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既然是您來了,那麼有些問題,我就好問你了!」

秦穆然看著方浩然笑道。

「秦先生有問題,你可以問。」

忌憚秦穆然背後的勢力,方浩然說話還算客氣。

「我想問您,你們的職責是什麼?」

方浩然沒有想到秦穆然會突然問這個,思緒不由得回到了當初他剛剛進入警校的時候,當時的教官給他們上思想課的時候一而再再而三的強調過,只是伴隨著時間,已經逐漸被他們所遺忘,雖然遺忘,可有的,方浩然還是能夠說的上來的。

「秉公執法!為人民服務!」

簡單的一句話,卻是將警察的核心說了出來。

「好一個秉公執法,為人民服務!那麼方局,若是有人公報私仇,公器私用,請問,該怎麼辦?」

「立案審查,移交司法機關!若真的有罪,絕不姑息!」

方浩然清楚,現在的秦穆然是想要自己一個態度!

「好!您果然是人民的好警察,看看地上的這個,做了什麼?讓……」秦穆然一邊說著,臉上滿是委屈的表情。

「秦先生放心,這件事,我們已經立案偵查了,不過現在當務之急,還請秦先生幫我們一個忙,韋少他帶著人將警局給圍了,還請你讓他把人散了,影響很惡劣。」方浩然服軟地說道。

「小五把這給圍了?這麼厲害的嗎?可以可以,不愧跟我混的,果然學到了。」

秦穆然的表現,這讓方浩然和周雨晴兩個人滿臉的尷尬,盯著他,不知道說些什麼。 族長愣了一下,才道,“倒是沒有聽說過有叫這個的,怎麼了?”

我搖了搖腦袋說,笑道,“沒,我有個朋友說他妹妹在苗寨,本來想給他帶個話的,可能不是在你們寨子。”反正我都已經跟康珊珊說過我有個朋友懂蠱了,也不介意再多說一次,反正這裏這麼多個寨子,他們也不會意識到我說的是假的。

不過……就連族長都說沒有聽說過宋靜儀這個人,倒是奇了怪了,難道宋靜儀當初,真的不是被送到這個寨子來了?

那也不對,如果不是在這個寨子裏面長大,到底是怎麼把食人花偷出去的呢?

如果不是這樣的話,那是不是其實,宋靜儀在這裏生活,其實是改了名字的?

族長不認識宋靜儀,康珊珊也不認識,而且這個部落裏面就只有幾百個人,如果有這麼一個人的話,應該都會記得的,看來還要查一下。

後來我又問了問族長知不知道身體裏面養蠱蟲的事情,族長跟康珊珊說的一樣,這種養蠱的辦法已經失傳很久了,不光是他們寨子,就連其他的寨子,都沒有用身體養蠱蟲的方法了。

我失望的跟鄭恆回去,晚上在胡叔家裏草草的吃了飯,就進了屋子了,胡叔家裏十分的寬敞,康珊珊去了別處住,我跟連染還有鄭恆在胡叔家裏,一人一個房間,還有空餘。

可能是今天的運動比較多,晚上我回了房間以後就有點困了,早早的上了牀睡覺,我現在我身體不比以前,我不想讓鄭恆失望,就只能好好的活下去,也不敢像是以前那麼折騰了。

所以很早就休息了,最近作息時間也調整過來了,雖然每天還是會鍛鍊,但是不會讓自己累着。

很快我就睡着了,然後半睡半醒的時候,我突然聽見門在響動,頓時就吃了一驚,驚醒過來,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我睡覺已經變得這麼輕了,只要有點動靜,半夜就會驚醒,

我睡着之前就把門從裏面插上了,寨子裏面的門就好像是木頭糊住的那種,還是比較古老的一種,透過月光,我看到外面有個人影一直在動,而且門好像也動了兩下,十分的輕。

我頓時一驚,掏出一看,現在已經是凌晨1點多了,怎麼會有人在這個時間裏面出來?難道是招賊了?

還是……以前跟宋靜儀勾結的人發現我來了,終於露出馬腳了!

