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柳三爺跟着在一旁哈哈的笑了起來“肯定的,你師傅早就知道了,不過你師傅這次就是想讓你自己解決一些事情。”說到這以後柳三爺頓了一下“之前你小子出手都有你師傅護着你,看着你,這次你得看着你師傅,還得保護我和你師傅,心裏壓力肯定大了不少吧?不過還不錯,你沒讓我們兩個老傢伙失望。”

我跟着一臉無奈的看着他們說道:“師傅,三爺,你倆知不知知道,我差點死了。”

“哈哈哈,我看過你的卦象,你小子是個長命的主。”柳三爺說完以後非常爽朗的笑了起來。

而這個時候我師傅跟着點點頭說道:“小貴,你長大了不少,沒讓我和你三爺失望。”說到這以後我師傅拍了拍我的肩膀,他纔看到我身後的傷口。

緊跟着我是師傅的語氣變得嚴肅了起來“你受傷了?”

我跟着點點頭,無奈的看了一眼這兩個爲老不尊的老頭以後說道:“不然呢?”

柳青兒這個時候吐了吐舌頭看着我師傅和柳三爺說道:“邱爺,師傅,本來小貴哥哥不會受傷的,他是替我擋了一下,才被那惡鬼抓傷的。”

我師傅跟着在一旁笑了起來“這是他該做的,今天要是讓我看見受傷的是你,我非得揍死這臭小子不可。”

我頓時一臉無奈的看着我師傅,一臉委屈的說道:“師傅,我可是你徒弟啊!”

“不管什麼時候,你都要記住,你還是青兒的哥哥,知道嗎?”我師傅蠻不講理的說了一句。

柳三爺在一旁看着我師傅沒好氣的說道:“我說老邱,你就這麼喜歡欺負小貴?”

我師傅瞅着柳三爺狠狠的瞪了一眼“你這老小子說啥呢,我是在教我徒弟怎麼做人。”說到這以後我師傅頓了一下看着我說道:“你做的沒錯。”

我跟着在一旁訕訕的笑了一下,柳三爺張了張嘴想說什麼卻也沒有說出來,隨後我師傅回過頭看着我們說道:“行了,回去吧!”

我們點點頭以後便跟着我師傅往出走了,我下意識的回過頭看了一眼老林子,只見此時的老林子的陰氣一點都沒了,留下的只有這林子之中的寒冷氣息了。

走到半路的時候,柳青兒看着柳三爺問道:“師傅,那鬼王是什麼東西啊?”

柳三爺跟着一邊往前走一邊摸着自己的鬍子一邊看着柳青兒緩緩的解釋道:“鬼王屬於靈體的存在,但是卻也可以化形,因爲常年怨氣不散,導致靈體產生了異變,所以纔會變成窮兇極惡的鬼王,而這鬼王如果真的處理起來相對來說也是非常棘手的。”

我跟着點點頭並沒有說話,因爲我師傅之前已經跟我說過這鬼王的事情了,所以我的心裏多少也清楚一些這鬼王的事情,但是如果真的要處理起來吧,怕是真的像柳三爺說的那樣,很棘手,但是我心裏多少也有些好奇,我還真的沒有見過這鬼王呢。

而這個時候柳青兒聽完柳三爺的話以後笑嘻嘻的問道:“師傅,那你們打算什麼時候處理鬼王呢?”

我師傅跟着稍稍思索了一下,開口說道:“馬上就到十五了,所以得趕在十五之前處理了他,不然過了十五這鬼王吸收了天地精華,到時候處理起來就更麻煩了。”

柳三爺跟着點點頭,而柳青兒這個時候依舊是一臉疑惑的看着我師傅和柳三爺問道:“那這鬼王到底有多厲害?”

我師傅稍稍思索了一下,搖了搖頭說道:“具體多厲害我還真不知道,這鬼王存在的年頭已經不短了,怕是不是什麼簡單的貨色吧。”說到這以後我師傅頓了一下“不過鬼王的這個事情你們兩個就不用管了,這個事情我和柳三爺來做就行了,你們小輩就別參與了,你們也幫不上什麼忙,去了反而添亂。”

隨後柳青兒哦了一聲,別有深意的看了我一眼,我稍稍愣了一下,很快回過神了,這丫頭該不會憋着什麼別的心思呢吧?

