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柏師兄,看來咱們要跟長老們求援了”王鶴瞳皺着眉頭對柏皓騰說道,雖然她心裏不想北京的那幫老傢伙過來,但是這也是沒有別的辦法了。

“恩,這件事我得馬上稟告長老們”柏皓騰說完這話就掏出電話給北京道教協會的長老們打電話,而王鶴瞳則是跑到柏皓騰的身邊偷聽他打電話。

“林道長,這兩個人是……”趙鳴指着柏皓騰還有王鶴瞳向我問道。

“他們倆跟我一樣,也是道士”我對趙鳴解釋道。

“哦,事情很嚴重嗎?”趙鳴說這話的時候也是一臉凝重,如果不是親眼看到他的那個老祖宗在天上飛,他這輩子都不會相信這件事是真的。

“恩的,這件事確實很嚴重”我對趙鳴慎重的說道,趙鳴聽我這麼說就再沒說什麼,他轉過身向那九口棺材望了過去,心裏也在擔憂着。

過了大約十分鐘左右柏皓騰掛斷了電話向我走了過來,王鶴瞳則是跟在柏皓騰的後面一臉不高興的樣子,剛剛王鶴瞳的臉是蒼白色的,現在她的臉卻變成了醬紫色。

“林兄弟,長老說了,明天就會派人過來協助我們”柏皓騰走到我的身旁說道。

“鶴瞳怎麼了,好像一臉不高興的樣子”我望着鶴瞳問道。

“因爲明天來的人正是鶴瞳的大師姐暮婉卿,所以她就不高興了”柏皓騰搖着頭苦笑道。

“柏皓騰,你是不是在笑話我呢”王鶴瞳瞅了一眼柏皓騰沒好氣的說道,平時王鶴瞳叫柏皓騰爲柏師兄,這個時候他直接稱呼柏皓騰的姓名,可想而知這個王鶴瞳此時有多麼的生氣。

“我哪敢笑話你啊”柏皓騰此時也不敢再笑了,因爲柏皓騰心裏可知道惹怒了這個王鶴瞳的話,他可沒好果子吃。

“幾位,咱們還是回屋子再談吧”趙鳴在一旁插了一句說道。

“恩,咱們回去說吧”我也點頭跟着附和道。

趙鳴帶着我還有柏皓騰,王鶴瞳以及二柱子往別墅裏走,我們剛走進門,屋子裏的那些男人目光全部向王鶴瞳的身上看了過去,王鶴瞳這個人雖然平時大大咧咧的,但是屋子裏六十多個男人一同看她,她也有些不好意思,王鶴瞳的臉瞬間羞的通紅。

其實這也不怪屋子裏的那些男人看她,王鶴瞳今天穿的比較惹火,她上身穿着黑色緊身t恤,下身則是穿着豹紋的包臀短裙,黑色的絲襪將她的大長腿修飾的格外的迷人,鶴瞳腳上穿着一雙大約八釐米的高跟鞋,像王鶴瞳這麼漂亮還有氣質的女人哪能不吸引男人的目光。

“兄弟們,就是他把我還有馮哥打倒的”就在這個時候,之前被我一掌打暈過去的那個男子醒過來指着我對衆人說道。

此時屋子裏的那些人不再盯着王鶴瞳看了,而是面漏兇光的向我看來,有幾個人將拳頭握的吱嘎吱嘎的響。

“你們這是幹什麼呢,剛剛那件事不怪林道長,今天誰要爲難林道長的話,別說我對他不客氣”此時趙鳴站在我前面對屋子裏的衆人說道。

“到底是怎麼一會事啊”王鶴瞳一臉疑惑的問到我。

“沒事,就是一場誤會而已”我搖着頭對王鶴瞳說道。

“之前是我的兄弟對林兄弟無禮了,我代表我的兄弟給你賠禮道歉”趙鳴說完這話就對我鞠了一躬。

щщщ⊕тTk Λn⊕¢O

“大哥,你爲什麼要給這個狗道士道歉啊”說這話的仍是那個剛醒過來的男子說的。

“你把剛纔的那句話給姑奶奶再重複一遍”王鶴瞳此時怒瞪着雙眼走到趙鳴的面前指着那個男子大聲喝到,王鶴瞳這一嗓子將現場的所有人都給鎮住了,大家完全沒有想到這麼漂亮的女孩子居然這樣兇猛,就連趙鳴也是一臉驚訝的看着王鶴瞳不知道該說什麼。

