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楊暖暖!”金俊看着楊暖暖,大喊了一聲。

“幹嗎?”楊暖暖停下腳步,回頭看。

“別碰她。”金俊手指着遲緣,表情認真的說。

“爲什麼?”楊暖暖問。

遲緣現在的樣子看起來溫柔美麗,婉轉動人,從內而我散發出成熟女人的美麗,雖然少了幾分平時幹練的氣質,但楊暖暖感覺她美麗極了。

特別是遲緣身上那種清幽的香味,總是若有似無的撩撥着楊暖暖的心,楊暖暖迫不及待的想要對遲緣投懷送抱。

楊暖暖一個女人對現在的動人的遲緣都毫無抵抗力,阿king和金俊這兩個大男人,豈不是更加心猿意馬?

“聽我的,千萬別碰她。”金俊看着楊暖暖,楊暖暖現在的表情起了一絲微妙的變化。

楊暖暖臉頰潮紅一片,呼吸加重,嗅着空氣之中清幽的香味,楊暖暖心底居然涌起一層粉紅色的漣漪。

這裏只有遲緣和楊暖暖是人,遲緣身上散發出費洛蒙氣息只對人有效。

費洛蒙:動物界動物們配偶發情時所散發出的氣味。

“暖暖,你怎麼了?”遲緣看着楊暖暖,關心的詢問。

遲緣帶着濃濃鼻音的聲音,一傳入楊暖暖的耳朵裏,立刻變成柔聲柔情的吳儂細語。

“遲緣姐~”楊暖暖朝遲緣靠近了一步。

“楊暖暖!別過去!”金俊大喊,眼看着楊暖暖離遲緣越來越近,金俊深知現在遲緣的全身上下都是能夠順進殺死楊暖暖的毒液。

阿king靜靜的看着楊暖暖,他遲遲沒有反應。

金俊強忍住斷腿的疼痛,他咬牙滿頭是汗的勉強從地上爬起來:“楊暖暖。”

楊暖暖緩緩的伸手,想要圈住遲緣的細腰。

阿king猛地出手,拉住楊暖暖的胳膊用力一帶,恍惚的楊暖暖身體轉了半個圈落進阿king的胸膛裏。

獵殺黑道狂妻:姐不做殺手好多年 “勾-引我嫂子。”金俊一瘸一拐的走到遲緣面前,金俊伸手用力一堆,遲緣身體往後移了兩步。

金俊本來是想把遲緣推進平緩流動的河水中,但他現在腿受傷了,力量受到了限制。

“呵呵,再推我一下試試。”遲緣往後移了兩步,她的手輕輕的捋了捋被金俊碰到的地方,她低笑柔聲的威脅金俊。

金俊拖着斷腿,一瘸一拐的上前,金俊漂亮的桃花眼裏忽然炸起一道絢麗的煙花。

他看到兩個全身溼透的男人,悄無聲息的從河岸邊走過來。

那兩個男人,一個是龍少決,一個是王奎。

龍少決溼噠噠的頭髮貼在臉上,他遠遠的就看到了站在阿king身前的楊暖暖。

阿king和楊暖暖現在的站姿很微妙,阿king一隻手抓住楊暖暖的胳膊,他的那隻手反別楊暖暖的胳膊,因爲視線的侷限性,從背後看起來,阿king的動作就像是摟住了楊暖暖的腰。

楊暖暖一動不動的站在阿king的面前,現在楊暖暖已經從被迷惑的欲-望中清醒,她努力的壓抑住自己的心情。

站在阿king面前,她臉色通紅,不敢相信自己剛纔居然對遲緣姐動情了。

楊暖暖更不能接受自己那種齷齪的想法,要是對方是個男人,有那樣的想法還算是情有可原,可她渴望的對象是個女人。

阿king的身高很高,大約比楊暖暖高了一個頭,楊暖暖站在他面前,她臉對着的地方正好是楊阿king的下巴。

泰國最胸女主播全新激_情視頻曝光 撲倒男主好飢_渴!!請關注微信公衆號在線看: meinvxuan1 (長按三秒複製)!! 楊暖暖紅着臉站在原地,一動不動,她眼睛低垂着,實在沒臉擡起頭。

遠遠的看起來,阿king就像是摟着楊暖暖,而楊暖暖則乖巧的任由他擁抱。

永遠像只炸毛大貓的楊暖暖在龍少決面前,什麼時候這樣乖巧過了?

