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現在,似乎不是那麼回事了。

因他而亂,她似乎也非常的開心。

她想要和他心與心的坦然,是靈魂與靈魂之間的喚應。

如此以來,她才能永遠的將他栓在自己的身邊。

但是她現在必須以蘇紫陌的性格和他相處,滿足他心裏的征服欲。

她永遠是那般的倔強,那般的固執,所以她不可能認輸。

她更不可能逃避。

庚桑瑤暗暗地呼了一口氣,慢慢地回覆了原來的平靜,臉上再次回覆了鎮定,回覆了安然。

猛地,君臨天的親吻停了下來。

“瑤兒,看來本王不夠愛你。”

君臨天望着她,輕聲說道。

他的脣邊綻開一絲淡淡的笑,似譏諷,似惱怒,更多的是想完完全全的霸佔。

她如此快的回覆了鎮定,讓他不禁暗暗有些懊惱。卻也激起了他更強的征服欲。

“王爺,這是女人的正常反應,與心有關,與靈魂有關,王爺的愛,的確不夠深。”

庚桑瑤淡淡地說道,語氣像極了蘇紫陌。

“與心有關?與靈魂有關?好!瑤兒,本王似乎明白你的意思了。”

重生燃情年代 君臨天突然冷冷地望向她,有些憤怒地說道。

“王爺,瑤兒……。”

庚桑瑤微微一愣,不知道自己什麼地方說錯了。

“本王不夠愛你嗎?可是本王的心裏,深深的愛着這抹紫色的身影,她不是瑤兒你嗎?”

君臨天說完,突然貼向庚桑瑤,脣緊緊地貼在她的耳邊,輕輕的,慢慢地呼着氣。

那暖暖的氣息便一絲一絲地慢慢送入庚桑瑤的耳中,酥酥的,麻麻的,讓庚桑瑤的身軀微微輕顫。

聽了他的話,心裏猛然抽痛,他還是說出來了,只是他心底的那抹紫色身影卻不是她。

“現在呢?有沒有感覺到呢?”

君臨天卻仍就不想放過她,繼續問道。

那淡淡的氣息仍就不斷繚繞庚桑瑤的耳與頸。

“有,………….。”

庚桑瑤穩住心神,聲音清靈地說道。

聽到這記憶中有些熟悉的聲音,君臨天身影一怔,柔情說道:“好,很好。”

“呵呵!”

君臨天突然輕聲笑道,那笑太過邪魅,讓庚桑瑤禁不住打過冷顫。

突然有了一絲不好的預感。

君臨天的大手慢慢地拂向她的臉,卻在她的臉上只是停留了片刻,便慢慢地向下移去。

拂過她的頸,來回輕拂了片刻,繼續向下移去。

君臨天的紅眸似乎也變得迷戀起來,深深的注視着庚桑瑤。

庚桑瑤想要阻止他,卻知道自己根本阻止不了他,或者她的反抗卻反而更加激起他的霸佔欲。

他的手拂過她的衣釦,瞬間紫色的衣釦全部滑落。庚桑瑤暗暗心驚,身軀也微微迎合着君臨天。

天下歸凰 至少現在她必須這樣做。

也許那只是她僞裝的堅強,也許那只是她強裝的坦然,蘇紫陌,我庚桑瑤不管怎麼逃,就是逃不出你的手掌心,在男人的身下,卻要裝出你的坦然,才能激起他的晴欲。

但是今夜她卻成功地激起了君臨天的心,也許可以算是她勝利的第一步。

以天爲被,地爲牀,夜色深濃的大山裏,正在上演着一幕活春宮。

而皇宮裏的蘇齊,讓火銀回去傳消息以後,他小心翼翼的進入了永泰宮裏。

蘇齊站在金碧輝煌的永泰宮裏,四處看了看。

“這裏會不會有什麼祕密呢?昨天晚上君臨天身上那股強大的氣息可不是吹牛的,一個字,強,強……。” 蘇齊四處轉了轉,什麼都沒有發現,他不由得一臉的失望,也是,現在重要的東西誰又會輕易的放在房間裏呢?只有放在自己的空間指環戒裏纔會安全。

蘇齊環着雙手,正想離開,猛地聽見門外傳來了腳步聲,蘇齊眼眸微閃,快速的躲在暗處,小心的收斂好自己的氣息。

天女帶着國師進來,只見天女的眸中隱隱閃過寒氣,四處看了看。

“君臨天在找到靈瑕的時候,也找到了一本祕籍,他的修爲很快就會晉升到玄魂階巔峯,族長也是一樣的,君臨天和族長一時不會回來,先找找看,祕籍在不在這裏。”

國師啊啊的幾聲,天女這才發現國師還不能開口說話。

天女恨鐵不成鋼的看了一眼國師,拿出一粒丹藥遞給國師。

國師一臉感激的接過去吃下。

“天女,那麼隱祕的東西,君臨天是不會放在這裏的。”

國師突然開口說話,到讓蘇齊覺得挺驚訝的。

那女人給他的是什麼丹藥呢?

