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嗯?因爲吸收了化水珠,他晉升成了天仙嗎?”小魚兒一臉愕然的看着在烏雲最心位置的林寒,眼底滿是震驚的神色。

這也太厲害了吧!

“不應該,或許是因爲吸收了化水珠,觸發了他體內的某種潛能,才讓他突破的。”差點給忘了,在這個世界,神階品是最菜的品階……

冥王扶額,這種一下子從冥界最強的王者變成了這個世界最菜的存在,她有種渾身下都不舒服的感覺。

“哦!哇!第一道天雷下來了!”小魚兒長這麼大還是第一次看到有人當着自己的面晉升呢!至於他的修爲是哪兒來的,海人一族自出生開始便是散仙修爲,簡而言之,他在黑海活了差不多五十多年的年紀,修爲沒有一點增長,模樣也停滯在了少年模樣,還是最差的修爲。孃親總說沒事不急,他也從來沒有見過人飛昇一階是什麼樣子的。如今能夠親眼看到,簡直不要太激動。

“別嚷嚷!被這天雷發現擔心劈到你身。”都說雷電無情,這天雷都有劈錯人的時候。林寒是不死之身,算被這個天劫狂虐一番都死不掉。但是這魷魚怪不一樣了。

被冥王警告了一下,小魚兒乖乖的不開口說話。

三人一起躲在一顆岩石後面,乾巴巴的看着林寒受天雷的樣子。

不過出乎了李南方跟冥王意外的是,在這個世界裏飛昇天仙修爲竟然只受了三道天雷。這三道天雷跟鬧着玩似的,林寒受完之後,一點反應都沒有。還有種受寵若驚的感覺。

李南方看了則扼腕不已,想想自己之前飛昇遭了這麼大的罪,林寒居然輕而易舉的飛昇到了仙尊的階品。

“哈哈!恭喜你!”陰雲散去,小魚兒的腿又恢復了正常的模樣。他打算從岩石後面走出來的,可才邁開腳步又摔了下去。

他從沙堆裏擡起頭,衝着林寒露出了一個明媚的笑容。

“是我要謝謝你纔對。”林寒衝他說了一聲感謝。

不知爲何,可能是因爲吸收了化水珠的緣故,他觸碰到雨水都覺得格外的親切。

想要試試看這化水珠是否真的有這樣的功效,林寒邁入了海水之。

很快,他的身子消散在了他們面前。化爲了一個水人的模樣。

更加讓林寒意外的是,他只需要用意念一動,能到達這個世界每一處有水的地方!

果然是海人族的鎮族之寶!竟然如此神!

“我們走!離開海島!去大陸!”體會到了這個化水珠的神功效,林寒連忙從海水裏鑽了出來,將李南方三人收入了自己的戒指裏。

冥王跟李南方對林寒自然是無條件信任的,但是小魚兒還有些心慌。尤其是一眨眼的功夫他四周的場景變成了一片冰天雪地,還有兩隻虎視眈眈的模樣古怪的鳳凰正在盯着自己,他一陣頭皮發麻,有種想哭的感覺。 “兩位大仙,別……別靠近我……啊!”這一幕還真叫驚天地泣鬼神,一隻用腿不利索的魷魚怪在前面狂跑,兩隻垂涎欲滴的冰晶鳳凰在後面狂追。簡直將這個戒指空間當成了你追我跑的角逐地,最後將那隻可憐的小魷魚逼的連八爪腿都用出來了。

可是沒有想到是,這魷魚腿一出,那兩隻鳳凰看到之後雙眼更是發亮,卯足了勁兒狂追。很快將這隻小魷魚按在地張大了嘴巴打算一口吞下了這個來之不易的美食。

“住嘴!這是你主子要照顧的遺孤,你們兩不能這樣。”冥王適時的打斷了兩隻興趣高漲正在摩拳擦掌的兩隻鳳凰,開口提醒了一句。兩隻鳳凰聽到冥王的話,立馬撒手不動手了。

一副乖巧寶寶的模樣看起來好不人畜無害。

雖然小魷魚聽不懂冥王在說什麼,但是他也知道是冥王救了自己。

激動對冥王報以感激的眼神,可是冥王接下來的對他做了一個動作嚇得他當場抽了過去。

“你可以切掉自己的幾條腿給他們吃,他們興許不抓你了。”冥王聽不懂他的話,他自然也聽不懂冥王的。所以冥王乾脆連筆帶畫的做了一個動作,那個動作大抵的意思跟她話裏的話語差不多。

