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唐宋一邊飛掠一邊回頭看著那怪物一樣的身體,臉色發白的大叫:「不要,變態。你,你怎麼尿尿的?媽媽耶,這人斷子絕孫……」

不說還好,一提到「斷子絕孫」四個字,中年人火氣蹭蹭的,牟足了勁衝到唐宋身後,拳頭不要命的砸過去。

為了實力,他把自己的東西都切了,就是為了不讓體內的力量迸發。後果是,不男不女,斷子絕孫!

嘭!

唐宋轉身阻擋,力道比之前強悍了很多,砸得唐宋的雙手一陣發麻。沒敢跟他硬碰硬,轉身繼續跑,嘴裡依舊哭喊著:「我要回家,這裡不男不女的怪物……」 你追我趕,兩人在山林里閃爍,所過之處樹木被轟得粉碎,場面不是一般的慘烈。

然而,唐宋始終沒有跟中年人硬碰硬,打一拳就跑,跑不掉就往上沖,就是不給對方任何強攻的機會。

中年人那個氣啊,咬牙切齒的,恨不得將唐宋撕碎。可唐宋速度又很快,中年人一旦停下,唐宋就趁機攻擊,搞得他空有一身強大實力卻沒辦法殺人,不是一般的憋悶。

轉眼將近十分鐘過去,唐宋感覺差不多了,忽然就不跑了,再次跟中年人強強碰撞。

這死變態也不知道用什麼辦法,實力確實提升了不少。可惜,實力雖然提升,速度反而下降,整個人變得笨拙許多。而且唐宋發現,對方其實控制不住體內的力量,換句話說對方根本沒來得及融合。

「不男不女,還光屁股,找打!」

嘭嘭……

伴隨著轟擊,終於感覺對方的力量在漸漸削弱,倒是讓唐宋鬆了口氣。靈珠也不知道怎麼回事,居然會讓這變態如此強大。

中年人自然知道自己已經漸漸處於下風,沒再暴怒了,而是警惕的防禦,不停的想辦法躲避。

天門過來的高手怎麼會如此奇怪,明明都已經打了這麼久,居然都不感覺累,他都快累得腎虧了!

「媽的,是你逼我的!」中年人忽然怒吼一聲,雙眸迸發著血光,周身力量再次徹底爆發出來,朝著唐宋轟出拳頭。

滋滋……

空氣燃燒的聲音相當刺耳,唐宋哪裡敢跟他硬碰硬,快速閃身躲避。跳到他的側面,拳頭砸過去。可還沒等觸碰到中年人的身體,一股力量從他體內迸發出來,竟是將唐宋的拳頭反彈開。

後退了幾步,唐宋不由皺眉。幾個意思,這股力量似乎是從靈珠迸發出來的。

難不成,靈珠抗拒?

「哈,我早說了,靈珠是我的!」中年人冷笑著,翻身再度轟過來。

唐宋面色變得凝重起來,本以為糾纏一段時間,等對方的力量削弱就可以將靈珠拿出來。可現在,靈珠居然抗拒,著實出乎他的預料。

難道是因為,第三片龍鱗沒有拿到,沒有融合成三叉?

念頭閃過,唐宋忽然珍重道:「接下來我不會再空氣了,我要轟到你體內的靈珠出來為止。」

中年人不屑冷笑:「小子,你夠狂,我倒要看看……嘶!」

話沒說完,卻見唐宋周身忽然燃燒起層層金色能量,整個人就好像金佛一樣,著實讓中年人不自主倒吸了口涼氣。

這小子剛才是,隱藏實力?