“姑娘,請你說話的時候自重點”此時在人羣中又站出來一個男子對王鶴瞳說道,原本我以爲柏皓騰會站出來勸阻王鶴瞳,可是沒想到柏皓騰他抱着雙臂站在後面一臉微笑的看着那個男子,他這是打算看熱鬧。

“鶴瞳,這件事還是算了吧”我拉了一把王鶴瞳說道。

“哼,這件事不能就這麼算了,要是不給這些人一點顏色看看,姑奶奶今天就不姓王”王鶴瞳說的這番話就像個小太妹似的。

“有種的話就跟我出來,今天姑奶奶要是不給你揍趴下的話,我就跟你姓”王鶴瞳指着對面的那個男子說完就走了出去。

“唉,有人要倒黴嘍”柏皓騰搖着頭說道,柏皓騰說的這句話聲音雖低,但是也被一旁的趙鳴聽見了,趙鳴則是認爲他的那個兄弟根本就不是這個漂亮女人的對手,所以他沒有出手阻止這場對決,他想讓他的這些兄弟知道知道什麼叫做天外有天,人外有人。

“我不跟女人打”那個男子根本就沒瞧得起王鶴瞳。

“哈哈,你怕了就直說,別找理由”王鶴瞳嘲笑道。

“你…..”那個男子指着王鶴瞳氣的有些說不出話。

“你什麼你,叫姑奶奶”王鶴瞳的這句話徹底激怒了那個男子。

“好,我跟你打”那個男子邁着大步就走了出去。

“你是女人,我讓你一隻手,來吧”那個男子將一隻手放在背後對王鶴瞳說道。

“真有意思,姑奶奶可不用你讓,你還是拿出你全部的實力吧,我怕你一會輸了的話會不服氣”王鶴瞳對那個男人譏諷道。

(沒收藏的希望大家都去收藏一下,收藏的數據不夠,用自己的qq就可以登錄一點都不麻煩,如果沒達到收藏的話,這本小說就沒法再繼續寫下去了,希望大家都支持一下) “老四,拿出你全部的勢力吧,不要低估你的對手”趙鳴在一旁對那個與王鶴瞳對決的男子提醒道。

“是,大哥”那個老四聽趙鳴這麼一說,他將背在後面的手拿到了前面。

“那我就不客氣了”那個男子對王鶴瞳說道。

“哼,別把自己當一盤菜”王鶴瞳說完這話就將她的那雙高跟鞋脫了下來,然後她揹着手向那個被趙鳴稱爲老四的男子身邊走了過來。

那個男子警惕的看着王鶴瞳,並沒有先出手的意思,畢竟他覺得自己個是男人,應該讓讓這個漂亮的女孩,當然他也怕傷到這個漂亮的女孩。

王鶴瞳走到那個男子的面前一腳就向那個男子的胸口踹了過去,那個男子則是將雙手合十擋在了胸口處。

“嘭”的一聲,這個男子被王鶴瞳一腳踹飛出去,那個男子的身子狠狠的撞在了他身後的牆上然後嘴裏噴出一道鮮血直接跪在了地上,這一幕把現場所有人驚得是目瞪口呆的,大家沒想到這麼一個小女子居然能爆發出這麼大的力度,大家也完全看的出來這王鶴瞳是讓着這個老四,因爲王鶴瞳將雙手背在後面,只有一腳就解決了老四。

