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閉嘴,閉眼!」墨九狸白了他一眼道。

帝溟寒知道對付墨九狸不能著急,需要慢慢來,何況現在身邊還有兩個燈泡在呢!他也不再墨跡,聽話的微微低頭閉上眼睛……

墨九狸看著近在咫尺的俊臉,在看看他閉著眼睛等候自己的樣子,還真有點像王子等待被公主親吻的意思…… 墨九狸搖了搖頭,都是寶寶,說些有的沒的!害她也想歪了……

轉頭瞪了眼身邊的好奇寶寶,暗想著以後必須看著點寶寶,絕對不能什麼書都讓她看了!不然,豈不是變得比她懂得還多了……

顧琰看了看好友和寶寶,又看了看墨九狸三人見的互動,眼中閃過一抹落寞,連他自己都不知道為何會落寞……

凌峰則完全是看熱鬧的,在驚艷墨九狸的美貌時,也驚奇好友的態度!這傢伙不是向來討厭女人么?怎麼現在一副等待臨幸的樣子啊……

真是有趣啊!終於能看到寒的熱鬧了,真是太好了……

轉頭剛好看到顧琰看著墨九狸的眼神,凌峰微微挑眉!這傢伙的眼神,他該不會是……

隨即想到墨九狸之前煉製出了九生丹,又在裡面為墨家兄弟兩人療傷,雖然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但是需要九生丹能治好的傷顯然不輕。再想到向來對醫術成痴的顧琰,也就明白了其中緣由……

大概這傢伙是被這個女人的醫術和煉丹術震驚到了,進而心生崇拜,加上這個女人舉世無雙的傾城容貌,這傢伙想不動心也很難! 都市有神王 可是,看看好友寒的態度,還有一邊的寶寶……

凌峰不由得有些為顧琰擔心了起來,卻是仍舊沒有說什麼,完全是因為他想看熱鬧啊!所以,他只能在心裡祝顧琰好運了……

只是現在的凌峰還不知道,有一種女人無論是初見還是再見,總是會吸引到你!哪怕初見因為什麼估計著不去注意,時間久了還是會被她吸引的……

直到很久很久以後,看著墨九狸和自己的好友一家三口幸福的聚在一起時,那心頭的刺痛讓他終於明白,原來不經意間丟了心的不是只有顧琰,還有自己!自然,這也是后話了……

墨九狸伸手掀開帝溟寒的眼帘,神識探入其中,發現他的眼睛也完全康復了,終於放心的收回神識:「好了,你的眼睛沒事,身體的內傷應該也好了!你們可以走可……」

「天師府失火了,我暫時就住在墨府了!而且,難道你不需要帶著我出去,跟外面的人解釋一下嗎?」帝溟寒臉不紅氣不喘的胡扯道。

凌峰在心裡暗暗鄙視好友的無恥,他怎麼不知道天師府啥時候起火了啊!真是太無恥了!不過,住在這裡有熱鬧看,他就不拆穿他了……

這一次就連顧琰,都鄙視的看了眼自己的好友!他想說這個無恥的男人他不認識可以么……

不過,想想能夠住在墨府的話,是不是就能夠多知道一些她如何煉成九生丹的事情了!因此,好心的沒有拆穿自己的好友……

墨九狸聞言嘴角抽了抽,這傢伙還真說的出口,這種謊話他也好意思扯出來?不過,想到外面林月等人,還有舅舅他們,她確實需要出去跟眾人解釋一下……

而且,因為九生丹的事情,這陣子怕是墨府也不會安寧了!多幾個免費的保鏢也不錯,想到這裡也就懶得理會他彆扭的理由了…… 他的話好像鐵錘一樣,把我的心砸的七零八碎,也顧不上別的了,伸手就要去抓他問清楚。

“別亂動!”楊塵突然大叫一聲,把我驚醒。

我呼吸急促的望着他,發現他一直在盯着後面的虛影,但我知道,他這是話是對我說的!我按捺下衝動的情緒,目眥欲裂的看着虛影。

虛影被楊塵突然起來的話嚇了一跳,心驚膽戰的看了看四周,見楊塵一直看着他,鬱悶不解的指了指自己的鼻子:“你是在和我說話?”

