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先不說諾滋多姆有沒有收回祝福的功能,鬼知道之前的時之沙暴走究竟讓洛麗婭掛上了多嚴重的衰老debuff,要是解除祝福的瞬間就老死的話那就十分有趣了。

比起永遠長不大來說,還沒長大就老去要更可怕一些,洛麗婭還是決定不要作死的好。

你怎麼找到我的?

一場繁華一場夢 雖然很好奇,可這好像也不是迫切需要知道的事情……洛麗婭猜測着,或許是因爲自己身上有他祝福的關係?

等等!自己身上不是還有大下巴死亡之翼的祝福麼!這是不得了的大危機啊!

這麼想來黑龍耐薩里奧的祝福完全派不上用場的同時還很危險啊!

“別擔心,耐薩里奧其實挺忙的。”

彷彿看穿了洛麗婭的擔憂,諾滋多姆善解人意的寬慰着洛麗婭。

錦繡棄妻 不過這話聽起來好像有哪裏不大對頭?

“總之,你目前很安全。”

諾滋多姆像洛麗婭保證到,不過誰又知道青銅龍的‘目前’代表多久……時間的守護者像是變魔術一樣,突然變出一塊熱騰騰的餡餅遞給洛麗婭。

“給我的?”

在諾滋多姆點頭確認後,洛麗婭急忙接過餡餅……聞起來香噴噴的,就連當諾滋多姆出現時便躲在她懷裏裝死的愛麗絲也躁動起來。

不愧是掌控時間的青銅龍之王,隨隨便便就會送人禮物……洛麗婭捧着餡餅,心想這或許是看似普通實則有什麼妙用的道具吧。

說不定吃下去後就能獲得掌握時間的力量?

“謝謝你,嗯……可以告訴我使用方法麼?”

爲防沙漏的意外再次出現,洛麗婭還是謹慎地問了一句,萬一她手上那塊熱騰騰香噴噴的餡餅是什麼了不起的投擲武器呢?

“使用方法?大概是放到嘴裏咀嚼然後吞嚥下去?這是我剛纔在城裏買的,你不喜歡麼?”

聽到洛麗婭的問題,諾滋多姆震驚了,他不明白一塊普通的餡餅還需要什麼使用方法。

從能讓希爾瓦娜斯或者諾滋多姆這樣的傳奇存在做出平時鮮見的表情的能力來說,洛麗婭意外地非常厲害,說不定在全艾澤拉斯排行榜上都能佔據一席之地。

“好吧……”

洛麗婭尷尬地啃起餡餅來,愛麗絲動彈得更加厲害,可洛麗婭始終沒有在人前掰下一塊食物塞進胸口的勇氣,“爲什麼出現在這裏?”

諾滋多姆默默地注視着洛麗婭,後者很快就明白了原因——沙漏鬧出那麼大動靜來,已經到了不得不讓青銅龍王親自出場收拾殘局的程度。

“不過是因爲路過這裏時看到熟人罷了。”諾滋多姆並沒有責怪洛麗婭,“我還有些事情要做,那麼,再會了。”

說罷,青銅龍王便像來時一樣,眨眼間消失了。

‘你的朋友並非善類,小心。’

他的最後一句話直接在洛麗婭的意識裏響起,明顯是指愛麗絲。

小心愛麗絲?

洛麗婭搖搖頭,把懷裏迫不及待的愛麗喵放出來,將餡餅掰了一半給她。

洛麗婭小姐纔不會被挑撥呢。

可是她好像忘記了什麼……

“出來啊魂淡,先把我弄回去再走啊喂!”

……

連續更新四十一天,被自己感動哭了。

另外明天或許兩更,中午一次晚上一次。

所以你萌快洗乾淨……咳,準備好推薦票等着! 龍王出來打了下醬油,送給作爲勇者的蘿莉一塊剛從街角買來的香噴噴的餡餅然後走掉了。

走掉了。

“作爲大家的好朋友,這時候居然不給道具也不幫忙……想吃我自己不會去買麼!”

