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在走了幾分鐘之後,李肅看到了前面果然有四條分岔路,這時,難題來了,到底哪一條纔是正確的呢。

到底要選擇哪一條路繼續走下去之後,就能見到那個無辜的人呢,李肅在心裏想着,一時也拿不定主意。

那四條路,同樣的還是泥巴路,但不同的是,它們的寬度有所不同,有的要寬一點,有的要窄一點,甚至很明顯的就能看出來,它們的寬度不一樣,但這到底是什麼意思呢,李肅也想弄明白到底這意味着什麼。

除了寬度有點不一樣之外,倒也沒有其它的不同之處了,反正都是鄉間小路,泥巴路嘛。

不過,很明顯可以看出,最左邊的那條路最窄,然後它旁邊的那條路比它要寬一些,再旁邊一條路又要寬一些,最右邊的那條路就只比它旁邊的那條路要窄一點,比其它兩條路又要寬一點。

目前,李肅就看出了這一些,至於哪一條路是正確的,李肅也分不清,如果把這四條路標記一下的話,那麼就是一號路、二號路、三號路、四號路,一號路最窄,二號路第二窄,三號路最寬,四號路第二寬。

從左到右,一號到四號,只有三號路最寬,於是,李肅想了很久,最後還是決定往這條最寬的路走下去,正所謂,條條大路通,通目的地,所以,大路指的也就是寬路,李肅這樣想着,然後直接往三號路走去。

到底李肅選擇的對不對,接下來要等走完八百米之後,才能知道,由於也沒有計算米數的工具,於是李肅在心裏數着,大約一秒鐘走一米,也就是要數到八百秒的時候,差不多就走完了。

如果現在李肅就知道時間原來是那麼的重要的話,那麼李肅就不會這麼墨跡的走了,也不會在這裏想這麼久,考慮這麼久,但是,他並不知道這一點,時間現在是最重要的,但卻被李肅忽視掉了。

“二十一、二十二、二十三”,李肅一邊走着,一邊在心裏面數着米數,這個辦法其實也可以,至少自己知道自己走了多少米,如果走完還沒有看到那個無辜的人的話,那麼自己也好快點去下一條路。

因爲魔王也沒有規定,如果選錯了的話,就不能再去選擇其它的路了,所以,一旦走完八百米,如果還沒有看到那個活人的話,那麼李肅是可以繼續去下一條路,但如果魔王給李肅的時間會有這麼長的話。

會有讓李肅全部走完這四條路的時間的話,那這道門裏的任務,就沒有一點點挑戰性了,那真的就只是時間問題了,這條路不對,大不了李肅再去下一條路,下一條路如果還不對的話。

大不了再去下一條路,這樣,只要把路全部走完,總可以看到那個活人了吧,但是,可能會是這樣嗎。

答案很明顯不是這樣,因爲,“五百五十一、五百五十二、五百五十”,就當李肅數到這裏的時候,那個詭異恐怖的聲音又來了,它說:“任務參與者失敗一次,接下來還有兩次機會,如果全部失敗的話,將被抹殺。”

正當李肅又是驚訝又是着急的時候,這時,李肅發現自己又回到了原點,也就是剛剛進第九道門的那個地方。

“任務參與者有三分鐘的時間做準備,時間一到,立刻開始計時”,那個詭異恐怖的聲音再次出現,提示了李肅,接下來會有三分鐘的時間去想生路,時間一到,第二次的機會便開始計時。

這下,李肅終於明白了這次任務的危險性,稍不小心,可能就會有生命危險,現在不僅僅是要救那個活人,也要救救自己了,魔王說會抹殺,那麼就絕對會抹殺,不管是誰,李肅也好,別人也好,通通的逃不掉。

還有兩次機會,加上剛纔的那一次機會,也就是說,總共有三次機會,如果三次機會,李肅還不能想到生路的話,那麼前面過了的那八道門,也就算是白過了,以後再也沒有機會見到自己想見的人了。

恐懼,在這一刻,李肅深深的體會到了,這一次任務,很有可能,李肅會陰溝裏翻船,看似這麼簡單的任務,但李肅彷彿是沒有一點點信心,原因是,因爲剛纔自己都還沒有走完,就已經失敗了。

這無疑對李肅是有很大的打擊,難道說,李肅現在的魂也跟着那個女生回去了,不然,智商怎麼還沒有恢復。 神技,近乎神技啊!

哪怕是葯岐之前就已經被秦穆然的醫術所折服了,但是這一次,卻是徹底地被秦穆然給震撼住了!

如果說白羽的姑姑是肝癌,那還有一絲絲挽救的機會,可是現在的周老爺子那可是死氣纏身,病入膏肓了啊!

但是,秦穆然呢?一手鬼門十三針,一手太乙神針,出神入化的便是將周老爺子體內的那團死氣給逼了出來。

將周老爺子從鬼門關硬生生地給拉了回來。

誰也沒有想到,這件事,竟然真的成功了!