本來沒打斷走這一步,這是要動用兩片龍鱗內的力量,可以說是將唐宋體內所有能調動的力量全部散發出來了。

穿越古代之空間女王 靈珠抗拒,唐宋只能打到靈珠服從為止!畢竟第三片龍鱗在哪也不知道,等找到第三片,黃花菜都涼……

神色緊繃,身影快速朝著中年人撲過去。中年人駭然,雙手抬起擋在腦袋前邊,拳印便砸過來了。

嘭嘭嘭……

這回更誇張,唐宋一邊轟一邊繞著他旋轉,真正的竭盡全力。

中年人被轟得周身力量跟著潰散,身子很快麻疼起來。頭皮發麻的翻轉身子想要抵擋,可唐宋的速度真的很快,攻擊從四面八方而來,轟得他措手不及。

一口氣轟了足足有一百多下,唐宋總算停下來。往後退了一段距離,臉色有些發白。

中年人更是吐著血絲,渾身青一塊紫一塊,雙腳已經再次陷入泥土之中,雙手不自主顫抖。

狠狠沉了口氣,唐宋輕哼著:「我倒要看看,一個小小的靈珠能抵抗到什麼時候!」

說著又衝過去,還是繼續轟。中年人那個憋屈啊,唯一能做的就是雙手擋在頭上,任由著對方的力量砸下來。

戰鬥力驚人,他體內的靈珠抵抗力越來越弱,身子凹陷進入泥土的幅度越來越大……

又過了一會,唐宋累得汗水翻滾,不停喘息的踉蹌後退。砸得他雙手都麻木,靈珠還是有抵抗,這到底怎麼回事?

中年人的膝蓋都已經進入地面,腦袋都要爆炸,兩個手臂肌肉爆裂,鮮血橫流。兩眼發紅,氣血翻騰的抬頭看著唐宋,別提多震驚。

自己利用特殊辦法提升實力,也就能追他十分鐘不到,這小子居然還能爆發這麼久,太殘暴了。

不過,中年人還是很強橫,顫抖的擦拭嘴角血絲,冷笑著:「不是的東西,你拿不走!」

稍稍喘息,唐宋扭動脖子冷笑:「我還就不信,殺不死你。靈珠,今天老子讓你知道,誰才是你真正的主人!」

話音未落,人又衝過去了。中年人的右手忽然扣住左手臂,竟是強行將手臂扯下來,血粼粼的朝著唐宋甩過去。與此同時,拼勁全力從地面蹦起來,大聲嘶吼:「開炮!」

啵!

天空傳來炮彈的聲音,唐宋背後發涼。哪顧得上回頭,吃奶的力氣都是出來,追上中年人翻轉到他前邊。

轟!

強大的爆炸衝浪順勢翻騰,唐宋跟中年人同時飛起來。巧的是,中年人正好擋在唐宋前邊,削弱了很大一部分風浪衝擊……

飛出去足足有二十幾米,兩人噗通砸在地上。爆炸地點塵土飛揚,山林黑暗一片。

唐宋沒有絲毫停留,快速翻身蹦起來。嘴巴噴著鮮血,可他還是朝著中年人撲過去。把人按在地上,拳頭狠狠砸在他的腹部上。

嘭,嘭……

中年人還沒來得及反抗,腹部被轟得凹陷,骨頭爆裂,讓他兩眼不自主瞪大。

連著轟了好幾拳,中年人的腰部都凹陷進入泥土裡。就在此時,啵的一聲,靈珠終於從他體內飛出來了。

唐宋喜上眉梢,趕忙抓住靈珠,也不管中年人的死活,順著山林飛奔。

「你……」中年人嘴角顫抖,只可惜話沒等說完,天空又飛來火箭彈……

轟!轟!

一連串的爆炸,山坡被轟得天翻地覆,差點形成蘑菇雲。

唐宋被巨大的風浪衝擊撞飛出去,渾身每一寸都像是被撕裂,狠狠砸在山溝里。兩眼有些發黑,可他還是緊咬著牙關,竭盡所能爬起來離開。

這丫太狠了,居然選擇同歸於盡。明明還有希望,這丫居然選擇先死,腦子有病!

他哪裡知道,中年人其實並沒有打算同歸於盡。即便是轟炸,他有靈珠護體,最多也就是重傷而已…… “啊!?屍蠟!”我嚇了一跳,抱着紙箱的手有些顫抖。

一旁的陳雅琪聽了也臉色微變,然後好奇的問紙箱裏的燭光爲什麼是青色的。陳柏頭也不回,淡淡回道:“因爲那個蠟燭也是用屍蠟做成的,也算是陰物吧,所以點燃之後燒起來的燭光纔會是淡青色。”

這下我更是嚇得要命,手一抖差點沒把紙箱掉到地上,燭火劇烈的閃爍了幾下,差點就熄了。我的心都差點跳到了嗓子眼,魂差點就嚇沒了,還好我反應及時,趕緊又把紙箱給抱住了。

陳柏走在前面,所以沒看到剛剛那驚險的一幕,要是真的因爲我的疏忽把小黑貓給害死了,不用陳柏動手,恐怕我自己都會想要殺了自己。

沒想到紙箱外塗着的和裏面點着的蠟燭竟然是屍蠟,想想我就覺得噁心,難怪我說總是聞到一股奇怪的味道,而且紙箱外壁摸着也有些油滑。不過一想到裏面待着的是小黑貓,而且能保住它的命,就不在害怕,把它緊緊的護在了懷裏。

