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爺爺,”郭亮愣了一下,回味了一下老爺子的話,瞬間琢磨過味兒了:“我現在就去買,爺爺覺得那個地方的房子比較好?”

聽見郭亮的這個反應,鍾萬山滿意的點點頭:“好孩子,以後要好好對秀!”……郭亮一頭霧水的望着鍾萬山,還是不知道老爺子到底是什麼意思,他被老爺子弄糊塗了!

陳志凡回到家,就見廖王峯和妻子帶着廖漢正在和陳望說着什麼,陳志凡自己繞過了客廳回到了樓上,沒有驚動他們。

一家人齊出動,只有一件事,就是正式提親。

把養小小嫁了,而且嫁的不錯,陳志凡自認已經完成了楊老大的託付,剩下就是過日子的事情,這是他這個外人幫不了他們的。

兩個人的生活,只有他們自己去經營,水玲瓏悄然的跟在陳志凡的身後,陳志凡反手一拉,就將賊賊摸摸的小丫頭抓進了懷裏:“壞東西,你想幹嘛?”

水玲瓏的小手伸進陳志凡的襯衣,水汪汪的眼睛亮閃閃的:“什麼也不想,我想……去志凡哥哥的房間。”

陳志凡一彎腰,將水玲瓏打橫抱起來,快步走到自己的房間,用腳踢開門,反身用腳帶上了門:“又想下不了牀?”

水玲瓏揮舞小拳頭輕砸陳志凡的胸口:“志凡哥哥好壞!”

陳志凡將小丫頭放在案被褥上,自己順手將手裏提着的藥材放在了一邊,伸手解開自己的襯衣:“我看你就是好久沒有收拾你了。”

“上次是第一次嘛,人家不知道會這麼痛,”水玲瓏睜大眼睛,看着陳志凡將他自己精赤的身體完全袒露。

她嘻嘻一笑,翻身撲過來:“志凡哥哥,我越來越喜歡你怎麼辦?”

陳志凡張口咬在她光潔的肩頭,輕輕的啃咬:“你都是我媳婦了,難道還想喜歡別人啊?”

水玲瓏把臉埋在陳志凡的懷裏,低聲說道:“我怕以後我會更喜歡我們的小孩在!”她自己說出來,都覺得好笑,忍不住嘻嘻笑出聲。

聽見水玲瓏的這個小理由,陳志凡好笑的搖搖頭:“小丫頭,別亂動了……”他抱緊小丫頭的身體,與她緊緊貼合,“都快二十歲了,怎麼還像是小孩子,現在你是我媳婦!乖。要認真!”

水玲瓏被陳志凡抱緊,她睜大眼睛,驚奇的望着陳志凡:“真的不痛了……”

幾個小時之後,水玲瓏在陳志凡的懷裏又哭又求:“志凡哥哥,我、我不行了!”

“是誰說要三天三夜的?這才幾個小時!”陳志凡忍不住勾起嘴角,之前的煩躁在這種饕餮般不知足的夫妻樂事裏紓解。

水玲瓏心虛的說道:“肯定不是我。我得叫蓮蓮來分擔一下,志凡哥哥真是太厲害了。”

陳志凡捉緊水玲瓏:“不許跑,你家夫君正在興頭!”

“嗚嗚,”水玲瓏可憐兮兮的假哭:“我不跑,真的。”她的手指輕輕的捻了捻,一隻小飛蟲出現在她的眼前:“去,叫蓮蓮來!就說我要死了!”

“你不是有天蛾可以傳音嗎?這是什麼蟲子?”陳志凡道:“沒見過你用過!”

水玲瓏抱着陳志凡的腰肢,“天蛾是遠距離使用的,這是傳音蟲,就是近距離的!”

兩個人正在說話,房門被打開,黑蓮走了進來,看見兩個人的姿勢,臉紅了:“玲瓏你個騙子,這種事情怎麼會死人?”說完就要出去,水玲瓏急的大叫:“蓮,別走啊,夫君太厲害,我不行了,我真的快死了!”