僅僅幾秒鐘的時間,我的心裏已經閃過好幾種猜測,我的手心裏面是一把的冷汗,如果當真是來殺我的,那麼這個時間點,選的正好。

僅僅是幾秒鐘的時間,我的心裏已經有了決斷,左邊的連染睡覺比較死,就算是我打電話都不可能會叫得醒他,而且打電話的話還會打草驚蛇,不是一個好辦法。

右邊的住的是鄭恆,他一直都很謹慎,睡覺比我還輕,我現在給他發短信,他應該就會醒了,這個念頭一出來,我趕緊就捏着鑽進被窩裏,在厚厚的被子裏面按亮,這樣外面就不會看到的光亮,就不會發現我已經醒了。

用力捏着,稍微有點緊張,我現在可真的是把自己賭在鄭恆的身上了,萬一他不能睡醒的話,那這個人闖進來以後,我可就真的危險了。

編輯了一條短信:我是冉茴,快點出來,有人半夜闖我的房間。

按了發送鍵,看着裏面傳來發來發送成功的提醒,我頓時就鬆了一口氣,過了沒兩分鐘,我就聽見隔壁的房屋門微微的響動了一聲,然後就是一陣急匆匆的腳步聲。

呼出一口氣,知道是鄭恆已經出來了,我趕緊掀開被子,打開燈出了門,結果發現門口站着的人,居然是胡叔!

胡叔臉色有點尷尬,被鄭恆反壓着胳膊站在門口,鄭恆藉着燈光,這才發現他抓住的人是胡叔,連忙鬆開手,但還是僅僅的皺着眉,狐疑的看着胡叔。

我也是訝異的看着胡叔,怎麼也沒有想到,半夜闖我房間的人,居然會是胡叔,畢竟這裏是他的房間,什麼時候來不成,爲什麼非要半夜偷偷摸摸的?

“胡叔,你這是……”我週期眉毛,懷疑的看着胡叔,難道,當初跟宋靜儀勾結的人,是胡叔?但是胡叔看起來很憨厚老實的樣子,很不像呢。

胡叔垂下腦袋,指着客廳的方向衝我們說,“去客廳坐坐?”

我跟鄭恆都沒有拒絕,這件事,如果不弄明白的話,我想我肯定是不會踏實的在這裏住下去了。

胡叔給我和鄭恆一人倒了一杯水,才坐在旁邊嘆了一聲,朝着我道,“你住的那間屋子,是我女兒以前住的地方。”胡叔說到這裏,眼圈微微泛紅,然後腦袋微微擡了擡,用手背擦了擦眼角道,“我最近想她想的厲害,總是半夜醒過來,就想去她房間裏面看看。”

我皺了皺眉,還是懷疑的看着胡叔,康珊珊之前跟我說過,胡叔一輩子都沒有娶媳婦,孤家寡人一個,怎麼就突然冒出來一個女兒呢?但是看胡叔的樣子,那股悲傷不像是裝出來的。

心裏雖然懷疑,但我還是面上不動,笑了笑說,“既然想她,爲什麼不把她叫回來呢?”如果胡叔當真是有個女兒的話,難道也是和康珊珊一樣,不想一輩子待在寨子裏面,而出去闖蕩了?

胡叔聽到我的話以後,菸圈就更加的紅了,抹了抹眼睛說,“她、她已經去世了。”

我怔了一下,尷尬的道,“不好意思……”

胡叔連忙擺了擺手說,“沒事,我就是看到你們一羣年輕人,就想起我女兒來了,不好意思打攪你們休息了,去睡吧。”然後轉過身子,進了他自己的房間。

聽礦山山說,胡叔已經50多歲了,他的背微微有點駝,現在更像是突然蒼老了十幾歲一樣,整個人都瀰漫了一股悲傷。

我跟鄭恆對視一眼,他看了看手錶說,“時間還早,你再去睡一會兒吧,我在客廳守着。”鄭恆還是不太放心。

但是讓他守着我自己去睡覺,我心理還真的是過意不去,連忙搖了搖腦袋說,“我也不困,陪你坐一會兒吧。”

鄭恆往上扶了扶眼睛,然後摸了摸我的腦袋,眯眼笑道,“快去睡,你現在的身體你自己又不是不知道,我身體可比你壯實多了。”

