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再讓這小子繼續下去,估計會自我滅亡,我跑出去,一把搶走道袍小子手中的紅符,這道袍小子的紅符脫離後,也虛脫了下來。

道袍小子搖搖頭,一把掐住我怒道:“妖孽竟然不怕符?”

我發動鬼紋,反手擒住這道袍小子,罵道:“你走火入魔了是吧,我是妖?”

結果我這一說話,口中的銅錢掉落在地上,發出清脆的碰撞地面聲音,道袍小子見我口中掉落銅錢,驚道:“你……也是人?”

那些妖怪看着銅錢,隨後擡頭看着我,愣了幾秒,忽然有妖怪喊道:“陽間的人!”

妖怪一聽到陽間的人,立馬圍毆上來,我拔出桃木劍,割破手指抹上血,對道袍小子說道:“撐得住嗎?”

“讓我幹了他們!”道袍小子怒道。

“我問你撐得住嗎?幹,你大爺啊!”我喊道。

道袍小子點了點頭,卻倒在地上昏死了過去。

“王八蛋,夏家的人怎麼這麼弱!”我罵了一聲。

那些妖怪都紛紛跑了圍毆過來,我一邊保護地上的道袍小子,一邊砍着圍毆的妖怪,雖然砍傷了幾個,但是圍毆的妖怪有一百多隻。

“三昧真火覆滅,鬼紋陰氣俱齊,開!”

我發動鬼紋,把玄冥子給召喚出來,玄冥子一出來,就罵我:“惹事了是吧!”

“一百多隻妖怪,前輩您幫下忙,這裏有自己人!”我指着地上倒下的道袍小子說道。

“哦?竟然有人比你還勇敢闖妖棧,九死一生咯!”玄冥子說完,一股陰氣爆發,周圍妖怪都紛紛被震倒在地。

我把道袍小子給扶起來,幾巴掌扇到他的臉上喊道:“喂,醒一醒!”

道袍小子被我搖晃了一會兒,迷糊的睜開眼睛問道:“我還沒死?”

“沒死啊,起來跟我跑!”我喊道。

道袍小子鬆開我,看了看周圍,忽然喊道:“妖棧竟然還有鬼,我先滅了他!”

“滅你媽媽的吻!”我罵了一聲,拖起道袍小子往妖棧門口跑去,身後的玄冥子也緊跟着。

可是當我跑到妖棧的那鐵索橋時,發現我還沒找到白雪,於是跑到一草堆後面躲了起來,玄冥子在橋頭左顧右盼着。

我喊道:“這邊,前輩!”

玄冥子見到是我,化作陰氣進入我的鬼紋之中。

“他進你身體了,他要上你身!”道袍小子緊張的喊道。

“閉嘴!”我矇住道袍習小子的嘴巴說道。

而此時,那羣妖怪也追了過來,都停在橋頭,我身邊的道袍小子一個勁的想要扳開我的手,我扭頭瞪了道袍小子一眼。

小聲的問道:“還有什麼有用的東西嗎?”

道袍小子點了點頭,從自己的兜裏拿出兩個迷你稻草人,我拿走一個稻草人,然後用自己的血在稻草人的身上畫上一道替身符。

“替身符會畫嗎?”我問道。

“嗯。”道袍小子點了點頭,然後學着我,咬破手指,用自己的血在稻草人身上畫上一道替身符。

“丟下橋底!”我把自己的替身稻草人丟下鐵索橋的橋下,道袍小子也把自己的替身稻草人給丟下橋底。

“陽氣在下面!”我聽見有妖怪指着鐵索橋下面喊道。

我用稻草替身把自己身上的陽氣,都聚在稻草人身上,這樣可以騙過這些低級的妖怪。

這些妖怪走後,我才安穩心下來,道袍小子偷瞄了那邊的妖怪,手中的符紙正要甩出。

我一把壓住道袍小子,罵道:“你不是有毛病,明知道那邊妖怪多,你還跑去送死!”

道袍小子看着我沒有說話。

“去吧,我不攔你,跟個傻叉似的!”我罵道。

道袍小子坐在我的旁邊,喘着粗氣問道:“哥們哪派?”

