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一條條訊息在小白腦中不停的翻滾,小白還是頭一次遇見這麼麻煩的事。

算了,這就像一些積極難的數學題,看着好像十分難,但是要做出來卻極其簡單,這裏面簡直就是一個套,想要把小白包搞迷糊的套。

就在小白想事的時候,那手術的紅燈滅了,緊接着大夫就出來了。

那個大夫看着一羣人然後說道:“放心病人的身體壯的很,所以已經過了危險期。”

聽完這句話袁園站了起來,來到了小白麪前,她的雙眼有點紅,好像剛剛哭過。

“我知道你有辦法,告訴我!”

“辦法我有,但是不保證成功,成功率只有一半不到。”

網遊之白骨大聖 “有一半我也要試試!”

小白看這個這個女孩子,然後點了點頭,“走,胖子那裏應該準備的差不多了。”

來醫院的只有袁園和小白,其他人都留了下來,他們還有緊盯着這個博物館,夜晚裏他們看着這座博物館顯得格外的恐怖,這裏已經死了兩個人了,誰是第三個?沒人知道。

來到博物館

,小白馬上進入了作戰準備。

“聽着大家,從現在開始我想要說所有行動聽我的指揮!可以嗎?”小白先是把自己的人還有第八小隊剩下的那兩名遠程攻擊者和技術支持還有袁園叫了來,還有輔助看守的軍隊長官,和一些替補滅蟲人,全部叫齊。

在得到了大家的同意後,小白繼續說道:

“好吧我就把現在知道的一切全部告訴大家,讓大家對於這次的任務有更好的直觀感。首先我想說這裏的蟲是一種體型不大但是會集體行動的黑色甲蟲,團體應該是有四隻,他們行動很快,而且他們只吃骨頭,不論什麼骨頭都吃,所以大家一定要小心了。還有就是我想說大家儘量保持兩到三人的集體行動,這種甲蟲有偷襲的習慣,而且判斷他們有類似熱感應的器官,能在黑夜裏十分仔細的看見我們!

但是大家不要怕,首先他又三個弱點,第一它討厭燈光,第二它懼怕高溫,第三它怕醋!”

一邊的袁園不可思議的看着小白,他是什麼時候收集了這麼多資料的?

而小白還在那裏說着

“第一點它討厭光,也是因爲第二點它怕熱度的關係,所以它討厭的是燈光帶了的熱度,記住這蟲是討厭光帶來的熱度而不是怕光,所以光源在一點情況下只能嚇唬它們,而不能傷害到它們,千萬不可用光源用來搏命,情願你們使用燃燒類武器!也不要亂來,每個人的生命都是很寶貴的,明白嗎?”

衆人都點點頭繼續聽着。

“好,還有最後一點就是它們應該怕醋,我已經買了一些,等會我會分給在外圍的看守的隊員10包,然後我們在裏面的也有10包!一共20包,大家沒有意義吧?”

“那個隊長,我想問醋對他們有什麼作用?”一個替補隊員問道。

小白先點一下頭然後說的到:“作用應該是使它們無力,然後你們可以用高溫燒死它們。”

“好了外圍隊員和軍團人員拿好醋還有高溫武器,繼續封鎖博物館。正式隊員準備和我一起進去,一層層的給我搜查上去!”

說着小白扛起自己的那把許久未用的噴火器,帶着娜娜、巖峯、袁園一起進去了。而胖子和第八小隊的那名技術支持者一起在外面開始監控。

第一層,最沒有什麼可疑點,這裏都是一些普通展示品,而且都是整個地形沒有什麼特殊的地方,所以它們很快就來到了兩樓,這個事發點。

“好了到這裏以後,我想提醒大家,這裏就是出事點之一,而且那位隊員還給我們留下X-406的記號,大家仔細找找這到底是代表着什麼,還有大家彼此不要離開太遠了!以防不測。”

“小白我們就不能把燈打開找嗎?這樣能看的清一點!”

“不能,我說過這蟲子有趨光性,萬一打開燈光,它們逃出這件博物館這麼辦?到時候整個城市都要恐

慌了!”

