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不可能啊!”我連忙嚐了一口湯底,頓時一種辛辣直衝我的口腔,這樣還沒有味道?難道是我味覺出現了問題?

現在我把目光放在了楊薇的身上,她立刻明白了我的意思,從鍋裏呈了一碗湯底,剛剛一入口,楊薇就叫了出來:“陳東,你放了什麼東西,辣死我了。”

“辣嗎?”吳安平還是面無表情的看着我們兩個,他還以爲我們是兩個人合起夥來逗他玩,於是直接接過楊薇手上的碗,將剩下的湯底一股腦的倒在了嘴巴里面。

我跟楊薇都被他的舉動給震驚了,呆呆了看着他將湯底喝的一點都不剩,他將光溜溜的碗舉起來給我看着,“你們看真的一點味道都沒有。”

我跟楊薇同情的看了他一眼,這不用說了,肯定是他昨天喝酒喝多了,把自己喝的味覺失靈了。

果然沒有過上幾分鐘,他捂着自己的肚子開始哼哼起來:“東子,微微,我,我好像吃壞了什麼東西。”

說着他的屁股一翹,發出了“噗”的一聲,立刻一種濃郁的味道充斥着整個廚房,連剛剛湯底的香味都被這股味道掩蓋了過去。

我立刻逃出了廚房,捏

着鼻子扇動着面前的空氣,就算是這樣我還是感覺到鼻腔裏面還殘留着那股味道,於是忍不住對吳安平說道:“老吳,你這屁可真是臭。”

“是嗎?”老吳還是努力想保持臉上的波瀾不驚,可是抽搐的臉龐出賣了此時他內心的想法。

隨後他平靜的拿起了茶几上面的一卷手紙,邁着小碎步朝着廁所走去,要不是他連環的屁聲暴露了他,我還真的以爲他就像是表面上那麼波瀾不驚。

“哈哈哈哈!”楊薇看着吳安平這樣,忍不住抱着自己的肚子笑了起來,過了好久這笑聲才平靜了下來。

接替這笑聲的,乃是廁所裏面噼裏啪啦的聲音,看起來剛剛那一碗火鍋底料是徹底讓吳安平吃壞了肚子。

他既這樣不斷的跑向廁所,一直到中午才平靜下來,此時的吳安平就像是一灘爛泥攤在沙發上面,不停的哼哼唧唧着。

看着他這樣子,我的心可是揪起來了,昨天晚上可是答應了小桃的,現在吳安平這幅模樣能不能找到那手鐲那是問題。

看着大家都在客廳,我把昨天晚上發生的事情都一五一十的交代了出來,此時楊薇的臉上露出了跟我一樣擔心的神色,看來她也是在擔心這件事情。

“你們幹嘛都用死了爹的表情看着我,我告訴你們就是一個簡單的拉肚子可打倒不了我,我讓你們看看我的真實實力。”吳安平說着就要掙扎着從沙發上面起來,被我眼疾手快的按了下去。

“你還是好好休息吧!看你這個樣子只怕占卜出來的有問題。”我有些不安的看着吳安平,說出了自己的擔憂。

沒有想到這吳安平一把將我的手給甩在了一邊,嘴硬着說道:“沒事,就是一個拉肚子還難不倒我這個天下第一神棍,你把那小姑娘的生日報給我。”

看着吳安平這麼堅持的樣子,我也沒有辦法,將小桃生日報了出來,然後將這玉鐲的樣子給他描述了一番。

雖然現在吳安平滿臉卡白,一副傷了元氣的樣子,可是隻見他點了點頭,往沙發上面那裏一坐,就有一種世外的高人的感覺。

他將雙腿盤了起來,隨手拿過放在沙發上面的羅盤,然後逼着眼睛掐算了起來,不知道是我的錯覺還是什麼原因,我總是感覺到今天這吳安平算的格外的慢。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了,這吳安平的臉上變得更加的卡白,頭上還冒出了不少的汗珠子,現在已經是秋天了,可是這吳安平的身上還是被汗水打溼了個徹底。