我猶豫了兩秒鐘,還是點了點頭,鄭恆說的沒錯,我現在就只有養好自己的身體,纔不會再給鄭恆添麻煩。

回了房間以後,我想着看來明天還要去找康珊珊一趟,雖然胡叔的表情看起來並不是像是在騙人,但是我心裏總歸是有點不踏實的,還是要問問康珊珊,胡叔說的到底是不是真的纔好。

精靈小鎮大有問題 出奇的是,我最近特別嗜睡,鄭恆在外面守着,我覺得心裏踏實了不少,上了牀沒一會兒就睡着了。

第二天醒過來以後,第一件事就是去了客廳,發現客廳已經沒有了鄭恆的身影,就知道他已經回屋子就睡覺了,這個時候,連染也推開門出來了,看了看客廳,狐疑的說了句,“鄭恆還沒睡醒?”然後朝着鄭恆的房間走,想去敲他的門。

我連忙攔住連染,“鄭恆昨天晚上沒有休息好,讓他多睡一會兒吧。” 狼性老公喂不飽 這會兒天才剛剛亮了沒多久,鄭恆估計也是剛剛睡下。

連染瞪大眼,脫口而出,“你怎麼知道他昨天沒有睡好!”然後還上下打量了我兩眼,氣急敗壞的道,“死丫頭,別管我沒有勸你,你現在身體壓根就經不起折騰。”

我臉一紅,頓時意識到他想歪了,瞪着眼崩潰道,“你想哪裏去了!”然後看了看四周,發現胡叔沒有出來,就把連染拉到了角落裏,把昨天晚上的事兒,告訴了他。

連染聽完狐疑的打量了我兩眼,勉強算是信了,我沒好氣的翻了個白眼,跟他說讓他待會兒跟我去找一趟康珊珊,弄清楚這件事兒,順便還把食人花和宋靜儀的事情跟他粗略的說了一遍。

連染一臉被坑爹了的表情,驚疑不定的看着我道,“你別告訴老子,你在這裏沒準還有仇家!?”

我尷尬的摸了摸鼻子,沒敢說話,仇家,沒準還真的有……但是看着連染一副就要甩手不幹了的樣子,我頓時就覺得心虛了,連忙賠笑道,“你別激動,就算是真有仇家,我也會在你前面擋刀子的。‘

連染聽了我的話,哼了一聲說,“這還差不多。”

安撫好了連染,才帶着他去找了康珊珊。她見我們兩個大早上的過來,微微有點詫異。

閒聊了幾句,我才問道,“珊珊姐,胡叔有女兒嗎?”

康珊珊拍了拍腦袋,才說,“瞧我這個記性,忘了告訴你了,胡叔雖然一輩子沒有娶妻,但是還有個養女,是從小就養在他膝下的,他很疼養女,小時候常常喊我們過去陪她玩。”

腦袋裏面突然就竄出來宋靜儀的臉,頓時一驚,抓住康珊珊的胳膊,激動的問道,“那你記不記得,胡叔的女兒叫什麼!” 大樓下,此時秦穆然和方浩然等人一起,來到了這裡。

原本嘈雜的人群,在看到正主走出來后,頓時便是安靜了下來。

「老大,你沒事吧?」韋武站在門外問道,此時劉嘯,狐狸等人也在接到消息后,第一時間趕了過來。

「沒事!小五啊,你現在可以啊,這速度夠快!」秦穆然隨便掃視了一眼,足足有四五百號人,這得鬧出多大的動靜啊,難怪方浩然這麼的擔憂。

「嘿嘿,誰讓他們不開眼抓你的。」韋武笑了笑,然後便是將目光看向了站在秦穆然身邊的方浩然。

「方先生,你可認識我吧!」

「韋少!」經歷過上一次的事情,方浩然已經多多少少知道了韋武的身份,此時眼中滿是忌憚地說道。

「方先生,這一次來,我們只有兩個要求,第一個,便是放出我老大,第二個,便是將冤枉我老大的人繩之於法,給大家一個交代,還一個朗朗乾坤!」

韋武的聲音不大,但是卻一字一句落在了眾人的耳里。

「方先生,看來這不僅僅是我一個人的意思,很多平民老百姓聽到這個事後都義憤填膺,自告奮勇地來讓你給一個交代,你說,你是不是該給一個合理的解釋呢?」

秦穆然面無表情地看著方浩然,說道。

秦穆然這一句話,瞬間便是將這麼情節惡劣的事情,轉化成了廣大的老百姓在聽說這種事情后自發的來圍觀,請求一個說法。

雖然兩者之間除了說法的不同,其他的沒什麼區別,可若是真正追究起來,那就是天翻地覆的差別。

方浩然聽到秦穆然的話后,眼中閃過一抹的意外,他如何聽不出秦穆然話語之中的意思?