楊塵嚴肅的臉上突然笑了下:“跟你開玩笑的,你繼續說…”接着扭頭意味深長的看了我一眼,顯然是叫我不要輕舉妄動。

虛影哭笑不得指了指楊塵,“我剛纔說到那裏了?”

“輪迴…”楊塵提示到。

“對,輪迴。”虛影換了一個舒服的姿勢躺在車座上,翹着二郎腿道:“每天出入成千上萬只鬼魂,說實話我看的眼睛都花了,但是那個徐鳳年我記得很清楚,入鬼門關的時候都沒有證明可以出示,按理來說是不能放他進去的,可無常兩位爺押的人,又說那傢伙是重刑犯,需要馬上送去輪迴,我哪裏敢攔,就給他們過了。”

虛影說完話,我楞了半響,晚了,一切都晚了,徐鳳年和老爸老媽,已經輪迴完了…

我揪心的疼,雙手捂着臉低下了頭無比失落。

楊塵沒說話,也不知道心裏在想什麼,一直握着方向盤,緩緩的向前開去。

“你找閻王爺幹啥?不會是爲了那個徐鳳年吧?”後面的話嘮見楊塵沒出聲,忍不住問道。

“嗯…”楊塵沉吟的回道,聽聲音,情緒似乎也不太好。

“那還是算了,去了也沒用,早就投胎去了。”話嘮擺了擺手:“除非…”

楊塵立馬踩了一個急剎挺住了車子,我也連忙回過頭看着他,還下意識的問了句:“除非什麼?”

不過話嘮沒聽見,只是看着楊塵嘿嘿笑着。楊塵皺了皺眉:“話說完。”

一婚二寶:帝少寵妻無節制 “你這車不錯啊,不少錢吧?”話嘮沒接楊塵的話,只是拍了拍屁股下的坐墊,這讓我十分鬱悶,搞不清楚他想幹什麼。

楊塵一愣,從衣服兜裏掏出一疊紅紅綠綠類似毛爺爺的紙幣,遞給了話嘮。我看的了半天才發現那原來是冥幣…

話嘮接過楊塵手裏的錢,臉上笑開了花,隨手放了起來說道:“哥們早有準備啊,我就喜歡你這種人。”

我楞了楞神,不由苦笑,原本小鬼和人一樣,都能用錢收買…

“說事。”楊塵淡淡回道。

話嘮正了正神色:“我們現在還在鬼門關裏,前面就是黃泉路,忘川河,奈何橋,一般鬼魂入到地獄,沒有神智的情況下會直接走完流程,喝下孟婆湯後轉世投胎,偶爾遇到一些開了靈智的也只是反抗反抗,便也去輪迴了,但是有靈智的,一般不會輕易去輪迴。”

我聽得不太懂,扭頭看向楊塵,他眉頭皺的跟川一樣,層層疊起,思索了好一會,才問道:“你在地獄呆的時間長,懂得規矩多,有靈智的不會輕易輪迴是怎麼回事?”

“嘿嘿,這裏面的道道可多了,但是一時半會可能說不清,到了前面黃泉路,我再給你細講,如何?”話嘮跟我們留了一個心眼,也不知道爲什麼不肯說。

楊塵點了點頭,給了我一個淡定的眼神,繼續朝前面開車。我無奈,只好也看着面前的黑暗,心裏也燃起了一絲希望!

異世漫游指南 這次話嘮沒有再廢話,我們三人又朝前面開了一會,原本黑暗的世界,變得慢慢明亮了起來,尤其是在路邊,我看到了一座非常磅礴古老的大殿,十分刺眼,同時給人一種無比陰暗的感覺,大殿最上方,寫着“陰帥”兩個字。

“這是地獄陰帥的府邸,嘖嘖,威風吧…”話嘮此時開口,像是在爲楊塵介紹,話語裏充滿了羨慕之情。

楊塵只是隨意一撇,似乎並不感興趣,“黑白無常的老窩?”

我心裏抖了抖,眼睛眯了起來,忍不住看了過去,黑白無常難道就住在裏面?