“還有誰不服,給姑奶奶站出來,當然你們也可以一起上”王鶴瞳揹着手望着那羣男人囂張的說道。

“好了,這件事就算了吧,誰要敢再挑事的話別說我不客氣”趙鳴指着他的那些兄弟說道,此時有幾個準備躍躍欲試的男子將攥緊的拳頭給鬆開了,他們不敢違背趙鳴的話。

“你,馬上給我林哥道歉,如果你今天不道歉的話,我就殺了你”王鶴瞳對着那個叫我狗道士的男子說道,王鶴瞳這句話不是在嚇唬那個男子,她說這話的時候身上散發着濃濃的殺氣,屋子裏的那些人也都感受到王鶴瞳身上的殺氣,那些男子握緊拳頭憤怒的看着王鶴瞳,如果王鶴瞳要是有什麼過分的舉動,恐怕這些人也會……

“鶴瞳,別鬧了,這件事就算了吧”我走到王鶴瞳的身邊拉着王鶴瞳胳膊說道,我真怕王鶴瞳把這件事鬧大。

“林兄弟,你別拉着鶴瞳,我覺得鶴瞳沒有做錯,他應該向你道歉”柏皓騰指着那個罵我狗道士的男子說道,此時柏皓騰的身上也散發着強烈的殺氣。

“柏兄弟,那兄弟也就是說的氣話而已”此時我感到十分的爲難,我不想大家因爲我的事傷了和氣。

“他這句狗道士不僅僅是在罵你,也是在罵我們,今天誰敢動鶴瞳一根手指,我將這滿屋人全部屠盡”柏皓騰走到王鶴瞳身邊說道,王鶴瞳則是一臉感動的看着柏皓騰,這個世界上除了自己的師傅寵着她,再一個就是這個柏皓騰了。

“給林道長道歉”趙鳴走到那個男子的面前說道。

“大哥…..”那個男子委屈的喊了一聲趙鳴大哥。

“我這個人做事向來是向理不向親,林道長今天好心救咱們兄弟,你們卻不分青紅皁白的去挑釁林道長,錯在你們身上,你如果還當我是你大哥的話,趕緊給林道長道歉”趙鳴拉着個臉子對那個男子說道。

