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如果你不想嫁給我,我不會勉強你。”龍少軒說。

“那就太好了,我一點都不想嫁給你,大哥,我們才見過幾次面啊?就這樣草率的決定人生大事實在太不嚴謹了。”楊暖暖巧舌如簧。

“恩,你說的很對。我們還不瞭解。”龍少軒點頭很認同楊暖暖的說法。

“那……咱們以後就是朋友了……可以嗎?”楊暖暖看着龍少軒試探性的問。

“可以,先從朋友做起,你會愛上我!”龍少軒語氣堅定的道。

龍少軒也不知道自己的這股子自信是從哪裏來的,他第一次見到楊暖暖就被她身上的生命力活力所吸引。

兩面之緣龍少軒就確定了楊暖暖是他一直想找的那個人,現在他更是篤定楊暖暖一定會愛上他。

世間是否真的有命定這樣的說法?

不管有沒有,龍少軒都堅定的相信,命中註定。

“你總算有點人性了。”楊暖暖看着龍少軒長舒了一口氣。

龍少軒表情一塌,她這話是什麼意思?他之前很沒有人性嗎?

“呵呵,我開個玩笑。”感覺到龍少軒的不開心,楊暖暖立馬笑着改口。

“……”龍少軒低眼看着楊暖暖燦爛璀璨的笑容,剎那間她的笑容在龍少軒的眼裏化成萬道金光,刷刷刷的打在龍少軒的心裏。

龍少軒常年冰冷孤寂的心間似乎落入了沸水之中,那種暖意溫香,讓他無法形容。

很舒服,很舒服。

看着楊暖暖的笑容,龍少軒像是被她感染了,情不自禁的他的嘴角也揚起笑意。

遠遠的看,一對郎才女貌的璧人相視而笑,這場景極美。

“哈哈哈。”龍軍爽朗的笑聲傳來。

“軒兒啊,你爲什麼這麼開心?”龍軍拄着黃花梨雕龍頭的柺棍,一身暗色唐裝,聲音中氣十足,面色紅潤。

“爺爺,我沒有開心。”龍少軒笑容褪盡,他扭頭看着龍軍道。

“好好好,你沒開心就沒開心吧。”龍軍沒有深究這個問題。

龍少軒自小就不擅長表達自己。

“龍總您好。”楊暖暖轉過身,她對着龍軍九十度的鞠躬。

“嘖,你這傻丫頭,跟自己爺爺用得着這麼客氣嗎。”龍軍不開心的用柺棍砸地,鎖眉道。

“好吧。”楊暖暖站直身體,無所謂的聳肩。

她之所以這麼客氣,就是想與他拉清距離。

“丫頭,過來扶着我。”龍軍對楊暖暖伸手道。

“……”楊暖暖看着龍軍,不動。

“哎喲喲,我的傻孩子啊,還不快去扶着你爺爺。”從衛生間出來的孫秋月走到楊暖暖身後,她推了一把楊暖暖。

“……”楊暖暖嘴角掛着淺笑,上前扶住了龍軍。

“乖孩子。”龍軍笑眯眯的看着楊暖暖。

“呵呵。”楊暖暖假笑。

諾大豪華的酒店豪華包間裏,在龍軍和孫秋月的戳導下,龍少決和楊暖暖就差沒坐在一張椅子上了。

“龍總你看看,這兩孩子多配啊。”

“是是是,真是天造地設的一對。”

龍少軒有些尷尬的腰板挺的筆直,楊暖暖對於他們的話充耳不聞,她低着頭安靜的吃飯。

五星級大酒店的飯菜就是好吃,楊暖暖吃的津津有味。

“好吃嗎?”龍少軒側臉看着楊暖暖問。

從上菜到現在,楊暖暖的筷子就沒放下過。

龍少軒很是疑惑,這裏的飯菜真的有這麼好吃嗎?