“不是不是,陰間有十帥,無常二位爺佔了其中一個名額而已。”話嘮嘿嘿一笑。

楊塵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再次看過去的時候眼睛裏帶着凝重,我聽得很糊塗,除了黑白無常,還有上回見到的牛頭馬面,十帥裏面還有些誰?我沒問,他們也沒爲我解釋,就這樣慢慢開過了大殿。

前面的景象開始變得漸漸明亮,除了腳下還是一片黑暗。越開越前,我耳朵裏也慢慢傳來了雜音,都是怒斥和慘叫,可是四周卻看不見任何東西…

我心裏隱隱覺得害怕,話嘮直接開了車子溜了下去。

“我給你開路。”

他走到車前,好像領隊一樣大步朝前走去,楊塵的車就跟在他身後慢慢的開。話嘮不在車裏我鬆了口氣,正準備問楊塵點事,突然看見路兩旁出現許許多多的虛影,正在那鬼哭狼嚎…

我眯着眼睛一排看了過去,發現都是十字架,上面綁着男女老幼,全身赤裸的人,而每個十字架旁都會有個像話嘮那樣的虛影,穿着古裝兵服,手裏拿着鞭子正不停的抽打他們,看的我心驚肉跳,尤其是我們車子一開過去,他們都朝這邊看了過來,而話嘮則是左顧右盼,邊走邊對着他們不停的招手,像是在打招呼。

“生平惡事做多了,下了地獄要經受酷刑,才能去輪迴。”楊塵也在觀察四周。

“那…這裏是十八層地獄嗎?”我看着外面受刑的人,一個個赤裸着身子對我慘叫,無比悽慘,讓人不忍直視。

“這是第一層,最簡單的酷刑。”

楊塵話音剛落,路邊的十字架齊齊消失了,換上了無數口房間那麼大的鐵鍋,下面燒着藍色的火焰,旁邊站着許多小鬼,在鐵鍋前顫顫發抖,穿着“制服”的虛影,正把他們一個個扔進大鍋裏,引來慘叫。

我不由的縮了縮脖子,因爲我在人羣中,看見一個特別熟悉的人影。

趙天明!

沒想到他上次被黑白無常抓了,居然還沒有去輪迴,而是在這裏受刑?!

“油炸鬼,生前背信棄義,死後要在油鍋裏呆個一年半載,才能去輪迴。”楊塵像個老師,一邊看一邊爲我解釋。

很快,場景又換了,路的左右兩旁各出現一口大缸,一望無邊,大的不可想象,裏面冒着騰騰火氣,甚至我還聞到一股誘人的香味!不過我很快就回過神了,這裏是地獄,這缸裏煮的肯定是鬼什麼,一想就讓人渾身起雞皮疙瘩,連忙捂住嘴巴不去聞。

楊塵恰恰相反,閉着眼睛深深吸了一口大缸裏冒出來的香氣,一臉舒暢,這讓我有些不可思議,正想問話的時候,他指了指鍋裏說道:“這裏面煮的可都是人間最美味山珍海味。”

我納悶不已,難道這是地獄裏的人的午飯?楊塵又指了指半空,我擡頭望去,就見半空中正有無數只鬼魂,手裏拿着特別長的湯勺,紛紛去撈大缸裏煮的東西,可惜他們的勺子太長,撈是撈到了,卻只能眼睜睜的看着,提的話卻怎麼也提不上來…

“自私鬼,死後下了地獄後,面對美食,只能看,不能吃。”楊塵在我耳邊緩緩說了一句,我眼睛一直盯着他們,發現他們一個個瘦的只有皮包骨,眼神恍惚的看着下面的東西,撈着了卻提不上來。

“讓自私鬼餓着,爲什麼要這麼懲罰他們?”我隱隱覺得有些不正常。 墨九狸帶著帝溟寒等人出去以後,讓林月把九樓的人留下幾個守在暗處,然後讓林月,冷冥夜,冷殘淚,冷汐夜四人回來墨府……

墨府大廳

墨家的四個老祖,墨辰風兄弟三人,還有冷冥夜四人,加上帝溟寒三人,還有墨九狸,寶寶和雲夏,整個大廳差不多快坐滿了……

墨九狸看了眼帝溟寒,又看了看墨家四個老祖,還有三個舅舅時不時的,眼睛在寶寶和帝溟寒的臉上來回看……

墨九狸無奈一嘆,說心裡話她是真的沒有想到,這一天來的這麼快!雖然她現在依舊沒有做好接受帝溟寒的準備,不過,比起初見的時候,她已經淡定很多了……

而且,為了寶寶體內的毒,她也需要跟那妖孽好好的談一談才行!

