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自己是堪比天師的存在,慕容雪菡是鬼王,蔣婉兒是鬼皇,李天霸和宇文天成是屍王。

先不要說蔣婉兒,就是他們四個,也足以橫掃小型陰陽世家了。

“雪菡,你放心吧,有我在,主人肯定沒事!”蔣婉兒拍着胸脯說,卻不小心拍的胸前亂顫。

看到蔣婉兒的樣子,秦巖差點將嘴裏面的飯噴出來。

又聊了一會兒,秦巖吃完飯了,躺在屋裏面休息去了。

晚上十一點左右,秦巖原本就要睡着了,突然感受到一股煞氣從遠處向自己這邊飛馳而來,並且落在了自家的牆頭上。

秦巖念動咒語打開陰陽鬼瞳,看到了高俊熙坐在自家的牆頭上。

緊接着,秦巖又感覺到兩股煞氣從遠處飛馳而來,停在了距離自家三十米外的地方。

“主人,高俊熙來了!”

慕容雪菡顯出身形,在秦巖耳邊悄悄地說。

秦巖點了點頭表示知道了,然後念動咒語對着父母的房間指去。

一道無形的罩子將父母的房間罩住了。

這樣秦巖就不擔心父母被打擾到了。

“走!我們出去看看!”

秦巖翻身下牀,穿着拖鞋走到院子中。

高俊熙從牆頭上跳下來,站在秦巖面前,眯起眼睛打量起秦巖。

“沒禮貌!”秦巖一個耳光甩在了高俊熙的臉上。 這一巴掌蘊含着天師級別的道術,高俊熙被這一巴掌抽的就像陀螺一樣,旋轉着飛出去。

“砰”的一聲,高俊熙撞在了牆上,然後順着牆壁掉下來,一屁股坐在地上。

牆上的塵土沙石紛紛落在高俊熙的頭上和身上。

帝逆洪荒 高俊熙又驚又怒,他沒有想到秦巖這麼厲害,實力堪比天師。

之前高俊熙還以爲秦巖的實力很一般,否則也不會被大伯家如此欺辱。

他怒的是秦巖不分青紅皁白,直接給了他一巴掌,把他打的暈頭轉向,大腦裏面一片嗡嗡聲,就像有無數只臭蜜蜂在叫一樣。

遠在三十米外的沈玉珺心疼兒子,準備現身。

高格一把拉住他老婆,搖了搖頭:“不要輕舉妄動,我們先靜觀其變。”

“怎麼?不服嗎?你家人沒有告訴你見到長輩要行禮嗎?”

秦巖背抄着雙手擡頭望着皎潔的明月說,看都不看高俊熙一眼,似乎高俊熙在他眼中根本不值一提。

聽到秦巖的話,高俊熙被氣暈了。

如果論年齡,他比秦巖大好幾百歲,應該是秦巖的長輩纔對。

不過在道界之中,那是實力爲尊,無論你活了多少歲,在沒有實力的情況下,也只是小輩而已。

如果僅憑年齡論高低,就沒有人修煉道術、鬼術等法術了。

“在下見過天師大人!”高俊熙從地上站起來,不甘心地說,不過臉上卻擠出了不自然的笑容。

高俊熙只是血屍,還不是屍王,而且他父母也是血屍,即便加起來也不是秦巖的對手,所以高俊熙只能放下心中那可憐的自卑。

聽說秦巖是天師,高格夫妻忍不住對視了一眼,從彼此的眼中看到了深深的震驚。

他們萬萬沒想到秦巖實力這麼高。

“幸虧你沒有出去,否則惹惱了這位天師,我們一家三口可就麻煩了!”

高格壓低聲音,心有餘悸地說。

沈玉珺點了點頭,抹了一下額頭上滲出的冷汗。

秦巖點了點頭,口氣平淡地說:“這還差不多!”

高俊熙諂媚地看着秦巖。

“說說吧!你們準備怎麼對付我大伯一家?”

秦巖早就看出來高俊熙這一家殭屍想對付他大伯一家,否則高俊熙不會和秦娟結婚。

“這……”高俊熙一時不知道該怎麼說,畢竟秦巖和他大伯是親戚。

“你還是實話實說吧!我對我大伯沒有一絲好感!”秦巖直接了當地說,意思是不在乎他大伯一家的死活。

聽到秦巖表明了態度,高俊熙立即諂媚地說:

“天師大人,事情是這樣的!我想殺了你大伯一家,吸收一些魂血!你大伯一家的魂血很純正,隱含着強大的魂力!”

