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天眼威能出手,一道刺目的金色光柱從賀容聲第三隻眼睛射出,以恐怖的速度襲向林楓。

林楓心中一驚,不敢以雲麓仙宗聖術出手騙過。在天眼面前,極有可能弄巧成拙。他毫不猶豫地發揮了相思淚。

一把藍色的九等長劍,從相思淚之中飛出。此劍,在空中舞動着青雲劍訣,攜帶着莫大的威能刺向天眼光柱。

當……

天眼神光刺中了藍色長劍,發出清脆金屬聲響之後。九等藍色長劍並未碎裂,而是折身返回到相思淚之中。

與此同時,又一把劍從相思淚中飛出。

青雲門執事長老認出了剛纔那把藍色長劍,忍不住道:“那是師兄的野草劍。”

此話一出,在場所有人都是一驚。

青雲門執事長老的師兄名爲陳喚雲。乃世間難得的劍道奇才。是青雲門最早步入宗師境界的弟子。傳聞已經半隻腳踏入了洞玄境界,也即將成爲青雲門最爲年輕的傳說弟子。

甚至有人言,陳喚雲是青雲門最有實力接管青雲門掌門之位的天才。

後來。陳喚雲鼎盛時期,忽然消失匿跡,從九州絕技。只有青雲門弟子知道,陳喚雲如今成爲了落魄老者,看守青雲門祠堂。

“師兄的劍,怎麼落在他的手裏?”青雲門執法長老不解問道。

青雲門掌門賀蘭山也難得一見開口道:“怪不得喚雲那年出行歸來,便失魂落魄沒有了鬥志。原來是去找林白比試去了。不僅輸給了林白。連劍也被林白奪走。”

賀容聲聞言,心裏忽然有了殺意。

賀容聲的師父。便是陳喚雲。聽聞師父昔年,意氣風發,豪情壯志,世間難逢敵手。也是拿過薈萃大會第一之人。他是林白上一代的薈萃大會三榜全都第一的天才。

然後。師父莫名其妙變成了酒鬼,成爲了糟老頭。原來劍聖林白纔是始作俑者。

這是師父的恥辱,也是青雲門的恥辱,更是自己的恥辱。

“留下那把劍。”賀容聲清冷道。

“哪把?”

林楓故意反問。此時,第二把劍出手。

第二把劍是一把看起來簡單的黑色鐵劍。鐵劍揮出一道道樸實無華的劍訣,撞擊在天眼禁忌神威之上,使得天眼金色光柱再一次停滯了片刻。

“這是我神將府念師兄的劍。”神將府教頭忍不住起身道。

“念青的北玄劍?”青雲門執事長老問道。

“正是啊。我師兄可是陳喚雲上一屆的薈萃大會武試第一的奇才。也是我神將府唯一獲得過武試第一之人。其天資,是我神將府之最。昔年,承載了我神將府所有期望。”

“他癡迷劍道。九州薈萃大會之後。 肆零肆辦公室 離開了我神將府,然後一直到現在還沒有歸來,杳無音信。”神將府教頭忍不住唏噓道。

青雲門執事長老道:“如此說來。他應該也是去找林白比試,最後落敗。長劍也落在了林白手中。”

“原來如此”,神將府教頭忍不住震怒道:“林楓,我問你,我師兄現在何處?是死是活?”

林楓哪裏有空打理他。賀容聲天眼禁忌威能帶着毀滅性氣息,若不抵禦。可能會讓自己當場斃命。

祭出了兩把九等寶劍,讓人無法令天眼金色光速消散。可見其威力恐怖到了什麼地步。

此時。林楓扔出了第三把九等飛劍。這是一把銅色古樸的長劍,舞動着簡單粗暴的劍招朝着天眼之威的金色光束飛去。

叮……

此劍和金色光速交擊,再次使得金色光速停滯。賀容聲天眼神威開始出現了潰散的跡象。

“這是齊繼的劍。”武皇身側的冷雨忍不住開口。

武皇側身問道:“齊劍閣閣主齊繼?”

