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不用再狡辯了,一個煉氣化神後期,一個煉氣化神初期。哼,那羣有眼無珠的廢物死的不冤。但現在是法治社會,不管你實力如何強悍,都依然逃脫不了法律的制裁。束手就擒,我給你一個重新做人的機會。”鄭飛很粗魯的打斷了我的話。

這些警察是不是都一個德行,說話個頂個的衝,根本不給我說話的機會。剛開始鄭飛說我們和連環殺人案無關的時候,我還鬆了口氣,覺得總算是碰到個明事理的警察。現在看來,他比什麼趙大明周文強之流更難纏。

在鄭飛這種極度自負的人面前,怎麼解釋都沒用,我很無奈的嘆口氣:“反正人不是我殺的,我問心無愧。想對我動手,儘管來吧,我倒要看看你有什麼本事。”

同爲煉氣化神境界,也有強弱之分。我的實力在煉氣化神境算是到了後期,秦晴是初期。鄭飛不過一個煉氣化神中期,我一個人就能搞定,他哪來的自信應對我和秦晴?

鄭飛冷哼了一聲:“口出狂言,敢在我面前這麼囂張的傢伙,只有魂飛魄散的下場。本來念在你修行不易,想給你個重新做人的機會,現在看來沒那個必要了,我從來不養不聽話的手下。”

他的話音剛落,我的心臟就劇烈的跳動了一下,隱隱有種不好的預感。下一秒,我感受到了死亡的威脅,他從懷中掏出手槍,黑黝黝的槍口直指我的眉心。

一般的手槍對我根本無效,就算不凝聚靈氣防護,子彈也很難傷到我的身體。但是他手裏的這支槍拿出來之後,我覺得只要一槍,就能威脅我的生命。

秦晴也察覺到了危險,急促的叮囑道:“小心,他的槍很詭異,能傷到我們!”

鄭飛並沒有直接開槍,淡笑道:“戰亂年代,隱世高手有用武之地,也無人敢觸犯。但和平時代,你們這些隱世高手,就成了隱患。現在我給你們最後一個機會,臣服,或者魂飛魄散!”

他的笑容在我看起來是那麼虛僞,想用武力讓我屈服,他打錯了算盤。我這個人吃軟不吃硬,他越是強橫,我就越不服。

眼下的局面對我們很不利,根本沒有和平解決的可能。如果落在他手裏,除非是臣服在他手下,當他的一條狗,不然就會揹負殺害警察的罪名,無法脫身。

“秦晴,你先帶着蘇陽走!我來對付他!”我沉聲道。

我的餘光瞥見蘇陽臉上的憤懣,他對警察的蠻橫很不滿,也對自己無法幫上忙感到憋屈。秦晴有些擔心的問道:“你能行麼?他的槍很危險!”

“敗家娘們,說什麼狗屁話?你怎麼能當面質疑自己的男人不行?你信不信我再去開個房間,這次換我讓你欲仙欲死!”我故作輕鬆的笑道。

秦晴這次沒跟我計較,嘆息道:“別說混蛋話,你自己小心,我把蘇陽送到孟老那裏就來幫你!”

鄭飛就在一旁冷眼旁觀,並沒有趁機下手。但他越是淡定,我就越心慌,他似乎對自己充滿了自信,看着我們就像是在看已經到手的獵物。

“快走!”我大吼了一聲,搶先出手。

在使用“乾”字訣凝聚成靈氣巨爪攻擊鄭飛的同時,我也使用“坤”字訣開啓了防護,護住自己的同時也爲秦晴和蘇陽上了一層保險。我發現用“坤”字訣,防護能力更強,或許因爲是蘊含了大地的厚重氣息。

“嗖!”

一張巨網突然從天而降,把秦晴和蘇陽都籠罩其中。我趕緊改守爲攻,凝聚成一隻巨爪,迎着巨網,用力撕扯。

“你的對手是我,不要分心。”鄭飛在這一刻扣動了扳機。

“轟!”

