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冷酷本來想反駁,仔細一想卻無奈的道:“不到三層,”

“是的,”林天點點頭,“當初的第一場比賽我們懷着初生牛犢不怕虎的精神,而且也有老虎戰隊的大意,現在再打,他們不會了,因爲他們贏下了我們這場比賽就確定了出線,所以老虎戰隊會盡力,”

“在這種情況下,與其我們懷着必死的信念去拼輸掉之後信息打擊,還不如我們自己放鬆,將身上的力氣凝聚起來,對付接下來的兩個對手,”

冷酷不得不承認,林天說的是對的,不過仍然是心有餘悸,

“可是我們就沒有退路了啊,”

林天忽然臉色一正:“難道我們之前就有退路嗎,”

冷酷臉色有些尷尬,

“在我們第一週的比賽拿下兩負的時候,就註定我們的出線之戰非常困難,現在的局面是我們,教練們之前想到的,所以接下來,大家不要有任何的心理負擔,因爲這就是我們GOD戰隊必須經過的路,”

“實力問題,分組問題,都不是問題,關鍵是我們的自己的心態,”林天說着,忽然一笑,“難道我們打不贏老虎戰隊,閃電哈士奇戰隊和C9戰隊也打不過嗎,”

李自豪是最聽林天話的,當即就大聲表示GOD戰隊一定會打贏接下來的兩場比賽,

緊接着,孤狼,孫策同樣是如此,信心十足,

餘冉沒好氣的說:“其實我剛纔分析了一下,現在老虎戰隊基本上鎖定小組出線,而且很有可能是第一名出線,閃電哈士奇戰隊是兩勝兩負,C9戰隊一勝兩負馬上開始打,如果他贏下一場比賽的話,那麼我們無論如何也要戰勝C9戰隊才能獲得加賽,獲得直接出線,”

“如果C9戰隊輸掉下一場比賽的話,那麼C9戰隊的處境比我們還不如,我們也就不用考慮了,”

喬木點點頭:“總之,D組的情況十分複雜,除了老虎戰隊之外,其他的三支戰隊必須要經過幾番比賽,甚至很有可能出現加賽才能獲得比賽的勝利,”

“今天的比賽纔是開始,我們GOD戰隊能否出線,就看大家的了,”喬木的話讓衆人無比動容,

林天目光淡然,隨即把目光放在了比賽中,現在是C9戰隊和閃電哈士奇戰隊的比賽,

這場比賽打的非常艱辛,C9戰隊或許也是知道了要是再輸掉的話,基本上就與出線無緣了,所以每個人都十分認真,

比賽的激烈程度讓現場的觀衆們無不是熱烈的歡呼着,即使是與北美賽區敵對的歐洲賽區也是如此,

C9戰隊與閃電哈士奇戰隊的對抗結果以C9戰隊最終一波團戰打出零換五而終結比賽,

這場C9戰隊贏下之後,戰績已經來到了兩勝兩負,於接下來的出線形勢十分有利,

而閃電哈士奇戰隊在剛纔與老虎戰隊的對抗中已經先輸掉一場了,現在又輸一場,就是兩勝三負,

處境立刻反轉,

大家都在對D組的形勢指點一二,十分有趣,

排名第一:老虎戰隊,五勝零負,積五分,(一場未打,已經鎖定小組第一齣線)

排名第二:C9戰隊,兩勝兩負,積兩分,(兩場未打,)

排名第三:閃電哈士奇戰隊,兩勝三負,積兩分,(一場未打,)

排名第四:GOD戰隊,一勝三負,積一分,(兩場未打,)

這個計分板一出來,大家都一目瞭然,到底是誰出線已經清楚了,老虎戰隊即使接下來的比賽輸掉了,依然是小組第一齣線,

而C9戰隊現在的處境非常好,還剩兩場,已經取得兩場,只要在接下來的對抗中取得一分,就有很大可能性小組第二齣線了,

最慘的恐怕要輸閃電哈士奇和GOD戰隊,其實後者還好,畢竟還有兩場,皆是閃電哈士奇戰隊的戰績從剛開始第一天的兩勝零負打到現在的兩勝三負,連續輸三場,真的是太無語了,

