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這……」老人愣了,倒是沒想到這一層,「可是,她真需要很多錢。」

唐宋和氣的繼續勸導:「錢是可以賺的,但生命和親人不是說有就有。老人家,你要信得過我,跟我說說你孫女的情況。」

老人遲疑了,猶豫不定的皺著眉頭。好一會,這才壓低了聲音:「我說了,你可別跟人說,要不然她沒法在城裡生活。」

這下唐宋更加奇怪,意思是他孫女現在在城裡生活,而且聽起來似乎是正常生活,怎麼會需要很多錢?而且到底是什麼病,會讓人害怕?艾滋?

見唐宋點頭,老人這才低聲道:「一種怪病,說不清楚。她很能吃,什麼東西都吃。但是,吃下去之後,會拍出奇怪的東西,會把人毒死。」

這話說得唐宋頓時一陣懵逼,要不是老人一臉認真,外加知道這個老人腦子正常,唐宋都感覺他在耍自己。

嘴角微微抽搐,唐宋很是迷糊:「我沒聽明白,什麼意思?」

老人苦笑:「就是,非常能吃。她一頓能吃二三十斤,光米飯就能吃一大鍋。但是,吃進去之後會排毒,能把人和動物都給毒死……你可別跟人說,要不然周圍的人都害怕她。」

不是吧,大胃王加天生毒體?

身體會排毒的人,唐宋不是沒見過。其實就跟某種變異植物一樣,人也會變異,身體里會出現一些病變細胞,從而生成特定的毒液。

只是,如果是個大胃王排毒,豈不是很恐怖?要知道,吃得越多,毒素積累就越多,排毒自然就越多。如果排出來的毒素很強大,強大到能把人和動物殺死,那可就更恐怖了。

尋思著,唐宋露出笑容:「老人家,你說的這種情況我還真見過。」

老人喜上眉梢,慌忙坐起來:「真,真能治?」

唐宋抿著微笑:「還不一定,需要先看過才知道。你孫女多大了?」

「十六,前些天剛過十六歲生日。」老人略帶激動,蒼老的手一把握住唐宋,「真能治嗎,你可別騙我。」

唐宋倒是有些驚愕,這老人已經七十八,孫女才是十六?本以為他孫女已經三十多,沒想到竟然才十六!

沒有多想,唐宋搖晃著老人的手:「我沒必要騙你。你看這樣,讓你孫女現在過來一趟,我給她看看。」

「好……」老人爽快答應,轉念又想到什麼,略顯為難,「不行啊,這會兒她在上班呢。」

十六歲上班?

諾克提斯的王之軍勢 「那我過去吧,反正我現在有時間。」唐宋帶著笑容,「你跟我說一下她的地址,順便把她接過來跟您談談。你放心,我真沒糊弄你。」

想了想,老人還是點頭答應。從枕頭下邊翻出一個老人機,雙眼眯成一條線,將手機拉得遠遠的,老花眼明顯很嚴重……

拿到地址,唐宋安撫了老人幾句,讓他先別急著想死,隨後才離開。

天生毒體,而且是十六歲,如果真是的話,倒是個奇葩,可以加入神龍計劃!

要知道,奇葩一般戰鬥力都很強,最適合變成神龍。

就是不知道,這個天生毒體到底有多強,是真能毒死人,還是心理作用……

按照地址,唐朝很快找到了地方。離醫院並不遠,就兩條街,而且是個城中村。根本就沒有什麼工廠,也沒有店鋪。可老人說,他孫女在一家手機店賣手機。

下了車,唐宋皺眉四處張望。對面倒是有個菜市場,但是略顯破舊,這種地方估計也沒有什麼手機店。莫不是,他孫女故意騙他?

