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回屋之後我把衣服脫了下來,在鏡子裏看了看,身上一條一條的傷痕,臉上也被抽了一條紫青色的傷痕,火辣辣的疼,可是這些皮外傷,根本比不上我心痛的萬分之一。

十五年了,從我老爸帶我來到這座城市,他從來都沒有打過我,也許是他覺得我缺少母愛,所以很疼我,但這一次,他竟然當着那個女人的面這樣打我。

我忽然很想念我媽,那個我從我一出生就未曾謀面的女人,如果她還活着,一定不會讓我老爸這樣打我。

整整一晚上我一眼都沒眨,就好像死人一樣躺在牀上盯着天花板,我想了一晚上都沒想明白,爲什麼我老爸會那樣對我?就因爲那個女人?他都不聽我解釋。

最後我還是覺得那個女人有問題,她走進洗手間沒有出來,就那樣莫名其妙的消失了,然後又出現在了另一個房間,我甚至覺得我老爸是被她迷惑了。

第二天洗涮的時候那女的還跟我道歉,說是因爲她我纔會被我老爸打,我沒有理會她,這種惺惺作態嘴臉,讓我感覺噁心。

出門的時候我老爸正在客廳裏抽菸,看我要走他就說要跟我談談,我沒有理鳥他,直接摔門就去上學了。

雖然我並不恨我老爸,但他昨晚在我心裏留下的創傷,是不會那麼輕易抹去的,我想有一天他一定會後悔,我是他兒子,而那個女人,只不過是爲了他的錢。

難道他真以爲人家會喜歡一個跟自己老爸一樣年齡大的男人?真是可笑。

我整整一天都心情特別差,上課老師講的什麼,我根本不知道,當然我也不知道我在想什麼。

學校裏沒有人問我的臉怎麼了,因爲在很多同學的眼裏我幾乎是透明的,我也基本沒什麼朋友,雖然我已經大三了。

當然我並不覺得因爲沒有媽的緣故我比較孤僻,我只是習慣了一個人安安安靜靜。

中午的時候我老爸給我打了電話,第一個我沒有接,緊接着我老爸又打來了,於是我只好接了起來。

我老爸沒有提昨晚他打我的事,只說自己要去外地出差,讓我在家裏不要欺負我後媽。

我“嗯”了一聲就直接把電話掛了,本來我以爲他會安慰我幾句,畢竟昨晚他打我了,但沒想到,他說的還是那個女人的事,難道現在在我老爸眼裏,那個女人比他兒子都重要?

我冷笑了一聲就把手機揣進了口袋,我想等有一天我老爸後悔的時候,就來不及了,這世界上可沒有後悔藥。

現在我老爸出差了,家裏就剩下那個女人,還想做我後媽?看我怎麼收拾她。 這個警察看了看樂天的證件,他點了點頭。

「都是同行,我也就不瞞你們,這個女人的精神受到了刺激,三不五時就在這裡大喊自己的孩子丟了,可是讓她一個人安靜一會,她又恢復正常了,我們準備把她帶回警局,讓她安靜一會。」他說道。

「這樣啊……謝謝了。」樂天點點頭。

幾個警察將女人帶離了地下通道,秩序快速地恢復。

「姐夫……你不會是發現了什麼異常吧?這麼閑逛也沒意思,要不我們去查一查?」蘇紫影看著樂天。

「你少來,又想拖我下水……」樂天哼了一聲。

蘇紫影無奈,樂天不願意她只能幹著急。

樂天看了看蘇紫影。

「我說,你真的同意你姐的提議?」他忍不住又問了一遍。

「姐夫,你是不是很討厭我啊?我一個姑娘都同意了,你還把我往外推。」蘇紫影嘟著小嘴。

「我討不討厭你你還不知道嗎?我就是覺得這樣對你不公平。」樂天無奈的說道。

「這個世界哪有那麼多公平的?我只想要一個我愛的人,就這麼簡單。」蘇紫影回答。

樂天看著蘇紫影。

「行吧!既然你沒意見,我自然是更沒意見了。」

蘇紫影驚喜的看著樂天,這算是正式答應自己了嗎?

兩個人又四處玩了一會,樂天居然又看到了那個女人,她正低著頭坐在路邊的馬路牙子上,看起來有種特別無助的感覺。

「咦?又是她?」蘇紫影也發現了。

「過去看看。」

樂天先一步走了過去。

蘇紫影一看,馬上高興的跟了過去,這個傢伙嘴上說著不管,可是心裡卻根本忍不住的好吧。

「大姐,您還記得我嗎?」樂天蹲**看著這個女人。

女人抬起頭,她的目光終於有了焦距,看了看樂天之後她搖搖頭。

樂天微微皺眉,間歇性精神病?

