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她急忙收回思緒,正了正臉色應下,趕往辦公室。

房間裏傳來的一陣談笑聲讓何柔停下了腳步,很久沒聽到大家的歡笑聲了,今天是有了什麼喜事讓大家這麼高興。

“柔啊,你可來了,快快快,進來跟你說件事……”從窗戶外看見何柔的身影,羅春暉已經急不可待地朝她招手道。

wωw☢тtkan☢¢O

何柔揚起一抹笑靨,“什麼事讓大家這麼高興?”

羅春暉喜不自勝,又搶着道,“剛剛有個電話打來,有集團想收購我們的孤兒院!”

“真的?”何柔有些不敢置信,但臉上,卻溢開了燦爛的笑容。

“當然是真的啦,不過我到現在也不敢相信那是真的,收購啊,這樣我們就不用經常出去跑慈善求捐贈,以後的生活也可以適當的改善,我說怎麼會有這麼好的事落到我們這個雞不生蛋鳥不拉屎的地方來!”小薰黃鸝般的雀躍聲讓整個辦公室內的氣氛達到了一個頂點。

院長夫婦笑得更加合不攏嘴,一旁的程國強也是對她的口不擇言感到無奈。

何柔搖了搖頭,笑着問道,“看我高興的,一時也忘了問,這麼闊氣的集團叫什麼名啊?”

程國強眼中閃過一抹光亮,臉上滿是笑意,故意道,“你猜猜……我可以給你一個提示,四大財團之一!”

四大財團!

這四個字撞入何柔的耳膜,令她的心飛快跳動。

h市是工業商業城市,四大財團的來歷也是如雷貫耳,在這裏生活的百姓,沒有哪個是不知道它們存在的,而讓何柔心驚膽顫地,是這四大財團中有她最最不願提及的名字–鼎豐。

鼎豐,曾氏,華威和泰興,這四家商業巨鱷幾乎佔據了整個h市的生活工作份額,還有更多產業涵蓋各個產業,甚至還有公司開到了國外。

這四家集團一直是齊頭並進,工業,交通,橡膠,石油,乃至銀行,他們都有產業,不過這些年,因爲鼎豐和曾氏相繼換了年輕的總裁,開始朝着多元化的方向發展,服務業和消費業、電子產業成爲他們新的扶持,四個集團纔開始出現對立化,以鼎豐和曾氏這一派的年輕人爲一隊,如今在h市,最喜聞樂見的是議論這兩位年輕總裁,不管是生活還是工作,都是人人津津樂道的話題。

可是,這四大財團怎麼看都不怎麼可能會收購一家孤兒院吧,難道這裏面涉及到什麼商業操作的暗箱嗎?

一時間,通過學來的專業知識讓何柔忘了去猜誰在收購的大事,反而爲了另外一件事而擔心起來。

“院長,這件事也太蹊蹺了吧,四大財團裏,一直也只有曾氏在對我們孤兒院捐款,可是他們也明確地說過,現在沒有收購孤兒院的計劃,如果不是他們說要收購,這件事就必須從長計議了!”

她的一句話,把所有人都給震住了,細細想來,何柔的話猶如當頭棒喝,對啊,現在電話裏說的集團不是曾氏,其他三大財團突然來電說這事都覺得其行爲需要考量。

劉福建沉默了片刻,問道,“柔,那你是覺得,這件事不簡單?可是我們一家孤兒院,能被人家利用來幹什麼?”

何柔下意識地咬了咬脣,眉目輕斂地問道,“那到底是什麼集團說要收購我們孤兒院啊?”

“鼎豐!”

小薰嘴裏迸出來地兩個字猶如兩顆炸彈一般在何柔的心中炸開,一時間震盪非凡。

腦海裏一片空白,之前還爲此事精打細算的何柔,只是一身僵硬地站在原地,許久都沒有說話。

“怎麼了柔?真的覺得這個鼎豐有問題嗎?可他們電話裏說了,這幾天讓我們準備一下,臣總隨時過來視察,如果沒有問題就可以簽約,他們可是大集團啊,怎麼可能拿我們一個小小的孤兒院來折騰?”

“是啊,這塊地也不是孤兒院的,就算他想投資房地產也不該來找我們啊!”