“恩,好吃。”楊暖暖看都不看龍少軒回答。

“多吃一點。”龍少軒拿起筷子,主動給楊暖暖夾菜。

“哈哈哈哈。”龍軍見主動夾菜的龍少軒,他笑的臉部皮膚亂抖。

看來這個妮子就是老天爺派來解鎖龍少軒的,龍軍活了這麼久,還從來沒見過龍少軒主動開口說話,更沒見過他主動動手。

“謝謝,你也多吃一點。”楊暖暖道。

原本對飯菜毫無興趣,一點食慾都沒有的龍少軒,聽楊暖暖這麼說,他立刻拿起筷子,動作優雅的吃了起來。

帝都市郊位於半山腰的豪華別墅區,三棟外體位淡黃色的別墅院子相連,看起來就像是一家。

木籬笆外,一個黑衣男人撐着一把黑傘,孤獨的走在空曠平整的柏油馬路上。

黑衣男人的步伐很慢,他身上提着一個有紅十字的醫藥箱。

“哎呀,疼死我了。”別墅裏,躺在牀上的金俊正在哀呼。

牀邊站在一男一女兩個人,男人劍眉星目皮膚黝黑,看起來很man。

女人一身紅衣,烏黑的長髮已經及腰,五官清秀鬼馬精靈。

“老公,俊俊看起來很痛苦。”趙晨曦攬住身邊的王奎的胳膊說。

“痛苦就痛苦吧,反正又死不了。”王奎道。

“老王,你怎麼能這麼狠心呢?”金俊從牀上坐起來,指着王奎控訴。 “要是我這麼痛苦你怎麼辦?”趙晨曦眼波動人婉轉,她充滿期待的看着王奎問。

“不會,有我在一天,就沒人能傷的了你。”王奎雙手捧着趙晨曦的小臉。

“老公,有你真好。”趙晨曦看起來很感動。

“老婆,能有你纔是我這輩子最大的幸福。”

“老公~”

“老婆~”

趙晨曦和王奎之間的距離越來越近。

坐在牀上的金俊傻眼的看着親吻兩個人。

“喂!喂!喂!”金俊從牀上下來,他想要拉開親在一起的兩個人。

王奎手一推,金俊往後退了半步。

不肯就此放棄的金俊又走上去:“老大讓你們來照顧傷員,傷員在這。你們在幹嗎?”

“喂!!!!!!!!!!!!!!!”

王奎趙紅玉完全忽視了耳邊吵鬧不休的金俊。

吃癟的金俊,憤憤不平的走出房間。

金俊把房間讓給了王奎趙晨曦這對夫妻,他憤憤的走出房間,用力的關上門。

單身狗現在沒活路了,到哪都是秀恩愛的。

“老大。”穿着睡衣的金俊走進漆黑一片的書房,他一進門就虛弱的癱倒在柔軟的地毯上。

“有事?”龍少決看着坐在地上,單手捂-胸的金俊。

“王奎趙晨曦那兩口子欺負我,你要給我做主。”金俊道。

“你早點找個女朋友,也能欺負他們。”龍少決低頭翻着文件道。

金俊不說龍少決也知道王奎他們是怎麼欺負金俊的,王奎趙晨曦這對夫妻是冥界夫妻的典範,到哪都撒狗糧。

“我長的這麼好看,這麼有才,這麼有錢,要是我結束單身,不知道會有多少未婚少女自殺。爲了她們,我也要繼續單下去。”金俊道。

“那你在這廢什麼話,滾!”龍少決不耐煩的道。

金俊麻溜的從地上站起來,他裝作若無其事的拍了拍自己衣服上完全不存在灰。

“顧悠悠現在正在到處找我,你怎麼看?”龍少決唰唰的翻着文件。

“依我看法,你不如就娶了顧悠悠,這樣老鬼王一去世,冥界不就是你的了嗎。”金俊道。

“這是一個好辦法。”龍少決擡眼看着吊兒郎當,相貌傾城的金俊。

“哈,老大你同意了?”金俊笑問。

“我同意你娶了顧悠悠,你做新鬼王。”龍少決道。

“……”金俊一臉嫌棄:“就顧悠悠那副鬼樣子,她心狠手辣,殺人如麻,常年靠吸食人精血美容養顏,你讓我娶她?”

“老天爺啊,我的老大再也不是那個義薄雲天的人了。”金俊雙手捂臉長嘆。

“就這麼決定了,你娶顧悠悠,等老鬼王去世,你繼位。”龍少決合上文件,他拿起桌上的手機站起身。

“你再也不是我的老大了,我的心好痛。”金俊掩面悲慼的道。

“……”龍少決低眼看着手機,他側眼掃了一眼金俊勾脣輕笑。

金俊掩面等着龍少決說話,等了半天也沒有動靜。

“啪。”醍醐灌頂的金俊雙手用力的拍了一下大腿。

“原來你是這樣的龍少決!”金俊不可思議的指着龍少決。

“哦?想明白了什麼。”龍少決挑眉問。

“你老人家這是想做慈禧太后啊。”金俊說。

金俊娶了顧悠悠,順利繼位,龍少決必定是在他身後垂簾聽政的那位。

龍少決正準備開口,書房外忽然傳來一陣打鬥聲。

龍少決聞聲迅速的跑出去,金俊緊跟着龍少決。

“老王你瘋了呀。”狼狽的左白帆嘴角掛着血絲,衣服被王奎劃成一條條的布條。

左白帆帶來的醫藥箱落地摔開,藥品散落一地。

“老左,你敢看我老婆,久別怪我不念兄弟情義。”上身赤裸的王奎,活動了一下手掌,他走上前。

“兄弟啊,我是來給金俊哪小白臉看病的,我又不知道你和你老婆在他的房間裏親熱。”

