低沉的聲音,接着衆人只看到一道碩大的影子穿梭起來,眼睛同時花起來。等衆人再細看的時候卻是發現兩名保鏢此時正捂手捂腳在哀叫起來,身子打滾。 誰會想到這隻犬會真的咬人,而且看那滿是血跡的手和滿上血跡的腳,皮肉翻開,甚是嚇人。

神宮此時卻是一臉驚喜的看着貝西,想不到這傢伙那麼厲害,果然有其主必有其狗。

“太嚇人了!”

“好凶猛的犬!”

“牛呀,真的像獅子!”

衆人沒有因爲貝西傷人而惱怒,反倒是驚訝和興奮起來。

“這,這……”古少寶身邊的兩個女人害怕了,因爲貝西此時嘴上帶血盯着古少寶,眼眸裏卻是猙獰,血性。

古少寶一樣內心恐懼萬分,只不過此時他拉不下臉去逃,。

“畜生,你若是敢動我,你將死的很慘!”古少寶威脅,現在他也不知道該怎麼辦了,四周都是人,自己的臉不能丟。

宋德華自由了,好久沒一個人行走在大街上了。不過今天宋德華是和神宮說好,陪她逛街買衣服,明天就要去參加她的同學聚會了,所以打扮是必須的。

只不過眼前卻又有一堆人圍觀着什麼,宋德華更是聽到人羣討論犬什麼的,宋德華此時就知道,這事十有八九和神宮有關了。

今天神宮出門可是帶着貝西的,有貝西在宋德華不擔心神宮的安全,但現在宋德華卻是想知道又是什麼惹他。

“和畜生較勁有什麼了不起的?”一道冰冷的聲音從人羣外傳了進來,接着人羣紛紛閃開一條道讓那說話的人進去。

“恩?”古少寶眼睛閃過一絲不安。

“宋德華,你來了!”神宮驚喜看着來人,不正是宋德華。

貝西見到宋德華向自己走來也不撒嬌,溫馴的來到宋德華的身邊蹲坐下去,無神的趴在地上。彷彿剛剛發生的一切都和它無關一般。

“你在欺負人嗎?”宋德華道。

“是勞資你又能怎麼樣?!”古少寶完全沒有了當初的鎮定。也不知道是爲什麼,反正在見到宋德華的時候古少寶就害怕了。

也許是因爲神宮身邊多了個男人所以乖乖收斂起來的原因,也許是一古少寶已經意識到宋德華的厲害。

“你剛剛和我家貝西打架了?”宋德華微笑起來,用手摸了摸貝西的毛頭。

“沒把你家畜生殺了,如果你不來,我肯定殺了這畜生!”古少寶雖然內心害怕,但卻也不願丟面子,一臉怒氣看着宋德華。

“那意思你打贏我家貝西咯?你比畜生還畜生嘛!”宋德華戲虐看着古少寶。

這話原本聽着沒什麼,但卻是把古少寶罵成了比畜生還畜生的畜生。

“你才比畜生還畜生!”古少寶又不是傻的,自然反駁。

“那你是贏了還是輸了嘛?”宋德華無所謂道,眼睛卻看向了古少寶身邊的兩個絕色美女。

古少寶說不出話來了,答也不是,不答也不是。說自己比眼前的犬厲害那麼自己就是比畜生還畜生。說自己不如眼前的犬,那麼自己將被人說成連畜生都不如。

左右不是,倒是把古少寶逼的滿臉通紅,硬是說不出話來。

“那人真好玩,你說他會怎麼回答?”