好在唐宋聰明,看老人的手機的時候,順便記住了電話號碼……

撥打號碼,對方很快就接通了。「喂?」

聲音略顯粗獷,估計這女孩挺豪放。

唐宋輕聲道:「你好,我是一附院的醫生……」

剛說到這,對方立即驚叫:「我爺爺出什麼事了?」

唐宋微笑解釋:「別著急,沒什麼事。我只是過來做個走訪一下,好幫病人申請更多的補助。不知道你是否方便,我們見個面。最好能到你家裡看看,畢竟我需要確認你的生活條件。」

對方明顯鬆了口氣,不過她還是保持著警惕:「你不會是騙子吧?」

唐宋哭笑不得:「這個還真不是。我從你爺爺那裡拿到地址,他說你在手機店工作,我現在在村口,卻沒見到手機店,所以才打電話給你。」

「好吧,你在那裡等我一下,我現在出去,兩分鐘。」

說完就直接掛了,著實讓唐宋翻白眼。好歹也說一下特徵,不然怎麼知道是哪個?

聽起來,她似乎都不知道自己爺爺被人下了毒,估計是她爺爺故意隱瞞吧。一個十六歲的女孩到城裡,一個人就是怎麼支撐起生活,還要維持一個老人住院? 不到兩分鐘,忽然見到一個肥胖女孩從拐角走出來。很肥胖,一米五幾的個頭,估摸著得有一百五十多斤。穿著裙子,手裡帶著一雙白色手台,人字拖相當瀟洒。

沒等多想,肥胖女孩走到跟前,舉著手機:「剛才是你打電話給我嗎?」

唐宋嘴角微微抽搐,直接懷疑人生了。不是說大胃王都吃不胖嗎,怎麼這個這麼另類?

沒有回答,唐宋上下打量著她,神念滲透進入她的體內。

還真是天生毒體,她的體內明顯有一股毒液,只是沒辦法探查毒液的強度。可以肯定的是,老人家沒撒謊,他女兒確實奇怪。

眼見唐宋就怪異的看著自己,肥胖女孩很是不滿:「喂,你是不是醫生啊?」

回了神,唐宋抿著微笑:「我是醫生,不過你爺爺跟我說了你的情況,我想跟你談談。」

肥胖女孩一怔,頗為警惕的擰著眉頭:「什麼情況,我能有什麼情況?」

唐宋微微聳肩:「走吧,去你家聊。天生毒體,這是你的病。」

肥胖女孩猛地一顫,臉色頓時發白。看著唐宋離開,趕忙快步跟上去。不過她沒有吭聲,咬著嘴唇跟著。

天生毒體,這名字聽起來好像還不錯……

她租了一個單間,略顯擁擠狹窄。走進去的時候,還可以看到裡邊有一台電腦亮著屏幕,椅子配置倒是不錯。房間挺亂,床頭旁邊都是零食。可以說,整個屋子都是吃的味道。

把門關上,肥胖女孩迫不及待的問道:「你剛才說的,天生毒體什麼意思?你,你能治好我的病?」

唐宋沒有說話,四處掃視,又看了看電腦,輕聲道:「你平常靠什麼賺錢?」

肥胖女孩皺著眉頭,隨意回答:「寫網路小說,偶爾弄一些新媒體稿子。你到底是什麼人,真能治我的病?」

轉過頭,唐宋沖著她微微一笑:「你這樣很沒有禮貌哦。客人來了,要先讓客人坐下。」

肥胖女孩黑了一臉,很是不爽。可她還是去找了個椅子給唐宋,然後翻出一次性杯子倒水。

遞過水杯,肥胖女孩擰著眉頭:「你到底想怎樣?」

喝了一口水,唐宋上下打量著她:「你沒想過要減肥?女孩子長得這麼胖很不好,對身體也不好。」

肥胖女孩那個氣啊,真想踹死他。她都快急死了,這貨竟然還說減肥!

眼見她瞪眼,唐宋反倒笑起來:「你這樣可不好,發脾氣估計會讓你的毒液滲透更加厲害。脫掉手套,讓我看看。」

咬著嘴唇,肥胖女孩慢慢將手套脫下。一雙肥豬蹄,白白嫩嫩的。只是,她的手指在滲透透明的液體,看起來像是汗水。

然而,唐宋卻看得出,那可不是什麼汗水,而是毒液。

居然是透明毒液,這就厲害了!

