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白小鳳拿起一看,是陳老六打來的,剛一接通,陳老六就在那頭驚呼道:“白,白大師,好消息!好消息啊!昨晚一事,讓你名震濱海陰陽界了!今早天一亮,額們陳家就有好多陰陽界的同行上門送禮嘞,他們都想見你一面,額在家收禮收的都快遭不住了呀!”

到家,碼字,第一章送上。

鑑於有老鐵反應每天沒更夠四章,所以今天章節標題會標註一下,自證清白。

更不夠這鍋,人家真的是不敢背嘛…… “這麼恐怖?”

白小鳳驚了一下,昨晚現身黑市發佈黑市任務的時候,其實也預料到會引起波瀾。

但,完全沒料到,會引起這麼大的波瀾啊!

“必須的啊!以白大師的實力,昨晚造成了那麼大動靜,那些陰陽界的同行都瘋了。”

電話裏,陳老六的聲音激動地厲害:“光是這一上午,額們陳家收的禮就抵得上昨晚幫白大師花費出去的那些資源了,那些傢伙,簡直就跟明星腦殘粉一樣。”

娘希匹的!

城裏人真的毫壕無人性啊!

白小鳳虎軀一震,登時就凌亂了。

之前只以爲陳靈兒她們這種豪門壕無人性,現在看來,陰陽界壕無人性的人也海了去了啊!

不過,濱海的陰陽界人士肯定不少啊!

白小鳳很快就反應過來,這次也算是真正見識了一把濱海市陰陽界這潭水的深淺了。

陳老六一上午收這麼多禮,不僅證明濱海陰陽界的人土豪,側面也證明了濱海陰陽界人的數量。

畢竟,只有基數到了,纔會有這麼恐怖的反應出來呢。

昨晚他佈置“天星困龍陣”雖然沒有把陳王兩家所有的資源耗費乾淨,但起碼也是耗費一半了,完全是給陳王兩家大放血。

結果,一掉頭,一上午的時間,陳家又補充回來了。

這時,電話裏的陳老六問道:“白大師,收了這麼多禮,那個他們見你一面的要求?”

白小鳳自然知道陳老六的心思,拿人手短這道理可不是胡亂吹出來的。

他深吸了一口氣,淡然道:“不見。”

“啊?”電話裏的陳老六一聲驚呼,顯然沒料到白小鳳會這反應。

畢竟,收禮都收的遭不住了啊!

白小鳳傲然道:“本大爺要是被他們一頓送禮就給請出去見面了,那不成動物園裏的猴子了?太掉排面了,不見不見。”

開什麼玩笑!

送一次禮,就想本大爺出去溜達,給他們召開粉絲見面會?

本大爺還不至於這麼沒節操呢!

且,白小鳳又不傻,現在雖然自己的名聲傳遍了濱海陰陽界。

但說到底,沒見過他的人還多得很,要是現在冒頭露臉,雖然確實能再次在濱海陰陽界掀起風浪。

可後邊引起的各種麻煩肯定不少。

以他的人情閱歷自然能分辨出來這事的利弊的。

與其每天被一大堆“腦殘粉”找上門,還不如低調的泡泡妞維持生活這樣子呢。

電話裏,陳老六有些尷尬:“可禮都收了,現在……”

“收了就收了。”白小鳳無所謂的說道:“反正是你們陳家收的,甭管收多少,都用來補你們昨晚的虧空,你們陳家憑本事收的禮,還怕他們要回去了?”

說完,白小鳳就掛掉了電話。

然而。

電話剛掛,手機忽然又響了起來,是王家家主打來的。

“主人,瘋了!瘋了!整個濱海陰陽界都瘋了!”剛一接通,電話那頭的王家家主就激動地嚷嚷起來。

白小鳳皺了皺眉:“不出意外,你們是不是也收了好多禮?”

“咦?!你怎麼知道的?”電話那頭的王家家主驚疑了一聲。

“陳老六剛瘋了一次。”白小鳳淡淡地說道:“禮物收的越多越好,都是你們的,正好補你們王家昨晚的虧空,反正他們自己送上門的,不收白不收,另外,本大爺謝絕露臉。”

掛掉電話,白小鳳無奈地揉了揉腦門,然後對着諾基亞手機屏幕,隱約能看到自己模糊的臉龐。

他無奈地嘆了一口氣:“唉……師父說的真對,人太優秀了,真的好累哦。”

話音剛落,手機再次響了起來。

白小鳳登時整個人都不好了。

剛把陳王兩家的電話掛了,怎麼又來電話了啊?

難不成那些“腦殘粉”還把禮給送錯了?

拿起一看,是陳正德打來的。

白小鳳眉頭舒展開,接通電話:“喂,陳叔叔,啥事啊?”

“瘋了,小鳳,瘋了啊!”電話那頭,陳正德激動地都有些語無倫次了。

“……”白小鳳。

大中午的,本大爺都瘋三次了啊!