想到這以後我也沒有繼續想下去,跟着我和我師傅他們一起往回走了,到了村口的時候已經是夜裏十一點多了,我和我師傅他們也就在此分別了,我師傅和柳三爺回了茅草屋,而柳青兒則是跟着我一起回到了我家裏。

到家以後,我洗了洗臉,便直接回房間拿着藥膏擦了擦自己傷口的傷痕以後,便靜下心開始打坐,準備睡覺了,至於柳青兒幹嘛呢我並沒有去在意。

打坐完以後就早早的睡下了,心裏也沒有想太多的事情。

早上醒過來以後,我準備起牀去吃飯的時候,柳青兒來敲門了,我穿好了衣服以後走出房間,開了房門以後,看着她站在我房間的門口。

我跟着看着她說道:“我媽讓你過來喊我吃飯的?”

柳青兒搖了搖頭說道:“那倒不是。”說到這以後柳青兒頓了一下“早飯還沒做好呢,我來還你東西了。”

“東西?”我下意識的問了一句。

柳青兒點點頭說道:“對啊!”說完以後柳青兒從自己的脖子上摘下來了我昨天給她的鬼母玉。

想到這以後我纔想起來,這鬼母玉昨天是爲了讓她鎮定心神用的,隨手借給她了,柳青兒把鬼母玉遞給我以後,我又接過來戴到了自己的脖子上。

而這個時候柳青兒看着我笑嘻嘻的問道:“對了,這鬼母玉你是從哪裏得到的?”

我指了指自己胸口的鬼母玉,她衝着我點點頭,於是我對着她說道:“這是我師傅的一個土豪朋友送給我的,當時我也不知道這玩意是幹啥用的,後來才知道,這玩意還會認主護主,甚至可以起到鎮定心神的作用。”

“昨天的事情謝謝你了,你身上的傷口擦了藥了吧?”柳青兒看着我關切的問了一句。

“已經好的差不多了。”說到這以後我頓了一下“一點小傷不礙事的。”

柳青兒哦了一聲,看着我點點頭說道:“昨天謝謝你了,以後你不用替我擋的,本來咱們兩個我就比你大,還要你保護。”

我聽到這以後哈哈的笑了起來“沒事沒事,反正我受傷已經習慣了。”說到這以後我頓了一下繼續說道:“再說了,如果昨天受傷的是你,我師傅肯定得揍死我了就。”

“好吧好吧。”

“沒事的,不用放在心上。” 一個女子的故事 我很隨意的說了一句。

柳青兒點了點頭以後看着我笑嘻嘻的問道:“我問你個事情好不好?”

“你說。”我有些警惕的看着柳青兒,因爲我總感覺柳青兒此時這個語態有些不對勁。

緊跟着柳青兒一臉壞笑的看着我問道:“你知道那鬼王在哪裏嗎?”

我想了一下點點頭說道:“知道在哪裏,就在後山的山坳裏。”說到這以後我頓了一下“但是我是不會帶你去的。”

“切,我就沒打算讓你帶我去。”說到這以後柳青兒頓了一下“我自己去。”

“我的姑奶奶,你別鬧了行不?”我沒好氣的說道:“鬼王可比昨天那厲鬼厲害的多的多,你連厲鬼都解決不了,你還想去觸碰鬼王的黴頭,那不是找死呢麼?”

“我就是好奇想看看看。”說到這以後柳青兒頓了一下“放心吧,我不會讓他們發現的,我會小心翼翼的。”

我聽到這以後慌忙搖了搖頭說道:“不行不行,你要是出點啥事我師傅非得扒了我皮不行。”

“那你就跟我一起去唄,我知道你也很好奇,也想去對不?”柳青兒說道。

我跟着搖了搖頭,語氣異常堅決的說道:“昨天我師傅說了,不允許咱們去參與這個事情的。” 186 山洞裏的蛇羣

“對啊,就是因爲他們不允許咱們參與,所以我纔想讓你偷偷的帶着我去的,要不然錯過了怎麼辦?”說到這柳青兒頓了一下,語氣加重了幾分“難道你就不想去看看這鬼王到底是個什麼樣子?”