陳志凡的體力有多好,黑蓮是他第一個女人,自然是很清楚。

陳志凡道:“蓮蓮來,叫玲瓏先休息,一會我再找她!”

朱茵本想找黑蓮出去逛街,她追着黑蓮走上樓,就聽見了黑蓮發出了令人嬌羞的聲音,黑蓮還挺忙,這下全不用逛街了,軒轅龍飛跟上樓,將朱茵往肩上一抗:“你喜歡偷聽,咱們回去製造這種聲音!”

朱茵的臉更加紅了:“流氓,我是想要找黑蓮!”

軒轅龍飛道:“黑蓮沒空!”

被扛在肩上的朱茵翻了一個白眼,之前是她不知道,才上樓來找,現在她已經知道了啊!

軒轅龍飛帶着朱茵回到臥室,故意壞笑兩聲:“小茵啊,看你還挺閒,咱們大戰個三天兩天……”

朱茵嚇得啊的一聲尖叫:“不行啊,三天兩天,我不是被你折騰死了?”

“這種事情要常常做,溫故知新,鍛鍊身體,增強身體素質,還能美容,”軒轅龍飛伏在朱茵的耳邊低聲說道:“這是一種叫人食髓知味的美事,你說呢?”

到了晚上,三個女孩子全都沒有出房間,倒是陳志凡與軒轅龍飛兩個人神采奕奕的下樓,軒轅龍飛去給陳望做飯,陳志凡則是去了樓頂修。

修煉。

那個小孩子依舊是經常出現在那個角落,不過,他對陳志凡的警惕更高了幾分。 看著女人為他嬌羞,為他瘋狂,這大大滿足了北冥玄夜身為男人的自尊心。

女子溫軟身段在懷,他又不是正人君子,柳下惠,下身已然蓬勃……

嘴角勾起一抹邪笑,手指挑開女子腰間的絲帶……

「玄,玄夜?!啊……唔……」

不一會兒,花叢中,便傳來令人臉紅心跳的羞人聲音。

樹上,一雙清亮的眼眸瞧著顛鸞倒鳳的一對狗男女,夜冰依勾了勾唇,心中暗罵:這誰他媽說古人保守的?

死出來!她保證不打死他。

聽到兩人對話,他們才不過見了一次面吧?

這就搞上了?嘖嘖。

呵呵……

夜冰依得意的揚了揚眉,這下她總算可以問心無愧的幫她大哥搶老婆了。

就是不知道,紫霧家主的為人究竟如何。

說曹操曹操就到。

前方不遠處,紫霧家主聽到了家丁稟報,玄夜尊者居然親自登上他家的大門!

他左等右等不見人,便急忙殷勤的親自帶著人來迎接他。

腦中閃過今日玄夜尊者看到他家蝶兒那種眼神,紫霧家主心中不由咯噔一下。

臉色微微一變。

玄夜尊者可從來沒有上過他的家門,他今天卻親自登門,是為何?

難道……

同為男人,他自然知道他先前看蝶兒的那種眼神代表什麼。

心中算計著,其實不管哪個女兒被看上,對他來說,都是好的不是么?