“回稟武皇,正是此人。”

“想不到連齊繼也敗給了林白。林白看來早年步入了傳說境界了。”青雲門掌教賀蘭山思忖道。

齊繼,乃九州大陸的傳說。一個人撐起了齊國。後齊國覆滅,齊繼也隨之死去。齊劍閣弟子遠走他鄉。

齊劍閣弟子齊婉兒,乃林白之後,最爲盛名的四大宗師之一,和冷雨,關大家,蕭宓並列。

“林白而今如此之強?!”冷雨內心暗道,林白是她心中追趕的目標。這些敗在他手裏之人,無一不是他的前輩強者。

青雲門掌教賀蘭山道:“我道此人爲何可以祭出如此之多的寶劍。原來是帶着孤月城鎮山法寶劍池而來。林白,好大的手筆。林楓該不會是他的私生子吧。”

傳聞,孤月城有一個劍池。裏面不僅有孤月城鑄造的寶劍,也有着去孤月城挑戰失敗的修行者的寶劍。

齊繼,念青,陳喚雲……無一不是昔年的頂尖強者,挑戰林白失敗之後,寶劍落入了孤月城劍池之內。

然後,林楓扔出了第四把,第五把,第六把……全部都是九等寶劍。每一把寶劍的擁有者全部大有來頭。

劍聖林白,乃九州劍道第一人。這一把把對手失敗留下的寶劍,訴說着劍聖其名,就是如此而來。

“若是劍池在手。可以喚出如此衆多的寶劍倒也不奇怪。奇怪的是,林楓怎麼會這麼多門派的劍訣呢?”冷雨不解問道。

爲了今日這一戰,爲了成爲九州薈萃武試第一,爲了成爲九州又一個初試第一,文試第一,武試第一,三榜第一的年輕至尊。

林楓準備了很久。從關大家手裏借閱所有門派劍訣,就是爲了今日。這纔是林楓的殺手鐗。 太多的法寶出現,終於耗盡了賀容聲天眼的禁忌威能。最終,林楓手持霄漢劍,以急速掠向賀容聲,對準了他的咽喉。

這一劍,預示着此戰終結。

“我不是敗在你手裏。”

賀容聲有些不甘心道。若非林楓擁有着如此之多的九等寶劍,又怎麼可以抵擋自己的天眼神威?

“成王敗寇,這便是事實。”

林楓簡短回道,並未自己因爲以過多的法寶擊敗了賀容聲而感到心虛。那日,關大家帶着他去沛縣尋金靈子。用數十件九等法寶堆積,鎮壓了雷老爺子。

關大家,贏得坦蕩蕩。

以太多法寶獲勝,看起來好像是作弊。卻不知,世間,又有幾人可以和林楓,關大家這般擁有着超乎常人的神識,靈魂威能。 仙事營 可以同時操控如此之多的寶劍。並且,懂得這麼多門派的劍訣?

以前只有關大家,現如今只有林楓。

世間,絕對找不出第二個和關大家一樣,擁有着九州這麼多絕頂的最強劍訣。

“原來是關大家的援手。”

六宮無妃 冷雨何其聰慧,思考了一會兒之後,終於推算出了來龍去脈。冷雨早就感覺到林楓手裏有些不穩定的東西存在。她萬萬也想不到,林楓竟然帶着孤月城的劍池來參加薈萃大會。

“我勝利了。”

林楓緊緊握着拳頭。這一戰。令他元氣耗盡,體力耗盡,神識威能。靈魂力量也耗盡。這一戰,勝得太艱難。林楓已經動用了所有手段。

不得不說,天眼之體,果然是古之神體,恐怖異常。

林楓終於拿到了武試第一。以知命境界中期境界,拿的三榜第一,這是九州薈萃大會從未出現過的事情。

這一匹黑馬。創造了奇蹟。

林楓很想大聲狂嘯。他終於走上了強者之路。可以對着大先生說‘我做到了’。可以對着暗中一直幫助的二師兄說‘謝謝你’。

“現在,我也是神墟弟子之一了。”

林楓心中傲然。不敢將這些話說出口。他現在擁有的一切,不再擔心被人奪走。那已經是自己的所有,在這一刻,真正屬於了自己。

“此局。孤月城林楓,獲勝。”

隨着青雲門長老有氣無力的宣佈。場下太多的弟子開始沸騰叫喊。黑馬逆襲奪得第一,這實在振奮人心。

如雷一般的掌聲響起,全部屬於林楓。

武皇靜靜地看着林楓道:“冷雨,他就是你曾經舉薦給我的人?”

