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有紋着花臂的光頭冷笑,不客氣道:“楊老大,你不是不清楚,咱們這行是掉腦袋的營生,沾上了、一輩子甭想洗乾淨!你說退就退,不管兄弟們的死活啊?!”

有花枝招展的“媽咪”尖銳地聲音響起:“楊老哥,我只說一句,您趟這渾水幾十年,道上以恩怨宜結不宜解!真遣散了兄弟們,不怕仇家上門?”

有皮膚黝黑,鼻孔開闊,操着生硬華夏口音的東南亞客人,直指楊老大:“從父親開始,就一直只跟你做生意,別人、我們信不過,田裏的東西賣誰?”

更有幾位大佬對視一眼,當中領頭人襯衣男開口:“哼,楊老大,你想退出,是不是要先問問兄弟們吃飯的傢伙答不答應?”說着,幾位老大當場把槍擱在桌子上。

槍身泛着黑黝黝的金屬光澤!對於衆人請求、質問、或是威脅,楊老大坐在位置上平靜地喝着湯,像是想等衆人把話說完。

桌上人自發地坐到一起,與楊老大隔桌而望、頗有衆志成城、同仇敵愾地意思。與此同時,門外槍栓聲響成一片!

威脅之意不言而喻!

神級大魔頭 終於,湯喝完了,楊老大意猶未盡地放下碗:“你們是在逼宮啊?!”

所有人沒人敢應承,卻是站在一起,撂明態度!

楊老大起身,悠悠道:“我沾這生意二十年了,說句託大的話,今天敢一個人來見大家,就不怕你們翻臉!”

衆人無敢喧譁!

楊老大:“從我做生意的第一天起,跟你們在場任何一個人,甚至是門外頭、還沒資格坐在這兒的,每一筆交易我都記在賬上!”

“我跟所有人都無冤無仇,做生意時、生意就是生意,本分規矩,不欠你們一分錢吧!”

說到這兒,楊老大打了個哈欠:“你們自求多福,如果我今天走不出去,立馬就有人把賬本交給警察!哈,你說那時候,大家夥兒能往哪兒逃?”

“都說老而不死是爲賊!所以,幫我祈禱吧,祈禱我無災無疾,昏昏沉沉在某一天早起死掉,主與我們同在,阿門。” 滿桌來自華夏各地的大佬們,當中最不濟、也有貼身扈從五六位!毫不誇張的說,整個莊園裏至少有近千身手不凡、膚色各異的扈從。

如果這麼多亡命徒聯手發難起來,怕是一市的警力都難以應對!

即便如此,楊老大正了正身前的十字架,轉身、平淡地推門!

就這麼放他走了嗎?難道就這麼算了嗎?!

緬甸人操着生硬華夏語、怒道:“楊,你膽小!上次跟你交易,就被華夏的警察撞到,是不是被那事嚇破膽了?”

楊老大回頭:“侄芽子,我跟你父輩做生意時,他不過是緬甸種田的泥腿子!而他第一次拿槍、第一次開槍、第一次見血、第一次殺人,都是我教的。”說到這兒,楊老大望了望走廊持槍地馬仔們,撥開簇擁着的、黑壓壓的槍口,像是完全沒放在心上。

二十年來,道上盛名最勁的一個人,來去從容。

fuck!

纏情總裁,寵上癮! 緬甸人不甘心地搖搖頭,看着桌旁衆人,咆哮道:“楊,已經是沒了牙的老虎,他老了。我們要聯合!要儘快想出解決辦法!”

……

第二日。

z城,傍山煙雨別墅區裏,穿着麻衣、脖頸間戴着十字架的中年人,舉着電話:“我知道了,善待他們的妻兒老小,給他們賬戶上打500萬吧。”

電話那頭:“老闆,請放心。無論是誰上門,都要先從我們劉氏七兄弟身體上跨過去。”

別墅區內因一棵棵參天大樹枝葉過於繁茂、加以別墅本身矗立在半山腰上,所以此間水汽氤氳。

楊老大遠眺,眼中有殺氣、卻無殺意:緬甸人、惡頭屠夫、何媽咪、許教授,你們四方老大竟聯手,殺我的人?……哎,既已決定再不摻和,罷了、罷了……

楊瀟瀟大概剛剛出浴,金色的頭髮溼漉漉的,她一面擦着頭、一面笑道:“爸爸,生意不是早就賣掉了嗎?對了,這週末禮拜記得叫上我,我給那些唱詩班的孩子們買了禮物。”

楊老大合上黑色的聖經,語氣略凝重:“瀟瀟,這周、不,是明天我們去荷蘭玩好不好?別擔心簽證的事兒,我早就辦好了。”

……

深夜,臥室中的楊老大手機響了。

楊老大:“劉阿大,我已經決定要退了。這麼晚了,有什麼事兒不能明天說嗎?”