要知道,他之前接觸過的天生毒體釋放出來的是有色毒液,所以很容易就得到控制。如今這女孩釋放出來的,竟然是透明,跟汗水一模一樣。

放下水杯,唐宋伸出手。眼見他要抓住自己的手,肥胖女孩趕緊把手縮回去。

唐宋撇著嘴:「伸開,我自由分寸,你毒不死我。」

「你,你確定?」肥胖女孩很是擔心,「我真的會毒死人,之前就有人被我毒死了,還有好幾頭牛。」

唐宋沒有回答,抓過兩隻豬蹄,仔細打量著毒液。並不是很多,也就每個手指都有一兩顆,大小也跟汗水差不多。不過,毒液不會反滲回去,也比較難蒸發。

「排毒頻率多大?」唐宋一邊打量一邊問道。

眼見他居然一點事都沒有,肥胖女孩很是驚奇。就算抓住手腕,好多人也會受不了,他居然沒事?

「基本上每天都有,情緒一激動就更多。吃得多,排得反而少。而且,如果減肥的話,體重一旦下降,毒量反而更大。」

唐宋頗為詫異,手指輕輕點了一下她拇指上的毒液,然後湊到嘴邊舔著。

這舉動,可是讓肥胖女孩嚇得臉都綠了,慌忙喊著:「你快吐出來,會死的……」

唐宋翻著白眼:「我說了,你毒不死我。把從你懂事開始,關於這雙手的,都告訴我。包括,做過什麼治療,吃過什麼葯,死過什麼人或者東西。在我沒睜開眼之前,別碰我。」

說罷,唐宋閉上眼,面色很是平靜。

毒素確實很強,瞬間就感覺脖子發麻,腹部火熱。應該是攻擊神經的毒液,造成神經衰竭然後猝死。

咿,還能破壞血細胞?跟蛇毒很相似啊……

肥胖女孩看了好一會,見到他還有呼吸,心頭很是震驚。她還是頭一回見到有人吃了自己的毒液能沒事的,上次有個醫生裝逼吃了一點,結果不到三秒臉就綠了。

「怎麼,記不得了?」唐宋平淡的聲音再次傳來,依舊閉著眼,「把你記得的,都跟我說說,要不然我怎麼知道怎樣處理。」

反應過來,肥胖女孩吞咽著口水,低聲解釋:「我就記得,大概是五歲的時候開始。我洗了手,然後把水拿去喂牛,牛抽了……」

那頭牛抽了好長一段時間,叫了獸醫,獸醫說是中毒,打了針才好一點。一開始爺爺他們也沒想到是她的手有問題,以為村裡其他人給牛下毒,於是村裡就鬧騰起來了。

結果又過了幾天,她老爸喝了她給的水,又抽了,跟中風似的,差點沒搶救過來。

好不容易老爸成功搶救回來之後,就開始覺得她有問題,便故意讓她洗手然後喂狗,狗抽了,吐白沫死了……

從那之後,她爸媽就讓她帶著塑料手套,然後去看醫生。醫生說這病沒見過,沒得治。然後又找老中醫,吃藥。

吃著吃著,發現毒液反而增多,還越來越毒。而且消息在村裡傳開,好多村民都害怕她哪天把人給毒死,不再讓孩子跟她接觸,盡量遠離。

一開始她爸媽到也還算有良心,並沒有因此放棄。可堅持了不到兩年,她媽媽生了個正常的弟弟,她就開始被遺忘了。

把她一個人丟在老房子里,偶爾給她送吃的,跟養狗似的。那時候爺爺天天去照顧她,再加上年紀小,也沒覺得有什麼。

到十歲左右,開始懂了,她哭了。爺爺開始帶著她四處求醫,為此老爸覺得爺爺是白花錢便吵架,從此便認定不要她這個女兒…… 我心裏無比的納悶,劉宇剛剛那句話到底想要表達什麼,爲什麼他不把話說清楚。這時候趴在牀上的小黑貓叫了幾聲,似乎注意到我這邊了。難道是因爲小黑貓的關係,所有劉宇纔沒把話說明白?

