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藏王這麼一說,其他人都啞火了。

四方鬼帝是沒話說了,可我總感覺,事情應該和地藏王說的不一樣,地藏王應該是有意要放林蛋蛋和他媽媽走的。

地府這邊的佈置,是十分齊全的,當時雖然說最外面的陣法破了,但是不管是地藏王親自出手,還是十殿閻王,都佈置了後手的陣法,沒時間用出來顯然是不可能的,那麼現在唯一的解釋就是,地藏王想放走他們。

看來林蛋蛋的夫妻也真是不錯啊,地藏王居然都沒有殺他。

想到這裏,我不僅暗自有些爲他高興。

四方鬼帝還是對地藏王沒有殺掉兩隻饕餮有些不滿意,不過地藏王一句,有本事你們就去追,反正本座不管了,就把四方鬼帝全部給堵了回去。

就在地藏王離開的時候,他的眼神突然朝着我的這個方向看了過來。

我在這邊偷看,是用了多寶道場的隱身咒的,但這一刻,我卻感覺四目相對,似乎地藏王和我正在虛空之中對視,地藏王只是看了看我,笑了笑,然後就搖着頭走開了。

那一刻,我感覺我的心啊,撲騰撲騰開始加速,跳動的好快。

地藏王走了,四方鬼帝的人愣了一下,知道沒戲了,他們很快也離開了。

地府的人是最後走的,因爲饕餮神域被地府給封印在了這裏,按照規矩,現在饕餮神域,就應該是他們的私有財產了。

地府派人來查看,那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事情都到了這個地步,也沒什麼看頭了,就在我準備走了的時候,突然,輪轉王的聲音,出現在了我的耳朵邊上。

“別這麼着急走嘛!”

輪轉王笑了笑,對着我說道。

“您找我,還有什麼事情?”

“地藏王大人剛纔給我傳音了,他說他讓我給你帶句話。”

輪轉王對着我說道。

“帶話?帶什麼話”

我有些奇怪的,對着輪轉王問道。

“地藏王大人讓我跟你說,要你記着,你欠他一個人請!”

聽到輪轉王說的這個話,我的心裏瞬間就明白了很多的事情,果然,剛纔地藏王是看到了我在旁邊的。

而他說的欠人情是什麼意思?我左思右想,纔想到了這個一個可能,難道說,放走林蛋蛋和林媽媽, 居然是因爲我?

不會吧?

想到這個,我感覺我整個人都不好了。

很有肯能就是這樣,可是我虧大了啊,這麼大的一個人情,我要怎麼樣才能夠還的清楚啊,不行,光是我一個人還不夠,我一定要找林蛋蛋這個傢伙,這個事情,他也有份。

吐槽歸吐槽,這種事情自己說說就好了,當然不能拿出來扯。

“請幫我謝過地藏王,要是沒什麼事的話,那我就,先走了?”

我對着輪轉王說道。

“等一下,剛纔是地藏王大人找你有事,現在是我找你有事。”

“你找我什麼事?”

我有些疑惑的對着輪轉王問道。

“你的地府貢獻度,已經很高了,你就不打算換點什麼東西麼?”

地府貢獻度?要是輪轉王不說的話,我還真的把這個事情給忘記了。

“能換什麼東西?”

我對着輪轉王問道。

“去我宮殿看吧!”

說着,他大手一揮,一隻冥龜從天而降,我們很快就到了他的宮殿裏面。

“你身上有百萬貢獻點,,亂七八糟的東西,我也就不讓你看了,你現在的貢獻點,我們最推薦你兌換的東西,有兩樣,一個是青陽小還丹,還有一個是,這個!”

說着,輪轉王拿出了一個黃色的類似令牌一樣的東西,在我的面前晃了晃。

“這是什麼東西?我對着輪轉王問道。”

“我也不知道這是什麼,放在庫房好多年了,今天還是地藏王大人指明,說這個東西和你有緣分,讓你出八十萬貢獻點換走呢!”

八十萬,這麼一個破牌子,就花我八十萬?我說,就算是我兌換一個並蒂雙珠彼岸花,也就只需要三十萬貢獻點好麼?

不過,既然地藏王說這個東西和我有緣分,那我就忍了。

還有二十萬,應該就是這個青陽小還丹了。

“青陽小還丹是幹嘛的?”

我一陣無語的,對着輪轉王問道。

“這個是上古時期的道人煉製出來的丹藥,地府可是快絕版了,發出去一顆就少一顆呢!二十萬貢獻點,也算是便宜你了,這是人類吃的丹藥,要是換成鬼丹的話,你就算是多十倍的貢獻點,也換不到。”

“行,那就這兩個了吧!”