電話那頭帶着哭腔:“老闆,不好了!早上,龍湖那邊洗衣房的暗樁沒消息了,我就讓阿五、阿六去看,結果那兒的十五個弟兄折在地下室裏,無一活口。老闆,您、您一定要給他們報仇啊!”

楊老大沉吟半晌:“我知道了。”,然後緩緩掛了電話。房間裏溫度適宜,可這位道上昔日龍頭第一次覺得有些冷:緬甸人、惡頭屠夫、何媽咪、許教授,你們來得好狠啊!

……

早上6點多,陳志凡被短信聲震醒。當他看到短信、便抓起衣服套上,匆匆下樓!

分局大廳裏,廖漢領着分局同事,跟技術科、戶籍署的領兩撥幹警早就在等候。都這時候了、還有通宵的三四十號警力,那場面、像是迎候市局大領導一般。

作爲現場最高領導,廖漢絕對是最愜意的——躺在沙發椅上,眼都不睜、美名曰:“你們說,你們說,我沒睡,聽着呢。”

有廖漢的跟班俯身、小聲在廖漢耳邊說道:“老大,陳哥到了。”

說時遲、那時快,廖漢臃腫地身體猛地從椅子上彈起:“啊,陳哥,陳哥你來看!”

所有現場警察系統的下屬目瞪口呆:我天,詐屍嗎?

見廖漢起身,戶籍署的帶隊警察介紹:“廖隊,原本我們排查了z市乃至y省楊姓35歲~60歲的男性、以及18~30歲混血女性,一共是2700萬人的檢索目標!可這麼多人,沒一例符合條件的。後來,就找了諧音的生僻姓入手,結果發現了這個女孩兒。”

這邊,陳志凡拿起資料,望着資料上面金髮碧眼的女孩:養小小,女,漢族,21歲,出生於1905年y省z市楊家口,父養吉盛,經營日化品爲生……

戶籍署的民警邀功似的、賣弄給廖漢聽:“養姓雖然稀少,但說起來還是y省商/丘那邊的本地姓。 願你和白蓮花百年好合 因爲成語百步穿楊裏面的主人公養由基爲戰國時楚國大夫、封地在商/丘,所以有商丘本地人以養爲姓。”

此刻,陳志凡確信荷官楊瀟瀟真名是養小小,而養吉盛,便是傳說中的大毒梟楊老大!

技術科的同事彙報給廖漢聽:“養小小是今年纔回到華夏的,此前七年一直在國外讀書,哦,她的暫住地是建業集團下面的高端別墅——傍山煙雨雅閣。”

陳志凡:“把傍山煙雨雅閣的地址給我。”,說着,陳志凡吩咐廖漢:“派人跟海關那邊聯繫,盯住養小小和養吉盛的動靜!決不能讓他們離開z市,沒我的允許、也別輕易打草驚蛇!”

作爲場中級別最高的廖漢點頭狂喜,好像被協警陳志凡使喚是一件值得得意的事兒:“知道,陳哥,您放心好了,絕不給您掉鏈子!”

見陳志凡轉身。“哎,我已經讓人買飯了,不吃點再忙?!”廖漢屁顛屁顛地:“啊,陳哥,你要出去啊,我、我開車送你!”

卻是陳志凡腳下不停:“用不着。”

留在原地的廖漢有些失望,半天后、朝身後衆人擺了擺手:“都先散了吧。”

這一幕,讓技術科和戶籍署的警察目瞪口呆:這tm刑偵分局到底誰是領導?誰說了算?

……

沿着盤山公路,出租車費盡力氣,來到這幢號稱z市平方最貴的別墅區門前!

陳志凡剛付完車費!只聽身後油門轟鳴,一輛黑色suv從柵欄門不擇路似的,橫衝直下!

此刻,還不到早上7點鐘!

陳志凡望着別墅區內,那些掩映在參天大樹間的、白色風車縫隙裏,有若隱若無的死氣隨風飄蕩!

陳志凡臉色大變:該死的,出人命了!

不帶猶豫的,陳志凡貓着腰、混在溼漉漉的草叢中,匍匐着、往別墅區裏面潛去!

進門的草叢裏,躺着一位筋肉結實、穿着黃色背心的年輕人,年輕人身上還有鑰匙、尋路燈、對講機等,很顯然,這應該就是“別墅主人楊老大”身邊的高手扈從!

可惜的是,這位年輕人腦袋已被一槍爆頭,血水順着草葉汩汩而下!

陳志凡看了看從年輕人脖子上摸出的銘牌:好吧,這傢伙叫“阿二。血都沒凝,看來是剛剛被一槍狙死沒多久!

