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童瑤直接譏諷道,一點都不客氣。可是上官仙卻也不怒:“他是我相公,你是岸又能怎樣?”

尼瑪!這一句話也是夠氣人的。這隱晦的意思更是讓人無限遐想。

就算你是岸又能咋地?你們前世如此相愛又能如何?現在還不是我的相公?

當然,這只是我的猜測。雖說我這麼想,但對面的童瑤在聽到這話之後,臉色也是驟然一變,變得很是難看。

此刻只聽童瑤再次開口道:“哼!你相公?那本聖女就先殺了你。”

說罷!黑蓮聖女童瑤當場催動身下的坐騎,對準了上官仙就猛的躍了過來。

上官仙也不客氣,嘴裏也是冷哼一聲,當場就迎了上去。

這一次,我在上官的表情之中,隱約的看到了她的怒火。

不過在我的印象中,童瑤想戰勝上官仙。幾乎不可能,畢竟上官仙太強了。

可我還沒回過神兒來,我便當場愣住了。好傢伙,這童瑤不知什麼時候拿出了一件古怪的法器,如同蓮梗一般。

而是純黑色的,就算我相很遠,也能感覺到那法器上散發出的異樣氣息。

在這妖異的法器幫助下,本來道行不如上官仙的童瑤,這會兒竟然與上官仙大成了一個平手。

見二人在遠處大戰,我沒有上去幫忙。畢竟上官仙的道行擺在那裏,一時間他根本就不會敗。

反觀場中其餘戰團,發現我方各大高手,這會兒全都在圍攻屍王以及那無名老者。

同時間,宋叔正在組織人馬從側面撤退。

畢竟我們沒有時間耽擱,就算我們這裏勝了,那麼身後的鬼兵可能也趕到了。

要是到了那個時候,我們也是得不償失,最後淪落得全軍覆沒的下場。

所以宋叔很明智的讓一些道行不怎麼樣的道士先走,唯有如此,才能保證我正道不滅。

他日纔有反水的機會,不過隨着人手的不斷離開,我方的壓力也是越來越大。

那五名老者強橫異常,其中兩人聯手,竟然與龍老大成了一個平手。

可想而知,這樣的道行是多麼的恐怖。

同時其餘三人外加兩具殭屍,竟也拖住了大批人馬。

金陽、常棕藍、姬無雙等,這會兒全都被拖住。

而且飄雲谷掌門雲霞真人在與屍王廝殺的時候,竟然被一隻屍王當場洞穿胸口,心臟直接被屍王給掏了出來。

至此,一代宗師飄雲谷掌門就此身亡。

但這還沒完,飄雲谷傑出女弟子靈曦,見自己的師傅被屍王殺死,直接使用飄雲谷的禁術,想爲自己的師傅報仇。

可奈何實力差距太大,就算靈曦使用禁術。也不可能是屍王的對手,結果她上一撲上,便被屍王一把抱在懷裏動彈不得。

我在見到這場景之後,本想即使制止。身體一躍,當場就殺了上去。

可是我始終也晚了一步,屍王猛的擡頭,張開了血盆大口。露出兩個鋒利的獠牙,對準了靈曦的脖子就咬了上去。

“不!”我大聲的喊道,想制止。

同時與我大喊的還有飄雲谷大弟子擎天,不過我二人都無法制止屍王的下一步行動。

只聽“吱”的一聲,很是微弱。屍王的獠牙刺破了靈曦的皮膚,結果很不幸。

同輩中的年輕翹楚,冷豔的飄雲谷女弟子靈曦,也在雲霞真人死後,也步入後塵。

最後在不但三秒鐘的時間,靈曦一身精氣便被屍王吸乾,最終成爲了一具乾屍!