我想了一下,總是感覺這個事情有些不妥,跟着搖了搖頭說道:“不行!”

“你要是害怕可以不用去的,我自己去就行了。”柳青兒一臉無所謂的樣子對着我說道。

我想了一下還是覺得不妥,隨即衝着她搖了搖頭“隨便你吧,反正我是不會去的!”

剛剛說完這句話的時候我媽的聲音就傳了過來,我知道,早飯做好了,我媽喊我和她一起去吃飯呢,想到這以後我看着她說道:“你剛剛說的那個事情隨後再說吧,先吃飯吧。”

“切~”柳青兒沒好氣的看了我一眼“膽小鬼。”

我跟着撇了撇嘴也就沒有繼續說話,畢竟對於鬼王這種事情我心裏多少也沒啥把握,而且那玩意根本不是我們這個級別能對付的,好奇歸好奇,但是我還是覺得太危險了,如果出點事情怎麼辦? 豪門天價前妻 想到這以後我堅定了自己的心裏想法。

早上吃完飯以後,我看着柳青兒笑着問道:“要不要下棋?”

“不要,你自己下吧。”說到這以後柳青兒看着我頓了一下“我有事情要做。”

說完以後柳青兒衝着另一個房間走了進去,我倒是好奇這丫頭會有什麼事情,於是她進了房間以後,大概五分鐘左右的時間我也走了過去,只見柳青兒房間的門只是虛掩着,我跟着推開了房間的門,只見柳青兒不知道從哪裏弄的硃砂手裏還握着一隻狼毫,好像是在畫符紙。

她看到我進來以後,沒好氣的說道:“你進來就不知道敲門嗎?”

我有些無奈的開看了她一眼“說的好像你進我房間的時候敲門了一樣。”說到這以後我頓了一下“你畫這些符紙幹什麼?”

“對付鬼王用的。”柳青兒一邊畫着符紙嘴裏一邊漫不經心的說道。

我聽到這的時候心裏多少有些感覺不好,緊跟着我看着她說道:“你該不會真的打算去看看這鬼王吧?”

溫暖的時光裏,護你一生 “不然呢?”柳青兒說話的功夫一張符紙已經畫好了。

我跟着在一旁開口說道:“你知不知道鬼王的厲害啊?你根本不是對手的好不好?”

“你要是不願意跟我一起去就趕緊出去,別影響本姑娘畫符,不然的話我就揍你。”說到這以後柳青兒一臉蠻橫不講理的樣子看着我。

我心裏一陣無奈,跟着開口說道:“鬼王真的很厲害的。”

柳青兒跟着放下了手裏的狼毫,一臉鄭重的看着我說道:“我就問你一句,你到底去,還是不去?”

“不去!”我異常堅定的說道。

“那就請你出去。”柳青兒對着我說道。

我想了一下,決定還是陪她去吧,不然柳青兒自己去我心裏還真不放心,她的道法那麼薄弱,去了萬一驚擾到了鬼王,到時候肯定難逃一死,而且她要是出點什麼事情,我師傅肯定又要怪罪於我了,想到這以後我看着柳青兒長長的嘆了口氣說道:“算了,我陪你去吧!”

柳青兒聽到我同意去以後,頓時一臉竊喜“還算你這個當哥哥的有點良心。”說到這以後柳青兒拍着胸脯對着我保證道:“你放心,看到鬼王以後我就離開,絕對不會做多餘的事情的。”

我跟着想了一下點點頭說道:“行吧。”說完以後我頓了一下“你繼續畫符紙吧,我得回去拿剪點剪紙了,不然對付鬼王沒東西就麻煩了。”

“去吧去吧。”柳青兒笑嘻嘻的對着我說道。

我跟着轉過身以後回到了自己的房間,剪出了許多剪紙,又挑了一些我認爲比較強大一點的剪紙揣進了自己的口袋裏。

忙活了一上午算是忙活完了,其實我心裏也沒底,如果真的碰到了鬼王,我能不能解決還真的是回事,後來再想起來這個事情的時候我都不知道自己怎麼想的居然陪着柳青兒一起犯傻。