一條火蛇從槍口中飛出,竟然直接吞噬了我的靈氣巨爪,直直的向我飛來。我試着躲避,卻發現不管我轉移到任何方向,那條火蛇都認準了目標,只撲向我。

“陰魂珠,出來!”秦晴大吼了一聲,祭出陰魂珠。

這時我才發現,我用“坤”字訣凝成的巨爪根本無法撕破那巨網,在接觸到那張網之後就被纏住,巨爪的力量像是被吞噬一般,越來越弱小。

我心中一沉,這纔剛交手,我就已經落入了下風。暗處還隱藏着一位高手,控制着那張大網,不過既然秦晴已經祭出了陰魂珠,我也稍微有些放心,全力迎戰鄭飛。

“乾,爆!”

一聲巨響之後,火蛇的氣息有些萎靡。這是我自己琢磨出來的手段,陰陽兩種屬性的靈氣如果完美融合,力量倍增。但如果讓兩者相互碰撞,就會造成恐怖的破壞力。

既然那條火蛇能夠吞噬我用靈氣凝聚出來的東西,那我索性就不再用靈氣凝聚實物,換一種方式抵擋。果然,鄭飛的臉色也變的有些難看,他最大的依仗也就是那條火蛇而已。

“哼,有些手段。不過,煉氣化神後期而已,我不是沒有殺過。火舞,暴走!” 穿越艾澤拉斯的道士 鄭飛厲聲道。

緊接着他咬破了自己的舌尖,從口中噴出幾滴鮮血,當鮮血噴灑到那條火蛇身上時,萎靡不振的火蛇再次精神抖擻,氣息比之前還要強大。

我一方面繼續用陰陽兩種屬性的靈氣製造破壞,攻擊火蛇。另一方面我也在暗暗積蓄力量,我要用“坤”字訣調動大地的力量,凝聚出一道壁壘,阻擋火蛇。

這是冒險的嘗試,火蛇連我凝聚的靈氣巨爪都能吞噬,誰知道它能不能吞噬大地壁壘?但只要能擋住火蛇,我就可以騰出手來收拾鄭飛,擒賊先擒王。

當然,如果真的抵擋不住,恐怕火蛇連我都敢吞噬。我還真沒別的辦法,能幹淨利落的收拾了火蛇。

“嘶!”火蛇連連遭受幾次攻擊,依然力量十足,距離我只有兩三米的距離。

“坤!”

我當機立斷,一面土褐色的牆壁擋在我的面前,我能透過牆壁看到前方的情況,火蛇果然開始吞噬牆壁。但牆壁十分厚重,它一時半會根本無法突破。

在發射出火蛇之後,鄭飛收起了手槍,把所有的希望都寄託在火蛇身上。如今火蛇暫時被阻擋,這也是我的好機會,我分心凝聚靈氣巨爪,襲向鄭飛。

靈氣巨爪呼嘯而去,鄭飛卻臨危不懼,冷笑道:“就這點手段而已?你也太浪費煉氣化神境界所擁有的龐大力量了。”

鄭飛身形一動,竟然跟靈氣巨爪纏鬥了起來,按理說靈氣巨爪可以隨心所欲的攻擊,變換形態和方向,但卻始終抓不住他的蹤跡。

這次真的是碰到勁敵了,同時我也意識到自己的手段確實有些單一。他只是煉氣化神中期而已,就讓我這麼頭疼,要是碰到更強者,我豈不是得直接掛白旗投降?

我們兩個的戰鬥陷入了膠着狀態,我的靈氣巨爪雖然能逼的鄭飛連連後退,但是他的火蛇也在一直吞噬大地之力凝聚的牆壁。

“遭了,防護之力越來越薄弱。尼瑪,那火蛇屬豬的?就知道吃,我讓你吃個夠!”我繼續加大力度,增強防護。

大地之力凝聚的牆壁猛然間又厚了不少,火蛇的吞噬速度驟然降低。我大喜,準備再送給鄭飛一個大驚喜,讓靈氣巨爪內蘊含的不同屬性靈氣相碰撞,炸丫的。

“轟!”

