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她不願意永遠這樣下去,幾年的時間,讓她如何等得起。

是夜,蘇紫陌看着沐雲軒以後,才起身離開。

爲了讓他睡得安穩一些,她白日裏出現在青楓面前一次,讓青楓在香爐中放了一些安神的藥,能讓他睡得踏實一些。 蘇紫陌來到皇宮,她進到了永泰宮裏。

今夜只有魔靈一個人在,看着他在批閱奏摺,她突然想去看看蘇紫雲。

這個女人能活到現在也是一個奇蹟。

皓月國後宮裏住的女人沒有幾個,也就那麼兩三個。

到了後宮裏,突然聽到有人在吵架的聲音。

蘇紫陌過去一看,居然是蘇紫雲和雅芙在吵架。

“賤人,你以爲吾皇讓你侍寢,你就可以再本宮面前耀武揚威了嗎?啪……。”

雅芙一巴掌甩到蘇紫雲的臉上。

蘇紫雲氣色不是很好,臉色慘白無力。

兩名宮女小心翼翼的扶着她。

蘇紫陌一看,皺了皺眉頭,這是兩人昨晚太過火了吧!

魔靈真不是人,把人都折磨得不成樣子了。

蘇紫陌心裏直腹誹!

“賤人,你敢打我?”

蘇紫雲陰沉着臉看着雅芙,無力的喊道,聲音裏沒有一絲威嚴。

“打你又怎樣,啊?別以爲你頂着一張蘇紫陌的臉就可以耀武揚威,等哪日你這層皮脫了以後,怎麼死都不一定呢。”

雅芙冷笑又譏諷的看着蘇紫雲。

那也一個是趾高氣揚的主。

“賤人,你給我等着。”蘇紫雲似乎沒有太多力氣和雅芙鬥。

讓宮女扶着她進去休息。

“我隨時都等着呢?”雅芙看着蘇紫雲離去的背影,眼眸裏嫉妒無比。

蘇紫陌又跟着蘇紫雲進入了房間裏。

“娘娘這一巴掌被打得實在是太冤了,那雅嬪仗着和吾皇同生共死過,可拽着呢。”

她身邊的宮女滴滴不休的說着。

蘇紫雲一臉面無表情。

“看她能猖狂多久。”

蘇紫雲嘴角邊扯出一抹苦笑。

身下火辣辣的痛,想到那毫無感情又好不憐香惜玉的男子。

蘇紫雲心裏無比的痛苦,以前的君臨天對她多好呀!

那溫柔似水的一幕幕還猶如昨日。

可是現在,她不是她自己,他也不是當初的他了,只怕他們再也回不到從前了。

“你們都下去吧!”

“是,娘娘!”

蘇紫雲譴退宮女後,她走到銅鏡面前坐下,看着銅鏡裏的自己,她苦澀一笑。

對着銅鏡自言自語的說道:“蘇紫陌,你死了,我也不見得就能過得順心如意,你死了,我還得在頂着你的臉過着不屬於我的日子,你就這樣的讓人憎恨,活着的時候,你也讓我痛苦不堪,你現在死了,更是攪得我的生活不得安寧。”

蘇紫陌無奈的搖了搖頭,“蘇紫雲,你這怪不得我,好好的安寧的日子你不過,偏偏要跑回來過這樣不屬於你的日子,你終究是放不下這榮華富貴。”

蘇紫陌也自言自語的說完,轉身離開。

出了後宮,蘇紫陌漫無目的的走着。

“嗯!你輕一點……弄疼我了。”

蘇紫陌朝着不遠處的大樹後看去。

既然有人在這裏偷情。

蘇紫陌也沒有多加理會,走到一處宮殿處,看到一個黑影一閃而過,她也跟着過去看。

居然是小偷。

蘇紫陌心裏冷冷一下,突然覺得這皇宮裏也挺熱鬧的,風高夜黑之下,居然會有這麼多骯髒的祕密。 秋寒,夜深露重,夜涼似水,一襲清輝落滿軒窗,且聽風吟,一切都在飄搖灑落中,靜水,流深,似寧靜,卻又帶着絲絲神祕。

算了算時間,蘇紫陌又往永泰宮走去。

剛剛進門,突然看到魔靈起身,轉身進入了一個密室裏。

蘇紫陌一看,快速的跟了過去。

一進去,一股濃濃的血腥味襲來。

蘇紫陌看清楚後,大吃一驚!