而接下來的這場比賽就是閃電哈士奇戰隊和GOD戰隊的對抗,

誰贏了,誰可以繼續,

誰輸了,誰就離開S6的舞臺,

因此這場比賽的重要性不言而喻,支持GOD戰隊的人仍然沒有放棄,依然選擇堅信GOD戰隊會打到最後,

“現在的情況就是這樣……”根號介紹完之後,凝重的道,“所以這場比賽將會決定誰第一個從小組賽裏淘汰,非常的殘酷,我相信兩支戰隊的粉絲們一定很期待這場比賽,”

橘子姐說完兩邊的陣容,比賽也已經開始了,

“好了,雙方開始BANPICK,這場GOD戰隊在藍色方,閃電哈士奇戰隊在紅色方,GOD戰隊很針對中野啊,盲僧和辛德拉,都是目前版本的熱門英雄,”

“是的,BAN的不錯,現在看看GOD戰隊的一選,噢,我的天,凱南,”

當GOD戰隊亮出凱南並且直接選擇的時候,臺下的觀衆席多少還有點意外的,凱南這個英雄自從SPY戰隊用了之後,許多戰隊都開始效仿,不過效果並不是很好,目標編號014 如果不是強隊的話,用出凱南,真的會爆炸的,

因此很多人對GOD戰隊拿出凱南明顯有些嗤之以鼻,

國際解說舞臺的歐洲賽區解說笑了笑:“GOD戰隊選擇了凱南,而且一搶,我估計是有點害怕閃電哈士奇戰隊拿到的意思,畢竟現在這個英雄有點OP的,”

韓國賽區解說也是如此,他笑着道:“是啊,LPL賽區的隊伍沒有人選出凱南用過,他們連傑斯都不會用,所以這一手我覺得拿的並不好,”

“恩,爲什麼不是大樹呢,”北美賽區解說誇張的道,

大家都是一笑,這讓大家想起了對LPL賽區的一個認知,那就是LPL賽區的上單就只會玩大樹,泰坦這種肉坦型的,CARRY型的上單一個都不會玩,

不過也確實是如此,LPL賽區上單偏愛大樹在全世界都聞名,現在他們拿出來說,明顯的有些嘲諷的意思,

此時,坐在一旁的LPL代表解說大法師,面色很難看,之前LPL並沒有國際解說席解說的,但是從第二週開始臨時加了,大法師作爲LPL賽區的代表,此時聽了之後十分惱怒,

但是卻不能明說,大法師淡淡的道:“是啊,我們LPL是隻會玩大樹,記得S5時,我們也就是靠着大樹打敗了SK戰隊,”

此話一出,韓國賽區解說目光陰冷,

S5賽季季中邀請賽,的確是LPL的高光時刻,而且那個時候的EG戰隊所向睥睨,整合了中韓兩大賽區最強的幾個隊員一舉擊敗了SK戰隊,這在當時白傳爲佳話,

也正是從那個時候開始LPL賽區開始膨脹,結果導致了S5世界總決賽的全面潰敗,

此時大法師說出來讓韓國賽區解說有些憤怒,他冷哼一聲:“若不是SK戰隊那個時候狀態不好,恐怕LPL賽區一局比賽也贏不了吧,”

“況且,那個時候不僅是LPL戰隊贏了SK,LMS賽區,NA賽區也贏了,那又怎麼說,”

見場中的氣氛有些尷尬,其他幾名解說急忙接過話題緩和着氣氛,

大法師不再理會,專心看着比賽,目前的BANPICK,GOD戰隊進行的比較激進,不僅拿到了凱南,而且還在打野位置上拿到了奧拉夫這樣的英雄,

這的確是一套非常適合打架的陣容,不過也是有些缺點,那就是太脆弱了,奧拉夫並不是一個合格的坦度英雄,承擔不起前排的責任,大家都以爲在輔助位置上會拿到塔姆之類的英雄進行保護,但是選出婕拉的瞬間,也就表明了GOD戰隊的立場,