“無門派,陰陽先生張孽!”我抹去自己身上的擦傷回答道。

“我是……”這道袍小子還沒說完,我便打斷話說道:“夏家的人是吧。”

“哥們你怎麼知道我是夏家的?”道袍小子疑惑道。

“你剛剛使用的那種禁術,我略有所聞。”我笑道:“姓夏叫什麼?”

“夏強!”道袍小子遞給我一支菸,我謝絕後他自己點燃起來。

我趕緊搶走他身上的煙,然後踩滅,夏強問道:“哥們你搶我煙幹嘛?”

“你是真傻還是白傻?”我罵道:“妖棧裏的妖怪不吸菸,這煙有陽間的味道,剛剛纔騙走那羣妖怪,你又來?”

“不好意思,我真不知道。”夏強回答道。

“你來妖棧幹嘛?”我問道。

“沒啥,就爲了出個風頭。”夏強回答靠在草堆旁,回答道:“我夏家人看不起我,說我學個道術只是忽悠老人家而已,每次捉鬼趕屍都會受傷,每次都叫自己人收爛攤子!”

“所以?”我停了停,說道:“你進來妖棧就是要證明自己有多強大,結果一不小心惹怒衆妖準備同歸於盡?”

“是的。”夏強點點頭,義憤填膺道:“我就是想要在我自己的家族有個場地,從小學習道術,一直到現在,身上縫補的手術傷數不計數!”

說着,夏強撩起自己的衣服,給我看了他所謂的手術傷疤,我看了足足幾十秒,尷尬的問道:“請問你這創口貼貼着就是傷疤了?”

“沒錯!”夏強回答道。

“行了,你就別裝了!”我白眼道:“什麼叫做真正的傷疤你根本就不懂!”

說着,我把自己的上衣撩起一半,露出當時我各種打鬥受傷的傷疤。

“哥們,你也不咋地!”夏強輕蔑的笑道。

“我不跟你廢話,你現在要麼出去,要麼……算了你趕緊出去,我還得找人,出去後好好的練道術,別整天想着拔苗助長!”我擺擺手說道。

“不服!”夏強忽然激動的說道。 「又有這麼多的神獸呵護著,不是那麼容易死的,想要殺了夜冰依,從來不能以正常人的手段人來判斷。」

「立即啟動第三道機關,就算夜冰依死了,本座也要讓她再死上一回。」

這下連護衛都忍不住多看了她一眼,神靈大人不愧是神靈大人,手段還是如此心狠手辣,連她的親生兒子也不顧。

夜冷雲狠狠噴出了一口血,怨恨的瞪著神靈大人,想罵她,甚至不惜去和她拼了,但是他被他點了穴道,怎麼都沒辦法發出聲音。

「小澈兒,好了沒有啊?我快撐不住了呀。」小鳳凰堅持了大半天,突然有些累了,這簡直就不是鳥乾的活,但是它又不可以偷懶。

因為它一旦停止了幹活,那麼這些人就會因為它的失誤死亡,何況它的背後還有一個亞歷山大的白哥。

它可不敢偷懶。

「小鳳凰,你再堅持一會兒,我們已經挖了根了,相信很快就會完成任務的。」夜雲澈抹著汗水,氣喘吁吁的說道。

「哦,那你們快點呀,怎麼這麼慢呀?」小鳳凰呼了口氣,這一鬆氣,毒氣立即又飄了過來,嚇得它趕緊一鼓作氣,猛然吹了一口氣,還好白哥比它更快一步,把毒氣揮退了幾十米。

小鳳凰興奮的大叫起來,「你這麼厲害,剛才你怎麼不來呀?」

「廢話少說,你繼續。」白哥指揮著小東西,它堂堂一個萬年的老祖宗,可能幹這種活么?這些活就應該讓小輩來干。

「好嘛好嘛。」小鳳凰可打不過它,也不敢跟白哥犟嘴,繼續苦命的幹活。

這邊人繼續干著活,另一邊,夜冰依也慢慢的恢復著身體,醒過來,突然感覺到身上有些癢。

夜冰依睜開眼睛,就看到她的女兒歪頭和她躺在一塊,嘴角還流著口水,她忍不住上去親了一口她的小臉蛋,這小模樣,真是可愛死了。

女兒是來守護著她的么?夜冰依很開心。

突然,她的傷口傳來刺痛的感覺,轉過身,看到床上被子上,地上,滿滿都是蟲子,粉色的蟲子,噁心死了,夜冰依天不怕地不怕,看到這一幕,也不由頭皮發麻。

飛快的看向女兒,但是卻發現,奇怪的是,這些蟲子看到她的女兒,直接繞道而行,根本不敢靠近她。

夜冰依愣了愣,難道是因為自己的血吸引了這些噁心的東西?

