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但是葉知秋也不完全否定老大爺的說法,自己見識了水下的鐵軌和馬車,現在,再看見飛天烏龜,也不足爲奇。

走在路上,蔡光輝說道:“師父師孃,我們爲什麼要來尋找妖怪啊?”

“還不是你嘴欠,昨夜裏叫醒我,引起了我們對妖物的興趣?你要是不說,我們怎麼會來?”葉知秋說道。

“呃……”蔡光輝無語。

大家過了小橋,穿過兩個山頭之間的小道,向南望去,果然看見一個大村莊。

葉知秋居高臨下地掃了一眼,皺眉道:“果然有妖氣,而且很重!” 整個村子的上空,都有淡淡的青氣,向東延綿,一直延伸到東邊的山頭上。

柳雪也觀風辯氣,點頭道:“沒錯,看來我們找對了地方,一定有所收穫。根據妖氣的情況來看,妖物應該藏在東邊的大山裏。”

“先去村莊裏看一看。”葉知秋說道。

柳雪點頭,一起走向村莊。

村西的山路上,不時地看見村民們開着拖拉機,或者騎着摩托車電動車出村。

葉知秋攔住了一個騎摩托的中年人,問道:“大哥,這是三塘村嗎,你們村子裏人,都往哪裏去啊?”

中年男子看着葉知秋,狐疑地問道:“你問這個幹什麼?”

“我就是隨便問問。”葉知秋笑道。

一個婦女抱着孩子坐在後座上,大概是騎手的老婆,說道:“村裏人在搬家,晚上出去睡……”

“跟外鄉人少說話。”騎手扭頭瞪了自己老婆一眼,一加油門,摩托車絕塵而去。

葉知秋聳聳肩,和柳雪繼續往村子裏去。

柳雪說道:“一定是昨夜裏動靜很大,很詭異,所以村民們害怕了,晚上不敢睡在村子裏,出去借宿。”

“有道理,可是這樣躲避也不是辦法啊,難道這些人就永遠不回來,村子裏的房屋都不要了?”葉知秋說道。

“就是嘛,他們應該請法師,把這裏的妖物抓住,纔是長久之道。”蔡光輝說道。

“人家肯定要暫時躲避,搞清楚情況才能決定嘛。說不定,村子裏也已經找了法師。”柳雪說道。

說話間,葉知秋和柳雪蔡光輝三人,已經進了三塘村。

村子不算小,有好幾十戶人家。

三人從村西頭進村,緩步向前,邊走邊看,準備找人搭訕。

一個五十歲左右的男子迎上來,反覆打量着葉知秋三人,問道:“哎,你們是幹什麼的?誰家的親戚?”

葉知秋也不想隱瞞,直接說道:“我們是法師,聽說這裏有妖怪,所以來看看。”

與其撒謊騙人兜圈子說話,不如實話實說。

亮明自己的身份,獲取信任,才能獲得更多的信息。

“你們是法師?和尚?”那個大爺一愣。

“不不不……和尚不長頭髮,我們長頭髮,是道士。”葉知秋笑道。

大爺更是鬱悶,一臉懵逼:“可是我們沒請道士啊,我們請的是薩滿法師!”

“原來你們已經請了法師?哈哈,看來這個生意我們做不成了。”葉知秋嘿嘿一笑,說道:

“不過買賣不成仁義在,我們在這裏參觀薩滿法師抓妖怪,也是一樣的。對了大爺,你怎麼稱呼啊?”

那個大爺還算厚道,點頭道:“我叫楊軍,是三塘村的村長。小夥子,你們是那個山的道士?”

“茅山道士,電影電視裏面,專門抓殭屍抓鬼的那種,知道吧?”葉知秋比劃了兩下,問道。

“知道知道,電視上看到過。對了,你們真的會抓妖怪嗎?”楊軍再次打量葉知秋三人,似乎有些不信。

“楊村長你這話說的!如果不會抓妖怪,我們年紀輕輕的,來這裏送死?”葉知秋說道。

“就是啊,抓妖怪可不是小孩子過家家,沒有金剛鑽,不攬瓷器活。”柳雪也說道。

楊村長抓了抓腦袋,皺眉問道:“你們抓妖怪……要收多少錢?我們村子裏可不富裕,要錢太多,我們請不起。”

葉知秋笑了,揮手道:“我們茅山弟子,奉天行道,降妖捉鬼,都是不收錢的,只要管飯就行!”

