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一株黑色的植物,看起來像是,黑色大白菜?

唐宋按壓著好奇的走過去,還真是一株黑色大白菜,應該說是娃娃菜。比拳頭稍微大一點點,不到二十厘米高,葉子紋路也跟白菜一模一樣。

能生長在這裡的,肯定是寶貝!

唐宋暗暗驚喜,拿出墨俠小心翼翼挖開旁邊的泥土,盡量保全根部。

活脫脫就是一株白菜,只不過是黑色而已。無論是重量還是葉子紋路,可真是一模一樣。也沒散發出任何力量,神念卻沒辦法探查,怪得很。

這東西放入世界內,會不會被壓得直接死掉?

可是,這樣拿著,離開黑龍山之後環境變化,估計也會馬上死…… 研究了半天,唐宋發現一件了不得的事情:這黑白菜放入黑水后,竟然可以放到自己的世界里,並不會被壓迫而死!

這可是頭一次見到活物可以放入世界,著實讓唐宋震驚了一把。只可惜,必須要在黑水的包裹之下才沒有壓力,一旦脫離黑水,黑白菜也會被壓。想來,是因為黑水具有濃厚的力量,抵擋了世界的一部分壓力而已……

從黑龍山下來,唐宋心情大好,恨不得唱首歌。這一趟雖然風波不少,卻也收穫不少,真應了那句話,富貴險中求。

有了黑水,接下來很長一段時間他的實力都會有所提升,指不定能藉機突破到《天》第三層,想想都覺得爽。

叮叮……

正走著,耳畔傳來打鬥的聲音。唐宋停下腳步,神念散發。奇怪,黑龍山內還有其他人?

神念席捲,很快唐宋便感應到,就在山腳稍微往裡一些的位置,兩群人正在互相糾纏,其中一波是林將軍。

沒有多想,唐宋閃身飛掠過去。越往外壓力越小,飛行的速度就越快。要不是沒空,唐宋還想在這裡好好修鍊呢……

很快唐宋便飛到打鬥現場,確實是林將軍。至於對面那一幫人倒是讓唐宋有些意外,楊若!

想來應該是楊家的餘孽,不知道什麼時候逃出來,也不知道什麼時候潛伏到在黑夜裡,又跟林將軍他們碰上了。

雙方都不敢使用元氣,兵器的聲音很是動聽。兩邊都有些笨拙,應該是因為不適應空間壓力。

有人挂彩,但並沒有人傷亡。唐宋看了一會,一個閃身飄過去,穩穩噹噹落到林將軍幾人跟前。

突然冒出個人,一群人嚇了一大跳的王兩邊撤開。見到是唐宋,林將軍喜上眉梢:「唐先生,你沒事……額,你怎麼能使用元氣?」

這話說得眾人更是不可思議,一個個目瞪口呆看著唐宋,包括對面的楊若。

唐宋沒有回答,面帶微笑的打量著對面楊若一幫人,輕聲道:「沒想到,你們楊家居然還有這份閑心。」

回過神來,楊若雙眸頓時迸發著恨意,咬牙切齒道:「是你害死了我爹,害得我家破人亡!」

唐宋不可否置的聳肩:「所以你跟他們來這,是打算等我出來之後截殺我?」

「我殺了你!」楊若沒有回答,握著長劍奮勇衝過去。旁邊的中年人想拉住已經來不及,只得暗暗苦笑。

唐宋沒有躲避,面色平淡的看著衝過來的楊若。楊若咬牙切齒的將長劍刺過去,直取唐宋的腦門。

眼瞅著就要刺中,卻在此時,楊若感覺自己不能動了!

一臉和氣的看著她,唐宋輕聲道:「我雖不是帝國什麼人,卻也很討厭走狗。你們楊家給烈日帝國當走狗,遲早也會被滅。」

「你,你是為什麼能使用元氣?」楊若掙扎著,只是身體根本動不了,就能開口說話。

唐宋沒回答,自顧自的繼續念叨:「楊若,你如果真想報仇,那就努力吧。帶著仇恨活著,興許哪天你能找到機會殺我,雖然可能性不大。還有你們,希望能一輩子記住這份仇恨,最好世世代代都給龍華帝國找麻煩。」

這個話說得一幫人又懵逼了,懷疑自己耳朵出了問題。他竟然,唆使敵人找麻煩?

