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對啊,有本事就打,來啊……」後邊幾人跟著附和,叫囂得相當囂張。

唐宋還真納悶了,怎麼會有這麼不懂事的狗,看樣子他們的主人也不咋地。

鄙夷的掃了一眼四個人,唐宋滿是嫌棄:「小朋友,回家在媽媽,別胡鬧,不然等下我會打死你們。」

「你找死!」

話音剛落,藍衣少年就掄起拳頭轟過來,還是迅猛的瞄準唐宋的腦袋。

拳風頗為凜冽,散發出來的威嚴也還可以。瞬間抵達唐宋的耳邊,啪!

唐宋及時抬起手扣住對方的拳頭,依舊斜眼鄙視:「回去找你家主人吃點飯,要不然沒力氣。」

藍衣少年暗暗吃驚,先要把手縮回來,卻駭然的發現被唐宋給鎖死了。丹田力量翻騰,藍衣少年想要踢過去,唐宋反應比他還快,提前踢了一下他的膝蓋,讓他順勢單膝跪下。

旁邊三個夥伴見狀立即抬起手想要出招,恰在此時,唐宋周身迸發出強橫威壓:「滾!」

嘭嘭嘭!

三個夥伴被震得倒飛出去,單膝跪著藍衣少年臉色更是蒼白,驚駭的抬頭看著跟前的男子,眼珠都快蹦出來了。

這威壓,是靈師,而且是三段以上?!

周遭人群也是驚到了,又往後退了幾步,桌子後邊的兩個男子臉色發青。

冷冷按著藍衣少年,唐宋強烈鄙視著:「滾回去跟你們所謂的少爺說,想參加選拔就好好排隊,沒個好爹,他算個卵!」

回了神,藍衣少年面色蒼白的咬著牙低聲道:「你,你可知道,我們都是林家……」

嘭!

話剛說到一半,藍衣少年的身體就往下凹陷,膝蓋竟然將地上的木板給砸爆。

噗嗤!

藍衣少年不自主噴出鮮血,兩眼儘是駭然。光用威壓,竟然能見跟自己壓得下陷,難不成他不是靈師,而是靈君?

唐宋鬆開他的拳頭,冷然一笑:「是你們林家太飄不受帝國控制,還是帝國提不動刀讓你們這麼囂張?」

雖然聽得不是很明白,可藍衣少年知道,他在諷刺。

選拔是帝國的選拔,他們林家卻敢在這裡撒野。真要追究起來,其實他們得死!