雖然輪轉王這傢伙看起來比較陰的樣子,但是他一般好像也沒有坑過我來着。

“這青陽小還丹,一旦開啓之後,就要儘快服用,反正回到地府還要一點的時間,你就在我這裏吃了吧,我幫你護法 !”

輪轉王對着我說道。

我點了點頭,吞下了這顆丹藥。

(本章完) 其實這個青陽小還丹對我來說,還真的是非常及時的,因爲我的道術修爲,本來就要比鬼術修爲低一階,現在用了這個東西,正好能夠補充一下,讓我的修爲平衡平衡。

吃掉了青陽小還丹之後,我感覺到一股熱氣,衝着我的腦門就去了,整個人的身上一片輕靈。

身上的真元瞬間竄遍了全身。

以往我也是吃過丹藥的,但是我不知道,是緣故時期的修士煉製的丹藥太過於霸氣或者是怎麼的,這個丹藥吃起來,和我之前吃的丹藥居然截然不同。

我平常吃的丹藥,都是屬於那種刺激類的,通過不斷的增加真元流速,然後衝破等級。

這種丹藥吃了以後,一般來說會有不小的副作用,這樣晉級了之後,人往往會因爲根基不穩,而產生各種各樣的問題。

可這可丹藥,完全不存在這樣的問題,他是反其道而行之,非但沒有刺激真元流速,還對真元的流速進行了壓制。

本來我的真元,五分鐘可以運行一個小週天,一個小時可以運行一個大周天的,但是吃了這個丹藥以後,我感覺衣別說是五分鐘了,就算是半個小時,都不一定能夠運行一個大周天了。

真元流速變慢了,可藥效並不小,我能夠感覺得到,我的真元正在進行飛速的增長。

快有快的感覺,慢有慢的感覺,剛開始的時候,我還因爲這種慢,有些不適應和不高興,但是真正靜下心來,我發現這其實是一種非常難能可貴的東西。

在極慢的真元流速之下,我可以看到很多平常我看不到的東西,比如說,我的經脈之中的破損,或者是我的功法的不足,等等!

很快,我就欣喜的沉浸在對這顆丹藥的利用之中了。

就這麼一會的功夫,我的修爲開始了急速的攀升,本來只是二階羽士的,現在立馬就竄到了二階羽士的巔峯。

一個小時的時間過去了,我纔剛剛運行完了一個小週天,而就在這個時候,我的等級也突破了。

完全沒有絲毫的生澀感,也沒有基礎不紮實的感覺,就好像是我天生就應該突破一樣,這種突破,甚至有一種類似於我鬼將壓制到極限,完美進階的那種感覺。

本來我以爲,這樣就結束了,可事實證明還沒有完!

我繼續運轉真氣,還是在處於壓制的過程中,就這樣,我又連續的運轉了一個大周天。

一個大周天運轉完,這青陽小還丹的藥效,才退的差不多了,而這個時候我發現,我居然已經達到了四階羽士的程度,一丹破兩階,簡直是神奇。

當我再次睜開眼的時候,

我發現我已經不是在原來的大殿裏面了,而是在一張牀上!

我趕緊起身出去,很快我就找到了大殿之中的輪轉王。

“怎麼樣,青陽小還丹還不錯吧?”

“簡直是強!”

我一陣興奮的對着輪轉王說道。

“是啊,遠古時期的修士,追求的一種逆的意境,可惜到了我們這一代,這種帶着逆的意境的丹藥,已經不多了,不然的話,我肯定多給你搞幾個吃一吃!”

“多謝輪轉王殿下!”

我這一句謝謝,說的是真心誠意,輪轉王沒有騙我,這個丹藥,真的是價值連城,遠遠不止二十萬貢獻點這麼簡單。

“行了,我還有事,你自便!”

說着,輪轉王就消失在了大殿上。

我掏出手機看了看時間,居然已經過去了一天了。

再一打開我的須彌袋,我發現我的傳訊石,已經響的炸開了。

首先我當然是打開了蘇小魅的,蘇小魅居然給我發了十幾條消息,我一條一條的聽完,反正大概內容就是表示我不回她的消息,她生氣了。

我趕緊給蘇小魅解釋了一下,告訴她我閉關了。

我們的小魅同學,總是善解人意的,我跟她解釋了半天,她終於還是原諒我了,她告訴我,她現在正在接受最後的三座城池,並且正在佈防,她說她現在手上的人手嚴重不足,接受城市有着很大的困難。

於是她又順便問了我一句,我想不想要一個城池,他送我一個!

能在地府擁有一座城,想起來就不錯啊,而且我也正好有人守!

我們兩個一拍即合,我也完全沒有想着客氣,蘇小魅的東西,不就是我的東西麼?