“你這麼知道這甲蟲還在這裏?”袁園問道

“因爲我們隊長他卡了一本叫異聞錄的書,書上這麼寫着的!”巖峯說道

“異聞錄?”

“恩書上說在古時候,一個村落出現了這種噬骨甲蟲,然後那個村子所有生物都遭了秧,而且這甲蟲有一種特性,就是在一個地方,在沒有把食物全部吃完前它們是不會走的。這是書上記載的,不但如此,連高溫能殺死它,醋能軟化它,也都是書上說的!我就在試試這書的準確性。”小白說道

“天哪,這個傢伙居然在拿他不知道的東西來殺蟲。”袁園還不習慣小白的這種作風,但是小白也是在一步步驗證下,才得出的結論的。

突然娜娜的手電筒照着天花板後不動了。

“我想我找到了X-406是什麼了!”

這句話出來所有人都震驚了,是什麼?大家看去,順着手電筒的光線他們看見了天花板上一個通風口,這個通風口被咬開了一圈,而在這個通風口的一邊寫着X-406,這是編號,通風口的編號,原來是這樣。

“整個博物館都有通風口吧?”小白自言自語的說道。

“我們去一樓,既然都有通風口,那麼再那裏都有可能遇上甲蟲,但是一樓絕對對我們有利。”

說着幾個人馬上撤離到一樓,現在就他們要這麼把甲蟲引出了。

還記得小白中午買的那些肉骨頭嗎?那可都是一些高湯骨。

走到一樓大廳後,小白用對講機喊道:“胖子把我買的那些骨頭拿進來。”

“我不去!老大你是想害我嗎?這鬼東西就愛吃骨頭,你還叫我拿着骨頭進去?那我不是給他們送吃的?而且還順便把自己給搭上了?”

“誰要你送死了?我們就在一樓大廳!你拿進來就行。”

沒有多久那胖子就便便妞妞的領着一大包肉骨頭進來了,然後他把骨頭扔給小白就走了。

看着胖子怕死的樣子大家都笑了笑,隨後他們把那一包肉骨頭打開扔在一邊大廳的空地上。然後小白找來了那個博物館擺放廣告的帆布架子,再把那些廣告扔掉只剩下架子在用透明膠帶把三包米醋困在上面。做完這一切後而小白卻是問起了袁園他的兩名的遠程攻擊者的事。

“他們?他們用的都是槍械,一個是狙擊槍,一個是衝鋒槍。”

“好!叫那名狙擊者進來,我們需要配合。”

沒有多久那名狙擊者也進入了博物館,他一進來小白就帶他熟悉了地形還有叫他注意那三包米醋。這就是他的目標,等到有時機就開槍。 茅山遺孤 同時小白也命令小白和娜娜待命如果有蟲子逃跑馬上追擊,最後還有袁園要在第一時間幹掉那些已經失去力氣的甲蟲。

而小白這時拿着噴火器也待命這,這一次就看它們上不上當了。

(本章完) 第4186章

北冥的神識就再次出現在墨九狸身後,等了片刻后北冥的聲音傳下來道:「行了,上來吧!」

墨九狸這才收回手,拿出自己的飛行器,直接飛到北冥身邊,北冥帶著墨九狸回到靈舟上,直接啟動靈舟再次飛行!

這次飛行的時間很短,不到一天的時間,北冥帶著墨九狸來到一處密林,看著眼前的山谷,墨九狸有些疑惑的問道:「師父,這裡是什麼地方啊?」

「你在這裡等著,裡面有一隻白虎王,今天我把它抓了,送給你契約,當作你的拜師禮物!」北冥說完,直接身影一閃就不見了!

墨九狸也沒跟進去,她雖然不缺獸,但是現在卻不能暴露,所以北冥想送她契約獸,她也只能要了!

