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大人,事情辦得怎麼樣了?”

那王大人一聽,笑容頓時僵住了。

辦得怎麼樣了?

能怎麼樣?

祈家這個大樹,他哪有膽子去砍呀!

這不,經過一晚上的商議,他才請出這祈莊主出山來對付蘇齊。

若是這孩子不知不覺的死了,這裏還不是他和祈家的天下呀!

王大人快速的陪笑道:“小公子,我把祈莊主給你請過來了,不如你當面問一問他吧?” 蘇齊瞬間清醒了很多,他昨晚說過的話不就等於白說了嗎?

“王大人,看來你這個縣城府是沒有必要在坐下去了。”

蘇齊冷喝一身,那小小的身影瞬間爆發出一股駭人的氣勢。

王大人發福的身子不由自主的後退了幾步。

快速的點頭哈腰的說道:“哎呦!小公子,這事你就睜一隻眼閉一隻眼讓它過去吧,我保證以後再也不會有人敢欺負李家的人了。”

蘇齊冷冷的打量着他,目光是越看越鄙夷!

“你保證,你的保證有個屁用,你全身上下哪裏有誠信二字了?連這麼點小事都辦不好,本公子會相信你的話嗎?”

蘇齊擡眸,看着不遠處冷眼看着他的祈文柏。

祈文柏一身黑色玄衣,瘦瘦高高的,長得尖嘴猴腮的,一雙犀利的眸子裏全是利益燻黑的光芒,一張臉因爲等而怒得黑如鍋底。

“你就是那個想和我們祈家討回公道的孩子?”

那祈文柏斜着眼,眼裏滿是不屑,嘴角帶着一抹諷刺的笑意看着蘇齊。

那模樣在蘇齊看來要多噁心就有多噁心。

“不錯!”

蘇齊走進他,微微探測了一下祈文柏的修爲。

地玄期巔峯的修爲,孃的,他還以爲有多厲害呢?

這漁米之鄉還真是偏僻的可憐,修爲最高的就是地玄期巔峯的人了。

“識相的就快點走,不要多管閒事!”祈文柏陰冷的看着蘇齊。

這麼大的一個小屁孩也敢來威脅他,簡直是天大的笑話。

“識相的就給小爺好好的把這件事情給解決了,還能保全你祈家山莊。”

蘇齊毫不畏懼的迎上那雙小又犀利的眼眸。

那雙陰沉犀利的眼眸全是警告。

“好大的口氣,別跟本莊主沒睡打鼾裝糊塗,拿着一塊金牌就像威脅王大人,來人,這孩子威脅王大人,抓起來拷問一下,他那金牌是從哪裏偷來的?”

祈文柏語氣中是毫不在乎,就想像平常一樣輕易的就想把這件事情給處理了。

夢凡一聽,快速的上前,卻被剛剛出來的蘇櫟給攔住了。

有兩名護衛快速的走了上來。

wWW⊙ ttκan⊙ ℃o

蘇齊冷冷一笑,“找死!”

在兩人的手伸向蘇齊的時候,蘇齊周身玄光涌動,衆人只看見一抹小小的影子掠過,耳中便聽到兩道淒厲的慘嚎聲。

“啊!”

“啊!”

這兩道聲音發出來的時候。

他們驚恐地看到,兩名男子已經倒在地上,只有一絲絲氣息。

一個只有五歲的孩子,直接秒殺了兩個肥頭大耳的男子。

“你什麼品階的修爲?”

祈文柏臉色大變,見鬼似的看着蘇齊。

美女總裁愛上小保安:絕世高手 這個小孩的實力在他之上。

李爺爺一看,心裏卻擔憂起來,這王大人和祈文柏要是不除,也是治標不治本。

“你連小爺的修爲都窺探不出來,你還好意思殺上門來,小爺沒一巴掌把你拍飛,你就應該感到慶幸了,你兒子在大街上毆打李家姐妹。”

蘇齊又回頭指着王大人,“你兒子想單獨把夢瑤姐姐帶回縣城府,不用我說出來,你也知道你兒子是什麼意思?”

王大人又是一愣神,這怎麼轉來轉去的還有他兒子的事。 “所以,現在這事嚴重了,我管不了你們,自然有人能管得了你們。”

蘇齊心裏也明白,今日的事情是治標不治本,他和哥哥走了,這裏爺爺一家祖孫三口就更倒黴了。

“那你想怎麼樣?”

那王大人額頭上冒虛汗。

“不是我想怎麼樣?而是你想怎麼樣?你是官府的人,卻明知故犯,狼狽爲奸,你問我怎麼辦?而且還是問一個小孩子怎麼辦?你昨晚還沒睡醒吧?你?”

蘇齊滿臉諷意的看着王大人。

那王大人退後了幾步,臉色煞白。

這時,再也沒有人敢輕舉妄動。

“祈莊主,這……這?”