「咳咳,你們也看到了,他叫帝溟寒,寶寶的親爹!」墨九狸輕輕咳了咳說道。

帝溟寒唇角帶笑的看著墨九狸,他忽然覺得這丫頭太可愛了!就是這麼帶著他跟眾人解釋的?雖然,直接的有點粗暴!不過,他喜歡……

墨辰風兄弟三人眨了眨眼睛看了看寶寶,又看了看帝溟寒,最後鮮少在外的墨辰雲開口問道:「九狸,他就是五年前被你當成解藥的男子?」

聞言,其餘人的嘴角抽了抽,帝溟寒的臉色瞬間黑了!說到這個,他就怒的要死,五年前這個丫頭竟然將他給……

墨九狸也沒有想到三舅會問的這麼直接,不過,看到帝溟寒變黑的臉,她瞬間感覺心情不錯的故意說道:「嗯,當時中毒太深,差點以為那是男獸!」

「噗~~~」凌峰直接笑了出來。

他就說這幾年好友不停的在找一個女人是為什麼。這幾年,好友經常讓手下的護法找一個女人,什麼線索都沒有,反正就是找一個女人,因為沒有任何線索,所以知道這事的只有他身邊的幾個人,凌峰剛好就是其中之一……

原來,五年前好友竟然被人家給強了,想想凌峰就忍不住想笑,看著帝溟寒漆黑的臉色,心裡滿是幸災樂禍……

這會兒又聽到墨九狸如此說了,別說凌峰和顧琰了,就連墨家人也都同情的看了一眼帝溟寒……

帝溟寒眯著眼睛看著完全不知道自己說了什麼的墨九狸,心裡恨不得現在就把她給撲到,一報五年前的恥辱……

可是,他知道現在不是時候!所以,他忍了,早晚有一天他會讓這個小女人,乖乖的賴在自己懷裡的……

看到某天師大人敢怒不敢言的樣子,墨九狸的心情就變得非常美麗!

「五年前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帝溟寒開口問道。

「我知道,娘親五年前被那個叫做墨九琪和歐陽落熙的太子……」寶寶聞言立即虎著小臉將五年前的事情說了一遍。

墨九狸挑了挑眉的看著寶寶,貌似她沒有跟她說的這麼仔細吧?這丫頭怎麼知道的這麼清楚的?而且,她當時雖然慘兮兮的,也沒寶寶說的那麼慘吧…… 楊塵斜眼看着我:“自私鬼,顧名思義身上最大的缺點就是自私,不懂得別人的感受,更不會分享。”

我看他臉上嘲諷的表情和刺人的話,心裏有些痠痛,因爲他口中說的自私鬼,是我!

“你好好看看。”楊塵偏過頭,手指了指半空:“那些自私鬼,用長勺舀東西,卻提不上來,因爲他們心裏只想着自己吃到東西,如果舀了東西,把長勺遞給對面的人吃,那就是分享,對面的人吃到了東西,自然也會用長勺舀給你吃,這樣的話,每個人都能吃得到,吃得飽。可是,這麼簡單的道理,自私的人是永遠想不到的,所以他們只能幹看着。”

楊塵說完,深深的看了我一眼:“你就是自私的人,想的永遠是自己,沒有考慮別人的感受,等你死後,你也會來這裏。”

他的話不留餘地的打擊我,可我卻無力反駁,我確實沒想多這麼多,如果我身在其中,想的肯定也是如何能自己吃到大缸裏的東西,而不會去管別人。看着半空中瘦骨如柴的虛影,我心神晃動,自私的人,連懲罰都如此殘酷…

畫面一閃,有眼前的景象又變了,出現了無數鐵盆,裏面全是藍色的火焰,小兵隨手拿起鐵盆裏的一個鉗子,掰開小鬼的嘴,通紅的鐵鉗伸進去夾住舌頭,慢慢拉了出來,不顧小鬼的哭喊,又拿起剪刀,慢慢把舌頭剪斷。

我渾身發軟,靠在座椅上看着外面一個個被剪斷舌頭的人,眼睛眯到了最小,有心不想去看那噁心人的場景,可偏偏還是不由自主的盯着他們。

“拔舌,凡是在世之人,挑撥離間,油嘴滑舌,巧言相辯,說謊騙人,下了地獄之後都要受到這種酷刑。”