離着陳志凡200米開外的空地上,有一輛白色的保時捷!保時捷正急促地發動着油門!只可惜,這輛保時捷前輪乾癟,怎麼都驅動不起來!

車內人有中年人的聲音大叫:“劉阿大,阿二!別出來,別管我,你們去救大小姐!”

車內人的聲音焦急!

陳志凡注意到空地前面,有一顆夠兩人合抱的大樹!大樹枝葉繁茂,掩人視線,樹後有死氣和人氣瀰漫!

“那兒應該就是用狙擊槍殺手的藏身處!”陳志凡尋思:這楊老大被仇家摸上門,恐怕還不知道阿二已經死了!大爺的,他可不能死在別人手裏!

狙擊槍之下,絕無活口!

陳志凡心中發緊。他可不會天真的認爲自己能抗普通手槍的身體,也可以扛下、那能打下阿帕奇武裝直升機的狙擊步槍!!! 大概是大樹後的狙擊槍手發覺了陳志凡!

不聽槍響!

陳志凡只覺得腦袋旁邊熱浪來襲,下意識低頭、翻身,竟看到自己身旁,一顆冒着熱氣的彈殼滾落在草地上!

最近處的那個樹樁,則“莫名”爆裂開來!

靠,槍上裝着消音器!

想到自己差點就被爆了,陳志凡火大:大爺的,弄壞了我的髮型,你死定了!

……

陳志凡躲在一個石凳後面,突然想到:狙擊槍上面都帶着“紅外線熱感瞄準”!

也就是說,如果沒有“紅外線熱感瞄準”裝置,或者說感應裝置感受不到自己!那麼,狙擊槍手就是瞎子!想到這兒,陳志凡任由體內的屍漫延開來,遮蓋住全身……

蔥綠的草叢裏,頂着被爆頭的壓力,陳志凡匍匐着前進:靠,這麼遠!沒關係,這纔多大點事兒啊,我不緊張!我不緊張……

繞到狙擊手藏身的那棵大樹,陳志凡足足匍匐了將近兩千米!

途中,果然沒有狙擊槍的干擾!卻是,陳志凡看到了另外兩具屍體,一具脖頸上銘牌是阿六,一具是阿七!只不過,倆人一個死於槍傷、一個死於脖子上致命的刀傷。

從他們身上取下一個匕首,陳志凡繼續前行!

……

別墅院裏,那株枝葉最繁茂的榕樹上!

一位穿着迷彩服,臉上塗抹着迷彩色的矮小殺手一動不動!能讓身體呼吸的頻率與掩體渾然一體,那麼這份狙擊手的殺人造詣,可見一斑!

若不是感受到他身上的氣息!陳志凡根本不可能發現這位狠角色!

陳志凡悄悄從殺手背後直起身!

狙擊手的第六感也警覺的可怕,當即棄槍回頭!

卻是,殺手遲了一步!

“呲啦!”一聲!

陳志凡手中的匕首,刺破了殺手的喉嚨!

殺手捧着脖子、身體痙攣!喉嚨處的血水跟水龍頭一般噴涌,很快,他死掉了!

陳志凡搖搖頭,取下匕首:“楊老大一定要死,卻不該你來代勞!”

……

還有沒有狙擊手了?

站在大榕樹這座最好掩體上,陳志凡屏住呼吸、觀察着整個別墅:自己是從大門口草坪進來的,草坪前面是進門的通路,後面鋪着鵝卵石的、是通向後院的停車場!嘖嘖,怪不得殺手把狙擊點選在這棵大榕樹上,可以說在這裏,有一杆狙擊步槍在手,能火力壓制大門、後院停車場、主建築出入口!

在確信沒有狙擊手後,這時,院中,那無法發動的白色保時捷門開了!

一位穿着灰色麻衣,脖頸上戴着十字架的中年人舉着手,身前血污斑斑,大喊道:“我認輸,聽到沒,我認輸了啊!”

“你們別再殺人了!”

中年人叫喊着、有些瘋狂了:“瀟瀟是無辜的,她14歲就去了國外,對於我生意,她壓根都不知道!有本事,朝我來啊?!”

望着這十字架,陳志凡確認這就是楊老大了!一瞬間,他目呲欲裂:你該死!

陳志凡縱身一躍、跑到蘭博基尼旁,一拳轟下,“咣噹!”一聲,中年人從車門口直接被打進車內!

捱了一拳的楊老大,掙扎着起身,當他看清陳志凡後,很快從身後摸索出一把槍:“你、是你?你到底是誰?!”

這個王爺很荒唐 陳志凡冷笑:“我到底是該喊你楊老大,還是養吉盛呢?”

