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可能這樣做僅僅是爲了提升所謂的逼格吧?

當然,我是個實在人還是喜歡喝啤酒,尤其鍾愛冰鎮的,那下了肚子真叫一個舒坦,解渴又帶勁,再配上幾個源遠流長的酒嗝,想想都陶醉,年輕人就應該有個年輕人的樣子。何必老態龍鍾強裝逼?生活索然無趣。

“真是牛嚼牡丹!喝茶是一種精神上的享受,是潤不是灌!事由人爲,治茶事,必先潔其身,而正其心,必敬必誠,才能建茶功立茶德。”

鐵衣鄙夷的看着我將他辛苦半天的作品一口吞掉後,竟然朗聲給我背了一段古文,這簡直是對中文系高材生出生的我莫大的侮辱,我差點就準備寫首詩詞鄙視他一番,但看在這傢伙辛苦半天且功夫很叼之後才隱忍着不跟他計較。

喝茶都能喝出這麼多道道來,這傢伙真是下午五六點鐘即將落山的太陽,怎麼可能只比我大幾歲!我很懷疑鐵衣這傢伙幹過虛報年齡這麼猥瑣的事情。

“對了,鐵哥,你說徐伯什麼時候纔會醒啊?上次就匆匆忙忙的見了一下子,這傢伙不醒來,這萬魂詛咒的事情便無法繼續,我祖宗說一切都行動都要聽徐伯指揮,有沒什麼內部消息啊?這每天如坐鍼氈的死等忒兒難受了,完全快樂不起來!我最討厭等了。”

鐵衣依舊頭都沒有擡,完全沒有禮貌的說,“不知道!”

關於徐伯的時候,我雖然知道了一些,但貌似不但沒有解開我的好奇反而讓我更加好奇了,這個看似得了很嚴重的“白癜風患者”到底有何特別之處?

鐵衣沉思了片刻說:“徐伯什麼時候會醒,說不準,也許一秒,也許一年,沒有什麼規律。基本是自然醒的樣子,該醒來的時候自然會醒,你再着急也無用。

自我父親入陰間鬼捕祕殺組就職,我業成回到崔家後,徐伯就在這裏經常是這種狀態了,經常是深眠狀態,這麼多年過去了,其實算起來也沒有見過多少次醒着的徐伯。徐伯喜歡驚喜,他每次醒來的時候都很意外,順其自然就好。”

看來這使者還真是個清閒差事,徐伯的行徑簡直太腐敗了,休息的時間比工作的時間多太多了,這行爲讓我十分鄙視。

鐵衣一邊說着話,又繼續倒騰着所謂的茶道,看起來這流程極爲複雜,盯着看了一會,完全搞不明白流程,真不知道如此費時費力的行爲究竟有何意義?完全是人力物力資源的浪費,既不科學,也無效率。

這鐵疙瘩好像感覺到了我在盯着他,擡起頭來看了我一眼,說“以茶煉心,以道修性。泡茶的過程也是個修心養性的過程,這一壺清茶卻可洗去貪嗔癡的念頭,你想學的話,我可以教你。”這鐵疙瘩丟下一句佛偈似的話期待的看着我。

“開什麼玩笑,我這麼感性和性感的人,完全不需要,不必要,您老還是自己研究吧,我口重,茶水不怎麼適合我!” 第719章

讓他們帶著慕容敬和慕容羽換著城池,在俗世遊歷,自己則回了慕國去救自己的爹娘和兄長……

慕容雪也是在她臨走前,告訴了慕容藍灰兩人,關於墨九狸的事情!並將墨九狸的容貌臨摹給兩人記住,慕容雪如實告知兩人,自己的命是被主人所救,紫色的項鏈也已經認墨九狸為主,因此,慕容藍灰兩人,剛才見到墨九狸時,才會如此的震驚……

因此,才會有了兩人跪地喊墨九狸主人的這一幕!這些事情,慕容敬和慕容羽並不知曉,但是兩人非常的聰明……

看到兩位長老的樣子,就猜到一定是墨九狸救了姑姑,既然她是姑姑的恩人,又有他們家族的至寶,也就是他們的主人……

兩個小傢伙對視一眼,雙雙跪下看著墨九狸喊道:「主人!」

「你們起來吧,這條項鏈,我沒有認主,所以你們不必喊我主人!」墨九狸無奈的說道。

當初救了慕容雪也是一時順手,加上覺得她跟當時的自己,有幾分同病相憐!才會一時心軟救了她,卻不想後續還有這麼多麻煩,如果當初她知道的話,或許她根本不會救慕容雪的……