很快,裡面傳來虎嘯聲,還有打鬥的聲音,過了一會兒,北冥手裡拎著一隻被揍得奄奄一息的白虎,回到了墨九狸的身邊,將白虎丟在墨九狸的腳邊。

「契約吧!」北冥道。

墨九狸也沒猶豫,直接滴血認主將白虎契約了,好在只要墨九狸想,契約獸都可以跟墨九狸簽訂靈魂契約,而不是跟一般人一樣,靈魂契約獸只能有一隻,其餘的只能簽訂主僕契約了!

墨九狸也是為了不被北冥懷疑,和白虎簽訂了靈魂契約的!

北冥一看,滿意的點點頭,帶著墨九狸再次回到靈舟上,繼續飛行!

墨九狸將剛契約的白虎,沒有收回空間,而是收回了契約空間!

因為契約,白虎身上讓北冥揍得傷已經好了!

但是墨九狸還是很謹慎的,畢竟這隻白虎接觸過北冥,所以墨九狸才沒有把它送回空間去!

進入契約空間的白虎也很懵逼,北冥出現的時候,它就有種不好的預感,想跑已經來不及了!

本來還以為北冥想要契約自己,但是沒想到對方二話不說出手就是把自己一頓胖揍!

原來是把自己給別人契約的,雖然傷的很重,但是白虎可不覺得墨九狸能夠契約成功,卻沒想到竟然順利把自己契約了還不說!

最讓白虎震驚的是,墨九狸竟然已經有好幾隻契約獸了,而且其中似乎還有血脈比自己高貴的獸獸,可是為何對方都有契約獸了,還能夠和簽訂靈魂契約啊!

但是白虎回過神來,對自己的新主人墨九狸也是有些忌憚的,因此老實的待在契約空間,沒敢吱聲!

墨九狸看了眼,發現白虎很安分,就沒有理會它了!

回到靈舟,北冥依舊是直接回到房間內,留下墨九狸一個人隨意!

墨九狸看著北冥的房門,總覺得北冥有些奇怪,但是墨九狸也沒多想,畢竟強者都是性格怪異的,北冥要是跟正常人一樣,那才不正常呢!

墨九狸也只好繼續閉上眼睛修鍊了!

而回到房間的北冥,平時都是直接修鍊了,這次卻難得的沒有直接修鍊,而是看著外面坐著修鍊的墨九狸,北冥忍不住蹙眉!

心裡總是覺得自己覺得這個弟子,似乎有些不同, 凌晨2:00

天中國際博物館

外圍一些身穿軍裝在輪班巡邏的人和一些替補滅蟲人,都在不眠不休警惕這,而那輛滅蟲人所乘的大面包車內,三位正式滅蟲人也在輪流值班,他們緊盯着博物館內一樓的監視器,雖說天色很黑,而且甲蟲速度很快,他們對於監視甲蟲的移動沒有辦法,但是他們還能監視那幾位滅蟲人。

博物館內大廳一樓,大家圍坐這,生怕自己背後的死角出現噬骨甲蟲,而小白緊盯着那一堆骨頭,還有骨頭上方的那些通風口。

那名狙擊手果然很專業,小白有好幾次偷偷看看他,看他是否有睏意,但每一次他所看見的是那位狙擊手雙目如光的眼神,他趴在那裏一動不動,不管身邊任何事物,只是瞄着那個小白定下的目標。

到現在大家都沒有說話,不是因爲太困了,而是有點緊張,有人緊張這蟲到底來不來、有人緊張那幾袋子醋有沒有效果、有人緊張這蟲會從那裏出現。

但是沒有人因爲蟲子會殺人而緊張和害怕的,兩種概念,當一些能致人死地的物體想要殺人時,那人一定是害怕的。但是那些人如果是抱着要殺死這些怪物的想法的時候,那麼他就不會在害怕了。人類有很多情感,其中更有一些能讓人產生連死都不畏懼的情緒,這些情感其中之一就是憎惡。

突然娜娜拍了一下小白、然後指了指離開那堆骨頭不遠處的上方一個通風口。

小白當然知道他是什麼意思,不到幾分鐘的時間,他看見了,那個通風口上的鋼絲網,再被一點一點的切開。

“好鋒利的牙齒”

那些通風口上的鋼絲,爲了防盜,可都是十分堅硬的,居然就被這麼咬開了。

一隻、兩隻、三隻、四隻,果然他們是一起行動的,好大的個體!如果說剛出生的噬骨甲蟲只有雞蛋大小的話,現在這四個就有一顆皮球這麼大了,估計是吃了不少東西,袁園看了後也十分的氣氛,她知道之所以他們長這麼大所吃的東西里就有自己的一名隊員。

這四隻甲蟲等落地以後,馬上跑到那一堆肉骨頭上開始啃食起來,沒有什麼比這新鮮的肉骨頭更能吸引他們的了。

“咔嚓、咔嚓!”