“稟告武皇,正是此人。”冷雨回道。

“好眼光。無論什麼條件,讓他留下來。”武皇語氣淡淡,卻是散發着令人難以抗拒的威嚴。

“是。”

冷雨看着臺下的林楓。雖然自己看好他的,但是他的表現出乎了自己的意料之外。而今。他是關大家的人。想要拿下林楓,便要和關大家見面了。

“此人來自魔族。是魔族第一魔徒。”

衆人歡呼之際,一個洪亮的聲音響起。大家循聲看去。原來是陽州流雲宗長老出口。流雲宗長老指着林楓道:“此人殺了我流雲宗掌教之子司馬上善,甚至殺死了司馬上善的護道長老。他是魔族,今日不能放走。”

歷代九州薈萃大會,都有魔族弟子化名混入。大家也是心照不宣。可是今日不同。若是魔族弟子在鎬京殺人害命,就另當別論了。

青雲門執法長老因爲自己門下天才意外戰敗,本來心中不暢。現在得知林楓是魔族第一魔徒豈能放過?

青雲門執事長老看着林楓沉聲道:“你是魔族人。來我人族參將薈萃大會,爲何殺人?”

林楓看向流雲宗長老。又看向所有人仇視的目光的。林楓忍不住哈哈哈大笑起來。

“你笑什麼?還不從實招來?”青雲門執法長老呵斥道。

“我是魔族?我是第一魔徒?這簡直就是放屁。他這個老東西說是就是嗎?有什麼證據?我得到師尊真傳。帶着孤月城鎮山法寶劍池而來。若我是魔族,師尊會將這些東西給我嗎?”林楓字字珠璣,擲地有聲。

青雲門執法長老想了想,又看向流雲宗長老道:“你有什麼證據?”

流雲宗長老回道:“我已查明一切。林楓確有其人。不過真正的林楓已經被他殺了。他是冒名頂替的。”

“證據呢?”青雲門執法長老又問。

此時,孤月城林長老飛身落入擂臺之內。守衛在林楓面前道:“此有此理,敢說我孤月城弟子是魔族。今日,誰敢動林楓一根毫毛,我便和他拼了。”

說罷,林長老附耳林楓輕聲道:“今日有魔族暗中作祟,恐有事端。等下你帶着林妙妙趁亂逃走。”

“是。”

林楓感激道。想不到這個對自己冷淡的林長老,關鍵時刻如此護衛自己,不惜和大家爲敵。林楓心中有些感動。

“林老賊,你膽敢庇護魔族之人,好壞不分,我來會會你,替我流雲宗死去的掌教之子報仇雪恨。”

流雲宗長老說完飛身落入擂臺之上。兩人撐開了異象展開了大師境界的大戰。

青雲門執事長老,執法長老兩人立即出手,將擂臺上面的防禦陣法提升到至強。免得青雲門殿宇遭殃。

冷雨覺得事出有怪異之處,低聲道:“武皇,我覺得今日有人暗中作祟。我們早些回去吧。”

武皇看着擂臺之上的打鬥的兩人,威嚴道:“賀掌教。在你的地盤,有人想要刺殺寡人,怎麼辦?”

賀蘭山一臉傲然道:“即便魔尊親來,也不能在我面前取走武皇一根頭髮。更何況是這些蝦兵蟹將。”

“冷雨,你聽到了嗎?賀掌教有許諾的,你還擔心嗎?”武皇笑着問道。

冷雨回道:“師尊修爲通天,自然無事。”

“那便隨寡人看戲。”

擂臺之上,流雲宗長老取得了上風。使孤月城林長老節節敗退。最終,林長老開啓了體內魔血,展現了獨屬於魔族的異象神威。

一隻古兇獸肩吾顯現,散發着滔天威能。

“是魔族?”

“孤月城的林長老竟然是魔將。”

一些門派長老驚聲出口。

林長老看向林楓大聲道:“事情已經敗露,快走。”

此話一出,衆人譁然。想不到林楓竟然是真的的魔徒。

林楓愣在當場。自知今日就算跳進黃河也洗不清了。而且自己的身份在衆長老面前,是多麼的卑微。

人微言輕,百口莫辯。

“媽的,今天是一個局。我被算計了。”