“老吳行不行啊?”楊薇碰了碰我的胳膊低聲的跟我說道,看着楊薇這擔憂的表情,我也跟着擔心了起來。

其實要稍微晚一點占卜也沒有問題,可是這老吳非要逞強,雖然我現在心裏對他止不住的擔心,但是也只能看着他。

這占卜只要一開始就不能停下來了,若是隨意終止可能會遭受到反噬,所以雖然擔憂,但是我並不敢隨意出聲,打斷吳安平。

(本章完) 「娘親,妹妹不會有事的,娘親不知道,妹妹和小彩很厲害的,一定會保護好爹爹的哦!」小澤輕輕拍著墨九狸的後背安慰道。

讓墨九狸都不知道說什麼好了,原來還是自己內心不夠強大,只要牽扯到自己的孩子,她就會變得很脆弱,現在還要兒子來安慰自己,瞬間墨九狸覺得自己太無能了。

她不能這樣下去了,寒不會傷害寧兒,她很相信帝溟寒會保護好女兒的,那她也不能讓兒子擔心,小澤在厲害,都還是個孩子,她不應該讓兒子擔心,應該想辦法為兒子撐起一片天空才行……

想到這裡,墨九狸勉強撐起笑意看著小澤說道:「娘親沒事,娘親只是擔心你爹爹和妹妹,但是娘親相信他們會沒事的,所以我們母子也要努力,快點去找他們父女!」

「嗯嗯,娘親說的沒錯,我們要快點去找爹爹和妹妹,等小澤變強了,就可以保護娘親,爹爹,妹妹和姐姐了!」小澤笑著說道。

墨九狸抱起小澤看著煥然一新,熟悉的空間,心中思緒萬千,這時從剛才看到墨九狸出來時,腦子裡面就轟然炸開的小書,慢慢回過神來,看著墨九狸震驚的喊道:「主人你竟然是……」

「小書,你也想起來了嗎?」墨九狸看著小書笑著問道。

「是的,主人,我剛想起來,原來你才是天書空間真正的主人!」小書震驚的說道。

「想起來就好,這一次我不會再丟掉你了,上一次,對不起!」墨九狸看著小書真心的說道。

「嗚嗚嗚……主人,你別這麼說,我只是你是為了保護我!」聽到墨九狸的話,小書終於忍不住哭了出來。

小澤在墨九狸懷裡,看著跟自己長得一模一樣的小書哭鼻子,有些鄙視,但是看到小書的眼淚時,小澤小手一揮,也不知道在那裡摸出個奶瓶,把小書的眼淚給接起來……

小書……

看到面前的大奶瓶在接自己的眼淚,哭聲嘎然而止,看著墨九狸懷裡的小澤十分的無語,這傢伙是認真的么?這樣做真的好么?這還讓自己怎麼哭下去啊!

小澤看到小書忽然停下了,有些無語的收回奶瓶,看到裡面幾滴晶瑩的淚滴,有些失望的說道:「好少,難得哭一下,多哭一點就好了!」

小澤的話讓小書無語的直翻白眼,什麼眼淚都見鬼去了,墨九狸也微微扯了下嘴角,看著懷裡的兒子,眼裡滿是疼愛……

「雲夏他們呢?」墨九狸看了看小書問道。

「都在外面,剛才空間晉級,他們都被丟出去了!」小書說道。

「把他們帶進來吧!」墨九狸說道。

小書點點頭,直接把外面的雲夏和帝滄海等人帶了進來,帝滄海,南宮藍和眾獸進來,看到空間的變化時,都是一愣,但是還是更多的擔心墨九狸。

看到墨九狸沒事,就連帝滄海和南宮藍都察覺不到墨九狸的實力時,兩人紛紛驚訝的看著墨九狸問道:「九狸,你這等級……」 「已經晉級到蒼穹界的等級了!」墨九狸看著帝滄海和南宮藍說道。

想到那些事情,墨九狸看著帝滄海和南宮藍,心情也有些不同,沒有想到最後自己和他們還是成為了家人,這難道是冥冥之中老天的安排嗎?

墨九狸看了眼雲夏,雪封,和小鳳等獸,發現都晉級到超神獸了,而且實力全部都是跟著自己差不多的,沒有像之前那樣落自己很多,這是墨九狸意外的驚喜,這也算是自己多了一道底牌……

其餘的鳳族等,依舊開心的去選了自己喜歡的地方,也不知道為什麼,這一次那些老鳳凰們,都十分慶幸自己跟墨九狸契約了,現在他們的等級竟然還能提升這麼多,真的是意外收穫了……