越想我腦子裏越亂,感覺自己完全被瞞在鼓裏,所有人都不想跟我說實話。不過越是這樣,我越是想搞清楚,他們到底在瞞我一些什麼,越是激起了我的好奇心。

腦子裏亂轟轟的,拿着陳柏給我的那本入門基礎看,但看了幾眼就看不進去了,最後只能把書合上,躺在牀上想事情。正想得入神,小黑貓這時鑽到了我懷裏,不知怎麼回事,它就是要在我懷裏才願意睡覺,沒辦法一整晚就只能把它抱在懷裏。它睡得很香,我抱着它很快也就睡着了。

夜裏我又做了那個許久未做的夢,夢裏的那個女人就美麗迷人,她趴在我身上,把臉靠在我的胸口,擡頭用充滿情意的目光看着我,模樣讓人忍不住憐愛,想要緊緊把她抱在懷裏。不知道怎麼回事,我總是有種錯覺,那就是她看我的眼神和小黑貓實在是太像了,甚至可以說是一模一樣。

有時候我會被自己的這個想法嚇一跳,不明白自己怎麼會冒出這麼奇怪變態的想法。

“我好想你。”夢中的漂亮女人嘴脣微張,緩緩說道,看我的眼神柔情帶水,讓我心情不由一動,緊緊的把她抱在了懷裏。抱着的她的感覺十分的真實,我甚至能感覺得到她身上的體溫。

我的手順着她的腰往上摸着她的秀髮,最後摸着她那微紅,迷人的臉頰,癡癡地看着她回道:“我也很想你。”

就這樣,我倆四目相對,慢慢的她臉向我靠近,我的心跳開始飛速跳動,雖然不是第一次在夢中和她纏綿,但我依舊很激動,呼吸急促。她身上的香味撲鼻而來,讓我着迷,漸漸的我也能感覺到她呼吸變得急促,最後她的脣蓋住我的脣,我渾身一震,猛的把她壓到了身下……

一大早睡得正香的我被一陣電話鈴聲給吵醒了,懷裏的小黑貓還在睡,我把它放到一邊。電話是劉宇打來的,我看了下是早上七點,不知道他怎麼早打電話來幹什麼,趕緊接起電話。

“喂,師兄,什麼事啊?”我揉着眼睛開口問道。

電話那頭的劉宇語氣聽上去很急,好像發生了什麼大事。接着就聽到他說道:“師弟,你師姐她可能出事了?”他的聲音聽上真的是有些慌了。

“什麼!?”我大驚,趕緊從牀上彈坐起來,慌忙問他李慕顏出了什麼事。

他說從昨晚到今天早上他一直打不通李慕顏的電話,都過了兩天了李慕顏還沒還沒回來一定是出了什麼事。我讓他冷靜一點,也可能是李慕顏在忙,所以沒接到他的電話。他立馬否決了,說不可能,就算她忙的時候沒接到,但不可能到現在一個電話也沒回過來,肯定是出事了。

“師妹一定是出事了,我有種不好的預感,師弟你一定要和師父過去看看,拜託了。我現在在外地,你和師父先過去,我會盡快趕回去的。”看來他真的很擔心李慕顏,我還是第一次感覺到他這麼慌張。

“放心吧師兄,我和師父會過去師姐那邊看看的。”

掛掉電話之後,我心裏也突然有種不好的感覺,難道李慕顏真的出事了?我也有些急了,急忙下牀,準備過去把情況和陳柏說一聲。我動靜有點大,牀上的小黑貓醒了過來,見我有些着急的模樣,一副疑惑的模樣看着我。