林楓破口大罵,立即看向人流之中的林妙妙,朝着他努力擺擺頭,示意林妙妙快走。

兩位長老的驚天大戰繼續進行。隨後,兩人的視線連在一起,然後早有預謀一般打在了林楓儲物袋之上。

砰……

隨着爆破聲響,林楓的儲物袋破裂。

噬血鼎至寶和靈猴出現在所有人眼前。靈猴受到重擊,在地上翻滾幾圈,然後吐出了血來。林楓極力衝了過去,抱起了孱弱的靈猴。

滔天的殺氣,將林楓籠罩。林楓看着這兩人,恨不得撕碎了他們。

原來如此。以我爲局。先是引出我是魔族之人,然後讓我的噬血鼎現世。首山銅乃鑄造帝器的天材地寶,世間難尋。即便是如青雲門掌教一般的人物也是垂涎三尺。

首山銅現世,即便自己並非魔族。那些人定然會認爲自己是魔族,好殺人越貨。

“首山銅。”場上,青雲門掌教賀蘭山第一個認出了此寶。能認出此寶的人,也不多。

奇怪的是,首山銅這纔剛剛現世。鎬京所有強大決定之人紛紛趕來。好似早已得到了消息。今日有帝器的天材地寶現世。

神將府掌教,到了。

武皇看着首山銅,也是怦然心動。

只有修爲達到了掌教級別,才知道帝器天材地寶是多麼的珍貴,世間難尋,可遇不可求。青雲門掌教,神將府掌教,武皇,三人手裏都沒有這樣的天材地寶。

青雲門執法長老得到了掌教的暗示之後,朗聲道:“林楓,乃魔族魔徒,在鎬京殺我人族英傑。我青雲門作爲薈萃大會的東道主,將擒住此人。追查幕後同夥。”

神將府教頭也得到了掌教暗示,立即開口道:“我神將府乃薈萃大會文試主持。也算是半個薈萃大會東道主。擒住魔徒,徹查魔族陰謀。我神將府願意效勞。”

冷雨同樣得到了武皇的暗示,道:“此乃鎬京。我是鎬京都司,此人交給我最好不過。”

首山銅的現世,引起了鎬京巨擘的注意。沒有一人願意放棄,都想搶奪。巨大的陰謀開始醞釀而成。

這些頂尖強者,無一人注視着擂臺之上大戰的兩位長老。全部注視着林楓手裏的首山銅。

林楓長臂一揮,將靈猴扔給了林妙妙。在衆人還沒有發現靈猴的來歷之前,趁早收藏起來。林楓看着青雲門掌教,看着武皇,看着神將府掌教三人眼裏的熾熱光芒。

在今日這個局之中,林楓忽然覺得自己何其渺小。只是一個魚餌,任人宰割。面對如此頂尖的強者覬覦,自己又能如何破局生還呢?

這個局,即便師尊劍聖親來,也不一定可以抵擋吧? 轟隆隆……

兩位長老級別人物全力廝殺。最終林長老不敵,竟然直接被流雲宗長老擊飛。林長老渾身是血,遭受了重創,躺在地上連站起來的力氣也沒有。

流雲宗長老不再理會林長老,而是轉身看向林楓。他邊走邊道:“你殺我流雲宗掌教之子,今日唯有以的血才能祭奠我流雲宗道子的在天之靈。”

青雲門執事長老執法長老兩人看到大戰落幕,便收起了防禦陣法。就在此時,躺在地上一動不動的林長老,化作了一道流光,以匪夷所思的速度衝了出去,瞬間消失在天機。

衆人這才明白,這傢伙根本就是假裝不敵,一直找機會脫身。

唯一可以阻擋住林長老的幾人,心思全部放在了林楓身上。

都市之異種降臨 流雲宗長老來到了林楓身前,話不多說,直接拂袖,一道雄渾霸道的元氣朝林楓涌去。流雲宗長老自知林楓並非真正的魔族,唯有讓他死去,一切便死無對證。他人若是追求起來,爲時晚矣。

林楓感覺到一股毀滅性威能襲來,自知無法抵擋。雙手抱住噬血鼎擋在身前。

當……

流雲宗長老霸道一擊,打在了噬血鼎之上,直接將噬血鼎和林楓震飛出去。重重地摔在擂臺邊緣的防禦陣法之上。

咚……

林楓落地,體內氣血翻涌。他難以支撐直接噴出一大口鮮血。

流雲宗長老咦了一聲道:“這個鼎有些來頭。未輸入元氣也能抵擋我一擊。顯然超出了九等法寶。難道是一件聖器?”

林楓經歷和賀容聲一戰,體內元氣,力氣。神識,靈魂力量都已經枯竭。剛纔又受到重擊,差點暈死過去。

而今,林楓連站直身子的力氣也沒有。只能雙手扶着噬血鼎勉強站立。

“今日,你只能一死。要怪就怪你命不好。”

流雲宗長老說完之後,再次拂袖。有一道霸道的元氣揮出,破開了虛空。打在了古鼎之上。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