林將軍嘴角抽搐,張嘴想說什麼,話到嘴邊又忍住了。

楊若有些不敢相信的咬著銀牙恨恨道:「你是在羞辱我?」

「也可以這麼想,」唐宋淡然點頭,「畢竟,捏死你們也太容易,沒意思。記住這份仇恨,以後一定要來找我,或者找龍華帝國報仇,要不然你對不起你爺爺,你爹,你哥哥。他們可都是叛國通敵的間諜,你也不例外。」

「你,你……」楊若氣得說不出話來,都快瘋了。這人腦子有問題,竟然要自己保持仇恨,盡量回來找麻煩?

沒有給她多說的機會,唐宋右手輕輕一揮,楊若便自主往後退。瞥了一眼,唐宋轉身帶著林將軍等人離開。

楊家一幫人看得可真是一頭霧水,一個比一個方。這都什麼情況,被敵人嫌棄了?

等唐宋走遠,楊若才反應過來,悲憤的大叫:「我一定會殺了你,殺了你!」

聽著後邊犀利的叫喊,林將軍不由回頭看了一眼,隨後苦笑道:「唐先生,你這,給帝國製造麻煩啊。」

唐宋淡然一笑:「如果真的都太平了,你們豈不是沒什麼封官加爵的機會?」

林將軍一怔,聽起來好像是有那麼點道理。只是,給帝國製造麻煩,再怎麼樣也不好吧……

唐宋繼續道:「我要是你的話,會密切關注後續他們會去哪,跟什麼人勾結。」

這下林將軍反應過來了,狠狠拍著自己的腦袋:「對啊,沒人幫忙,他們怎麼從帝都逃出來?」轉身沖著後邊幾個士兵,「你們幾個去跟蹤他們,小心一些。六子,注意情報收集。」

安排妥當,林將軍咧嘴訕笑:「唐先生,還是你聰明。我看你好像能在這自如的運轉元氣,可是已經找到礦脈了?」

「你覺得我會告訴你嗎?」唐宋皎潔的挑著眉頭,「你要真想知道,回頭去問陛下,嘎嘎……」

林將軍額頭飄過幾道黑線,強烈的翻白眼鄙視。不過看樣子,這小子肯定是已經找到礦脈,而且得了什麼寶物……

下了山,唐宋卻沒打算跟林將軍他們一塊回去。林將軍也知道自己拗不過唐宋,所以也沒說什麼,更沒有問唐宋要去做什麼。

其實唐宋只是想趁機找一些藥材,總不可能一直靠著那些大家族的藥材,他們給的也不是很全面。

最重要的是,他想借著這幾天好好研究一下黑水,看看能不能用黑水煉丹。黑水內的黑色力量既然是作為催化劑,做成藥引子就是最好不過。總不可能每次都喝一口,那樣很麻煩,用量也不好控制。

最好的辦法就是,將黑水跟丹藥融合。當然,這只是唐宋的初步想法,能不能成功還是一回事…… 他的話,讓我們在場的人都爲之一震,驚愕的看着他。“起死回生的藥?”我們都以爲自己聽錯了,畢竟起死回生的藥只是傳說中的藥,現實中怎麼可能存在。

不過陳柏似乎不這麼想,震驚過後,他皺着眉頭,一臉認真的問道:“什麼意思?”

