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他在簡單的整理了桌面之後,書包也不背,極其瀟灑的走出了教室,順手關上了已經空無一人的門扉。

至於作業…能力者如果真的願意靜下心來學習的話,憑藉被靈能增強的大腦以及過人的記憶力,碾壓這羣孩子,完全可以不費吹灰之力的拿到年級第一。

而白遠在接手了主體的日常生活之後,爲了不讓作業和課程這種已經過於淺薄的知識浪費自己的時間,就是這麼操作的。

想到另一具化身在天夏四處晃盪,解決怪異的有趣行徑,他的臉上就露出了一絲無奈的笑容。

作爲非人的存在,謹慎的生活在一羣孩子中間,提防着可能的中二事件與爭風吃醋,以免將某些不長眼的小傢伙打成飛灰,實在是太無聊也太費力了。

但是要讓他完全不顧忌影響直接脫離原有的軌跡,踏上調查員那種陌生的生活,別說化身就算是白遠主體的內心也是拒絕的。

難不成有了一點微薄的力量和實力,就可以沒有絲毫顧忌的去直接建立自己的勢力,去經營,去擴張,拋卻和同齡人的接觸,直接邁進複雜現實的社會?

在這個年紀,除開學習之外,白遠做任何事其實都是極爲引人注目,不符合正常人的常理的。

安恬靜靜維持原有的生活,暗自修煉,不斷的變強,只要沒有障礙阻攔在他的面前,主體無疑會選擇維持原有的生活軌跡作爲最後的港灣。

再說正義,邪惡,拯救世界,打擊怪異,正有其他人現在正在做。

白遠的內心暗暗一笑,感受着另一具化身傳遞而來的身臨其境的記憶,似乎突然覺得把這些記憶作爲無聊生活的調劑也不錯。

“魔性化身在加入血日教會之後必然會完整的學習到關於血與陰陽兩極的能力運用方法,而主體在獲得《七罪分魔章》之後明顯有將北冥吞月的武魂力量完全傳輸入我的身體之內的想法。”

“但是這樣實際上我和魔性化身的力量類型就出現了重合和衝突。”

施施然的走在路邊的白遠摸着下巴,仔細的思索起來。

在從魔性化身那裏傳來的種種解決怪異的事件之中,無論是主體還是化身都已經發現單純的依靠武道的力量已經不是很方便的事實。

在一些極其危險的情況下,如果不是憑藉魔性化身超乎想象的日月和合的絕對力量碾壓破敵,可能在幾次險境之中差點就直接消散了。

而哪怕是這相當於三分之一的意識直接消散,哪怕是白遠的主體也要直接重傷,陷入虛弱期數月之久,這對於現在深陷噩夢威脅的白遠來說是無法忍受的情況。

那麼做出改變就是接下來最重要的抉擇。

極致的力量會帶來質的變化,但是單純憑藉人類孱弱的軀殼卻無法承載如此巨大的力量,當白遠嘗試再次開啓身體密藏的時候就很清晰的體會到了這一點,人體內部的脈絡無法承載靈能更進一步的暴動,在突破之前就會陷入爆裂的境地。

現在主體選擇依靠《七罪分魔章》傲慢分支的進一步強化嘗試開發出新的力量體系,從長遠的目標來看將會開始涉獵心靈方面的力量性質,所以開始將武魂的力量暫時傳輸給化身來應對種種情況的同時防止不同力量屬性之間的衝突。

魔性化身在進入血日教會之後想必對於自身血脈的衍生會有更進一步的探索,暫時不需要主體的擔心,而現在他的這一方面由於賀太初之後參加武道大會的請求,武道似乎是計劃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那麼就只有將北冥吞月法的力量灌注向人性化身,之後再尋找其他路徑,擴展力量體系。