她很清楚慕容雪將自己的事情,告知這兩個老者的用意,或許是為了報她的救命之恩,也或許是因為想到自己,不久之後會來到浩天大陸,如果遇到他們,能夠幫助他們四人吧……

不得不說墨九狸真相了,慕容雪當初決定回去救家人時,就已經將生死置之度外,已經做好了一去不回的打算……

想到墨九狸解了她體內慕國都無人能解的毒,再想到遇到墨九狸時,她的實力和天賦,慕容雪覺得墨九狸要不了多久,可能就會來到浩天大陸……

因此,才將事情告訴了慕容藍灰兩人,為的也是以後他們帶著自己的侄子,遇到墨九狸時,能夠認其為主,求的一絲庇護,慕容雪知道自己很自私,但是為了大哥唯一的血脈,為了自己的兩個侄子,她沒有選擇……

慕容藍灰兩人,都是活了多年的老怪物了,在看到寶寶和帝琛等人,再見到墨九狸后,瞬間就明白了大小姐慕容雪的用意,怎麼可能會再聽墨九狸的話呢……

於是兩人直接傳音給慕容敬和慕容羽兄弟兩人,兩個小傢伙兒雖然不解長老,為何要讓他們認墨九狸為主,但是兩人看了眼寶寶,對視一眼,竟然齊齊做出一個讓墨九狸等人無奈的舉動……

「我慕容敬願意認帝狸雪為主,生生世世永不背叛,如違此誓,魂飛魄散……」

「我慕容羽願意認帝狸雪為主,生生世世永不背叛,如違此誓,魂飛魄散……」

兩人齊齊咬破指尖對天發誓,誓言落下,兩道契約光芒將寶寶,和兩個小傢伙兒包裹在其中……

寶寶有些傻眼了,墨九狸也是十分無奈,有些不悅的看著慕容藍灰兩人,可是兩人裝傻的低著頭,好像他們什麼都不知道一般…… 這回到陽間轉眼都過去十多天了,徐伯完全沒有清醒的跡象,他不動,我便不能動,祖宗說過解開萬魂詛咒之事要聽這傢伙的。

這等待讓我有種度日如年的感覺,面對未知的路,我甚至連怎麼準備都不知道,迷茫無措的感覺。什麼是我的人生,是什麼樣子?真是個很哲學的問題。

要說累死累活終日很難受,可這每天無所事事也很無聊,有點混吃等死的感覺。

父親終日關在書房裏也不知道忙什麼,母親則依舊在靜思庵爲我的人生終日祈福,時常看見這徐伯就跟個殭屍一樣戳在父親身後,舉着那把黑色的紙傘,總讓我感覺鬼氣森森的。雖說知道了原因,但還是心裏不舒服。每次看到我都想過去搖醒算了。

這個時候,鐵衣補充說道:“提醒一句,雖然徐伯現在看起來深度沉眠,好像什麼都不知道的樣子,但是以我的經驗,你還是最好別亂說話。”

說到這裏,鐵衣的表情裏好像有一絲不易察覺的痛苦似的。

在我再三追問之下,鐵衣才妥協爆料:“當初我初返崔家,因爲年紀還小,不懂事,看見徐伯,年少輕狂的說了幾句白色殭屍之類的話,結果直接被突然爆醒的徐伯拿桃木劍劈成了禿子,大概就是你被王卵卵暴揍成卓蛋蛋的那段時間……。”

聽到鐵衣的話,我當即決定還是坐等死等算了,再沉眠也終歸有醒的時候吧?誰都知道,醒不了的沉眠那不叫睡,那叫—死。

怪不得鐵衣那時候沒有出手幫忙,原來還有這麼一出插曲。 全職法師 沒成想鐵衣這傢伙竟然跟我有一樣帥哥特有的通病,不帥氣不出手,連影衛職責都不顧,言語間這鐵疙貌似有了那麼一點人氣了。

“問你個事情,你說徐伯這狀態是個什麼意思?這是在神遊,還是冬眠,還是修煉,還是在走陰啊?”