也沒理會他,唐宋輕哼一聲,轉身抓起桌山的表格看了一下,皺著眉頭:「都要填?」

「盡,盡量詳細一些。」對面兩人直突突的盯著他。

唐宋坐下來開始填寫,有點麻煩,要登記來歷,實力,甚至家裡有多少人住在哪都要說,跟差戶口本差不多。最顯眼的位置是年齡,還刻意提醒,若是發現是年齡有差錯便取消選拔。

藍衣少年擦拭嘴角血絲,搖晃的起身後退,腦子昏昏沉沉的看了一眼唐宋,也沒來得及多說便往後倒下了。三個飛出去的夥伴趕緊過去扶著他,灰溜溜的跑出去了。

填寫完成,唐宋遞過去,輕聲道:「我想知道,參加選拔的詳細過程,要不然一點準備都沒有。」

一人吞咽著口水,解釋著:「首先是明日上午在城主府前邊測試實力等級,之後再進行分組歷練,再然後就是龍華帝都,到了那邊我不是很清楚,每次選拔內容都不一樣。」

唐宋有些失望,到底有沒有煉丹的過程?他就想看看怎麼煉丹,看看自己能不能成為丹師……

甩開思緒,唐宋又道:「看一下,這樣寫沒問題吧?實力暫時不確定,初步判斷是靈師,具體還未曾詳細測試。」

「可以了,這是你的房門鑰匙,還請先到樓上休息,明日到城主府測試……」

拿了放鑰匙,唐宋並沒有直接離開,而是將楊雲威拉過來:「你也趕緊寫,咱們也好有個照應。」

楊雲威戰戰兢兢的,同時兩眼又迸發著亮光,雙手哆嗦的趕緊填寫。一看到他的實力,對面兩人有些尷尬,卻還是給了他房門鑰匙。

等唐宋兩人上了樓,下邊一群人頓時就炸了,熱鬧非凡。

「唐大哥,你竟然是靈師?!」一邊走,楊雲威一邊興奮的吞咽著口水,「我還以為你也是靈者,最多六段,沒想到你竟然已經是靈師了。」

唐宋輕抿著微笑:「靈師有什麼了不起,後邊還有一大堆高手呢。好好休息吧,等會出去逛逛。」

「嗯嗯,唐大哥,你可一定要帶我。」楊雲威尤為興奮,「就算不能進青華宗,進個好點的宗門,或者在帝國內某個好差事……唐大哥,我的未來就交給你了。」

唐宋哭笑不得,這小子臉皮可真不是一般的厚,剛才怎麼沒見吭聲?

