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樣,米雪也無比的詫異。

冰族的女人都美,米雪認爲除了冰族人,天下間再無可比美貌之人,然而一走出冰雪之城,這個念頭就被顛覆了。

小舞的肌膚與她一樣雪白,而且那種溫婉、純真之氣中隱約夾雜着無比高貴的優雅,論身材小舞或許遜她一籌,但要論容顏,論氣質綜合來看,兩人是完全不相上下的。

“妹妹好美啊。”

米雪忍不住驚歎道。

小舞俏臉殷紅,溫婉道:“叔叔的女人緣真好,剛到地獄就遇到了姐姐這樣的天仙。”

“她是我徒弟,咳咳,徒弟!”秦羿轉過頭,頗是汗顏道。

他也不想花心,但沒辦法,錯過寒冰鼎,那是最愚蠢的人,纔會做的事啊。

還好小舞從女兒國開始,對男女之間的關係就比較純真淡薄,她沒談過戀愛,也對華夏一夫一妻沒什麼興趣,所以儘管秦羿身邊美女如雲,她也並不覺得奇怪。

反正,她就一個念頭,叔叔走到哪,她就跟到哪,至於叔叔身邊有誰,只要他高興就好。

兩女互相介紹後,很快就打成了一片。

找到了小舞,秦羿懸着的心放下了一些。

只是孫飄雨、紀萱然、趙程三人至今沒有音訊,尤其是二女,隨時都會有生命危險。

眼下看來只能是慢慢找了,剩下的就是祈禱老天保佑她們福大命大吧。

“叔叔,兩個姐姐還不知道在哪呢,現在咱們怎麼辦?”

小舞吃着烤肉,問道。

秦羿招了招手,把城中的衛士長找了個過來,詢問道:“火王當初有出海的打算,告訴我,他打造的船隻在哪,這個就是你的了。”

秦羿手心一閃,一塊令牌和頭盔豁然出現。

那衛士長頓時雙眼放光,令牌是火王的火王令,頭盔也是火王的,誰要得到就能成爲火族正式的接任人。

雖然眼下火族上下不到兩百人,但剩下的資源卻很豐富,以火族人強大的生育能力,待到二三十年後,完全可以再次崛起。

“我知道,火王早就有出海的雄心大志,他祕密打造了一隊精鐵戰船,這一次原本就是要帶着小舞小姐出海的,只是……”

衛士長趕緊接過令牌與頭盔,大喜過望道。

“帶路吧。”

秦羿懶的聽他廢話,擡手道。 衛士長爲了討好秦羿,帶着秦羿到了海邊,找到了精鐵戰船。

火族人的手藝真心粗糙,那船幾乎就是用鐵疙瘩拼成的,厚度完全沒有經過測量,真要是開出去,只怕一下水就得沉海底去了。

當然了,這也反應了火族人對於這片冰海的畏懼。

有船就行,對秦羿來說,這反倒是件好事,他缺乏的就是渡海安全性高的乘具,至於能不能帶動則完全不用考慮,因爲他有三界石。

三界石到底是哪個品級的法寶,秦羿也說不上來。

它不具備直接的殺傷力,但卻連火旋風都能收納,且蘊含着天地間,或許是最後的混沌之氣。

無論是輪迴隧道,還是一切都無法摧毀它。

秦羿按照三界石上的冥文,大致可以瞭解一點,它是上古女蝸補天時採集的一塊靈石,後來經過某些大神通的人改成了法器護身石頭。

裏面的空間與極限,恐怕它歷經了這麼多代主人,包括秦羿真正能開發它祕密的人寥寥無幾。

至少以秦羿目前的境界,對它只有一知半解。

有三界石源源不斷的靈氣,足夠驅動這首鐵疙瘩船跨過冰海,到達彼岸了。

“走!”

秦羿登上了鐵船,三界石能量填充到驅動裝置中,就要開船。

這時候身後傳來一聲大喝:“秦先生且慢。”

只見寇勳夫婦騎着獨角馬,飛奔而來。

三人下了船。

“師父,姐姐,你們不要走,小晗不讓你們走。”

寇勳懷裏的小晗,撲入米雪的懷裏已經哭成了小淚人。

“小晗,姐姐和師父出海,等你長大了,我們就回來了。”米雪緊緊抱着小晗,努力不讓自己哭出聲,她怕自己一回頭就再也沒勇氣邁出這一步了。

“師父,你也不要小晗了嗎?”