“不知道,估計是連畜生不如吧。”

“哈哈,看他穿的好看,卻是狼狽如狗呀。”

人羣不少人開始小聲討論,壓低聲音。不過依舊清晰的傳到了古少寶的耳朵裏,此時古少寶臉上顏色由紅轉爲黑,死了爹孃一般看着宋德華,眼睛都要掉下來一般。

“你會後悔的!”古少寶最後還是說不出話來,自己的兩個保鏢已經等於廢了,此時在地上裝死。而自己身邊又沒人,自己就如被拔了牙齒的老虎,毫無威嚴,任由對方欺負。

“我怕你後悔呢,對了,貌似你叫的打狗隊來了,你是要自己打自己嗎?”宋德華諷刺。

“你!”古少寶一口氣卻是上不來,臉色鐵青,連身邊兩個絕色美女都不顧,有些踉蹌向外走去。

古少寶一轉身剛好碰上了幾個身穿打漁服,手拿竹竿,竹竿上有鋼絲的人,他們正是剛剛古少寶要保鏢叫的打狗隊。

幾人也不知道什麼情況,直接大聲問到:“那裏有狗?狗在那裏?多大的狗?!”

人羣突然發出鬨笑聲,而原本閃身離開的古少寶卻是停住了腳步,因爲剛剛那打狗隊幾人的話就如在說他古少寶一般,句句刺在他心裏,讓他腦袋無數次充血。

“狗呢?!”打狗隊的人莫名其妙,他們看到了宋德華身邊的犬,但他們不傻,知道那是有主的狗,自然打不得。

“你是問比狗厲害的狗,還是土狗?”

“還有比狗不如的狗呢。”

我家娘子猛于虎 “穿什麼衣服的狗?貌似剛剛有幾隻。”

人羣不乏無聊的人,在打狗隊問起的時候衆人鬨笑道。

這倒把打狗隊的幾人弄的糊塗了,不知道這些人說些什麼,但事實四周沒狗,所以幾人最後只能不了了之,走人了。

古少寶依舊站着,嘴角帶血,是他咬嘴脣的血。剛剛的話全部落入了他的耳朵裏,此時怒火正燃燒着古少寶。

“你會後悔的!”古少寶低聲道,最後無視那些嘲笑的面容,直接向遠處走去。

兩名被古少寶拋棄的絕色美女不知道該如何是好了,最後還是選擇跟在古少寶的後面,消失在衆人眼前。

見沒事了,圍觀的人才散去,大多數人走的時候不忘看幾眼貝西,這隻犬在他們心裏留下了很深刻的印象,因爲勇猛,碩大。

“沒事吧?”宋德華見人散去,轉身輕聲問神宮。

“沒有,有貝西在,我很安全。”神宮低頭看着貝西,剛剛貝西表現出來的勇猛讓神宮對宋德華和貝西都充滿感激。因爲只宋德華纔有貝西這樣出色的犬。

“這個小傢伙比小黑要差上不少,不過如果沒兩三招就該踢出去了。”宋德華看着依舊無神趴着的貝西道。但實際上宋德華很喜歡貝西。

“你敢!”神宮一聽宋德華的話後憤怒看着宋德華。顯然貝西贏得了神宮的心。

“得,尋找你的衣服去。”宋德華怕了,寧願去打架殺人也不和女人吵架,這是宋德華最新總結的話。

“這還差不多!”神宮冷哼一聲後直接向繁榮的街道走去。

而宋德華很無辜的今天註定要成爲提袋子的苦力工。據說每一個男人都有經歷過這樣一次的事,苦力就苦力吧,只要討得上老婆,生的了孩子就行了。

宋德華只好勸慰自己,但當宋德華感慨的時候眼睛餘光卻是看到了一個熟人,正癱瘓無神坐在地上的小土哥。

“神宮,等下。”宋德華直接喊住瀟灑走着神宮,而自己向小土哥走去。

“兄弟,怎麼了?”若非人有大悲難,大災難,正常人是不會露出絕望的眼神。而眼前的小土哥則是絕望的看着前方。

“英雄?你是英雄?!”小土哥被宋德華喚回注意力,當他看向宋德華的時候,小土哥如在水中即將死去的人抱住了救生圈。

“怎麼了?”