不過唐宋也知道,碰到一個高手對於他們這樣的低實力靈者來說意味著什麼。李榮說過,靈師在帝國內其實很有身份,李榮本身就是最好的例子,他在鎮上可以說無敵。

可以說,一旦進入靈師,對很多人來說意味著一生衣食無憂,意味著被人仰望和崇拜。

當然,這裡還只是帝國偏遠的一個城池,真正的高手應該都在帝都…… 「唐大哥,唐大哥,不好啦!」

都還沒多久,外邊就傳來楊雲威急促的敲門聲。唐宋頗為無奈的翻身下床,剛靜坐下來想要感應一下這個世界的靈氣,不曾想就來事了。

果然,一拉開房門,楊雲威便急忙道:「唐大哥,下邊來了好多人,說是林家的,應該給他們幾個報仇來了。下邊已經有人去阻止,他們好像不敢進來。」

點了點頭,唐宋釋放神念感應了一下。還真來了不少,不過沒敢進入驛站,而是在對面的街道。驛站門口站著幾個人,中間那個中年人尤為威嚴,實力可不低。

深吸了口氣,唐宋輕聲道:「你在上邊別下去,注意保護自己。」

眼見他居然還敢下去,楊雲威嚇得臉色發白:「唐大哥,你還下去啊,他們保不準會打死你。我剛跟他們打聽了,林家是雷城內除了城主就屬他們家最大,囂張得很……」

只可惜還沒等他說完,唐宋已經下樓了。

門外不是一般的熱鬧,街道兩邊圍滿了人,對面清一色的藍衣服,領口還有個「林」字。驛站這邊人並不多,就三個,中間那灰衣中年人不怒自威,可謂強勢。

走到門口,唐宋挑著眉頭:「喲,這麼熱鬧?」說話間,卻是沖著灰衣中年人拱手作揖,「給你們添麻煩了。」

這舉動倒是讓灰衣中年人頗有幾分好感,打量了他一眼,冷哼道:「你既已經參加選拔,自然歸屬帝國管轄。我倒要看看,他們林家有多囂張!」

對面留著鬍子的中年人往前一步,輕聲喊著:「周兄嚴重了,我林家再大也大不過帝國。不過此人來歷不明,還傷了我的人,我總該來看看。」

灰衣中年人只是冷哼一聲,周身威壓依舊強勢,應該是個靈師,距離靈君估計有點距離……

抿著微笑,唐宋輕聲道:「我惹得麻煩,我自己解決就好。」

說著走下台階,滿面笑容掃視對面,「來來來,跟我說說你都喂你們家的狗吃什麼,這麼囂張。」

鬍子中年人雙眸一凜,想要說話,旁邊一直雙手抱胸的少年卻搶先一步開口了:「聽說你是個靈師。」

那少年也就十六歲左右,身上披著一件藍色大褂,一臉冷峻的樣子。一看就知道是林家的少爺,而且很傲氣的那種,估計修為也不低。

「可能是,我也不知道。怎麼,你打算試一試?」唐宋微眯著,「你就是林家少爺吧?一表人才,養的狗也有模有樣,佩服!」

「放肆!」鬍子中年人按捺不住怒喝,「你算什麼東西,竟敢如此污衊我林家……」

「你家沒養狗嗎?」唐宋冷不丁打斷他的話,笑容更加迷人。

鬍子中年人想反駁,林少爺卻抬起手示意他閉嘴,雙眸冰冷的盯著唐宋:「看樣子,你有點本事。正好,給我練練手。」

這話一出,鬍子中年人頓時急了:「少爺,不可!萬一受了傷,影響選拔……」

林少爺不以為然的冷笑:「若是連這等都打不過,到了帝都,又有幾分勝算?」

說話間,林少爺大步往前兩步,傲氣十足,「林朗,十六歲,三段靈師,請賜教!」

嘶!

周遭眾人頓時倒吸了口涼氣,紛紛驚嘆起來。十六歲進入靈師,而且是三段,不愧是林家天才。就連後邊的灰衣中年人也是暗暗吃驚,十六歲能有這樣的修為,在帝國可不是很多。

唐宋頗為讚賞的打量著他:「不錯不錯,看樣子很努力。雖然用了不少輔助,可沒有自身的努力不可能有這般修為。不過,我不想跟你打。」

林朗不屑冷哼:「怎麼,你不是靈師?還沒打就要認輸?」

「不是。」唐宋認真地搖著頭,「我只是不想欺負小孩,打贏了對我沒好處,畢竟我比你大;打輸了我也沒好處,你說呢?」

林朗雙眼眯成一條線:「你話外有話!」

唐宋打了個響指,挑著眉頭:「聰明!其實是這樣,我最近缺錢,所以想跟你借一點。你看這樣行不,三招之內我把你打趴下,你給我……嗯,一百耀就行。」

嘶……

眾人又是倒吸了口涼氣,倒不是說一百耀,而是這小子竟然說三招之內將林少爺打趴下!

這口氣可真不是一般的狂,完全沒把林家天才放在眼裡啊!

林朗的雙眸迸發著強勢的冷光,死死盯著唐宋,彷彿要將他泯滅。唐宋笑眯眯的歪著頭,絲毫不受他的威壓影響。

他還真缺錢,想要弄點黑雲石。一來是一路的花費,二來想研究一下黑雲石裡邊的能量……

好一會,林朗勾著冷笑昂著頭:「三招之內,我把你打死,我再送你一千耀!」

唐宋又打了個響指:「爽快,我就喜歡這種生意。小朋友,你先出招吧,要不然說我欺負人。」

林朗的腮幫微微顫抖,帶著怒火的健步衝過去。好歹也是林家天才,目標可是衝刺丹師,居然被一個陌生人如此羞辱,哪裡能忍!

呼!

人沒到,拳風已經先到了,而且非常剛忙。唐宋還發現,拳風抵達之後,周圍的空氣就被凝固,自己的行動明顯有些受阻。

這世界的力量真奇怪,竟然還能凝固空間!

不及細想,唐宋快速往左邊翻轉,就跟跳芭蕾似的朝著林朗翻轉而去。速度更快,眾人只看到一陣旋轉的殘影,隨後唐宋已經出現在衝過來的林朗身旁。

林朗駭然,想要轉身抵抗已經來不及,只能是竭盡全力將力量全部迸發出來。三段靈師的威壓確實不錯,周遭空間又被凝固了一下。

只可惜他沒想到,唐宋居然還是強勢的攻擊,還是攻擊他的脖子……

嘭!