“對不起林道長,剛剛是我不對”那個男子對着我道歉,雖然他嘴上這麼說,但是我知道他心裏不服。

“好了,只是一場誤會而已”我擠出一絲微笑說道,王鶴瞳和柏皓騰見那個男子道歉,這纔將身上的殺氣散去。

“以後說話注意點,這個世界上有很多人是你惹不起的”王鶴瞳沒好氣的對那個男子說道。

“行了鶴瞳,這件事就算了吧,咱再不要說了”此時的我有些難堪,畢竟趙鳴是我的東家。

“哼”王鶴瞳冷哼一身轉過身走到我的身後。

“師姑,你好霸氣啊”二柱子在一旁拍了王鶴瞳一個響亮的馬屁。

“林兄弟,你說那九個人還會來嗎”趙鳴不知如何稱呼那九具殭屍,他凝重的向我問道。

“他們今天晚上應該不會回來了,因爲他們已經飽了”我望着別墅後面的大山說道。

“那林道長我們現在該怎麼辦,有什麼需要我們做的嗎”趙鳴此時有點不知所措。

“這件事就讓我們來處理吧,你們幫不上忙的”柏皓騰站在一旁插了一句。

“恩,這件事你確實幫不了我們,你讓大家趕緊休息吧,明天你帶着你的這些兄弟們都撤走吧,還有你大伯”我對趙鳴囑咐道。

“這樣吧,明天我留下來,我讓其餘的那些人都撤走”趙鳴對我說道。

“禍是我惹出來的,我不能走”趙鳴大伯站出來固執的說道。

“趙老先生,你就別搗亂了,你要是在這的話,我們還要分心照顧你”我沒好氣的對趙鳴的大伯說道,如果不是趙鳴大伯揭開那飛屍頭上符的話,也不會是現在這個樣子。

“是啊大伯,你在這也幫不了我們,你明天早上就走吧”趙鳴也對他的大伯說道,其實趙鳴心裏有些不放心他的大伯。

“那好吧”趙鳴大伯點着頭說道。

“趙先生,你現在趕緊安排人將那三頭豬就地火化了吧,我怕那三頭豬會變成殭屍豬”我對趙鳴吩咐道。

“好的,我現在就安排”趙鳴說完就安排屋子裏的人將那三頭豬從豬圈裏擡出來就地火化。

“這樓下有點亂,我們幾個上樓說吧”於是我帶着王鶴瞳還有柏皓騰往樓上走去。

“鶴瞳,你這個脾氣要好好的改改,你這樣下去的話會吃虧的”到了二樓我回過身對王鶴瞳耐心的說道。

“我就這樣了,這輩子是改不了了”王鶴瞳任性的說道,而我被王鶴瞳的這句話嗆的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林兄弟啊,等你習慣就好了”柏皓騰拍着我的肩膀說道,其實我挺感激鶴瞳的,如果不是她給我出面的話,恐怕我今天會選擇隱忍。

“那你們倆剛剛是不是真動了殺心”我認真的問向柏皓騰。

“你說呢”柏皓騰笑道,從柏皓騰這放蕩不羈的表情裏我看的出來剛剛他們兩個不是在嚇唬那些人,如果那些人真敢對王鶴瞳還有柏皓騰動手的話,那他們下場就是看不到明天的太陽,還有一點我看得出來了,趙鳴帶的那些人身上有着同一種氣質,那就是軍人特有的陽剛之氣,他們應該全都是軍人。

“鶴瞳,今天晚上你跟林兄弟就待在這個別墅裏,我一會要開車回去,因爲明天早上還要接大師姐”柏皓騰對王鶴瞳說道。

“難道你就放心讓我這麼個如花似玉的姑娘住在這個狼窩裏嗎?”王鶴瞳拿出一副憐人的樣子對柏皓騰說道。

“你可得了吧,下面的那羣人要是狼的話你就是老虎,而且是吃人不吐骨頭的老虎”柏皓騰打趣着王鶴瞳。

“柏師兄,你最討厭了,你現在別跟我說話了”王鶴瞳故作生氣的說道。

“林兄弟,今天晚上那羣殭屍應該不會來了,明天早上我大師姐要坐最早的飛機來dg,我怕明天早上從這走的話會遲到,我一會必須要走,鶴瞳就拜託給你了”柏皓騰望着王鶴瞳對我說道。