陳柏的反應讓我們都能奇怪,於是我們都看着我父親李子凡,等着他的回答,在沙發上坐着的小黑貓也精神大振,和陳柏對視了一眼,不知道他倆什麼意思。

“難道說李叔叔你這麼多年一直待在隴南縣的墓地,隨時進出平陽山的原因就是這個?”劉宇突然恍然大悟,問道。

我父親李子凡點了點頭,沒有說話,但是已經給出了肯定的答覆。我心裏納悶,起死回生的藥,他到底想用着要做什麼,爲什麼就是要找到這個藥,難道說……我心裏浮現出一個荒唐的猜想。

“你究竟想要做什麼?”於是我急忙開口問他,心裏越發期待他的回答,如果真如我猜想的那樣,那他還有那麼一絲值得被我原諒的可能,不過這要等我得到他的明確回答才行。

他仰頭閉着眼睛,嘆了口氣,然後睜開眼睛,似乎在回憶什麼,緩緩的開口把情況告訴了我們。當年我母親在生下我去世了之後,他十分受打擊,一時接受不了母親去世的現實。深受打擊和倍感悲痛的他像是發了瘋一樣,跑出了家門,離開了村子。

那時候,他只覺周圍天昏地暗,就只知道不停的跑,不停的跑。到了最後,他才發現自己根本不知道自己來到了哪裏。過了一段時間流浪一般的生活,他稍稍恢復了一些,想到了剛出生的我,還有逐漸年邁的外婆,他想要重新回到村子裏。

可就在他打算回來的時候,他無意間從一個道士的口中聽到了起死回生藥的存在,心裏燃起希望。只要找到這個能讓人起死回生的藥,那麼死去的我死去的母親就能復活,我們一家三口就能過上幸福的日子。

一想到這他就激動無比,但是就衝上去抓住道士,問道士起死回生的藥在哪裏。一開始看他衣衫襤褸的模樣,道士以爲他是瘋子,不想理他,但是最後耐不住他的百般追問和糾纏,只能告訴他只知道有能起死回生的藥,但是這個藥具體在哪裏,長什麼樣,那個道士也不知道。

得到道士回答的他,頓時感到無比的失落了和絕望,宛如剛從地獄好不容易到了天堂,卻又馬上被打會地獄的感覺。不過爲了讓我母親活過來,他沒有放棄,既然知道有這種藥的存在,那他就不能放棄。

於是放棄了回村子的念頭,開始四處尋找關於起死回生藥的消息。不知道走了多少個地方,問了多少個人,時間一年一年的流逝,漸漸的他又開始有些心灰意冷,一度懷疑這世界上是否真的會有這種起死回生的藥。

成親后王爺暴富了 就在他打算放棄的時候,意外得到了起死回生的藥可能在平陽山的消息,於是抱着最後一絲希望,他來到了隴南縣。

到了隴南縣,得知了平陽山在本地的各種神祕詭異的傳聞,這讓他心裏興奮,越是這樣,他越覺得平陽山裏有起死回生藥的可能性很大。就這樣,他在隴南縣待下了,隨便找了份看守墓地的工作,在工作之餘,時不時就會找機會到平陽山裏去。

平陽山裏的危險超乎了他的想象,甚至還差點斷送了自己的性命,不過越是這樣他越是確定山裏肯定有起死回生的藥。一開始他進山還會有人勸阻他和告誡他,不過他不聽,就算前一次進山差點死了,在傷好了一些之後,他也繼續固執的進山,其他人攔也攔不住,久而久之就沒人再管他了。

我在一旁聽得驚愕不已,心裏有種說不出的感覺,胸口很悶,很難受。其他人也都安靜的聽着,沒有說話。

就這樣,他在隴南縣待了很多年,也在平陽山裏進出了很多年,平陽山裏的情況沒人比他更清楚,不過他始終沒找到有關起死回生藥的任何蹤跡。

但他沒放棄,平陽山這麼大,他堅信在山林的深處會有起死回生藥的存在。

不過他沒想到我們會找來,身子沒想到自己會被天羽閣的人找上,在天羽閣找上他的時候,他還以爲天羽閣只是一個龐大的盜墓團伙而已,進山就是爲了盜墓,沒想他想的太簡單了,還遇到了這麼多事情,差點就丟了性命。

“但是在墓裏第一次見你的時候,我心裏既激動,又羞愧,覺得自己無言面對你,甚至在猜出你身份的時候都不敢認你。”他滿臉淚痕,滿臉的悲傷。

我也忍不住留下了眼淚,心裏說不出是什麼感受,一旁的李慕顏和劉宇也已經雙眼溼潤。陳柏則眼神複雜,不知道在想些什麼,小黑貓這時候鑽到我懷裏,仰頭看着我,喵喵的叫了幾聲,安慰我。