小晗又可憐兮兮的看着秦羿問道。

“怎麼會呢,等你長大了,師父就教你打遍天下無敵手的真法。”秦羿扒拉着小傢伙的頭髮,微笑道。

“秦先生,我想了想,我們冰雪之城實在是無以報答,這是第一代城主留下的一顆冰石,傳承近萬年了,沒有人能知道它到底有何神妙之處,先生神通廣大,非是常人,不如就代我們保管吧。”

寇勳雙手託着一塊白光閃閃純淨元石奉了過來。

秦羿一看那冰石,靈氣無比精純,幾近月華,一看就不是俗物,當即也不含糊,收了下來道:“好,那我就多謝城主和夫人了,時間不早了,再會。”

小晗雖然百般不捨,但衆人唯有相別。

直到開出了好遠,直到船的身影完全被大海的霧氣所遮擋,寇勳夫婦這才返還。

航海的日子是無聊的。

秦羿對這片冰海是未知的,他只認準了一點,沿直線行走,如此一來,總能到達海的對岸。

在枯燥的日子裏,秦羿開始研究那塊冰石。

冰石上有好幾重封印,而且都是強大無匹的奇門封印,秦羿用了足足半個月,幾乎各種破解封印的法子都試遍了,這才完全破解。

當冰石完全被打開的那一瞬間,一片靈氣滿滿的天地,撲面而來。

這個冰石不是法器,而是一方天地。

沒錯,就是一方天地。

ωwш★ ttkan★ ℃O

那方天地並不算廣袤,是一片山清水秀,靈氣密度比地獄還要至少濃密數倍的林地。

修羅戰神 秦羿元神飛入那片山林之間,有山有水,水簾高掛,樹木繁茂,花草鮮豔,無比的安靜祥和。

唯一讓他頗是不解的是,裏面太安靜了。

如此靈氣充沛的福地,竟然連一隻飛禽,一隻野獸也沒有,除了水流、風聲,幾乎沒有任何一絲多餘的聲音。

秦羿並不着急,眼見不遠處有一片桃林,桃林無比芬芳,鮮花朵朵,簡直就是世外桃源。

穿過桃林,裏邊有一間茅草屋。

秦羿隱約感覺到有別的能量波動,剛要進入茅草屋探個究竟,一道人影咻的從裏邊給紮了出來,差點沒撞個滿懷。

這人能在內裏天地中生存,不是神,便是殘留的魂魄、元神。

元神對元神是實體,所以兩人一頭撞了個結實。

“啊!”

“誰,是誰?”

那人嚇了一跳,手裏的桃子丟在了地上,哇哇大叫了起來。

“你是誰?爲何在我的靈石內。”

秦羿打量着面前這個怪異的傢伙,好奇問道。

但見這人一頭邋遢頭髮,紮了個掃把頭,留着兩撇八字鬍鬚,長的是賊眉鼠眼,說話也是佝僂着身子,但從面相來說,典型的卑鄙小徒。

“天啦,你,你是人?”

“等等,我想想,我想想,我是誰呢,我在這呆了不知道幾個劫了,估計得有一個劫爲十二萬年,至少也得七八個了吧。”

那人撓了撓頭,鬱悶道。

天地與凡間的時間是完全不同的,如鴻蒙那些祖神,不知道度過了多少劫,不過這是天界神仙的算法,是真是假說不好。

眼前這個人如果真如他所說,那就是天上來的了。

“你是天界的人?”

“先天,還是後天的?”

秦羿問道。

“什麼先天,後天,難道現在不是三清道祖、玉皇大帝、如來佛祖他們的天地了嗎?”

那人有些糊塗了。

“我明白了,你是從先天來的。”

秦羿平靜之餘,內心也是無比的狂喜。

關於先天與後天,他是從鬼王手札中知道的。

傳聞先天界就是三清道祖、玉皇大帝、如來佛祖等生存的時代,那個時代,華夏四海還有龍王鎮守,地獄更有地藏王等,那是離鴻鈞老祖、女蝸等上古鴻蒙最近的一批人了。

但先天界突然有一天消失了,變成了現在的後天界時代。

諸神全部消失,什麼雲霄寶殿、大雷音寺等先天聖地全部消失,取而代之是一批地獄、凡間運氣好的修真高人,他們在天界、地獄建立各大宗門勢力。

如天界的混元宗、地獄的地藏宗!

這些人大多打的是幌子,實際上先天遺留的東西全部徹底消失了,根本不存在能活十二萬年度過天劫的人了。

據說秦廣王是先天界,天地之間留下的可以證實的存在,十八層地獄也成爲了先天界唯一保留的構造。 這也是無數修真者堅信先天、鴻蒙存在的依據,甚至很多人都在爲天劫到來而感到惶恐,更有很多人斷言,由於失去了先天的神仙之道,天地兩界都會在即將到來的十二萬年天劫中化作灰燼,徹底消失。

他們說的天劫,是一種不可抵禦的法則。

天劫一來,所有修真者都會被化爲灰燼,修真界就會進入一個新的紀元時代。

此前秦羿還以爲這是一種傳言,現在這個掃把頭的出現,或許是繼秦廣王之後,又一力證。

“你先告訴我,你是誰?”