龍少決幽深的眼眸裏帶着一絲不可言傳的怪異複雜的笑意,他緊盯着阿king和楊暖暖,眼裏帶着複雜怪異的笑意,臉色鐵青,全身的肌肉都繃的緊緊的。

龍少決的腳步越來越慢,越來越沉重,離楊暖暖距離越近,他腳步也就越慢,最後龍少決停在了平緩流動的河水旁。

龍少決的身邊是一塊很大很大的扇子形狀的鐘乳石,鐘乳石的質地很脆,龍少決手搭在扇形的石頭上,沒怎麼用力,碎石落了一地。

王奎無聲無息的跑到遲緣身後,他伸手,用力一推:“推你怎怎麼了?”

毫無防備的遲緣一下子雙腿跪到在地上,她怒氣衝衝的回頭瞪着王奎。

金俊一瘸一拐的跳到跪在地上的遲緣面前,他吸了口氣,再次伸手:“推你怎麼了!”

“推你是我兄弟給你面子,怎麼着了,你還不滿意?”王奎扶住了斷腿的金俊,盯着遲緣道。

“你們……”遲緣跪在地上,擡頭瞪着王奎和金俊,她氣的臉色發紫。

“我們怎麼了?”王奎笑問。

“你們連人都不是,還好意思在我這個人面前耀武揚威,呵呵,真好笑。”遲緣不屑的嘲笑道。

一隻鬼從本意上來說,除了某些方面的特徵之外,他們基本和人一模一樣,也正是因爲這樣的原因,鬼常常安慰自己我就是人。

也正是因爲這樣,一隻鬼最忌諱的就是被說不是人,像人一樣的好好的活着是每隻鬼的願望,也是底線。

永恆聖王 “對對對,你這個人多牛逼啊,被蛇強-奸到高-潮了。”王奎反脣譏笑的說道。

遲緣的臉色頓時變了顏色,她那種高高在上的氣場不再,雙手緊握成拳頭。

楊暖暖一聽到王奎說出的這幾個豔-詞穢語,她的臉更紅了,她覺得自己的臉都要着火了。

“你知道什麼是高-潮嗎?”阿king歪頭貼在楊暖暖的耳邊小聲的問。

阿king在問楊暖暖的同時,他湛藍色的眼睛直直的盯着臉色鐵青的龍少決。

沒錯,阿king是故意的。

“我不知道,我什麼都不知道,你別說話,我什麼都不知道。”楊暖暖小聲的回答。

阿king鬆開抓住楊暖暖的胳膊的手,楊暖暖以爲他要離開,他的手剛剛鬆開,楊暖暖的小手就抱住了他的胳膊。

“等一下,讓我再站一會。”楊暖暖抱着阿king的胳膊說。

楊暖暖實在沒臉見人,她知道自己現在的臉一定很紅很紅。

不同原因照成的臉紅的狀態都是不同的,有些情場高手,或者是情商極高的人,通過一個妹子臉紅時表情眼神動作就能知道妹子臉紅的原因。

楊暖暖聽着身邊的動靜,她知道剛剛這裏又來了一個男人。

楊暖暖到現在爲止還沒有見過王奎,王奎對楊暖暖來說完全就是一個陌生人。

王奎金俊站在遲緣面前,他們居高臨下的看着遲緣,眼神表情就像是在看只馬戲團裏的猴子一樣。

遲緣楞了好久,她咬牙,從牙縫裏擠出幾個字:“你,們,都,看,到了?”

“老王別瞎說,到底是蛇qiangjian她,還是她強-奸蛇,我們這些吃瓜羣衆怎麼能知道。”金俊道。

“哦,對對對。”王奎頓時醒悟。

王奎金俊默契的忽視了遲緣的白癡問題,他們當然看到了。

遲緣知道王奎金俊目睹了之前的那一幕場景,但現在恢復正常的遲緣,還是不願意接受自己那麼不堪的一面被兩個大男人看到。

“大妹子你就告訴我吧,你和蛇之間,到底是誰主動呢?那些上你的蛇,是公是母,你是公母通吃嗎?”王奎不懷好意的笑着問。

“你們都看到了?我告訴你麼,你們看到的都不是真的,那些都是你們的幻覺。”遲緣狼狽的從地上站起來,她有些發狂的捂住腦袋道。

楊暖暖聽到遲緣略微發狂的沙啞聲音,她抱着阿king胳膊的手越發用力。

老天爺啊,我剛剛是怎麼了?怎麼能對遲緣姐有那種想法呢!

