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丫頭,看你那一眼嫌棄的,想拜在我鬼醫門下的人趨之若騖,你還嫌棄上了?啊?”

看不到蘇紫陌的臉,他看得到蘇紫陌的眼。

蘇紫陌眨了眨眼,沒有說話,她有說嫌棄的話嗎?她屁都沒有放一個好不好?

-本章完結- “黎大哥,這樣一來,且不是亂了輩分?”

沐鈺楓有些不解的說道。

“這有什麼亂了輩分的,馨兒叫馨兒的,你們叫你們的,總之要解這蟾蜍魔獸的毒,就得拜我老頭子爲師,否則的話,按照我黎家的規定,我不能替馨兒解毒。”

黎子夫看着窗外,心裏卻想捶胸頓足的嚎啕大哭一場。

想他名滿天下的鬼醫,爲了收一個徒弟,卻還得用這樣的方式求人。

要不是看着馨兒那小身板很適合煉丹,他用得着這樣把自己賣了嗎?

他原本想把那兩個小屁孩也收入門下,可是這幾日看來,那兩個小屁孩就是逆天而行,根本就用不着師傅,他才把主意打在了小馨兒的身上。

反正事到緊要關頭時,年輕力壯不如老謀深算嘛?馨兒這徒弟他收定了。

某老頭自信的心裏打着小九九。

“黎爺爺,你真的確定你不是怕人家學走你的獨門絕學,而是自己收不到徒弟?”

蘇齊一臉不相信的看着黎子夫。

這個老頭可不比他狡猾,老謀深算的,先是騙得孃親把他帶進明月山莊,現在又來拐跑他們的寶貝妹妹。

“小子,你也是煉丹師,你難道捨得把你的獨門絕學隨隨便便的給外人看?”

黎子夫低頭撅嘴的橫着蘇齊,這個小兔崽子,小小年紀就猴精猴精的,整人的方法一套一套的,叫人看着更加的揪心。

“黎爺爺,這就是你迂腐了,大丈夫肚裏能裝矛和箭,區區一點獨門絕學,哪還用得着藏着掖着的,在說對方是馨兒啊!我孃親可是答應養你一輩子的。”

蘇齊一臉黎子夫是小氣鬼的模樣。

惹得衆人聳肩悶笑。

蘇紫陌磨牙,她什麼時候答應要養這老頭一輩子了,這個小兔崽子,她一句話就把他老孃給賣了。

黎子夫四處瞪了瞪悶聲笑的人,他就不相信了,他今天說不過這小兔崽子。

“就你小子大方,一個雞腿還舍不和我老頭子分着吃,能說會道不算賢者,能幹會做纔是賢者,知道嗎?”

知道這蘇齊伶牙俐齒,他每回答一句話都是再三斟酌的。

“黎爺爺,具有智慧的賢人,自然具有寶貝的價值,你確定把我們的寶貝馨兒拐過去以後,你能不藏私的把你所有的醫術和煉丹術都交給馨兒?你就不怕教好了徒弟餓死了師傅?”

最後一句纔是蘇齊最想知道的,馨兒並不缺師傅,只要馨兒身體好了以後會到崖底,師傅一樣的會教馨兒。

“毛驢有若有十八種懶臥法,我老頭子就有十九種催趕法,半年後,我老頭子還你們一個脫胎換骨的馨兒。”

黎子夫豁出去了,他就不相信,自己交出來的徒弟強不過這個老在他面前得瑟的臭小子。

衆人一看,這一老一小到是有槓上對方的趨勢。

“也倒是,老馬識路數,老人通事故嘛?”蘇齊粉雕玉琢的小臉上,眼眸笑成了月牙兒。

衆人更是憋紅了臉,蘇齊真的是能說會道。

“大哥,二哥,孃親,爹爹,馨兒願意做黎爺爺的徒弟,孃親你不是經常說,人有否能力看行動,馬能否疾行看腳力,馨兒信得過黎爺爺的醫術。”

蘇馨擦掉臉上的淚水,一臉堅定的看着蘇紫陌。

蘇紫陌眼眸裏溫柔如水,柔聲道:“馨兒,你既然想好了,孃親自然不會阻攔你。”

“這就對了嗎?小馨兒,玉龍大海身處立,猛虎森林密處闖,你還不下來拜見師傅。”

黎子夫捋着本就不多的鬍鬚,得意的看着蘇齊,那樣子,就像是他贏了蘇齊一樣。

“哼!”蘇齊哼了哼!心裏高興得緊,其實他是故意擊這老頭的,只要他不藏私的把所有本事都授予馨兒,他們還樂的高興,又怎麼會阻止馨兒拜師呢?