它對着我叫了幾聲,似乎在詢問我出了什麼事。我告訴它李慕顏可能出事了,讓它好好待在牀上,我過去找陳柏,剛要出門就聽到有人在敲門,打開門一看是陳柏。

“師父你來的正好,我有事要告訴你,師……”我話還沒說完,就被他打斷了。

“我知道了,你師兄已經打電話給我了,你師姐這次出去的確是不太對勁,看來可能是真的出事了。你準備一下,一會我倆去她接到生意的地方看看。”陳柏皺着眉頭,臉上帶着擔心的神色,說道。

“好,我這就去。”既然連陳柏都這麼說了,那估計是八九不離十了,我也急了,慌忙回房間裏去準備東西。李慕顏對我十分照顧,我可不希望她出什麼事情,我不想在失去身邊的人。對於現在的我來說,陳柏,還有劉宇和李慕顏已經算是我家人一樣的存在了,我不希望他們任何一個人出事。

小黑貓看我這麼着急,眼中閃過異樣的光彩,然後突然跑出去,朝陳柏的房間去了,不知道去幹什麼了。我也沒時間理會,趕緊收拾東西,然後揹着包就出去了。

正好的出去的時候,陳柏和小黑貓都從房間裏出來,陳柏沉着臉,眼中帶着擔憂之色。而小黑貓則是跑到我的腳旁,對我叫了一聲似乎是在要我把它抱起來。

說實話,這次我和陳柏是去找李慕顏的,很可能會遇到危險,它的傷剛好,我不是很想帶着它一起去,於是說道:“你乖乖待在這等我們回來好不好,我怕會有危險。”

但它不樂意了,一直衝我喵喵喵的大叫,然後轉頭看向陳柏,一旁的陳柏無奈的嘆了口氣,開口說道:“帶上它吧,要是真的遇上危險有它在會好一點。”

“可是……”我還想勸阻,但陳柏不給我機會。

戰國大召喚 “走吧,抓緊時間要緊。”

沒辦法,我只好抱着小黑貓,和他一起下樓去了。我問陳柏李慕顏是到哪裏去接工作去了,他說是城西的公交車站,一會我倆就是要到那去。

因爲師兄不在,所以我和陳柏打了輛的士過去。我們離城西還是有一大段距離,大概過了半個小時,我和陳柏纔到了那裏。我倆剛在公交車總站門口下車,還沒走進去,懷裏的小黑貓就突然發出一陣叫聲,眼中露出警惕,似乎感覺到了什麼,很不安的樣子。

肆零肆辦公室 我有些奇怪,趕緊安撫它,讓它不要鬧。“乖,怎麼了,不要鬧。”

一旁的陳柏臉色凝重,皺着眉頭,點了點頭開口說道:“嗯,我也感覺到了,這裏陰氣不是一般的重,而且還感覺到了不簡單的氣息,看來這裏有大問題。看來老二那丫頭是真的出事了。”說完之後,他的臉色更差了,看來對李慕顏的安慰更是擔心了。

原來小黑貓是發現了問題才這麼不安分的,估計陳柏剛剛是在回答它的話,我心裏不免有些着急,希望李慕顏不要有什麼生命危險。“我們現在怎麼辦?”

“先進去吧,要先把事情搞清楚才行,老二應該不在這裏了。”陳柏臉色凝重回道,然後帶頭走進了公交公司總站。

我趕緊跟了上去,不過在跨進公交公司總站的時候,我立馬感覺到一種讓人難受的感覺,雖然現在是大白天但是卻感覺這這裏陰冷陰冷的,讓人心裏毛毛的感覺。我不由的打了個哆嗦,有些緊張起來,難怪陳柏剛剛臉色那麼凝重,這裏的確不太簡單,絕對有大問題。