中午吃過飯以後我坐在房間正在猶豫這件事情的時候,柳青兒已經走進了房間裏面,我看着柳青兒進來以後下意識問了一句,你來幹嘛。 187 柳青兒的劍術

而很快,這剪紙感受到我的血液催發以後,剪紙上的陰氣開始迅速擴散了,我甚至感受到了自己的手都已經有些冰涼了,而那些蛇這個時候衝着我和柳青兒這邊走了過來,很明顯,這些蛇也感受到了這股陰氣的存在。

柳青兒顯然也注意到了這些蛇衝着我們這邊爬了過來,緊跟着柳青兒驚呼道:“小貴哥哥,這些蛇衝着咱們過來了!”

我跟着點點頭說道:“我知道。”說完以後我往後退了一步,跟着對着這剪紙默唸了一句口訣以後,這剪紙一下子就衝着那些蛇飛了過去。

而那些蛇感受到這剪紙的陰氣以後,繼續衝着那剪紙爬了過去,而那剪紙的速度也慢了許多,只是慢慢悠悠的往前飄着,吸引着這些蛇,我看到這一幕的時候心裏放心了不少。

很快,那張剪紙飛出去沒多久以後,地上的蛇也都跟着動了,而還有一些蛇沒有動,就是那些銀色的蛇,看到這一幕的時候我心裏有些心急,雖然剩下的銀蛇不多了,但是對付起來卻也非常麻煩。

果然,那些蛇都離開了以後,那些銀蛇開始虎視眈眈的盯着我和柳青兒,嘴裏不斷的吐着信子,給我一種很不安的感覺,因爲我不知道這些蛇會什麼時候就突然發難了,而且這些銀蛇有沒有毒我都不清楚,對付起來也是非常的棘手的。

想到這以後我看着柳青兒開口問道:“對付這些銀蛇,你有多少把握?”

柳青兒跟着看了我一眼,說道:“我試試吧!”

說完這句話以後柳青兒跟着從自己的身上摸出來了符紙,順勢衝着那銀蛇打了過去,很快那符紙順勢就衝着那銀蛇打了過去,直接打在了那銀蛇的腦袋上,那銀蛇吐着信子碰撞到了符紙上以後,那符紙在一瞬間,隨着柳青兒的口訣念出來以後,便一下子燃燒了。

那銀蛇被柳青兒的符紙打中以後,直接被燒到了腦袋,跟着那蛇搖搖晃晃了幾下以後,直接倒在了地上,到底是死了還是暈過去了,我也不知道,而柳青兒這個時候卻是一臉得意的樣子看着我。

我衝着柳青兒比了一個大拇指說道:“厲害厲害!”

柳青兒衝着我笑了一下,跟着祭出來第二張符紙,依舊是和剛剛一樣,那銀蛇被符紙打中以後,直接倒在了地上,看來柳青兒的符紙還是能對付這些小陰物的。

緊跟着我細數了一下,地上最少還有五六隻銀蛇,而這些銀蛇看到柳青兒的攻擊以後,頓時都已經蠢蠢欲動了起來,看樣子是柳青兒剛剛那符紙的攻擊將這周圍的銀蛇都激怒了,我甚至能感受到那銀蛇的憤怒,他們的眼神變得異常的陰毒。

而柳青兒這個時候回過頭看着我說道:“現在怎麼辦?這些蛇好像對咱們有敵意了!”

我跟着深呼了口氣,看着柳青兒說道:“我不知道啊,我的陰紙只能吸引他們,很難對付他們,除非是一些比較大的陰物,我可以用剪紙,但是現在用在他們身上真的是浪費。”

就在這個時候一隻銀蛇突然跳了起來,吐着信子衝着柳青兒就跳了過來,我此時也顧不得什麼浪費不浪費了,隨手拿出來一張剪紙順勢打在了那銀蛇的身上,跟着“嘭”的一聲巨響,那銀蛇直接就被我的剪紙炸成了好幾段。

柳青兒看到這一幕的時候頓時有些吃驚的望着我說道:“我去,你的剪紙這麼厲害? 極品狂醫 爲什麼不早用啊?”說完以後柳青兒彷彿還有些生氣的樣子看着我。

我心裏也是一陣冤枉,我手裏具有這般靈力的剪紙只有幾張,實在不捨得浪費,而且我能剪出來這樣的剪紙是極爲不容易的,我的道法又沒沒有我師傅那麼深厚,所以剪起來這些剪紙都是非常吃力的,想到這以後我看着她耐着性子解釋道:“不是我不用,而是我的剪紙只有幾張,不到萬不得已我是不能用的,何況鬼王咱麼都沒有看見呢,待會這剪紙如果用了豈不是就浪費了?再說,碰到了鬼王沒了剪紙怎麼辦?”