“你放心吧,我會照顧她的”我對柏皓騰點着頭說道。

“鶴瞳,你一定要聽林兄弟的話,不要給林兄弟惹麻煩”柏皓騰林走的時候又囑咐了王鶴瞳一遍。

“我知道了,你走吧”王鶴瞳不耐煩的說道。

“路上要小心啊”我將柏皓騰送上車關心的囑咐道。

“沒事的,那我走了”柏皓騰說完就開着車走了。

“二柱子,師姑餓了,你去找點東西給師姑吃”王鶴瞳坐在二樓的一間臥室裏對二柱子指揮道。

“樓下有桃子,還有葡萄,我這就去給你拿”二柱子剛要轉身出去,他又頓住身子向王鶴瞳看去。

“你看着我幹嘛,趕緊下去拿啊”王鶴瞳沒好氣的對二柱子說道。

“師姑,我害怕下面的那羣人……”二柱子一臉爲難的說道。

“怕什麼,他們要是敢動你一根指頭,我就剁了他們”王鶴瞳說的這番話完全不像我們道家人應該說,她說的這番話有點像黑社會人說的話,我是拿這個王鶴瞳一點辦法都沒有了。

“好”二柱子一聽王鶴瞳這麼說心裏也有了底氣。

“林哥,你也趕緊去洗洗吧,你看你都髒死了”王鶴瞳指着渾身是泥的我說道。

“我也想洗啊,可是我就這帶了這一身衣服啊”我無奈的說道。

“你去樓下問問那些人有沒有多餘的衣服借你一套,你今天晚上總不能穿這個睡覺吧”聽王鶴瞳這麼一說我覺得也對,於是我走下樓找趙鳴借衣服。

“趙先生,你們有沒有多餘的衣服借給我一套”我指着我身上的衣服對趙鳴說道。

“有,小五你的身材跟林道長差不多,把你帶來的衣服拿一套給林道長換上”趙鳴對他的一個兄弟說道。

“林道長,給你”那個小五走到我的面前將一套迷彩服遞給了我,這個小五就是中午擡石棺最後把頭撞破的那個。

“把你頭上的紗布拆下來,我看看你的傷口”我對那個小五說道。

“哦”小五當着我的面把他頭上的紗布拆了下來,此時我看到小五的頭上有一道長約五釐米的口子。

我用手捂着小五的傷口,然後閉着眼睛默唸着咒語“吸吸日月,太食血,劈破,天崩地裂,急急如律令”當我念完這道咒語的時候,我將手從小五的傷口處拿了下來,只見小五頭上的那道口子已經完全癒合上了,而且沒留下一道疤痕。

(沒收藏的希望大家都去收藏一下,收藏的數據不夠,用自己的qq就可以登錄一點都不麻煩,如果沒達到收藏的話,這本小說就沒法再繼續寫下去了,希望大家都支持一下,作者微信qq同步346927777) “太神奇了,太神奇了…..”周圍的那些人驚呼道。

“林道長,你可不可以也給我三哥頭上的那道口子弄沒”小五指着今天跟他一起擡棺撞破腦袋的那個人說道。

“好”我點頭答應,於是我將那個老三頭上的傷口也給治好了,此時屋子裏的那些人一臉崇拜的看着我。

趙鳴望着我的眼神有些迷離,此時他的腦子也在飛速的運轉着,他現在就一個想法,那就是想方設法的將我弄到部隊去,他覺得我是一個百年難得的人才,如果能爲他所用的話,那對他來說將是如虎添翼。

這趙鳴大伯家的別墅絕對豪華,二樓一共有七個房間,每個房間都有獨立的衛生間,衛生間裏面也可以洗澡,看來這個趙鳴大伯的兒子應該很有錢,像這樣的一棟別墅沒有個一千萬絕對蓋不出來。

我洗完澡將小五給我的那套迷彩服穿在了身上,小五的身高大約在一米七五左右,比我只高出三釐米,他的身材要比我健壯的很,所以他的衣服穿在我的身上還是有點肥。

當我洗完澡來到王鶴瞳房間的時候,我看到二柱子正在不停的拍着王鶴瞳的馬屁。

“師姑,你絕對是我見到最漂亮的女人”二柱子對王鶴瞳讚賞道。

“真的假的”王鶴瞳一臉笑容的問道,任何女人都不會拒絕一個男人誇她漂亮。

“當然是真的了,我二柱子可從來不說假話”二柱子說這話的時候將右手的三根手指豎了起來。

“臭小子,沒事別亂發誓”我對着二柱子的後腦勺拍了一巴掌。

“沒事的林哥,二柱子說的都是大實話”王鶴瞳笑着說道。

“對了林哥,我今天早上跟柏師兄去茅山堂找你的時候,你已經走了,你走的時候爲什麼不給我們倆打電話啊,你要是打電話的話,估計就不會出現這事了”王鶴瞳一邊吃着葡萄一邊對我說道。

“因爲這裏路途遙遠,所以今天早上就走的特別早,這遷墳也不是個什麼好事我就沒有給你們打電話,可誰曾想到居然會發生這樣的事,唉”我感嘆的說道。

“林哥,你就別愁了,等明天我大師姐來了,她自己就搞定了,這對她來說都是雞毛蒜皮的小事”王鶴瞳完全沒有將那九具殭屍的事情放在心上,我還是真心的佩服這個王鶴瞳的心態。