所以他還想那麼多幹嘛。

夜冰依在樹上將紫霧家主的表情盡收眼底。眼中露出一抹譏諷的笑意。

看來在他的眼中,到底還是利益比女兒,更重要。

幹完好事還沒來得及穿衣的北冥玄夜,此刻正在抱著美人兒說悄悄話。

突然眼睛一眯,察覺到有人過來,「蝶兒,快穿上衣服,有人來了。」

紫千蝶滿臉羞紅,白皙的小臉因為剛剛被男人滋潤過,而變得白裡透紅,好像水蜜桃一樣,讓人想咬一口。

聞言,眸中閃過一絲慌亂,急忙撩了撩青絲,顫抖著雙腿穿衣服。

夜冰依看著急忙穿衣的兩人,嘴角彎起一抹邪笑。

她突然突發善心,想要幫助她們一把,怎麼辦呢。

「你!!!你你你,你們怎麼可以……」

夜冰依突然像只鬼一樣,倏然出現在北冥玄夜和紫千蝶的眼前,一副受了重大打擊模樣。

然後不顧那兩人一臉鐵青,一副吃翔了的臉色,飛快逃跑了。

接著便和匆匆路過的紫霧家主,狠狠地撞了個滿懷:「哎呦!」夜冰依捂著腦袋痛呼一聲。

紫霧家主被她狠狠一撞,猝不及防,差點一頭栽倒在地,穩住身子后,面露不悅的瞧著她:「紫舞,你身為大小姐,被稱作仙子,怎可如此不注意形象?成何體統!」

他這個大女兒生得好看,可惜天賦不好,又有什麼用?

又道,「如今你真是越來越讓爹爹失望了,還是蝶兒最懂事!哼,蝶兒才應該是我們紫霧山的天之驕女。」

一想起紫千蝶的天賦,紫霧家主便忍不住興奮。

花叢里,北冥玄夜和紫千蝶面色微微一變,臉徹底黑成鍋底了。

更是氣惱,沒想到他們做這種事情,居然會被人給看到。

夜冰依聽著紫霧家主的話,暗暗翻白眼。 「爹爹,你要幫女兒做主啊,否則女兒便不活了。」夜冰依突然瘋了似的,激動的抓住紫舞家主的胳膊,哭得上氣不接下氣。

「哇嗚嗚嗚……」

呃……紫霧家主看著這個平日溫柔連說話都從不大聲的大女兒,突然這番模樣,著實將他給嚇了一大跳。

皺著眉頭問道:「怎麼了,有話好好說,發生什麼事了?」

「嗚嗚嗚……這……這女兒也不知道該怎麼說,他們不要臉。」夜冰依哭著跺了跺腳,完全一副小女兒撒嬌模樣。

紫霧家主被她這一出可是給驚的夠嗆,心中不由好奇,究竟是什麼事情,居然能將他這個安安靜靜的女兒委屈這樣?

也顧不得訓斥她了,著急問道:「究竟發生了何事?」

夜冰依吞吞吐吐,一副欲言又止,恨恨的咬牙,跺了跺腳,但最後還是沒憋出一句話。

直接上前拉著紫霧家主的手臂就往旁邊的花叢里走。

這些動作只發生在一瞬間。

當紫霧家主看到他要迎接的玄夜尊者和他的蝶兒衣衫不整的站在一起,看著紫千蝶躲閃的眼神。

他是個過來人,當既就明白了發生了什麼事情。

又看了看突然發瘋的大女兒,暗道,怕是這玄夜尊者罔顧人倫,和蝶兒……然後剛好被大女兒給撞上了吧?

紫霧家主心中微微驚訝,眼珠子轉了轉,心下已是百轉千回,臉上卻是沒有一絲動怒的痕迹,淡淡的道:「玄夜尊者,你和蝶兒……」

北冥玄夜只是干好事被人看到覺得難堪,但他並不在意別人知道他和紫千蝶的關係。

大大咧咧的將身體哆嗦不安的紫千蝶摟在懷裡,笑了笑,還沒來得及說些什麼,便被夜冰依的哭聲打斷。

「嗚嗚嗚……爹爹,這個賤人,就是他,我剛才親眼看到,他騎在蝶兒的身上,欺負蝶兒,爹爹一定要打死他!」

轟——

話音一落,在場的所有人臉色一變。

「你,你……咳咳!」紫霧家主伸手指著夜冰依,面色漲紅,不知道是被她這話雷的了,還是被氣的了。

紫千蝶不可置信的看了她一眼,被她這個姐姐嚇得不輕,她居然……敢罵玄夜尊者……賤人……?!

