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大家都在心中祈禱,千萬不要率先對上龍王學院。

因為龍王學院的實力太強大了。

如果最後再碰上他們的話,他們贏得機會就更加大一點。

反之,夜冰依卻更想早點對上他們龍王學院,因為這樣才可以速戰速決。

夜間。

夜冰依安撫好了兒子之後,一個人便來到了山上,然後將納蘭鈺容和帝凌影也都給打發走。

她自己一個人站在這裡,陪著帝玄胤。

伸手抱著他的腰身,靠他的肩膀上,喃喃道:「小胤胤,你究竟什麼時候才醒來?人家好想你啊,比賽也需要你的幫忙……」

說著說著,夜冰依便靠在帝玄胤的身上,迷迷糊糊的睡了過去。

可能最近她的肚子大了一點,也更加需要休息了。

而此時,帝玄胤整個人卻還陷進在那一層迷霧當中。

他不知不覺,便被拉進了一個神秘的空間。

這個空間里充滿著濃郁的靈氣。

帝玄胤心中驚訝,「這是什麼地方?為什麼會有如此濃郁的靈氣。」

只是還沒有等他感慨完畢,便有一道殺氣騰騰的氣息朝著他撲了過來。

帝玄胤看到了眼前有一片黑乎乎的東西,在朝著自己撲過來。

但是沒有看到實物。

後面應該有什麼東西?

很快,帝玄胤就看到了一個虛幻的小人在跳躍,那都是一個個黑影,而他們好像正在擺著什麼陣法一樣,想要將他囚禁在這裡。

瀲灧的紫眸微微一動,隨即他上前,便狠厲的出手,打算先下手為強,把這些東西給殺掉。

否則的話,他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出去。

就在這時,遠處有兩個人,正在那裡打坐。

聽到這道響聲,他們兩人同時睜開了眼睛。 所以陳志凡就叫他們回家了,廖漢、杜江、陳文遠這三員大將都不在,留下加班的,也是平常工作相對清閒的頂上的。

陳志凡摸着下巴,猶豫着是不是叫他們回來。

想了一會,還是覺得算了,解曉東都浪費了快半個月時間,也不急在這一時了。

行吧,那明天再叫他們回來,再開始查吧。

陳志凡取出手機看了一下,現在四點半,離下班時間不遠了。

趁着沒下班,還得去丁雲鵬的地盤一趟。

陳志凡披上警服外套,走出了刑偵大隊。

剛出大門口,正好看見他們特警的一臺黑色的巡邏車從刑偵大隊門口經過。

陳志凡攔下車,叫他們送一程,他們欣然同意。

陳志凡就坐上了特警巡邏車,原本他打算開一臺捷達警車過去的,現在有巡邏車,自然懶得廢那功夫。

車上有兩個特警隊員,都沒有那天和他一起行動的那小子,想來身爲猛虎突擊隊員,他是不會參與這種街面巡邏的。

特警大隊屬於分局下屬單位,但猛虎突擊隊是市局特警支隊直屬的,因爲有着這層關係,特警大隊自然挨着市局那邊去了,隔分局、隔刑偵大隊都有些遠。

十幾分鐘的車程,巡邏車直接開進了特警大隊大院。

陳志凡再三感謝了兩位隊員,就下了車,巡邏車迴轉,繼續去巡邏了,他們還沒交接班呢,可不敢稍有懈怠,特別是在陳志凡這個民警面前。

剛下車,陳志凡擡眼就望見一個辦公室模樣的屋子門前,掛着平原區分局特警大隊、香都市特警支隊猛虎突擊隊兩塊牌子。

陳志凡就徑直走了進去,可巧,丁雲鵬這個大隊長在他那張紅木辦公桌上對着一張表格寫寫畫畫。

“咳咳”陳志凡咳了兩聲代替敲門,就走了進去。

丁雲鵬聽到聲音擡眼一看,頓時樂了:“喲,稀客稀客,怎麼會想到到我這破廟來?”

“你這人多勢衆的,還好意思叫破廟,那我們大隊成乞丐窩了啊?”陳志遠也不跟他客氣,直接坐在了辦公室的紅木沙發上,笑着說道。

丁雲鵬起身找杯子給陳志凡泡茶,邊說道:“我可沒說,是你自己說的,你丫的不會是專程過來和我討論比誰更破的問題的吧?”