宋德華好心問道,小土哥也不掩飾,隨即將之前的事情告訴宋德華。

錢是沒了,但宋德華卻答應這次幫助小土哥,並且答應一起陪小土哥去醫院。

此時三人正坐在一家飯館裏吃飯,時經中午,宋德華直接邀請神宮和小土哥一起午餐。

原本宋德華打算去西餐廳的,和神宮來一個浪漫的午餐。只不過因爲這次有了小土哥的緣故,宋德華最後選擇了一家看上去還算可以的飯館。所謂可以也只上炒一個菜三四十元的那種。

現在普遍飯館炒一個菜也要十多二是元,所以宋德華選的飯館屬於中等消費水平而已。

因爲小土哥的身份比較特殊,宋德華纔沒選擇去更高檔的地方,怕小土哥不適應。試想讓一個習慣吃幾塊錢快餐的民工突然把他帶到西餐廳或大酒店那些高級地方,恐怕他連吃都不敢吃或者直接見生吃幾口就說自己飽了。但最後的結果就是等解散後回到家中他會繼續吃飯,因爲他沒吃飽。

宋德華點了個三菜一湯,然後對着神宮道:“神宮,等下不能陪你了,等下我得陪小土哥一起去看狗蛋。”

前面小土哥已經將所有事情告訴宋德華了,因爲他把宋德華當成了自己最後的希望,是他和狗蛋心目裏的英雄,所以在宋德華詢問他的時候突然他靈光一閃,然後拖住宋德華將自己的事告訴了宋德華。

而神宮也把剛剛古少寶將小土哥所有錢丟在地上被人哄搶的事告訴了宋德華,最後氣的宋德華沒好好教訓古少寶那混蛋。

“明白。”神宮微笑,她一直在現場聽着小土哥對宋德華哭訴,自然什麼都知道。也知道農村來城裏打工確實不容易。

做最苦最累的活,拿最低的工資,被主管臭罵還得面對那些鬼心鬥角的事。

在村子裏有些知識的人都進廠裏打工,這在村裏也算是體面工作。而小土哥和狗蛋因爲文化水平不高自然進不得廠或公司,只能搞泥水,也就是建築工,散工。

再者兩人也需要錢,做建築工工資會比工廠要好上一點,不過這些都是出賣苦力的活,稍有不慎就會弄到手腳之類的,若是搞到腰還將直接癱瘓。 建築工可沒什麼保險,他們又不算正式的建築工,純屬散工,有需要的時候會有包工頭喊他們去工地幫忙。若是沒工開的時候小土哥兩人則選擇去一些需要搬運工之類的地方做搬運工。

一切都是爲了錢,何況小土哥和狗蛋都是結了婚的男人,自然有自己的責任。再苦再累也得抗着,然後按月把錢匯給家人,希望改善家裏條件。

也正因爲如此,在壓力和工作上的事狗蛋病了,醫生說是經常做大量超負荷的事把身體弄跨了,所以得在醫院治療。這一治就花了小土哥僅有的幾千元,還是這個月他們兩人的工資,結果錢不夠還需要去借,但如今連借到的錢也沒有。

這如何不讓小土哥感覺自己的世界崩潰,這個月的工資沒了還不知道怎麼和家人交代,如今好不容易借到的錢也沒了,小土哥感覺自己沒用,被人打不敢還手,平時別人對他指手劃腳他不敢還口,更不能頂撞。

一直都小心做人,謹慎做人,並且告戒自己凡事要忍,要看開。可現在自己卻淪落到了這種地步。所謂的好人有好報都他孃的狗屁不是。

“宋大哥,謝謝你。”經過剛剛幾人的聊天,小土哥知道自己和狗蛋心目中的英雄叫宋德華。

“別這樣講,應該的。”宋德華真誠道。最不容易的人就是最普通的人,因爲有他們的堅持纔有了生活的美好。最後最普通最樸實的他們做出了無數貢獻讓這些生活在城市裏的人自由,瀟灑的活着。