要說這沉眠老老實實躺在牀上蓋着被子眠就算了,可這徐伯每天按時睡按時醒,醒來以後僵硬的推着父親四處走,還能端茶遞水餵飯啥的,真是十分詭異。

鐵衣沒有說話只是搖了搖頭,好像完全沒有好奇的意思,而且也不具備交流溝通的能力。

“說句話啊?你不是被徐伯咬過也是殭屍吧?”跟鐵塊聊天的感覺還真是鬱悶。

“好奇害死貓,不知道就是不知道。有些事還是不知道的好。”

“你就不想知道?”

“不想知道。”

“靠,死變態!”我悻悻然的回了一句。跟鐵衣交流基本就屬於自言自語的狀態,完全沒有互動,十分枯燥無味。

“上次就見過一面,這徐伯醒來的時候不會就一直是這狀態吧?上一次看起來好像也不是很正常啊!”可這房間之內,環顧四周,我貌似也只能跟這鐵疙瘩說話了。

“徐伯是崔家的使者,很重要的人物,清醒的時候倒是很正常,算是個還有些逗比的小老頭,而昏睡的時候則舉着一把黑色的紙傘能走能跳能吃但就是沒意識,像個行屍一樣,晚上遇到的時候也挺恐怖”。鐵衣回了一句如此不痛不癢的話,完全沒有亮點。

想來跟這鐵疙瘩是說不出個三長兩短了,我也沒有興趣繼續和他聊天了。

我自言自語的說,“真不知道這白癜風殭屍到底有何能耐,不靠譜。”

看着手裏的蘋果梨平板,我拿起來又放下,這沒有的時候當寶貝,這有了倒是完全沒感覺了,捧在手裏,對着屏幕發呆,不知道該幹什麼。

看着鐵衣還在沒玩沒了的研究着那所謂的茶藝,我搖了搖頭,完全沒有觀賞性,不就一口茶水,何必如此費力,真是閒的蛋疼。

我看了一眼鐵衣說,“喂,鐵疙瘩,你就別整那些老年人玩具了?好歹我也算是崔氏集團的名譽總經理,上次跟父親去過一次總部大廈之後,再也沒有去過,要不跟我過去看看小祕書?陪陪小老妹兒?順便給你介紹個對象,我看那蕭曉就不錯,典型的天使面孔,魔鬼身材!風騷中透着清純。”

“我感覺人家姑娘對你好像也有點那方面的意思,你怎麼看?”我熱情渴望的看着鐵衣,

“沒意思”這家話還真是惜字如金,

“爲什麼?”我好奇的問,那個叫蕭曉的姑娘,二十出頭,名校畢業,長得好,身材棒,定然身後也是狂蜂浪蝶無數的主,若不是我念念不忘心裏藏着的周沫,早就先下手爲強,搶先一步啃掉這根窩邊草了。

看着鐵衣不冷不熱,性趣冷淡的樣子,我說“你不會,不會有特殊愛好,你別跟我說你暗戀我啊?”

這傢伙沒有說話,隨着撲的一聲,將剛倒進口中的茶水一滴不浪費的噴在我臉上,然後劇烈的咳嗽,好不容易平靜下來的時候,鐵衣對着我說:

“你們大學生,文科的大學生都這德性?”

我挺起胸膛傲嬌的點了點頭,

鐵衣沒有說話,來了一個長長的一聲嘆息,

看這樣子估計是對我沒性趣,這我就放心了。

“那你到底是跟不跟我走啊?呆在屋子裏多無聊,順便散散心也好,我新買的那輛奔騰小跑讓你開怎麼樣?”對於家族企業我基本就是個遊手好閒的富二代角色,雖然聽起來挺彆扭,不過這優越感確實舒坦。

想起以前對富二代各種過激的言論,我深深的對自己進行了反思和懺悔。

鐵衣對我提出的誘人的條件好像完全沒有興趣,而是莫名其妙的問了我一句話:“崔銘,你知道陰差最基本的素質是什麼嗎?人生最悲傷的事情是什麼?

遺憾,人也好,陰差也罷,都逃不過遺憾的苦,那是一種你每次想要笑的時候,卻讓你定格流淚的力量。”

這傢伙的話讓我有種聽散文詩和情書語錄的感覺,不經意的冒出這麼一句,深沉的裝逼。好像這茶藝跟鐵衣的本職工作有很大關係似的,不想去就算了,找個藉口都不過腦子,跑偏到如此程度,不由得讓我十分鄙視。

我想了想說,“你說咱們兩個老爺們,又沒有小老妹兒在,你整那情書沒用的玩意兒幹嘛,陰差鬼捕,我覺得陰差鬼捕,不就是腰好、腿腳好,身手快,腦子靈,下手狠,肌肉大嘛。

簡單點說就是隻要夠生猛,夠暴戾就足夠了,只要能抓到鬼的就是好鬼捕,有什麼問題?”