“爹爹!”

蘇馨大眼迷離撲朔的看着沐雲軒。

爹爹還沒有說話呢?她想知道爹爹是同意還是不同意?

www● tt kan● co

“馨兒,爹爹希望你能強大起來,只要馨兒喜歡就好!”

沐雲軒白希的額頭和女兒的額頭輕輕抵在一起,帶着無盡的寵溺,溫馨得讓人羨慕。

“謝謝爹爹!”

蘇馨笑意如盛開的百合花,乾淨純淨,燦爛得讓人如沐浴陽光。

沐雲玥幫蘇馨把茶壺和茶杯端了過去。

“馨兒,倒茶吧!”

“嗯!謝謝姑姑!”

蘇馨從沐雲軒的懷中下來。

一聲姑姑,讓沐雲玥感動得差點落淚,脣角邊的笑容也更加的擴大。

蘇馨揚起白希軟糯的小手,細心的到了一杯茶水。

黎子夫一看,得意洋洋的走到椅子上坐下。

“師傅請喝茶!”

蘇馨把茶水小心翼翼的舉過她的頭頂,恭恭敬敬的呈給黎子夫。

“好!馨兒,自今日起,我黎子夫便是你蘇馨的師傅。”

黎子夫手指輕輕一動,一朵白光進如蘇馨的眉心。

蘇馨甜甜一笑,軟軟說道:“自今日起,馨兒的一切就麻煩師傅了。”

蘇馨一舉一動知書達禮,在加上粉雕玉琢的可愛模樣,那會心的笑容讓人如癡如醉,那美由內而外想,冰清玉潔。

君子兮不由得多看了蘇紫陌幾眼,看來,傳聞也有不可信的時候,她把三個孩子教導得很好!但是……,君子兮的心裏劃過蘇紫陌和君臨天的婚事,畢竟是滿城風雨的事情,勢必會對雲城的名聲有些影響……。

“我會把馨兒帶回三清山半年,三個月之後,馨兒的身體會得到改善。”

拜完師之後,黎子夫一句話讓蘇紫陌有些不鎮定了。

“爲什麼要去三清山,不能在明月山莊裏給馨兒醫治嗎?”

有半年的時間不能見馨兒,那不是要她的命嗎?

“丫頭,你就是急性子,你得聽我老頭子把話說完,去半年是必須的,但是每個月我會帶馨兒回來神池裏藥浴,銀株草能剋制馨兒體內的毒素,在加上幻心草,還有寒冰藥牀,半年的時間雖然不能把馨兒體內的毒素全部解除,但是可以讓馨兒的修爲晉升到高玄期五階,到時候,馨兒自保根本不成問題,身體也會漸漸強壯起來的。”

“哼!你果然是來跟我們搶馨兒的。”

蘇齊也不淡定了,有半年的時間不能見到馨兒,他可不行。

“二哥,馨兒不是一個月能回來一次嗎?只要馨兒把病治好了,馨兒就能永遠和哥哥們在一起了。”

馨兒也沒想到要去半年,她從來沒有離開過孃親和哥哥們,她也很捨不得,但是短暫的分離能帶來永遠的相聚,那半年又何妨?