我摔。

已經吃完自己那一半的愛麗喵虎視眈眈中。

“我還是不摔了。”

三兩下把半個餡餅吞下去,洛麗婭抱起在她腳邊呲牙咧嘴的愛麗絲。

快到中午,陽光照在身上讓她不太舒服,她決定找個蔭涼的地方先去睡上一覺。

……一覺睡到深夜。

潛入什麼的,洛麗婭原本以爲自己完全做不到。

可巡邏的人類士兵都舉着火把,洛麗婭老遠就能注意到他們……再加上她在黑暗裏看得清清楚楚,動作無聲又敏捷,穿過軍隊的防守意外的簡單。

這也歸功於洛丹倫人把主力全部集中到城北的緣故,或者說在城市北方按兵不動的被遺忘者軍隊。

趁着紅月隱入雲間的時候,洛麗婭沒費多大勁就從一條小巷進入了城市。

對於待在距離戰場咫尺之遙的洛丹倫城內,她倒是一點都不擔心,距離希爾瓦娜斯發動攻擊還有兩天時間,足夠洛麗婭跑路用了。

逃走之前,還是看看即將被徹底摧毀的洛丹倫城吧……要是能撿到些補給就更好了。

洛丹倫的流亡軍隊北上並收復首都之後,許多心念家鄉或是來尋找機會的普通人也跟來了,再加上在天災入侵時躲起來倖存下來的那些……洛丹倫城一度恢復了繁華。

人類與被遺忘者之間短暫的同盟隨着三個恐懼魔王和他們的天災軍隊一起灰飛煙滅,雙方都迫不及待地撕毀盟約,要來決定誰纔是這片土地真正的主人。

希爾瓦娜斯特意通告人類發動進攻的時間,爲大部分人躲開戰亂留下了充足的時間。

如今,夜晚的洛丹倫城一片死寂,除了偶爾在城市主要道路上巡邏的一兩名士兵之外,毫無生氣。

她是出於仁慈呢?還是僅僅是爲了打擊人類的士氣?

洛麗婭猜測着希爾瓦娜斯的動機,最後得出了她一定是顧念曾經同盟的情意而不願趕盡殺絕,同時也是爲了消弱人類的抵抗力量,瓦解他們死戰到底的意志。

還真是一舉兩得的策略。

抱頭縮進兩幢房屋之間的縫隙,洛麗婭躲過了突然從街角轉出來的兩名士兵。

咕唧!

兩堵牆之間的空間實在太窄,洛麗婭把自己卡住了,而被她踹在懷裏的愛麗絲因爲擠壓而發出了短促的叫聲。

巡邏的士兵被驚動了,他們開始朝洛麗婭所在的位置跑過來。

雖說同爲人類(洛麗婭依舊把自己視爲人類),即便被發現也不會有什麼難以承受的後果……可長篇大論地解釋自己這樣的小姑娘爲什麼會在深夜被卡在兩堵牆之間實在太過麻煩。

洛麗婭費了好大力氣才把捂住自己嘴巴的愛麗絲從胸口掏出來,守衛的腳步聲轉瞬臨近,幾秒鐘之後就會發現她。

她看都沒看就把愛麗絲往上拋去,隨後便霧化了。

難以看清的粉色霧氣沿牆而上,在變回實體的瞬間,洛麗婭抓住愛麗絲將她遞到了屋頂,自己也跟着翻了上去。

對於人類來說難以完成的高難度動作在吸血鬼面前卻毫無難度。

好吧,纔不是毫無難度呢,屏息縮在屋頂的洛麗婭慶幸着自己的成功,沒有把愛麗絲扔到什麼奇怪的地方真是太好了。

“是我聽錯了麼?”

舉着火把四處檢查卻沒有任何發現之後,士兵詢問着他的同伴,“或者是貓叫?”

“應該是貓吧……好了,快到下一個地方去吧。”

古往今來究竟有多少隻貓躺槍?