看着靈曦的倒下,我們十二小隊的人,現在也就剩下了十一人。

雖說與這靈曦的相處的時間也就一個多月,而且平日裏也沒說什麼話。

但靈曦的死,卻讓我暴怒無比。健步如飛,直接就殺到了那隻屍王的面前,我也不客氣,手中長劍對準了屍王的眉心就刺了出去。

可屍王怎麼是那麼好殺的?既然爲屍王,不僅道行強大,甚至在一定程度上,它們已經有了自己的思維。

已不是那種只有嗜血衝動的殭屍…… 隨着雲霞真人和靈曦的慘死,我誓要滅殺這殭屍。

如今一劍刺出,卻沒有絲毫作用,只聽“砰”的一聲,根本就沒有刺入那屍王的身體之中。

只是在那屍王的額頭處劃出一條裂痕,屍王暴怒,一雙血紅的眸子直勾勾的瞪着我。

並且嘶吼一聲,當場就對着我撲了過來。但與這隻屍王戰鬥的,還有兩名正氣道老妖怪和阿雪周傾城等。

他們怎麼可能讓這隻屍王襲殺我,當場便上前制止,各種道門祕術打出,一時間道令不止,罡風陣陣。

至此,我們七八人外加周圍的十幾個道士妖怪攻擊這麼一隻超強屍王,竟再一時間難以將其殺死。

可見這屍王的道行是多麼的高,顯然已經超越了趕屍派最終派出的三隻強大屍王。

雖說有正氣道的老妖怪們幫忙,但大多正氣道老妖怪全都在後方阻擋追趕的鬼兵,只有少部分老妖怪在這裏對抗童瑤等。

而且那五個黑蓮老者也厲害非常,實力高深無比。以我現在的道行都看不透其修爲,想必已經超越了靈慧達到了天衝魄。

在這種恐怖實力面前,就算我們人多,這會兒也只能和黑蓮的強者們大成平手。

時間一點點的過去,半個小時之後。我方再次照受嚴重的打擊,死傷高達一百人左右,剩餘的五百人在宋叔的指揮下,逃回了飄雲谷。

在哪兒有陣法守護,想必一時半會兒,就算是鬼兵也難以攻進谷中。

而在場剩下的,也就剩下了約一百多接近兩百人上下。

正氣道老妖怪雖有四十八人加上我四十九,每一個都是老妖怪般的存在,不僅年紀大,道行也是高的嚇人。

畢竟要加入正氣道,其門檻就是氣魄道行。

但即使如此,在萬軍叢中也折損了不少。本來四十八人,現在卻剩下了不到二十人。

除了正氣道的老妖怪們被鬼兵圍殺了不少以外,龍組的人員也損失不小,三十六人,現在只剩下了十六人。

不過他們這樣的損失與各個大門派的損失比起來,那完全是小巫見大巫。

我方人馬攻擊四千餘衆,現在卻只有五百人逃走,在場剩餘一百多人。也就是說,我們損失了三千三百多人。

如今爲了護送最後的白派道士離開,我們必須戰敗黑蓮聖女童瑤,幫助她的這些黑蓮老者以及兩具變態級別的殭屍。

這會兒我越來越感覺吃力,我對陣的這具殭屍實在是太強了。是我有史以來遇到過最強的殭屍。

除了刀槍不入,水火不侵以外,就連金陽和夜雨放出的地獄“業火”都難以將其殺死。

但這些都算不得什麼,最讓我們頭疼的是,鬼兵竟在這個節骨眼兒上追殺了上來。

鬼兵的數量之多,只見山林之中,密密麻麻的全都是。一個個看準了我們,全都和發了瘋一般衝了上來。

有好幾只東北家仙兒中的前輩,就是因爲防不勝防,被鬼兵給砍了腦袋,最後化作原型,變成一隻只野獸。

見這等場景,我真不知道給如何是好了。

我現在已經打出了所有的底盤,就連正氣道、龍組、上官仙、蛇族都出現了,卻依舊不能改變戰局。

而且打了這麼久,不僅沒有殺死黑蓮五個老者以及這兩具殭屍中的任何一人,我方反倒是損失慘重。

除了雲霞真人這位和善的前輩死去以外,我方的前輩名宿,更是死了不知多少。幾個小門派更是慘遭滅門。