不管有沒有前排,上去就是幹,

在這一方面閃電哈士奇戰隊就缺乏了一些勇氣,他們利用傑斯去牽制凱南,但是卻不敢在輔助位置上拿出卡爾瑪了,陣容太脆弱了,而且他們的打野還拿的豹女,相比奧拉夫更加的脆弱,

如果真的沒有一點坦度的話,打團就是一秒鐘的事情,

爲了保守起見,在輔助位置上,閃電哈士奇戰隊拿出了塔姆,也是目前版本大熱的輔助,

雙方陣容選擇完畢,兩邊都比較拼,在照顧到目前版本的情況下也是儘量拿出自己戰隊適合的陣容,

“不過我覺得GOD戰隊的陣容還是好一些,”根號笑着說,“我相信GOD戰隊既然能夠拿出凱南這樣的英雄,說明早就有所準備的,”

“再者拿出奧拉夫打野其實也是一個還禮吧,當初GOD戰隊輸給閃電哈士奇戰隊的時候,就是輸在奧拉夫這個點上,現在GOD戰隊反過來拿奧拉夫,這就有點意思了,”

橘子姐也是笑着點點頭:“GOD戰隊總是會這樣給我們驚喜的,我們就拭目以待吧,”

“還記得林天的婕拉嗎,選拔賽的最後一場,婕拉驚爲天人,打出了堪比C位的傷害,這個婕拉,我相信林天也不會讓我們失望的,”

雖然兩個解說如此說着GOD戰隊,如此看好,不過國內的觀衆們卻不看好,

就衝GOD戰隊已經輸了三場比賽,一隻腳已經邁出了小組賽,再怎麼打也是於事無補的,

“哎,早點關電腦休息吧,我扛着八個小時的時差熬夜看比賽是爲了什麼,”

“是啊,征途戰隊已經那麼讓人失望了,現在這個GOD戰隊又面臨絕境,我還憑什麼去支持LPL的戰隊呢,”

“怎麼說呢,今年還是跟去年一樣,一支戰隊進八強,然後……爆炸,”

“呵呵,就GOD戰隊這樣子的戰隊也敢拿出凱南,也不怕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喲,”

“這GOD戰隊怕是還沒有睡醒喲,”

無數的言論如碎紙片一樣的飛舞着,在LPL這個大環境裏,GOD戰隊此刻的比賽正變得無比的重要,

比賽開始,林天深深呼吸一口,調整好最佳狀態,出泉水後,剝了一顆糖果放在嘴裏,

“對面輔助是塔姆,前期一定打不過我們的組合,”林天說道,“自豪,待會一上線就壓着打寒冰,搶二級,”

李自豪這局使用的是EZ,靈活的小?毛,他咧開嘴一笑:“嘿嘿,這個好說,天哥,就算他的輔助再強勢,我也會壓着打的,”

“注意消耗,”林天笑了笑,

雙方站成了一字長蛇龍的陣型,小心翼翼的對峙着,也許是比賽至關重要的原因,雙方都沒有選擇去入侵,連眼位都做的比較保守,

冷酷使用的是蛇女,一個法術機關槍,來面對閃電哈士奇戰隊的龍王,

龍王自從被開發出來之後,一直受到了世界各大戰隊的鐘愛,尤其是現在世界賽的這個版本,變得更加重要了,

閃電哈士奇也不例外,在龍王出來之後瘋狂的練習,也是準備當做大招使用的,現在這場比賽是最重要的一場,自然就拿出來了,

林天敏銳的觀察到了龍王的第一個眼放在了自己的右側,他第一時間點出一個信號,淡淡的道:“這裏有眼,一分四十五秒消失,靠右側,老狼,”

老狼應了一聲,隨即記下一個時間,而這時孫策也報出了一個時間,並且在地圖上點了一下,

林天看了看,重新打出一串時間:“眼位的時間提前五秒,老孫,注意第一個眼消失的瞬間,我懷疑閃電哈士奇戰隊的中野要在上路下手,”

孫策點點頭:“好,我明白,”