反正這下子愛麗喵的暱稱坐實,有典故可依了。

在巡邏的士兵走遠後,擔心他們還埋伏在附近的洛麗婭貓着腰,沿着房檐來到閣樓的窗口前,試探着、輕輕推攮着窗戶。

窗戶鎖得死死的,沒辦法,只好換一幢民居再行嘗試。

這時,愛麗絲擠到窗前,在玻璃上貼了一會後……閣樓的小窗被打開了。

“別問我怎麼做到的,稍微恢復了一點點力量而已。”

當先爬進閣樓,愛麗絲壓低聲音說道。

“嘖嘖嘖,我含辛茹苦養育着的愛麗喵終於長大了,媽媽好感動。”

跟着跳進閣樓的洛麗婭怪聲怪氣地調笑着朋友,一手抓起愛麗絲,親了一口。

被糊了一臉口水的愛麗絲用披在身上的一小塊破布擦擦臉,朝洛麗婭呲呲牙後迫不及待地探索起閣樓。

佈滿灰塵的閣樓堆砌着許多雜物,唯獨沒有食物——覓食失敗的愛麗絲很快就厭倦起來,倒是洛麗婭還在到處翻找着有用的物品。

那兩個士兵弄出那麼大的動靜也沒人出來看上一眼,顯然整條街上的房屋都被遺棄了。

在它們毀於戰火或是被希爾瓦娜斯拆掉之前,還是盡力幫助一下可憐的洛麗婭小姐吧。

洛麗婭在雪漫做總督的時候根本不用花錢,因與她合作而賺得盆滿鉢滿的商人們都在想盡一切辦法給她找來最美味的食物與最華麗的衣裳。

除了吃和穿,因討厭陽光而整天宅在城堡裏的洛麗婭幾乎沒有其它方面的需求。

當她回到修道院時,一切都實行配給制,她就更沒有地方花錢了。

當她被恐懼魔王抓住的時候,身上連一個銅幣都沒有。

而從幽暗城離開時,洛麗婭的行囊裏除了索沛給的足夠她一個月食用的食物外,只有一套不太合身的寬大長袍、希爾瓦娜斯的詩集與音樂盒、以及幾十支從鍊金實驗室偷來的試管。

如今長袍已經穿在身上,愛麗絲用以遮羞的那塊破亞麻布就來自於它的下襬。

更要命的是長大後的愛麗絲非常能吃,而從不克扣她糧食的洛麗婭已經沒剩下多少食物了。

就算要向南逃命,至少也要先弄到充足的補給再說……這也是洛麗婭執意要摸進洛丹倫城的原因——鑑證世上最繁華的城市毀滅前夕的景象不過是順便而已。 工具、武器、布匹和食物是洛麗婭現在最需要的東西。

雖說在路邊隨便撿一塊石頭也能勉強防身,但用起來最順手的還是杖與匕首……榔頭和扳手也不錯。

至於她需要的工具——剪刀、針線、尺子、剝皮小刀、砂輪、短鋸……清單長到不可思議。

從幽暗城出來的時候可沒想到要在熱戰年代裏求生……如今連怎麼回去都不知道,還是先好好活下去吧。

翻遍整個亂糟糟的倉庫,洛麗婭只找到一小卷尺寸十分尷尬的棉布——給愛麗絲裁剪衣裳綽綽有餘,對她來說完全沒用。

姑且還是收下。

小心地通過樓梯下到房屋上層,反覆確認過屋子已遭遺棄後,洛麗婭和愛麗絲分頭行動起來——洛麗婭找生活用品,愛麗絲找食物。

每個房間看起來都早已被反覆洗劫過,洛麗婭打開衣櫃,除了一股極淡的樟腦味外空空如也……就連防潮驅蟲的樟腦也給拿走了。

當天災入侵時,房屋的主人們便逃過一次難,接着遭到亡靈破壞……當人類回來時,大部分鳩佔鵲巢的人將房屋洗劫過好幾次,現在他們又逃了一次難。

有着豐富逃難經驗的洛丹倫人當然不可能給洛麗婭在明顯的地方留下有用的東西……更別說財物了。

洛麗婭現在只能寄希望於找到一些價值低廉的替代品,根本不敢奢望輕輕鬆鬆撿到錢然後去購買必需品。

愛麗絲鑽到地板縫隙裏,在盡頭找到幾根打磨成手指粗細的金條,她吃力地抱起其中一根,放進嘴裏咬了一口。

呸呸……愛麗絲扔下金條離開了。

離開了。

……

東方既白。

洛麗婭幾乎搜索了整個街區,她找到一把生鏽的十字鎬、一個小鐵罐和幾塊零碎的布片。

愛麗絲倒是找到不少硬得像磚頭一樣的黑麪包,但全被她吃掉了。

“他們居然連針線都不留下……”

