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城,神池洞。

蘇齊坐在神池洞洞口,他雙眼放空,看着山下的景色發呆。

他一直在回憶着孃親在身邊的事情。

以及孃親全身是血的樣子,在他腦海裏揮之不去。

一年多了,爹爹和孃親,一點消息都沒有。

春夏秋冬又一春,這春天快過了,孃親,你到底什麼時候纔會回來?

“唉!”蘇齊深深嘆了一口氣。

他回頭深深的看着了一眼神池洞裏。

孃親,你到底什麼時候纔回來? 蘇齊起身,正好看到赫雲霆和念飛鸞過來。

他聲音平靜的喊道:“赫叔叔,念姨,你們過來了。”

“嗯!”赫雲霆微笑着點了點頭。

知道他那平靜的聲音裏,心裏有多痛。

“齊兒,你爲何回來,也不回明月山莊去,默娘可是一直唸叨着你們呢?”

念飛鸞一臉慈愛的看着蘇齊。

齊兒這是整日守在神池洞裏嗎?

“念姨,回去只會睹物思人,還不如在這裏看着孃親呢。”

蘇齊強顏歡笑,“到是赫叔叔和念姨,念姨已經回來快四個月了,你們的婚事可訂下來了?”

赫雲霆看向他,眼裏閃過一絲心痛。

他的婚禮,陌陌不在,他會終身遺憾的。

當看透一切時,面對滄海桑田,面對人生無常,更加懂得了如何取捨,他對陌陌,始終放不下。

那是他唯一的妹妹,若是沒有她的祝福,他真的會很遺憾!

念飛鸞看了一眼赫雲霆。

其實,她知道他的心思,她倒也不急,是她的,終究是她的。

就是因爲清楚,因爲了解,她纔不急。

陌陌的人生,含淚帶笑,風雨兼程,一路撿拾,一路丟棄。

可回頭想一想,誰的人生都是一樣的。

除了堅強,便別無選擇。

“齊兒這件事情不着急。”念飛鸞緩緩一笑。

“齊兒,我們進去看你孃親吧。”

赫雲霆內疚的看了一眼念飛鸞。

時間贈人閱歷的同時,也會把滄桑隨手相贈,可只要堅持下去就能看到希望,人生的美好,在於經歷生命中的種種,依然對生活報以熱情。

看着水晶棺材裏依然沉睡的人兒。

赫雲霆喉嚨痠痛。

陌陌,你可知道,我們都在等你回來。

赫雲霆從空間指環戒裏拿出一束鳳尾花。

“陌陌,奈何你只喜歡鳳尾花,所以每次來,都只能給你帶鳳尾花了,陌陌,我們每個人都把感恩許在鳳尾花間,期待着你的歸期。”

看着那靜靜沉睡的容顏,碰觸到的都是內心最深處的痛楚。

“陌陌,默娘說,你最喜歡吃她做的桂花糕,默娘最近很忙,便託我給陌陌帶一些過來。”念飛鸞把糕點一一放到長明燈的前邊。

蘇齊繞道水晶棺材旁邊,低頭輕輕說道:“孃親,赫叔叔和念姨來看你了,默奶奶做了孃親喜歡吃的桂花糕,孃親聽到了,一定會很開心吧!”

蘇齊身後,輕輕整理了一下蘇紫陌的頭髮。

目光一路往下看,蘇齊突然看到蘇紫陌的手背上有些不同尋常。

他眼裏閃過一絲激動,快速的拉過孃親的手背看。

“赫叔叔,你快過來看看,孃親手背上,怎麼會突然多了一朵紅色的花,這花很奇怪,還差了一瓣。”

赫雲霆急忙走過去,一看,是一朵紅色的花,還真是差了一半。

蘇齊擡眸,看向不遠處的葉沫楹。

每當有人來看蘇紫陌的時候,她都會靜靜的站在不遠處看着。

“葉姨,麻煩你去請莫爺爺和阿婆過來一下。”

蘇齊激動的喊道。

“齊兒,我這就去。”葉沫楹提着裙襬,急步往外走去。 “齊兒,你孃親手背上之前沒有這紅花嗎?”

蘇齊快速的搖了搖頭。

這段時間,他天天在神池洞裏陪着孃親。

也會替孃親整理衣服,他很仔細。

他敢確定,孃親手背上的花是今日纔出現的。

“這就奇怪了。”赫雲霆蹙眉。

隨即!

他眼底閃過一絲驚喜。

“難道是陌陌要回來了。”

而遠在皓月之顛的蘇紫陌,聽着他們的對話。

忽然覺得很驚訝!

他看了一眼在一邊整理書桌的沐雲軒。

驚訝地出聲:“雲軒,我在神池洞的身體,手背上也長了天靈赤陽果的花朵了,還差一半,明日是吃最後一個了,到了明日,七瓣就齊了。”

“這麼神奇?”沐雲軒微微蹙眉。

若是這樣的話……

沐雲軒拿出赤烏,他快速的注入藍光在赤烏里。

蘇紫陌一看,滿臉希冀。

雖然師公說過,赤烏就是修復好以後,也不能和皓月國的人取得聯繫。

可雲軒的修爲不俗,也許可以也說不一定。

不一會,赤烏里什麼也沒有出現。

沐雲軒眼底閃過一絲失望。

辛辛苦苦修復了赤烏,沒想到還是不行。

他知道陌兒的心裏很想見一見孩子們。

可惜……

他目光滿是內疚的看着蘇紫陌。

蘇紫陌卻微微一笑,“算了,雲軒,反正我能聽到孩子們的聲音,這樣已經很不錯了。”

