是走進了電梯,下了樓。 我叫冉茴,今年22歲,算是半個北漂吧,前幾年我媽帶着我嫁了一個北京人,但我對那家人實在喜歡不起來,早些年就尋了個理由搬出來一個人住了。

本以爲我會像大多數人一樣,找個對自己好的男人,結婚生子,貸款買房,然後平平淡淡的過一輩子,但沒想到自從那件事以後,我的生活就發生天翻地覆的變化……

連着幾天,每次洗澡的時候我都覺得有雙眼死死的盯着我,一開始我只當是自己多想,誰知道今天乍一回頭,發現牆上居然有個窟窿,細一瞅,一顆猩紅的眼珠子正貓在窟窿外,貪婪的盯着我瞧!

我嚇得尖叫一聲,跌坐在地上,再也顧不上別的,抓起衣服胡亂套上就衝出了浴室,從家裏跑了出去。

現在天都黑了,還颳着大風,路上也沒幾個人,我嚇得要死,使勁抓着哆哆嗦嗦的打電話,不一會兒,裏傳來提示音,“您好,您撥打的電話已關機。”

我手一抖,想起那隻帶着慾望的眼,急的快要哭出來,不敢再看身後一眼,拔腿就跑,孟宣,你到底去哪了!

跑着跑着,電閃雷鳴,下起瓢潑大雨,雨水打的我生疼,路上連個出租車都沒有,我不敢回家,更不敢停留,抹了把臉上的水,更是拼了命的往前跑。

雨下的大,我瞅不清前面的路,一路上摔了好幾回,身上都是泥,等到了他家門口我才緩了口氣,好歹的擦了擦臉,看起來不是那麼狼狽了,就掏出鑰匙開了門,和孟宣在一起兩年,我們感情一直很好,早在去年他就給了我他租房處的鑰匙。

淋了雨,我也清醒了點兒,一時有點分不清剛纔到底是不是眼花了,但還是心有餘悸,只想快點看到孟宣,心裏才踏實。

剛進門,就聽見一陣兒急促的喘氣聲,我奇怪的朝着臥室走了兩步,於婷婷喘着氣的聲音就突然響起,“孟宣,別要冉茴了,我跟着你,以後我們家的房子都是你的。”

於婷婷怎麼在這!?我震驚的瞪大眼,心裏止不住的發慌,跑着就進了臥室,而孟宣恰巧就在這個時候說了句,“好,都聽你的。”

我踉蹌着衝到牀邊,兩個人都光着身子,臉發紅,不用想都知道幹了什麼。看着孟宣震驚的臉和於婷婷嘲諷的眼神,我覺得噁心,胃裏一陣上涌,哇的一聲,正好吐在於婷婷正翹着的屁股上。

看着於婷婷吃了屎一樣的臉色,我心裏稍微好受了點。

孟宣臉發白,推開於婷婷就要扶我,“冉茴,你怎麼了?”

我強忍住想哭的慾望,用力甩開他,使勁咬着牙擡頭看他,“別碰我,髒!”

孟宣聽了我的話臉更白了,眼裏盡是慌亂,我冷笑一聲,看了看躺在牀上氣的要殺人的於婷婷,衝他說:“快替你的心肝洗洗去,不然到手的房都飛了!”

說完話我就把鑰匙扔在孟宣臉上,扭頭出了門,可能是因爲難堪,孟宣並沒有追出來,走了有半個小時,我終於忍不住蹲在地上抱緊肩膀大哭起來。

等哭夠了,我就買了酒去我媽那兒,如果不是無處可去,我也不想打擾她,她現在是別人媳婦兒,不能只顧着我了。

我爸死得早,我15歲的時候我媽就帶着我改嫁了,在人屋檐下的滋味兒不好受,所以在18歲的時候我就搬出來住了。

進了屋,我媽看見我這幅樣就罵了句:“作什麼妖呢?怎麼就沒淋死過去!”我沒搭理她,洗了澡穿了她的衣服就開始喝酒,她問我我也沒吭聲,就想這麼醉死過去。

孟宣怎麼就突然變了呢?前兩天他還跟我說等攢夠了首付錢,就娶我,怎麼一眨眼就跟於婷婷滾在一堆了呢?