我已經習慣了楊塵時不時在我耳邊冒出來的解釋,噁心的場面,配上他巧妙的解釋,心裏的疑惑也會迎刃而解。

畫面再變,出現的是一片藍色的火海,從進來到現在,凡是出現的火都是藍色的,這一點我以前聽過郭勇佳的解釋,藍色的火,是鬼火,專門燒鬼的,徐鳳年被惜玉抓住的時候,就是用藍色鬼火來折磨他。

火海上空,滿是小鬼,全是頭朝下倒掛着,雖然火燒不着他們,但距離這麼近,熾熱的火焰還是燒的他們嗷嗷亂叫,渾身光禿禿的,黝黑的像一塊石頭,噼裏啪啦的聲音絡繹不絕,燒乾了身體裏的油水,一點點滴落了下來,慘不忍睹。

我張了張嘴,剛想問楊塵話,卻看見天空中莫名的倒下了一盆水,好像瀑布一樣流了下來,覆蓋在那些人身上,只不過在水落地之後就會被火焰蒸發,大火依舊在燒着他們,天空中還是和剛纔一樣,時不時的倒下一盆水。

“以訛傳訛,污衊,誹謗害人,這些傢伙就是生活中的長舌婦,大火冷水輪流交替,洗禮全身,再去把舌頭割了,方能輪迴,下輩子不是做畜生,就是當啞巴。” 女神的貼身戰兵 楊塵冷漠無情的聲音在我耳邊迴盪。

我重重吸了幾口氣,想讓自己鎮定下來,畫面一轉,換成了一副金光閃閃的高山,山上全是尖銳無比的刀口,一大堆人正渾身是血的不停向上爬,因爲山頂處沒有刀刃,這些人你推我,我壓你,即使渾身是血也和瘋狗一樣拼命的向前爬,即使有人站在最高點,沒有刀刃,也會被人推開,滾下刀山。

“生命是最寶貴的,沒有高低富貴貧賤之分,這些傢伙在人間個個都是命犯,雖然大部分人殺的是貓,狗一類的動物,但也不能逃過地獄刀山刑法。”楊塵沉吟道,不知道爲什麼,我覺得他似乎有些不開心。

“那殺人呢?殺動物都要接受酷刑,殺人豈不是…”我越說越小聲,不敢妄下猜測。

“殺人也一樣。”楊塵看了我一眼:“只不過時間停留的久一點,看罪行在刀山停留十年八年的,日復一日,年復一年備受煎熬。”

我立即閉上了嘴,雙眼無神的看着外面受刑的鬼魂,心裏告誡自己,千萬不能犯錯,做個好人,這樣以後下了地獄也不用受這麼多折磨。

“人非聖賢,孰能無過?別妄想自己能躲得過牢獄之災,只有痛,纔會讓人清醒,所以犯了錯,就必須責罰。”楊塵何等聰明,一眼就看穿了我心裏的念頭。

我有些哭笑不得,這麼說的話,每個人死後,都要去經歷自己生前犯錯的責罰,才能輪迴。我突然有些好奇,楊塵既然這麼清楚,那他知不知道自己入了地獄以後的結果?我衡量了一會,還是壯起膽子問他。

“你想過自己以後死後,會經歷那些折磨嗎?”

楊塵半邊臉抽了一下,嘴角彎彎翹了起來:“人都死了,何必在意這麼多?我沒想過,因爲生平好事做多了,可以抵債,我抓了那麼多鬼,即使下了地獄,也會安然無恙的去輪迴。”說完,他諷刺的看了我一眼:“你應該多想想自己。”

我楞了下,不去看他,總覺得他老諷刺我,不過,徐鳳年生前殺了那麼多人,也不知道下了地獄會怎麼樣?我現在寧願他在承受酷刑,也不願意他已經被特殊照顧,送去輪迴…

又看了一會外面的“風景”,來來回回變化了幾次,楊塵總是會一個個爲我介紹,我的三觀早就毀沒了,索性也放開約束,認真的聽他講解。

直到最後,那些畫面全部消失了,四周恢復了一片黑暗,話嘮沒回車上,依舊在前頭開路。

我腦子裏回想之前的情景,大概十八層地獄,差不多就是這樣,不過我很好奇,第十八層,是什麼樣的,也不知道剛纔看的畫面裏有沒有。

“第十八層地獄剛纔出現過嗎?”我問楊塵道。

“出現過。”楊塵看了看四周,漫不經心說道。

我隨着他的眼光也朝外面看了看,除了前面的話嘮,就是一片黑暗,啥都沒有。

“是哪一種酷刑?”我追問道。

楊塵沉默了一下,說:“就在你四周,你看不見嗎?”