小魷魚倒抽了一口氣,兩眼一翻,直接抽了過去。

“嘖嘖,這抽過去了? 嫁入豪門:總裁的壞女人 真不禁嚇。” 奮斗在沙俄 冥王沒心沒肺的咯咯笑出聲,末了轉過頭衝着那兩隻鳳凰搖了搖頭,做了一個不許的動作。

兩隻鳳凰有些委屈,但是沒有開口。

戒指裏的世界熱鬧非凡,戒指外的世界同樣精彩。林寒進了水源之後,隨意傳送到了大陸的一個水潭。

本着他們的外貌特殊,在沒有找到合適的衣服物件時,他們最好還是去隱蔽一點的地方,所以林寒一口氣傳送到了一個看起來光線稍微暗一些,地方稍微隱蔽些的地方去。只是讓林寒萬萬沒有想到說的是,這一傳送,傳送出了大問題。

纔剛剛從水裏爬了岸,忽然身後傳來了一陣水花的聲音。他一臉錯愕的轉過頭一看,不看倒也罷了,一看之後,他立馬呆滯了。

這逃走也不是,回到水裏也不是。兩人這麼尷尬的對視着,好半天,對方纔反應了過來。

“來者何人!”對方發出了一聲嬌喝,林寒這才意識到自己將人家通體看了一遍。人家不尖叫算了,竟然還直接從水裏站了起來,質問自己是誰。

林寒隨手變了一件衣服出來,丟到了那個人身。

這世界的女子竟然都這麼豪放的嗎?

林寒皺眉,不過話說回來,哪怕看光了,也沒有多少看頭。這身材平的自己還是人類時家裏的搓衣板還要平一些。

簡直慘不忍睹好麼。

“在下無心路過,唐突了佳人,抱歉。”不過違心的話還是需要說一說的。因爲對方看起來一副高深莫測的樣子。林寒抿嘴一笑,一副謙謙君子的模樣跟對方說了一聲抱歉。

少女擡手將林寒丟過來的衣服套,一臉玩味的看着林寒。眼底的深意讓人不寒而慄,林寒頓感發憷,有種難以言說的感覺。

好似整個人都被人看穿了一般。

“小子,你是這普天之下,第一個敢說本皇身材平板的男人。”少女露齒一笑,林寒才發現眼前的這個少女,除了耳朵長的跟那些獵者有些像,面容跟他們異世來的人類很像。

更加讓林寒沒有想到的是,對方竟然輕而易舉的破解了他心裏所想的話。

林寒雖然大吃一驚,不過基本可以確定,對方的身份大有來頭。

“你知道麼?若是換成別人,早被本皇直接絞殺了。不過你……”勝在長的不錯,她活了幾百萬年,還沒見過像林寒這樣長的這麼俊俏的男人。

林寒明白,她絕對有這個實力,不由暗惱自己怎麼得罪了這麼一個可怕的人。現在連在她面前想事情都不敢想了,因爲怕揍……

“我當如何?”林寒故作鎮定,其實後背已經都是冷汗了。

“你長的不錯,甚是討本皇喜歡。”少女慵懶的靠在岸邊,並沒有打算從水裏起來。

謝天謝地,還真是要感謝重生之後的這張臉蛋,不然的話,依照自己原來的模樣,怕是早被她給弄死了……

“所以前輩?”林寒滿臉問號,不明白對方想要做什麼。

“之前還是佳人佳人的稱呼,怎麼現在成了前輩?”少女皺眉,總算從水裏離開。隨後她悄無聲息的出現在了林寒的身邊。將林寒給嚇得不輕,有些艱難的吞嚥了一下口水。林寒那種頭皮發麻的感覺更加強烈了,很努力的去做到跟對方對視。卻惹得對方哈哈大笑出來。

“有趣有趣!小小天仙修爲,竟然敢於本皇對視,你勇氣可嘉呢?”換作一般人,早已經被自己的釋放出來的威壓給嚇得擡不起頭了,這小小少年竟然會如此的鎮定,倒是真叫她有些好了。