“馨兒,你只管去,哥哥等着你健康的歸來。”

蘇櫟替她理了理額邊幾縷俏皮的髮絲,他們的馨兒越來越美了。

“大哥,馨兒會乖乖的,大哥不要總擔心馨兒。”

蘇馨好不容易收起的淚水,又一發不可收拾。

長長的睫毛微微顫動着,好不楚楚可憐。

“好了,好了!馨兒又不是什麼生死你別,一個月之後我們就回來。”

黎子夫起身,抱起蘇馨,“軒兒,你明天派人把馨兒的隨身物品送去三清山,自此,你們不得去三清上探望,該回來的時候,我老頭子自然會帶馨兒回來。”

聲音還在,蘇馨和黎子夫已經不在了原地。

“馨兒。”蘇櫟緊緊的握緊雙拳,馨兒這就離開了嗎?

“櫟兒,馨兒很快就會回到我們的身邊的,太晚了,先去休息,可好!”

看着蘇櫟激動的表情,沐雲軒柔聲安慰着他。

這樣溫和的沐雲軒,也不是衆人所見過的。

蘇櫟回頭,看了看蘇紫陌。

那眼神,在詢問蘇紫陌的意見。

蘇紫陌點了點頭,休息一晚在走也好!這雲城離明月山莊並不近,他們兄弟兩人也累了。

“好!”蘇櫟這纔對着沐雲軒點了點頭。

沐雲軒俊美的臉上劃過光華瀲灩的笑意。

“青楓。”

“是,聖主。”青楓明白沐雲軒的意思?

看了看衆人,“各位請回?”

蘇紫陌原本以爲沐雲軒讓青楓去辦什麼事情。

一看之下才明白,沐雲軒是讓青楓趕人。

“夫人,兩位公子,裏邊請!”

君子兮一聽,臉色變了變。

上前說道:“軒兒,這恐怕不妥吧!還是讓蘇姑娘去客房住吧!蘇姑娘的身份特殊,而且她還是……。”

蘇紫陌的身份還沒有公諸於世,要是公諸於世,她和君臨天的往事又會燃起一陣風波,對軒兒的名聲……。

沐雲軒眼眸某的一沉,全身上下散發着冷冽的氣勢,冷聲問道:“孃親,你還想插手到什麼時候?”

冷冷的話語,不帶任何的感情。

-本章完結- 君子兮眼眸一滯,不可置信的看着沐雲軒,她從來沒有見過軒兒用這樣冷的目光看過她。

而她的話,也讓在場的幾人臉上瞬間陰沉了下來。

“軒兒,你別忘了,你是雲城的聖主,我們雲城千秋萬代,聖主夫人的身份個個清明如水,不得有半點瑕疵。”

就算是兒子的目光在冷,她也要說出來。

蘇紫陌一聽,猛的,心裏突然後悔留下來,她不怕君子兮和沐雲軒之間起矛盾,怕的是,君子兮擔心的事情,也會成爲她日後的麻煩,有兩個兒子在她的身邊,這點路程和黑,對於她來說,不是難事。

“櫟兒,齊兒,我們走。”

蘇紫陌也並不是不給沐雲軒面子,而是話是死的,人不是按照話去活,而是話隨着人去變,因爲沐雲軒柔情的介入,讓她忘記了自己的初衷。

人,不求一生輝煌,但求一生無悔,不求萬事圓滿,但求事事舒心,她和沐雲軒之間,順其自然就好!

蘇齊和蘇櫟自然是聽蘇紫陌的。

兄弟兩人二話不說,特別是蘇櫟,已經轉身往門口走去。

“櫟兒。”沐雲軒快速的擋住了他。

蘇櫟怒視着他,他是不會讓自己的孃親受到侮辱的,縱然沐家家大業大,世間首富,他也不稀罕。

“櫟兒,你信不過爹爹嗎?爹爹答應過你,不會讓你們母子在受委屈的。”

“可是我的孃親正在受屈辱,我孃親的過往,是你孃親心裏的心結,你孃親心裏的想法,我自然懂,我孃親再不濟,也不會留在一個看不起她的家裏,六年前,那不是我孃親的錯,她沒有辦法選擇,只能被選擇,你們不經過我孃親的同意,卻能私自讓她成爲你冥婚的對象,而我孃親九死一生的活了下來,因爲退婚一事,卻成了你們沐家冥婚之後的污點,既然不能容忍,又何必強求。”