在這十秒鐘之內,林天就標記處了這地圖上的三個眼位的時間和地點,五個人,五個眼,現在已經掌握了三個,這無疑是會讓GOD戰隊在前期取得莫大的視野優勢,

每個人的表情都是凝重無比,在這已經訓練無數次的前期開局,此刻是大家最緊張的時候,

不過不知道怎麼的,就連李自豪在內的衆人都不覺得有多緊張,頂多就是時間晚一點的訓練賽而已,

大家心裏這樣想着,

似乎,在有了林天的指揮之下,一切都變得十分正常,

正常到連緊張都消失了,

開局後,現場的氣氛也異常火爆,兩支戰隊互有加油的隊伍,雖然人數不多,在與歐洲賽區戰隊出來的時候是天壤之別,

但是,張少年他們的加油聲依然是非常火爆,高亢的聲音在整個場館裏迴盪着,

與此同時爲閃電哈士奇戰隊加油的觀衆只多不少,閃電哈士奇戰隊隊長,打野KASA擁有一張帥氣的臉龐,冷峻的氣質,

在臺灣積累了超高的人氣,大家都相信無論今年的閃電哈士奇戰隊打的究竟怎麼樣,LMS賽區的全明星打野一定是這位KASA,

他是繼S2一來,LMS賽區又一位世界級的打野,強悍的進攻方式,奇特的打野思路,給全世界的觀衆都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中單MAPLE同樣是一名世界級別的中單,他出道比KASA更早,是繼LMS傳奇中單西門之後又以爲挑大樑的中單,

“對面來勢洶洶,教練剛纔說的從下路下手我覺得有點問題,”MAPLE思索片刻說,

KASA點點頭:“我也覺得,之前我們是想選擇寒冰加婕拉或者是卡爾瑪的陣容,現在變成了塔姆,塔姆前期配合打野GANK能夠做的事情實在是有限,”

兩人再次商議了一下,就決定將第一次GANK的路線選擇在上路,畢竟是個凱南,就算GOD戰隊不會打,好歹也是職業選手,一旦等凱南順起來,等待他們的將會是地獄般的大招了,

商定之後,KASA想了想,決定從藍先開,這樣一來,或許可以去?痹對手,

當KASA打完藍BUFF之後,切換地圖視角看了一眼,發現對面的奧拉夫也打完了藍BUFF,不過他的行動軌跡有些奇怪,在峽谷先鋒的河道處露了一個頭,

“奧拉夫在這裏,”上單傑斯第一時間發起信號,

“好,我知道,”KASA的臨場經驗非常豐富,直接選擇去反對面的紅BUFF,這樣的機會不抓住真的是白給了,目標編號014 KASA說做就做,打完藍BUFF之後直接從河道下去,而且走的時候故意向左側偏一點,

他知道下路的河道有GOD戰隊的眼,這樣走就可以完美的避開,

可是他卻忽略了一點,一般的戰隊下路是會把眼放在這個地方,KASA避開後也就避開了,可是GOD戰隊的下路可不是一般的下路,

林天所放的眼位,比平常要更加向左側一點,

雖然眼位的深度不深,但是卻把探測的範圍硬生生向左側移動了差不多有一百碼的距離,

一百碼,不是很遠,

在平常輔助的放眼過程中,也不會發現出來,

而且林天之前爲了避免被各大戰隊觀察出習慣,經常故意放錯,或者放遠,放近一些眼位,毫無規律之後,就讓大家無從下手了,

這次KASA就有些大意了,

“我過去反紅,對面的奧拉夫肯定也去我的野區了,傑斯小心一點,”KASA提醒道,

剛說完,傑斯就下意識的向後退了一點,他點點頭:“行,我就穩一點把,前期漏兩個兵無所謂,”

KASA也點點頭,前期的傑斯是這樣,漏掉一兩個兵是完全沒有問題的,只要在對線中一炮轟的好,完全抵得上一個炮車兵了,

因此當傑斯的站位稍稍靠後的時候,他自己也看見了剛纔自己插在河道的一個眼位因爲時間過了,消失了,

“天哥,”躲在一旁的打河道蟹的老狼此刻聽到了對面眼位消失的聲音,他有些激動的詢問着,

林天一邊站在草叢裏安靜的種花,一邊切換視角查看着:“恩,時間差不多,豹女估計在對我們的紅BUFF下手,現在是個機會,”