呵呵,小賤人你完了!紫千蝶回過神來,眼中飛快閃過一抹幸災樂禍。

北冥玄夜的臉色瞬間黑成鍋底,聲音陰沉,一字一句道:「你、說、什麼?」

同時,一道強勁的掌風朝著夜冰依狠狠揮過來。

夜冰依恰好腳一扭,躲開那道凌厲的掌風,「哎呦……」

隨即義憤填膺的瞪著他:「你這個不知廉恥的臭男人,賤人,居然跑到我們紫霧山,欺負本小姐的妹妹!我爹爹一定不會放過你的!」

「夠了!」終於順過氣兒來的紫霧家主急忙打斷她的話!額頭嚇得出滿汗水,狠狠瞪著夜冰依!這個死丫頭,是想害死他不成?!

歉然的對北冥玄夜道:「玄夜尊者見怪,這位正是我的大女兒紫舞,也正是與你有婚約的那位,可是如今……」他各看了大女兒和小女兒一眼,欲言又止……意思不言而喻。 荒古氣息濃重的金色神卷,在陳志凡的腦中緩緩的展開,陳志凡的宿慧裏驀地多出了很多新的東西,有些東西能夠解答一部分陳志凡現在心頭的疑問,一部分卻是叫陳志凡更加的迷惑不解。

之前軒轅龍飛含含糊糊的說過,殭屍有四大家族,其實還有四大禁忌家族,所有的殭屍都想抓到四大禁忌家族的人,奪取他們的血脈和能力,宿慧裏的對於四大禁忌家族的記載卻是四大禁忌家族,沿襲上古之血脈,無特殊能力。

似乎是神消失之後,禁忌家族的人,全都變成了普通人,四大禁忌家族越來越神祕,被人找不到捉不住就是因爲他們變成了普通人,普通人遍地都是,誰也不知道那個人是四大禁忌家族之人,其實那四大禁忌家族更應該叫古族。

陳志凡知道,爹說過,娘就是一個神祕古族的聖女,可見很多事情,宿慧也不是萬能的,不過陳志凡至少知道了,四大禁忌家族就是四大古族。

盤古,伏羲,女媧,蚩尤。

流傳於世的,多是伏羲的後代,就是炎黃帝的子孫,而盤古,,女媧,蚩尤的家族卻是式微!

炎黃之人,都是普通人!

其他三支,應該也不例外,這個符合宿慧!

陳志凡召喚出指骨,放在手心裏端詳,卻是沒有注意到,別墅之外,那個小孩子卻是隱沒在黑暗的角落裏,跪倒在地,他此時一臉的驚駭與難言的情緒,最終五體投地趴伏在地!

陳望卻是驚訝的擡頭朝着房頂的方向望了一眼,隨即他快速的收回了眼眸,臉上卻是久久不能平靜的驚訝。

他撫摸着牀頭的雕像:“我們一家人快團聚了。孩子都大了,你也該親眼看一眼!”

雕像不能回到陳望深情的呢喃,別墅附近的氣氛卻更加古怪了。

陳望從自己的包裹裏,拿出了三十六面小木牌,快速的走出了別墅,在別墅周圍將三十六面木牌埋進地裏。

要是陳志凡在的話,就能認出來,這是陳望曾經給他的小冊子裏說過的符陣!

佈下了符陣,陳望如散步一般的回到了別墅裏,似乎根本沒有出現過!

那個跪地俯身的小孩子,在天亮之前悄然的離開了。

陳志凡還坐在房頂上發呆,手指骨悄然的隱匿回他的身體,太陽光照射在他的身上。令他有些不適,他才發現自己竟然在房頂上枯坐了一夜。

有些問題卻因爲宿慧裏多出來的這些信息更加籠罩了一層說不清的迷霧。

陳志凡收起心神,決定自己先成爲綠眸黑僵再說!吸收同類變成高等級的殭屍,這種事情他做不出來,他更加緊迫的是找到那三味藥材!

