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關上大門的那一刻,我沒有害怕,學道術對決大傢伙以來,這是我決鬥的最厲害一個!

來到村口,梧桐樹下的那口紅色棺材,安靜的放在地面,我伸出劍指,往左眼一抹,念出開眼咒,左陰陽立馬開啓。

周圍的事物都看得一清二楚,一些逗留在村子裏的孤魂野鬼,都紛紛退避三分,村子裏,只有在外面的屍氣,被吸入這口紅色棺材裏。

“師父,保佑我能拿到屍丹!”我撫摸這崑崙劍說道。

崑崙劍顫抖了一會兒,我以爲崑崙劍要逃脫,立馬緊緊的握住它,說道:“別走啊哥,我靠你的了!”

都市之異種降臨 崑崙劍聽完我的話,很識趣的停止抖動。

對面的那口棺材,無須引裏面的飛僵,他會自動跳出棺材,因爲它正在吸食方圓十里的屍氣。

平常人看不見這屍氣,我在陰眼下,能看見這屍氣有多濃。

“嘭!”棺材蓋忽然被彈開,直飛我的面前來。

我爆發鬼紋,來不及閃躲,雙手交叉於胸口之間,怒喊了一聲,棺材蓋打中我的手臂,我用盡所有的力氣頂着這棺材蓋。

然而彈開的力氣實在是太大,這棺材蓋的後力把我慢慢的往後推。

我往身後劃了有一米之遠,面前的棺材蓋才倒下。

“王八蛋,才過了幾年,這屍氣還是一樣的暴躁!”我拍去手臂的灰塵罵道。

當我看向那口紅色棺材時,棺材內的屍氣慢慢的往外涌出,接着,一具穿着僧袍的屍體忽然立了起來。

三年了,再一次看見淨空本尊,樣子依舊沒有變,只是成爲飛僵的他,摻合了少許的邪氣而已。

我握着崑崙劍,回想起師母教會我的道術,拔下頭上的三根頭髮,然後放在手掌心一吹。 三根頭髮,粘在崑崙劍上,隨即我把崑崙劍立在自己的胸前,念道:“五百雷神掌中存,推開地裂天也崩,精邪鬼怪若逢此,頃刻之間化灰塵,敕!”

“噼裏啪啦!”崑崙劍的劍身幻化出一絲絲的靜電,銀白色的靜電看起來略顯得炫酷,師母不僅僅教會我這一招道術,還有些我沒有使出來而已。

棺材裏的飛僵,也就是淨空,從棺材內彈跳出來。

我暫時沒有衝去拼命,而是咬破手指,在手指血漫出來的那一刻,我迅速的在半空中畫出一個大大的“敕”字。

接着一掌對着這敕字拍過去,對面的淨空沒有任何動作,我冷笑一聲,在這血色的敕字飛往淨空時,緊握崑崙劍衝過去。

臨近淨空的那一刻,淨空的手動了,他竟然雙手合十,口中脫出一句話:“阿尼陀佛!”

怎麼回事?飛僵竟然有意識,飛僵不都是狂暴的殭屍嗎?

但是我剎不了車,那血色敕字打在淨空的身體後,我這帶電的崑崙劍,劈到淨空的肩膀。

一道火化閃過,淨空身體抖動了一會兒,我收起崑崙劍,皺眉問道:“你……爲什麼不躲?”

“何時怨,何時報,施主你既然想要殺我,貧僧也難逃一死,我已是死人之軀,成爲殭屍有何用?倒不如,讓施主給我一刀爽快!”

淨空微笑道。

“爲什麼會這樣?”我驚愕道:“這到底怎麼回事?”

“阿尼陀佛!”淨空再次對着我鞠了一躬,說道:“施主,你無非是想要貧僧體內的屍丹而已,貧僧任由你奪取,絕無怨言!”

“不對勁,到底哪裏不對勁!”我惶恐的退後自言自語道。

淨空慢步朝我走來,我愣在原地,手中的崑崙劍掉落在地上,淨空幫我撿起崑崙劍,微笑道:“始祖,凡事有始有終,我爲屍身,並非我意,貧僧早已看透紅塵,若施主心中有紅塵之人,相信貧僧,拼死一搏!”

說完,淨空忽然抓住我的手,然後用崑崙劍,插入他自己的肚子之中。

崑崙劍還帶有一絲絲的靜電,插入淨空的肚子後,淨空忽然彎下腰,一副難堪的模樣,從口裏吐出一顆黑色的丹藥。

“這是?屍丹?”我手中拿着這黑色丹藥問道。

“拿走吧,儘快解決天命,還天下所有人公道!”淨空傾斜倒在地上,拔出崑崙劍後奄奄一息道:“最後一劍,給我一個了斷!”