衆人七嘴八舌地討論着,可身爲最先提出問題的何柔卻遲遲地沒有開口說話。

陰謀,這絕對是個陰謀,只要跟鼎豐,跟臣城有牽連的,這就是個陰謀,可是,她要怎麼跟院長說這其中的奧祕,更甚者,還會把自己和臣城之間的關係宣揚出來。

可話又說回來,民營的孤兒院需要社會各界的捐贈才能維持下去,如果說有集團收購,以後任何開銷都由集團供應,這樣對孤兒院的發展便是長治久安的好辦法,孩子們的生活條件可以改善,也可以再招收一些向小薰這樣專業學校畢業的老師教課,還有很多方面的牽扯,總而言之,收購對孤兒院來說只是百利而無一害的事。

可是現在,收購的集團成了鼎豐,這在何柔心中,多多少少有些針扎的感覺。

“柔,你到底看出什麼門道了,快跟我們說說……”見何柔一直愁眉不展,臉色蒼白,羅春暉不免有些焦急地問道。

“我……”何柔欲言又止,沉默了片刻才道,“現在不好說,好像什麼事纔剛開始,我們邊走邊看,看看他們葫蘆裏到底賣的什麼藥吧!”

“對,柔的顧慮是對的……”劉福建也贊同的頷首,走上前道,“收購對我們來固然是件好事,但我們也還不能太早高興,他們讓我們整理孤兒院的資料寄過去,柔,這件事情就給你來處理,文書沒問題之後他們就會派人過來洽談的時候,你再聽聽看,能不能從他們嘴裏聽出什麼不對勁的門道來。”

何柔美眸中閃過了一絲詫異,打心底是不想跟鼎豐有任何的接觸,可是孤兒院裏的資料整理工作一直都是自己負責的,她實在找不到理由來推辭。

“是,我會盡快整理好!”爲了孤兒院的前途,她只能壓下了心底的不痛快,頷首回道。

接下來的日子,何柔都在忙着整理文件的事情,鼎豐要他們把孤兒院的經營狀況做一份近十年來的詳細報告,每次爲了這件事忙碌的時候,何柔都在懷疑着臣城的動機,只是一直都沒有猜透,還得認命地按照指使辦事。

三天後,文件由劉福建閱覽過,無誤之後傳真到了鼎豐公關部。

三小時後,對方打來電話,說是按照書面上列明的條款開了會,公司相關部門一致通過,明日便會有人過來細談收購的細則。

劉福建放下電話,總算是鬆了口氣,把這個消息告訴在座各位,辦公室裏又是一陣激動,只有何柔,似乎一早就預料到此事必成一般,顯得異常的淡定。

不過內心還是有些詫異的,那個人如此雷厲風行的態度讓她越發覺得不安起來,這樣一步步地靠近,甚至是掠奪,究竟是爲了什麼?

翌日,按照約定的時間,鼎豐的人員出現在孤兒院門口。

一輛輛豪華轎車停了下來,嘟嘟車引來小朋友們一陣雀躍的叫喊,隨行的人員都慌了神,急忙下車去阻攔衝來的孩子們。

“到了,總裁!”車隊的最後,豪華的勞斯萊斯車裏,祕書於萍薇對着後座正閉目養神的男子回道。

臣城隨即睜開眼來,深邃的眼底閃過了一抹不爲人知的精光,緩緩放下車窗,看着那道緊閉的窗口,脣角微動,“你進去找一個叫何柔的女人,叫她上車來,收購孤兒院的計劃,你帶着他們跟院長談吧!”

“是,總裁!” 重生之定三國 於萍薇幹練地應下,隨即下了車。

眼中的深沉隨即被淡淡的期待覆滿,他想了整整一宿,纔想到再次能留她在身邊的法子,如今,就要得償所願了。

星際工業時代 他知道,就算柔有多恨他,多不想看見他,遇到大是大非時,她還是可以表現出冷靜,看着製表者的署名,他脣角勾起了一絲弧度,一種莫名的衝動讓他一刻都坐不住,立刻對這宗收購案展開行動,就爲了能儘快地見到她。

叫她上車,除了一解相思之苦,倆人能單獨不受干擾地說說話外,他也知道柔的性格,定然會問他些什麼,但不管是笑是怒的她,他都迫不及待地想見到。

只是,於萍薇好像去了很久了吧……

他看了一眼腕錶,一個人坐在車上已經大半個小時了,孤兒院裏孩子們一陣陣地歡笑聲更襯托出他的孤寂和冷清,那道身影,許久都沒有來。

於萍薇這時匆忙跑了過來,站在他車門邊說話。

“總裁,何小姐說她正在照顧孩子走不開!”