孫策也看了看對面的位置,心中一動:“好,老狼,待會一起上,”

“恩,沒問題,”

此時傑斯看見自己加的打野豹女已經將GOD戰隊的紅BUFF打了一半了,除非這個奧拉夫不想要拖累打野效率,否則的話,他一定也會在反自己家的紅,

他看着眼前的兵線,想了想,在自己家的紅BUFF這裏發了一個信號,隨即就上前去了,

這波兵線再不吃就真的吃虧了,再說了,就算是打野奧拉夫來也是從那個位置來,自己有閃現,應該是沒有問題的,

於是傑斯懷着這種心理,安穩的吃着兵線,凱南的走位沒有太大的變化,甚至因爲傑斯的忽然上前步伐有些紊亂,

這不僅讓傑斯更加堅信了自己的想法,而且也是暗自一笑,“呵呵,凱南是吧,看我的傑斯不打爆你,”

兩方的上單正在安靜的對線,導播把視角放在了藍色方GOD戰隊的紅BUFF這裏,豹女已經打了一多半了,這要是真的打下來的話,豹女估計要三BUFF開了,

畢竟現在的奧拉夫,可還沒有去入侵對面的紅BUFF呢,

難道說奧拉夫沒有察覺到,

國際解說舞臺裏,歐洲賽區解說快速說道:“現在豹女的節奏很好啊,這個紅BUFF吃完,就在下路狂一圈,他不用打出實質性的GANK,僅僅是狂一圈就會讓GOD戰隊很不好受了,”

“是的,”北美賽區解說也說道,“相反GOD戰隊的打野奧拉夫還在吃河道蟹,哦,這回剛打完,現在再去反紅BUFF的話,恐怕有些晚了吧,”

“是啊,爲了一個河道蟹,而不去反對面的BUFF,這筆買賣,做的真失敗,”LCK賽區解說淡淡的說,

大法師神情凝重,剛想說話,卻發現奧拉夫的行動有些詭異,他眼睛一亮,笑着說:“也許奧拉夫並不是去反BUFF的,而是去GANK呢,”

此話一出,大家都是愣了愣,LCK賽區解說鄙夷的說:“開什麼玩笑,現在去GANK,豹女現在已經在打GOD戰隊的紅BUFF了,這個奧拉夫如果不蠢的話,就應該知道此時不去反對面的BUFF去做其他的事情就是無用功,”

“且不說GANK成功與否,你就是打出了一個閃現,但是自己家的BUFF丟失,送給了對面打野三BUFF開局這筆賬,怎麼算,”

LCK賽區解說一口氣說了這麼多,不過他說的的確有道理,衆人聽了之後也點點頭,

北美賽區解說說道:“是的,此時去GANK真的不是最好的選擇,平白無故送給對面三BUFF,這在前期的節奏上,GOD戰隊會吃大虧的,”

聽到這裏,大法師什麼也沒反駁,僅僅是盯着屏幕,淡淡的道:“靜觀其變吧,”

賽場上,導播的視角換到了上路,

因爲正如大法師所說,GOD戰隊的打野奧拉夫在打完河道蟹之後站在原地動也沒動,在傑斯向前的時候,忽然接着河道蟹加速衝了過去,

目標,直指上路,

這是要GANK,

眼看着奧拉夫真的是去GANK的,LCK賽區解說冷笑一聲:“這是冒進的做法,看着吧,”

當奧拉夫快要衝到上路路口的時候,忽然改變了方向直接到了三角草叢裏面,從這裏繞了過去,

“糟糕,”傑斯發現的時候,奧拉夫已經繞後跟了過來,不免覺得有些意外,難道奧拉夫這麼快就打完紅BUFF了,可是再看奧拉夫的身上,並沒有紅BUFF,

KASA也第一時間注意了過來,他當即說道:“不要慌,GOD戰隊這種做法明顯不可取,他們想要抓你,不過豹女連我們的紅BUFF都沒有拿,這是在給我我們機會,”

是的,KASA說的沒錯,如果在GANK的過程當中,僅僅是消耗,抓出閃現這樣的話,的確是虧的,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