“大師!別死啊,你是不是知道破解五弊三缺的方法?”我焦急的喊道。

“我不知道,衆人皆知!”淨空緊緊的抓着我的衣領,打顫着身子,怒道:“快點,喉嚨放我屍氣,我控制不了自己的屍氣,到時候又要變成飛屠殺四方生靈!”

我握着崑崙劍,把劍刃抵在淨空的脖子上,還是下不了手,很少見到有殭屍能自我抵住屍氣,淨空是我見到我的第一個。

“吼!”此時,淨空怒吼一聲。

殭屍牙暴露,揪住我衣領變成掐我脖子,我狠下心來,對着淨空的脖子,一劍割下去。

淨空的眼睛一瞪,鬆開掐住我脖子的手,喉嚨中的屍氣,快速的往外泄漏,被夜晚的微風吹散。

整個過程,只有半個小時而已,本以爲是一場大戰,卻是一場告別,淨空是一個高僧!

今天晚上的風有點大,吹得樹上的樹葉掉落下來,臨近秋天,枯葉飄落,似乎在給淨空這位高僧送行……

我把淨空的屍體放入棺材裏,然後拿起旁邊的稻草,把棺材連同屍體給燒掉,火化圓寂,是淨空唯一的歸宿。

第二天,我與老爹告別,村口棺材的事情,我讓老爹告訴村名,那口棺材是被我燒了,以後村子裏的財運會變得更加好,當然,這只是我忽悠他們而已,至於能不能致富,那就靠其它的後生了。

師母讓我去警察局見面,我用一塊布包着崑崙劍,這崑崙劍可是利器,被周圍的人看見豈不是認爲我是一個神經病?

師道成聖 來到警察局後,在門口的警察看着我,問道:“小夥子,你來警局幹嘛?”

“我來等人。”我回答道。

“等人?”這警察疑惑的看着我。

“進來!”師母在警局裏面喊着我。

我看向師母,發現師母穿着一身軍裝,比起以前來,更有少女氣質!

“師母,你怎麼這樣的打扮?”我問道。

“這次行動比較大,調動了軍隊的人。”師母說道。

“搞什麼鬼?”我問道。

師母領着我,來到警局的會議室,會議室內,不僅僅有高官,還有其它的武警,特警隊長之類的。

“人齊了,就說下情況吧。”一個身穿特警服的男警察,說道:“這位,就是今天我們要保護的人,張孽!”

“額……你們好!”我尷尬的打聲招呼。

“大家都認識你,不用打招呼了。”旁邊的特警說道:“一會兒,雄鷹隊,在東面增援。飛虎隊,在西面增援。獵豹對,在南面增援。狂獅隊,在背面增援,小王小胡,老李老盧,你們兩個,直升機在上空守着!”

“是!”所有特警站起來齊聲喊道。

“記住,這次是國家機密行動,誰都不能泄露出去,你們簽了保密協議,一旦傳出去,法律制裁!”這特警嚴肅道。

“明白!”所以特警再一次齊聲喊道。

“靈兒,你準備一下,到時候我們派人用直升機接他們去!”這特警對師母說道,然後轉身對着這羣特警喊道:“出發!”

我一臉懵逼的站在原地,還不知道發生什麼事。

“師母,能告訴我,到底怎麼回事嗎?”我呆愣着問道。

“等下去喚醒三清傳人,但是三清傳人封印的殭屍是殭屍始祖旱魃,軍方派了兩千人軍隊,來保護我們!”師母說道:“還得找四個人護法!”

“哪四個?”我問道。

“我、茅山掌門於止水;龍虎山掌門張霄;蜀山掌門燕赤楠!”師母回答道,然後丟給我一套軍服,“穿上它!”

穿上這套軍服後,徒步走到軍區,映入眼前的竟然是五架直升機,那傢伙的螺旋槳吵得讓人大聲說話。

農女當家:撿個將軍來種田 “新疆那邊的特警已經聯繫好了,準備就緒!”我聽見有人喊道。

“出發!”一個特警喊道,所有的警員,全副武裝上了直升機。

第一次坐直升機的感覺,讓我有點恐高,看着飛機下面的高樓大廈,我問道:“師母,旱魃被封印在哪?還得開飛機去?”