臣城眼中的神采黯淡下去,隨後,他大手一揮,推開了車門。

高大的身影出現在孤兒院門口,把操場上所有人都嚇了一跳,一身黑色熨燙服帖的西裝包裹着他健碩完美的身軀,臉部輪廓棱角分明,劍眉英挺,黑眸中蘊含着銳利的光芒,削薄輕抿的脣,此刻隱含着一抹冷傲,修長的身形挺拔,散發着強勢,這人,是誰……

“她在哪?”臣城含怒地問着剛剛趕到的於萍薇。

“在右邊的一間小教室裏……”於萍薇氣喘吁吁地答道。

隨後,眼前這道挺拔的身影便如一道旋風般衝向了於萍薇所說的地點,孤兒院的人都看傻了眼,那個對他們視若無睹的人,讓於祕書恭敬有加的人,難道就是鼎豐的總裁?

何柔正在認真地打掃着教室,孩子們都被叫到操場跟客人互動去了,略顯矮小斑駁的教室裏,只有她一人。

爹地來寵︰萌寶鬧翻天 臣城橫衝直撞地方式打開了教室門,在看到何柔轉身的一瞬,有力地將房門砰上。

何柔的視線從他身上淡淡移開,看着窗外的風景,禮貌含笑,“真是幸會啊臣總,不過你是不是走錯地方了,這裏有什麼值得你親自蒞臨的呢?”

臣城目光灼灼地盯着她,上來就把她手裏的掃把甩落。

何柔眼中一冷,立刻揚手就要揮下來,卻被他很快攔下,緊緊地抓着她的手腕。

“我有沒有走錯地方你會不知道嗎?讓萍薇來叫你你不理睬,我過來還能幹什麼?”他低沉的聲音夾着盛怒,絲毫不遮掩地直噴她半邊細膩的左頰。

此刻,臣城握着她的手腕,讓她覺得很痛,心裏還有把潛藏的怒火在瘋狂的燃燒着,但是她不能發怒,在他面前,截至目前爲止,她至少還是個勝利者的姿態,而臣城只是一個死纏爛打的失敗者。

“找個地方我們談談!”他再次開口說道,語氣沒有了之前的憤怒。

看來他想開門見山,何柔淡淡地看着他,說完他可以走了嗎?既然如此……

她掙脫了他的手,冷笑問道,“那就在這裏說吧,臣總你來找我有何貴幹啊?”

“你一定要用這麼陰陽怪氣的語調來和我說話嗎?”他朝她逼近了一步,眸光幽暗深邃。

何柔甜美一笑,反問道,“那請問臣總,我該用什麼樣的態度跟你說話呢?你公司的員工還是你的家人?”

臣城臉色陰沉,脣角弧線下沉,顯得異常冷冽。

何柔將落地的掃帚撿起,微微側眸,看着他挺拔不動的背影,“如果臣總沒有話說,我就走先了。”

他心下一緊,道,“我收購了你們孤兒院,這件事,你怎麼看?”

她紅脣微勾,“我只希望你的決定是真的,不要拿別人的身家性命開玩笑。”

“如果我說,我收購孤兒院全然是爲了你,你能夠接受嗎?”他一直背對着,因此也沒有看見她瞬間慘白的臉色。 何柔靜靜地站在那,震驚之色在眼中一點點地消褪,繼而再次笑得猶如夏花一般美豔,嘲諷地笑道,“爲了我?爲了我什麼?商人說話就是好聽,一個集團收購一家孤兒院,對它沒有考量就收購,別的股東會答應嗎?我都從來不敢想你這麼做是爲了我,再說了,我不過是個打工的,做的不好隨時可能被炒魷魚,我隨時離開民馨都沒問題,難道我去哪,你就打算收購哪嗎?臣總,你這卑劣的性格是一點都沒改啊,公司需要用慈善來包裝自己提升企業形象,你到我跟前來,就說是爲了我,你不覺得這些話,哄哄三歲小孩子可以,哄我能得什麼啊?”

他憤然地轉過身來,看着她的眼睛沉鶩難懂。

“你說的對,我哄你能得什麼?是,收購民馨是爲了包裝企業形象,可是民營的孤兒院那麼多,不是因爲你,我大可以收購其他的,不是因爲你,這樣一個收購來的小個體,我需要親自跑一趟嗎?”

何柔的雙眸清澈如深潭,明亮如暗夜的寒星,走了幾步,回頭笑道,“那你的意思,是在向我邀功了?”

臣城眼底閃過了一抹沉痛,道,“我不是那個意思,我只是希望你能明白我對你的心,從來……”

“夠了,你的心我不想明白,也不屑明白,我們彼此的身份有着雲泥之別,我識時務地接受任何命運的安排,而也請你,不要拿你現有的資本來操控別人的命運,你收購孤兒院,對民馨而言是好事,我不會去阻止,但是也請你忘記掉這家孤兒院裏有何柔這個人,收購結束之後,你我還是過着原來的生活,否則,我會立刻辭職!”