“看到你之後,我想了很多,也反思了很久,不斷的回想起自己這些年的經歷。最後,我想也許這世界上根本就沒什麼起死回生的藥,一切都是我的妄想。”其父親李子凡又繼續緩緩的說道。“所以,我才和你們回來了,打算從現在開始彌補我這麼多年來,對你的虧欠。啓明我不奢求你能原諒我,但是我希望你能給我彌補的機會,好嗎?”

他的話,讓我腦子一片混亂,不知道該如何回答他,張了張口,卻說不出一個字。

“啓明……”他還想說什麼,陳柏搖頭打斷了他。

“給他點時間吧。”

他才摸了摸臉上的淚痕,嘆了口氣不再說話。

“師父,這世上真的有起死回生的藥嗎?”劉宇取下眼鏡,緩緩問道。

陳柏眼神複雜,不知道想到了什麼,眼中帶着一絲憂傷。“也許吧,但都過了這麼多年了,老三的母親早就已經化成了塵土。”說這句的話時候,陳柏還小心翼翼的看了我一眼。“也很可能早就已經投胎轉世了,所以就算真的有起死回生的藥被我們找到了,也於事無補。”

他說着,頓了頓,然後繼續意味深長的說道:“更何況違背天道未必是一件好事。”

不知道爲什麼,我總覺得陳柏的這句話,飽含深意……

大家希不希望李啓明原諒他的父親呢? 三天後,密林內。

唐宋擦拭著額頭冷汗,看著手中淺黃色的丹藥,不自主露出笑容。

終於成功了!

研製這個丹藥可是花費了他不少的功夫,這幾天一直都在研究,不知道換了多少藥材。到最後才發現,不能使用擁有元氣的等級藥材,而是一些極為普通的藥材。

換而言之,這種丹藥本身並沒有蘊含元氣,可吃下去之後能讓他快速吸收空氣中的靈氣,或者可以再吃一些普通的三品丹藥。說白了,這種黃色丹藥其實就是催化劑。

不管怎麼說,總要比直接喝黑水好,而且效果和用量更容易控制,不至於產生問題。

「黃色,中介丹藥,那就叫中黃丹?」唐宋低聲呢喃著,隨後便將丹藥收好。

看了一下天色,飛身離開山林。

烈日當空,唐宋出現在官道上。正巧兩輛馬車咯吱路過,唐宋快步跑過去,沖著車夫喊著:「老哥,問一下,可有什麼吃的?」

沒等車夫回答,馬車帘子掀起,一個留著鬍子的中年人探出頭來。四十來歲,穿著灰色長袍,給人一種文質彬彬的感覺。

對方看了一眼唐宋,輕聲笑道:「小哥是要乾糧?我這倒是有一些。」

說著從裡邊拿出一個袋子遞給唐宋。

唐宋感激的接過來,拱手道:「多謝!對了,我去帝都,我看你好像不是靈者,若是需要的話,我可以護送你們一段。」

兩輛車上都沒有靈者,這倒是挺奇怪。這中年人打扮看起來也不像是普通人,怎會不習武?