“旱魃屬火,一旦出世便是赤地千里,所以旱魃在我國最大的沙漠,新疆的塔克拉瑪干沙漠!”師母回答道。 古有四大殭屍始祖,旱魃、後卿、將臣、贏勾。而旱魃是最爲平常見殭屍的始祖,什麼毛僵啊,飛僵等等之類的,兇猛殘殺類的殭屍,都屬於旱魃的後代。

將臣的話,就屬於有意識的殭屍,分眼睛顏色級別的,比如玉蓮教那羣人,得到殭屍將臣的精血,造出了眼睛顏色等級的殭屍。

我拿出兜裏的屍丹,這屍丹被我用一個玻璃瓶裝着,屍丹環繞着濃濃的屍氣,飛殭屍丹非同反響,我有點好奇。旱魃的屍丹是怎麼樣的。

在飛往新疆的途中,我一眼不發,看着窗外的風景,想不到在空中的風景這麼宏大,師母見我臉色沉重,遞給我一瓶礦泉水,笑道:“緊張了嗎?”

“有一點。”我灌下一口礦泉水,說道:“旱魃的實力不簡單,犧牲三清傳人來封印他,要是等下打起來,我擔心旱魃會逃出那沙漠!”

“放心吧,這次準備了武器,殭屍雖然是銅牆鐵壁,但是猛烈的炮火能炸它個稀巴爛,但是必須得經過國家同意才行,這一去,很危險,要麼就是旱魃死,要麼就是……我們全部人都死!”師母說道。

我沉默了,不再說話,待會就是一場大戰,師父的崑崙劍在我手中,是不是該有了了結?

從湖南地區,經過將近十個小時的飛機行程,到達了中國最大的沙漠,渺無人煙,周圍已經搭好了帳篷。

東南西北方向,每個方向,站着約五百名軍官,紛紛手持機械,周圍開來個各種先進的裝甲車,大炮之類的,沙漠之地,開架對外面沒什麼反應。

直升機降下之後,接着又飛走,師母,還有另一個應該是總指揮官,連同我三個人。

“跟我來吧。”這指揮官說道。

於是我和師母,跟着指揮官,往前方步行了有幾百米,有五個帳篷搭在那,指揮官對師母說些事情後,看了看我,微微一笑,繼續往前面走。

五個帳篷裏,分別走出來三個人,其中一個是茅山掌門,於止水。

另外一個,竟然是上次在陰館送外賣的張霄,我一臉驚訝的看着張霄,驚道:“你是……”

“龍虎山掌門!”張霄微笑道。

“我靠,霄哥啊!”我上前驚訝道:“跟我年紀差不多大,就做了龍虎山的掌門,厲害!”

“我就不用介紹了吧!”旁邊的於止水說道。

我微微一笑,扭頭看着另外一個年輕人,似乎也和張霄差不多大,一臉微笑,像是一個陽光南海,像及了韓國的那些明星,俗稱小鮮肉這樣的。

“這位難道是蜀山的掌門?”我問道。

“燕赤楠,燕赤霞的嫡系後代!”師母在一旁介紹道。

“掌心符!掌心符就是一代捉妖道長燕赤霞傳下來的,厲害了,終於見到了燕赤霞的後裔,楠哥!”我激動的喊道。

“別激動,當年我認識你師父的時候,也是這麼激動!”燕赤楠拍拍我的肩膀笑道。

茅山掌門於止水、龍虎山掌門張霄、蜀山掌門燕赤楠,都在這了。

“今天就休息一晚吧,明天早起做正經事。”師母走進一個帳篷笑道。

待師母進入帳篷後,一旁的於止水脫下自己的衣服,埋怨道:“王八蛋,這沙漠真不是人待的地方,我進去帳篷了,你們慢慢曬太陽。”

“你這人咋這樣呢?”張霄指着於止水,然後也脫下自己的衣服,罵道:“等劉宇陽醒來,老子弄死他!”

“劉宇陽?”我疑惑道:“劉宇陽是誰?”

“問他!”蜀山掌門燕赤楠指着張霄的帳篷後,自己走回自己的帳篷,留下我一個人,站在外面曬太陽。

我走進張霄的帳篷,張霄這王八蛋,身子很白淨,不愧是整天在龍虎山做少爺,不像我在農村出生,練就一聲皮厚的功夫。

“那啥,霄哥,劉宇陽是誰?”我問道。

“靈兒沒和你說過嗎?”張霄端起一瓶水喝下一口,問道。

“沒,師母只說過我師父的事情。”我回答道。

“三清傳人,上清符籙傳人劉宇陽,玉清奇門傳人王巖,太清卜卦傳人李紫嫣。”張霄用扇子潑着自己的身體,解釋道。

“五年前,旱魃出世,當時情況緊急,你師父在被宣告死亡,實際情況是假死,旱魃出世,卜卦高手告訴我們,只有你師父可以對付旱魃,但是你師父不在,只好由三清傳人用畢生的陽壽,封了旱魃。”

“那這次,解救三清傳人,是不是三個都可以救出來?”我問道。

“我們也想啊,但是玉清卜卦傳人李紫嫣,他留下了這麼一封信,告訴我了我們一切的事情。”張霄無奈的說道。

然後遞給我一封殘舊的信,我疑惑的接過,打開一看,發現只有簡短的幾句話,落筆人是李紫嫣,玉清卜卦傳人。

信內的幾句話是這樣的:走了,散了,以後再也不見!旱魃出世,此地千里,五年後,天生孽子會來喚醒旱魃,切記,只能救我大師兄出來!