拳頭嚴嚴實實砸在林朗的脖子上,凝固的空間居然被硬生生撕裂。林朗猛地顫了一下,身體就不受控制的往側面飛出去,腦子同時一陣發黑,意識模糊。

眼睜睜看著林朗摔倒在地,周遭頓時一片死靜,一個個下巴差點沒掉下來。

就一拳,完事?

不是,說好的三招,怎麼一招就解決了?

看著摔倒在地上昏沉甩著腦袋的林朗,唐宋無辜的攤開手:「我錯了,我不該說三招的,一招就夠。實在不好意思,你的速度太慢了,我沒忍住就抽過去了。」

這話說得眾人心臟直抽抽,有種要吐血的衝動。還能更狂一點嗎,簡直就是羞辱!

林朗到底也是個硬脾氣,腦子一恢復知覺立即蹦起來,臉色鐵青的咬著牙:「方才我輕敵,不算,再來!」

牟足了勁,怒吼的朝著唐宋再次撲過去。這回速度更快,拳風也更加凜冽強勢…… 我和劉宇趕緊加快速度趕了過去,瞬間我倆就跑到了度假屋門口那,李慕顏往我倆身後看了看,沒發現有人跟着我倆,滿臉疑惑。“怎麼回事,師兄你和師弟沒找到那三個人?”她有些驚訝問道。

“時間來不及了,一會再和你說。”劉宇回了一句,就着急的拉着我走進了度假屋裏。

度假屋的客廳裏,我和劉宇的肉身依舊閉着眼睛躺在地上,我倆頭頂香爐裏的香已經燒得相差不多,要是在‘流離’裏多逗留一會的話,估計我倆的魂魄就回不去肉身裏了。

不知道是不是因爲沒有魂魄的緣故,我倆躺在的地上的肉身臉色看上去十分的蒼白,加上身上穿着紙紮的壽衣,看上去還真的就像兩具屍體。

見我還愣在原地,劉宇推了我一下,問我還愣着做什麼,還不抓緊時間回去肉身裏。我回過神來,有些尷尬的抓了抓腦袋,問他要怎麼做才能回到肉身裏。

劉宇這時才意識到我還不懂該怎麼做,於是和我說道:“很簡單,閉上眼睛躺在自己的肉身上就行。因爲你的魂魄和你的肉身是有契合度的,只要你進入的是自己的肉身,那基本上都能成功。但要是你的魂魄想要進入的不是你自己的肉身,因爲契合度的關係,那你的魂魄就會被肉身排斥,造成失敗。”

原來如此,我讓他先做一遍給我看,等看了我再學着做。

“行吧,那你可要快一點。”說完,劉宇就躺到了自己的肉身上,等他閉上眼睛之後,就看到他的魂魄開始慢慢的和肉身重疊在了一起,沒一會魂魄就徹底的消失不見了。魂魄不見了之後,躺在地上的劉宇睜開了眼睛,然後從地上站了起來。

他試着動了動手腳,點了點頭,說沒什麼問題,讓我也趕緊回肉身裏去。

我看了一眼自己擺在自己頭頂上方地上的香爐,裏面插着的那柱香已經面臨着熄滅了,我大叫一聲不好,趕緊按照劉宇剛剛的做法,快速的躺到自己的肉身上。躺上去後,我閉上了眼睛,在閉上眼睛的一瞬間我感覺到一股巨大的吸力從我身下的肉身裏傳來,頓時就感覺自己被吸進了溫暖的泉水裏一樣。

那感覺很舒服,讓我渾身舒暢,不過很快的這種感覺就慢慢的消失了,等我睜開眼睛的時候,我的魂魄和肉身已經合在一起了,也就是說我成功回到了自己的身體裏。

從地上起來之後,發現此時地上香爐裏插着的兩炷香正好燒完了,我微微鬆了口氣,感覺自己就像是經歷了一場死亡一樣。一旁的劉宇有些擔心的問我有沒有事,身體有沒有不舒服的地方。

