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她嘟囔著,這上面將這個叫樂天的人介紹的非常詳細,年齡、居住地址、職業、愛好、不良習慣,全部都清清楚楚。

自己的老公又不是警察,很明顯這不是犯人的資料,那是什麼呢?

她思索了片刻。

「我吃完了,走了。」

外面傳來自己男人的喊聲,男人吃飯的速度極快,女人急忙將紙放了回去,快步的離開了書房。

她拿起外套給自己的男人穿上,然後居然還撒了一下嬌,男人倒是極其受用的享受了一下,然後快步的離開了。

女人看著門關上,她眨了眨大眼睛,原地思索了很久。

高小秋的基地內,張敏安靜的趴在地上,她不可思議的看著面前的一幕,那隻巨大的蛤蟆是自己這輩子見到的最大的蛤蟆,難道外星人養的寵物是蛤蟆?

可是過了一會,這蛤蟆的個頭居然又大了幾倍,現在的這隻蛤蟆看起來可太恐怖了,它居然像是一隻大卡車,那巨大的腦袋一次吞十個人估計沒問題。

張敏感覺自己的手腳都在發抖,她有點尿急的感覺。

就在她想偷偷地退後一些的時候,那四個製造紫色光幕的人其中一個居然向她這裡看了一眼,鄭敏不敢動了。

她可不想被外星人拉去做解剖實驗。 虯褫看著蘇紫萱,它突然發現自己現在已經不能佔據到完全的上風了,它意識到自己可能上當了!

這個女人一直在自己的面前磨磨唧唧拖延時間,很有可能就是給那個小蛤蟆爭取時間。

「你在騙我!」它兇狠的吼道。

「大長蟲!你也囂張了這麼久,也該我們發威了吧?」鍋蓋毫不客氣的呵斥。

「小蛤蟆!你以為你進化成遠古霸王蠑螈我就怕你了?你也太小看我了……」

虯褫居然放開了蘇紫萱,直撲鍋蓋而去。

這一蛇一蛤蟆兇猛的纏鬥到了一起!

蘇紫萱驚訝的看著這一幕,鍋蓋的實力大幅的提升,這對於她來說是一件絕對的好事,可是看起來鍋蓋依舊不能佔據絕對的上風!

「鍋蓋加油!」她大聲的喊道。

鍋蓋現在的姿態就是最原始的霸王蠑螈的姿態,它尖利的牙齒完全不次於和他同時代的霸王龍!

奈何虯褫這個東西狡猾無比,而且它陰暗的情緒依舊還是可以壓制鍋蓋,鍋蓋的兇狠雖然逼著虯褫連連後退,但是想要徹底壓制虯褫,幾乎是不可能的。

蘇紫萱看著這激烈的打鬥,她居然有點無聊……

「轟!」

鍋蓋被虯褫的尾巴掃中,它翻滾著倒退,在退後的時候,它的尾巴也掃中了虯褫,虯褫的腦袋猛地偏向一邊,重重的砸在蘇紫萱的面前。

蘇紫萱突然伸出摸了摸虯褫的腦袋。

虯褫愣住了,它簡直是不敢相信,這個女人居然敢摸自己的身體?

它雖然是蛇身,但是卻有著龍的尊嚴!

「我吃了你!」虯褫怒吼。

一輛重型坦克般的鍋蓋卻猛地跳了起來,蛤蟆都是會跳的……

它像一顆重磅炸彈一樣的沖向虯褫。

「轟!」

兩個大傢伙重重的撞到了一起,鍋蓋倒在一旁,蘇紫萱急忙過去看了看,這個巨大的蛤蟆受傷不輕的樣子,她將手按在鍋蓋的身上。

「生命共享!」蘇紫萱低喝一聲。

鍋蓋本已萎靡的精神快速的恢復了,它再次爬了起來。

虯褫可沒有後援,但是它同樣掙扎著爬了起來,它有點退縮了,這個霸王蠑螈進化成遠古霸王蠑螈之後實在太兇悍了,這一副拼著兩敗俱傷,也要拿下自己的姿態,讓虯褫的壓力非常大。