這三味藥材,他計劃叫郭家和文家幫他去找。

現在就等文家找齊文田所要煉丹的材料,他到時候就可以趁機提出。

黑蓮從昏睡中醒來,伸手擰上水玲瓏的胸口:“死丫頭,自己撐不住,居然叫我來分擔,你撐不住夫君的體力,我就能撐住了?”

水玲瓏委屈無比:“家裏就我和你是夫君的媳婦,他其他的媳婦都不在,只有找你了啊。我全身上下都快痛死了,你放了我吧。頂多下次,不找你……”不找纔怪,水玲瓏做了一個鬼臉:“叫我再睡會,我要累死了,不行了!”

黑蓮撐着身體,穿起衣服走出了房間,她得跟陳志凡討論一下這個問題,實在不行,她就回寨子再給夫君娶兩個媳婦!

當陳志凡聽見黑蓮要回去再給他娶媳婦的時候,差點吐血:“蓮蓮,過來,叫我看看你的小腦瓜裏都在想什麼?”

黑蓮很認真的說道:“我這是爲夫君的幸福生活着想!我們和玲瓏,有點……”她的臉一紅,剩下半句不好意思再說。

陳志凡將黑蓮抓進懷裏,狠狠揉兩下:“不需要,如果有遇到非要在一起,那是緣分,你以爲這是舊社會,需要小妾啊?”他看出黑蓮支支吾吾的欲言又止,知道今天是他把她們折磨的累壞了,陳志凡當即保證道:“以後我會慢慢控制的,以前沒有接觸過女人,直到有你和玲瓏……”

黑蓮驀地明白了陳志凡爲什麼這般孟浪,原來初開禁,她還是夫君的第一個女人,當即露出了笑容:“我們沒怪夫君,真的,只是想我們太弱,不能叫夫君盡興!”

“以後你們每天早上起來在院子跑步,”陳志凡故意兇巴巴的說道:“健身一小時,我就不信下次你們還會這麼弱!”

黑蓮不禁失笑,從古至今,叫蠱師跑步健身鍛鍊身體的,陳志凡可能是曠古第一人!

“好,聽夫君的!”黑蓮抱着陳志凡:“夫君,公公也找到了,到寨子大年節的時候,我們回去吧?夫君還沒見過我阿爸和阿媽!”

聞言,陳志凡沉吟了一下,當即點頭:“好啊,勸爹同行的事情,就交給你和玲瓏。”他可不一定能勸動爹出門。

黑蓮哦了一聲:“其實公公未必聽我和玲瓏的勸啊。”

陳志凡道:“成不成,總要試試,你說呢?”

“是,聽夫君的。”黑蓮道。

“別勸我了。”陳望在二人身後驀地出聲:“黑影和雪芝很放心蓮蓮在z市,你哥哥烏鴉倒是可能近期來看你。”

黑蓮頓時驚喜萬分:“好啊,好久沒有見到哥哥了!”

陳志凡道:“爹,您又有事情瞞我。”

陳望道:“這次真沒有,黑家與我家,世代都要聯姻的,你們是娃娃親。要不然黑苗爲何這麼痛快的要合併寨子?”

陳志凡聽的目瞪口呆,黑蓮也愣住了:“公公,夫君是我自己先選的啊!”

“哈哈哈!”陳望哈哈大笑:“娃娃親在先,你還能選到小凡,只能說是緣分,真的是緣分!”

聞言,陳志凡也無語了,他和黑蓮有娃娃親,結果誰也不知道,黑蓮還一眼相中了他,這要說不是緣分,他都不信:“那玲瓏她……”

陳望道:“我回去打聽了一下,玲瓏算是我們家的旁支,算的是你表妹,表哥表妹。親上加親多好!” 「正如紫霧家主看到的這般,本尊者與蝶兒一見鍾情!」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