懷裏的小黑貓察覺到了我的緊張,喵的看着我叫了一聲,像是在擔心我。我對它笑了笑,說沒事,讓它不用擔心我。陳柏這時回頭問我愣在門口做什麼,還不趕緊跟上。我應了一聲,抱着小黑貓趕緊追上去了。 肥胖女孩說著說著就忍不住哭了,本以為自己足夠堅強,可提起過往,終究按捺不住哭泣。

十歲被拋棄,然後她跟爺爺相依為命。頭兩年還是找各種老中醫,吃了不少到多少葯。之後,她放棄了,開始自己研究自己的身體。

她發現,自己變得越來越能吃,而且吃得越多排放的毒液就越少。心情越好,排放的毒液也越少。

於是,她開始控制自己的情緒,開始毫無顧忌的吃。什麼都吃,只要是能吃的就往肚子里塞。她開始發胖,肥嘟嘟的,他們說她是豬。

本以為這樣就能跟正常人一樣,可她發現自己錯了。所有人一旦知道自己的情況,全都遠離自己,還遷怒到爺爺身上。

十二歲,她又哭了。那天晚上,爺爺為了給她送吃的,在路上摔倒骨折了……

之後,她天天去村裡的學校偷聽他們講課。她賣命的學,只要有文字的東西就往老房子里搬,還偷了很多孩子的書本。

好在,爺爺雖然一輩子在村裡,也沒曾讀過書,可爺爺卻懂很多字。開始教她學習,短短几個月,她連初中的知識都會了。

十三歲那年,她懂得了賺錢。

瞞著爺爺跑到山裡,按照課本上的圖片找了一天一夜,她終於找到了一株人蔘。不大,也就拇指差不多,但很長,也很白。

第二天,當她將人蔘交給爺爺的時候,爺爺哭了……

爺爺把人蔘拿到鎮上賣,賺了五百。從那之後,她開始明白,自己不但能吃,也能賺錢。

找人蔘,找其他名貴草藥,翻山越嶺。有時候一進山就是幾天幾夜,幾乎將所有角落都走過。

十四歲,她賺了好幾千。但她發現,爺爺老了,再也不能像以前那樣幫自己去賣草藥。

有一天,她接觸到了電腦,發現了一個更加新奇的世界。她戴上帽子,戴上手套,混了好幾個網吧。

她發現,網路是可以賺錢的。 田園悍媳 寫博客,做頭條,後來又做了淘寶店,寫小說等等。可以說,網上能做的,她都做過,甚至直播也都嘗試了。

好在,上天沒辜負努力的人。短短的幾個月,她從網上賺到了三萬多,再也沒進山。

然而,十五歲,爺爺倒下了。送到醫院,醫生說常年勞累導致肝臟衰竭,那已經脫離關係的父親說沒得救,她火了,跟他幹起來。

驚動了整個村,她脫了手套,愣是把一個人給毒死,之後又毒死了村裡三頭牛。

警察來了,把她抓去幾天又放了,說死的那人是在逃殺人犯,她是未成年不承擔責任。

之後,村裡再也沒人敢惹她。她拿著自己存的錢,讓爺爺到城裡住院,自己租了房子,買了一套電腦,開始了全新的生活……

為了讓爺爺安心,她騙爺爺說自己找了份工作。其實她還是利用網路賺錢,依然是寫小說,然後經營兩家網店。好在她現在也算小有名氣,每個月能賺到兩三萬,足夠爺爺的治療。

可能是這些年頭一次能傾述,她說了很多很多,然後盡情的哭出來。十六歲的身體,卻已經承受了六十歲的苦痛。

她也想跟正常人一樣,上學,偷偷暗戀某個男生,偶爾還能跟父母吵架。然而這些對她來說是奢侈的……

這雙手,這身體,註定讓她無法融入人群。甚至某一天出門忘了戴手套,她會嚇得心慌,第一時間趕回來。而且,她在這座城市根本沒什麼親人,就是靠自己努力支撐。

等她說完,唐宋才睜開眼。見她哭得跟淚人似的,反倒有些欣慰。

輕抿著微笑,輕聲道:「挺好,至少你沒選擇放棄。」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