我怔了怔神,集中精神掃視了幾圈四周,除了黑暗,還是什麼都沒有。

“我沒看見…”

“你看見了,就在你的四周。”楊塵笑了一下。

我看着一片虛無,腦子靈光一閃:“黑暗?”

楊塵點點頭,“沒錯,十八層地獄就是黑暗。”

我被他搞得雲裏霧裏,丈二和尚摸不着頭腦。

“十八層地獄什麼都沒有,就只有黑暗?那有什麼可怕的?”我不解的問他,在之前看到的畫面裏,都是在承認非一般的痛苦,讓人一想就害怕,這第十八層一比,反倒是天堂,什麼罪都沒有。

“大惡之人,就好比如徐鳳年那樣的,生前殺生無數,身上怨氣滔天,罪孽深重,你覺得,之前的酷刑適不適合他?”楊塵沒有回我的話,反而問到了徐鳳年。

我定下心來,仔細的想了想,之前的酷刑,都是因爲在生活中犯得錯或者個人毛病,即使是殺人,最嚴厲的酷刑也不過是剛纔的刀山,說真的,我想不出徐鳳年會這麼樣,畢竟他不是殺一個人,而是殺了成千上萬人。

我看着楊塵,沒說話,因爲我不知道該怎麼說。

“徐鳳年要是受刑,肯定會被關押在這十八層地獄,雖然這裏什麼都沒有,只有黑暗,但是他會被流放在這裏,永生永世出不去,無時無刻面對着黑暗,你想想,把自己關押在一個沒有人的地方,整天面對黑暗,會有什麼感覺?心裏的折磨,遠遠大於肉體上的疼痛。”楊塵嘆氣:“在這裏,你想魂飛魄散都不行,只能永遠呆在這,永遠…”

我不知道楊塵說的永遠有多遠,只是單單一想,我就徹底怕了,我寧願去死,也不想永遠面對不休止的黑暗… 寶寶可不管墨九狸的眼神,娘親五年前才13歲,就被那個壞女人欺負了……

帝溟寒聞言眼神一暗,沒有想到五年前她竟然是如此被害的!如果那晚她不是誤闖進自己的地方,如果那晚她沒有遇到自己,而是遇到別人……

帝溟寒不敢想下去,因為他發現不管哪一種都讓他無法接受!現在他無比的慶幸,那一晚她闖進了那個山洞,遇到了自己……

不然,他今日也不會有這麼乖巧的女兒了!

墨春等人上次已經從墨九狸那裡知道了大概,可是再次聽說的時候,還是憤怒的不行!因為他們都清楚,五年前墨九狸才是個13歲的孩子啊……

如果她的毒沒解,如果她不夠堅強的話!後果是什麼他們已經不敢想象了!

顧琰和凌峰看著墨九狸的眼神也變了變,他們也無法想象當年只有13歲的她,是如何在那樣的情況下活下來的!更是如何堅強的生下女兒養大的……

這一刻,就連凌峰也沒了看熱鬧的心態了……

顧琰看著墨九狸的眼中,帶著一絲他自己都沒有發現的心疼!

「寶寶放心,那些人我一個都不會放過的!」帝溟寒看著寶寶承諾道。

「娘親會自己報仇的!娘親說了,有仇一定要自己報,這樣才有快感!那個,你不是天師么?那你能幫娘親找到太祖父么?」寶寶眨著大眼睛,看著帝溟寒問道。

帝溟寒被寶寶的話雷了一下,隨即聽到寶寶的問題,皺了皺眉看著墨九狸問道:「把當時的情況再跟我說一遍!」

「當晚,是幾個黑衣人……」墨九狸猶豫了一下說道。

雖然她不想麻煩他,可是想到外公的毒,她也忍不住擔心!還是選擇說了出來,希望多個人能夠多些幫助,儘快找到外公的下落……

而墨春等人卻被寶寶口中的天師兩個字給震住了!他們很想問問寶寶,說的天師是他們想的那個么……

「又是黑衣人?」帝溟寒低聲呢喃道。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