秦羿道。

“我沒有名字,在天庭也是極爲低微的存在,他們都叫我……掃把星……”

那人撓了撓頭,嘿嘿乾笑道。

“你,你就是掃把星?”秦羿大感詫異。

雖然不是什麼二郎神、孫悟空之類的牛逼存在,但掃把星好歹也是個神啊。

真正的神,甚至可以說是天地間唯一的神了。

秦羿意識到自己怕是抱到大腿了。

“咳咳,瞧不起本仙君嗎?我當年可是在南天門見過鬥戰勝佛大鬧天宮的啊。”

我的極品美女老闆娘 “你是不知道,那猴子的金箍棒一掄,那叫一個威風,從東門打到北門,四大天王掄個揍……”

掃把星說到這,滔滔不絕的廢話了起來,彷彿還沉醉在過去南天門掃地的榮光之中。

“打住,你說的孫猴子、四大天王,玉帝、王母、天庭全都完蛋了,沒有了,現在是後天界時代,懂了嗎?”

秦羿不得不提醒這唾沫橫飛的傢伙。

“你,你說啥,天庭沒了,怎,怎麼會呢。”掃把星一百個不信。

“你愛信不信,告訴我這是哪?”

秦羿問道。

“這裏是方寸山,菩提祖師的法場啊。”

“看到那了嗎?那就是七星洞,當年猴子學藝的地方。”

掃把星指着山間一處現出一角飛檐之地,介紹道。

“方寸山,菩提祖師?”

“你怎麼會在這?”

秦羿愈發的好奇了。

“命苦唄,天庭混不下去,蒙祖師爺收留,讓我在這看山林,哪曉得他們把我一個人留在這,說是什麼等待有緣人,這一等就沒完沒了,你要不來,我遲早得無聊瘋掉。”

掃把星好不容易逮住個說話的,沒完沒了起來。

“這麼說來,祖師爺的意思是讓你聽我的了?”

秦羿笑問道。

“好像是這麼交代過。”

“不過你這傢伙也太弱了吧,連金身都沒修出來,就你這樣的,去天庭倒馬尿都不夠格。”

掃把星不屑的撇了撇嘴。

秦羿趁着這機會探查掃把星,發現這傢伙渾身一片朦朧,完全看不穿,顯然哪怕是先天期的一個不起眼的廢材,放到現在那也是無敵的存在。

想到這,秦羿就美了,這樣一來,他帶着掃把星豈不是能橫掃三界了?

“別廢話,老祖嚴令,誰進來誰就是方寸山的主人,你不過就是給我看山護林的管家,你要連這點輕重都分不明白,我立即就毀了這塊靈石,讓你灰飛煙滅。”

秦羿臉一沉,故作憤怒道。

掃把星大致也明白了,這是一方菩提老祖用大法力保存的方寸靈場,真正掌控的人還是人家外面的主子,哎,誰讓他就是給人打雜的命呢。

“行,你是大爺,你說了算。”

“大爺,吃桃,這可是仙桃,保管你身輕體健,修爲大增。”

掃把星撇了撇嘴,無奈道。

秦羿接過那足足有碗口粗的仙桃,一口咬下去,頓覺無比香甜,一股靈氣隨着汁水在肺腑中瀰漫開來,整個人就像是脫離了地心引力一般輕盈。

在這方天地裏,元神就是實體一般的存在,仙桃吃完,秦羿連三界石都沒來得及用,直接就突破到了化虛中期。

秦羿知道這回是賺大發了。

以後他可以直接在方寸山中修煉,而且根據掃把星所說,這方寸山中靈氣充沛,無物不活,無物不生,簡直就是妙用無窮啊。

這樣以來,但凡地獄中難以存活的靈藥、飛禽,甚至是上古神龍等難以孕育之物,都可以放到這裏來培育。

而且更可喜的是,掃把星還爆出了一個猛料,七星道觀有七重天。

只要秦羿能弄來足夠多的幫手,重建七星觀,就能打開菩提老祖遺留的法場,同時,還可以釋放那些老祖留下來的護法神兵。

一旦七重天洞開,七星觀建成,秦羿便可藉助老祖封印遺留的護法弟子、神兵,重振菩提一門,縱橫三界。

菩提老祖遺留的護法弟子,不敢說個個都是孫大聖那般神勇之輩,但作爲大聖的師兄弟,應該不會太差,放到地獄也是吊打各路鬼王的存在。

如此一來,秦羿變成了後天界時代,最強的宗主了,殺傷天界,一統天地還不是指日可待?

www•тt kān•co

而且七星觀內必定珍藏了老祖遺留的先天期真法,萬一能學個筋斗雲、七十二變,秦羿還不得上天啊。

一想到這,向來沉穩的秦羿,也是樂的嘴都合不攏了,連忙問道:“掃把,怎麼才能建七星觀,快,快告訴我,老子要重振菩提門。”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