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客棧門口,冷陌放我下去,然後推開了客棧的門。

我還以爲這客棧肯定人煙稀少,畢竟趕屍人沒多少,卻沒想到裏面竟然坐滿了人,人聲嘈雜,聽到我們推門的動靜,那些人紛紛扭頭來看我們。

……

媽呀!這哪裏是什麼人啊!個個臉色蒼白眼角帶血淚,還有幾個穿着古代時候的裝束扎着長鞭子,像清朝時期一樣,這滿滿一客棧的,全是鬼啊!

我用力吞嚥了一口唾沫,往冷陌身邊捱了挨。

還好,這些鬼看了我們一眼之後,又繼續喝茶聊天吃東西了。

掌櫃是個有些胖的男人,手執一掌有些微弱的燈,步行緩慢的迎來:“您好,請問幾位人?幾位亡人?”

亡人……

這掌櫃難道也能看到客棧裏的鬼?

“兩位人,一位亡人。”冷陌說。

我楞了一下,偏頭去看鬼差李峯,他不知道什麼時候速度特別快的僞裝成了殭屍,額頭貼個符紙,與之前那些趕屍人的殭屍幾乎一模一樣。

“好的,請跟我來。”胖男人轉身,帶着我們朝樓梯方向過去。

途我看到有隻鬼大概是喝醉了,跌跌撞撞站起來去找衛生間,胖男人剛好迎着那鬼過去,胖掌櫃沒有躲開,那鬼穿過了胖掌櫃身體,撞到一條凳子,然後去衛生間了。

“你……”我張了張口,又趕忙閉嘴,冷陌說過,在這客棧裏看到的一切都不能說出來。

“怎麼了?”胖掌櫃問我,似乎感覺不到那鬼,也看不到那鬼,可是……這桌子擺滿了飯菜,茶,酒水,他又是怎麼……

“小姑娘看樣子是第一次來這樣的客棧吧。”胖掌櫃說。

我看看冷陌,冷陌一副對這些絲毫不感興趣的樣子,沒看我,我嚥了咽恐懼,才說:“是啊,我,我第一次來,你們這兒……”

“你是不是很好,爲什麼桌子擺滿了冷菜,冷茶,和酒?”

我正不知道該怎麼問呢,胖掌櫃到先說了,我點點頭。

胖掌櫃扭身過來,離我近了幾步,很神祕的湊近我:“我們這個客棧,不僅做活人生意,也做死人生意,客棧建立在人和鬼間,從人類世界去往亡者世界的鬼魂,會停留在這裏,吃最後一頓飯,喝最後一頓酒,不過咱家客棧歷史悠久,有些底下的鬼魂,也會跑來喝酒。”

冷菜冷飯?

我偷眼看了最近一桌的盤子,面那些菜飯果然,看去都是發黃發黑的。

“小姑娘幹這一行,應該相信鬼神的吧。”胖掌櫃忽然又說。

永夜君王 我不知道該怎麼回答,再次請示冷大爺,冷大爺煩話多的胖掌櫃,直接越過他帶着我樓去了,我回頭去看,胖掌櫃正望着我的方向,齜開一口黃牙的笑,那笑……讓人徒然毛骨悚然。

我連忙扭回了頭。

鬼差李峯進了一間屍體的房間,我沒敢多看,冷陌帶着我進了門牌寫着‘活人’的房間裏,這種感覺很怪,和鬼同住在一個地方……

我反手把門關,順帶鎖,冷陌已經用冰把房間清理了一遍了,坐牀脫鞋子,見我還愣在門邊,叫我:“過來。”

“我和你……睡同一張牀?”和流氓鬼睡同一張牀,這……

“不和我睡你想和誰睡?”他瞪我,語氣一重:“過來!”

我只好慢慢的挪過去:“那個,要不,我打地鋪?”

“你在死屍客棧打地鋪?”他嗤一聲:“可以,你要不怕半夜鬼身,你打。”

“爲什麼打地鋪會鬼身啊?”我怕,我怎麼不怕!

ωωω•тt kǎn•¢ ○

“死屍客棧本偏陰,地更屬陰,鬼魂遊走在地板之間,不小心你身了。”冷陌說完,徑自躺到牀閉眼:“今夜這裏不會有什麼事,這些鬼都是普通鬼魂,剩下的讓李峯去查。”

他躺下的真快,感覺像是在迫不及待似的,但他又正人君子的閉眼睛了,是我想多了吧,在這種死屍客棧裏,冷陌再禽獸,應該……也不會禽獸到這個地步吧?

這樣想着,我也沒再多彆扭什麼了,脫了鞋子爬牀,爬到裏面靠牆的那端,也跟着睡下來,偷偷看了看冷陌,他沒動靜,依舊閉着眼睛,我心放鬆了些,翻了個身面對着牆壁。

自從被冷陌強要了之後,我和他還是第一次躺一起,感覺還是有些怪怪的,很彆扭……“啊!”