我越想越難受,眼淚就掉的越歡,恰巧這時候繼父來敲門,問是不是我來了,我壓不住火,騰的站起來,拉開門就衝他吼:“你搶了我媽,你閨女搶了我男朋友,你們父女倆還有什麼噁心事兒幹不出來的?” 秦穆然乘坐電梯來到了樓下,此時,李云然的那幾人也紛紛跟隨來到。

「小子,你可別跑!敢動我李大少的女人,我讓你知道死字怎麼寫!」

李云然冷哼一聲,看著秦穆然囂張跋扈地說道。

「死字?不好意思,沒上過學,我還真的不知道怎麼寫,要不你教教我?」

秦穆然冷哼一聲,此時李云然等人害怕他跑了,將他已經逼進了一個死胡同了。

「小子,都到這個時候了,還敢嘴硬?老宋,上去,教他做人!」

李云然徹底被激怒了,單手一揮,頓時剛剛那個為首的魁梧男人走上前來,他摘掉臉上的墨鏡,猙獰一笑,然後提臂便是朝著秦穆然打了過去。

「真為你們曾經是軍人而恥辱,竟然為這種人賣命!」

秦穆然失望地搖了搖頭。

話音剛落,魁梧男子的拳頭已經送到了秦穆然的面前,這個時候他動了!

秦穆然頭微微向著一側閃過,躲過迎面而來的一拳,緊接著,一拳順勢怦然打出,不動如山,動如雷霆,速度之快,哪怕是曾經為兵人的魁梧男人也來不及反應。

「轟!」

一拳結結實實打在了魁梧男子的腹部,空氣都發出爆響,而魁梧男子以順勢被打飛了出去,撞在了牆上。

強大的內勁順著拳頭,沖入魁梧男子的體內,即便他的身手不錯,全身肌肉也很緊緻,可是挨了秦穆然這麼一拳,依舊是擋不住,半死不活地倒在地上,嘴角皆是鮮血。

強,實在是太強了!誰都沒有想到,秦穆然這個看起來如此年輕,如此瘦弱的男子,竟然會爆發出這麼大的力量,而且不出手則已,一出手就是一擊必殺!

「愣著幹嘛!給我一起上,打死他!」

李云然看著魁梧男子一招就被打倒了,暗道了聲廢物后,便是讓其餘的四個人一起上。

「嗯……」

李云然不知道魁梧男子的身手,可是其餘的四人對於魁梧男子的身手了如指掌,能夠一招將他給打飛出去,絕對不會是一般的人!

不過好在,自己這方有四人,論單打獨鬥或許他們沒有一個人是秦穆然的對手,但是現在四打一,還是有那麼點勝算的。

只是,他們太高看自己的水平,同時也低估了秦穆然的實力了!

就在四人沖著像秦穆然主動出擊的時候,秦穆然已經一個健步,來到他們的近前,這個速度,四個人顯然都沒有想到他會這麼的快!

楞了下,可就是這麼一愣,就已經註定了結局。

「八極,貼山靠!」

秦穆然身體猛然一緊,身體微側,然後朝著四人的方位,猛地一拱。

「嘭!」

那四名退役的兵人還沒有反應過來,便是感覺一股巨力已經到來,彷彿一輛疾馳的汽車猛然撞擊到他們的身上一般。

巨力有如滔滔洪水,瞬間傾瀉而下,將他們給衝擊飛了出去,胸腔前的肋骨都承受不住那股力量而破碎。

「噗!」

四人倒地,無一例外,皆是內臟受損,吐血。

「廢物!都是廢物!連一個人都打不過,我養你們這群廢物有什麼用!」

李云然咆哮著,他怎麼都沒有想得到這幾個所謂的退役兵人這麼的不經打,一個照面就全被秦穆然給干趴下了!

就在李云然對著他們咆哮的時候,秦穆然已經來到了剛剛昏過去的魁梧男子身前,腳尖對著他的身體,微微向上一提,頓時,魁梧男子彷彿斷了線的風箏一般,在空中劃出一道完美的拋物線,然後落在了還在罵人的李云然身上。

「啊!壓死本少爺了!快給我起來!」

李云然根本就沒有想到,會有一個兩百多斤的人從天而降,被壓的結結實實的,猝不及防,砸倒在地,差點斷氣。

原本就已經受傷的魁梧男子再經過秦穆然這麼一下,傷上加傷,昏的不能再昏了。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