“其實,這位小姐,在下真的是無心路過。”聽到她如此計較自己對她的稱呼,想來是個女人都不喜歡被人往老了叫。所以林寒乾脆稱呼對方叫小姐了。

“無心路過也是路過,這身子也被你看了一遍。本皇這幾百萬年都沒有被人看過的身材被你看了一遍,你說我當如何?”少女一遍說,一遍擡手,輕輕的拂過林寒精緻的五官。

這長相還真有藍顏禍水的本事呢……

“那……你說我當如何?”林寒話語有些不利索了。

“既然看了,那便以身相許吧!”對方一語驚呆了林寒。

尼瑪?看個身子要負責?這是活在古代吧!

“可是在下,已有妻室,恕不能……”林寒話沒說完,脖子已經被人一把給掐住了。

“你真以爲,本皇不敢殺了你?你這幅皮囊,絕對不是可以在本皇面前隨意說話的資本。”對方殺心迸出的眼神,讓林寒硬生生的停下了話語權。 “砰!”得一聲重響,林寒直接被人丟入了一個陰暗潮溼的地牢之。 趴在地牢的地面,林寒發現自己的身體內的靈力被禁錮了。他連去一趟戒指空間的靈力都沒有了。猶如一個平凡的廢人,根本動彈不得。

“誰!”一道驚慌失措的女聲傳來,林寒微微一愣,因爲這聲音有些耳熟,熟悉到讓他的身子都有些不自覺的顫抖起來。

轉眼望向聲源,黑暗,他看到一個虛影正在角落處瑟瑟發抖。

林寒沒有說話,而是嘗試的朝着對方靠近。離得對方越近,對方身的氣息越是熟悉。當那熟悉的輪廓總算暴露在了林寒的視線。林寒一下子傻眼了,身子一動不動看着對方那張早已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臉龐。

“你是……”林寒纔要開口,對方看到林寒的瞬間,已經激動的朝着他撲了過來,一把鑽入了林寒的懷裏。

“林寒!你是林寒對不對!”對方緊緊的將自己抱着,那力道好似怕自己會逃走一般,林寒顫抖着雙手,用有些難以置信的聲音開口問道,“楠兒……還是……風瑟?”他不是很肯定,對方到底是誰。他怕自己認錯了人,又怕自己認對了人。

“風瑟?林寒你在說什麼呢?我是楠兒啊!”對方一臉無辜的從林寒的懷裏鑽了出來,盯着林寒看了許久之後,臉色忽然變得兇狠起來,“說!誰是風瑟!你趁我轉世的時間又招惹了什麼女人!”那一副咄咄逼人熟悉的吃醋臉色,林寒是畢生都難以忘記了。

他一下子笑了出來,伴隨着笑容的還有他的眼淚。

他猛地搖搖頭,伸出手一把將楠兒帶入了自己的懷裏。

“沒有風瑟,只有你!”林寒怎麼都不會想到,竟然會在這個世界碰到她。他已經激動的不知所以了,生怕將楠兒弄丟一般,他將她抱的很緊很緊。

“林寒,你快些鬆開……我有些喘不過氣了。”林寒實在太過熱情了,讓楠兒有些吃不消,她有些困難的開口,讓林寒鬆開自己。

林寒這才意識到自己的力氣有些大了,連忙手足無措的將她鬆開了。

“林寒我不知道自己到哪兒了?這裏到處都是怪人,我被一個模樣怪的女人給抓起來了。逼着我要我當她的徒弟,我不願意,她將我關起來了。”久別重逢後的兩人緊緊的相依偎在一起,楠兒依靠在林寒的懷裏瑟瑟發抖,訴說着她醒來之後經歷。

她不知道自己到了哪兒,只知道在這個世界隨處飄蕩的時候,忽然被一個怪的女人給抓住了,隨後被關進了這個暗無天日的地方。這個女人很怪,說什麼只要自己答應當她的徒弟,她會幫她找一具完美契合的身體給她。讓她成爲這個世界最強的人,楠兒則對這種類似傳銷一般的招徒話語當成了笑話一笑置之。

結果對方惱羞成怒,直接將自己丟到了這個地方來。

“這裏是異世,我也是無心撞到一個怪女人,那女人逼着我做她的丈夫。我不同意,被丟到這個地方來了。”林寒覺得很有可能,楠兒話語裏的怪女人,是將他抓起來的怪女人。不僅一陣惡寒,這女人有病啊!