這裏居然是一個血池,兩邊是石壁上長滿了青苔,濃稠的鮮血看着就能讓人三天吃不下飯去。

魔靈他哪來這麼多血?

蘇紫陌看着魔靈脫衣服,她快速的轉過去。

不一會,聽到魔靈下水的聲音,蘇紫陌才轉過身來。

魔靈坐到血池裏,閉着眼睛,一臉十分享受的樣子。

絲絲紅光似乎在漸漸滲入魔靈的身體裏。

看着這詭異的場面,蘇紫陌簡直覺得太不可思議了,天底下居然有這樣的修煉方法。

蘇紫陌忍不住吞了吞口水。

看他這一臉享受的樣子,真的是無法用言語形容,這是血,不是溫泉,他居然能這樣享受,這人到底有多變態呀!

一道紅光瞬間迎面而來。

魔靈的雙眼瞬間變得血紅,在昏暗的血池裏,真的就如地獄裏來的魔鬼。

看着魔靈的樣子,在血池裏好像能讓他的修爲得到了極大的增長。

過來一柱香的時間,魔靈從血池裏站起來,看着肉身更是強悍至極,他腳下一蹬,身體如同離弦之箭,躍向岸邊。

咚!

魔靈一腳踏上岸,轉身看去,血色深池卻是變得不再一片血色,倒是淡了很多。

現在的他還需要繼續吸收能量,而是需要肉身適應修爲的暴漲,需要沉澱,而最好的辦法便是這充滿魔氣的血池。

突然,暗處有黑影閃過出來,黑羽帶着一個女子出來。

那女子看到血池大聲驚恐的尖叫。

“啊……!不要,你把我帶來這裏幹什麼,不要,放了我!”

可魔靈那肯會有半點憐惜。

嗤!嗤!兩道紅光猶如兩道死神的鐮刀,瞬間劃過女子的脖子上,女子的脖子上猶如出現兩道開縫的水閘,鮮血噴涌而出,一滴不露的噴如血池裏去。

女子的眼神裏充滿了不甘和強烈的恨意,帶着無盡的恐懼轟然倒下。

似乎在這一刻,她深刻的體會到生命原來是如此的脆弱。

“啊!”蘇紫陌驚訝的快速的矇住嘴巴。

人生的最後一刻,那女人體會到的是無盡的恐怖。

噗通!倒下的屍體被黑羽伸手一抓,化作一陣黑氣瞬間吞噬!

不一會,女子的屍體以肉眼可見的速度乾癟下去。

黑羽似乎把女子身體精華全部化爲了自己的養料了。

“黑羽,還有幾個。”

黑羽嗜血一笑,回答道:“主人,還有三個,都是處女。”

“太好了!帶進來。”魔靈的聲音如洪鐘一樣恐怖,嘴角邊的笑意猶如享受饕餮盛宴一樣。

迴盪在密室裏久久不散去。

還有三個?

他不會要把那三個女子的血以這樣的方式給放幹吧。

這混蛋,簡直太殘忍了。 不一會,黑羽轉身帶出來三個女子。

看上去只有十六七歲的樣子。

似乎前一個的聲音叫得太厲害,也不知道黑羽對三人做了什麼?

三個女人神情呆滯,似乎眼前恐怖的一切都與她們無關。

“不會吧!這三個他也要殺嗎?”蘇紫陌掩嘴自言自語地說,目光緊緊的鎖住魔靈的雙手。

“主人,你現在丹田太弱,這處女的血會如精華容在其中,能讓主人的丹田發生很大的改變,現在主人處於將要突破的邊緣,若是想要強行突破,這些女人對主人是最好的幫助,主人要積累,無限的積累,積累到無以復加的地步,水滿自溢,這樣做的效果最好好,只要將每一階的潛力都挖掘出來,黑羽深信,只要無限積累,主人能一飛沖天,就算是沐雲軒和慕容邵峯,十個聖玄期巔峯的人都不是主人的對手。”

蘇紫陌冷冷的看着黑羽,你這簡直是無稽之談。

天下哪有這樣的修煉方法?