鄭飛毫無防備之下,被爆炸衝擊的灰頭土臉,衣衫襤褸,身上也多了很多道淺淺的傷痕。衣服破裂之後,他乾脆扯掉了上衣,露出了大塊大塊的肌肉。

“十幾年沒有受過傷了,好,很好!你值得我出全力,你應該死而無憾了!”鄭飛面色陰沉的能滴出水來。

他擺出了奇怪的手勢,嘴裏唸唸有詞,隨後從他的身上,散發出了恐怖的力量。我忍不住的嚥了口吐沫,我擦,這是要變身超級賽亞人的節奏?

“鄭飛,快住手!一切都結束了,你沒必要使出那一招。”黑暗中傳出一道蒼老的聲音。

鄭飛神情一凜,身上的氣息又弱了下去,睜開眼看向空中。我也隨着他的視線望去,一個身材矮胖的老頭正從天而降。

仔細打量了一下那老頭,我發現他竟然是個和尚,穿着破舊的僧袍,光禿禿的腦袋反射燈光,跟一個電燈泡也沒什麼兩樣。

矮胖的老和尚落地之後,先衝我笑着點了點頭,隨後跟鄭飛解釋道:“那兩個小傢伙已經被我抓住了,他絕對沒有膽量反抗。”

話聲一落,身後傳來了秦晴和蘇陽的慘叫聲。秦晴最終還是沒能突破那張網,兩人都被網緊緊的裹了起來,而且越勒越緊。

我頓時火冒三丈:“老禿驢,快放了他們!有本事衝我來,爲什麼要爲難他們?”

老和尚依然面容帶笑,搖搖頭道:“抓住你不太容易,但是隻要抓住他們兩個,你就不會逃走。我說的對吧?” 第3998章

畢竟,如今排行第十的山水宗,曾經可是排在第二位的大宗門,都是因為多年來進去那個地方的人沒能活著出來,最後山水宗參加十大宗門比試的時候,一次比一次差,最後乾脆放棄了,慢慢的淪落成為如今十大宗門墊底的宗門!

「我覺得這個辦法不錯,離公子兩個人的實力,得到第一名是沒問題的,他們不是我們驚天宗的人,進入哪個地方后,如果能夠活著出來最好,不能我們這一次也節約了兩個驚天宗的天才……」坐在你驚天老祖左手邊的一位護法長老開口說道。

「是啊,倒不是說我們讓他們去送死,我們可以把事情如實告訴他們,如果他們願意最好,如果不願意我們再想別的吧!」另一位太上長老也開口附和道。

「你們的意思呢?」驚天老祖視線看向萬商海等人問道。

「回老祖宗,我們沒有意見!」萬商海幾人聞言紛紛點頭道。

雖然他和夏小群不合,但是他也是為了驚天宗好,剛才夏小群的提議,確實是被自己忽略了,而且如果對方答應的話,確實是對驚天宗好的!

「可以,既然都沒意見,那暫時這個提議就定下了,還有別的嗎?畢竟剛才你們也說了,如果對方拒絕呢?所以,最好再商量出一個要求來……」驚天老祖看著眾人說道。

聞言,眾人而紛紛沉默了一會兒,都在低頭想著還有什麼事情!

「老祖宗,如果對方拒絕的話,我倒是想到一個提議,既然對方的實力那麼強,顯然除了天賦外,他們的修鍊心法應該也是頂級的!」

「否則,我們驚天宗聖地的聚靈陣,怎麼會被他們兩個人就吸收光了,還突破到界神呢?所以我覺得可以跟他們索要一門心法作為補償……」這時,副宗主萬商海想了想說道。

「這個提議不錯,那就這麼決定了!」驚天老祖聞言眼神一亮,直接說道。

其餘人也覺得不錯,事情就定下了!