我試着活動了一下,沒感覺什麼不對勁的地方,於是讓他不用擔心,自己沒事。

“還好時間剛好,要是這次要是師弟你出了什麼事,我可不知道該怎麼和師父交待。”劉宇推了推眼鏡,鬆了口氣說道。

我倆沒事了,那穿在身上的紙紮壽衣也沒用了,就趕緊把壽衣從身上給撕下來,這東西穿在身上怪不吉利的。李慕顏也走了過來,擔心的望着我和劉宇,問我倆感覺怎麼樣。我和劉宇告訴她一切正常,沒什麼大礙。

“對了師妹,我和師弟魂魄離體離開這裏的時候,沒發生什麼事情吧?”劉宇這時候開口問道。

李慕顏搖了搖頭,說沒有,能有什麼事情,她就一直守着我倆的肉身,時刻盯着兩炷香燒的情況,以及外面天亮沒有。在那兩炷香要燒完的時候,我和劉宇還沒回來,但是別提她有多着急了,差點沒忍住跑去樹林‘流離’的裂縫那裏看看情況。不過因爲擔心離開後我和劉宇的肉身出情況,讓事情變得更糟,才勉強忍住了衝動。

“師兄,怎麼就你和師弟回來了,難道你倆沒在‘流離’裏找到那三個失蹤的人嗎?”李慕顏好奇的追問道。

“當然找到了,但只救回來了兩個,有一個被‘流離’裏的鬼魂給分食了。”劉宇嘆了口氣,有些無奈,對於當時我倆沒救到那個被鬼魂分食的男人的事情,心裏還是很在意,有些自責。

我趕緊開口安慰他,讓他不用太自責,反正我倆已經盡力了,在‘流離’那種到處都是鬼魂的救回來倆個人已經是很不錯的了。他搖了搖頭沒有說話,眉頭依舊皺着。

“那怎麼就你倆回來了,被你倆救回來的那兩個人呢?”李慕顏一臉疑惑,問道。

於是我告訴她,因爲我和劉宇要趕回來回到肉身裏,所以沒來得及等那兩個人,讓他倆休息好了趕緊回到度假屋這裏。“奇怪,都這麼久了,他倆也應該到了吧。”我心裏有些擔心起來,深怕又出什麼意外,往門口那看去,正準備出去看看的時候,那兩個被我和劉宇救回來的一男一女富二代,就氣喘吁吁,十分狼狽的走了進來。

現在看他們兩個的樣子,哪裏還有一點富二代的模樣,簡直和街上的乞丐差不多,而且臉色極差,陰氣對普通人的身體危害可不是一般的大,更不用說在‘流離’那種陰氣濃烈到可怕的地方了。

看他倆的狀況,估計要好好的調養上幾個月才能恢復,而且還不能保證不落下病根。

“可算回到這裏了,嚇死我了,嗚嗚嗚……”那個女富二代抹着眼淚,邊哭邊說,情緒有些激動。那個男富二代也眼眶發紅,能活着回來肯定心裏也激動高興。

“早知今日,何必當初呢,誰讓你們閒着沒事,大晚上的玩什麼捉迷藏,玩出事情來了吧,還害死了你們的一個同伴。”李慕顏在一旁,沒好氣的看了那兩個富二代一眼,說道。

她的話,立馬又讓那一男一女臉色變了變,低着頭不敢說話。劉宇拉了她一下,示意她不要再說了,她才閉上嘴巴沒再繼續說下去。

“對了,當時你們三個是怎麼找到那個通往‘流離’的裂縫,而且還跑到‘流離’裏面去的,到底發生了什麼?”劉宇皺着眉頭,有些好奇的問道。

那一男一女富二代,一聽到劉宇的這個問題,臉色頓時變得更加蒼白,露出恐懼之色。 嘭!