「大姐,我是一個醫生,您身體是不是不舒服?我幫您看看吧。」他不由分說就抓起了女人的手。

這個女人看了看樂天,沒什麼反應。

好一會樂天才鬆開手,他微微皺眉,這個女人看起來很正常啊,他剛剛也看過了這個女人的手相,手相也是正常的。

「你是不是認為我也是神經病?」女人突然開口了。

樂天一愣。

「您的身體沒有任何問題,但是您的神色卻不太好,是不是家裡出了什麼事?」他問道。

女人看了看樂天。

「大姐,其實我也是個警察,只不過我是山海市的警察,您放心,天下警察是一家,如果您真的有事需要幫助,我會幫您的。」樂天笑著說道。

女人猶豫了一下點了點頭。

她站起身,示意樂天跟他走。

樂天給蘇紫影使了個眼色,兩個人馬上跟了上去。

這個女人走進了一個相對老舊的小區,即使是京都也不能沒有窮人住的地方,女人打開了一棟屋子走了進去。

屋子裡瀰漫著一股藥味,蘇紫影微微皺眉,樂天則是沒事人一樣的走了進去。

「咦?家裡有病人?」樂天看了一眼床上。

「我老公,他在上工的時候腿摔斷了。」女人看了一眼。

接著她就獨自去了另一個房間。

床上的男人聽到聲音,掙扎著抬頭看了看。

「你們是……」他問。

「哦,我們是警察!大姐的情況好像有些不對勁,所以我們過來看看。」蘇紫影說道。

男人點了點頭。

蘇紫影走到床邊看了一眼男人的腿,她愣住了。

「這是誰包紮的?」她問。

樂天看了一眼,也愣住了。

「我老婆……家裡一分錢都沒有了,也瞧不起醫院。」男人回答。

「胡鬧啊!你這樣包紮萬一長好了,你這腿是瘸的。」蘇紫影看著他。

男人不說話。

「你別動,我幫你看看!」蘇紫影說道。

「你?」男人驚訝的看著蘇紫影。

「怎麼了?你還瞧不起我?一般的醫生連給我提鞋的資格都沒有。」蘇紫影哼了一聲。

男人愣愣的看著蘇紫影。

蘇紫萱解開了男人腿上綁的亂七八糟的東西,她看了看。

「姐夫……我記得你有一把非常鋒利的刀?」蘇紫影看了看樂天。

樂天拿出銅匕首。

「你幫我將這裡割開。」蘇紫影指了指男人的腿。

「你開玩笑吧?沒有麻藥這樣生割?」樂天瞪著眼珠子。

蘇紫影這才猛地回過神。

「不好意思,我以為我在解剖死人呢。」

一旁床上的男人驚恐的看著蘇紫影。

「你別害怕,我是個法醫,我的技術很好的。」蘇紫影安慰道。

這句話說完,這個男人更是驚恐了。

樂天看了看男人的腿,肌肉已經被撕開了,露出了骨頭,骨頭明顯斷了,可是撕開的肌肉還沒有完全撕開,這樣想接好斷骨是不可能的。

他想了想,伸出手在男人的腿上大力的點幾下,男人本來疼的一抽一抽的腿突然就不疼了。

樂天快速的一刀劃下去,肌肉被徹底劃開。

蘇紫影對於血是完全沒有反應的,她極其專業的將斷了的骨頭複位,然後又用手指將碎掉的骨頭挑了出來。

一直到確認乾淨以後,蘇紫影這才將男人的肌肉合起來,沒有醫療用的針線,只能用普通針線湊活一下。

好在這個家裡還有點酒精。

蘇紫影將皮肉給縫合了起來,然後樂天又找來了一塊木板,蘇紫影將木板結結實實綁在男人的腿上。

「一個周之內不要動!一個周之後你最好是去醫院換一下藥!」蘇紫影提醒道。

「算了吧,一會我給他配點中藥吃吃就行了。」

樂天說道。

這家人還哪裡拿的出錢去醫院?