看到漂亮的女人要收爲弟子,看到好看的男人要收做男人。 染指成婚:陸少輕點寵 節操呢?

“啊!”楠兒一臉驚愕,“我不在的這段時間,你是不是都懈怠沒有修煉了,怎麼一點長進都沒有?”楠兒一臉嫌棄的看着林寒,林寒聽得額頭滿是黑線。

“天地良心,我不僅修煉了,現在的修爲還在冥王之,不過這個女人厲害的緊,絕對是天尊階品還要厲害的大能。”林寒無言以對,這女人要不要這樣,見面打擊自己。

“哼~我信你個邪~冥王姐姐可是修煉了萬年纔到瞭如今的修爲,你看起來什麼都沒有變化,好意思說自己的修爲過了她?我現在從你身感覺不到一絲修爲。”楠兒說的是實話,她現在是魂體,對修爲靈力的感覺的最爲明顯,這小子此刻沒有一絲的修爲,他竟然好意思說自己修爲高過了冥王姐姐,這不是在逗自己玩麼?

“楠兒你怎麼不相信我,我的靈力被封了……我說了,那女人非同尋常。”林寒感覺雞同鴨講,楠兒完全不相信自己所說的話。

楠兒嘴角抽搐了一下,還是有些不敢相信。她雖然知道這個將自己抓起來的女人深不可測,但是林寒的修爲能夠超過冥王姐姐,她還是不相信的。

畢竟在她看來,時間好像也沒有過那麼久的時間。她昏睡了很長的一段時間,醒來林寒超過冥王姐姐了?這顯然有些不現實。

“丫頭,想好了麼。當我的徒弟?”在兩人的氣氛有些微妙時,忽然,那道令兩人膽寒的聲音響起,他們兩人立馬彈開了不敢擁抱在了一起。

“你這個人可真怪?爲什麼一定要收我當徒弟?”楠兒是納悶了,哪兒有人強行要收人做徒弟的。

“我怎麼怪,一個擁有古鳳凰血脈模樣乘的女人,我怎麼不想讓你成爲我的徒弟了?”女子微微一笑,一語道破了楠兒的身份。

楠兒大吃一驚,有些不敢相信對方所說的話。

林寒更是心驚肉跳,這女子竟然知道楠兒的真實身份。

看來她的身份真的沒有那麼簡單,而且修爲方面,絕對不低。

“我?古鳳凰?”楠兒被對方的話給說懵了,一臉迷惘。

“我也是古鳳凰一族的後裔,自然要選古鳳凰後裔的女子作爲徒弟。能夠成爲我的弟子是你的榮幸,你真的要放棄這個機會嗎?”女子對楠兒的執着程度超過了林寒的想象。

對方這深不可測的武功,林寒基本可以確定,如果楠兒願意答應成爲她的弟子,對她來說可能是好事。

他擡眼深深的看了楠兒一眼,示意楠兒答應她。

“好,我答應你。”楠兒原本還猶豫不決,但是看到林寒的眼神後。深吸一口氣,答應了對方,“不過我有條件,放了這個男人。”她指着林寒,說道。 “放了他?爲何?”少女的不解的看向楠兒,這兩人才剛剛被她關在一起的吧?怎麼產生情愫到了相互求情的地步了?

“因爲他是我夫……”楠兒話還沒有說完,被林寒擡手一把捂住了嘴巴。

“因爲我們曾經是朋友,前輩,要殺要剮,隨你便,但是我絕對不會娶你爲妻的。請你放棄了這個念頭吧!”且不說自己根本不喜歡這個活了多少年的老怪物,再說自己已經有了楠兒和妖妖,怎麼可能還會接受第三個女人?女人越多越煩,他覺得自己沒有能力去應付兩個以的女人。