這一次變化最大的就是小騰了,因為它竟然成功化形了,只是因為晉級太猛,直接就化形了,連雷劫都沒有經歷就化形了,簡直是太讓其餘的獸羨慕了……

墨九狸看著小騰化形后一副偏偏美男子的俊逸容貌,也是驚訝了一下子的,一眼看過去加上紫夜,真的是俊男美女如雲啊,紫夜為首……

「雲夏,我爹怎麼了?」墨九狸看著雲夏問道。

「主人,老主人在九州深淵……」雲夏把紫夜讓他們三人前往第七天界的事情,還有他們一路得到的消息和墨湮的情況,如實跟墨九狸說了一遍。

「紫夜,你是要我先去救我爹是嗎?」墨九狸看著紫夜問道。

「嗯,他的情況急切了一些!」紫夜點頭說道。

「好,那我們走吧!」墨九狸聞言說道。

「我帶你去,讓他們留在裡面就好!」紫夜看著墨九狸說道。

「嗯,走吧!」墨九狸和紫夜出去了空間,帝滄海和南宮藍也沒回過神來。

他們不只是被墨九狸的實力震撼到了,還被紫夜震撼到了!

等到他們回神,墨九狸和紫夜已經出去了,帝滄海和南宮藍對視一眼,看著外面的墨九狸和紫夜,心中忍不住感慨的說道:「沒有想到九狸和寒兒進步的這麼快,看起來我們真的是老了!」

「藍,你沒覺得九狸身邊的男人,有些熟悉嗎?」帝滄海看著外面的紫夜問道。

「沒有,怎麼你認識嗎?」南宮藍好奇的問道,她只是覺得紫夜太帥了,本身帝滄海和帝溟寒的容貌都是極好的,已經是世間少有人能比得過的容貌。

卻沒有想到紫夜的容貌一樣出色,甚至是比帝滄海和帝溟寒一樣的出色!

「不認識,但是我給我的感覺很特別,似乎忍不住去臣服的感覺,這種感覺我第一次有!」帝滄海想了想說道。

「可能是對方比較強大吧,小書不是說了,他是九狸的契約獸中最為強大的!」南宮藍想了想說道。

小澤在一邊聞言無語的抽搐了下嘴角,很想知道為毛有人會覺得紫夜是獸的呢?那位大神要是獸,這世間怕是早被獸族獨大了吧……

不過,小澤也沒跟南宮藍和帝滄海解釋什麼,反而跟爺爺奶奶打了聲招呼,就去修鍊去了。 看着吳安平搖搖欲墜的樣子,我的心裏忍不住又揪了起來,看着他蒼白的臉龐,我決定若是等一下他還沒有占卜結束,我就強行把這個法術給終止,到時候反噬也只會找到我不會找到吳安平。

可還沒有等我付諸行動,這吳安平的動作停了下來,只見他長長的舒了一口氣,這才用手擦了擦臉上的汗珠。

“老吳,沒事吧?”對比起占卜結果我還是更擔心吳安平的身體,可以說他就是我們的發財樹,發財樹要是倒下來了,我們那可真的無依無靠了。

他有些虛弱的對我擺了擺手:“沒事,我已經占卜出來了那玉鐲在哪裏?”聽到吳安平這麼一說,我跟楊薇的耳朵都豎了起來連忙聽着他下一句。

也許是精力消耗過大的原因,他這一句話歇了好長時間這才繼續說道:“這手鐲就在龍陽小學裏面,你們可以到那裏去找。”

龍陽小學我可知道,是我們這裏最爲有名的小學,師生加在一起可有個千八百人,雖然吳安平幫我們把這個範圍縮小了不少,但是這難度也不亞於大海撈針。

我跟楊薇對視了一眼,都看出對方眼睛裏面的無奈之情,看樣子她也覺得這個任務十分的艱鉅。

“老吳,難道不能把範圍縮小一點,比如說是在一個人的身上還是藏在哪裏地方?”雖然對他提出要求似乎有些不道德,但是我還是小心翼翼的問着吳安平。

“哼!”他對着我冷哼了一聲,一臉不滿的看着我:“你當我是神仙啊,直接還跟你定位到哪一個人好不好?”