一門上下,全都死在這衛道之路上……

他們無怨無悔,以自己的鮮血證明了,他們入道時的承諾。

如今鬼兵突現,我方人馬在也抵擋不住敵人的攻勢。全都被打得節節敗退,就連強大無比的龍老,這會兒也有些吃不消。

看龍老的樣子,應該不是道行不夠。而是之前在對付鬼兵的時候,道氣用得實在太多,這會讓又與強大無比的黑蓮高手對敵,導致龍老沒有喘息的機會,所以纔會敗退。

要是全盛時期的龍老,定然可以擊斃對手,帶着我們全員離開這裏。

現如今最爲勇猛的不時龍老、不是金陽、也不是我。而是龍組的那隻半人半妖的瘋狂道術科學家。

這小子也不知道給自己嫁接了那些妖怪的細胞,這會兒依舊生猛異常,頂在最前方與另外一隻殭屍王搏鬥。

而就在這個時候,龍老突然騰空而起,手臂一揮,一道劍光射出,直射那兩名對他交戰的黑蓮老者。

那兩名黑蓮老者哪敢大意,全都在第一時間後撤。而他們剛一後退,龍老便對着全場人開口道:“鬼兵殺至,我們正氣道斷後你們先走!”

此言一出,我方所有人都把目光盯着正氣道的老妖怪們,現在能留在場中的,全都是各方但拿,實力強大。

雖說依舊有很多人不知道這正氣道,但這會兒聽到龍老說出這話之後,也感覺到一絲莫名的憂傷。

想我堂堂正派道士,今日竟然被妖邪如此壓制,而且打得毫無還手之力,這讓每個正派道士都很是憋屈。

隨着龍老的話語響起,正氣道的十數人紛紛表態,讓周圍的同道離開,又他們頂着。

其中有數名正氣道道友,這會兒更是使用祕法,以自身精血或者陽壽爲代價,讓自己短暫得到強大的力量,以此護送衆人離開。

而這時,一名正氣道道士直接趕往上官仙與童瑤的戰圈,直接就殺了進去。

此時只聽那名老者這般開口道:“你與四九快離開,這裏交給我。”

上官仙一聽“四九”有些不知所措,畢竟上官仙之前一直在沉睡,對於我加入正氣道,被命名爲四九的事兒,她根本就不知道。

那正氣道的老者見上官仙迷茫,再次開口道:“即使李炎!”

上官仙聽到這話,也不反駁。現在鬼兵已至在不走,等被包圍之後,以我們現在這點人數。那可就真的走不了了,到了那個時候,等待我們的只有死亡,在沒有第二條路。

至此,正氣道老者直接與童瑤交戰。上官仙也在瞪了童瑤一眼之後,直接就飛向了我這個方向。

接下里,正氣道的老者紛紛使用祕術,強行提升自己,讓自己能抵擋住黑蓮的高手和殭屍。

而同時,半空中的龍老繼續開口說道:“四九,你快離開,如果我們會不起,你就是正氣道頭一!”

聽龍老這般開口,我猛的倒吸一口涼氣。我知道,這會兒不是婆婆媽媽的時候,要是再不走,我們真就走不了了。

畢竟圍上前的鬼兵越來越多,我看着半空中的龍老,當場便對着龍老揖了揖手,然後環顧四周其餘正氣道成員。

然後直接大聲開口道:“諸位前輩,日後我定然會給你們報仇的!”

說罷!上官仙已經飄到了我的身邊,見上官仙出現。我有看了看幫助上官仙頂住童瑤的那名正氣道老者。

發現他不是別人,真是當時我加入正氣道的時候,對我出手的那老頭。在正氣道中排行第九。

而這個嘶吼,九老也發現我在看他,竟然嘴角在這一刻露出了意思微笑。

看到這若有若無的微笑,心頭百感交集。

童瑤仗着那種特殊法器,可以和上官仙大成平手,這九老能是對手?

我知道,龍老的敗亡是遲早的事兒。心裏想說些什麼,但發現卻張不開嘴裏,我只是默默的幾下了在場所有人的面貌。

然後直接大吼一聲:“我們走!”