殭屍吸血大部分是爲了抽取鮮血中的魂力。

不過人和人不一樣,有些人血液中的魂力很濃烈,有些人血液中的魂力很稀薄。

秦巖根本就不相信高俊熙的話,如果只是爲了吸取血液中的魂力,他根本就不需要和秦娟結婚,直接將大伯一家吸乾就可以了。

“哼!你以爲我是三歲小孩嗎?”

秦巖一邊說着一邊在心中默唸咒語,一朵金黃色的道火從秦巖的掌心中冒出,“呼哧呼哧”地燃燒起來,將院子照的一片金黃。

“我勸你還是實話實說,否則的話,我手中的道火會將你焚化成灰!”

秦巖挑起眉毛眼神犀利地看着高俊熙,炯炯有神的雙目就像兩把尖刀。

“這……這……”高俊熙左右爲難,一時不知道該怎麼辦。

如果他不說,秦巖肯定會對他下手,他絕對躲不過秦巖的道火。

如果他說了,就會泄露他們家族的祕密,到時候家族的人同樣不會放過他。

王姬不容易 “不說是嗎?那我就不客氣了!”秦巖冷笑起來,念動咒語準備出手。

“天師大人,手下留情!”高格大喊一聲,和他老婆沈玉珺從院子外面跳進來。

“我還以爲你們兩個不出來了!”

“天師大人,我們該死!”高格趕快認錯。

秦巖“嗯”了一聲,擡起頭向半空中的月亮望去,靜候高格說出和大伯一家結親的目的。

高格想了想說:“天師大人,這件事情關係到了我們高家的祕密,只能天知地知,您知我知。我能否請您借一步說話。”

秦巖點了點頭,根本不怕高格耍花招。

在絕對的實力面前,任何陰謀詭計都上不了檯面。

跟着高格來到院子的角落中,秦巖佈下了一個隔絕罩。

這個隔絕罩不但可以隔絕聲音,還可以隔絕影像。

不一會兒,秦巖撤去了隔絕罩:“你們對我大伯一家下手可以,但是絕對不能對我們村裏面的父老鄉親下手,否則的話,後果你知道!”

說到最後,秦巖故意提高了聲音。

高格點頭哈腰:“好的!好的!我們一定謹遵天師法旨!”

他一邊說,一邊接連給秦巖鞠躬,顯得十分恭敬。

其實高格在心裏面冷笑起來:

秦巖,你以爲你是天師就了不起了?等我們晉升到屍王之後,就是你死無葬身之地的時候。

原來高格並沒有告訴秦巖實話。

他不但要吸食全村老少的魂血,藉此機會晉升到屍王,還要讓秦娟爲高俊熙傳宗接代生出屍孩。

其實秦巖也不相信高格說的話,不過秦巖在高格的身上下了追魂咒,可以竊聽到他以後的話。

這也是秦巖將他放走的原因。

高格一家三口走後,慕容雪菡現出身形:“主人,你相信他的話?”

秦巖搖了搖頭:“我肯定不相信,不過我已經在高格的身上下了追魂咒,相信很快就能知道他們想做什麼了!”

第二天晚上,秦娟和高俊熙的結婚典禮開始了。

秦巖一家坐在大伯的院落中,此刻秦巖已經知道高格一家要做什麼了。

“天霸,天成,你們兩個保護好我父母!”

“主人,你放心,吾們絕對保護好他們!”李天霸和宇文天成點了點頭說。

“婉兒,你留在這裏策應我們!”

“好的,主人!”蔣婉兒點了點頭。

秦巖帶着慕容雪菡直奔村頭。 秦巖通過追魂咒聽說高蕊蕊帶來了高家的三個殭屍。

這三個殭屍兩個是血屍,一個是屍王。

他們要在整個村子佈下噬魂恬血九轉陣,幫助高格一家吸掉全村人的鮮血晉升屍王。

秦巖現在要去殺掉這三個殭屍。

五分鐘後,秦巖來到了村口的墳地前。

每個村子都有一個固定的墳地,用來埋葬死去的本村人。

高家殭屍就是要利用村裏面的墳地佈下噬魂恬血九轉陣。

這個陣法在佈置的時候,需要在極陰之地,並且要有孤魂野鬼做牽引,而村口的墳地恰好可以實現這兩個目的。

此時此刻,高家殭屍已經將墳地四周的孤魂野鬼都集中起來了。

它們瑟瑟發抖地飄在半空中,眼神驚恐地看着高家殭屍。

“喂!三位在忙什麼呢?”秦巖走到一個墳堆上,笑眯眯地說。

三個高家殭屍轉過頭向秦巖望來,它們眼中滿是疑惑。

“你是誰?”其中一個高家殭屍問,

“我是來殺你們的人!”