這紙箱十分詭異,我抱在懷裏,感覺它越來越冷,似乎不停的有寒氣從紙箱裏散發出來。我的手都快被凍僵了,覺得自己現在就是在抱着一個冰塊。

“陳柏,這紙箱冷得跟個冰塊一樣,小黑貓待在這裏面沒問題吧?”我心裏疑惑,擔心的問道。

“冷那是正常的,屍蠟作爲陰物本來陰氣就重,點着之後陰氣都散發出來了。再加上紙箱外壁也塗上了一層屍蠟,所以使得紙箱裏的陰氣越來越重,當然紙箱也會變得越來越冷。”陳柏回過頭來,解釋道。“把小黑貓放在陰氣重的地方養傷,對它是莫大的好處,所以你不用擔心,只要保護好紙箱,不要讓蠟燭熄滅了就行。至於爲什麼陰氣對小黑貓有好處,現在你暫時沒必要知道。”

說完之後,他拿了一個藥丸讓我吃下,這和他昨天離開時給我吃的藥丸一樣。吃下藥丸後,我感覺自己的身體恢復了不少氣力,沒那麼虛弱了。

吃完藥丸,他又遞了幾片薑片給我和陳雅琪,讓我倆把薑片含在嘴裏,祛除體內的寒氣。這法子我知道,外婆之前在村子裏也用過,只不過我來松陽村時把這個辦法給忘了。

現在我們已經走進了村子裏,村子裏依舊很陰冷。

陳雅琪拿着薑片,一臉不解。我趕緊跟她解釋,說含着薑片不僅能祛除體內的寒氣,還能抵擋住外來的陰寒之氣,現在這種情況下使用最好不過了。

聽了我的話,陳雅琪將信將疑的把薑片放進了嘴裏含着,過了一會,她一臉驚奇,然後豎起大拇指,應該是想說這辦法管用。

我笑了笑,也趕緊把薑片含住,頓時身子暖和了不少,紙箱裏散發出來的寒氣對我的影響也沒那麼大了。陳柏領着我倆在村子裏走了好大一會,竟然連只鬼魂都沒遇到,就像是故意躲着我們一樣。

陳柏皺了皺眉頭,然後拿出一張用黃紙剪成的,巴掌大小的紙人。他用毛筆蘸着硃砂在小紙人上比劃了幾下,具體是寫的什麼我也看不懂,反正跟鬼畫符似的。

接着他對着小紙人唸叨了些什麼,就看到小紙人竟然緩緩的飄了起來,在空中轉了幾圈之後,選了一個方向然後向前飄去。我和陳雅琪在後面看得目瞪口呆,覺得十分新奇,神祕。

“走,我們跟上它。”陳柏收起東西,帶着我倆緊跟上那個小紙人。小紙人帶着我們三個繞來繞去的走了許久,最後在一間破舊,長滿野草的屋子前停了下來。

這間屋子外貼着幾張白色的大喜字,我一愣,心想這不是昨晚女鬼想要和我成親的地方嗎,小紙人帶我們來這裏幹什麼?

我心裏對這個地方有着不小的陰影,所以下意識的後退了幾步。陳雅琪疑惑的看着我,發出唔唔唔的聲音,她嘴裏含着薑片,所以只能發出這聲音向我問話。

我有些尷尬,搖了搖頭表示沒什麼,讓她不用在意。

小紙人在屋子外飄了一會,正準備飄進屋子裏的時候,突然呼的一聲,燃燒起來,轉眼就化成了灰。

陳柏臉色凝重,皺着眉頭向前走了幾步,對着那間屋子冷冷的開口說道:“不用躲着了,出來吧。”

沒一會,那間破屋子裏發出一陣轟隆隆的聲響,接着一副棺材從屋子裏飛了出來,落到了地上。突然,棺材又猛的從地上豎了起來,砰的一聲棺材蓋猛的噴射而出,我們三個嚇得趕緊躲開。