“也對,是本座太沖動了。”

天女凝思着,想到今晚君臨天的表情,心裏還是有些不安,君臨天的表現太奇怪了。

“蘇齊兩天後我會帶走,你的解藥本座會讓蘇齊煉製好了以後讓人送回來給你,你留下來監視族長和君臨天。”

“天女,這……。”

國師一臉的不贊同,這蘇齊一但被帶走,歸期根本沒有定數,可他卻也明白此刻不能忤逆天女,便也只是隱忍着滿腔的憤恨與不甘。

蘇齊一聽,小嘴樂呵呵的,他蘇齊悠哉的小日子來了,他老孃不着家,他就當去遊歷吧!

天女面色沉如水,心裏怎麼都想不通,君臨天身上到底哪裏出了錯。

不知道在想什麼?過了許久,才帶着國師轉身離開。

明月山莊裏,火銀以最快的速度落入大廳,大家都知道齊兒每晚都會讓火銀傳消息回來,大家都一同等在大廳裏沒有去睡。

“我回來了。”一聽火銀的身影,大家都來了精神。

“火銀,快說。”蘇櫟顯得有些着急。

“小櫟,齊兒已經把太子和皓月皇救走了,兩天以後,齊兒打算被天女抓走,他說這樣方便傳消息回來給你們。”

猛地,蘇櫟渾身煞氣,深沉的眼眸裏充滿了殺氣,冷酷如水的小臉上泛驚人的氣勢,讓在場的人都十分的震驚的看着他。

在場的人都齊刷刷的看着蘇櫟。

蘇櫟沉思着,齊兒是整件事情中比較有影響力的存在,只是讓齊兒去冒險,他的心裏十分的不安。

“火銀,去帶我跟齊兒說一聲,默奶奶非常的感激他。”

默娘默默的流着眼淚,她欠陌陌母子的真是太多了。

“好!我會和齊兒說的。”

“你把這個令牌給齊兒,這是我們沐家名下所有產業的通用令牌,齊兒帶在身上也許會有用的到的地方。”

沐珏楓拿出一塊金牌遞給火銀,他沒有說出一句反對的話來,齊兒的能力,得到了他的認可。

“你要好好的照顧我的寶貝孫子,不要讓他被人欺負。”

君子兮也暗自傷心,她連齊兒的面都沒有見到呢,這會又要走了。

“啊!”火銀有些傻眼了,它只會逃命,不會照顧人啊!

對了,差點忘記了齊兒的交代了。

“齊兒說,讓我把黎小暖帶走,他想帶着黎小暖一起有個伴。”

“胡鬧,以小暖的修爲會拖累齊兒的。”

蘇櫟一臉的堅決,“又不是去遊山玩水,等以後有時間在帶着她去也是一樣的。”

躲在門外的黎小暖從天堂瞬間掉到地獄。

夜輕寒和赫雲霆也是一臉的不贊同。

“小櫟,這不是齊兒的要求嗎?他說黎小暖整天和嶽桐梓一起修煉也挺無聊的,不如他帶着黎小暖一起修煉。”

“不行。”蘇櫟還是那句話。

火銀可不管他同不同意,它早已經聞到了黎小暖的氣息,這個黎小暖挺有心的,每次它回來,她都會偷偷的躲在門外聽齊兒的消息。

它快速的用尾巴捲過門後的黎小暖。

黎小暖一臉的害怕,卻不敢發出半點聲音,更不敢去看一臉陰沉的蘇櫟。

齊兒要的東西,他會放過嗎?

而且帶上黎小暖,會更有意思一點。

“黎小暖我帶走了,你們慢慢聊,以後消息我會讓這藍音石傳給你們,可以隨時隨地的傳消息給你們。”

火銀搖了搖蛇尾,快速的帶着黎小暖離開。

蘇櫟無奈的搖了搖頭,他敢肯定,他這個弟弟長大一定會風流成性的。

衆人也是小聲的議論着蘇齊的事情。

天快矇矇亮時,庚桑瑤緩緩的睜開了雙眼,眼前一片黑沉,她整個人似乎還有些迷茫。

南島櫻桃 忽然聽見旁邊傳來了窸窸窣窣的聲音。

庚桑瑤偏頭一看,是君臨天在穿衣服。

過了好一會兒,她嬌媚的呼喚:“王爺……。”

她的聲音,還帶着一絲慵懶和淡淡的晴欲,還有些勾魂攝魄。

然後就聽見君臨天淡淡道:“這麼快就起了?看來是本王沒寵愛夠你嗎?”