王大人擦着汗回頭看着祈文柏。

他是和他狼狽爲奸了,所以纔不知道現在要怎麼辦?

“回去。”祈文柏冷冷的看了他一眼,帶着人轉身就離開。

“小公子,這……。”

王大人真是一個頭兩個大,他就兩頭受氣,甚至性命堪憂,也瞬間沒得主意。

“別這了那了的,快滾!”

蘇齊知道這王大人不敢治祈文柏的罪。

“那這案子……。”

王大人滿懷希望的看着蘇齊。

“自然是不會輕易的就這樣過去,你回去吧!”

王大人一聽,面如死灰,一手扶額,差點暈了過去。

還好他的人快速的上前扶住他,幾人帶着地上半死不活的兩人急急的離開。

那李爺爺慌忙走到蘇齊的身邊。

“小公子,這樣只會加大他們報復的心裏,只怕你們一走,他們會更加的變本加厲呀!”

“李爺爺,你不用擔心,這樣的事情我遇到的多了,也知道我們走後你們會是什麼樣的結果,這樣,李爺爺,你讓被祈家和王大人欺負過的人或者是被王大人誤判的都寫成狀告書,我上報給星月國皇帝,他會派人過來處理,而且我也會等到人來了在走。”

想來想去,他蘇齊也不適合處理人家星月國的事情呀!

“齊兒,這個主意不錯,李爺爺,你儘快去辦,我們時間不多,祈家的水很深,若是不出動皇室中人,很難解決。” 豪門甜寵:周少的試用期女友 蘇櫟也贊同弟弟的主意。

“好!夢凡,你和爺爺一起去,夢瑤,你在家照顧兩位小公子。”

李爺爺激動得雙手顫抖,他希望真的能出現皇室的人,懲罰了那兩了混蛋,讓漁米之鄉的人過上好日子。

“知道了,爺爺。”夢瑤快速的點了點頭。

這件事情很快在漁米之鄉傳開了。

消息也很快傳道王大人和祈文昊的耳朵裏。

王大人又火急火燎的趕到了祈家山莊。

陸先生,愛妻請克制 祈家山莊大氣奢華,可以說是這漁米之鄉最氣派的房子了。

大廳裏,只有祈文柏和王大人。

“祈莊主,你到是快想想辦法呀!現在漁米之鄉的人都瘋了,他們都相信那兩個小屁孩的話,若是皇室的人來了,我們欺壓百姓這麼多年,不死纔怪!”

王大人急得如熱鍋上的螞蟻。

“砰!”祈文柏用力的用力拍了一下身邊的桌子。

“你想怎麼辦?那個孩子的修爲在本莊主之上,若是硬來,我們根本就不是他的對手。” “那來陰的呢?絕對不能讓這裏的消息傳入京城,若是傳入京城我們就死定了,死定了呀!”

那王大人激動得搖晃着全身的肥肉。

“自然是隻有來陰的,今晚就行動!本莊主會把所有的一切都安排好的,你到時候配合就好。”

祈文柏深深的吸了一口氣。

他不相信他會被一個小孩子毀了一輩子的心血。

“只要有祈莊主的主意,我這裏就放心了。”

王大人快速的擦了擦額頭上的汗,有解決的辦法就好,急死他了,他這心一天撲通撲通跳個不停,現在才稍微平靜了一點呢。

“你給本莊主機靈一點,別總跟個慫包似的,你要是把事情搞砸了,我們都得死。”祈文柏警告的看着王大人。

“哎呀!祈莊主,我們都是一條繩上的螞蚱,共同抵抗敵人,同生共死,豈有袖手旁觀馬虎之理。”

鹿鼎外傳之大帝傳說 祈文柏陰沉的看着他,“你有這個意識更好,只要你我同一條心,就是拼個你死我活,也能把眼前的困難迎刃而解。”祈文柏大聲提醒道。

“知道了,祈莊主,我們來一個突然襲擊,殺他一個不留神,叫他血流滿地。”

王大人一想起那樣的場面就禁不住哈哈大笑。

祈文柏冷冷的瞪了他一樣,這王大人真是又蠢又笨,現在笑得到是痛快,遇事蠢到讓人想揍他。

“天黑以後,本莊主會讓人裝扮能普通百姓的樣子混進去假裝遞狀子,你的人看準時機就開始動手殺人,殺一個夠本,殺兩個賺一個,最好讓那兄弟兩人一塊死。”

祈文柏眼裏散發着毒光。

王大人不停的點頭,:“聽清楚了,我們要殺他個措手不及。”

這事已經不是第一次做了,他在心裏想着,這一次也能順利成功,可是他這眼皮怎麼一直跳個不停呢?

“事不宜遲,本莊主這就去安排。”

王大人拍手叫好:“好!我們分兵兩路。”

傍晚,李爺爺和夢凡也回來了,爺孫兩人帶着幾名男子回來。

手中拿着厚厚一疊紙,蘇齊一看,猛的嚥了一口口水。

“李爺爺,不會吧!有這麼多狀子?”