她說謊了,不是沒有想過他爲了誰而收購的孤兒院,可越是因爲這樣,她就越覺得呼吸困難。

他要是再不知道收斂,只爲一味地填補他的愧疚心,她會選擇孤兒院,到一個他找不到的分地方重新生活,她受不了自己的仇人每天在眼前晃盪,她真的受不了……

臣城眼中的沉色是更深了,卻怎麼都說不出話來,只是這樣看着她,看着她對着自己微微一笑,冷淡而寡情。

“臣總,孤兒院既然成了鼎豐旗下的機構,也請你拿出一些真心來對待這裏的孩子,如果你真的還有一點良心,就不該忘記你從前是什麼出生……爲自己積點德吧!我何柔言盡於此,需要出去招待客人了,再見!”

他的眸光,在一點點地冷下去,事實上,他從進門開始眼神就很冷。

何柔髮絲飄逸,那頭特別漂亮的黑髮,在秋風中飄蕩,奔放如火,陽光覆在上面,宛若在漆黑的水面上飛翔着無數自己的小鳥,但是和臣城擦肩而過的時候,臣城感受到的卻是無盡的冰寒。

路經他身邊,他忽然開口道,“我不會這樣放棄的!”

何柔走了幾步,搖頭哂笑道,“再逼我,我也會說話算數!”

絕然地離開,沒有看到臣城痛心疾首的臉。

孤兒院被鼎豐收購了,成爲了鼎豐的一條獨立分支。

生活和學習上的一切開銷全由鼎豐全力承擔,人事安排原封不動,計劃中新的教學樓和宿舍樓擇日開工建設,被收留的孩子們至成年之前都可以由鼎豐出資上學,對於學習成績優異者,鼎豐還會全力出錢供他出國深造,回國之後安排在鼎豐就職,報效社會。

所有的人都以爲,孤兒院多年來通過捐贈過得緊緊巴巴的日子結束了,接下來,將會是一個輝煌的企業帶着他們一步步地發展起來,未來形勢是一片大好!

剪綵的那一天,鼎豐請了很多的記者來採訪,拍照做宣傳,鼎豐做足了門面功夫,嶄新的書本,豐富的體育用品,質量上乘的牀單被褥,還有孩子們雀躍開心的笑容。

那一天,臣城沒來,何柔也不知道躲到哪去了,她以爲他會過來的,會來找她的麻煩,蠻橫無理地糾纏她,而結果,是出人意料。

晚上,鼎豐的公關經理邀請了記者和孤兒院同事在凱麗五星級酒店用餐,將一天的活動做到最高氵朝。

何柔躲得過上午,便覺得晚上也會安全了。

雖然她是很不情願變相成爲他的員工,但孤兒院能有這麼好的發展,她也爲孩子們開心。

晚宴,院裏所有的人都赴約了,何柔坐在與自己平日較親近的同事身邊,聚精會神地聽着公關經理慷慨激昂的說話,忽然,包包裏的手機響了起來。

一瞧是院長的來電,何柔下意識地擡眸看向四周,卻沒有發現本該有的身影。

“院長,你在哪啊?”她接過電話,便直接開門見山地問道。

今天這樣重要的日子,院長還能跑哪去。

“柔啊,你到808房來一趟吧,我在和鼎豐的人商量一些合同上的細節問題,有些東西不明白,想你來看看!”院長在電話那端壓低了聲量說道。

“現在討論?”何柔不由得皺眉,合同早上就簽好了,現在有問題還能改嗎?

劉福建輕咳了一聲,有些窘道,“你早上也不知道跑哪去了,我是求了他們半天讓他們行的方便,你快上來吧!”

何柔立刻點頭答應下來,起身朝着電梯走去。

婚內有詭 在她出事之前,她也是堂堂經濟法學專業畢業的學生,只是自殺之後,這副尊容讓她無法找到合適的工作纔在孤兒院這兒落了腳,對着一些文書上的事,院長都習慣地會叫她去討論。

按照樓層間的指示,她很快找到了808客房,正要摁下門鈴,房門已經自裏面打開了。

她不由得一震,隨後就看見到一抹高大的身影站在面前,藉着燈光,她看到他目光如鷹般凌厲,桀驁的五官深刻而完美,着黑色襯衫,身形高大挺拔。

何柔下意識地轉身要走,但身後,突然傳來院長的身影。

“柔,快進來!”