“哪兒呢,我是專程過來蹭吃蹭喝的。”陳志凡調整了一下坐姿,笑得很燦爛。

“咦,可我記得我沒欠你的吃喝呀。”丁雲鵬眼珠子轉了一下,回道,邊把一次性杯子泡好的茶遞給陳志凡,陳志凡喝了一口,這老小子這裏都是好茶啊,暗讚一聲,呼出一口氣,才說道:

“你是沒欠,可你們的隊員欠了,就昨天,和我一起行動的那小子,在我面前提前丟閃光彈,差點沒閃瞎我的眼睛!”

然後盯着丁雲鵬,肅然道:“所以,你說這頓飯該不該蹭。”

陳志凡睜着眼說瞎話,絕口不提人家事先提醒過的事情,反正他也不怕問起,只要一口咬定沒收到他的呼叫就好,反正分局配發的通訊設備,質量一直都不怎麼樣。

“照你這麼說,這飯還真省不了了,行吧,我打電話安排。”丁雲鵬說着就要打電話給一個相熟的飯館,這飯館味道不錯,價格實惠,他們聚餐,也經常跑到那裏去。

陳志凡急忙攔住他:“得了吧,您老貴爲一把手,事情那麼多,這種小事,哪能讓你浪費時間作陪。”

“沒事,今晚沒有飯局,咱哥倆聚聚也不錯。”丁雲鵬卻說道,邊開始撥電話了。

“哎喲,我說您老就別摻合我們這些小警察的事情行不行?”陳志凡急了,張口就說道。

“你說這話就是找抽了,什麼小警察?我在你面前裝過大尾巴狼嗎?擺過領導的架子嗎?我和你純屬以心交心。”丁雲鵬表情激憤,魁梧的身軀微微有些顫抖,看來是被陳志凡的話給氣着了。

陳志凡是以挖人爲目的的,哪兒敢讓人家當家的在場,爲了阻止他摻合進來,話裏話外有些口不擇言了,現在看到丁雲鵬這個樣子,不由得暗暗叫苦,這哪跟哪嘛。

“哥,我地大哥哎,你可別激動,其實我是看那小子挺機靈,想和他認識一下,有你在旁邊,我是舉雙手歡迎的,可他們普通隊員,看到你這個領導在旁邊,拘束不是,那就沒意思了。”陳志凡治好半真半假的解釋。

丁雲鵬的表情瞬間多雲轉晴,笑嘻嘻的說道:“原來是這樣,我就覺得不對,他即使行動有些失誤,可畢竟沒造成不良後果不是,有你這麼巴巴地跑來讓人家請客吃飯的嗎?”

臥槽,被這老小子給套路了!原來這傢伙打情感牌詐我話。

如果不是心懷鬼胎,萬萬不能道出的真相,可能真的說給他聽了。

“那你看,幾個意思?”陳志凡意識到被耍了,語氣就有些不爽。

“喲喲喲,拽起來了,信不信我讓他從你面前永遠消失,你永遠都找不到?”丁雲鵬笑着“威脅”。

“你管天管地,還要管人家拉屎放屁,人家的社交活動你也要管?”陳志凡直接嗆聲道。

“我是不應該管,但我可以派他出去執行任務,或者回家休息去,總之就讓你找不到,這是沒問題的。”丁雲鵬笑得很戲謔。

“臥槽,你這領導怎麼當的?這太壞了吧?”陳志凡叫道。

“你以爲不壞我能當領導?”

丁雲鵬的反問頓時讓陳志凡無言以對,確實,單就他接觸得深的幾個領導,在套路方面,已經完秒他這個渣渣了。

所以,當領導,確實得夠“壞”呀。

陳志凡眼見拿他沒轍,心生一計,拿捏起腔調:“丁大隊長,求求你不要棒打鴛鴦。”

“這……”丁雲鵬一開始聽他的口氣,以爲服軟了,準備來一句“這還差不多”可陳志凡這傢伙後面的一句學女聲的“棒打鴛鴦”,直接讓他噁心到了,他丁雲鵬,自認爲久經段子場,什麼套路都能把控得住,唯獨拿扮女人這招沒轍。