蘇紫影一看,就點了點頭。

「我的腿為什麼沒有知覺了?」男人奇怪的問。

「沒事!兩個小時后就會恢復了,這是讓你止疼。」樂天解釋道。

那個女人出來了,她看到自己老公的腿完全變了樣子,她驚訝的看著樂天

「大姐,你老公的腿千萬不要碰,知道了嗎?」蘇紫影提醒道。

女人連連點頭。

「你們看,這就是我孩子的照片……你說一個好好的孩子怎麼就丟了呢。」她忙不迭的將手裡的東西遞給了樂天。 樂天拿過來看了看,這是一個大概兩三歲孩子的樣子。

十幾張照片,樂天依次看了看。

「大哥,這孩子……」樂天皺眉。

「哎!孩子都丟了一年多了,她這個腦子時不時就犯病了,總以為孩子是剛剛丟的,我們也沒錢去治!」 文娛幕后大佬 偏不嫁冷情總裁 男人嘆了口氣。

樂天挑了挑眉,原來這才是真相。

蘇紫影看了看樂天,拐賣兒童這樣的案子太多了,孩子被帶走之後早就不知道被賣到了什麼地方去了。

「姐夫你幹嘛?」蘇紫影奇怪的看著樂天。

樂天居然拿著剪刀將手上的一張照片剪了,蘇紫影看了看,他將那個孩子單獨留了下來。

「大姐,你確定這是你們兩個親生的孩子嗎?」樂天問。

女人點點頭。

「我取您的一滴血用用。」

樂天用銅匕首劃破了女人的手指,將血滴在照片上,然後樂天又取了一滴男人的血。

接下來他就什麼都不做了,靜靜的等著血跡的乾涸。

「大姐,我和您說一件事,我這個手段不一定可以幫您找到孩子,如果孩子沒有離開京都,那找到的幾率就很大,如果孩子離開了京都,我就真的沒有辦法了。」

樂天提醒道,免得希望越大失望越大。

女人點點頭,現在她的腦子是清醒的。

血跡幹了,樂天拿出了一張小紙人,他將這張帶血的照片貼到了小紙人上面。

接下來他又拿了一碗清水。

「紙人聽我令!速速顯神通!生魂一線牽……捉魂在指間!只捉生人魂!往死去他方!」

樂天念完這一句,他喝了一口清水,然後猛地噴到了地上。

「去!」

樂天手一抖,小紙人搖搖晃晃的站起身,從樂天的手上跳了下去。

「孩子在京都!」樂天眼前一亮。

蘇紫影驚訝的看著樂天,她想了想。

「姐夫,我們不是京都的警察,這麼貿然的去查好像不太好吧?」她問道。

樂天一想,這倒也是……

「你有沒有熟人?聯繫一個過來我們也好辦事……」

蘇紫影想了想,點了點頭。

時間不長兩個警察過來了。

替嫁嬌妻:冷情凌少腹黑寵 「小影,你居然回來了……你要是不給我打電話,我們可又錯過了,現在一年都見不到一次了。」一個警察熱絡的對蘇紫影說道。

「你現在是局副局長了吧?」蘇紫影也笑著問道。

「還不是,不過也快了。」這個警察笑著回答。

兩個人居然聊起了天?

「我說,要不咱們邊走邊聊?現在找人要緊。」樂天問道。

「找人?」這個警察奇怪的看著樂天。

「這是我姐夫樂天,姐夫……這是劉洋,是我一個大院的。」蘇紫影介紹道。

「什麼?姐夫?紫萱結婚了啊?我的天……這個世界上居然有可以征服蘇紫萱的男人!」劉洋不可思議的看著樂天。

樂天居然有點飄飄然的感覺。

「你這話說的……我姐夫這個人我可告訴你,那更是高手中的高手,你可要搞好關係,沒準以後有什麼案子,我姐夫還能幫你一把。」蘇紫影哼了一聲。

幾個人離開了這棟房子,樂天蒙頭往前走,他可以清晰地感覺到小紙人給自己的信息。

蘇紫影和劉洋一直在聊天,那個女人則是跟在樂天的身後。

「有車嗎?」樂天突然問。

劉洋愣了一下。

「我馬上聯繫。」他點點頭。

樂天繼續往前走。

「我說小影,你姐夫到底要幹嘛?」劉洋奇怪的問。

「找孩子。」蘇紫影回答。

「你不是在和我開玩笑吧?這個女人來了我們警局無數次,次次都是找孩子……我們也是下了大力氣找人的,結果什麼都沒找到!」劉洋又看了一眼樂天。

「那是你們本事不行!你可不要用一般的眼光看我姐夫……」蘇紫影撇了撇嘴。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