這回悶響更加大,伴隨的還有東西砸在地上,極為沉悶。

周遭變得格外安靜,所有人都獃滯了,一雙雙眼珠子都快飛出來。

明明林朗的拳頭都要轟到唐宋,卻在此時,唐宋竟然閃身躲避,而且還順手給了林朗一拳,把人給轟飛出去了……

這,這怎麼可能!

要知道,三段靈師的攻擊,速度快不說,釋放出來的力量還能鎖死空間。尤其是近戰,一旦攻擊抵達,很難能夠再躲避,畢竟撕開空間是需要一定時間,快不過攻擊的速度。

可是現在,唐宋竟然,毫不費力的把人給打飛了。這意味著什麼?意味著唐宋的實力遠在林朗之上!

一時間,周遭前所未有的安靜,空氣凝固了。

唐宋依舊很無辜,看著摔飛出去的林朗,無奈的攤手:「都說了你打不過我,非要挨揍。說好了啊,一百耀,你可得給我。」

林朗吐著鮮血,胸口煩悶的支撐著身子起來,眸子里儘是驚駭:「你,你不是靈師!」

唐宋不可否認聳肩:「我說了,實力不清楚,最少靈師,但往上我可沒測試過。年輕人,你有傲的資本,但在我面前,你最好還是聽話一點,免得天天送錢,我會不好意思的。」

「少爺……」鬍子中年人可算反應過來了,慌忙跑過去扶著林朗,「少爺,你怎麼樣?大膽,竟然敢打傷我們少爺。所有林家弟子聽好了,殺!」

然而,對面一幫人愣是沒敢衝上去,誰特么傻啊,對方明顯不好惹,還非要衝上去送死。剛才那兩招確實平平無奇,可在一個三段靈師面前能做到這樣,就足以證明此人實力有多橫!

林朗搖晃的站起來,撐開鬍子中年人的攙扶,咬著牙冷哼:「你很強,我認輸。不過,我一定會打敗你。希望,你能活到我打死你的一天。我們走!」

果真是狂傲,都已經被打成這樣,居然還能說狠話。

唐宋微微搖頭,想要說什麼,鬍子中年人臉色極為難看的走過來,咬牙切齒的:「答應你的錢,等會會送過來。哼,你等著吧,這件事沒完!」

這話說得唐宋不覺好笑,鄙夷斜眼:「你就別鬧了,除了這張翠,你什麼都沒有,一拳打死十個。」

「你……哼!」鬍子中年人當真是氣得要命,卻也只能灰溜溜的跟上林朗。此人才二十五歲就如此修為,到底什麼來路?

要知道,二十五歲的靈師可不多,尤其超過三段靈師的更不多。此人卻來雷城參加選拔,著實奇怪……

等林家一幫人離開,唐宋才轉過頭將目光落到還在呆愣的灰衣中年人身上,拱手笑道:「給你們添麻煩了。」

「不,不麻煩。」灰衣中年人吞咽著口水,兩眼直勾勾打量著他,「閣下修為高深,真要參加選拔?」

「不然呢?」唐宋抿著微笑,「我可是報名了,怎麼,難道我沒資格?」

「額不是,我的意思是,閣下修為了得,應該去更大的城池。雷城是個小地方,卻沒想到出這樣的天才。當然,帝國對人才從不抗拒。」灰衣中年人擠著笑容,「對了,在下周立勇,是雷程驛站的管事。」

唐宋點著頭:「周管事好,希望沒給你們添麻煩。」心裡則是奇怪,按理說雷城應該算挺大,怎麼一個管事也才靈師,難道龍華帝國的高手那麼少?

似乎看出唐宋的疑惑,周立勇輕聲笑道:「我說了,我只是管事,並非主事。雷城主事是城主,城主修為也是高深莫測,乃是雷城第一人。閣下若是有興趣,明日自然會見到城主,到時候跟城主討教一番便是。至於麻煩,呵,這雷城是帝國的雷城,還輪不到他們林家撒野。」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