他這話說的我有些不好意思,我知道也就是吳安平,要是換了其他的人只怕連這大概的範圍都找不出來。

“難道沒有別的辦法嗎?”楊薇也用着懇求的眼光看着吳安平,那一雙大眼睛撲閃撲閃的,就連我看到都有些動心,更何況是吳安平呢。

“咳咳!”他有些尷尬的咳嗽了兩聲,眼神有些躲閃着不敢直視面前的楊薇,他也嘆了一口氣說道:“這不是沒有辦法嗎,現在只有一個土辦法,你們兩個守在龍陽小學門口守着,挨個排查老師學生。”

我跟楊薇有些無奈的點了點頭,看樣子現在也只有這個辦法了,還好只有一個龍陽小學,不然的話這個市我們都要排查一遍,那估計答應小桃的事情這輩子都實現不了了吧。

“對了,東子。”吳安平一拍腦袋,像是想起了什麼似的的叫住了正準備行動的我:“那個小桃說的祕密是什麼東西?”

“我哪知道?”我對吳安平頓時有些無語,我要是能猜中鬼在想什麼我還幹居委會幹嘛,直接開個鬼界心理治療中心,只怕來錢更快。現在的鬼跟人一樣,有各種各樣的心理問題,這不知不覺之中又被我想到了一條發財的新道路,不由得有些沾沾自喜了起來。

“你不知道?”吳安平有些奇怪的看了我一眼,他的眼神裏面

多了幾分我看不懂的東西在裏面:“你不知道就隨便答應下來?若是她告訴你一個我們不能承受的祕密怎麼辦?”

我被吳安平的這一番話弄得有些蒙,我擡起頭,正對上他憤怒的有些扭曲的臉龐:“什麼意思?”

吳安平有些激動的抓住了我的胳膊,他剛剛還卡白的面孔,現在被血氣涌上了頭腦,變得滿臉的通紅,對着我有些怒吼道:“我的意思是,幫她找東西這事情是小,看着她可憐我們可以不收取她的任何費用,但是你有沒有想過,她報答給我的祕密會不會給我們帶來災難,你知道的匹夫無罪懷璧其罪這句話?”

這吳安平想的也太多了吧?但是我並沒有發怒只是感覺到有些好笑,這就是傳說中的小題大做了吧,我有些無所謂的擺了擺手:“他還是個小孩子,能知道什麼祕密,我想她的祕密也頂多是家裏的那些家長裏短罷了。”

可能是意識到自己的動作有些過火,吳安平將自己的手臂放了下來冷冷的對我說道:“陳東,我希望事情是你所說的那樣,我們開這個靈異處理公司已經遭受了太多人的關注,我不希望有什麼超過我們掌控之中的東西出現,我也希望你可以理解我這個決定。”

雖然覺得吳安平有些小題大做了,但是他的這一番話還是深得我心的。現在這個靈異處理公司在全世界都可以說是獨一份,可是這個世界上能人異士到處都是,看着我們賺的盆滿鉢滿的難免有些人會眼紅。

我重重的對着吳安平點了點頭:“我知道的,這些事我以後會注意的,我努力讓這些事情不會發生在我們公司。”

聽了我這話,吳安平這纔像是放下心來,無力的癱在了沙發上面,對着我們擺了擺手:“你們出去做事吧!我今天已經受傷不輕,要在家裏養傷。”

剛剛還活蹦亂跳的吳安平,現在看上去更加的衰弱了,看他這個樣子我也不點破,反正跟楊薇在一起總比跟個老頭子在一起強。

不過我也是昨天喝酒的時候才知道,這吳安平看着四十多歲的模樣,其實打破天也就二十七八,他才比我大六歲,這吳安平可是這個世界上面我看過最爲顯老的人,沒有之一。

經過昨晚之後,我對這吳安平的敬意已經隨着昨天的排泄物一起,衝進了下水道,估計這輩子是找不回來了。

等我跟楊薇來到了小學的門口,此時楊薇問了我一個特別嚴肅的問題:“東子,我們怎麼潛到學校裏面去?”

現在小學可不是像我們小時候的學校可以隨便進出,現在管得可嚴了,門口那幾個保安可不是吃素的。

我撓了撓頭,一時也想不到更好的辦法,只有無奈的說道:“要不我們裝成家長到學校裏面去?”