如果沒他們建築,恐怕城裏也不過是荒區。沒有他們種田又那裏來的糧食,沒有他們辛勤勞動,那裏來的城裏人安逸不用做家務。

最普通則是最偉大。而宋德華身邊大多數人也都是樸實的人,幫助的人更多的也貧窮的人。宋德華自然熟悉他們,理解他們,也知道他們的不容易。

“還是謝謝。”小土哥不知道接着該說什麼,反正他們進城那麼久,也就只得到宋德華的幫助,卻從沒有得到其他人的正面看一眼。生活是現實的,小土哥即便是農村出來也知道。

“嘿嘿。”宋德華用食指摸了摸鼻子,最後尷尬笑了,他最怕的就是這種沉悶的場面了。

幸好,上菜時間到了,倒是把場面氣氛帶了起來,三人客氣的互相說着吃飯,夾菜的話。

而宋德華將更多的注意力引到了神宮的身上,時不時夾菜給神宮吃,臉上情誼濃濃。

“夠了!整個碗都是菜了!”神宮有些頭痛,現在神宮在懷疑宋德華是不是不喜歡自己了。現在在拼命夾菜給她吃,讓她吃胖點,然後還找個理由將自己飛了。

平日裏吃飯神宮很是講究,美女都幾乎對自己的飲食很講究的,不爲別的,只因爲要保持身材的苗條。暴飲暴食顯然不屬於她們這些美女型,所以在飲食上神宮講究,更是對養生有所研究。

只不過此時宋德華的舉動讓神宮不的得不懷疑是不是想把自己灌肥,然後好找理由多找幾個老婆,然後把自己冷落在一邊。

“多吃點好!”宋德華其實是怕沉悶吃飯,所以在製造氣氛。再說他肯定疼愛神宮這個小女人。自然是不斷夾菜到神宮碗裏。

“到時候會長胖的!”神宮只好解釋道,男人那裏會考慮那些東西,但女人就不一樣了。

“沒事,豐滿點手感好。”宋德華腦子很靈光,聽到胖就想到了豐滿。

“去死!”神宮臉上一紅,卻是直接高跟鞋踩向宋德華,不過卻踩了個空。

“謀殺親夫?”宋德華突然有些認真道。

“是呀!”神宮也不管那麼多,直接把自己的碗和宋德華的碗換了過來,反正無論如何她是不會吃那麼多菜的,肉那麼多,吃了不胖就奇怪了。

小土哥一人慢慢夾着菜吃飯,時不時擡頭看着正在吵鬧的宋德華和神宮,剛開始是奇怪的眨眼睛,後來卻是呵呵笑着邊笑邊吃飯。眼前的宋德華和神宮在耍花槍呢,小兩口感情就是好。

最後不知不覺中小土哥吃了三碗飯,吃的飽飽的才放下碗筷。而宋德華和神宮也從開始的吵鬧漸漸安靜,宋德華鬱悶的慢慢吃着飯夾菜,而神宮直接瞪着眼睛看着宋德華吃飯。

“看過沒?我帥也不用老看的。”宋德華鬱悶非常,剛剛就因爲想疼神宮,多夾點菜給她吃,結果那傢伙把自己恨上了。這樣盯着宋德華盯了許久,讓宋德華無語。

“你帥個鬼!”神宮毫不給面子,因爲熟悉所以神宮毫不顧忌。

“拜託,給點面子好不好?沒看到小土哥在旁邊呀。”宋德華翻白眼,眼前的神宮太不給面子了吧。

“哼。”神宮不說話了,冷哼一聲,算是給面子給宋德華。

“沒事,你們當我不存在就是了,你們繼續。”小土哥連連擺手,看着眼前的宋德華和神宮笑道。

結果小土哥的話直接讓宋德華翻白眼,小土哥這混蛋也太不會講了吧。還你們繼續,那不是擺明讓他和神宮繼續吵架?不過宋德華和神宮也不是正吵,而是在玩,神宮也很明白這一點,她又不是不認識宋德華,在宋德華夾菜開始很配合的和宋德華演了場戲。