於是,他緩緩走上前,來到了百人的面前,說道:「各位同志,我是中海市公安局的局長,方浩然!這次事件,正在調查之中,市局將會成立專案組,專門負責!

我在這裡保證,若是真的如大家所聽說的那般,是我們警方的隊伍裡面出現了蛀蟲,我們將會嚴懲不貸,絕不姑息!」

「真假的!官字兩個口,隨你怎麼說!你們這是想騙我們回去!然後隨便意思下就算了!」

當即人群之中便是有人表示懷疑地說道。

「今天我在這裡說了,諸位也有人拿手機拍著,這就是證據!近期,我們一定會給人民一個滿意的答覆!」

方浩然鄭重地說道。

「兄弟們,既然方先生都在這裡這麼說了,那大家就散了吧!這麼多人,影響不好。」

這時候,秦穆然也知道差不多了,要是再這麼下去,等武警部隊出動了,局勢將會更加的微妙,既然如今目的已經達到,就不用再在這裡圍著了。

可就在秦穆然話音落下的時候,從另外一個門,一輛黑色的汽車緩緩駛來,從車上走下一個穿著正裝的中年男子,中年男子身上帶著一種不怒自威的氣勢,緩步向著方浩然這邊走了過來。

「許部長!」

方浩然認識此人,來者正是中海市委常委之一的組織部部長許天明。

「方先生,是誰給你的權力放走罪犯的?」

許天明看著方浩然身邊的秦穆然,冷冷的說道。

「許先生,這件事,市局調查清楚了,放不放人還輪不到你許先生來管吧!」

網游之無限戰場 原本方浩然就看許天明不爽,現在他竟然越界管到自己的身上了,當即便是懟了回去道。

「是輪不到我管,但是一碼歸一碼,我這次來,是想要跟你說,你身邊的這個人,就是打傷我侄子的兇手,我手中還有證據,請問方先生,你覺得現在還該放了他嗎?」

許天明臉色一沉地說道。

「放!為什麼不放!許天明,別以為你的背後有許家就能夠在我的地盤指手畫腳的!而且你沒有眼睛,沒有看到此時的狀況嗎?這麼多的群眾看著,你若是再將人給扣起來,我的話豈不是失信了?你讓我今後怎麼面對人民群眾!」

方浩然絲毫不買許天明的賬,說道。

重生之全球首富 「一群刁民而已!」許天明看了眼堵在門口的龍鱗眾人,然後轉身對著跟隨他而來的秘書道:「讓楚隊長們過來吧!」

後者點了點頭,便是撥了個電話出去。

沒過多久,市局的外圍,便是響起了汽車的聲響,眾人轉身看去,只見幾輛武警的防爆車緩緩駛了過來,當距離人群還有一百米的地方突然停下,防爆車中頓時便是衝下來幾十名全副武裝的武警。

「你們要幹什麼!」

看到這一群全副武裝的武警,大門口的人臉色大變,剛剛安撫下來的人們立刻躁動了起來。

「許天明,你想幹什麼!」

方浩然看到這個情況,臉色大變,他怎麼都沒有想到許天明會膽子大到直接便是跨過了自己這邊,調動武警過來。

「方先生,你不行動,許某隻能夠越俎代庖了!」許天明的嘴角微微上咧,根本看不出任何的抱歉,反而有著一絲絲的得意。

「楚隊長,你還愣著幹什麼!行動!給我把他們都帶回去!」

許天明朝著武警部隊最前方的隊長,命令道。

「是!」

「我看誰敢!」

秦穆然突然冷聲呵斥一聲,聲音震耳欲聾,誰都沒有想到這個時候秦穆然會突然發話,而且以他們對他的了解,秦穆然這個樣子,八成是真的火了。

「誰敢?你要是再動一下,就地擊斃!」 「許天明,你過了!我看,今天誰敢開槍!都給我住手!」

方浩然看到許天明肆無忌憚的樣子,算是徹底的惱怒了,越俎代庖,還將不將他這個公安局的局長放在眼裡呢!