楊薇一臉嫌棄的把我推到了一旁:“你看你這個樣子哪裏像是家長,說是重新回來讀小學的都有人信。”

“你也差不多嗎?你除了胸大一點不像是小學生以

外,哪裏還像是個成年人,尤其是你的腦子,現在還不一定考的過小學六年級,不對,只怕小學三年級你都不是對手。”聽到楊薇的嘲諷,我當然不甘示弱,馬上回敬了過去。

也許是我們兩個在小學門口吵吵嚷嚷,很快的吸引了保安的注意力,立馬一個像着一個小鐵塔一樣的保安靠近了我們兩個人,拿着手上的警棍指着我們:“你們兩個是幹什麼的?這是學校不是你們吵架的地方,你們快點走。”

楊薇見勢不對,索性一把拉住了這位保安,哭訴道:“保安大哥,你可要跟我做主啊!這個敗家玩意自己不學好,帶着他兒子也不學好,這才上學幾天,老師就三天兩頭的打電話給我,這不還請家長了,要他陪我一起來他還不樂意。”

看着楊薇偷偷給我使的眼神,我立馬心領神會了起來指着楊薇破口大罵:“你可別聽她個敗家老孃們說的,她天天不上班就是去美容院,做指甲,打麻將,根本沒空管孩子。你問問她每次晚上兒子回家她有幾次在家。”

“說的像你在家一樣,每天就知道跟那羣狐朋狗友出去玩,也不知道乘着這時間多賺點錢補貼家裏,要我說兒子成績不好也有你的責任。”

這楊薇的演技都可以拿奧斯卡影后了,她這幅潑婦罵街的形象簡直是入木三分,栩栩動人,也許是壓抑了這麼多之後終於釋放出自己的本性來了。

這保安倒是沒有想到我們兩個當着他的面吵起來了,一臉尷尬的看着我們兩個,勸也不是,不勸也不是,只有站在一旁呆呆的看着我們兩個。

“走走走,我們找老師評評理去,今天你進也要跟我進這個學校的門,不進也要進!不然老孃今天跟你離婚!”說着楊薇一把抓住我的衣領,就要把我忘學校大門裏面帶。

所有的保安都石化的看着我們兩個,沒有一個人敢攔住我們兩個的腳步,很快我們兩個人就消失在他們目光所及的地方。

此時我們兩個正躲在教學樓後面竊竊私語着:“微微,你是怎麼想到這一招的?厲害啊!”

聽着我的誇獎,楊薇得意的揚起了頭:“開玩笑,我當年可是我們商場的演技小天后,就靠着這一招賣出過多少衣服。”

我抱起了雙拳,對她表示了敬佩之意:“原來是楊銷冠啊!在下失敬失敬,不過我當年賣骨灰盒的時候,也是不可多得的一把好手。”

“就別提你的骨灰盒了,晦氣!”楊薇有些嫌棄的看了我一眼,她是沒有想到我們現在的工作可全部都是跟鬼打交道,還說什麼晦氣不晦氣的。

楊薇把頭伸出了牆外,巡視了一圈然後又把頭給縮了回來,問道“陳東,說正經的,我們怎麼找到手鐲?”

看樣子現在是學生上課的時間,操場外面一個人都沒有,現在只有先看這手鐲是不是掉在了這學校附近的角落。聽了我的建議,楊薇點了點頭。說動就動,於是我們兩就開始行動了起來。

(本章完) 紫夜帶著墨九狸,揮手一道紫色的結界落在墨九狸和自己的身上,然後墨九狸覺得眼前一晃,紫夜已經帶著她飛入天際,直接在雲層裡面穿梭而過……

當紫夜和墨九狸路過第七天界的時候,紫夜微微一頓,指著下面其中一個建築說道:「那裡就是天機閣!」

墨九狸聞言看著天機閣建築的眼神微微一冷道:「真沒想到天機閣的手已經伸到了這裡來,看起來這些年我不在,他們已經壯大的差不多了!」

「無所謂,早晚還是要消失的!」紫夜十分自信的說道。

「是的,天機閣早晚都會消失的!」墨九狸也跟著說道。

「紫夜,當初我真的是太蠢了,那麼輕易相信別人的真心!」墨九狸看著紫夜說道。

「是別人的演技好,就連我也信了,還差一點還是紫天,如果不是你,紫天可能已經死了!」紫夜帶著墨九狸直接離開第七天界說道。

「若非我當時總是心裡不舒服,可能就不會去救紫天了!想想以前還有現在,我覺得自己都失敗,之前的經歷,我依舊是不斷重蹈覆轍,不斷栽在親近的人手裡,感覺自己似乎陷入了一種可怕的輪迴中,無法掙脫出來一樣……」墨九狸看著周圍的雲朵,忽然間說道。