他把話噎在嘴裏,聽得他是哭笑不得。 一夜有寶,老婆復婚吧 互相看了對方一眼,一人疑惑道:「慕容,真是怎麼回事?不是說好了我們等一會兒再各自出手嗎?你怎麼這麼快……」

然而,當他們看清對方的眼睛,突然眉心一跳,「不好了,難道有人闖進來了?」

不過下一刻,男人的眼睛便是一亮,眼睛里充滿了濃濃的趣味。

一道冷喝聲響起。

兩人抬眼便看到一襲紫衣瀲灧的男子,在半空中,他的墨發凌空飛揚,整個人身形宛若俊美的神邸一般,氣息強大,讓人無法忽視。

超級大武神系統 「呵呵呵,居然來了個不怕死的小夥子。」

一名男子摸著下巴,眼睛里滿是趣味的說道。

不過他的眼中卻帶著幾分不屑。

因為他看到那年輕人毫無章法,貿然送死,真是可惜了。

身旁的另一個男子卻搖了搖頭道,「你仔細看看,他是有章法的,並不是像無頭蒼蠅一樣亂打的。」

旁邊的男子聞言,眯了眯眼,「這可能是巧合吧?」他可不願意相信這年輕人有這樣的頭腦。

畢竟他們兩人破了這一關陣法,還是花了好久呢。

旁邊的男子笑了笑道:「那邊拭目以待吧。」

「好,那我們就在這裡等著吧。」兩人對視一眼,又同時坐到了一旁,開始等待。

這一等待變是一天一夜。

帝玄胤此刻才收拾完了那些詭異的黑影。

迎面,突然來了兩個陌生的男子。

其中一個對他打招呼道:「呵呵,這位小兄弟身手不錯呀,居然能夠把這關給破了。」

「哼,這有什麼了不起的,我們可是破了好幾個關卡了,他破了這一個算什麼呢?」旁邊傳來一道不屑的聲音。

帝玄胤抬眼看向眼前突然出現的兩個男子,看得出來,兩人都不是尋常人。

他便對兩人點了點頭,「在下帝玄胤,無意來到這裡,二位想必其中一個便是慕容院長和您的朋友了吧?」

「原來你是帝家的人?」慕容院長聽了,眼睛一亮,對帝玄胤頗有好感。

帝玄胤微微一怔,隨即點了點頭,「算是。」

「這話是什麼意思?說個話還遮遮掩掩的,是不是難道你這麼大的人還不清楚啊!」旁邊的男子對帝玄胤很是不滿。

不知道為什麼,他就是覺得他滿口胡言,誇大其詞,所以對他沒有什麼好感。

帝玄胤淡淡的瞥了他一眼,並沒有搭理他。

理了理自己被那些東西攻擊弄破的衣服。

見帝玄胤居然對他不理不睬,男子心中不由更氣了,冷哼道,「你小子少得意了,不就破了一個關卡嗎?你要知道,想要離開這裡,就必須要靠我們兩人,把這裡的陣全部給破了。

否則你永遠都不要出去了!

所以你最好還是多巴結巴結我們,好好聽話吧!

否則就算你是帝家的人,也要死在這裡!老子對你帝家人一點好感都沒有!」

男子氣呼呼的大叫著。

帝玄胤淡淡的挑眉,眼中精光閃爍,此人對自己如此挑剔,看不順眼,便是因為他是帝家的人嗎?

慕容院長看到這一幕,無奈的搖了搖頭。 丁雲鵬用手指點着陳志凡,想數落一下,又頗有些拿這傢伙無招。

“行行行,你和曾強愛咋滴咋滴吧,我不摻和還不行嗎?”丁雲鵬頗爲無奈,只好說道。

一旁的陳志凡聽得是想罵娘。

嗎的,怎麼有種封建家族裏家長口吻的感覺?

啊喂,我和那小子只是想認識一下,不是談婚論嫁啊!