在三者達到極限巔峯四級圓滿的時候,三位一體融入主體便可以直接凝聚源點乃至於通過其融合貫通的力量打破源點一舉達到第六能級。

這是目前結合行動局內部資料裏關於第六能級的隻言片語白遠現在所能考慮到的最好辦法,三位一體割裂意識再重新融合的辦法可以有效的祛除‘道化’的感染,抑制住神祗逐漸與概念(道)相合的本能,保留自身的人性火苗。

生命,能量,精神三種對於不同道路的探索除了生命側白遠暫時有把握拿捏住關鍵,對於其他道路的探索他現在完全是一頭霧水的程度,而單純的一條道路的進階絕對會讓自身的前進方向更爲狹窄這種概念白遠早就清晰的瞭解到了,在四級這個最好的基礎階段獲得資糧也是他最後的機會所在。

舒張着五指,感受到體內無形空洞之中緩緩滲透,傳遞而來的北冥武魂與隨之而來的血氣旋渦的分支力量,白遠這具化身內部的肌肉組織開始猛烈地增殖,在單薄的校服下逐漸顯露出宛如鋼鐵般的光澤。

“主體在盛京總部查閱到的資料情報顯示,在香江存在着一些名爲修真者的勢力在白日明王的陰影下苟延殘喘,甚至準備在武道大會期間攪風攪雨…”

“在大部分修真勢力都已經收歸國有,甚至絕跡潛藏山門,逃亡國外的情況,還有着境內修真者想要藉助天夏境內對於修真者的適應相性搞事,那麼一定是前所未有的大動作。”

“修真者的典籍在總部早已被祕密消除了大部分除了基礎的內容之外許多都是絕對的機密,大道竊賊,規則蛀蟲的修真者們到底擁有着怎樣的力量和謀算…”

他的嘴角露出戲謔的笑容,捏捏了手掌,彷彿握住了某種無形的力量一般。

“就讓我接下來看一看,你們到底想做些什麼吧!” 在將北冥吞月法使用潛能點強化至高級之後注視技能欄上閃動着宛如黑洞般吞噬一切光澤根基武道,白遠將其內在的力量緩緩通過體內與化身勾連的無形空洞將其完整的傳輸過去。

這種傳遞並不代表白遠的主體放棄了根基武道的力量,而是相當於完全放開了力量的權限,並將大部分的力量根源給予了化身。

畢竟對於現在身處於總部之內隨時準備進修,參加‘新星’計劃的白遠主體來說這是更好的選擇。

【北冥吞月(黑色):圓滿血氣熔爐,吞噬強化,水行掌控,吞月,月之子】

在北冥吞月法進入全新的圓滿階層之後,再次強化的選項就已經完全消失不見,似乎已經達到了這部祕傳武道的極限一般。

除了強化到極點的血氣增幅完全進化爲血氣熔爐,收容所有血氣,不斷熬煉,自行強化,吞噬強化的特性似乎沒有出現任何變化,但白遠可以清晰的感受到,武魂北冥體內傳出飢餓感更加強烈與恐怖了,有着一種彷彿在武魂的內部真正的形成了一個黑洞一般足以吞噬萬物的錯覺。

至於水行掌控…看着眼前從空氣之中迅速的凝結而來的水汽在自己的指尖凝聚成水滴懸浮不散,白遠輕輕彈動着手指將其散去。

這種強度大概只有三級能力者的水行控制的特性只能作爲一個簡單的輔助而已,或許讓人性化身作爲一個出其不意的手段也不錯?