我讓我手下的人,過去配合蘇小魅,佔領城池。

蘇小魅送我的這座城池,距離她的領地,還有其他她在別的地方的領地都比較近,萬一出點什麼事情,也好互相照顧。

我跟蘇小魅掛了傳訊石,我本來是想去看看我的城池的,但是感受了一下我的包裏還在響動的傳訊設備,我表示我蛋疼了!

再一看,太皇宗那邊的傳訊設備也在響,太皇宗找我幹嘛?

我有些疑惑的選擇了接聽。

居然是沈夢瑤的聲音。

“師兄,師兄,聽到請回話!”

“師兄,在麼?”

……

沈夢瑤居然比蘇小魅還堅持,一直給我發了三十多個信息。

我也有些受不了了,趕緊給沈夢瑤回了消息。

本來不回還算是好的,但是我

表示這麼一回反倒出問題了,沈夢瑤直接給我來了一句。

“師兄,師妹要是碰到困難了,你幫不幫忙?”

她則回句話一出,直接就把我給整蒙逼了。

“你出什麼事了?碰到什麼困難了,你跟我說說?”

我對着沈夢瑤問道。

“你要先答應了幫忙,只要你答應了幫我,我就告訴你是什麼事情!”

沈夢瑤這是赤果果的下套給我鑽的節奏啊。

“這樣吧,只要你不是在身體需求上面請我幫忙,我都會盡我最大的努力幫助你,怎麼樣?”

我對着沈夢瑤問道。

“師兄,你找死啊!”

沈夢瑤嬌怒的話,瞬間就傳了過來,我現在幾乎都可以肯定,沈夢瑤的臉上紅了一大片。

“誰有身體上的需求了,你說話也不害臊,再說了,我有需求我也不找你,你就是個膽小鬼,就是個木頭,我就算脫光了站在你面前,你也硬不起來。”

臥槽,沈夢瑤什麼時候也變得這麼彪悍了,好吧,我們兩個之間這周個曖昧的場景,好像確實發生過幾次,但是都莫名其妙的被戳散了。

“你才硬不起來呢,說正事!”

我只好轉開話題。

“茅山有個人,總纏着我,你幫我解決一下!”

沈夢瑤有些氣鼓鼓的,對着我說道。

“茅山派的人?他是在哪裏認識你的?”

“太皇宗!”

我們的蘇小魅同學,似乎怒氣未消。

“你不呆在太皇宗,不就行了麼?”

我對着沈夢瑤說說道。

“我是沒呆在太皇宗啊,我現在都已經到了學校了,結果那個不要臉的,一路追着我,居然也跑到我們學校來上學來了,我感覺我現在要瘋了,你知道麼?”

如果是別的地方的人,我可能興趣不大,但是茅山派的,我就有幾分興趣了。

“那你說吧,要我怎麼幫你、?”

我對着沈夢瑤問道。

“你想要幫我的話,很簡單,給我做一天你的男朋友就行了,你給我做一天男朋友,讓那個茅山派的知道了,他不就不會糾纏着我了。”

“不可能吧?”

我有些無語的對着沈夢瑤問道。

“當然是真的,那人之前都打賭了,只要是我找到了男朋友,他就不糾纏我。”

似乎也不是什麼大事,就當是救一下沈夢瑤好了,畢竟沈夢瑤也幫了我們不少的忙,不過我幫忙之前可是留了個心眼,特地跟我們的蘇小魅同學請示了一下。

(本章完) 這個請示可是非常的有必要的,完全是爲了防止我們的蘇小魅同學秋後算賬啊。

不過我請示的內容,肯定不會什麼都說的,我就說是幫沈夢瑤做點事情,所以請最美麗,最漂亮,最溫柔的好媳婦批准。

蘇小魅想了半天,給我回複道。

“不就是幫人家個忙麼?還那麼多事,用得着說那麼多違心的話?”

有句話怎麼說的來着?女人啊,就是要靠哄的。

“我剛纔那些話,可是一句一句的,都發自肺腑的啊,絕對沒有什麼違心的話,全部都是真真的!”

我這個消息發出去了以後,蘇小魅安靜了好一會,纔給了我最後的回覆。

“就你貧嘴,好了,我答應你了,幫忙就幫忙,不過規矩,你應該是清楚的,你要是做了什麼不該做的事情,回來以後,我就會給你唱一首好聽的歌!”

我做了壞事,蘇小魅不懲罰我,居然還給我唱歌?這個待遇好的我有些不敢相信啊。

“唱什麼歌?”

“一休哥,你聽過麼?割雞,割雞,割雞…….”

我滴媽呀,這也太狠了吧!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