何柔目光在臣城的臉上掃過,見他面無表情深不可測,打心底地不想踏入這扇門。

“柔!”院長再次叫出聲來,無奈之下,她只能映着頭皮走進來。

“一杯黑咖啡,不加糖!”身邊經過的男人,直接在她耳邊扔下一句。

何柔站在那,眉心緊蹙。

把她叫到這裏來是給他當服務生嗎?居然要她泡咖啡,還是這麼霸道,這麼多年來,可真是一點都沒變。

“需要我再說一次嗎?”臣城轉過身,語氣冷冽。

沙發邊,院長使勁地在跟她使着眼色,當然是不想她得罪大人物。

何柔沉默着,低頭看到吧檯上的咖啡機,一言不發地皺了過去。

“臣總,你的黑咖啡,速溶的,希望你不要介意!”片刻後,何柔將咖啡杯遞到了他面前,淡淡的說。

臣城端起咖啡杯,直接抿了一口,不過,當舌尖嚐到冰冷的苦澀時,他不悅的皺起眉頭,“冷的?”

“抱歉,沒有熱水,我用冷水衝的!”何柔無辜的望着他,大膽的惡作劇,是她送給他的見面禮!

臣城看着她無辜的臉,他的眼眸波瀾不驚,又彷彿是習以爲常。

打開電腦,彈窗裏跳出的全是今日鼎豐集團股市漲停的消息,他脣角浮出滿意的微笑,合上電腦,這纔將目光落在院長身上。

“合同上的問題就趁着這個時間討論下吧,既然你都說了找了一位專業人士來看,她點頭了,你便可以放心了。”

他的語氣,帶着一些戲謔和揶揄,目光深邃的鎖在她身上,帶着一絲考究。

何柔風輕雲淡地看了他一眼,隨後接過了院長遞來的合同。

臣城勾脣,似笑非笑,每一次何柔偷偷看他的神情,都發現他眼中帶着一種她無法理解的陰暗,就像,陰謀一般!

可是,合同她反覆看過,確定是沒有任何問題的。

臣城,又在搞什麼鬼?

暫時壓下心中的疑惑,她對着劉福建淡淡地點了點頭,示意合同文件裏沒有存在任何欺詐行爲,可以放心了。

劉福建大鬆了口氣,恭敬地起身,向臣城伸出手來,“謝謝你臣總,我代表民馨孤兒院的孩子們感謝您!”

劉福建的手僵在半空中,始終沒見到臣城有迴應的意思,慢慢地,臉色開始發黑。

何柔隨即起身,將手裏的文件遞還給院長,以化解他此刻的尷尬,因爲對她而言,臣城這個男人的傲慢,她早就見怪不怪!

室內安靜得可怕,劉福建都覺得有些受不了了,轉身收拾着東西,陪着笑臉道,“那臣總你先忙,我先下去了,對了柔,你跟臣總聊聊天吧,吃飯時間我叫你!”

何柔頓時愕然地瞪大了眼睛,臣城對她做什麼她都不奇怪,可是院長居然讓她留下來,理由呢?

“不,馬上就吃飯了,我跟你一塊下去!”

她不要跟這個男人呆在一起,那是一件非常煩人的事,於是她本能地選擇逃避。

“瞧我這老糊塗,我忘記告訴你,臣總剛剛說了,跟我們籤合作只有一個條件,希望你能到鼎豐去上班,這是個很好的機會啊,你這樣的人才不應該淹沒在我們孤兒院,我也鼎力推薦你,你現在就跟臣總聊聊,看看他具體分配一些什麼工作給你吧!”

劉福建似乎一直處在她和臣城的糾葛之外,他不理解他們之間有什麼深仇大恨她不怪他,只能怪……

身後的男人卑鄙!

看到院長離開,何柔憤怒地轉過身,沒想到觸及他眼中的鋒芒,竟灼得她眼睛有些澀。

“臣城,你到底想幹什麼?誰說了我要去你公司上班?”她咬牙切齒地逼問道。

臣城坐在逆光的辦公桌後面,深邃的眸子在黑暗中閃亮,有種像是獵人看到獵物一般的興奮轉瞬即逝,他點燃香菸,抽了一口,眼神淡漠地瞥着眼前的女人。

看他審視的目光落在自己身上,何柔頓了頓,站直了身體。

“我在孤兒院工作得好好的,我不想換工作,如果臣總你非要讓院裏的員工去你公司上班,我想這個消息回去只要一通知,一定會有很多人樂意的,臣總的青睞,恕我不能接受了!”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