白遠發散了一下思維,看向了北冥吞月法最後出現的兩個全新的特性。

吞月是一種被動強化身體素質以及體內靈能的能力,在月輝的照射之下,可以主動的形成類似於場域的能力,吞噬月華的力量彌補自身的損耗恢復傷勢,具體的強度有待測試,但是想必不會讓他失望。

而這個名爲月之子的特性,白遠從技能欄信息與心底出現的某種暗示之下獲得的使用技巧都無一不透露出了一絲非人的感覺。

這是同化人類乃至於生物,將其轉化爲自身眷屬的詭異特性,就宛如神祗尋找神使或是投下念頭轉化子嗣一般,白遠現在也擁有了類似的能力。

雖然轉化而出的月之子的強度完全不能和神祗的子嗣相媲美,只是簡單的受到白遠的控制但是作爲擁有部分舊神之血血脈殘留的月之子必定不會是弱雞一般的存在,並且這個特性上閃爍的詭異血光似乎也在暗示着白遠,它會隨着主體的強度提升而愈發強大。

當白遠主體的能力達到神祗的高度,甚至可以真正的轉化出屬於自己的眷屬來。

當然現在來看這個特性出現的過早,略顯雞肋,但是可能在某些情況下會有着出乎意料的效果也說不一定。

內心默默地安慰着自己受傷的心靈,白遠總感覺自從根基武道沾染上舊神之血的力量影響以後,他的畫風就從一個根正苗紅的人類向着非人的深淵無可阻擋的滑落着。

而且這個速度現在看起來已經有剎不住車的趨勢!

幻想着自己眷屬觸手怪一般的怪物形象,白遠有些無奈的揉了揉太陽穴似乎顯得有些頭疼。

“我明明是是想要做人的好嗎?我什麼時候不想做人了…”

繼續將武魂的力量傳遞向人性化身的白遠收回思緒,將目光看向手中最新收錄入典籍室的一份資料備份上,這上面是一些參加武道大會的武道館資料以及幾位尤爲值得關注的天才種子的信息。

“所以說依靠着官方的背景就完全不用擔心關於情報的問題。”

他的指尖輕輕劃過上面的幾個名字,在其中的一個面容沉靜,冷酷的男人的面孔上停滯下來。

“白夜:元劍道真傳種子之一,疑似已轉投入館主門下,出道兩年內無一敗績,劍出無情,必有死傷。”

“外勤調查員嘗試接觸,失敗,通過幾次D級人員不記傷亡的測試之後懷疑其天賦異稟的特徵爲元劍道故老相傳的‘劍心’異能。”

“心性冷酷,極情於劍,拒絕與行動局接觸,建議在其出現異動以及接觸境外□□勢力,境內□□勢力時予以清除,扼殺隱患於萌芽之中。——某外勤調查員判定結語。”

白遠的嘴角勾勒出一絲詭異的弧度,輕笑道:

“有意思,元劍道的種子,行動局的隱患清理對象…那麼我提前進行清理甚至還算是幫忙了。”

在迅速的記憶翻過接下來幾頁關於武道館參賽天才選手的評語與具體情報之後,白遠的眼睛緊緊地注視着情報的最後幾頁內容。

【《關於香江武道大會的修真者勢力探查報告》】

【在香江的一次警隊突擊檢查涉黑勢力的檢查途中疑似出現了類似使用符籙以及某些修真者常規手段的人物出現,駐香江行動局辦事處派遣D級人員進行隱祕探詢,發現疑似編號S120事件中殘存修真者勢力的蹤跡,現發現擁有靈能法力的練氣階(二級能力者)兩名,潛藏於□□內部,並懷疑其社團主使已被洗腦操縱。】

【現傳輸報告並請求至少一位A級成員進行支援,配合香江辦事處進行後續工作。】

【我們只要一個戰鬥序列的A級成員,我覺得這個要求並不是很過分,對吧?——某辦事處A級能力者】

“我想要檢索事件記錄數據庫。”

靜靜的將手中的情報塞進檔案袋之中,他淡淡的開口道。

“確認檢索內容…”

檢索內容——編號S120事件記錄。

【檢索開始】

【權限不足,再次確認權限,發現‘新星’額外權限】

【開始轉錄一次性信息,請接收】

【編號S120事件,代號‘人民清洗’】

【由於靈能爆發之後,潛藏於深山老林,名山勝地的修真者宗派重新開始入世修行,並且其中一部分極端份子自稱爲‘修真者’,意欲佔地爲王,分割天夏國土主權,妄圖分裂人民權益,重新歸於舊社會封建勢力,協商無果後遂選擇立即進行‘人民清洗’行動,展開清掃階級敵人的計劃。

務必對於一切妄圖扭轉天夏政權,顛覆國家主權的勢力進行毀滅性的打擊,斬盡殺絕!