聽到方浩然的聲音,果然,所有的武警都停了下來。

雖然許天明也是個領導,但是方浩然可是他們正兒八經直屬的領導,現在正領導發話了,哪有不聽的道理。

一時間,所有人,包括那個楚隊長也都放下了槍口。

「方浩然,你好大的官威啊!」

許天明冷笑一聲,當他說完,方浩然頓時知曉為什麼今天許天明敢如此行事了,何著對方知道新的已經到來,而自己已經不是局長了!

「那也不行!只要我還在中海,只要我還沒和新局長交接,我就不允許這種情況出現在我的面前!所有武警給我退回去!你們的槍口是對敵人的!不是對人民的!」

血魔無相 方浩然冷喝一聲,武警整齊有序地向後挪動數步,等待著命令。

「剛剛是你要殺我?」

就在這個時候,秦穆然冰冷的目光突然看向一旁的許天明,問道。

「是怎麼樣,不是又怎麼樣!對於你這種殺人犯,殺一百次都不為過!」

許天明絲毫不懼地說道。

可是,他的話還沒有說完,一旁的韋武,狐狸皆是動了。

「嗖!」

只見兩道黑影一閃而過,剎那便是來到了許天明的身邊,同時兩人,一人用腿橫掃而去,一人探出拳頭呼嘯而至。

「噗!」

一切發生的太快,誰也沒有想到一個人的速度能夠快成那個樣子,許天明也沒有任何的防備,剎那便是被兩人打中。

臉上挨了狐狸的一拳,腿挨了韋武一腳,頓時便是倒在了地上。

這一擊,兩人都沒有用太大的力,否則的話,光是狐狸那一拳,就足夠將許天明的腦袋給震碎了。不過即便他們手下留情,那力量也是巨大的,可憐的許天明頓時口中的牙齒便是被擊碎,鮮血橫流。

「你們…我要殺了你們…」

許天明疼的腦袋都昏昏沉沉,他一手捂住自己的嘴巴,吞吞吐吐地說道。

「殺了我們!許天明,許家的事情等這件事結束之後,我們好好算賬!」

秦穆然強忍著濃烈的殺意警告道。

剛剛審問黃石的時候,他已經知道了,這一切都是許家和慕容獲聯手給他設下的一個局,秦穆然不懼怕別人對他使用手段,但是,他們為了讓自己入局,竟然殺害了一個鮮活的生命,雖然徐田華不是什麼好人,但是那也是一個生命,他已經交由法律去懲罰,而不是私自決定生死!

就在他們說這的時候,身後的人群突然讓開了一條路,從外面走進來一人。

為首的那人,看起來不過四五十歲,身著正規警服,龍行虎步間,氣勢驚人!

他的身後,跟著四五個人,這些人步伐穩健,在秦穆然這些行家眼裡,一看就知道是高手,而且從他們身上散發出來的那股無形的氣場來看,赫然都是處在一流高手巔峰的水平!哪怕是韋武,也只能夠跟他們打平!

「雷部長……」

方浩然瞪大了眼睛,盯著為首的一人,他怎麼都沒有想到,這位大佬會親自來到這裡!

「雷部長,你看看這群暴徒!」

許天明也是在秘書的攙扶下,迅速從地上爬了起來,此時的他看到雷克明好似看到了救星一般,顧不得腿上的疼痛,便是跑了過去,要哭訴秦穆然等人的惡行。

另一邊,韋武看到雷克明后,也是下意識地向後退了幾步,躲在了狐狸身後,還適當地將頭給低了下來。

雷克明能來,是在他的意料之中的,而且電話也是他打的,可是當時他跟雷克明說,只是要將秦穆然給撈出來,並沒有說自己帶人把市局給圍了。

別人不知道雷克明跟韋家什麼關係,身為金城韋家大少的韋武不會不知道,雷克明在年輕的時候便是自家老爺子的警衛員,自己最初的本事便是跟著雷克明後面學的,哪怕他是韋家的大少,見到雷克明也要叫一聲雷叔叔。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