啃食骨頭的聲音傳來,讓人聽着毛骨悚然,小白都覺得自己的身上的骨頭有點在顫抖了。

小白輕輕的拍了那個狙擊手,示意可以射擊了!

現在這個位置正好,他觀察過了,那幾個蟲,現在都趴在離開醋袋比較近的地方,只要醋袋被打爆,灑下來的醋一定能澆到他們。

那個狙擊手,一眼緊閉,一眼透過瞄準器盯着那個醋袋,然後見

他配合這身體呼吸的微弱起伏直接扣動扳機。

“砰!”

因爲那人的狙擊槍上裝有消音器,所以直接聽見的是那醋袋被打爆的聲音,那三袋醋隨着被打裂開,醋也隨之灑落下來,不偏不倚正好灑在上方那兩隻甲蟲身上。

“大家衝!”

小白叫了一聲然後所有人按照事先安排的動了起來。

就在小白一行人動起來的同時,那堆骨頭裏的幾隻甲蟲也動了起來,但是正如小白從書上所看見的一樣,那兩隻被正面灑到醋的甲蟲,開始變得四肢無力,只是在地上扭曲這,袁園上前一刀就是一隻,直接把他們砍成兩段,因爲灑了粗的關係,他們那引以爲豪的硬甲也變得軟弱可憐,根本擋不住袁園帶有仇恨的一刀。

果然小白算的沒錯,另外兩隻在骨頭堆裏埋得很深的甲蟲,飛速跑了出來,開始逃開!一個往左一隻往右,這一下就要看負責追擊的巖峯和娜娜的配合了。

想逃沒門!

他們兩個雙手各拿一包米醋開始追擊,巖峯並沒有用自己的彈跳鞋,在室內用彈跳鞋對他也不利,他和娜娜直接用跑的開始追他們。

不僅是巖峯和娜娜,大家也都參與到其中,袁園在砍兩隻甲蟲後就飛快的跑了出去,開始幫助巖峯緊追那隻向左邊逃跑的甲蟲。

雖然巖峯沒有了彈跳鞋,但是他可不是靠着鞋子才混到現在的地步的,不要忘了他可是一名標槍手!巖峯看見自己的距離和那隻甲蟲越拉越遠,馬上右手擡起,把手中的醋袋扔了過去,醋袋十分精準的砸中了還在高速移動的甲蟲身上,但是討厭的是那醋袋並沒有裂開,那噬骨甲蟲只是單純的被一袋米醋砸了一下。

沒用!

你的愛似水墨青花 這麼辦?

巖峯還在追,但是心裏想這應付對策!

“在扔一次!”

忽然巖峯聽見有人叫起,他轉頭一看,正是那名狙擊手。現在他正扛着狙擊槍半蹲着瞄着高速移動的甲蟲,他知道自己的子彈也許還打不穿那甲蟲,但是他可以打爆那醋袋啊。

他原來不知道巖峯有這麼準的投擲能力,但是當他看見了後,他就第一時間想到了對策。

“在扔一次!快!”