其餘人這才散去,只有四位護法長老中,一直沒怎麼說話的一個瘦小的驚天宗的太上長老,被驚天老祖留下,其餘人都離開了大廳!

「蘇老,你覺得如何?」驚天老祖走到這位太上長老對面的位置坐下問道。

如果被驚天宗的宗主和其餘長老們看到這一幕,絕對會震驚不已,畢竟驚天老祖口中的蘇老,也不過是一個驚天宗的太上長老而已!

但是驚天老祖不僅稱呼對方蘇老,還故意說話的時候,跟對方平起平坐!

「呵呵,你不是有了決定嗎?」蘇老聞言微微一笑的說道。

「我覺得他們說的兩個事情,並不算過分,但是我還是想聽聽蘇老的意見!」驚天老祖語氣十分客氣的說道。

「如果你非要問我的意見,那我就說一句話,如果我是你們驚天宗,我會選擇交好對方而不是利用對方,別的我也沒什麼可說的了……」蘇老看著驚天老祖淡淡的說道。 這老和尚也不是一般的難纏,是個典型的笑面虎,微笑着和我說話的同時,也沒放鬆對秦晴和蘇陽的控制,束縛在他們

上的網越勒越緊。

聽到他們兩個的慘叫聲,我心裏更痛苦,沉聲道:“你先放了他們,有什麼條件可以談。”

這個世界上還是有很多高人的,並不是我到了煉氣化神後期就可以毫無畏懼。之前殺了警察的鬼影,就很難對付,面對鄭飛,我就算手段盡出也沒有必勝的把握。至於眼前的老和尚,我根本不是他的對手。

怪不得孟老之前還提醒我,讓我在外面一切小心。當時我並沒有當回事,現在想想,真是不聽老人言,吃虧在眼前。如果我能小心謹慎一些,也沒這麼多麻煩。

老和尚笑着點點頭:“還是跟聰明人打交道省事,既然你這麼上道,我也不爲難你。加入我們,以後你就會擁有跟我一樣的特權,不管你闖多大禍,都會有人給你擦

股。你能掌握一般人的生殺大權,哪怕是先殺人後稟報給上級,也不會有人把你怎麼樣。”

我有些心驚,不自然的瞥了鄭飛一眼,他們兩個到底是什麼人?口口聲聲說犯罪的人都得被法律制裁,但卻又擁有越法律的特權。

我現鄭飛的臉色似乎有些難看,眯着眼冷哼道:“一木大師,人抓到就好。至於這些罪犯怎麼處置,還是應該由我來管。”

一木大師?聽到這個稱呼的瞬間,我聯想到金頂寺的“一言大師”。說起來兩人都是和尚,也都是“一”字輩,不知道有沒有什麼聯繫。

一木大師對鄭飛的態度不以爲忤,依然淡笑道:“鄭局長說的對,你是局長,當然一切你說了算。但這幾人

份特殊,希望你能做出正確的安排。”

“行了,這些事

就不勞一木大師

心了。來人,帶一木大師去休息。”鄭飛擺了擺手,直接讓一木大師置之事外。

那老傢伙也不知道是真的好脾氣,還是城府太深,臨走前還滿臉笑容的跟鄭飛道別。當然,他也同時意味深長的看了我一眼。

還沒來得及走出大門,我再次回到了之前關押我的審訊室。這次審訊我的是鄭飛,他把所有人都趕了出去,然後把門從裏面反鎖,我有些忐忑,這是要秋後算賬的節奏?秦晴和蘇陽都在他手裏,我還真不敢反抗。

“別緊張,我又不會吃了你。你的兄弟和女人現在都沒事,就關在隔壁,沒人會爲難他們。當然,他們兩個要是生點什麼,我可攔不住。”鄭飛一臉笑意的坐在我的對面。

尼瑪,說的什麼混賬話,我頓時就火了:“放你孃的狗

,我的兄弟和女人,還輪不到你來指手畫腳。有本事放了他們,咱們再打一場,我絕對不會輸給你。”

鄭飛也不生氣,笑道:“開個玩笑而已,你不會連玩笑都開不起吧?”