具體清理成果如下:在‘簡單’的戰鬥之後被赤色根源所完全壓制的玄冥殿、一氣宗、厚土宗、紫霄劍宗、聖魔門等宗門全滅,包括掌門,長老,弟子在內共五萬六千餘人盡皆神魂俱滅,人道主義清掃害蟲行動完美結束,僅有小部分宗門弟子攜帶資料情報(典籍)外逃,進行後續收尾工作,積極收歸願意投入天夏機構的同志,並進行完善的政治教育(物理)。



在經過三次大規模清理以及數十次小規模清洗之後,修真者劃歸土地佔地爲王的惡劣情況已經完全消失,剩餘修煉修真功法的同志願意積極配合天夏行動局的後續工作安排,服從組織調動,政治教育暫時告一段落。

目前剩餘的勢力勾結西大陸能力者勢力互相集結,形成了幾個小股殘餘敵對勢力妄圖進行地下活動,與人民羣衆爲敵…其中以天庭、元老會、以及登仙會爲首的三大勢力表現尤爲活躍,給予強烈關注(格殺勿論)】

小小寰球,有幾個蒼蠅碰壁。

嗡嗡叫,幾聲淒厲,幾聲抽泣。

螞蟻緣槐誇大國,蚍蜉撼樹談何易。

正西風落葉下長安,飛鳴鏑。

多少事,從來急;

天地轉,光陰迫。

一萬年太久,只爭朝夕。

四海翻騰雲水怒,五洲震盪風雷激。

要掃除一切害人蟲,全無敵。

——□□對於‘人民清洗’事件轉述結語

【後續事件請檢索相關條例:編號事件S259,代號‘天庭覆滅’以及編號事件S310,代號‘仙境崩塌’】(權限不足!)

【信息傳輸結束】! “快過年了。”

嘴中呼出一口淡淡的白氣,白遠在自家公寓樓門口打量了幾眼之後,邁步踏上一輛漆黑的轎車迅速離開。

坐在後座的他倚靠在椅背上,眼睛望向車窗外迅速略過的景色,心中卻想起了之前的事情。



“喂,白遠…”白櫻突然出現在白遠房間的門口,倚靠在他房門的一邊淡淡說道。

自從她踏入魔女異能的世界以後,對於家裏這種溫馨的氣氛就開始了有意識的保持和白遠的關係也在她有意識的修復下恢復了不少,畢竟在廝殺之餘還能夠擁有一個安心棲息的港灣對於魔女們來說是一件極其難得的事情,對此白遠自然也是無可厚非。

而當白櫻開口的時候他正在關注從主體傳輸而來的信息,只有一點精神注意着周邊的動靜。

“怎麼了?”他的聲音有些異樣的慵懶與敷衍,讓白櫻一聽就暗自咬了咬牙。

“我聽說你加入了那個什麼武道館,我…不要以爲自己很厲害,徒手搏擊能夠打敗使用刀劍的匪徒嗎?”她氣呼呼的對着白遠嗤笑道,不知道爲什麼看到人性化身臉上那抹溫和,平淡的笑容,白櫻內心就有股氣涌了上來,原本想要說出的話也說不出來了。

“嗯。”白遠從信息的檢索之中脫離,一臉平淡的樣子。

“真的?單純的武道可以做到這種地步?”白櫻看着白遠自信的模樣有些不自信的想起了之前元劍道長老所展示的技巧,但還是有些難以置信,秦佑畢竟是元劍道長老級別的人物,而白遠在她的眼裏只不過是一個會點搏擊技巧的臭屁傢伙。