因爲楠兒跟妖妖兩人已經非常的難搞定了,他甚至不知該在妖妖復活之後怎麼跟楠兒解釋妖妖的存在。

“本以爲你是個癡情的男人,沒曾想還是一個三心二意的……老怪物?嗯,小子,你成功惹惱我了……”少女盯着林寒猛地一看,當看清林寒心裏在想什麼時,臉色丕變,一副恨不得將林寒給抽筋拔骨的模樣,也是看的林寒有些困難的吞嚥了一下口水。

“三心二意?什麼意思?”楠兒的臉色也好不到哪兒去,轉過頭,一臉黑臉的質問林寒。

林寒大呼不妙,纔想要解釋,又怕暴露了自己跟楠兒的身份。

“小子,你這樣的人不配擁有我徒弟那麼好的女子。”林寒又給忘了,對方是能夠知曉自己心裏在想什麼的大能。沒等林寒反應過來,他直接被丟了出去。

讓他萬萬沒有想到的是,這一次,他竟然被那女人直接丟到了一個鳥不拉屎雞不下蛋的荒漠之。

等林寒反應過來時,已經身處沙漠了,還是靈力被禁錮的狀態。

他終於明白什麼叫自作孽不可活了,現在可好,戒指裏的人出不來,他也進不去。茫茫荒漠,一望無際,他現在又是需要吃食喝水的普通人,若是不吃不喝,怕是熬不過幾天會死在這片荒漠!那老怪物果然心腸歹毒的很啊!

烈日當頭,林寒感覺自己快要被曬化在荒漠了,不過心的意念在支撐着林寒一定要走下去走下去。

所以他咬牙堅持住了,一股腦兒朝一個方向出發。

日夜交替,他也不知道自己在這一片荒漠走了幾天了,只覺口乾舌燥,有種刀割喉嚨的感覺。林寒的腳步也變得無沉重,眼前的視線一片模糊,又累又餓大抵可以形容他此時的狀況。

有那麼一剎那的功夫,他以爲自己這次,要活活餓死在這沙漠。

眼前的景物越發的模糊,他的體力再也不能支撐他走下去,沒走幾步,他的腿重重的一折,狠狠的栽進了沙堆之。整個人都昏了過去,等到他再次醒來,已經身處一個很怪的地方。

而他整個人看起來也好了許多,從地坐起來,他感覺自己的身體還是有些綿軟無力。靈力還是沒有恢復,難道自己要當一個普通人一輩子?

不行!他還沒有跟楠兒解釋清楚,還沒有成功的在千年之內湊齊藥材提升自己的修爲將能夠救治妖妖的丹藥煉製出來。他怎麼能這麼平凡卑微的死去!

不行!絕對不行!

咬咬牙,林寒從地爬了起來。

擡眼一看,發現自己身處在一座沙漠宮殿之。他所躺的地方是一片輕紗環繞別具沙漠風格的房間。自己還是沒有走出這片沙漠嗎?

想想也走不出,自己明明不停的走了那麼久,結果發現這沙漠根本一望無際,他感覺這沙漠簡直大到走不出來。

“你醒了?”一道輕柔的女聲傳來,林寒一驚,擡頭望去,發現一個聘婷的身影出現在了宮殿門口。

“你是誰?是你救了我?”林寒看着對方,發現對方緩緩的朝着自己游來。

沒錯!是遊,因爲他沒有看到對方的雙腿,她的下半身竟然是蛇尾的模樣!

林寒大吃一驚的同時,還將眼底的驚愕斂去。故作一副鎮定的模樣。

“你剛纔好像很吃驚?”蛇女遊至林寒身邊,手裏端着一個托盤,托盤盛着一碗類似濃湯的食物。

看的林寒一陣飢餓,肚子不爭氣的發出了咕咕聲。

“抱歉,我失禮了。”他不應該看她長的怪一直盯着她看的。

景醫生我想追你哎! “無礙,沒有什麼失禮不失禮之說,我本是蛇人族的,生長在這片魔鬼沙漠之,見到的人類少。你看到我那個反應也是情有可原的。”少女微微一笑,倒是並沒有放在心。