蘇櫟冷聲一句一句得把事情搬到擡面上來說,也是蘇櫟,要是其他人,不會這樣直言不諱的說,可是蘇櫟就是蘇櫟,他眼中看到什麼就說什麼?特別是在有關他孃親的事情上,同樣的,作爲兒子,他也不會讓自己的孃親受到委屈。

他今天不能容忍君子兮,對君子兮這樣的長輩不敬,不喜歡君子兮的爲人,並不代表着他真的不敬,而是他的內心裏已經成熟到能容納這樣的不喜歡和不敬。

而他那句不能自己選擇,只能被選擇,代表了她孃親的全部。

“櫟兒……。”沐雲軒顫抖着脣,心裏突然自嘲,他做人既然失敗到連兒子都不願意相信他。

“孃親,大嫂和大哥已經成婚了,你說這話可就過分了。”

沐雲寒走到君子兮的身邊,冷聲勸道。

“是啊!子兮,軒兒的事情你就不要在管了。”

“你閉嘴,我怎麼能不管,孩子我們可以接過來,他們是我們沐家的骨血,至於蘇姑娘,想要成爲雲城的聖主夫人,這一點,我不同意。”

君子兮態度很堅決,既然話已經說開了,又看到自己的兒子一顆心都在那個女人身上,她乾脆把話說清楚。

她蘇紫陌畢竟是大婚當天被人退婚的,沐家的兒媳婦中,沒有這樣的案例。

蘇齊和蘇櫟冷冷的看着君子兮。

“呵呵!”蘇齊冷笑,“別說你不同意?我孃親還不同意呢?想把我們接過來沐家,你會不會太異想天開了,我們姓蘇,並不姓沐。”

君子兮的話讓蘇齊和蘇櫟徹底冷心了。

蘇齊的話讓君子兮瞬間憤怒,“齊兒,怎麼跟奶奶說話的。”

錦程幾次想說話,都被子默給攔住了。

“好了,都不要在說了。”

沐雲軒起身,深深的看着一直沒有說話蘇紫陌。

“你不用在意別人怎麼說,你是我沐雲軒的妻子,我沐雲軒會說道做到,不會讓你們母子四人在受到一絲一毫的委屈,我不會在讓你失望一次的。”

那深沉的黑眸裏,透着鐵一般的堅定,他堅定,自己的心裏是愛她的,而且是愛得入了骨髓,也許,在六年前,看到她的那一瞬間,他就愛上她了,六年來的念念不忘,更他他堅定了他對她的愛。

蘇紫陌怔了怔,那眼眸裏的堅定,深深的衝擊着她的心。

沐雲軒轉身看着君子兮,“孃親,既然你容不下的是沐家的聖主夫人的位置,那這個聖主之位,就給雲寒來做吧!我只要我的妻子和兒女。”

沐雲軒的話已經在明白不過了。

對於孃親,他不能武逆,對於聖主的位置,他可以讓賢,但對於自己的妻子和兒女,是他手心裏的珍寶,就是別人在嫌棄,在討厭,在他的心裏,也是世界上最珍貴的珍寶。

“沐雲軒,你……。”

就算蘇紫陌在鎮靜,此刻也鎮靜不了了,他居然爲了她,要放棄雲城聖主的位置。

“你這又是何必呢?”

“沒有你,我沐雲軒就是一無所有。”

“砰!”蘇紫陌聽到自己的心跳的聲音,讓她的氣息絮亂,心裏說不感動是假的。

而沐雲軒的話,卻讓在場的人驚訝得目定口呆。

“我們走。”

沐雲軒就像一陣風一樣,把他們母子三人帶上九翼金龍,在衆人震驚的目光下,揚長而去。

“大哥。”沐雲寒急急的追到門口,事情怎麼會變成這樣呢?

君子兮看着沐雲軒離去的方向,淚流滿面,這就是她從小辛辛苦苦拉扯大,培養成爲聖主的兒子嗎?爲了一個女人,他連家人都不要了嗎?

“子兮,你這又是何必呢?軒兒走了,這雲城就少了主心骨了。”

看着淚流滿面的妻子,沐鈺楓的心裏也痛,手心手背都是肉,非得這樣計較嗎?非得這樣爲難彼此嗎?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