柳青兒被我這一番話說出來以後,頓時也不說話了,而就在這個時候那些蛇衝着我們爬了過來,看樣子是對我們發難了,想到這以後我突然看到柳青兒身上被這的靈劍了,緊跟着我看着柳青兒說道:“用你的靈劍!”

“對啊,我怎麼沒有想起來,靈劍就是陽氣特別足的劍,對付他們這些小東西肯定綽綽有餘的。”說着話柳青兒就將自己的靈劍拔了出來。

依舊是那把古樸的劍,我非常熟悉這劍神的氣息,雖然看起來生鏽了,但是卻也是寶刀未老,就在這個時候一個蛇準備衝着我們咬過來的時候,柳青兒揮舞着手裏的靈劍,一下子就將那銀蛇的腦袋給砍了下來,只見那腦袋被砍下來以後,那銀蛇死的時候還睜着眼睛,死死的看着我們。

看到這一幕的時候,我緊跟着隨手撿了一塊比較大的石頭將這銀蛇的腦袋死死的壓住了,誰知道這蛇到底有沒有死透呢,如果待會在突然來一口,誰也受不了。

而剩下的三四條銀蛇也在這個時候動了起來,柳青兒此時已經顧不上用符紙了,只能用自己手裏的靈劍對付這些銀蛇了。

我卻也只能站在一旁看着這些,因爲我不擅長對付這些東西,而且我還是個非常怕蛇的人,從小到大都非常害怕, 我甚至幾度懷疑我是不是小時候被蛇咬過。

就在我胡思亂想的時候,一條銀蛇衝着柳青兒就撲了過來,只見柳青兒這個時候閃了一下身子,那銀蛇一下子就撲了個空,而另一條蛇這個時候也突然發難了,柳青兒的手法異常熟練,順勢揮舞着手裏的古劍一下子就將那銀蛇的身子砍成了兩半,而那銀蛇此時已經被砍死了,但是那銀蛇流出來的血液確實綠色的,想來應該是因爲這銀蛇變異的緣故,所以導致血液也變異了,纔會有如此的顏色。

當看到柳青兒如此熟練的揮舞着手裏的古劍,我心裏也放心了不少,而柳青兒揮舞着古劍的動作像是一個古典風的女人一樣,揮舞着手裏的古劍,甚至有一種仙女的感覺,像是在舞劍一般,而舞劍的同時,周圍的銀蛇也都被她隨之斬與刀下!

而此時的柳青兒看起來煞是美麗,我甚至有些看呆了。

差不多過了半個小時的時候,這些銀蛇都已經被柳青兒用了靈劍斬與劍下了,地上剩下的都是那寫銀蛇的屍體了,時不時的來回蠕動一下子。

而柳青兒此時也是滿臉通紅,一臉氣喘吁吁的樣子看着我我說道:“喂,你看什麼呢?”

我這個時候才意識到柳青兒已經將這些銀蛇都看砍死了,緊跟着我對着柳青兒比了一個大拇指,一臉敬佩的樣子對着她說道:“你的劍法真厲害!”

“切!道家子弟有幾個不會舞劍的?”說到這以後柳青兒氣喘吁吁的看着我說道:“現在咱們可以繼續往前走了吧?”

我點點頭以後看着柳青兒說道:“你用在休息會了?”