楊暖暖真想仰天大吼,破口大罵玉皇大帝。

楊暖暖的手抱住阿king的胳膊上,阿king的心臟一跳,一種酥酥麻麻的滿足感來的很奇怪。

但阿king再看向不遠處的龍少決,他的眼底的嫌棄厭惡是那麼的明顯。

阿king知道楊暖暖是龍少決妻子,楊暖暖這個女人已經嫁人了!

阿king強忍住推開楊暖暖的衝動,他斂着眼睛,屏着呼吸,身體僵硬,楊暖暖抱住的那隻胳膊尤其冰涼。

“你怎麼了?”察覺到阿king不對勁,楊暖暖小聲的問。

怎麼了!

怎麼了!

怎麼了!

楊暖暖你怎麼從來不問我怎麼了!

你和他很熟嗎?你們才見過幾次面!

龍少決聽到楊暖暖小心翼翼的詢問聲,他再也忍不住了,幽深的眼眸閃着逼人的殺氣,他眼睛微微泛着妖異到血光……

龍少決快速的朝阿king和楊暖暖走過去,阿king看着發狂發怒的龍少決,他嘴角一勾,笑了。

原來這個女人真的是你的弱點啊。

龍少決,你爲了保護這個女人還真是用心良苦啊。

龍少決現在的發狂發怒,幫阿king解答了許久困惑已久的問題。

“等你找到陰冰木再來找這個女人吧。”阿king緩緩的啓脣道。

阿king忽然抱住楊暖暖,他的身體朝發出一道耀眼的銀光,銀光照亮整個山洞,阿king的身體漸漸發虛模糊,最後完全的消失。

“別走!”龍少決朝着發光的阿king跑了兩步,他喊了一聲。

被阿king抱在懷裏的楊暖暖,聽到龍少決的生意,她驚喜的轉頭看。

楊暖暖驚喜明亮的眼眸在銀光消失前,猛然撞進龍少決幽深發狂的眼眸之中。

她的眼神在向龍少決求教,楊暖暖希望龍少決帶她離開這個鬼地方。

短短的相視,龍少決楊暖暖的內心同樣的久久不能平復。

泰國最胸女主播全新激_情視頻曝光 撲倒男主好飢_渴!!請關注微信公衆號在線看: meinvxuan1 (長按三秒複製)!! 此時的山外,繁星點點,半輪圓月高掛,月光柔和,夜風陣陣從,草木旺盛,野花遍地。

山左白帆坐在山腳下,他面前篝火燒的通紅,火光絢爛。

遠處山頂上,一道銀光猛然乍現,銀光無聲,左白帆像是感覺到光芒的存在一般,他擡眼看着有閃爍着銀光的山頂,眼睛裏帶着幾分玩味的笑意。

有意思,真有意思。

左白帆隨手撿起木材扔進,熊熊燃燒的篝火裏,篝火上烤着一隻野兔,野兔被烤的焦黃,茲茲茲的冒着油。

“阿king不愧是阿king,知道帶走楊暖暖坐收漁翁之利,呵呵。”左白帆翻動着野兔,喃喃自語。

阿king你要是這麼輕易的就脫身了,那我這麼久的精心準備不是浪費了嗎。

我怎麼能讓我老大去冒險,我怎麼能讓龍少決費盡千辛萬苦得到的東西,輕易的就雙手捧在你的面前呢?

“呵呵。”左白帆低聲笑了笑,他拿起烤熟的野兔。

鐘乳石山洞中,龍少決朝着阿king楊暖暖追過去之時,銀光褪去,山洞恢復了原有的模樣,阿king帶着一年憑空從龍少決眼前消失了。

“怎麼回事?”金俊問。

“不知道,發生了什麼?”王奎搖頭回答。

遲緣被突如其來的銀光晃花了眼睛,她手捂住了雙眼,半天沒有反過神。

……

阿king帶着楊暖暖消失了,一時之間山洞變成了死一般的寂靜,龍少決佇立原地,一動不動。

金俊王奎面面相覷,不知如何是好。

緩過神的遲緣放下手,她看了看四周的環境,立刻明白髮生了什麼,遲緣表情一如既往的淡定幹練,她自然垂在身側的雙手握成了拳頭。

楊暖暖!