“啊,不收錢?”楊村長眼神一亮。

“對,免費的。”葉知秋說道。

“既然是免費的,那就請你們留下來好了!”楊村長大喜過望,說道:“我們已經請了薩滿法師,如果薩滿法師不行,就請你們去抓鬼。”

免費是個大殺器,誰也擋不住。

好比看網絡小說,免費期大家都說好看,都說支持作者一輩子,天天來催更,你倒是更新啊作者,我們都支持你!可是一旦上架收費了,讀者跑了一大半……苦逼的作者看着慘淡的成績,一頭黑線,先前那麼多說支持我的讀者呢?

這個楊村長也是如此,一聽說免費捉妖怪,就覺得撿了大便宜,眉開眼笑。

葉知秋說道:“楊村長,我可以幫你們村免費抓妖怪,但是,你要把昨夜裏的情況,跟我說一說。”

“對對對,你們跟我來。”楊村長急忙點頭,帶着大家往回走。

在一棟小樓前,楊村長停住腳步,招呼大家進去坐。

這是村長大人的家,上下兩層,在山村裏算是豪宅了。

楊村長給大家倒了茶,問道:“你們三個,誰是法師啊?還是三個都是?這個老人家,是師父吧?”

葉知秋指着老人家蔡光輝,說道:“他是我徒弟,我是法師。這位美女,是我的助手。”

“啊,這麼老的徒弟,這麼年輕的師父?”楊村長吃驚。

蔡光輝咧嘴一笑,解釋道:“能者爲師嘛,我們道士這一行……本事大的就是師父,本事小的就是徒弟。別看我師父年輕,他本事大。我雖然一把年紀,本事也大,但還是不如我師父。”

“不管你們師父徒弟,能抓住妖怪就好,我們說說昨夜裏的事……”楊村長也一笑,言歸正傳:

“昨天夜裏,我睡到凌晨兩點,忽然聽見全村子裏的狗都在叫,雞也在叫,雞飛狗跳,亂糟糟的。我正要出去看,就聽見村後火光明亮,就像太陽當空一樣。然後,聽見地動山搖的聲響,村子裏的狗都不見了。再然後,一陣妖風吹過來,村子裏的雞毛亂飛,所有的雞也不見了!”

葉知秋吃驚:“這麼邪門?真的假的?”

如果是真的,那說明這裏的妖物道行不錯,能在短時間裏吃了雞,還把雞毛褪了下來,吃雞高手!

“這還能有假?你們跟我來村後看看,滿地都是雞毛啊。還有,村後的樹林裏,裂開了一個地縫,早上還在冒煙。”楊村長說道。

柳雪站起身來:“楊村長,你現在就帶着我們,去村後的地裂看看吧。”

——本來準備後天加更的,爆發一下。

但是今天少更一章。

立刻就有好幾個讀者有意見。

好吧,我的錯。

正常更新,後天加更取消。

清明節,要回鄉下掃墓,耽誤兩天時間,本來就難以加更。

再說一遍,我的錯。

今天第三更補上了,

後天加更,取消了。 楊村長提起滿是茶垢的茶杯,很有氣勢地一揮手:“走,我帶你們去看看。”

我不想受歡迎啊 葉知秋和柳雪一笑,跟在了楊村長的身後。

村後是山坡,上面是林地,就在村民的後院之外。

走在路上,便可以看到一地雞毛,上面還帶着一點點血跡。

林地中間,有一條東西走向的地裂,曲曲彎彎,一直延伸到樹林的東頭。

地裂大約二尺多寬,有的地方已經坍塌。

柳雪順着地裂,緩步向前走,說道:“如此看來,是妖物是來自地下的,在地下拱動,才製造了這條地裂……”

“地下的妖物,莫非是蘇珍的同族,常將軍那樣的妖怪?”葉知秋問道。

柳雪卻蹲在地裂邊,用心辨別氣味,搖頭道:“是兩種妖物,似乎是一追一逃。造成地裂的,應該是蜈蚣精。”

“是大蜈蚣?”