棺材蓋直接重重的砸到了我們身後不遠處的一堵爛牆上,瞬間牆面轟然倒塌。我暗自咂舌,要是剛剛我們沒躲開的話,肯定會被棺材蓋砸成肉醬。

棺材裏躺着的正是一身紅色嫁衣的女鬼,此時,她被我鮮血灼傷的面龐已經恢復了,又變回了原來美豔的模樣,只是這次我心裏再也沒有絲毫的讚歎,只是害怕。

她睜開眼,瞪着眼睛看着陳柏冷冷說道:“又來了個送死的。”

“就是你把松陽村變成現在的鬼村吧。”陳柏皺着眉頭,一臉嚴肅,問道。

這時,女鬼從棺材裏走了出來,發出瘮人的笑聲。“沒錯,不過你是怎麼知道?”女鬼臉色微變,有些好奇的問,她開始認真大量起陳柏來。

“很簡單,來的時候我就察覺到了村子裏存在着一個陰氣戾氣極重的鬼魂,而我見到的村子裏其他的鬼魂明顯都是被奴僕化的,所以我猜想應該是有個不簡單的鬼魂把這裏的人都給殺了,在提升自己道行的同時,把村裏人的鬼魂都變成聽話的鬼僕。”陳柏冷冷的回道,語氣裏聽不出感情。

我和陳雅琪都被陳柏的話嚇得臉色大變,驚恐的看着那個貌似人畜無害的美豔女鬼,越發覺得這個女鬼心狠手辣。

陳柏又向四周看了看,接着說道:“松陽村原來的風水位置就比較便陰性,很容易招孤魂野鬼喜歡,再加上你殺死那麼多人,這裏現在已經變成了極陰的大凶之地,對於你這個厲鬼來說是個絕佳的滋養之地。”

“咯咯咯,說得沒錯,看來你來頭也不小,知道的還挺多,不簡單呀。”女鬼捂着嘴,咯咯咯的大笑起來,語氣雖然平淡,但眼中已經露出了濃濃的殺意。

“難怪。”陳柏突然說了一句。

女鬼疑惑,問他難怪什麼。“難怪你身上無時無刻都散發着一股令人作嘔的腥臭味。”陳柏眼中帶着怒意,拿出一小個小瓶子,把瓶子裏的東西撒向女鬼。

那是一些褐色的粉末,女鬼似乎很忌憚這個粉末,捂住嘴巴慌忙退了回去。她冷哼一聲,轉身飄進了那間屋子裏,她進去之後,屋子的門就立馬關上了。

接着我們聽到一陣詭異的笛聲從那間屋子裏傳了出來,笛子聲不大,但卻久久的迴盪在村子裏沒有散去。

“都小心點,她在把鬼僕招來。”陳柏趕緊退回到我和陳雅琪身旁,臉色嚴峻的說道。

果然沒一會,就見到從村子四面八方走來的鬼魂,只是這次它們和之前不一樣,走路的姿勢十分僵硬,一點也沒有鬼魂那種輕飄飄的感覺。更詭異的是,它們的表情都猙獰恐怖,雙眼像是充血了一樣紅得嚇人。

“嗷……”嘴裏還不停的發出瘮人的奇怪聲音,活脫脫的跟野獸一樣。

陳柏臉色變得更加凝重,眼中帶着怒意,氣憤的說道:“糟了,她的笛聲把這些鬼魂的神智都給消除了,讓它們變成了只會害人的兇殘鬼僕。” 烈日下的山林極為安靜,連一隻鳥兒都沒有,沒有任何樹葉在搖曳。空氣彷彿凝滯了,安靜得讓人窒息。

林子里,一批接著一批的士兵全副武裝,小心翼翼的往前挪步。他們手裡除了槍,還有熱能探測,以及一條警犬。

搜尋,地毯式的搜尋,沒給角落都不放過!