可惡的老妖婆,她肯定是知道她們沒有死。夜冰依心中大罵,然後發現自己的女兒沒有事,她微微鬆了口氣,站起來開始趕著蟲子。

千歌剛才想去外面看看夜雲澈他們進行的怎麼樣了,回來就看到這一幕,嚇得她尖叫一聲。

夜冰依把她拉到一旁,「你去小凰兒的跟前,很安全,我來趕蟲子。」

「依依,你身體!」千歌猛然看到夜冰依身上,竟然都是蟲子。

夜冰依立即渾身一震,把那些蟲子都給趕到了外面。

「娘親,你醒來了!怎麼回事?」夜雲澈聽到了房間里的動靜,走進了房間里,看到這一幕,不由驚駭。 「沒事,小澈兒,這些蟲子專門吸人血,我們趕跑它!」夜冰依說道。

夜暮辭也走了進來,看到這一幕,不用問就知道怎麼回事,皺了皺眉,沒有說話。

三人一起殺著蟲子,「娘親,我們剛才在挖地道,現在先殺了這些蟲子再繼續。」夜雲澈突然說道。

「什麼?」夜冰依愣了愣。

「娘親,就是那棵樹。」夜雲澈往外一指。

夜冰依立即明白過來,也不多說,幾人一起殺著地上的蟲子。

忍著噁心的衝動,最後把蟲子都給趕出去,令人欣慰的是,小凰兒睡得很是乖巧,一點也沒有被這些蟲子影響,可謂是個奇迹了。

幾人忙得熱火朝天,外面,白哥一塊殺著蟲子,一邊挖東西,突然哈哈大笑一聲,「太好了,終於成了,你們快點出來!」

聽到已經完成了,幾人心中一喜,夜冰依看了房間里一圈,沒有離開,說道,「大家先退一步,我要把這些蟲子都給弄出去。」

「你的傷怎麼樣?」夜暮辭關心的問道。

「沒事了,已經好了,只要不碰到你娘親一般的高手也奈何不了我。」夜冰依很是自信。

她的身體確實恢復得極快。

「你們先出去。」

「好。」夜暮辭幾人一起先走了出去。

夜冰依坐在女兒的跟前,讓這蟲子不敢靠近她女兒一步,隨後她施展飛霜大法,把空氣當中,所有的蟲子全部都給凍了起來。

身體的傷勢剛剛好,她一衝動又噴了一口血,身體晃了晃。

「娘親,娘親,你怎麼了!」小凰兒被她吵醒了,眨了眨眼,看著她。

夜冰依快速擦掉嘴角的血跡,「乖,沒什麼。」

小凰兒起身摟著她的脖子,「娘親,你醒來了,太好了。」

「乖,」夜冰依抱著女兒,害怕嚇到她。

很快,夜冰依走了出去,看到白哥正在用它的尾巴卷著大樹,似乎想要把它給拔起來,她的嘴角不由抽了抽,又看見她的兒子站在一旁指揮著,「白哥姐姐,小心一點,不要拔斷了,小心啊。」

「噗!」夜冰依嘴角狠狠一抽,差點笑噴,白哥姐姐?這是奇葩稱呼!

原來兒子不是說說,他是真的打算把這樹給搬回家,夜冰依嘿嘿笑了一聲,真不愧是她的好兒子,要是讓老妖婆知道了,肯定會氣的發瘋吧。

老妖婆想把她關起來,弄死她,但是她不但沒有死,還把她的寶貝給拔走了。

想到東靈大人會被氣死的樣子,夜冰依忍不住哈哈大笑了起來。

終於,大樹成功的拔了起來,大地狠狠的顫抖了起來,地上那些爬的蟲子也都退了出去。

猛烈的寒風,在靈地當中開始席捲。

那就是大樹被帶出來的動靜。

「哈哈,現在大樹就是我們的了。」夜雲澈笑嘻嘻道。

「我們快走!」白哥道

這一幕的反應,在外面,神靈大人這些人也都察覺到了。

不由皺了皺眉,「這是什麼?難道夜冰依還活著?」

那她的命可真大,護衛也是有點疑惑,暗道夜冰依的命可真大。 “你又咋了?”我轉身問道:“跟我較勁了是吧?我剛剛救了你,你還不服?單挑是吧,來,我讓你十秒!”