「鍋蓋……等一下,讓我再談談!」

蘇紫萱突然攔住了鍋蓋,鍋蓋剛剛可以受傷不輕啊,這可是自己的寵物,可把蘇紫萱心疼的不行。

鍋蓋奇怪的看了看蘇紫萱,乖乖的趴在一旁。

蘇紫萱再次走到虯褫的面前,她招招手。

虯褫眨了眨眼,它主動地將自己的腦袋放低。

「現在的情況你都看到了吧?即使你能贏,我估計你付出的代價比讓你死還要多!我剛剛的提議你考慮一下?」蘇紫萱問。

「什麼提議?」虯褫的腦袋有點暈。

剛剛鍋蓋的那一撞,那可是真正的靈魂碰撞,對於它的傷害也是非常大的。

「我們三個和平共處,我拿你們當朋友當家人當夥伴,你和我的鍋蓋融合!我會幫你進化成蛟褫!」蘇紫萱說道。

虯褫猶豫了一下,它看了看後面體型巨大的鍋蓋,這個玩意現在就是一枚蓄勢待發的炮彈,如果自己對蘇紫萱稍有異動,這東西絕對會突然跳過來。

「如果融合,我不能保持自己的神志!那融合對我完全沒有意義。」它說道。

「難道就沒有辦法保留你的神志嗎?難道融合就必須是一個死一個活?」蘇紫萱問。

虯褫沒說話。

「當然不是!但是主人……這傢伙不可能會和你簽訂生命共享契約的!」鍋蓋突然開口了。

蘇紫萱驚訝的看著鍋蓋。

「鍋蓋你是說……如果你們都和我簽訂了生命共享契約,你們融合之後就可以共存?」

「是的!到時候我們的身體會結合到一起,但是我們有兩個靈魂,各自控制各自的部分!」鍋蓋回答。

「太好了!」

蘇紫萱高興的拍了拍手。

虯褫奇怪的看著這個傻女人,有什麼高興的?

自己不可能和你簽訂生命共享!自己的生命悠長無比,甚至根本沒有極限……和一個普通人簽訂了這樣的契約,對自己來說損失巨大!

「喂!和我簽訂契約吧?」蘇紫萱寄希的看著虯褫。

虯褫毫無反應。

「喂!我喊你你沒聽到嗎?」蘇紫萱加大了聲音。

「聽到了又怎麼樣?你連那隻笨蛤蟆都比不上,我虯褫可是將來要化龍的存在,我的生命悠長無比,根本沒有終點!你一個普通人……隨隨便便就死了,你死了我也要死,我豈不是虧大了。」虯褫哼了一聲。

蘇紫萱愣了一下。

「你可以活無盡的歲月?」她問。

虯褫點了點腦袋。

「有什麼用?一輩子躲在別人的棺材里?過著永遠暗無天日的生活?萬一遇到一個高手,你被抓住了……我看你的下場也不會比我好到哪裡去,還不是隨隨便便就死了?」蘇紫萱直接來了一個四連問。

虯褫啞口無言。

「你是個聰明的生物,我們人類有一句話叫做……如果一個人沒有理想,那和一條鹹魚有什麼區別?與其一輩子當虯褫,為什麼不試一試花個幾十年甚至幾年看看能不能進化成蛟褫呢?如果將來我有什麼奇遇的話,你沒準還會變成蛟龍呢!」蘇紫萱慢騰騰的說道。

虯褫微微晃動這身體,看得出來它居然猶豫了……

「而且外面那個男人也說了,他說我這輩子的運氣很好,我已經三次差點死了,但是我就死不了!不但死不了,而且我還得到了很多好處!我由一個普通人變成了通靈師,我有了一個一輩子認定我就是他女人的男人!你說我是不是運氣很好?」蘇紫萱繼續嘮嘮叨叨。