楊老大身上狼狽不堪,望了望四周。

陳志凡:“別看了,除了來殺你的殺手,你手下都死了!我見過幾具屍體,好像叫劉阿大、阿六、阿七什麼的……”

楊老大如遭電擊,卻很快擡頭、用槍指着陳志凡:“我管你是誰!你!你有仇衝我來,綁走瀟瀟算什麼?”

陳志凡聳了聳肩,對着槍口不退反進:“我是警察,我想殺你很久了。你該慶幸,我是警察。”

楊老大驚訝:“果然,你跟緬甸人、惡頭屠夫、何媽咪、許教授他們不是一夥的。”

望着這位手下死絕的楊老大,陳志凡很厚道地坦言:“我不知道你說的是你哪一路仇家,可是,你完蛋了!”

卻是這時候,後院停車場出口處走出一位穿迷彩服、戴黑口罩的魁梧大漢!同時,別墅大廳出來了位穿迷彩服、戴白色口罩的大漢!

倆位大漢“齊唰唰”地把目光掃向蘭博基尼這邊、然後不約而同的對視一眼。

黑口罩粗啞的聲音先開了口:“怎麼多了一個、青蛇呢?剛纔掃尾,我可是殺了八個。”

白口罩很失望地搖了搖頭:“還用說,青蛇肯定是被這小子做掉了!你殺再多的保姆和花匠也不算本事啊。”

黑口罩聲音乾脆:“沒關係,我倆賭一局,看誰先殺掉他?”

對於兩位大漢這種隨意的態度,陳志凡很不爽:大爺的,老子活生生站在這兒,你意思我是個死人? 先婚後愛:陸總的隱婚嬌妻 恩?!好吧,也不能說沒道理,殭屍的確是個死人。

陳志凡邪魅一笑:“兩位,誰先來?”

殺手——白口罩大漢不答話,卻是“蹬蹬瞪”疾步上千,同時反手從袖口抽出匕首,直取陳志凡脖子!

嘖嘖!無論是出刀的弧度,還是一剎那間出刀的瀟灑利落程度,這白口罩用刀的手段,像是手術刀一般優雅!

陳志凡從不託大,退一步、卻是欺身上前,一記手刀劈下!

白口罩大漢手中匕首掉轉、像陳志凡手腕削去!

這一刀要是削實在了,非得連手腕都被人割下!經過前幾次臨陣對敵,陳志凡煞氣決屍氣已爐火純青!當下,腕口一斜、不偏不倚避開刀鋒!

暴勁的屍氣流轉!

陳志凡頭髮無風自動:“來而不往非禮也!”

這一刀更快、更急!未等到那邊黑口罩跑來幫忙,陳志凡一刀劈在白口罩腦袋上!

白口罩應該壓根沒想到眼前年輕人刀勢迅猛無比!可惜,他沒機會了!“噗通!”一聲,身體倒地!

陳志凡望向“姍姍來遲”的黑口罩大漢:“你也來送死?”

黑口罩咬緊牙關,不答話、雙手持握存刀,狠狠插向陳志凡胸口!

陳志凡身體微躺,要躲下刀鋒!誰料,黑口罩大漢刀行至一半,竟棄刀,從兜裏掏出一把槍!

陳志凡:“我嘞個去!玩陰的!”

卻是,陳志凡渾然不懼,在槍響之前,一刀橫劈!

這一刀霸道!

原以爲會槍響的楊老大不可置信地瞪大了眼睛!卻是聲音傳來,不是槍響,而是大漢撕裂般的痛苦聲音:“啊!我的手……”

黑口罩的持槍的右手,被削落在地上!

這輩子,他都沒機會再握槍了!

不,是他生前都不再有機會了!

陳志凡冷笑:“你濫殺前,可曾想過也被別人殺?”話音未落,復一刀劈下! 這一刀直接帶走黑口罩大漢的性命!

楊老大看到兩位職業殺手被眼前年輕人輕鬆解決,不禁不寒而慄:“你到底是人是鬼?”

陳志凡面不改色,扭頭輕鬆道:“你問我啊?”“我是人是鬼不重要,重要的是等下警察就來了,有什麼話你跟他們說吧。”說着,陳志凡拿起手機。

楊老大登時撲身、拼盡力氣想奪陳志凡手裏的手機:“不能報警!”

陳志凡反手一拳,砸在楊老大面門,楊老大臉上鼻血噴涌。

“咳咳”楊老大身體起伏得厲害,厲聲道:“你不能報警,如果你報警,緬甸人和惡頭屠夫他們就會殺了瀟瀟,然後就此跑路。”

陳志凡眼神冰冷,厭惡道:“看一場狗咬狗的好戲也不錯!你們這些人渣,我巴不得死絕了纔好!”

楊老大頹唐地坐在地上,抹了把臉上血污:“瀟瀟14歲就去了國外,根本不知道我做什麼生意!冤有頭債有主,她是最無辜的啊!”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