“王爺……。”

庚桑瑤嬌嗔了一聲,庚桑瑤緩緩做了起來,從空間指環戒裏拿出一套衣服來,是大紅色的,她皺了皺眉頭,快速的放了回去,又拿出了一套紫色的衣裙穿。

拿掉身上的被子,庚桑瑤只覺得一陣寒意刺骨,是清晨的露水染溼了身上的被子,雖然是不是冬天,但着巫山裏的早晨就像過冬一樣。

就在庚桑瑤瑟瑟發抖的穿衣服時,突然聽到君臨天說道:“瑤兒,你的聲音可真好聽,不過……。”

君臨天突然沒有在往下說。

“不過什麼?”庚桑瑤有些緊張的問道。

“你和本王腦海裏的記憶有些出入。”

“……”

庚桑瑤的心猛的一沉,四周似乎也一下子沉寂了起來。

過了好一會兒,庚桑瑤纔有些勉強的笑了笑說:“王爺是對瑤兒有什麼不滿意的地方嗎?” ♂!

“瑤兒,你多想了,本王對你沒有什麼不滿意的,回去吧,接下來還有很多事情要做。``し”

想到登基大典,君臨天的心裏就非常的開心,一切都在他的掌握之中,就算是跑了太子和父皇,他一樣的能順利的登基。

“王爺,你現在感覺怎麼樣?身體裏沒有要晉升的跡象嗎?”

其實,庚桑瑤心裏有些疑惑,他們昨天晚上就應該會晉升的,但是一直沒有,這是爲何?

君臨天被庚桑瑤問得明顯的一愣,他冷眯着眼眸,他體內的確是沒有要晉升的跡象。

“王爺,在等等看吧!也許會盡快晉升也說不一定。”

庚桑瑤走到君臨天的身邊,挽着他的手臂。

君臨天鐵臂抽看,擁着她坐上了黑暗魔龍身上。

“回去現在說,現在的實力足以對付天下的高手了。”

沐雲軒,蘇紫陌,你們就等着死吧!

君臨天在心底冷冷的說道,只是在提到蘇紫陌的名字時,他的心底,總是隱隱約約的抽痛,他討厭這樣的感覺,似乎阻擋着他的思維。

星月國,三生山裏,很少有人知道,這裏隱藏着一座宏偉的宮殿。

慕容邵峯一大早就帶着馨兒一起騎着他的烈焰神鵰神獸到了三生山門裏。

清晨的三生山白霧茫茫,站在三生山的山頂往下看,羣山重重疊疊,雄偉壯麗。

白霧朦朧,仿似罩着一層輕紗,影影綽綽,非常的漂亮。

慕容邵峯和馨兒正在等着三生門裏的人去稟報。

師傅提前出關,並且讓他上山拜見,這對於慕容邵峯來說,可高興了,他也正好有話要問師傅。

“慕容叔叔,這三生山可真漂亮。”

馨兒笑嘻嘻的看着下邊的景色,空氣也非常的清新。

一身白色衣裙的她,置身於大自然中,仿似不食人間煙火的小仙女。

精緻可愛的容顏上帶着甜甜的笑意。

“嗯!”慕容邵峯點了點頭的,“站在這裏,似乎能忘記很多的煩惱。”

慕容邵峯柔和的笑了笑。

“慕容師兄,師傅讓師兄進去呢?”

出來的年輕男子二十五歲上下的年紀,聲音清清朗朗的。

一身白色的衣袍,就連束起的頭髮都是用白色的絲帶綁起來的,絲帶一直留到肩部。

五官精緻,車輪分明,也是一個美男子。

他是海東,慕容邵峯的師弟,常年陪伴堯煌天尊在三生門修煉,修爲也是高深莫測的。

“謝謝師弟!”

慕容邵峯抱起馨兒,跟在海東的身後。

海東回頭,看了一眼馨兒。

“他就是師兄經常提起的三兄妹中的妹妹馨兒嗎?”

“不錯,她就是馨兒。”

慕容邵峯介紹道,他龍章鳳姿,神情亦佳。

“叔叔好!”馨兒乖巧的打招呼!聲音甜進人心。

“馨兒好!”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