她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這麼多話,反正這大白蛇這麼聰明應該是可以聽的懂的。

「再說了!你跟著我也沒有什麼壞處啊?除了可能少活了幾千年之外,也沒有別的損失吧?再說了……一旦簽訂的生命共享契約,我的生命也可以延長嘛!我也不會死的那麼快……」蘇紫萱自己嘟嘟囔囔。 看到那熟悉的小旗子,我就明白陣法已經找到了。當時我和小洛離那小旗子其實並不遠,但是我們當時還真沒找到。也看就是因爲天太黑的緣故。

方大師和十三老頭接到電話之後,以最快的速度下山來到村口這邊。

馬上就快過年了。所以外出打工的村子裏的人基本上都回來了。現在看到我們幾個聚集在一起,那些吃完飯閒了沒事兒乾的人。也都圍了過來,想看看我們到底發現了什麼。畢竟之前的那幾具屍體的出現。也讓他們全部都充滿了疑惑。

十三老頭拿着那個小旗子搖了搖,一臉失望的樣子說道:“只是一個普通的擺弄陣法的小旗子而已。看來那人實力還是不行,要是真正的高人擺放出來的。你們根本就什麼也找不到。”

我們都沒有理會十三老頭,而是把目光看向了方大師。方大師那邊接過了小旗子之後。臉上就一直陰晴不定,擡頭看向四周,好像是在找什麼東西。

“方大師。有什麼發現?”我有些好奇的朝着方大師問道。

“還沒有,至少得找到三個以上的小旗子,才能夠判斷出來到底是什麼陣法。”方大師無奈的搖了搖頭。要用一個小旗子就判斷出佈置的陣法,這個簡直太難了,有非常多的可能性。

如果找到三個以上的小旗子,那麼就能夠排除很大一部分,根據三個小旗子的位置去判斷。找到的小旗子越多,判斷出來的就越是精準。

說完話之後,十三那個老頭就開始招呼周圍的羣衆一起幫忙找。別看十三老頭有時候瘋瘋癲癲的,但是他這個性格,在村子裏還真的挺受歡迎的。剛剛我們說話的功夫,他就已經和旁邊的白鬍子老頭勾搭在了一起,臨走的時候還讓老頭一定要按照他那個方法做,陰天下雨膝蓋就不會疼了。

大概半個多小時以後,那些村民開始陸續有人從一些不可思議的地方翻出來那些小旗子。有的在牛圈的牆縫裏,有的在村民家的地窖裏,甚至還有在門前的鳥窩裏,這也幸虧是村民幫着一起找,不然的話,讓我們幾個哪兒能找得到。

前前後後,一共找到了七八個小旗子。

十三老頭和方大師把那些小旗子所在的位置畫在了一張白紙上面,然後開始推測,這到底是什麼樣的陣法。可惜的是,方大師和鬼婆十三老頭三個人,都沒有見過這種排列方式。

“要不然,再去多找一些來?”方大師拿着那張紙,有些無奈的朝着十三老頭問道。

“還是別費力氣了,就算把那些東西都找完了畫上去,咱們都不見得認識。這樣吧,我給九哥打電話讓他過來,他對陣法相當瞭解。”十三老頭說完話之後,直接掏出手機閃到一邊開始打電話。

十三那老頭鬚髮全白,安靜下來頗有仙風道骨的模樣,但是拿着手機那個畫面怎麼看怎麼不協調。

聽到十三老頭說九哥之後,我和方大師也是對視了一眼。原本以爲他們那十三個老頭只來了倆,但是現在聽到這個不太熟的九哥之後,我估計,這十三個都來這邊了。

這十三個老頭可不是一般的人物,這回竟然全部都出動了,看來這邊的事情,估計和組織那邊的事情都有的一拼了。

剛準備回家去等那個九哥過來,我就被小洛給拽到了一邊。

“葉子,跟你說件事兒,你得要有心裏準備,還有,這件事兒你必須得幫忙。”小洛臉色有些擔憂的看着我說道。

聽到這話,我心裏咯噔一下,肯定沒有什麼好事兒,趕緊問道:“說吧,什麼事兒,能幫忙的一定幫。”