鐵衣搖了搖頭說“錯,崔銘你錯了,陰差最重要的是不是身手,而是冷靜,不浮躁,不衝動,三思而後行,纔不會後悔。”鐵衣蹦出這三個字後,呆呆的站立着,好像想起了什麼往事一般,手裏的動作都停了下來。

這反常的舉動瞬時引起了我的好奇。

“一秒的衝動也許就是死亡。一秒鐘的衝動也許就是一生的遺憾。”鐵衣停下了手中的動作,輕輕的嘆了一口氣,這口氣中好像有什麼不爲人知的故事一般。

對這傢伙的佛偈一般的話語,我完全無愛。

不過看這神態與語氣,應該是有什麼典故在其中,鐵衣的反常話多,瞬間勾起了我的興趣,我丟下手中的車鑰匙和外套,又返身坐回沙發上,看着鐵衣回眸往事,追憶似水流年。

看見我聚精會神的樣子,鐵衣便徹底放下了手中的茶盞,遞給我一盅剛泡好的茶水,看起來很認真的樣子,說“給你講個故事。希望能對你今後的路能有些啓發和幫助。”

聽到有故事爆八卦,而且事關這屌炸天的鐵衣,我琢磨着這傢伙知道我這麼多祕聞,好不容易能取回點利息,作爲日後鐵衣揶揄譏諷我的時候的反擊素材,我頓時來了興致,立馬正襟危坐起來,頓時忘記了去崔氏集團解救孤獨寂寞冷的小老妹兒的事情。

“關於我的事情,大概的經歷我想你應該都知曉了,要說這恐懼之事在目睹了十八重地獄之後,我很少會有恐懼的感覺,可是我最恐懼的時刻卻不是在這陰曹地府,而是就在人間,在一次失敗的行動中。”聽到這鐵疙瘩竟然會有恐懼的事情,我的興趣開始由小火星變成了汪洋大海。

鐵衣的這個懸念設置的十分有深度,我瞬間被完全吸引,集中精力,生怕錯過了一字一語似的。

鐵衣看着我做好了傾聽的準備後,便徑直開口道:“那是一段人間煉獄一般的經歷,因爲那次行動,讓我一生遺憾,每次想起,我都會感到自責,感到恐懼。

也就是從那個時候開始,我知道了,人最恐懼的事情,不是感官的刺激,而是內心的遺憾,那種面對遺憾的挫敗感與無助感,明明知道錯在哪裏,卻再也沒有機會改變,再也沒有機會挽回的恐懼,因爲絕望和失望而帶來的恐懼!”

我沒想到鐵衣這麼木訥的人,講故事的鋪墊竟然會走心靈雞湯的路線,幾乎讓我大跌眼鏡,不過看這樣子,這件事情一定對他造成了很嚴重的影響。

“而這遺憾的最初就是因爲我的不冷靜,因爲我的衝動。任務完成後,先祖鐵凝親自教授了我學習茶道,如何平衡內心,如何控制情緒。”

原來這傢伙癡迷茶道的原因竟是不是爲了裝逼而是真正的修身養性,真是大大出乎我的意料。

“那是我第一次以陰間鬼捕的身份執行任務,一次捕殺活死人的任務。”鐵衣沉沉說道。 第720章

墨九狸有些無奈,寶寶也十分的無語,只是說說話,為毛就認主了啊,而且,她都不認識他們好么……

「你們這是何必呢?」墨九狸無奈的問道。

「主人,我們大小姐臨走前,就交代過了,遇到主人的時候一定要……」慕容藍灰說道。

「算了,我先幫你們煉製解藥!」墨九狸輕嘆一聲說道。

一邊的帝琛和墨小夜,看到兩個慕容家族的少主,發誓認寶寶為主,就一直回不過神來,這還是他們知道的那個慕容家族么?為什麼認主認的這麼隨意?難道他們只是姓慕容?不是他們聽聞的那個傳說中的慕容家族?

不過,不管怎麼樣,別人認寶寶為主,還是讓兩人心情不錯的!看看,這是他們的徒孫他們墨族的後代啊……

墨九狸直接就地煉丹,不多時丹成,四顆丹藥出現在手裡,遞給帝琛四人每人一顆,接著又拿出四瓶靈泉水,給四個人喝下去,四人才立即盤膝調息,慢慢恢復……

差不多過了三個時辰的時間,四個人才徹底恢復過來!