說罷!我帶着剩餘的百人直接就向着一個方向殺了出去。

這會讓圍上來的鬼兵不多,我們這羣人都可以輕鬆的殺出去。

聽着身後不斷傳來的各種喊殺聲,我沒有回頭。正氣道的老妖怪們,今夜註定再次消亡。

而我也童瑤的仇恨,也在今晚提升到了頂點。

我們馬不停蹄,速度在這一刻放到了最大。我們想快些趕到飄雲谷,哪裏有防禦陣法,還有車輛等。

到了哪裏之後,我們就可以迅速逃離這裏。

只有我還活着,我就會親手砍下童瑤的腦袋。就算童瑤說的都是真的,她的前世就是岸。

我也非殺她不可,正道數千人命。我認爲歸根結底,全都因黑蓮而起。

我誓要屠滅黑蓮,還天下一個正道。讓死去的白派道士們,可以得到往生。讓他們今日之死,不是白死。

在這種信念之下,我帶着所有人不辭疲倦的直奔飄雲谷。

大約半個多小時之後,我們來到了飄雲谷中……

可是剛走進飄雲谷,我便發覺不對勁。這飄雲谷中怎麼沒有開燈呢?之前不是有五百多道士先回來了嗎?

正當我們疑惑的走在飄雲谷的時候,上官仙突然在我面前開口道:“不好!有埋伏!”

上官仙此言一出,在場所有人本來繃緊的神經,這會兒再次一緊!

而我對上官仙的話,百分之百的相信,想都沒想,當場便低吼一聲:“快,大家快退出飄雲谷!”

衆人聽我這般說道,全都拔腿往後跑!

可TM剛跑出十幾米,谷口便浩浩蕩蕩的出現了一一羣鬼兵,黑壓壓的一片,也不知道來了多少。

同時回頭觀望,發現飄雲谷內,這會兒也黑壓壓的出現了一片鬼兵。

而我們?此刻就好比釘板上的肉,只能任人宰割…… 正所謂屋漏偏逢連夜雨,我們本就處於水生火熱的邊緣,現在卻給我們來了這麼一出。

這飄雲谷中刻畫有護山陣法,本想借助這護山陣法,讓我們可以有喘息和逃走的機會。

可現在看來,已經晚了。飄雲谷已經淪陷,明顯被黑蓮攻了下來。

而之前逃走的五百人,看樣子也是凶多吉少。

“炎子,我們被包圍了!”老常一臉陰沉,此時在我耳邊說道。

我緊皺眉頭,沒有答話,而是左右環顧。

同時間,只見靠近山谷外側的鬼兵隊伍之中,這會兒分出了一條縫。

緊接着,縫隙之中赫然走出一個年輕男子人。這人我認識,就是那日敗在我手中的送信使者。

看他的模樣,想必就是這羣鬼兵的統領。此刻我也不廢話,直接迎面而上。

我方衆人見我走出人羣,也都不紛紛讓開一條道路。

不一會兒,我與那黑蓮使者在兩陣面前相遇。

那年輕男子這會兒顯得春風得意,見我上前,嘴裏直接呵呵一笑,然後開口道:“李炎,我們又見面了!”

聽那男子這般說道,我並沒有理會。而是直接開口:“你把我們之前回來的同道怎麼了?”

我一臉的陰沉,嘴裏冷冷的開口道。

那男子聽我如此詢問,嘴角露出一絲弧線。然後開口道:“帶上來!”

此言一出,鬼羣涌動。不一會兒一個個滿臉是血,陽氣低到幾點道士或者家仙兒被一隻只鬼兵帶了上來。

這些人剛一出現,我方人馬便有人連連開口道:“徒弟,你還好吧!”

“師弟……”

“三哥……”

家仙兒和我方道士紛紛在那些被扣押的男男女女中找到了自己相熟的人,見他們垂垂欲死的模樣,有的傷心,有的暴怒。

我掃視了一眼,面色不變。發現這裏的人只有不到二百人,所以我再次開口道:“怎麼這麼少?”

“哦!其餘的人已經死了,就剩下這麼幾個活的了!”

一聽其餘三百多人全都死去,我心中頓時升起了一股無名火。

“該死,我要殺了你!”我狠狠的說道,咬牙切齒。

“對了,你要殺我之前。應該得知道我的名字,我叫江南!”那年輕男子淡淡的開口,顯得很是悠閒與高興。

不過在他說出這話之後,老常卻在身旁搭了一句:“我TM還叫水鄉呢!”

老常此言一出,對面的江南臉色微微一變,顯得有些惱怒!

不過他卻沒有叫圍着我們的鬼兵動手,而是這般開口道:“李炎,我現在問你,你想他們死還是想他們生!”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