這下我反而有些看不透他,他的葫蘆裏究竟賣的什麼藥?但就算是開玩笑,我也不希望他拿蘇陽和秦晴開玩笑。

我的態度緩和了些,可還是冷着臉:“不要拿我的兄弟和女人開玩笑,這種玩笑很無聊,我不希望聽到第二次。”

“女人,兄弟,真是有意思。作爲修道之人,你怎麼還相信凡人的感

?罷了,人各有志,我不勉強。跟着我吧,我的手下正缺你這樣的高手,能把我

到使用那一招,你有資格跟隨我。”鄭飛臉上的笑意更甚。

他似乎對自己充滿了莫名其妙的自信,好像已經確認我會上趕着追隨他,成爲他的手下。但實際上,我最討厭別人在我面前展現這種“吃定”我的態度。

我冷笑了一聲:“修道之人也是一個鼻子倆眼,還能是無

無求的怪物?不好意思,我還真沒做你手下的打算。如果你放了蘇陽和秦晴,我還可以考慮考慮能否跟你合作。”

“你不要着急拒絕,我的條件你肯定會動心。放了他們兩個,還不是我一句話的事。我看出來一木老禿驢對你也很有興趣,但我能給你的,他根本給不了。”鄭飛的態度漸漸嚴肅了起來。

他這麼一說,我就大概明白了是怎麼回事。他跟一木大師之間確實有貓膩,兩人應該是競爭關係。在我表現出足夠的實力之後,一木大師向我拋來橄欖枝,鄭飛也有意拉攏我。

但我對他們的組織絲毫不瞭解,也不能容忍自己做鄭飛的手下。剛想拒絕,鄭飛又像一木大師一樣,說出了更加讓人震撼的消息。

原來他們都隸屬於“國家有關部門”中的一支,名叫暗警,由各種能人異士組成,實力極爲恐怖。但他們的組織祕不外宣,外界無從得知。

因爲海城市的連環殺人案已經出了正常警察的能力範圍,再加上海城市警局也內有玄機,所以鄭飛和一木大師同時被派遣下來。

有句話說的好,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有江湖的地方就少不了鬥爭。他們的組織內部也並不一心,分爲幾個派系。鄭飛和一木大師本不屬於同一陣營,所以纔想方設法的增加自己的力量,同時打擊對方。

讓我很震驚的是,一木大師竟然也是金頂寺的棄徒,按輩分是一言老和尚的師弟。不過一木大師在他們的組織裏屬於半路投靠的一類,確實沒有鄭飛的地位高,這次的行動當然也是以鄭飛爲主導。

“跟隨我吧,加入暗警。以後你會擁有讓人羨慕的特權,除了少數幾個部門和你的上司,沒人能把你怎麼樣。只要不觸犯國家利益,你完全可以爲所

爲。就算今天那些警察都是你殺的又怎麼樣,有暗警的

份,沒人敢動你,他們也都會是因公殉職。”鄭飛極力的蠱惑我。

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 不得不說,暗警的

份確實很讓我心動。但我依然覺得投靠鄭飛,成爲他的手下,很憋屈。而且他的一句話引起了我的反感,他竟然知道那些警察不是我殺的?