李爺爺眉頭緊蹙,一道道溝壑滿額頭,“小公子,這些都是記着發生過大事的了,一些雞毛蒜皮的事情,我們都沒有寫,若是還不夠……”

“不,不,李爺爺,這些足夠了。”

蘇齊拿出藍音石,志得意滿,在藍音石裏注入一道光芒。

李爺爺他們一夥人驚訝的看着蘇齊。

“慕容叔叔!”蘇齊對着白光裏的慕容邵峯揮了揮手。

慕容邵峯看着蘇齊,溫馨一笑:“齊兒,你是不是想慕容叔叔了?”

“是呀!慕容叔叔,不過齊兒在慕容叔叔的星月國,現在遇到了慕容叔叔最不想看到的事情,這裏是漁米之鄉,這裏有兩個惡霸魚肉百姓,百姓們的日子過得很苦,慕容叔叔你要回宮了就趕快過來看看。”

李爺爺和他身後的幾人相互看了看。

他們星月國的皇帝不就姓慕容嗎?

隨即!幾人往那白光中看去,一個身穿白衣的男子長相絕美,優雅出塵,氣質高雅,難道他就是星月國的皇帝? “哦!居然會有這樣的事情發生?”

慕容邵峯好看的眉頭輕攏。

他擡眸,溫潤的眼眸裏滿是嚴肅。

“齊兒,若是危險,不要和他們硬碰硬,叔叔馬上派人過來。”

慕容邵峯笑看着他們,他們在星月國,只是自己現在還在皓月國,要不然又能和他們兄弟兩人見上一面了。

“慕容叔叔,你可要快一點哦,不出意外,他們今晚就會有所行動,不過慕容叔叔不用擔心,他們都不是齊兒的對手。”

“好!叔叔知道齊兒很厲害的!”慕容邵峯笑着點了點頭。

隨即!白光消息。

洛凡快速的看着他,“出事了?”

慕容邵峯搖了搖頭。

“一點小事而已!”隨用藍音石傳話給慕容星辰,讓人立刻趕漁米之鄉。

洛凡一聽,故作輕鬆地說:“現在已經是魔獸潮第三天了,這迷幻森林裏瞬息萬變,什麼奇怪事情都會發生,我們真的要一直在這裏等下去嗎?”洛凡越想越疑惑,換句話來說,他根本就捉摸不透慕容邵峯心裏的想法。

寵妃的美味生活 慕容邵峯輕輕看了他一眼,“你每天同樣的問題要問三四遍,你不覺得煩嗎?”

“你覺得煩嗎?”

洛凡也突然滿腹狐疑,他居然一天問了三四遍嗎?

“當然煩,我們就在這裏等着,魔術潮有八天的時間,這裏就是八天以後的出口。”

洛凡這時候才醒悟過來,他就是過來陪着他的,隨他快步走到他身邊說:“邵峯,既然來了,我們也進去看一看,如果能到遇能遇到寶貝,也不枉來一次,是不是?畢竟這一百年只有一次機會。”

慕容邵峯起身,認真的看着他,說道:“你也知道這名迷森林裏瞬息萬變,而你的修爲又剛剛進入聖玄期,在迷幻森林中央,你確定自己能夠活下來?”

洛凡瞬間笑了笑,一臉諂媚:“這不是有你這個玄魂階巔峯的高手在這裏嗎?”

言下之意,有你在,我的命就在,在怎麼說他也是被叫過來的那個,他的其他脾性摸不準,這一點他是摸得準的。

慕容邵峯溫潤的眸光裏輕輕看着他,如雲霧一般,顯得深不可測。

“你倒是下的一手好棋,也剛好拿捏準了我的脾氣,既然你想去,那就進去看看吧,只是你不要後悔。”

“邵峯,我不會後悔,要是跟着別人來,我絕對會後悔,但是跟着你來,一定不會。”

洛凡瞬間眉開眼笑,終於能去,邵峯就是一個悶葫蘆,和他在一起一天都說不上十句話,快把他給憋死了。

“走吧!”慕容邵峯帶上他,兩人往迷幻森林中央飛去。

是夜,月朦朧,夜灰濛,天地茫茫,山壑蒼蒼,暗淡無光。

朦朧迷濛的夜色中,幾條黑衣把李家小院給包圍了起來,幾個農民打扮的男子,直接進入了李家小院。

蘇櫟坐在靠窗的位置,對外邊的動靜一清二楚。

“齊兒,小心一點。”

李爺爺和幾位男子一聽,神經瞬間緊繃着,他們是這鎮上的人,能感同身受,心裏難免不自覺的擔憂起來。 “沒事,你們不用怕!”蘇齊出聲安慰李爺爺他們。

“李大爺,我們是來遞狀子的。”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