洛麗婭原本還打算至少先用手中零碎的棉布給愛麗絲做套衣服……如今也只好讓她暫時維持半裸。

“這是什麼?”抽動着鼻子,愛麗絲湊近洛麗婭撿來的小鐵罐,上上下下地研究一陣後,“小洛,幫我打開。”

“你明明有奇妙地撬鎖手段……”洛麗婭拿起罐子想要打開,旋轉式的蓋子意外地卡得非常緊,難怪愛麗絲沒辦法打開……就連洛麗婭也把臉憋紅好幾次才終於把它擰下來。

罐子裏裝着一些看起來像是小餅乾的食物,散發着淡淡的腥氣……總覺得有些不對勁。

我家王妃超凶的 “快給我!小洛,快給我!”

聞到食物香味的愛麗絲開始往洛麗婭身上爬。

wωω◆ тTk án◆ CO

“你確定?”

這時,洛麗婭才注意到自己撿來的罐子側面印着一張不太明顯的貓臉。

“確定確定確定!”沒抓牢的愛麗喵從洛麗婭身上滾下來,翻了個跟頭一骨碌站起來又要往上爬,“十分、十分、十分確定!”

雖說這孩子正在長身體,可也未免太嘴饞了一些。

用愛麗喵自己的話來說,她可不像某人那樣身負時光的祝福,之前完全是用肉身抗下了‘幾百上千年’的劇變,她已經餓得想要把整個世界吃掉啦。

“好吧,是你自己要吃的。”

好像知道了自己拿着什麼的洛麗婭把小罐子放到愛麗喵面前,後者馬上撲進去大嚼特嚼起來——這下子真成了名副其實的愛麗喵。

……洛麗婭沒經過專業的潛行者訓練,大白天出門一定會被衛兵抓到的。

再說她也不願意吃去曬太陽,於是,她和愛麗絲便決定在最後落腳的房子裏睡過整個白天。

距離被遺忘者發動攻擊還有兩個白天和一個夜晚的時間,洛麗婭決定天黑後去相鄰的城區碰碰運氣,在白天再度到來之前再離開洛丹倫城。

找了口大箱子,洛麗婭用那柄生鏽的十字鎬粗魯地在上面砸開兩個透氣孔,便和愛麗絲一起鑽了進去。

“晚安,小愛。”

“晚安,小洛。”

爲節省食物而餓了一整天的洛麗婭關上箱蓋。

她對愛麗絲可怕的胃口毫無怨言,她還記得是誰在自己最危險的時候挺身而出。

她們早就說好,要一起鑑證世界的最後一刻。

……

人以類聚、物以羣分。

蝦找蝦,烏龜找那啥。

洛麗婭的好朋友愛麗絲和愛麗絲的好朋友洛麗婭都有一覺睡上大半天的深厚功力。

直到一陣悉悉索索的細碎聲音喚醒早就睡了個夠飽的洛麗婭。

洛麗婭推開箱蓋站起身,便在房間裏看到一個身着黑衣的人類女孩,後者正蹲在地上翻找洛麗婭的行囊,身旁放着一塊散發出十分微弱光線的石頭。

一片漆黑的房間裏偏偏有個礙眼的微弱光源,洛麗婭的眼睛很不舒服。

就在她尋思着那塊石頭會不會有輻射的時候,看起來和她差不多大的黑衣女孩發出小聲的驚叫,愣了片刻才從地上拿起一把匕首,三兩步跑到洛麗婭面前,擡手便刺。

現在的小偷真是猖狂,被發現之後居然還膽敢攻擊事主。

洛麗婭越發不爽起來,她伸手抓住黑衣女孩握着匕首的手腕,用力一擰便讓對方武器脫手、叫起痛來。

雖然經常被誤解成沒用的萌貨,但洛麗婭的實力早就遠超普通人類——等閒三五十隻蘿莉根本近不得身。

突襲的女孩根本算不上職業的潛行者,她還沒弄清楚究竟發生了什麼,就被洛麗婭按倒在地,上一刻還握在她手裏的武器,此刻正抵在她的咽喉。

“別殺黑兔,黑兔不想做亡靈。”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