“大師兄?哪位?”我問道。

“大師兄就是劉宇陽那個王八犢子唄,二師兄就是王巖,第三的就是李紫嫣。”張霄皺眉,抹去身上的汗漬,說道:“當年,李紫嫣還是你師父的意中人,結果,照樣被天命給弄死,所以這次,我們不僅僅是要把上清劉宇陽喚醒,還有就是別讓旱魃逃出這個沙漠!”

我放下這封信,是懂非懂的點了點頭,三清傳人,只能救活一個,五年了!

五年時間,三個活人怎麼救活?

“霄哥,上清劉宇陽還活着嗎?”我問道。

“有沒有活着,我就不知道了。”張霄指着天,說道:“要看看這天命,想怎麼玩!”

軍門衍生暖婚 “明白!”我點點頭回答道。

閒聊了幾句後,站起來準備離開時,忽然想起一件事來,轉身問道:“霄哥,龍虎山的掌門道璽,是在你手上嗎?”

“對啊,你問這個幹嘛?”張霄問道。

“是不是一個大叔交給你的?”我問道。

“大叔?哪來的大叔?”張霄苦笑道:“是天命交給我的,失傳了幾十年,終於還是找了回來,害得我在龍虎山天師殿唸了一個月的道德經。”

“哦。”我點了點頭,然後走出帳篷。

我找到另一個帳篷,進入後,端起一瓶礦泉水猛的灌入口中,掌門道璽,怎麼是天命交給張霄的?

老爹不是說,他親自上龍虎山,交給了掌門嗎?

算了,既然東西都還給別人了,我也什麼牽掛的, 一晚上,沒怎麼睡覺,早起時,還穿着幾件衣服。

在一看時間,已是十點鐘,師母等人已經站在帳篷外面,我也沒啥好整理的,只有一把崑崙劍。

走出帳篷後,一行人穿着軍裝,見我出來,師母丟給我一瓶水,問道:“準備好了就走吧!”

“嗯。”我應道。

於是我們五人徒步行走幾百米,到達一個警戒線圍着的地方,這周圍看着沒什麼兩樣,但是仔細一看,有非同凡響的地方。

被警戒線圍着的四方形裏,用紅色的硃砂做成八卦方位,且八卦方位都很細密,中間的陰陽魚部分,分別用了黑色的粉末和白色的粉末堆積成一起。

整個沙漠,四種顏色,黃色的沙子,紅色的硃砂,八卦裏面的那兩點,黑色和白色的我就不清楚是什麼。

“師母,那黑白的是什麼粉末做成的?”我指着八卦問道。

“白色的是妖的骨灰,黑色的是殭屍骨灰。”師母淡淡的回答道。

我還是有點不明白,旁邊的張霄解釋道:“旱魃是邪祟,如果要喚醒旱魃,就得把用最陰的東西做陰子,突破三清道法的封印,那些殭屍都是我殺了!”

我對着張霄豎起大拇指,也不知道他從哪找到這些殭屍,化成殭屍的骨灰少說也得有一百隻殭屍吧。

“那些妖還是我殺的!”一旁的燕赤楠白眼道。

全場鴉雀無聲,師母手中的對講機響了一會兒,對講機那邊說道:“東西南北,上空都準備好了!”

我看着上空,只見我頭上,有五架直升機,那些特警紛紛用槍指着我這邊。

“好了,都站在自己的位置吧!”師母把對講機插在腰間說道。

師母站在警戒線的東邊,燕赤楠站在西邊,於止水站在南邊,張霄則是站在被邊。

“師母,我該站在哪裏?”我喊道。

“等着!”師母回答道:“等旱魃出現後,就上去壓制他,別讓他出了這個四象陣法!”

四象陣法?什麼鬼?

只見師父四人手中都持有一副畫,當畫打開時,我看到了師母手中持着一張白虎畫像,燕赤楠手中持着的是朱雀畫像,張霄持着的是玄武畫像,而於止水的則是青龍畫像。

師父是白虎紋身,他不在,只能由師母代替。

魯三廿是玄武紋身,他也走了,只能由張霄代替。

這是我的猜測,不然這個四象陣是開啓不了。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