夏強尷尬的笑了笑,說道:“不是這樣哥們,我是不服那羣妖怪。”

“得找個方法混進妖羣裏。”我嘀咕了一聲。

“讓我來!”夏強笑道,接着又拿出符紙,我一把攔住夏強,把他給扯回來問道:“你幹嘛?”

“幫哥們你開路,混進妖羣啊。”夏強回答道。

“神經病!”我罵了一聲夏強,然後從口袋裏拿出一張符紙,接着把符紙折成一個紙人樣,隨後夾在劍指之中。

念道:“奉承轟命,攝除禍殃。隨符下應,攝附人身,急急如律令!”

紙人亮出一道微光後,我把符紙給丟出去,然後躲在一間廢棄的雜貨鋪牆邊,對夏強說道:“你給我安靜,別瞎跑出來!”

夏強點點頭表示明白。

隨即,我手中掐着一個蓮花指決,指着那紙人念道:“吾行一令,諸神有請,破煞,驅鬼,急急如律令!”

那紙人本來在地上躺着,在我的咒語之下立了起來。

“有妖來了!”夏強在草叢裏對我說道。

我做出一個“噓”的動作,等着那妖的到來,不久後,一股妖氣飄來,我屏住呼吸,只見一隻鞋子踩中紙人。

我立馬鬆開指決,從揹包裏拿出紅繩,接着用紅繩繞住這妖怪的脖子,往草叢裏扯去。

仔細一看是隻馬妖,擁有人身馬頭,怪不得剛剛扯身子的時候,還踢人了!

這馬妖被我扯進草叢後,用普通話罵道:“陽間的人!”

“閉上你的馬嘴!”我發動鬼紋,一拳對着這馬妖的眼睛打下去,馬妖被我揍暈後,我把馬妖身上的衣服給脫下來,然後直接變成我的外套。

“我去,哥們,有你的!”夏強豎起大拇指笑道:“活生生的引出一隻妖怪!”

“你等下!”我拿出一枚銅錢含在嘴裏,然後大搖大擺的走了出去,離草叢最近另一隻馬妖,見到我忽然開頭叫了一聲。

我狐疑的看着這馬妖,心想這叼毛在說什麼?

這馬妖也是馬頭人身,張開嘴巴就是馬叫,我這才明白,這是妖語,可我不懂妖語啊!

接着這馬妖聞了聞我身上的味道,摟住我的肩膀,往妖棧內部走去、

我停了下來,拍了拍這隻馬妖的肩膀,然後指着夏強躲着的草叢。

馬妖盯着草叢看了一眼,然後慢慢的走過去,接近雜貨鋪的牆壁時,我一腳對着馬妖的屁股踹去。

夏強從牆邊跑出來撲倒馬妖,拿出一張符紙貼在馬妖的後背,結果馬妖對着張符紙免疫,轉身對着我吼叫起來。

說實在的是馬叫,怪難聽的。

“拿錯符了!”夏強看着地上掉落的符說道:“驅鬼符!”

“去你的!驅鬼符你驅妖有毛用!”我又是一腳對着馬妖踹去,然後拿出紅繩,套住馬妖的脖子,劍指點中馬妖的眉心怒道:“破!”

馬妖被轟飛幾米之遠,結果還是爬了起來,怪叫了幾聲,開始把身上的妖氣給爆發出,對着我衝來。

“讓我來!”夏強自告奮勇的擋在我的面前,然後脫下自己的道袍。

在馬妖就要衝到夏強的面前時,夏強把道袍對着馬妖頭上蓋下去,接着衝到馬妖的面前,把三張紫符丟在馬妖的身體上。

然後一腳對着馬妖踹去,喊道:“急急如律令!”

馬妖似乎被道袍電擊到了,打滾着身體,胡亂的滾來滾去,結果意外的抓住夏強腳踝,往橋底方向滾去。

我見此狀,拔出後背的桃木劍,一劍對着馬妖的手臂砍下去。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