「謝謝主人!」慕容藍灰兩人感激的說道。

「不用客氣,以後喊我夫人便可!」墨九狸說道。

「是的夫人!」慕容藍灰說道。

「娘親,我們現在去那裡?」寶寶看著帝琛等人都好,看著墨九狸問道。

「師父,你們帶著寶寶去外面等我,我要去一趟五樓,一會兒就下來!」墨九狸看著帝琛說道。

「我陪你去,讓寶寶跟著他們!」帝琛聞言皺眉說道。

「兩位,少主跟小姐在一起,我們兩個陪夫人過去吧!我們的實力跟你們兩位差不多!」這時慕容藍灰聞言說道。

「也好,師父,那你們去外面等我吧!寶寶乖,跟老祖宗他們去外面等娘親,娘親稍後就來……」墨九狸看著寶寶說道。

「嗯嗯,我知道了娘親……」寶寶點點頭說道。

帝琛和墨小夜帶著寶寶和慕容敬和慕容羽兄弟兩人,隨著墨九狸一起離開二樓,去了城主府外面,墨九狸則帶著慕容藍灰兩人直接上了五樓……

在門口的時候,墨九狸便將球球喚出來,跟慕容藍灰兩人,也各自施了一個隱身術,兩人只是微微震驚了一翻,很快就回過神來了……

墨九狸也看得出來,看起來慕國的底蘊,比氣隠族和浩天大陸,都要久遠深厚的多!不然他們也不會對球球,只是微微震驚了一下子而已……

三人隱身來到了五樓,跟墨九狸之前見過的一樣。只是墨九狸發現這夕陽城五樓的人數比較多,足足有三十人……

而且,此時地上還跪著兩個男子,身體瑟瑟發抖的看著對面三十多個黑衣人老者道:「我們也不知道為什麼?其餘四座城池的人都聯繫不上了,之前從來沒有發生過的!」

「什麼時候開始聯繫不上的?」為首的黑衣人問道。

「昨天,原本我們算計著,九千九百九十九個孩子 “家祖鐵凝在傳授我青銅承影的時候,說捕殺活死人唐燚便是我的終極考覈。

那時候,家祖鐵凝時任陰司鬼捕總教頭,這日常捕鬼之事都由麾下四大捕頭行事,北捕鐵山、西捕鐵疆、南捕鐵海、東捕鐵樹,尋常事物很少過問,只有父親鐵重領銜的鬼捕祕殺組和鐵冰負責的豐都崔家的鬼捕支隊的事情,纔會親自過問,事必躬親,安排細緻。

鬼捕祕殺組主要負責捕殺界限於陽間之間的灰色地帶所出現的各種鬼物異獸,終日面對的都是兇悍厲害角色,所以這鬼捕暗殺組的成員都是鐵家歷代中最強悍之人。

能夠入選鬼捕祕殺組可以說是每一代鐵家人的至高榮耀!

在我即將業成出師離開地府的時候,作爲陰間鬼捕總捕頭的鐵祖接到了一封密令,這密令便是要捕殺惑亂人間,一夜屠村,嗜殺枯嶺村120戶村民,讓川西蜀門枯嶺村滅村的活死人—唐燚!”

“一夜屠村?如此禽獸行爲都乾的出來?” 清穿之嬌養皇妃 我十分震驚。

話到此處,我感覺鐵衣在極力壓制着體內某種激動的情緒,似乎隨時會爆發的樣子。這定然是一段極爲不尋常的經歷。

鐵衣調節了一下情緒,緩緩道來:“入川西蜀門捕殺活死人唐燚便是我的第一次鬼捕任務。能夠以鬼捕祕殺組的身份行動,我真的很驕傲,那是所有鐵家人的光榮。”

看着表情嚴肅的鐵衣,我也收起了揶揄他的心態,似乎故事並不如我想的那麼輕鬆,我便問道“什麼是活死人?”

鐵衣看着我說:“超脫於三界之外,遊離在陰陽之間的灰色地帶,相界於人獸之間,存在與生死之限,行屍走肉,嗜殺如獸,無血不歡的野獸!

其實這唐燚說來,原本並非惡人,也是川中蜀門地的一個窮苦人家出生,很小時候便父母雙亡,家中並無親人,也是個苦命的人,靠着周遭枯嶺村的村民接濟和山中採藥材過活。只是有些孤僻於內向,但不是什麼惡人”。

是什麼原因讓這唐燚成爲活死人的?