“沒錯,應該是蜈蚣精和其他的妖物爭鬥,殃及池魚,連累了村子裏的雞和狗。可是和蜈蚣相鬥的東西是什麼,我卻判斷不出來,只知道,這東西身上帶有強烈的火氣。”柳雪繼續向前,一邊說道。

“五行對五毒,蜈蚣屬於土,蠍子屬於火,難道是蜈蚣精大戰蠍子精?”葉知秋也分析道。

柳雪微微蹙眉:“我們在鎮上,那些人說兩條毒龍對戰飛天烏龜。兩條毒龍可能是蜈蚣精,那麼飛天烏龜,會不會是……蜘蛛精?因爲蜘蛛和烏龜,體型相似,遠看的話,也有幾分相像。”

“可是蜘蛛在五行裏面屬於金,不屬於火呀。”葉知秋說道。

“我在古籍上面看過,有種妖物叫做火龍蛛,不會吐絲,但是腹內藏有毒火,非常厲害。所以,蜘蛛不能對應五行之火,但是未必就沒有火。”柳雪說道。

“現在只是猜測分析,還要找到妖物,才能確定。”葉知秋說道。

正在說話間,忽然村頭的小路上,傳來腰鼓和鈴鐺的聲音。

楊村長聽見聲音,笑道:“薩滿法師來了,我去接待一下,你們在這裏慢慢分析,晚上就在我家裏吃飯,我來招待你們。”

說罷,楊村長一溜煙地去了。

葉知秋和柳雪對視一眼,也不勘察了,跟在楊村長的身後,去看薩滿法師。

薩滿法師是華夏國北部的術派中人,和中原術派,幾乎毫無交流。

所以,葉知秋對北方的薩滿法師也毫無瞭解,有現在的機會,葉知秋倒是可以趁機見識一下。

反正現在也沒什麼大不了的事,閒着也是閒着。

薩滿法師一行人,剛剛在村口下車,此刻正吹吹打打地走向三塘村,很是熱鬧。

他們一共五個人,走在前面的應該是法師,身穿五顏六色的衣服,臉上也塗着三色油彩,非常喜慶。

那後面的四個,也穿着特定的衣服,搖着鈴鐺打着腰鼓,大約是法師的童子徒弟或者助理。

楊村長滿臉帶笑地迎上去,點頭哈腰地接待。

村民們也陸續走出來,迎接薩滿法師。

從村民們畢恭畢敬的態度來看,薩滿法師在這裏很有威望。

葉知秋和柳雪混在人羣中,只看不說話。

楊村長領着薩滿法師一行人,來到自己門前。

薩滿法師並不進屋子,就在屋子外坐着,吩咐大家做準備工作。

楊村長召集了十幾個村民,在薩滿法師那四個隨從的指揮下,開始幹活。

村子裏的壯年男人和老人,大多留在村子裏,只有小孩子和年輕女人,被送了出去。

那些送孩子去外村的男人們,此刻大多都會來了,看薩滿法師作法,保護家園。

不多久,楊家門前的空地上,立起了一根木頭,上面綁着灌滿油膏的幹艾草。看樣子,這根木頭是用來做火炬的。

然後,場地上又擺放了一盆清水和一堆細碎的乾柴。

天黑時分,高大的火炬點起火來,照得三塘村一片明亮。

薩滿法師又在那一堆碎柴上面破了油膏,點起火,均勻地鋪在火炬下面,以火炬立杆爲中心,構成了一個直徑一丈多的火場。

然後,薩滿法師開始作法。

只見薩滿法師圍着火場行走,搖着鈴鐺,口中唸唸有詞,時不時地還會張開雙手,仰天大叫。

只可惜,薩滿法師的咒語,不是用華語念出來的,所以葉知秋就像聽洋文一眼,一句也聽不懂。

柳雪也聽不懂,卻看得津津有味。

薩滿的四個弟子,也跟在法師身後,同樣的唸咒,搖鈴打鼓。

左轉三圈右轉三圈之後,薩滿法師脫下鞋子,雙腳在清水裏蘸了一下,然後赤腳走進了火炬臺下的火焰裏,踩着柴火,繼續行走,搖鈴唸咒。

赤腳踏火,這也算是有些本事了,葉知秋在人羣外看着,微微點頭。

可是三塘村的村民們,卻沒有吃驚的,見怪不怪。彷彿薩滿法師赤腳踏火,就和大家喝水吃飯一樣平常。

楊村長悄悄走到葉知秋的身邊,扯了葉知秋一下,低聲說道:“怎麼樣,薩滿法師很厲害吧?”