問明曾強那小子這會兒在他們大隊裏的健身房裏鍛鍊之後,陳志凡先向丁雲鵬要了一個曾強的電話,他怕找不到人。

然後陳志凡出了辦公室,就去找曾強了。

健身房在大院裏面的一個角落,陳志凡找到後直接走了進去。

在陳志凡看來,特警大隊的健身房雖然不大,可裏面是樣樣俱全。

除了一些大型的專業器材,其他單車、槓鈴什麼的應有盡有。

裏面有兩三個人正在鍛鍊,看樣子都是特警大隊的隊員,這些隊員身材輪廓分明、髮型清一色的短寸,甚至隔遠了看,側臉都感覺有點相像。

真的就像從一個模子刻出來的一樣。

陳志凡竟一下沒分清楚這幾個人哪個是他要找的曾強。

還是曾強先發現了他,他剛鍛鍊完,擦着汗走出來,想去洗浴室沖洗一下,一眼就看見了門口站着的陳志凡。

“啊,陳頭,你怎麼在這裏?”他對陳志凡印象很深刻,雖然只見過一面,但認得出他,直接就招呼上了。

陳志凡聞言定睛一看,正是那天和他一起行動的猛虎突擊隊員。

這貨一張立體感十足的臉,棱角分明,配合着他的短寸,有種歐美男星的感覺,和越獄裏的米勒感覺有些神似,卻比他還要帥。

長成這樣倒還罷了,關鍵是一身精煉的腱子肉,和健美先生的類型不一樣,他的肌肉充滿美感又不顯得突兀。

那天行動的時候他帶着防爆頭盔的,陳志凡沒太看得清,現在倒好,看是看清楚了,但陳志凡有種想死的感覺。

在這麼又帥身材又好的大帥哥面前,他沒臉見人了。

以前覺得自己還蠻帥的,可在曾強面前,醜出屎了好不。

真是人比人,氣死人。

好不容易把嫉妒、哀怨等等不良情緒收拾好,陳志凡笑了笑:“找丁雲鵬有事,順便就過來看看你這精英是怎麼訓練的。”

“瞧你這話說的,我們訓練都一樣的,精英不精英的就只是個名號。。”小夥子摳摳頭,有些靦腆。

八零甜妻萌寶寶 看來挺謙虛的嘛,人品應該不錯。

陳志凡很滿意,人才如果恃才傲物,他把人要回去還得當老祖宗供着,那就自討苦吃了。

這樣不驕不躁的挺好。

“你就別謙虛了,那天和你的共同行動,我是印象深刻,可以說,要不是最後你隨機應變,恐怕我們要出大麻煩的。” 借代法 陳志凡擺擺手,對他的能力給予了肯定。

他說的也是實話,那天的情況他後來也知道了,真是計劃不如變化快,幸好這小子機靈,否則要是閃光彈沒有效用,那可能李大紅引爆煤氣大家一起玩完了。

“哪裏哪裏……”曾強面對這突如其來的誇獎,顯得更加不好意思了,站在那裏有些手足無措。

看來他打心眼裏覺得自己做的沒什麼了不起,和平常沒什麼兩樣。

真是個單純的好孩子,陳志凡對說服他有了更大的把握。

“怎麼,你就讓我站在這兒和你說話”陳志凡目光看似隨意的看了看門口,意有所指。

“哦,對對對,是我太失禮了,我馬上去換衣服,你等等我。”曾強連忙賠禮道歉,然後就鑽進了旁邊的小更衣室。

他現在一身健身衣,不好外出。

換好便服後,曾強提議去外面的大排檔吃點東西,陳志凡欣然同意,他晚飯還沒吃呢。

他能主動提出來,看來對陳志凡印象也不錯,陳志凡對待會要說的事情更有了信心。

特警大院一出去,走過了一條街,往左拐,就到了小吃街。

此時夜色剛剛降臨,各攤檔的老闆正有條不紊的擺放着桌椅板凳等傢伙什,一些賣主食的已經有顧客零零散散的上門了。

曾強問陳志凡想吃什麼,陳志凡說他對這邊不熟,曾強是這邊的東家,他做主就好。

曾強就徑直帶領陳志凡來到小吃街中間的一家火鍋店。

好傢伙,這還沒進去的,就已經人來人往了,看來生意非常好。

“陳哥,這家火鍋店是這裏的老字號,味道很棒的。”曾強指了指火鍋店裏面,笑着道。

陳志凡含笑點頭。

兩人剛纔一路上邊走邊閒談,敘過年齡後,還是陳志凡要大一點,曾強就口稱哥了,陳志凡自然無所謂。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