「那你現在能出來了嗎?」紫夜忽然間問道。

「如果再出不來,我的女兒們,我在意的人和我,大概都會徹底消失在這個世界上吧!畢竟,我只有一次機會了……」墨九狸有些自嘲的說道。

「不管多久,不管多晚,只要回來了就好!」紫夜淡淡的說道。

「我知道,我不會再讓自己重蹈覆轍,也不會再讓你們為了我去犧牲!」墨九狸看著前面堅定的說道。

「放心,這一次不會跟上次一樣,只要你堅定自己的心,和對他的心,誰都不能再在你們身上做文章了!」紫夜看著墨九狸說道。

「可是寒現在在蒼穹界,應該也想起了從前的事情,但是卻沒有這些記憶,到時會我們相遇會不會……」墨九狸有些擔心的說道。

「不會的,雖然他沒有全部的記憶,但是這記憶在你手裡不是?相遇的時候,也是他主魂歸位的時候,你們之間只要是真心相愛的,什麼都阻隔不了!上一次的諸多誤會,大概也是在考驗著那時你們彼此之間的不夠堅定吧!」紫夜想了想說道。

「是吧,至少當初的我就不夠堅定,否則又豈會被眼前所見的事情給蒙蔽了!」墨九狸無力的苦笑道。

「現在不晚!」紫夜聞言說道。

「我知道,現在不晚,現在剛好!」墨九狸忽然間看著紫夜釋然一笑的說道。

紫夜見墨九狸想開了,也露出一抹笑容來。

墨九狸看著紫夜絕美的笑容,想了想問道:「紫夜,你和……」

「九狸,有些事情是不能重來的,不是能不能,而是天註定的……」紫夜看著墨九狸淡淡一笑的說道。 我帶着楊薇找到了龍陽小學的雜物間,準備看看有沒有什麼可以用上的東西,沒有想到被我東摸摸西翻翻居然被我找到了兩身環衛工人的衣服。

這東西就像是雪中送炭一般,雖然有些味道但是這東西無異於更加方便我們兩個在學校裏面行動,我遞給了楊薇一套,隨後連忙將這一身衣服換上。

可是楊薇那邊半天都沒有動靜,我轉過頭一看,楊薇正嫌棄的用兩根手指提起了這件臭烘烘的衣服,對我抱怨道:“陳東,我們真的要穿這個衣服嗎?真的好臭啊!”

我一邊拍了拍身上的灰塵,對楊薇說道:“是啊!你快點穿好,我們出去找手鐲,你看小桃多可憐啊,爲了小桃你忍忍吧!”

也許是想到了小桃可憐的臉龐,楊薇還是咬咬牙勉強將臭烘烘的衣服套到了身上,不過看她的表情,那可真的是一臉的不情願。

楊薇拉起身上的衣服聞了聞,連着乾嘔了幾下,不過還好並沒有實質性的東西流出來,過了好久她才適應了身上的這股味道,但是還是嘟着嘴巴對我抱怨道:“陳東,這衣服味道真大,我這裏面剛剛買的新衣服只怕都要臭了。”

“行了,等這事結束我跟你買件新的!”說着我一把將楊薇拉出了儲物間,這龍陽小學這麼大的地方只怕找起來還真不是簡單的事,這次我跟楊薇可算是找到事情做了。

這龍陽小學又一大一小兩個操場還有三棟教學樓組合而成,我兩把整個龍陽小學做了一個分工,我負責找大操場還有兩棟教學樓,楊薇則負責剩下的小操場還有實驗樓,畢竟我是男人吃點虧也沒啥。

於是我們兩個人一個人拿着掃把還有撮箕,就向着自己負責的地方進發,不過要我說這衛生也不是好做的,頂着大太陽在下面清掃了整整一個白天,不停的有老師跟校長經過,但是都沒有發現我跟楊薇是冒名頂替的,不過這年頭也沒有人會把注意力放在兩個清潔工身上。

因爲尋找手鐲是一個考驗眼力的活,我將自己包乾區裏面清掃的乾乾淨淨,甚至就連操場上面的雜草都拔了一遍,但是還是沒有找到玉手鐲。

雖然之前我就有感覺這玉手鐲應該不是丟失在那個角度,如果是丟失的話那肯定有人會撿走,一般撿到東西只有兩個選擇,要麼選擇自己偷偷藏起來,要麼選擇上交給學校。

但是我剛剛特意看了一下這學校的尋物啓事的牌子,發現根本沒有任何人有撿到鐲子或者丟失鐲子的信息。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