然而,從基地往外擴散足足有五千米,始終沒發現敵人的任何蹤跡,狗都不帶叫一下,彷彿徹底憑空消失了。

可以肯定的是,那個人一定受傷了,爆炸現場有血跡,還有他的衣服。看樣子還炸得不輕,可他究竟是怎麼跑掉,沒人知道……

誰也沒想到,此時的唐宋卻在基地前面寬闊的大海之中。

周身環繞了一層濃厚的金色力量,將他包裹著沉入二十幾米的海底,如同一顆金色大石頭。

球內,唐宋閉著雙眼運轉丹田。在他的額頭前邊,靈珠跟兩片龍鱗正漂浮著,三者之間散發著濃厚的力量,一絲絲的牽引進入唐宋的丹田之內。

這次轟炸,還真對唐宋造成了不小的影響。五臟六腑被砸得移位不說,後背稀巴爛,都快趕得上以前最慘烈的那一次。

不過,拿到靈珠,一切都值得。

力量修復的同時,唐宋的大腦洶湧進來許多信息,著實讓他心驚。

天門鑰匙,打開天門的唯一鑰匙。不但要得到,還要能掌控。

先前靈珠之所以那麼難掌控,是因為靈珠覺得他實力不夠。也可以說,靈珠之所以幫助那個人,就是為了考驗唐宋。

還好,唐宋成功的打敗對方,要不然連同身上的兩塊龍鱗……不,準確的應該叫鑰匙扣,都要被剝脫。

天門,不僅僅是聯通這個世界跟地球的通道,還是地球跟其他世界的聯通通道,一個上古傳送陣!

而唐宋現在,只要他再次將天門鑰匙湊齊,就可以成為天門管理員。

換句話說,以後他可以自由穿梭天門,想去哪個世界都可以!

這念頭,簡直讓唐宋腦子都要炸。怎麼也沒想到,這天門居然這麼誇張,竟然是個次元之門。

當然,這管理員可不好當。要負責天門的穩定,不能讓任何人闖入天門。除了他,不能有第二個人進出地球……

除了這些,唐宋還得到了一部功法,天。

對,就叫天。然後,內容非常深奧生澀,他居然看不懂!

用的是上古小篆,但唐宋知道每個字的意思。可聯合起來讀,根本讀不下去,就好像有一股阻力阻擋。

巧妙的是,這天功法,正好跟他的天象連接。換句話說,天象第六層,剛好是天的起步!

唐宋甚至懷疑,自己是被選中的人。也許從一開始,天象神功被師父得到,然後傳給自己,再到現在自己成為聽天門管理員,一切都是選定模式。

可能在此之前,也曾有人修鍊過天象神功,卻沒能得到天門的認可。又或者,天門管理員一代接著一代,自己只不過是其中一員而已。

這天門的背後,究竟隱藏著什麼秘密?

會不會是,整個宇宙中有無數個天門,有無數個天門管理員。然後有個超級強大的勢力統一管理著天門,他們被稱為,神?

甩開思緒,唐宋也沒在這些問題上糾結。因為他清楚,就算去糾結也沒用,他沒得選擇。

現在的好消息是,鑰匙內蘊含著強大的力量,正在幫他修復身體,同時幫他提升。只要拿到最後一片鑰匙扣,他就可以離開這個世界,回到地球……

也不知過了多久,身上的疼痛消散,唐宋卻發現,自己看到了自己的丹田。

不,是可以看到身體內每一寸器官!

內窺?

說實話,有點噁心。尤其是看到肚子里的器官,唐朝差點沒吐出來。看來,這幾天吃得有點多……

呼!

悠悠睜開眼,周遭環繞的能量已經散去,魚兒正從他的頭頂游過。

很明顯的,即便是海底下有些黑暗,他還是能看得到很遠的地方。實力提升了不少,可惜還是沒能入門《天》。這法訣,深奧得讓他頭疼,想入門估計得好長一段時間……

站起來,唐宋卻沒打算往上邊游。只見他深吸了口氣,右手拳頭忽然涌動著強大的力量,牟足了勁朝著下方轟。

嘭!

海底下傳來低沉悶響,下方果然是空的,黑金監獄!

力量強大的感覺,真不是一般的爽!

嘭,嘭……

一拳接著一拳,砸得海底淤泥翻騰,魚兒嚇壞了,紛紛往深海方向涌動。

很快,凹陷的地面啵的一下崩塌,海水瘋狂湧入。強大的吸力差點沒將唐宋給席捲進去,海底形成了一個小龍捲風。

唯一沒有出乎預料的是,下邊並沒有繼續裂開。看樣子,這黑金監獄的牢固程度,比自己想象的要恐怖得多。

這裡可是二十多米海底,被轟了一個洞,從力學角度上說,下方的空間會很快被撕裂崩塌。可現在,只是保持人頭大的孔湧入還是,其他沒有絲毫崩塌或者裂開的跡象。

沒有多想,唐宋轉身順著海底往岸邊游。還就不信了,海水進入,下邊的人能不轉移!

唰啦!

剛從海面冒出來,唐宋嘴角不自然抽搐。此時已經是夕陽西下,海邊排滿了人,無數的槍支和火箭筒對準。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