只是對方的臉掛着一張輕紗,林寒並不能看出對方的真正的模樣是怎麼樣的。

林寒聽到她這麼說,也沒有再說什麼,只是傻愣愣的盯着對方手裏的那碗濃湯。

少女見林寒的眼神如此,輕笑出聲,將托盤放下,端起手的濃湯,放到了林寒的手。

林寒受寵若驚的接過,狼吞虎嚥的喝了起來。

“你是怎麼到這裏來的?要知道,這魔鬼沙漠,沒有任何人願意來到這裏。”除了那些個修行之人,爲了挑戰自己的極限會跑到這裏來走一遭,不過大抵都是九死一生。她這沙漠宮殿的外邊,到處都是那些修行者的屍骸,看起來還是有些怵目驚心的。

“惹惱了一個不知什麼級別的大能直接被丟過來的。”一碗濃湯落肚,林寒感覺腹部舒服了很多。擡手抹去嘴角殘留的痕跡,他一擡頭,對了對方那有些異樣的瞳孔。看起來像極了一個蛇類的瞳孔。

這雙眸子,好似有着蠱惑人心的本事,林寒立馬轉過頭不去與她對視。

“怎麼?我長的很可怕嗎?”少女看到林寒的動作,有些失落。自己都已經蒙了面紗,爲何他還是一副懼怕自己的模樣。

“不是,只是,非禮勿視。”林寒心有餘悸,開口解釋了一句。

“你倒是刻板守舊的很。”少女笑了笑,將碗勺放回到了托盤,“你且好好的休息着,我將這些瑣物放了回去再來找你。”說完,少女擡腳離開了原地。 事後從這個叫波雅的蛇族少女口得知,這偌大的魔鬼沙漠只有她一人居住。

這魔鬼沙漠又被叫死亡之地,無數踏足這裏爲求突破自己的修行者都死在了這裏。這可不僅僅只是用大字可以來形容。這裏頭還設下了重重結障,尋常的修行之人進入其之後,會看到自己的人生六苦,很多人會迷失在這人生六苦無法走出,繼而死在這裏。

偌大的沙漠之,只有她一人。她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怎麼來到這裏的,這裏是否還有別的蛇人族。她擁有着改變沙漠的能力,所以她在這魔鬼沙漠創造出了自己的一片的綠洲,綠洲心還蓋了沙漠宮殿來供自己居住。這一住,是千年,時間久到她都快要忘了自己是誰,爲什麼會一直呆在這裏了。

她眼睜睜的看着那些修行者死去,卻無法去拯救對方,是因爲自己一靠近他們。自行吸取了對方身的能量。致使那些人能量枯竭而死。

而林寒則是一個意外的意外,他是第一個被自己觸碰過卻沒有因生命能力枯竭死去的人。所以波雅對他異常有好感,千年了,總算有個人出現在她身邊陪着她說話了,她終於也不是孤單一人了。

林寒不明白波雅所想的事情,他只想要解開自己身的禁錮,找個機會離開這裏。

只是一直沒有找到,甚至他問過波雅,波雅也是一無所知。

這讓林寒很是氣餒,完全不知道該怎麼去做了。

有時候氣悶,只能獨自一人走出宮殿,到宮殿周邊的綠洲去看看,能否找到解決的辦法。

不得不說,在沙漠佔地爲王的感覺還是很過癮的,林寒走在這片綠洲,這裏給人一種不在沙漠的錯覺。水光瀲灩,四周濃密的植被覆蓋了這一片地方,給人一種烈日下陰涼舒爽的感覺。

波雅不太放心林寒,便一路亦步亦趨的跟着。兩人這麼一前一後的走着,時不時林寒會回頭看看波雅,發現還跟着自己,眼底有些錯愕。

“我一個人散散心好了,你先回去吧!”更加讓林寒驚喜的是,這綠洲的植被裏他還找到了一些很罕見的藥材,他一一將這些東西收了起來,放到了隨手波雅送給他的一個布袋裏。如今空間不能用,只能將着用用布袋了。

“你採這些沒用的雜草做什麼?”林寒的動作實在讓波雅費解的厲害,她一臉困惑的看着林寒,這些都是雜草,平時放在路邊都沒有人要的。他怎麼這麼熱衷興奮的將這些雜草摘了起來。

“雜……雜草?”林寒的聲音有些不利索了,這些藥材可是在他們那個世界的極爲罕見的天才地寶,都是可以煉製仙尊丹藥的稀少的天才地寶啊!怎麼到了這裏,成了雜草……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