“好了,德華,我要去逛街了。”時候也不早,女人逛街是需要時間的,尤其是買衣服,要試要幹嗎的。

“好的,有貝西在你身邊我也放心,你去吧。”宋德華嘴上吃着菜,說話有些含糊不清。

神宮直接起身點頭,然後對着小土哥微笑後向飯館外面走了出去,身後跟着蹣跚走着的貝西。

在神宮離開後不久宋德華也總算吃完了,在喊來老闆後結帳走人,這一餐也不算貴,百多元而已。

“小土哥,你們現在在做什麼工作?”走在路上宋德華問道。

“也沒什麼固定工作的,就是等通知,工地上有活會有老鄉通知或包工頭通知我和狗蛋的。剩下其他時間,若是沒活幹就去找搬運工那一類的事做。”小土哥想了想道。進城裏那麼久他和狗蛋一直是這樣生活的。

“一個月能拿多少?”宋德華再問。

“不固定,大概一個月三千左右是有的。”小土哥當然沒說是在他們省吃儉用的情況下一個月有三千。

“有沒興趣換工作呢?”宋德華笑問道。

小土哥聽了後卻是思索起來,良久後道:“俺們想,但沒文化,以前試過和狗蛋去工廠見工,不過有一些要求初中畢業以上,另外工資也不高,普遍在兩千多而已,沒做泥水的高。”小土哥和狗蛋都需要錢,因爲有家要養,雖然這樣做最苦最髒最累的事看起來很不划算,但是有錢。

工廠則要安逸很多,工資少了也不是小土哥和狗蛋想去的地方。出來打工,工作就是爲了錢,不管做什麼,只要不是偷,不是搶,那麼當然是那裏有錢做那裏。

“我這邊缺兩個人呢,有沒興趣過來?”宋德華其實的確需要人了,因爲他身邊的女人越來越多,起居飲食不得不增加人來照顧。日常也沒有以前宋德華一個人住的時候那麼隨便,所以宋德華現在萌生了請小土哥和狗蛋過去的想法。

“宋大哥,俺們什麼都不會做的,只會出苦力。”小土哥尷尬,他自然聽得出宋德華在幫他,但事實是他們也有尊嚴,有些時候寧願自己苦自己累也不願意被人可憐。

“我就需要跑腿的,專買苦力的活。”宋德華哈哈笑道,和村裏人打交道就得放下身份,不然很容易觸犯到他們的自尊,這樣就不好了。

“跑腿?”小土哥卻想不到眼前的宋德華需要什麼跑腿的。

“是的,比喻幫我家女人提提衣服什麼的。”宋德華仰頭想道。

“只要宋大哥真需要,俺們隨時到,只是……”小土哥還是怕宋德華因爲他們可憐而幫助他們。

“懂!我是真需要。”宋德華笑道,自己確實需要。

“好,那俺去。”小土哥自然當仁不讓。

醫院是生意最好的地方,在這裏從不缺“客戶”,每一個“客戶”都是給醫院送錢來的。

宋德華此時看着眼前醫院大門外那黑壓壓一羣排隊領號的人,在一邊休息大廳則是臉色各異的人正有氣沒氣的坐在那裏休息着。

宋德華皺眉,這醫院的氣味可不好聞,顯然小土哥也不喜歡這裏,來到醫院後臉色就變的冰冷起來,一臉嚴肅。

交費處此時也排滿了人,現在小土哥得先幫狗蛋交完費用才行,只有把這向宋德華借來的三千多元交了之後拿着單據給醫生,醫生纔會對狗蛋治療。

原先的治療已經進行到一半了,因爲錢不夠的原因才停止了。醫生那邊一定要小土哥把錢交完才進行下一步治療診斷。

而宋德華則無聊的坐在一邊等待起來,還好交費處還有椅子坐,不然那麼長的隊伍宋德華估計有得等了。 沒再去看排隊的小土哥,現在宋德華雙眼在四周隨意觀看起來,這裏是白衣天使最多的地方,宋德華此時就在觀察能否發現漂亮的白衣天使。男人嘛,無聊的時候就這樣,所有廣大男人都理解。