“事情的開始是從一次意外開始的,那日,唐燚在山中採藥時候不小心跌落山澗,誰知這小子命大,竟然掛在崖壁的一顆石松上撿回一條命,也許一切都是註定吧。

誰知這石松之下有一個洞穴,唐燚竟然意外尋到了當年大隋妖相司建任的活死人墓,那山穴是當年司建任煉製屍丹與修煉之所。

真是命運弄人。唐燚這小子竟然跟妖相司建任扯上關係,被困在山間的唐燚飢餓之下,在墓穴中吃下了很多屍丹,尋獲修煉了一本叫做《煉屍錄》的鬼書,因此導致性情大變,成爲不人不獸的活死人。

這活死人的生存便是以命續命,食人飲血,加之修行了大隋妖相畢生心血的《煉屍錄》,

尋常陰差根本不是對手,所以鬼捕祕殺組纔會接手這件事。

“難道是傳說中的殭屍?”我脫口問道。

“差不多吧,算是一個科目不同品種,行動比殭屍靈活,性情更爲暴戾,殭屍只吸血,而這活死人嗜好剝人皮,剔骨吃內臟……。”聽着鐵衣的話,我頓時脊後生涼。

“原來如此,剛纔我還詫異,這人間事也歸陰司管?即便是管也應該是黑白無常這些陰差故處理不是?”

鐵衣搖了搖頭說,“凡是陰陽界出現此種怪物,處在陰陽之間的灰色區域,而捕殺這些怪物的責任便是我父親鐵重的的鬼捕祕殺組的分內事。”

原來如此,看來這地府也如人間有許多不爲常人所知的祕密部門與隱蔽工種。

“有道理,對付這些生猛的貨,定然要出牛刀,下死手,排出重案組!”

“這唐燚修煉之後,像是一頭野獸沒有一絲人性,暴戾成性,嗜血如命,從妖相墓中出來的時候,一夜之間便嗜殺枯嶺村30戶120餘人,那些曾幫助過他的村民均被嗜殺。

村子變成一座死城,連家禽老鼠蟲蟻都不放過,不留活物。

一夜之間,整個枯嶺村都被鮮血染成了紅色,如同人間煉獄一般。

這事件中導致促死的120餘人生死簿改寫,所以上頭下了命令,不惜任何代價,必須捕殺!而那次行動的祕殺人便是我和我鐵家一位先祖,鐵鴻兩人。”

聽着鐵衣聳人聽聞的話,我感覺周身發寒,似乎都能聽到雞皮疙瘩爆炸的聲響,不自禁的打了一個寒顫,這畫面太暴力,太血腥,太限制,太兒童不宜了。

“相對初出茅廬的我性格急躁,而鐵鴻便沉穩老練許多,待人寬容豁達,可惜我當初年少氣盛,未曾明白家祖的用意何在。

那是我第一次以鬼捕的身份行動出任務,我很緊張也很激動,想着終於出師,可以離開地獄,顯示身手了。誰知……。”說到這裏,我隱約看見,鐵衣的眼眶中竟然貌似有了淚光。

俗話說男兒有淚不輕彈,想來,這一趟必然發生了什麼重大變故。

“生怕耽誤時間再發生什麼變故,那日我與鐵鴻使出家傳鬼逐,不到半日從豐都趕到川西蜀門枯嶺,不敢耽誤一秒鐘的時間。

枯嶺位於川西蜀門的一片崇山峻嶺之中,絕壁林立,險石從生,這一遭可謂是跋山涉水,路途艱難,終於到達枯嶺的時候,我被眼前的一幕驚呆了。

縱然我目睹過十八重地獄的霸道,酷刑見過不少,閱遍各種死相,無數慘象也算領教過,可是那些都是生前的惡鬼,受處罰是應該的,我終歸能說服自己。

可我與鐵鴻站在村口的那一刻,我看到的是煉獄,人間的煉獄,一種前所未有的憤怒衝擊着我的心,連呼吸都困難重重。

“你們究竟看到了什麼?”我很好奇這世間究竟有什麼東西能震動這塊鐵疙瘩。

“到村口的時候,我們看見整個村子的地面都被鮮血染紅了,放眼望去,眼中唯一的色彩便是猩紅色,村子靜謐的沒有一絲聲響,嫣然一座死城一般。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