緊跟着,電話那頭陳正德激動地說道:“老宋給我打電話,說你把孟家做成了大蛋糕,讓我,讓我一起吃蛋糕,這事,是真的?”

白小鳳恍然大悟,孟廣山昨晚被那羣天師控制鬼魂給宰了。

現在孟家羣龍無首,確實成了蛋糕。

所以他昨晚臨走時纔會和宋山河說那麼一句話。

以宋山河縱橫商場幾十年的老辣,趁機吞掉孟家,也就是幾刀了事而已。

但他完全沒料到,宋山河竟然還會叫上陳正德一起。

原本他是打算今天再告訴陳正德去分蛋糕的。

“嗯,是真的,陳叔叔這次麻煩你了,本來是想今天睡醒了再告訴你的,沒想到宋叔叔先跟你說了。”白小鳳認真地說道。

“不麻煩不麻煩,你今晚有空沒?叔叔想請你吃飯,好久沒見你了。”電話裏,陳正德說道。

白小鳳想了想,反正好幾天沒見陳靈兒了,有些想的慌啊。

然後,他就答應了下來,掛掉了電話。

……

陳氏集團總部,寬敞的董事長辦公室內。

陳正德站在巨大落地窗前,眺望着濱海全城的風景,激動地右手握着手機都不停地哆嗦起來:“不麻煩,一點都不麻煩啊,一個孟家呢,好女婿,真的是好女婿啊!送我這麼一份大禮,這次真能讓我陳家再上一層樓了!”

孟家是濱海第三豪門,資產更是超了陳家一大截,要是能吞掉孟家。

陳正德有自信,絕對能將陳家在濱海豪門的排名,再往上躥一截!

這簡直是人在家中坐,福從天上來呢!

“看來,靈兒是真的捕獲到小鳳的心了,陳家有了這位乘龍快婿,以後簡直要飛了啊!今晚得把靈兒叫上啊。”

陳正德越想越激動,忽然,他眼珠子一轉,咧嘴嘚瑟地笑了起來:“今晚把老宋叫一起吃飯,讓他知道知道,他嘴裏的白大師,是我陳正德的乘龍快婿,估計能把那老小子氣的吐血!”

說着,陳正德激動地滿臉漲紅,一副幸災樂禍的樣子,拿起手機撥打了出去。

宋家別墅。

宋山河一臉悲痛的坐在沙發上,一想到和自己睡了多年的二婚妻子竟然是殺害自己結髮妻子的兇手,他就感覺心痛的厲害。

且,這些年,真的太愧疚自己的女兒了!

想着,他擡頭看向二樓,自從昨晚回家後,宋楠楠便鑽進臥室,到現在都沒出來。

他很想去安慰安慰女兒,但,真的有些愧於面對了。

旋即,他又看向桌上厚厚的一沓文件,這些,都是祕書助理大清早送來的關於孟家的資產明細。

畢竟,要吃掉這份蛋糕,首先就得了解清楚這蛋糕到底有多大。

只不過擔心着宋楠楠,所以他從早上坐到現在,也沒心思看這些文件。

嘆了一口氣,宋山河點燃了一根香菸,拿起文件看了起來,同時呢喃道:“看來,我送女兒給白大師的心思,被白大師看出來了,他應該也對楠楠有心意,不然怎麼會把孟家這麼大份蛋糕給我們宋家?”

“孟家的這份蛋糕太大了,也只有和老陳一起才吞的下呢,不過,要是讓老陳知道我促成了白大師和楠楠,讓白大師成了我的乘龍快婿,不知道會不會羨慕的鼻子都歪了?”

這時,電話響起。

宋山河隨手接通了電話,頓了幾秒鐘,他忽然驚咦道:“老陳,你請白大師吃飯?去,我肯定去啊!”

又頓了幾秒鐘,宋山河掛掉了電話。

他擡頭看了一眼樓上,呢喃道:“要是能將楠楠交到白大師手裏,我這當父親的也算是安心了,今晚就帶楠楠一起去吧。” 一天下來。

白小鳳擔心華娘娘身體出什麼變故,也沒出門溜達。

窩在沙發上,和豆豆愣是看了一下午的《甄嬛傳》,簡直無聊得要死。

一點都沒有馬夏風的教授講座好看。

晚上七點半,白小鳳叮囑了一下豆豆照顧好華娘娘。

然後就激動地搓着雙手,出了門。

美滋滋啊!