柳青兒衝着我搖了搖頭說道:“還是不要了,萬一待會那些離開了的蛇在回來了怎麼辦,誰知道你的剪紙能有引開他們多久呢。”

我跟着想了一下,倒也是,如果待會那羣蛇再次回來的話,估計還得有一場惡戰,想到這以後我趕忙點點頭說道:“事不宜遲,那咱們還是趕緊走吧。”

打定主意以後我和柳青兒便趕忙離開了這個是非之地,打着手裏的狼眼手電便繼續往前走了,而越往裏面走這裏的陰氣就越重,但是我卻非常好奇,那些蛇爲什麼只肯盤踞在洞口而不肯往裏面繼續走?

想到這以後我有些疑惑的看了一眼這周圍,卻沒有發現什麼任何不好的東西,而我和柳青兒繼續往前走了幾步,柳青兒突然拉住了我的衣角,我下意識的回過頭看着她問道:“你怎麼了?”

“你看前面!”柳青兒說着話對着我指了指前面。

我這個時候突然看見了一個更加讓我詫異的場面,這裏面的蛇比剛剛門口盤踞的那些蛇更多,想到這以後我不禁有些驚訝的說道:“咱們怕是進不去了!”

柳青兒這個時候看着我問道:“這裏爲什麼會有這麼多的蛇啊?”

我深呼了口氣對着柳青兒說道:“越往裏面走,陰氣越重,所以這裏的蛇肯定就特別多了,而至於他們爲什麼都趴在這裏我就不知道了。”說完這句話的時候我不禁看了一眼這地上的蛇,我隱隱之中感覺有些不對勁。

按理來說這蛇雖然懶惰,但是不至於一動不動,而且這裏所有的蛇都是這個樣子,幾乎一動不動,除非?想到這以後我看着柳青兒說道:“你拿你的靈劍戳一下這些蛇。”

“你瘋了吧?靈劍的陽氣很重的,那些蛇要是感受到了危險,咱們兩個都走不掉了。”說到這以後柳青兒一臉蠻橫的樣子看着我。 萌寶甜妻:總裁爹地請上鉤 188 惡鬼附身

我跟着有些無奈的看了一眼柳青兒,跟着二話沒說就把她的靈劍拿了過來,我走到離那蛇還有不到一米遠的時候,跟着用手裏的靈劍戳了一下那蛇,果然,那蛇一點反應都沒有。

柳青兒這個時候衝着我說道:“這些蛇不會都是死的吧?”

我跟着點點頭以後,又拿着靈劍戳了戳周圍的蛇,發現他們也是如此一動不動的,跟着我回過頭看着柳青兒說道:“這些蛇都死了。”說到這以後我頓了一下看着柳青兒說道:“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這些蛇應該都已經被吸乾了體內的氣息以及靈氣。”

說着話我蹲了下來,隨手扒了一具蛇的屍體以後,發現這些蛇的屍體表面看着沒什麼異樣,實則已經扁了,像是被吸乾了一樣,跟着我心裏也就確定了,這些蛇應該都已經是被吸乾了血,或者是他們身上的陰氣亦或者存在的靈氣之類的。

確定了這個想法以後,我回過頭看着柳青兒說道:“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咱們應該已經離鬼王非常近了。”

“你怎麼知道的?”柳青兒看着我說道。

我稍稍思索了一下,對着柳青兒說道:“剛剛那些蛇之所以不往前走,怕是因爲他們怕死,他們知道這裏面有什麼東西在這裏,但是他們又不捨得這裏的陰氣,所以纔會盤踞在門口,而至於這裏的蛇,怕是都是吸一些被吸乾了陰氣的蛇,而普通的小鬼也沒有這樣的本事,可能會有一些邪術可以做到,但是顯然能做到這些的人不會做這種事情的,眼下能做到的,需要這陰氣的怕是也只有鬼王了。”說到這以後我的語氣加重了幾分“所以,咱們再往裏面走走,很有可能就看到鬼王了。”

“真的假的?”柳青兒彷彿有些不太相信的樣子問道。

我跟着點點頭說道:“我師傅跟我說過,之前這鬼王就被鎮壓了,他這次能出來一定會想辦法養好自己的傷勢的,所以剛剛那些死掉的蛇就是他爲了養傷而做的事情。”

說到這的時候我有感受到了那個奇怪的感覺,就像是有一隻眼睛在盯着我和柳青兒一樣,我被這個眼神盯得一陣陣的頭皮發麻,想到這以後我下意識的回過頭看了一眼,我發現身後除了一片漆黑什麼都沒有看到,而這個時候柳青兒對着我說道:“小貴哥,這裏面是不是不止有鬼王啊?”