“當然,你怎麼突然想起來問這個。”白遠心中一轉笑眯眯的看着白櫻疑惑的臉色,對於主體的這個妹妹的性格他現在已經比主體自己還要了解的多,作爲日常生活中首要應付的對象,只要順着她的話說下去,就可以很輕易的套出她內心的話。

“嗯…我的社團推薦我加入了一個名叫元劍道的武道館,我就是想來問問你它是不是真的有他們所說的那麼靠譜。”而白櫻果然在白遠詢問之後從之前的問題裏回過神來,終於想起了自己此行的目的。

驟然加入一個什麼自稱很強力的武館習練武道在白櫻的內心深處依舊覺得有些問題,特別是秦佑所說的在過年之後前往其他城市的特訓,沒有家人的支持,哪怕是那個便宜師傅的關照她也不是很在乎。

畢竟不管怎麼想魔女的力量都比武道要方便的多,黑流讓她學習武道也只是爲了讓白櫻多出一些應對手段而已。

“哦?”坐在椅子上的白遠聽到這話卻饒有興致的站起身來,在原地走了幾步,突然靠近了白櫻用溫和的語氣微笑着問道:“他們是怎麼說的?”

“他們說是東部行省最厲害的劍道武館之類的大話啦,還讓我拜了師,雖然當時我腦子一熱就答應了那個什麼長老的請求,但是聽說是需要在過年期間去元劍道的總部進修一段時間,我就有點不太樂意…”

白櫻面容上猶豫的情緒閃過,話語中對於前往元劍道的想法有些搖擺不定。

之前被黑流所鼓動着答應了秦佑的條件,但現在想來還是有些不太理智了。

“當然,那是一個很厲害的武館,去吧,好好學習。”

如果現在不去以後就沒有機會了…

白遠歪了歪腦袋,注視着面露疑惑之色的白櫻撫掌輕笑道:“而且應該會有很有意思的事情發生,元劍道這座武館所在的城市風景應該很不錯。”

腦海中浮動着關於後續狙擊元劍道的計劃,他將右手悄悄背在身後,指尖一點暗紅色的血液緩緩滲出,武魂的意志凝聚其中凝固成了一顆精美暗沉的血鑽被白遠的手指輕輕夾住。

一點暗黑色的流光在猩紅的血鑽中流轉閃爍,將整顆精緻的血鑽渲染成暗沉的顏色。

“對了,小櫻,這個送給你當做是我的新年禮物。”

將這顆依託武魂意志的力量凝聚而出的血鑽迅速的塞在白櫻的手中,在她看着手中的血鑽愣神的片刻繞過她走到客廳喊道:“爸媽,我去武館練習了,一會兒就回來。”

說完,還沒等白櫻反應過來,白遠已經推開門離開了家裏。

陳玉萍從房間裏探出頭來看着緊緊關上的大門,有些哭笑不得的笑罵高喊道:“今天晚上去奶奶家,記得早點回來”

“知道了。”

聽到答覆之後的陳玉萍才滿意的點點頭,回到了房間,嘴裏還止不住的喃喃着。

“這個混小子,我還會不讓他去不成…”

她卻沒看到在白遠房間前緊緊捏住手中精緻血鑽的白櫻滿臉通紅的面容。

“白遠那個蠢貨…這種禮物也是隨便可以送的嗎?”

手掌緊緊捏住這枚精緻的新年禮物,白櫻內心止不住的嬌嗔起來。

在所有人都沒有意識到瞬間,一股微弱到極點的氣息源源不斷的從白櫻手中的血鑽中傳出,流入她的體內。

由於對於武道家的體系不甚熟悉的黑流在白櫻的內心不斷翻滾着吸收着她內心源源不斷產生的種種雜念,不僅沒有辨別出這股黏附在宿主意識中的氣息異常,甚至潛藏於宿主腦海內的無形的意識體還顯得有些無奈。

一個凡人家屬的禮物而已,至於嗎?