“葉子,對不起,我昨天晚上偷偷給家裏人打電話了。”小洛說到這兒的時候,擡頭偷瞄了我一眼,然後迅速的低下了頭,就像是做錯事兒的小學生一般。

“這有什麼了不起的,你打的還少嗎?”我有些無奈的說道,雖然說上次從小洛家裏離開以後就會斷了聯繫,但是這段時間,小洛往家裏打過不少電話,不然之前怎麼她家裏人還讓過年把我帶回去。

“不是這個,我給他們說我不回去了,要到你家過年。他們說也要過來看看,讓我給你說一聲……”小洛說到這兒的時候,聲音越來越小,幾乎都已經聽不到了。

這話可嚇了我一大跳,當時我去他們家的時候,那所有的身份可都是假的,要是他們真過來,那不就露餡了嗎?

“你把地址告訴他們了?”我無語的看着小洛問道。

小洛期待的看着我點了點頭。見到他點頭,我想死的心都有了。這兒還有這麼大的亂子要處理,他們家裏人再過來,可不就是亂上加亂嗎?這要是鬧到最後,估計小洛的身份都瞞不住了,到時候可不光是小洛父母害怕,估計我們這全村子裏的人都得嚇死。

我看着小洛,好半天都不知道該說什麼好了。現在這事兒必須得圓過去,還得我們家裏人所有人幫着一塊兒圓。村子裏的那些人不知道小洛身份,所以不會亂說,至於方大師和鬼婆他們,也不至於亂說,現在最主要的就是我爸媽他們。

“他們啥時候能到?”我轉過身來朝着小洛問了一句。

“明天晚上。”

聽到這我才鬆了一口氣,還有緩衝的時間,如果說是今天晚上的話,那非得露餡不可。

回到家裏之後,我讓小洛去找方大師和鬼婆還有十三那個老頭,而我則是去找沫寒,讓她來幫忙。

沫寒聽到我說的情況之後,整個人滿臉幽怨的看着我,就好像要把我看穿一般。

“我憑什麼要幫你,人家都上門認女婿來了,你還是不是男人,該承擔的責任就得承擔。”

“沫寒,這次算我求你了,小洛那個狀況你也知道,設身處地的想象,要是你變成那樣,你家裏人該多難過。”我知道,在沫寒心裏,現在最重的就是她家裏人了,之前的經歷,讓她更加珍惜,所以我從這方面說服她準沒錯。

果然不出我的所料,沫寒在我軟磨硬泡之下同意了,然後起身把我爸媽拉到了一塊兒開始商量起來。

他們商量的時候沒讓我過去,不過說話過程中,我爸看我的眼神頗爲嚴厲,我媽看我那眼神竟然有種自豪的神色在裏面。

好半天時間,才把這事兒全部商量好,看到沫寒和小洛兩人對比劃出ok的手勢後,我整個人都差點癱在了沙發上,這簡直比爬幾次山還累。

剛弄完,外面又來了個白鬍子老頭,這就是十三老頭所說的九哥。

這個老頭我在學校那邊也見過一面,印象不太深。不過看上去,他和十三那個老頭不太一樣,一副很難接近的樣子。

“九哥,你來了就好了,來給咱看看這個東西。”十三老頭也不管那個老頭是不是冷冰冰的,直接把之前畫的那張紙遞了過去。

看到那張紙之後,那個老頭眼睛一亮,整個人的氣質也不太一樣了,沒有了剛纔那種冷冰冰的感覺,反倒讓人感覺到一種火熱,就好像手中的那東西是寶貝一般。

“十三,跟我出來一趟。”話音剛落,十三老頭就被那傢伙給拽了出去。

本來我們也想跟着去看看的,但是十三老頭卻擺了擺手,示意我們不用去,有他們兩個就足夠了。所以,我們又坐了下來。

可是剛坐下之後,我就覺得房子裏的氣氛有些不太對勁,所有人的眼神都落在了我的身上。除了我那個還上小學的妹妹不知道發生什麼事情東看西看之外,其他人都好像在質問我一般。