我跟着點點頭說道:“這是必然的,肯定還有一些聽命於鬼王的小鬼或者惡鬼之類的。”說到這的時候我頓了一下“你在好好決定一些,咱們到底要不要繼續往前走了,如果咱們驚動了鬼王,咱們怕是都有危險了就行,這些銀蛇的下場很有可能就是咱們的下場。”

而就在這句話剛剛說完的時候,柳青兒卻一句話都不說了,我看到柳青兒的時候柳青兒彷彿變了一個人一樣,非常冷漠,而且臉色異常的蒼白,我隱隱之中感覺有些不對勁,緊跟着我對着柳青兒問道:“你到底怎麼了?”

“我要殺了你!”柳青兒突然說道,聲音異常的沙啞。

聽到這個聲音的時候我下意識的退後了幾步,因爲這個聲音根本不是柳青兒的聲音,柳青兒的聲音我記得很清楚根本不會這麼沙啞,而這個聲音明顯因爲柳青兒被鬼上身了。

想到這以後我心裏不禁有些後悔了,女子的體制本身就弱一些,不受陽氣保護,很容易被鬼上身,早知道就把鬼母玉給戴在身上了。

但是現在後悔怕是已經晚了,而這山洞裏卻也是一片漆黑,我拿着手裏的狼眼手電衝着柳青兒照射了過去,只見這個時候柳青兒一下子就站到了我的面前,她的眼珠子是紅色的,臉色也非常的蒼白,緊跟着柳青兒突然伸出那冰冷的雙手衝着我的脖子就抓了上來。

我想往後退幾步的時候已經晚了,一下子就被柳青兒掐住了喉嚨,緊跟着我拼命的呼吸着,另一隻手卻從自己的口袋裏摸出來了剪紙,嘴裏異常艱難的默唸了一句口訣以後,這剪紙一下子就將柳青兒整個人直直的打飛了出去。

我用的剪紙還是比較一般的剪紙,因爲泰國厲害的我怕傷到了柳青兒,想到這以後我心裏有些慌亂了,柳青兒被鬼上身了,眼下能救她的辦法只有一個,那就是把她身體裏的小鬼打出去。

而至於怎麼將那小鬼從柳青兒的身體裏打出去,我目前也只有一個辦法,把就是用我師傅教我的辦法,用中指血點在柳青兒的額頭上,雖然是柳青兒的額頭,但是也是那小鬼的鬼門,鬼門一旦受到威脅的時候他勢必會從柳青兒的身體裏離開。

但是我心裏卻隱隱有些擔憂,如果是鬼王的話,怕是就沒有那麼簡單了,想到這以後我心裏打定主意了,不管怎麼樣,我都得救柳青兒。

而就在這個時候柳青兒已經從地上站了起來,眼神死死的盯着我,嘴裏異常陰毒的說道:“我要殺了你,我要殺了你!”

自始至終這隻在柳青兒身體裏的惡鬼好像只會說這一句話,想到這以後我跟着冷笑了一下,一下子就將自己的手指咬破了,而那惡鬼卻跟不要命似的衝着我撲了上來,我跟着下意識的後退了幾步以後,順勢一張剪紙打了上去,那小鬼現在就被定在了那裏。 189 送他魂飛魄散

這句口訣唸完以後,柳青兒緩緩的睜開了眼睛,指着前面一個飄渺的靈體說道:“就是這個醜傢伙上我身了?”

我在一旁點點頭說道:“是啊,不然你以爲呢?”說到這以後我聲音壓低了許多“他應該還想找機會動手呢,所以纔會一直不離開的。”

“那就送他魂飛魄散吧!”柳青兒很隨意的說道。

我想了一下,這種惡鬼即使魂飛魄散也沒事,他們指不定做了多少壞事了,想到這以後我衝着柳青兒點點頭說道:“也只能除掉他了,要不然咱們下一步沒法繼續往裏走了,要不然說不定他什麼時候在上你身,到時候就麻煩死了。”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