“哦?就憑你?哈哈哈哈!”高家殭屍雖然知道秦巖來者不善,不過他們根本不相信秦巖有這個實力。

他覺得他們一個屍王,兩個血屍,在這種偏僻的小村莊足以橫着走了。

“不相信就試一試吧!”秦巖也懶得廢話,念動咒語抽出槐木劍向高家殭屍指去。

三道金光從槐木劍的劍尖上接連飈射而出,直奔高家三個殭屍。

行家一出手,就知有沒有。

當秦巖出手之後,高家三個殭屍立即看出秦巖擁有天師實力。

“你就是秦巖!”其中一個高家殭屍驚訝無比地叫起來。

另外兩個殭屍嚇得向一邊跳開,想躲開向他們飈射而去的金光。

來到村子後,高格對他們三個說過,秦巖擁有天師級別的實力。

只是他們沒有見過秦巖,所以剛纔沒有認出來。

剛纔秦巖一出手,高家殭屍立即想到秦巖是誰了。

因爲在這個村子裏面,只有一個人擁有天師級別的實力,那就是秦巖。

其中一道金光被一個高家殭屍擋下。

另外兩道金光從兩個高家殭屍的眉心穿過。

這兩個殭屍“砰”的一聲摔在地上,就像石膏一樣碎裂成無數塊。

秦巖笑眯眯地說:“你就是那個屍王吧?”

能擋住秦巖一擊的,除了被邀請來的屍王外,不會再有別人。

“你怎麼知道?”屍王驚訝無比,想不明白秦巖怎麼知道他們在這裏,而且還知道他們的實力。

“我不但知道你們是高格邀請來的本族殭屍,而且還知道你們準備開啓噬魂恬血九轉陣。”

“啊……你……你怎麼知道?”

屍王心中翻起了驚濤巨浪。

“你沒有必要知道了,因爲你馬上就要和你的同族去作伴了!”秦巖一邊說,一邊向屍王走去。

秦巖每向前走一步,屍王就覺得壓力增加一分。

剛開始高格和他說秦巖是天師的時候,他並不是很在意,因爲他也是屍王,和秦巖是同等級別。

可是他現在才發現,秦巖擁有着天師巔峯級別的實力,根本不是他能比肩的。

屍王向後退了一步,準備找機會逃走。

就在這時,慕容雪菡出手了。

她揮動鎖魂鏈,“嗖”的一聲向屍王抽去。

感受到背後的陰風,屍王忍不住向後望去。

當他看到慕容雪菡握着鎖魂鏈,拿着哭喪棒後,整個人都懵了。

只有鬼差纔有資格拿哭喪棒和鎖魂鏈,他沒有想到慕容雪菡居然拿着這兩件鬼器。

屍王不敢硬接,雙腳腳尖點地,立即向後彈開。

不過在屍王躲閃慕容雪菡鎖魂鏈的時候,秦巖已經念動咒語,佈下了一張無極八卦網。

這種網雖然是虛無的,但是抓鬼抓殭屍特別管用。

而屍王躲閃的方向恰好是秦巖佈網的地方。

“砰”的一聲,屍王撞在了無極八卦網中,網上的道氣紛紛鑽進屍王的體內,控制了屍王的四肢百合。

剎那間,屍王就像被施展了定身法,保持着躲閃的動作一動不動。

秦巖走上前,伸出右手按在它的頭頂上,將魂力注入它的體內。

屍王的記憶當即就像滔滔江水,瘋狂地涌進秦巖的腦海中。

當秦巖看完屍王的這些記憶後,直接一巴掌拍死了屍王。

“主人,有沒有新發現?”慕容雪菡問。

“嗯!我終於明白他們爲什麼要在這裏佈下噬魂恬血九轉陣了,我也明白他們爲什麼要吸走我們村所有人的鮮血了!”

“哦!到底是怎麼回事?”

“事情是這樣的……”

秦巖當即將事情的經過告訴了慕容雪菡。

原來秦巖他們祖上在古代就出過一個九陰九陽之體。

雖然他們這一代經過了千年左右的繁衍,但是他們的血脈中依舊殘存着九陰九陽的魂力。

這些魂力看起來十分稀少,不過高格他們吸掉後依舊會晉升成屍王。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