好幾天了,又能見到陳靈兒了,這也是個機會,正好把那晚上救小妖女秦司音的事情解釋清楚。

畢竟陳靈兒是他要泡的極品妹紙,要是這麼一直誤會下去,那可不行。

下午掛掉陳正德的電話沒多久,白小鳳就收到了陳正德發來的短信。

晚宴是在豪庭大酒店,時間是晚上八點。

等白小鳳出了門,坐在沙發上看着《甄嬛傳》的豆豆忽然身上翻涌起陰氣,飄了起來。

她蒼白的臉蛋露出了一抹疑惑:“主人的樣子有些怪異呢。”

說着,豆豆雙手抱着胸口,一副堅定地模樣:“下午看到信息,主人好像,是去豪庭大酒店吧?呵呵!居然是去酒店,那就得監督一下了啊,萬一出了危險,人家很心疼的。”

說完,豆豆又看向了次臥牀上的華青月。

“小哥哥應該不會有事的,除非家裏進來壯漢了。”

這是豆豆心裏的想法。

然後,她便翻涌起陰氣,直接穿過窗戶,飛了下去。

夜幕降臨。

霓虹燈閃耀着整座濱海城。

白小鳳坐在出租車上,看着夜景,腦子裏卻想着該怎麼跟陳靈兒解釋那晚上救小妖女的事情。

那晚上是真的誤會大了啊!

且,陳靈兒走的時候,也確實是氣的不要不要的。

估計這幾天氣頭都還沒下去呢,要是解釋不好的話,那妞非得又爆發怨念不可。

想着,出租車已經停在了豪庭大酒店門口。

白小鳳下了車,正要往酒店內走呢,忽然,猛地一激靈。

“奇怪?怎麼有種不好的預感?”

白小鳳皺了皺眉,仔細一感應,這感覺又消失不見。

他撓撓頭,疑惑道:“應該是昨晚鬼王衝擊後的衰弱還沒徹底消失,讓我都有些疑神疑鬼了。”

說完,他就走進了豪庭大酒店。

剛一進門呢,一個西裝革履,油頭粉面的中年人便不屑地看着白小鳳,作勢捏着鼻子,陰陽怪氣道:“豪庭大酒店現在還真是什麼人都能進了呢。”

白小鳳皺了皺眉,上次跟着陳正德來,也沒遇到這種情況啊。

他擡頭打量了一下這中年人,也沒理會,便徑直往酒店裏走。

然而。

沒走兩步呢,身後又響起了中年人的聲音:“喂,保安,你們豪庭大酒店現在什麼情況?讓這種鄉巴佬進來,五星級大酒店的牌面呢?我今晚可是要在這宴請重要貴賓的,被我貴賓看到了,還以爲我帶他來的路邊大排檔呢。”

白小鳳停了下來,低頭看了看身上的衣服,娘希匹的,符籙寶衣又被鄙視了啊。

正蛋疼着呢,剛纔那個中年人便走到了他的面前,從兜裏掏出一沓紅鈔票,啪的拍到了白小鳳的胸口上:“小子,這是一千塊,拿着錢滾出去,別在這礙我的眼。”

“厲害了大哥,你這麼有錢呢?”白小鳳一臉驚訝地看着胸口上的一千塊,也不客氣,直接就拿在了手裏,美滋滋的數了起來。

虧了,虧大發了啊!

以前傻不愣登的跟着師父抓鬼驅邪,一次才幾百幾百的掙。

現在好了,隨便到酒店門口一溜達,分分鐘一千塊入賬呢。

白小鳳一邊數着錢,一邊美滋滋的笑着,彷彿發現了一條財路似的,要是每晚都跑豪庭大酒店來溜達一圈,每晚都能遇到二傻子的話,那還不得發了啊?

“切……果然是鄉巴佬,一千塊都能眼睛放綠光了,還敢到豪庭來,簡直不掂量掂量自個。”中年人見白小鳳的財迷樣,登時毫不掩飾的鄙夷了起來。

一千塊對他來說,不過是毛毛雨,但就是這毛毛雨,卻能讓鄉巴佬眼放綠光。

差距!

這就是差距啊!

說着,中年男人看白小鳳的眼神越發的鄙夷,呵斥道:“你都收錢了?還不走?再不走,我就叫保安了。”

白小鳳停了下來,果斷的把一千塊塞進了褲兜裏,反正白給的,不賺白不賺,不賺是王八蛋。

然後,他摸着鼻子笑了起來:“你剛纔,不是已經叫過保安了嗎?”

中年男人一怔,旋即臉色漲紅起來。

這特麼是挑釁嗎?

他能輕易拿出一千塊打發“鄉巴佬”,自然家底很是豐厚,但現在,這鄉巴佬不知道感恩戴德,竟然還挑釁?

所以,他怒了:“鄉巴佬,給你錢讓你走,是給你面子,你特麼收錢不走……”

話沒說完,一道聲音就傳了過來。

“葉先生,有什麼需要嗎?”

中年男人停了下來,扭頭說道:“你來的正好,身爲大堂經理,你怎麼讓這種人進來?這可是五星級酒店呢!”

白小鳳也循聲看了過去,還是個老熟人。

就是上次他和陳正德陳靈兒赴周家青衣王家鴻門宴時,那個領他們進去的大堂經理。

大堂經理愣了一下,扭頭便看到了白小鳳,登時神情一驚,眼皮嘴角一起跳動起來。

身爲大堂經理,他自然是一眼認出白小鳳的。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