中年人保持著笑容:「小哥不用掛在心上,舉手之勞而已,告辭!」

見對方拒絕,唐宋也不好說什麼,讓到旁邊。後邊那輛馬車路過的時候,明顯還聽到孩子的笑聲。

沒有多想,唐宋打開乾糧袋子吃起來。好些天不吃,還真是餓了。

邊吃邊走,都還沒等吃完,唐宋繞過一段山谷拐彎的時候,正好看到前邊兩輛馬車停下來。

馬車的周圍多了幾個黑衣人,手握長劍,冷然的將馬車包圍起來。有個車夫被殺了,遠遠地便能見到火紅的鮮血。

瞳孔微縮,唐宋一個閃身飄過去。正好一個黑衣人抓著方才的灰衣中年人下車,冷聲道:「說,東西在哪?」

灰衣中年人決然冷哼:「殺便是了,何須多問?」

黑衣人頗為惱火,長劍剛要刺過去,唐宋呼的一下出現在他身旁。這幾個黑衣人也就靈師的實力,基本可以忽略。

眼見黑衣人忽然不動,灰衣中年人楞了一下,側頭才發現自己身旁多了個人,著實嚇了一跳。

不過他顯然也是見過世面的,很快便拱手道:「多謝小哥出手相助,不曾想小哥竟是高手。」

唐宋輕抿著微笑:「先生客氣了,我謝你還差不多。這幾人看樣子是要殺你,怎樣,要不要我幫你解決?」

「不用,讓他們走便是。」灰衣中年人搖著頭,隨後又沖著跟前的黑衣人嘆道,「回去跟他說,東西我是不會給他的。我要去帝都了,希望他好自為之。」

唐宋這才將威壓收回,幾個黑衣人立即駭然的往後退,死死盯著他。領頭的沉聲道:「你是何人,為何要多管閑事?」

唐宋聳了聳肩:「方才他給了我一些乾糧,受惠於人。我也正好去帝都,你們若是感興趣可以跟著。不過到了帝都,以你們這些實力,怕是不敢鬧事。」

話沒說完,一個黑衣人忽然抬起手,衣袖裡咻咻的飛出兩根飛箭。灰衣中年人駭然,想要叫喊,只是剛張嘴,卻見那兩根飛箭變成了粉碎。

直接在空中變成粉碎……

灰衣中年人呆了,對面幾個黑衣人也傻眼了,一雙雙眼睛瞪得老大。

唐宋並沒有動怒,抿著笑容:「有孩子在,我不想殺人,你們可以走了。」

幾個黑衣人吞咽著口水互相對望,屁都不敢放的轉身就跑。傻子都看得出來,這人很強,只怕是靈王之上!

等黑衣人走了,唐宋才側頭輕聲道:「老哥似乎缺個車夫,正巧我送你們吧。不過,你該先去跟後邊說清楚,免得孩子擔心。」

灰衣中年人這才回了神:「多,多謝。」說罷,趕緊跑到後邊那輛馬車,應該是去哄孩子。

等到孩子哭聲停止,灰衣中年人才回來,唐宋跟他一塊將車夫的屍體搬到旁邊掩埋,隨後才繼續出發。

「小哥實力不凡,不知尊姓大名?」灰衣中年人似乎安定下來了,「在下樑凡,乃是同里鎮人士,攜妻兒進京探親。」

唐宋應道:「你叫我唐宋就行,我住在帝都,出來找藥材。放心,我對你們確實沒有惡意,我想你也清楚。」

梁凡暗暗鬆了口氣,此人實力如此強橫,似乎也沒必要對自己有什麼惡意。想著,梁凡笑道:「唐小哥倒是個乾脆之人,方才多謝了。」

唐宋搖了搖頭,然後繼續趕車。梁凡也沒有受寵若驚的樣子,跟唐宋有一句沒一句的閑聊。當然,也就是說一些不著邊的話題,比如帝都的風采之類,關於方才的黑衣人,隻字不提。

過了一個多時辰,路過一段小河,梁凡讓唐宋停下來休息一會。

後邊的馬車也停下來,一個中年女子帶著一個六歲左右的小女孩下車,旁邊還有個丫鬟。梁凡過去跟她們一塊到小河邊,想來是去解手。

唐宋只是看了一眼,隨後便靠著馬車閉目養神。這梁凡還有他妻子應該都是書香門第,言行舉止明顯跟普通的靈者不一樣。

靈者再怎麼樣也是習武之人,多少會有些豪爽,梁凡一家卻都是是溫文爾雅,而且身上有很濃厚的書香氣……

等了好一會,耳畔傳來腳步聲,唐宋這才睜開眼。

梁凡帶著妻兒走過來,帶著微笑輕聲道:「唐小哥,這是賤內,這是我女兒梁思。賤內天生不能言語,還請見諒。思思,見過唐叔叔。」

梁思微微作揖:「梁思見過唐叔叔,多謝唐叔叔救命之恩。」

家教不是一般的好,這麼小的年紀都懂得這樣,倒是讓人有些心疼…… 馬車咯吱前行,梁凡忽然掀起帘子說道:「唐小哥,你是帝都人,跟你打聽個事。你可知道,那龍華學院是怎麼回事?」