「秦小友,我這就喊他們進來!」

葯岐有些激動地轉身打開了房間的門。

此時,周正浩三兄弟一直焦急地守護在門外,尤其是聽到裡面的動靜以後,早就迫不及待地要進去看看老爺子的情況,但是想到秦穆然之前交代的,也就生生的忍住了。

現在,房門打開,見到葯岐從中走了出來,周正浩立刻走上前去,問道:「葯老,我父親他……」

「一切順利!周老將軍沒有性命之憂了!」

葯岐淡淡地說道。

「真…….真的?」

聽到葯岐這麼說,周正浩愣了愣,顯然有些不相信,畢竟之前可是有很多人都來看過老爺子的身體狀況了,基本就是藥石無靈啊!

「當然,如果不出意外的話,一會兒周老將軍就該醒了。」

葯岐撫了撫自己的長長的鬍鬚說道。

「醒了?!葯老,那我們現在可以進去嗎?」

周正浩關心地問道。

「秦小友便是讓我來找你們進去的。」

葯岐點點頭道。

「好!勞煩葯神醫了!」

周正浩說完,便是向著病房裡走了進去。

此時的秦穆然完全坐在一旁休息著,丹田之中的勁氣被掏空,全身的力量也在剎那間被吸收乾淨,這讓秦穆然的感覺很是難受。

不過好在,他修鍊的古武心法是極其特殊頂級的《元龍訣》,哪怕他不刻意地修鍊,《元龍訣》也是會自動運轉,修復丹田之中缺失的勁氣。

這不,才一會兒,秦穆然的臉色便是恢復了不少,至少沒有剛才那般狼狽了。

周正浩等人一進來,便是看到還坐在椅子上面,臉色有些難堪的秦穆然。

「秦穆然,你沒事吧?」

周雨晴看到秦穆然這個樣子,連忙上前擔心地問道。

「我沒事,只是剛才治療有些脫力了而已。」

秦穆然微微一笑,說道。

「真的沒事嗎?」

周雨晴上下打量著秦穆然,還是有些不放心。

「當然了。」

秦穆然點了點頭,微微一笑。

「周部長,麻煩你找個男的,將那一盆熱水端出去倒掉,不過切記,不要觸碰到裡面的血水!」

秦穆然正色地說道。

「好!」

周正浩點了點頭,便是找來一人,將那個盆給端了出去。

「秦神醫,我父親他真的要醒過來了?」

雖然葯岐這麼說了,但是周正浩還是想親耳聽秦穆然確認一次。

「嗯!我已經幫他治療好了,不出意外的話,一會兒就該醒過來了!」

說著,秦穆然便是將目光看向了病床上的周老爺子。

緊接著,眾人的目光也紛紛都看向了還在昏迷之中的周老爺子。

時間一分一秒地過去,氣氛顯得有些沉悶,四周安靜的出奇,恐怕就算是一根繡花針掉落在地上也能夠清晰地聽到。

大約過了幾分鐘,病床上的周老爺子,這才緩緩睜開了眼睛。

當然,他的意識這個時候還是有些亂的,當睜開眼睛后,入眼的便是那天花板,足足幾分鐘,這才稍微緩了過來。

「爺爺,爺爺醒了!」

周雨晴發現周老爺子清醒過來后,立刻激動地喊了出來,剎那,眼睛便是綳不住地流出了眼淚。

「爺爺,你感覺怎麼樣?」

周雨晴立刻撲在周老爺子的身旁,關心地問道。

聽到周雨晴這話,周老爺子側過臉來,看著周雨晴,問道:「雨……雨晴,我不是死了嗎?你怎麼會在?」

「爺爺!你胡說什麼呢!你還要長命百歲呢,我這是在你房間里啊!」

周雨晴見爺爺意識也清楚了,心裡十分的開心,嗔怪道。

「我沒死?」

聽到周雨晴這麼說,周老爺子感到有些不可思議。

自從上一次吃完飯以後,沒走幾步,便是眼前一黑,然後倒了下去以後,周老爺子便是沒有什麼意識了。

不過他只記得,自己在一片茫茫的大霧之中行走,看不見周圍,只知道腳下有一條路。

不過就在他看到一道門,想要推開的時候,卻是發現自己醒了。

「爺爺!你沒有死,是秦穆然救了你!」

周雨晴激動地對著周老爺子說道。

「秦穆然?」

周老爺子雖然不知道秦穆然是誰,但是此時的他也沒有更多的精力去找這位救命恩人,他則是將目光看向了圍在床邊的周正浩等人。

「爸,你感覺怎麼樣了?」

周正氣忍不住開口問道。

「我沒事,感覺整個人舒服多了。」

周老爺子神色有些緩和地說道。

「那就好!那就好!」

聽到周老爺子自己都說感覺不錯,周家三兄弟一顆懸著的心這才徹底放的下。

要知道,周老爺子可以說是整個周家的頂樑柱,要是他真的這一關挺不過去了,整個周家的處境都會很艱難。

「周部長,一會兒我寫一個方子給你,你讓人去抓了,然後煎藥,一天一次,晚飯後服用,一個星期就好了!」

秦穆然恢復了體力,對著周正浩說道。

「是!秦神醫!」

周正浩此時哪裡敢不聽秦穆然的話啊,立刻恭敬地說道。

「哦?你就是秦穆然?」

周老爺子躺在床上,見自己的兒子這麼恭敬地對秦穆然,立刻好奇地問道。

「是的!爺爺,他就是救了你的秦穆然!」

周雨晴立刻替秦穆然說道。

「正浩,一定要好好感謝這位秦神醫,無論什麼要求,我周家傾盡全力滿足!」

別人不知道周老爺子死後會發生什麼,但是周老爺子自己怎麼會不清楚呢?