這麼說的話,他是故意誣陷我,想找藉口對我下手。如果不是我的實力確實強悍,激了他的

才之心,我們真的可能會成爲他手下的冤魂。

我當時就想跟他翻臉,可一想到蘇陽和秦晴還在他手中,我又不敢輕舉妄動。還是一木大師看的透徹,只要抓住他們兩個,我根本不敢逃走,也不敢反抗。

沉默良久,我不鹹不淡的回了句:“你要說的話說完了?說完了就去忙你的事

吧,一夜沒睡,我想好好休息休息。”

鄭飛的臉色變了變:“那你自己好好考慮考慮吧,希望你不要做出讓自己後悔的決定。”

說完鄭飛拂袖而去,整個審訊室內又只剩下我一個人。同爲煉氣化神境界,他當然知道休息只是我的蹩腳藉口而已,我們就算是幾天幾夜不睡覺,也跟正常人沒什麼兩樣,修煉比睡覺更容易恢復精神。但他也不好直接翻臉,只能恨恨的離去。

等他離開之後,我眉頭緊鎖,思考着對策。鄭飛的表現,讓我很反感暗警這個組織,並不想加入其中。但我又不敢反抗,沒法脫



急了他真的翻臉,後悔的只會是我。

在這個時候,我想到了孟老,如果他肯出手,肯定能從鄭飛的手中救出我們三個。但讓我很忐忑的是,暗警並不是只有鄭飛和一木大師兩人而已,而是一個臥虎藏龍的組織,實力極爲恐怖,孟老估計也沒法跟暗警相抗衡。

“不知道鄭飛和一木大師之間的矛盾,有沒有辦法利用。如果能利用好這個矛盾,說不定我可以在他們兩人之間,找到脫

的辦法。”我暗暗想道。

剛有了這個想法,門外就傳來了叫門聲:“羅漢,我能進來麼?”

我擦,竟然是一木大師那個笑面虎,還真是說曹

,曹

就到。他在這個時候來找我,肯定也是存着跟鄭飛一樣的心思。

我打起精神,朗聲道:“當然可以進來,歡迎之至。”

我並不怕鄭飛會聽到,相反我還很希望他能聽到。他們兩個人越是想爭奪我,那我的價值也就越大,他不敢輕易翻臉。

一木大師推門而入,依然是那副萬年不變的笑容,輕聲道:“這麼晚了還打擾你休息,真是不好意思。”

雖然有些噁心他的虛僞,但我還是故意大聲笑道:“一木大師說的哪裏話,反正再過不久就天亮了,就算是跟你促膝長談到天亮又如何?”

說完這句話,我也快把自己噁心吐了。這估計是我說過的最假的話,要不是想着利用他,我纔不願意跟這種虛僞的老傢伙有什麼接觸。

他輕輕的搖了搖頭:“羅漢施主,你沒必要這樣,房間內已經被我隔音,外面根本聽不到。坐下吧,咱們是應該好好聊聊。”

我有些尷尬,我的那點小心思,在這個老狐狸面前無所遁形。我訕笑着坐下之後,一木大師也坐在了我的對面,盯着我笑,讓我心裏有些毛。

“我知道你,小時候我還抱過你。”一木大師語出驚人。 第3999章

「蘇老,你還在怪他嗎?」驚天老祖聞言微微一愣的問道。

「呵呵……都是陳年往事了,沒有什麼怪不怪的,我發誓會守護你們驚天宗到我死去的那一天,我就會做到的,所以你不用擔心,也不用在意我,當我是個普通的太上長老就好! 月光變奏曲 我累了,先回去了……」蘇老說完,直接起身離去。

驚天老祖看著蘇老的背影,眼神有些複雜,他看得出來蘇老還是怪罪他們驚天宗的,否則蘇老就不會說他們驚天宗了!

當初蘇老的事情,和千落離兩人不同,但是也差不多,哪個時候驚天老祖剛剛當上驚天宗的太上長老沒多久,當時的驚天老祖是他的曾祖父!

他們驚天宗向來都是只有一位驚天老祖,四位護法長老,而這五個人都是靠實力競爭的,贏了的驚天宗最強者,就會成為驚天宗的驚天老祖!

當然了,驚天老祖和太上長老是有輩分差距的,只有到了哪個輩分,才會有機會競爭驚天老祖和驚天宗的四位太上長老的位置!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