“嗯,只有魔氣積累太過雄厚,才能殺死聖玄期巔峯的人,朕現在還沒有遇到聖玄期巔峯的人,要不然到是可以試一試身手。”

他的修爲現在不算太高,最高的修爲是永無止境的修煉。

看着眼前的三個女人,魔靈猩紅的雙眸裏閃過嗜血的殺意之色。

黑羽一看,直接轉身揚長而去。

蘇紫陌看着黑羽離開,知道他就是普達說的黑羽。

魔靈伸出大手,將其中一個女人吸到手中。

“魔靈,不要。”蘇紫陌想快速的現身讓魔靈看到自己。

“陌兒,你一定不能讓魔靈發現你。”

沐雲軒的話瞬間出現在她的腦海裏。

蘇紫陌靈光一閃,眼裏劃過一抹笑意,顯得越發的俏麗可愛。

她瞬間出現在魔靈面前,又以極快的速度消失在魔靈的面前。

突然看到一抹紅光閃過的魔靈,雙眸猛的一驚!

“是誰?”

魔靈四處看了看,不見任何蹤跡,可剛纔的那抹紅影又是那樣的真實。

“是我,你還想在殺人嗎?”蘇紫陌飄渺的聲音裏帶着一絲責怪。

她瞬間又出現在魔靈面前,巧笑倩兮的掩嘴看着魔靈。

那雙純淨無害的美眸,清澈得讓人心底深深的震撼。

“你……”

魔靈甩開手中的女人,看看要接近蘇紫陌的時候,蘇紫陌又突然消失。

“是你,出來。”

魔靈看清楚那張絕美的臉龐了。

他驚訝的瞪大眼眸,是他腦海裏唯一出現過的女人的面孔。

“我出來,你就不會殺了這些女孩嗎?”

蘇紫陌巧笑靈動的聲音輕輕柔柔的迴盪在密室裏。

“呵呵……”輕柔靈動的笑聲在密室裏輕輕迴盪,卻增添了一份詭異的氣息。

魔靈似乎越來越激動,不斷的搜尋着那紅色的身影。

心裏那抹急切而又想見到對方的人的魔靈,不由自主的回答:“好!”

“那你先把這三個女孩放了我就出來。”

蘇紫陌也趁機講條件!

不管魔靈會不會同意,她也要試一試?

這可是三條鮮活的生命。

“你敢和朕講條件?”魔靈有些咬牙切齒的。

“那你是不想見我了?” “你先出來。”

魔靈在四周不斷的搜索着,他體內的氣息波動,以他的修爲,不可能感應不到對方的存在。

可讓他失望的是,沒有任何的氣息波動,除了他自己和眼前的三個女人。

“你先放了她們我就出來。”

蘇紫陌看到魔靈那雙期待的眼神,心裏篤定這場賭局十之八九會贏。

“哼,你這麼年輕會有這麼強的實力?連朕都探測不出來你的位置,不錯,真不錯!”

“咦,你這麼一說,我倒是挺開心的。”

蘇紫陌又歡快的笑了笑。

她這哪是實力不錯,她這分明就是魂魄沒有半點修爲嘛?

“好,我放了她們,但是你要說話算話。”

魔靈的心裏有一股很強烈的慾望,驅使着他想見她一面的衝動。

“我從來都是很講信用的人,只要你放了她們,我就出來見你。”蘇紫陌自然不會騙他,她會出去見他的。

魔靈大手一揮,三個女孩瞬間清醒了過來。

“滾。”魔靈冷冷的說了一滾字。

隨即,根本不要人催促,三個女子迅速轉身,朝着石門的方向狂奔而去。

而蘇紫陌此時壓根兒的忘記了自己被魔靈惦記着,她急速的向着三個女人方向而去,她要看着她們安全離開。

雖然通道有些曲折,但三個女人奔跑的大方向應該沒錯,因爲永泰宮方向正是這個方向,應該不會有太大錯誤。

蘇紫陌心裏是這樣想的。

不一會,蘇紫陌就跟着她們三人到了永泰宮。

蘇紫陌正想現身出現。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