“很厲害。”葉知秋點頭。

“你能不能像薩滿法師這樣,在火裏走?”楊村長又問。

葉知秋笑了笑,搖頭道:“我只會抓妖怪,別的不會。”

在火裏走路,也不算什麼本事,茅山弟子師公上身的時候,都可以刀槍不入水火不侵。別說是木柴之火,就算是炭火,也一樣赤腳踩過去。

而且以葉知秋目前的修爲,不需要師公上身,也能水裏火裏暢行無阻。

只不過,葉知秋在村長的面前不想吹牛逼,人家楊村長,可是見過大場面的!

楊村長嘿嘿一笑,轉到一邊繼續觀看。

薩滿法師圍着火炬,還是左轉三圈右轉三圈,然後從容而出,洗腳穿鞋。

到這裏,薩滿法師的作法,就算是結束了。

楊村長湊上前,問道:“薩滿法師,昨夜裏到底是什麼妖怪?”

薩滿法師慢條斯理地穿上鞋,這纔看着大家,說道:“剛纔我已問過神靈,神靈說,昨晚的妖怪,是兩隻蜈蚣精和一個蜘蛛精……”

臥槽,薩滿法師有些本事啊!葉知秋微微吃驚。 柳雪也同樣驚奇,眼神裏露出一絲щww

“原來是蜈蚣精,怪不得吃了全村的雞!蜈蚣和雞,那可是死對頭啊。”

“狗不是蜈蚣的對頭,不也被吃了?”

“吃雞吃狗都不要緊,就怕要吃人咧!”

“是啊,還有一個蜘蛛精,到底怎麼回事啊。”

三塘村的鄉民們更是吃驚,紛紛議論,現場一片嘈雜。

楊村長急忙舉起雙手,衝着大家說道:“鄉親們不要吵,薩滿法師一定會有辦法的!”

薩滿法師看着大家,等大家安靜下來,這才繼續說道:“不過,神靈告訴我,這兩條大蜈蚣和那個大蜘蛛,我鬥不過它們。所以,我沒辦法幫你們收妖,還請大家立刻搬走,不能繼續住在這裏,否則會有性命危險。”

“什麼,薩滿法師竟然不是那妖怪的對手?!”

“天啊,那現在怎麼辦?難道真的要搬家,一輩子不會來了?”村民們極度失望,又極度驚駭。

葉知秋和柳雪對視一眼,都在想,這個薩滿法師還算是忠厚,有一說一,沒有誆騙大家。

如果是一般的江湖騙子,肯定會打包票,說自己有大神通可以降妖伏魔,然後騙一筆錢偷偷開溜。就算不騙錢,他也不會自拆招牌,承認自己鬥不過妖物。

楊村長也急了,上前扯着薩滿法師的手:“法師你不能走啊,你幫我們想想辦法吧,村子裏這麼多人,都有家有業的,怎麼搬走?這要是整體搬遷,得浪費多少錢?不是要窮一輩子!”

人可以搬走,房子搬不走。而村民們大部分財產,也就是自家的房子。

搬家,意味着損失一大半家產。

比如楊村長的小樓,還是借債蓋起來的,一旦搬家,房子沒有了,還欠了一屁股債。

薩滿法師卻嘆氣搖頭,說道:“不是我不幫忙,實在是妖物厲害,我不是對手啊。我要是去了,也是送死,也救不了大家。所以,各位還是抓緊搬家吧,不要耽誤了。”

村民們全部傻眼了,在場的幾個婦女,都哭了起來。

“咳咳……各位鄉親,在下茅山弟子葉知秋,願意助大家一臂之力,斬殺昨晚的妖怪!”葉知秋咳咳兩聲,走上前去。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