上天還是厚待她的。

神池洞裏。

莫雲天和穆欣妍聞信趕來。

莫雲天幾步走過去,“齊兒,讓爺爺看看。”

蘇齊快速的讓往一邊。

莫雲天快速的拉起女兒冰涼的手認真的看,山洞裏的流光照在他的俊顏上,將他那線條溫柔的側臉輪廓增添了幾分激動。

“陌陌。”莫雲天激動的看着女兒手背上的紅色花朵。

他的眉宇之間,是剋制不住的激動。

那性感的薄脣,帶着幾分顫抖。

那心頭的酸楚,無法用言語形容。

“陌兒,你這是要回來了嗎?”莫雲天觸摸着那紅色的花朵。

在女兒白皙的皮膚上,是那樣的漂亮。

他激動的神情,觸動着人的心絃。

那一向波瀾不驚的容顏上,此刻滿是思念之情。

穆欣妍一看,是一臉失望。

剛剛的激動不復存在。

“雲天,這不像,這應該是陌兒服用了某種聖果而產生的,陌兒現在只有精元,不用吃東西,除非是陌兒遇到了什麼事情,需要服用這種聖果。”

穆欣妍的話讓大家激動的心瞬間消失。

一個個的又變得一臉失望。

“阿婆,我孃親會不會遇到什麼困難了?”蘇齊大眼裏閃過一絲擔憂。

他的心裏,有一股鑽心的痛,疼得他眼眶都發疼。

穆欣妍看着蘇齊的痛苦擔憂的神情。

她的心微微一顫,緊緊的握緊拳頭。

她蹲在蘇齊的面前,柔聲道:“齊兒,你放心,若是你孃親真的遇到了困難,這事情也應該解決了,這花可是好的徵兆,相信過不了多久,你年輕就會回到你們身邊了。”

蘇齊低頭,一雙大眼忽閃忽閃的。

他知道阿婆只是在安慰他而已。

即使是這樣,他內心深處也希望這是一個好兆頭,孃親能快一點回來。 “齊兒,你要相信阿婆,你孃親可是阿婆的女兒,阿婆可是翼鳳一族的人,只要你孃親的精元在,你孃親就會沒事的。”

穆欣妍知道,這樣對齊兒來說,太殘忍了。

可這也是他們不得不面對的現實。

“阿婆,齊兒除了相信阿婆,還能在相信誰呢?希望爹爹能帶着解咒石和孃親一起回來。”蘇齊苦澀一笑。

“好了,齊兒,只要有希望,我們就能有足夠的勇氣等下去,只要堅持,我們就能得到自己想要的,齊兒你也不要想太多,阿婆和你莫爺爺不也一直在雲城陪你們一起等嗎?有這麼多人愛你孃親,你孃親一定會回來的。”

蘇齊抿脣一笑,目光不由自主的瞟了一眼水晶棺材裏的孃親。

孃親,你聽到了嗎?

有這麼多人在等着你,你一定要快一點醒過來。

莫雲天高大的身影不由自主的退後了幾步。

他還能在等多久!

他現在的修爲已經的越來越低了。

他的目光,一瞬不瞬的凝視着女兒美麗的容顏。

陌陌,我的陌陌,看着你睡在這冰冷的水晶棺材裏。

你知道爹爹的心有多痛嗎?

他眼底的最深處,是剋制不住的痛楚。

隨他又蹲下,替女兒將手放好。

“陌陌,不管你需要多久纔回來,爹爹都會等着你回來的。”

莫雲天溫和一笑,那笑,滿含着濃濃的愛意。

“回去吧,雲天。”穆欣妍微微扶着他。

“阿婆,莫爺爺,你們回去吧,齊兒想出去遊歷。”

“齊兒……”

莫雲天激動的看着他,他嘴角動了動。

始終沒有說話。

“齊兒,那你一切小心,想家了就回來。”

莫雲天溫和的看着他,心裏很是不捨。

櫟兒每天都很忙,要見他一面都很難。

馨兒又不長回來,他現在別無所求,就想享受兒孫繞膝洞裏快樂。

“爺爺,齊兒會的。”

最終,蘇齊還是沒有留下來,拜別孃親和大家之後,他又交代了葉沫楹一些細節話的事情,他突然有了一個想法。

去蛟龍城找黎小暖。

蘇紫陌此刻即使是心裏難過也沒轍了。

兒子又再一次傷心的離開了。

一個月以後。

蘇紫陌和沐雲軒到了鈴蟾城。

和沐雲軒猜想的一樣。

之後的幾個城裏,並沒有他想象中的那樣容易對付。

鈴蟾城十九級巫師更多。

兩人剛剛落入鈴蟾城外。

就感覺周圍氣氛有些不一樣。

蘇紫陌朝着鈴蟾城看去。

這裏,已經離磨盤山不遠的,非常的繁華。

一座座宏偉的建築讓人嘆爲止觀。

“雲軒越是接近磨盤山,越是繁華了。”

“嗯,所以這幾個城一定要奪下來。”沐雲軒俊美如斯的俊顏上,綻放出妖嬈的笑意,那眼中,寒冰刺骨。

看着蘇紫陌心底發慌。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