聽了王鶴瞳這番話,我對她的這個大師姐是越來越感興趣了,我從心裏想接觸一下這個暮婉卿到底是個什麼樣的人。

“時間不早了,咱們回去休息吧”我對着二柱子說道。

“我不困,我還想再跟我師姑說會話”二柱子說這話的時候眼睛在盯着王鶴瞳的大長腿看。

“你要是不聽我的話,明天早上你也趕緊的給我滾蛋”我指着二柱子的鼻子說道,其實二柱子也有離開這個地方的想法,畢竟今天發生的事實在事太恐怖了,但是他也不傻,如果明天他真的離開的話,那他之前所做的一切就前功盡棄,因爲他知道明天如果他走了的話,一有想做我徒弟的話就有點難了。

“我知道了”二柱子依依不捨的離開了王鶴瞳的房間。

“鶴瞳,你也早點休息吧”我說完這話就走了出去並將王鶴瞳的門給帶上了。

我前腳剛走出王鶴瞳的門,三哥的電話就打了過來。

“不凡啊,你今天去遷墳了嗎?”三哥在電話那頭焦急的說道。

我衝着電話“恩”了一聲,再沒多說什麼,因爲我心裏有點煩。

“那東家怎麼到現在也沒有給我的銀行卡打錢,我給他打電話也不接,我到你的茅山堂找你你也不在,你去哪了”三哥心裏還惦記那十五萬尾款。

“我現在還在東家這”我對三哥說道。

“你怎麼還在那啊”三哥不解的問道。

“因爲今天的墳遷了一半,明天還要繼續”我沒有將實情告訴三哥,即使告訴他也沒用。

“原來是這樣的,我以爲你今天沒去呢,那好吧,等明天完事的時候你一定要提醒東家趕緊把尾款打給我們”三哥對我提醒道。

“好了,我知道了,我困了,我要睡覺了”我說完這話就將電話給掛斷了。

“二柱子,你去將狼毫筆,硃砂,還有黃符紙拿給我”我對二柱子吩咐道。

“是”二柱子一路小跑將我剛纔說的那些東西全部拿給了我,看到二柱子這麼勤快,我也覺得我身邊確實需要這麼一個跑腿的人,等這件事處理完以後我就打算把這個二柱子收了,這小子在我的印象中還不錯,雖然有點混,但是心眼很正,以後慢慢調教應該能出息個人。

我用狼毫筆沾了一下硃砂,然後在黃符紙上開始畫鎮屍符,因爲我認爲現在除了糯米能對付那些殭屍再就是鎮屍符了,我是再想不出別的辦法了,雖然王鶴瞳說她的大師姐能搞定這件事,但是我也不能全指望人家。

當我畫完五十多張鎮屍符的時候,我感到渾身乏累,此時二柱子早就躺在牀上睡着了,呼嚕聲打的是此起彼伏,我看了一下屋子裏的鐘,已經是晚上十二點多了,雖然我有點困了,但是我還是有點不放心下面那兩個被殭屍咬的人,我將東西收拾好就往樓下走去。

等我走到樓下的時候,我發現趙鳴帶的那些人坐在客廳的沙發上都沒有睡,我能看出他們一個個都很緊張,我徑直的走到客廳旁邊的屋子裏。

“他們倆個怎麼樣了”我指着躺在炕上的那兩個人向趙鳴問道。

“高燒已經退了,喂他們的糯米粥也全都吐了出來,而且他們吐出來的糯米粥是黑色的”趙鳴擔憂的說道。

“這是正常反應,糯米有清屍毒的作用,千萬要記住,每天必須用糯米水清洗傷口三次,他們什麼東西也都不能吃,只能吃糯米粥”我對趙鳴囑咐道。

“恩,我記住了了”趙鳴點着頭應道。

此時我走到那兩個被殭屍咬的男子身邊查看着他們倆的咬傷,經過之前的處理,他們倆紫黑色的咬傷變成了紫色,雖然還有點腥臭味,但是沒有之前那麼濃烈了。

“將這兩盆糯米水換了,再泡上兩盆糯米水,這傷口還需要清洗”我對站在我身邊的趙鳴吩咐道。

“小五,按照林道長說的去做”趙鳴對小五安排道。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