可是讓宋德華遺憾的是四周並沒什麼好看的人,倒是排隊的隊伍裏有兩三個比較漂亮的女人,但和神宮比起來卻是差上不少。

起碼神宮給宋德華的感覺就是死在她裙下做鬼也風流那種,而眼前的女人雖然漂亮卻也只適合勾搭一下而已,不適合結婚和同居種種。

“不是吧,小朵居然有了男朋友?”宋德華坐的椅子旁邊是電梯,此時電梯關上的那一剎那,有兩個西裝革履的青年卻在談論着什麼,其中高個青年道。捶胸頓足的是個矮個青年,此時一臉憤清接着道:“可憐我的夢中情人,居然被別人泡去了!”

“省省吧,你只是他一個普通朋友而已,還想着吃天鵝肉啊?”高個青年也不怕打擊他,直接笑道。

“所謂的戀愛都是從朋友開始,你懂什麼!再說啦,我長的也不差,起碼比剛剛電梯外坐在椅子上的那小子帥上一點吧!”矮個子不服氣。

宋德華聽到了後向自己兩邊看去,此時這排椅子上就宋德華一個人,顯然那電梯裏談話的人說的正是自己。宋德華鬱悶非常,躺着中槍了。

“得了,別想。小朵這次身體不舒服需要住院,我們只是以朋友的身份來看望她,你少來談情說愛什麼的!”高個青年繼續打擊他。事實也是,這種情情愛愛在背後說說也就算了,人家現在病了那有心情和你情愛什麼的。

“切,我聽說的是小朵並沒有男朋友,只是當初有一個人救過她,後來小朵愛上她了,接着纔有了男朋友一說。那小子似乎長的不怎麼樣,還是沒我帥!名字也土的很,叫宋德華。”矮個青年過去讓朋友的女朋友曾去小朵口裏打探過消息,知道的比高個子多。

“即便那人長的不怎麼樣,但小朵已經把心給了對方,你又何必那麼癡心呢?有意思?”高個子搞不懂爲什麼那麼多人明知道愛情傷人還要一頭撞過去。

“又一朵鮮花插在牛糞上唄!”矮個青年最後一臉憤憤不平道。

“幾樓去了?”矮個青年又道。

“五樓。”

等電梯人滿後電梯纔開始上升離去,原本煩雜的聲音總算沒了。

宋德華雙手託着下巴,鬱悶非常。現在宋德華肯定那電梯裏面的人在說自己,因爲他很清楚記得小朵,又一個美女。而且電梯裏似乎有人已經喊出了他的名字,宋德華知道,現在自己成名人了,雖然名聲似乎並不怎麼好。

最後宋德華無奈嘆氣,世界真小,在這裏居然也能遇到老熟人。看了看依舊排在長長隊伍後面的小土哥,宋德華站起身子看電梯,現在他得去找老婆敘舊了。尤其是聽到電梯裏有人在詆譭他,宋德華覺得作爲男人該給自己長口氣。

五樓是住院區,一路走來全是病房。宋德華不會笨到一個個房間去找,直接來到五樓護士工作臺諮詢。

“您好,麻煩問下小朵住在幾號房?”宋德華禮貌問道。

眼前的是個小護士,瘦小的身子如十七八歲的妹紙,此時妹紙正低頭忙着什麼,並沒理會宋德華。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