狙擊隊員又一次叫了起來。

巖峯當然知道他的意思,左手上還有最後一包醋袋換到右手上,極快的速度他就出手了!只見那醋袋劃出一道漂亮的拋物線,直接朝高速移動的甲蟲飛來。

巖峯早就計算好了甲蟲的運動速度和自己的投擲速度的偏差,那準確率絲毫不差,醋袋不到2秒已經飛在了甲蟲頭上。

“砰”

又是一聲槍響

,醋袋爆裂,而醋灑落而下,那高速移動的甲蟲急停下來,在地上抽搐這,而袁園,飛撲而上直接補它一刀。

還剩下一隻

娜娜雖然速度不如巖峯,但是她也緊追不捨,而娜娜和小白的配合那可是衆人中最默契的,他們只是彼此看了一眼,就知道對方在想什麼。

也算巧了,這個蟲子逃跑的方向,正好小白就在前方。娜娜和小白對一眼就瞬間明白了。

小白站在那裏原地不動,但是手中的噴火器已經架了起來,娜娜知道現在她要做的就是把這噬骨甲蟲趕到小白正前方,而她也是這麼做的。

小白站在那裏看見噬骨甲蟲離自己越來越近,就開始把自己的噴火器打開,然後蹲下,就在甲蟲進入自己噴射範圍時,小白動了!

他的噴火器不是什麼扳機,而是一個拉環。這個拉環控制這噴火器另一端的容器內的液體,當拉環被拉到最大時,那噴出的火焰是最高也是最強的。

當然這一次拉環一下就拉到了最大,一團火焰激射而出和高速跑來的甲蟲撞在了一起!一聲慘叫後那隻甲蟲就倒在了地上,不停的翻滾着,顯然十分痛苦!而小白哪裏會放過他,噴火器筆直的朝他噴去!直到把他燒死爲止。

還好整個博物館的消防設施早就被胖子和另一位技術員給強行關閉了,不然小白這麼玩火,早就會觸動滅火開關的。

第二天早上,整個博物館就只剩下清理工作了。

所有人都在忙碌這,那個袁園和他的隊友在殺了蟲子後就又回去醫院看望病人了,而一夜沒睡的娜娜、巖峯還有胖子正在麪包車上休息這,只有小白一個人還在指揮現場的工作。

本來這應該是袁園做的事,但是小白看得出她還是比較擔心另一個隊友的,所有才接手的!看着那一隻只被砍死和燒死的噬骨甲蟲,小白心中十分不平靜。

“爲什麼400年前的一種怪物,會至今纔出現?”

“難道還有什麼我們不知道的?”

拿起那本異聞錄,小白又看了一眼,然後還給了還在盤查工作人員,他轉身離開了。

那一邊其他工作人員和博物館的人員正在盤查博物館的藏品,不停的說道,明朝古書125本、古董花瓶16件、古埃及飾品9件、恐龍骨架以及恐龍蛋23件……..

“恩?不是說少了五枚恐龍蛋嗎?這麼現在數字正好?”

惹火小嬌妻:老婆,婚令如山 那名盤查的人也沒有想太多,就又把那幾枚好像是多出來的恐龍蛋裝進了儲藏室內……….

“《異聞錄》的故事還會繼續嗎?”小白自問一句

(本章完) 第4187章

但是到底哪裡不同,他又一時說不清楚,如果非要說的話,大概就是對方的天賦太好了!

在鬼深淵沒用多久的時間,竟然就突破到了真神初階,按理說天賦這麼好,自己應該高興,畢竟這可是自己以後的接班人,自己的關門弟子,但是北冥就是覺得有點不對勁,卻又找不出那裡不對!

北冥看了墨九狸許久,最後才收回視線,閉目修鍊!

也就是因為北冥心裡的感覺,讓原本決定帶著墨九狸回去神殿的北冥,直接改變了主意,驅動靈舟繼續去向下一個地方……

北冥帶墨九狸出來就只有一個目的,幫助墨九狸提升實力的,因為對於北冥來說,墨九狸的陣法讓他很滿意了,唯一不滿的就是墨九狸的實力!

因此,北冥才會帶著墨九狸來到中域各大險地提升實力!

北冥知道的地方,自然都是中域最危險,也最適合提升實力的地方了!

加上墨九狸在鬼深淵用了不到兩個月的時間,就晉級到真神修為,讓北冥心裡覺得不對勁,因此北冥繼續帶著墨九狸來到不同的險地,他就是想看看,墨九狸的天賦到底有多強!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