果然人類都是一些不可理喻的動物…作爲被原罪教會催生而出的天生神祗出生年月尚短遭遇變革驟然隕落隨後復生的黑流她現在感受着白櫻內心翻滾的情緒泡沫實在不知道該露出什麼樣的一副表情。

……

“有那顆有着化身氣息的血鑽的氣息沾染想必完全可以讓小櫻在元劍道的後續計劃裏保證自己的安全。”默默地回憶着自己的手段是否完備的白遠想到元劍道在盛源市精英武道館總部公然挖人的行徑,眼中就閃過一絲深沉的寒意。

但是讓小櫻前往元劍道吸納知識,強化自身又是一件利大於弊的事情,有着化身的策應見識一下世界的奇妙又有何不可呢?

難道要像班長那樣的普通人一樣到最後淪爲克隆人被替換人生嗎?

白遠雖然可以在大部分的時間保護家人的安全,暫時使得他們不受到怪異,血日教會之流的侵襲干擾,但是隨着主體邁入非人的程度愈發加深,這種安穩的日子到底能夠保持多久也實在是一個未知數。

在李梵道那邊,白遠已經在與武館交流協商過,會與分部配合製造一個假身份以作掩飾,總部那邊也傳遞了許可,具體的僞造事宜都在有條不紊的進行着。

而對於白遠分別出現在總部與盛源市的情況與信息,李梵道並沒有做出任何反應,甚至還幫助其做出了掩飾。

這顯然就是李梵道在見到白遠實力迅速的突破與潛力之後依據其進入武道館之後的種種表現所做出的投資,對此白遠自然是承下了這份人情。

在後座的陰影下,白遠的嘴角扯出一個玩味的笑容,臨近過年武道館方面現在的事情並不需要白遠的擔心,更多的是對於之後武道大會的準備工作,今天來武道館就是做最後的交接工作。

此時轎車也已經進入了武道館的地下停車場,緩緩的停靠下來。 “爸媽,你們這是準備做什麼?”

在與賀太初完成最後的交接工作,把手頭上的事情放下照常一樣從武道館回到家的白遠剛剛走到客廳,就看到父母兩人在簡單的收拾着東西,而白櫻也乖巧的站在一邊似乎一副準備出門的打扮。

站在客廳裏的陳玉萍將手中的東西放下,“不是和你說過了嗎?誰叫你小子跑得那麼快。”

她走到他的身邊輕輕拍了拍白遠的腦袋。

“今天晚上去你奶奶家吃年夜飯,正好小櫻和你都在在年初的時候要出遠門一趟,省得到時候爺爺奶奶見不到你倆。”

陳玉萍的語氣微微有着些抱怨,似乎在埋怨學校的古怪安排。

對於白遠與白櫻兩人一人前往香江參與武道大會,一人前往元劍道本部學習的事情因爲都有着社團在背後背書的緣故,學校內部非但沒有阻攔,還以交流學習的名義聯繫了兩地的學校,打着幌子來爲其做遮掩。

精英武道社的本地武館支持此舉還無可厚非,而元劍道所暗中支持的社團能夠做出如此行徑除了他們行事愈發膽大的同時也有白遠在得知了情況之後吩咐武道館內部負責的弟子暗中示意放行的原因在內。

小打小鬧還會讓獵物提前警惕,讓他們爲眼前的蠅頭小利沾沾自喜的時候給予他們當頭一棒,再無起身之力纔是白遠的目的。

一家人在簡單的購買了一些禮物之後就打的前往了奶奶的住處。

在盛源市的一處老舊的居民區,樓房分佈顯得低矮而凌亂,灰褐色的牆磚顯露出斑駁的痕跡,一看就是年代久遠的建築物。

小區路兩旁的樹木茂密,在夏天算是乘涼的好去處。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