“好了葉子,這事兒我們都知道了,你也別害怕。只不過,咱們也就幫你這一次,以後自求多福。”方大師說完話之後,站起身來揹着手很悠閒的出去了,鬼婆緊隨其後,然後小洛也衝了出去。

緊接着,沫寒直接拽着我妹妹的手帶着她出去玩了。

房間裏,只剩下了我和我爸媽三個人,氣氛變得更加的尷尬了。

“葉子,沫寒那女子都給我們說了,事情倒是個好事情,但是你別當真了,畢竟小洛那女子取向不太好。”我媽把椅子拉近之後,低聲朝着我說道,我媽說話的時候,我爸那邊還在點頭。

聽到我媽這話,我差點都崩潰了。原來,沫寒給我媽說的是小洛同性,讓我配合給家裏人演戲,並沒有把小洛的真是情況告訴我媽。

但是仔細想想,小洛這麼做也確實挺不錯的,要是真說了,還不得把我爸媽給嚇壞,這點沫寒做的還是挺不錯的。

“放心吧爸媽,只是演戲而已,你們到時候也別露餡了啊。”我擦了一把額頭上的汗,朝着我爸媽說道。

“唉,這事兒總感覺不太好,該知道的遲早也得知道啊。”我媽嘆了一口氣,站起來朝着廚房走去。不過剛走一般她又轉過來說了一句話,讓我差點嗆死,“葉子,你該不會也是那個吧?” 虯褫低頭看了看這個比自己小十幾倍的女人,她在磨嘰什麼東西?

「你確定可是幫助我進化成蛟褫?」它突然問道。

「我不確定,但是我一定努力!我發誓……」蘇紫萱猛地抬起頭,她驚喜的看著虯褫。

虯褫猶豫了一下,這個女人還算是誠實,進化這種事誰也說不準的,但是那句一定努力還是讓它徹底的動搖了……

四象封印內的樂天和高小秋突然愣住了,因為他們發現蘇紫萱的額頭突然有一滴血滲了出來,落到了一旁虯褫的頭頂,血跡形成了一個奇怪的圖案,然後消失了。

「卧槽……不是吧?」樂天驚訝的眼珠子差點瞪出來。

高小秋也是一臉不解。

「生命共享?」她疑惑的問。

樂天點點頭。

「怎麼回事?發生了什麼?」高小秋看了看一旁一動不動的蘇紫萱。

樂天也無法解釋,他只能猜測蘇紫萱和虯褫可能達成了一個什麼協議。

「融合開始了!」

高小秋突然說道。

虯褫和霸王蠑螈身體接觸的部分慢慢的結合到了一起,看起來就像是虯褫寄生到了鍋蓋的身上!

而那個奇怪的精神空間內,突然變成了三種顏色!

一種是鍋蓋的紅色,它依舊是一種憤怒狀態,另一種是蘇紫萱的黃色,她的情緒影響力突然變得極大,佔據了這個空間的三分之二的空間。

剩下的漆黑顏色的就是虯褫。

「嘩啦……」

這個空間突然碎掉了。

蘇紫萱猛地睜開眼,她有些眩暈,身體晃了晃。

樂天第一時間扶住了她,同時也解除了三十六天罡地藏陣的威力,施紫竹一看,三十六天罡陣消失,她低喝一聲,四人齊齊的收手,四象封印也消失了。

高小秋也鬆開了一直控制著血脈封印,那些血跡莫名其妙的消失了。

「呼……好累啊!不過好好玩。」

蘇紫萱開口說道。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