這問題讓唐宋愣住了,不由得回過頭,卻見梁凡將一個傳單遞過來,「上邊說的,可都是真的?他們招學生和老師,不問背景?」

唐宋抿著微笑:「自然是真的。怎麼,梁大哥要去龍華學院?」

「是啊。」梁凡也沒隱瞞,「上邊說,不一定非要習武或者煉丹,只是不知道我這類人能不能行。而且,我也想送我女兒去,總在小鎮也不是出路。他們說得很好,說是要改變現在的教育模式,要讓所有孩子都有機會進入學院,而且不僅僅是要當靈者,還要懂得做人。只是不知道,是否可靠。」

唐宋聽著居然有點很高興,應道:「可靠倒是可靠,龍華學院的辦學目的也是如此。雖然有點難,可總要有人去做。」

「聽你這麼一說,我倒是放心了不少。」梁凡鬆了口氣,感慨著,「創立新的學院,而且從小開始教育,這想法我是贊成的。他們都說要等十五歲才能進入學院,之前都要在家裡自行管教,那不可取。我認為,最重要的階段應該是七歲到十六歲,無論是修鍊還是做人,都該在這階段管教……」

不知不覺,梁凡竟然噼里啪啦的說了一堆自己的想法。有關於教育,有關於龍華學院,還有當下帝國存在的一些問題等等。

唐宋偶爾附和幾句,心頭暗暗讚賞。梁凡這個書生文質彬彬,卻也是飽讀詩書,說得一套一套。雖然不知道是否能做得出,至少說方面,他挺在行。

梁凡確實很有思想,提出的好多問題,在這個世界應該算很先進。比如,他指出,帝國應該普及學院,降低學院門檻。還有就是,制定修鍊基礎功法,讓靈者入門更容易……

不知不覺,馬車進入帝都。梁凡讓唐宋回去,可唐宋卻執意說要把他們送到地方再走。

夕陽西下,唐宋將梁凡一家送到城東一戶人家門前。馬車剛停下,木門打開,一個略顯肥胖的女人從裡邊走出來。

「二姐。」梁凡頗為高興地喊著。

然而,那肥胖女人卻是皺著眉頭,一副不滿的樣子:「你怎跑我這來了……還一家都過來,想幹什麼?我可告訴你,我才不會收留你,免得到時候大哥他們找我麻煩。」

這話說得梁凡極為尷尬,但他還是保持著笑容:「二姐說笑了,我來帝都並非投奔與你,是來龍華學院當老師,只是想在你這個暫住兩日。」

「龍華學院,就你?」二姐依舊充滿嫌棄的樣子,「三弟,你從小就不修鍊,拿什麼當老師?再說了,那龍華學院是你想去就能去?少在這忽悠我,你還是找驛站住吧。我要讓你進了門,一會你姐夫少不了要罵我。」

這可真不是一般的尷尬,簡直讓人無地自容。大老遠跑來投奔,人家卻不給進門,而且聽起來好像是,親姐?

梁凡面色發紅,都不知該說什麼才好。後邊梁嫂子和梁思也從窗戶探頭出來看,一家三口的臉色都很不好。

唐宋實在看不下去,輕聲道:「梁大哥,既然人家不給進門,那算了。正巧,我家有些空房屋,先到我那邊去住。等之後你當了老師,再另行安排。」

二姐將目光落到唐宋身上,掃了一眼,撇著嘴:「你又是誰?我可提醒你,他們一家都不會修鍊,再帝都很難生存的。你要收留了他們,回頭有你麻煩的。而且,我大哥與他不和,到時候……反正,我勸你別多管閑事。」

握草,真是親姐嗎?!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