所以此時知道自己是因為秦穆然才活過來以後,對周正浩說出了如此重大的承諾。

即便如今周家的實力已經下滑了,但是不可否認他京城七大家族之一的地位!

瘦死的駱駝比馬大,再怎麼不濟,傾盡全家族的力量來報答,那所形成的力量也是可怕的,更何況,周老爺子現在被他給救活了,那麼以前的那些部下,那些學生,所產生的一系列的影響都是極其深遠的!

這一諾,價值連城! 誰也沒有想到,周老爺子如此感激秦穆然,不給黃金,只給承諾,而這一個承諾卻是比山高,比海深。

傾盡一族之力,這裡面包含的影響可以說是極其大的,尤其是此次秦穆然來京城是為了報仇!

身為七大家族之一的周家有這麼一個人情在,在以後對抗李家,慕容家的時候,則會壓力少了很多。

七大家族,現在算起來,秦家,周家,韋家都已經算是站在自己的背後,對付他們,秦穆然的底氣又足了幾分。

「秦穆然,這一次真的是太感謝你了!我都不知道該怎麼報答你了!」

周雨晴看著秦穆然那一副吃力的樣子,感動地說道。

「你真的要感謝我?」秦穆然看著周雨晴感動的樣子,笑了笑問道。

「當然,只要我能夠做到的!」周雨晴連連點頭。

「那就給我做些吃的吧,我昨天晚上只顧著喝酒,啥都沒吃,現在都餓的前胸貼後背了!」

周雨晴聯想到秦穆然以前那玩世不恭的樣子,再想到兩人在飯館洗手間的隔間里發生的事情,已經做好秦穆然說什麼以身相許之類的調戲了,結果竟然說的事這個?

「啊?」

周雨晴有些懵逼地看著秦穆然。

「怎麼?不行嗎?」

秦穆然好奇地問道。

「可以!當然可以!我現在就去給你做!」

說完,周雨晴便是急匆匆地向著門外跑了過去。

周正浩兄弟幾人則是安排妥當,親自配藥的配藥,通知各方的通知,接待來客的去接待來客。

總之,老爺子沒有事了,對於整個周家來說,都是一件好事!

房間里,此時就剩下潘從鳳和葯岐兩人。

葯岐上下打量著秦穆然,怎麼看都是深深的欣賞。

一想到自己還有一個孫女,葯岐就是打起了秦穆然的主意。

要是秦穆然是自己的女婿的話,那該多好啊!

想到這裡,葯岐覺得有必要找個機會將自己的孫女介紹給秦穆然認識認識。

年輕人嘛,還是得多走動走動的。

潘從鳳站在一旁,女人的直覺總是靈敏的,尤其是她看到葯岐臉上露出的神色,立刻便是感覺有些不對勁。

當即,想著便是離開了房間,然後趕到廚房,湊到了正在廚房忙碌準備給秦穆然做飯的周雨晴身邊。

「我說女兒,你跟這個秦穆然到底什麼關係啊?」

潘從鳳很是八卦地看著周雨晴問道。

「就是普通的朋友關係啊!」

周雨晴不了解自己母親的心思,也是懶得多說些什麼,直接便是忙碌著手中的事情,開始快速地切菜。

「切!我才不信呢!老娘可是關注你們好久了,就你們那個眼神,不對勁!你別騙你老娘我!老實交代!要不然,我去問他!」

說著,潘從鳳便是要離開,一副要將秦穆然五花大綁捆起來逼問的架勢。

「媽!你這是幹什麼啊!我跟他真的什麼都沒有!人家剛剛救活了爺爺,你就要這樣對人家!」

周雨晴見自己的母親真的要去做些什麼,立刻阻止道。

「哈哈!我知道你們什麼都沒有好了吧!不過女兒,你什麼時候會做飯了?我怎麼不知道?」

潘從鳳看到自己的女兒這一副樣子,如何猜不出什麼個所以然來,誰還沒有年輕過不是嘛?當即便是知道了周雨晴的心思,忍不住打趣道。

「我不會啊!我這不是等你來教我呢嘛!」

被潘從鳳這麼一打趣,周雨晴的臉唰的一下便是通紅。

「哈哈!我就說嘛,我跟你說,老娘看這個秦穆然是越看越順眼,你可得好好的抓牢了,他這個女婿,我可是要定了!」

潘從鳳少見周雨晴害羞,便是更加得寸進尺地說道。

「媽!你再說我就不理你了!」

一而再地被潘從鳳這麼打趣著,周雨晴是真的受不了了,當即說道。

「好!好!媽不說了,來,媽教你做菜!」

潘從鳳一個我懂得的笑容后,便是開始手把手教周雨晴做飯。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