阿king帶走了楊暖暖!

“我們現在到底在哪?”安靜了好一會,金俊擡頭看着月牙形的墨色天空問。

是從古墓裏出來了嗎?

從山洞往上去,大概有十三四米的高度,龍少決完全可以上去。只要龍少決上去了,再在上面綁上堅韌的藤蔓,那他們就可以出去了。

可是如果出去了,這麼久的辛苦將全部付諸東流,他們的目的地是一座明代的公主墓,他們想要一塊棺材木。

已經辛辛苦苦艱難的走了那麼久,誰能想到居然陰差陽錯的找到了出口。

“這座墓經過特殊處理,墓主人似乎知道以後會有鬼來此地,墓主人做了充足的準備,現在我們意外找到了出口,就說明墓主人想要放我們一馬。”王奎道。

“什麼古墓,我們從進來到現在除了兩條墓道,就是在山裏走,哪裏有什麼古墓。”金俊道。

金俊說的沒錯,他們從進來到現在爲止,還沒有發現什麼棺槨,殉葬坑,陪葬品,除了兩條墓道之外,剩下的和古墓相關的就只有那一件空空蕩蕩的墓室了。

“我也不知道是怎麼回事,但是我確定這裏一定有座公主墓。”王奎說。

“現在出口都在眼前了,我們還要繼續找下去嗎?”金俊問。

金俊不想繼續下去了,他想回家了。

陰冰木可以讓他們不懼怕陽光強光,像人一樣自由自在對生活在陽光下。

有了陰冰木就算是陽光明媚的白天,他們也可以光明正大的站在大街上,在街頭的長椅上曬曬陽光,品品咖啡。

沒有了陰冰木他們的生活將一如既往的隱藏在黑暗之中,不見天日的黑暗就是他們活動的範圍。

對金俊來說,他早已經習慣黑暗,享受夜晚了,白天能不能在世界上浪他完全不在意。

白天能不能出現在大街上,對金俊來說無所謂,能就現身,不能就躲起來。

黑暗可以更好的滋養金俊。

“當然要繼續了,爲什麼要半途而廢呢。”王奎道。

王奎已經把這一遭當成是最後一次給龍少決賣命了,沒有達到目的,他是絕對不會放棄的。

“呵呵,就憑你們幾個,我打賭你們連墓門在哪都找不到。”站在一旁的遲緣,理着自己的短髮,她毫不掩飾的嘲笑着說道。

現在阿king不在,她也沒有必要掩飾自己的本來面目了。

這座的縫隙中,岩石下藏了無數的遲緣的小夥伴,有它們支持,遲緣可不害怕眼前的這幾個男人。

遲緣一聲令下,會有無數的蛇,蜈蚣,蠍子密密麻麻的朝着她爬過來,它們是遲緣的手下,是遲緣的夥伴,是遲緣的食物。

龍少決聽到遲緣的話,他猛地回神,動作極快的閃身朝遲緣飛過去。

WWW●Tтkan●c o

龍少決的動作實在太快,遲緣只覺得眼前有一個修長的身影朝自己閃過來,等遲緣看清這個身影的主人時,龍少決的大手已經緊緊的鉗住住遲緣的脖子。

脖子是遲緣的命根子,脖子被人控制中的遲緣,就像是被捆住了手腳。

“這麼說,你知道古墓的入口?”龍少決盯着下巴微微擡起的遲緣問。

龍少決語氣攝人的寂靜,他眼裏閃着戾氣,幽深的眼眸中帶着一絲複雜的神色。

“我不知道。”遲緣嗓子沙啞的回答。

“說不說?”龍少決手掌的力氣慢慢加重,頓時遲緣就喘不了氣了。

智擒惡郎:天才少女重生記 “不,知道。”遲緣咬牙堅持,還在嘴硬。

“金俊蛇最怕什麼?”龍少決手沒有放開遲緣,他忽然看着金俊問。

“怕法海。”金俊想也沒想,脫口而出。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