王奎拳拳進攻,左白帆一邊躲閃一邊解釋。

剛剛左白帆一來就徑直去了金俊的房間,推開門一看王奎與趙晨曦衣裳褪去,正膩在一起親熱。

左白帆不小心看到了趙晨曦的玉背,王奎愣了愣,隨即發瘋似的和←白帆扭打在一起。

“左白帆,你說誰是小白臉!”身爲純爺們的金俊如何能容忍自己被說成小白臉。

受傷的金俊不管三七二十一,直接加入了扭打在一起的兩個人之中。

“金弟弟,這時候你就別湊熱鬧了身體要緊。”前後受敵的左白帆剛躲過王奎的橫踢,他的手就被金俊控制住。

“老王來來來,你好好的教訓這個活了千年的小子。”金俊拖着左白帆把他送到王奎面前。

“老王你可別衝動,兄弟我確實不是故意的。”左白帆道。

“老王,這老小子可看了你老婆,這口氣你也能忍下去?”金俊激着王奎。

“不能忍。”王奎手握成拳,蓄勢待發。

“龍哥,你不能不管啊。救命。”左白帆把視線移到龍少決身上。

王奎和金俊的視線紛紛落在龍少決身上。

龍少決皺眉看着他們三人,這幾個人聚在一起總是吵吵鬧鬧,罵罵咧咧,打鬥不止。

都是有分寸的人,不管怎麼打鬧,也不會處什麼大事。

“我要去看我老婆,你們繼續。”龍少決眉頭舒展道。

“龍哥,喂,喂,喂。”左白帆朝着龍少決的背影大喊。

龍少決的身影很快便消失在夜色裏。

“老王還等什麼,打呀。”金俊道。

左白帆掙扎了一下,他擡腳用力的踩了一下金俊的腳。

“啊!嘶,嘶,嘶。”金俊疼的跳起來。

“老左你個卑鄙小人,有本事咱們一對一單挑啊。”金俊怒道。

“我不欺負弱勢兒童。”左白帆一從金俊手裏掙脫,他拔腿就跑。

王奎準備去追,房間的門從裏面打開,穿好衣服的趙晨曦從房間走出來,她臉色緋紅。

“老公~”趙晨曦嬌喊。

這一聲老公喊的,王奎聽到頓時骨頭的酥軟了。

“老婆你等着,我馬上把左白帆那老小子抓回來。”王奎小跑到趙晨曦面前道。 “老公,剛剛的事情我們也有錯,別爲難左白帆了。”趙晨曦溫柔的攔住王奎的胳膊,聲音溫柔的都能掐出水了。

“好,老婆我都聽你的。”王奎伸手溫柔的將趙晨曦攬入懷裏。

金俊站在他們身邊,一臉愁容。

“老公~”趙晨曦仰着頭看着王奎。

“恩,老婆我在。”王奎柔聲道。

“你們想幹嗎?”眼看着他們之間的距離越來越近,金俊上前伸出一隻手攔着他們之間。

“金俊你要是敢碰到我老婆一根頭髮,你就死定了。”王奎怒目瞪着金俊。

“老公,你別這麼兇嘛。”趙晨曦柔聲道。

“要親熱回家親熱,這裏是我家,對於不收費的愛情動作大片我一點興趣都沒有。”金俊道。

“你說什麼?”王奎勃然大怒。

侮辱他可以,但是王奎絕對容忍不了任何人侮辱趙晨曦。

金俊嘴巴一癟,苦着臉哀怨道:“王哥,美麗的趙姐姐你們就可憐可憐我吧。我身受重傷,難免多愁善感,別再我面前秀恩愛了好嗎。”

“老公我們回家吧,我看金俊也挺可憐的,單身二十多年了。”趙晨曦對王奎道。

“好,我都聽你的。”王奎說。

“金俊你放心,以後我要是遇到合適的姑娘一定會給你留着。”

趙晨曦走前給金俊留下了這麼句充滿濃濃母愛的話語。

金俊一臉尷尬,目送着他們小夫妻漸行漸遠,金俊瀟灑的撥了撥額前的碎髮,“切,我這麼帥,想要什麼樣的妹子泡不到。”

豪庭酒店裏,滿桌珍饈被服務撤下,孫秋月和龍軍熱絡的面對面交談,笑聲時不時傳來。

龍少軒與楊暖暖並肩而坐,龍少軒面前擺放着一隻白瓷青花圓杯,杯裏茶水碧綠透澈。

楊暖暖單手撐着下巴,她無聊的盯着龍少軒的那杯茶。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