冷陌忽然從後面抱住我,我嚇得叫起來:“冷陌!”

“幹什麼?”他語氣特別不善的在我身後。

“那個……你外面還有那麼多空的,你不能……睡出去嗎?”我去板他的手,板不動,反而被他錮更緊了,我的心也跟着緊張了起來。

“你在怕什麼?”他的呼吸貼在我耳邊,熱熱的,漸漸變快:“在擔心……我會不會在這個地方碰你?”

“我……”隨着他的呼吸,我感覺我的心跳,也被攪亂了。

“一個月時間還沒到,我不會碰你,不用擔心。”他說,聲音有些啞:“況且,要在這地方要你,你更承受不住。”

和他赤裸裸的討論這個話題實在太讓人害羞難以啓齒了,我咬着嘴脣,蚊子般的小聲說:“那你別抱着我啊……”

“抱着你怎麼了?你是我女人還不準抱?”他不高興我的反應,反而把我往他胸膛裏更近的攏去,我動了動想掙扎出來,他警告我:“別再亂動,再亂動把我惹一身火,你負責滅。”

我頓時不敢動了,只好僵硬着身體由他抱着我。

他也沒什麼動靜了,只是這樣抱着我,慢慢的我也困了,閉了眼睛。

睡的迷糊,隱約感到有一雙手在捏我小腹,然後捏我的胸,手跟蛇似的在我身亂遊走,他的手掌帶了薄薄的繭,很大,很熱,漸漸向下……

“唔。”這是春夢?可這感覺也太真實了些吧,我沒法控制的來了反應,不舒服的扭了扭身子,曲起雙腿,可男人沒有停下手,速度越來越快,這感覺…… 不行!不要!

我掙扎着想要睜開眼睛,可睜不開,身體也沒法動彈,我一驚,這根本不是春夢!難道說又是鬼壓牀?!

不可能啊,冷陌睡在我身邊,冷陌這種意識,絕對不可能讓我被鬼壓牀的,可又是誰?限制了我身體?

我沒法思考了,眼前一下子白茫一片,我竟然被一隻不知道是誰的手弄那什麼了……

想到自己的身體被一隻陌生的鬼碰了竟然還能有這種反應,我覺得自己好惡心,忍不住哭了出來。

“別哭。”冷陌的嘆息在我身後響起。

我感到身的束縛沒了……難道說是冷陌?!

在我腿間的邪手還沒來得及抽回去,我一把抓住,低頭看去,特麼,果然是冷陌!

“冷陌!”氣死我了,我把他的手重重扔回去,從牀坐起來:“你怎麼能這樣啊!你爲什麼要摸我!”

冷陌臉有些紅,視線飄忽不敢看我:“咳。”

“你咳什麼咳!媽蛋的!你摸我還把我定住!臭變態!臭面癱鬼!”害我以爲被陌生的鬼輕薄了,他到底能不能懂我的感受!

我又哭了起來,每次我一哭冷陌拿我沒招,跟着坐起來,他褲子那地方又撐起來了,我趕忙移開視線,媽蛋,討厭鬼簡直是精蟲腦!

“別哭了,我是忍不住而已。”他來哄我,用指腹給我擦眼淚,我把他拍開,扭頭不理他,他又賴着來給我擦眼淚,擦着擦着來親我,黑漆漆的眸子裹了一大層霧氣,溼漉漉的,像是動情的樣子,我從沒見過這樣的冷陌,反而把我弄不知所措起來了。

“我去衛生間!”我慌張的躲開他的吻,從牀跳起來,不等他說話,我已經拉開了臥室門。

門外站着一大隻舌頭伸在外面,眼珠掛在鼻孔,胳膊露着骨頭在空晃着的鬼,我鼻子撞在了鬼身。

我靠!

我再次迅速把臥室門砸,一屁股跌坐在地:“冷冷冷冷陌,外面有鬼!”

能不能不要這麼嚇我!嚇的我眼淚都縮回眼眶裏去了,我的心臟,真佩服還能堅持到現在!

“不怕。”冷陌依舊坐在牀,聲音很沙啞:“剛纔你呻吟太大,把鬼引來了。”

靠!臭面癱鬼太有臉說這句話了!

我氣呼呼的瞪他,結果看到他的手在褲兜裏來回動着,在做什麼傻瓜都知道了,我又把腦袋趕緊扭回來,真想跪在地錘地,這算什麼,門外有鬼,門內也有隻流氓到家的鬼!

“要去趕緊去,你有宋子清的家傳玉佩,這些鬼不敢靠近你。”冷陌聲音悶悶的,帶着很大欲望。

我要再留在房間裏,誰敢保證冷陌不會一獸性大發把我撲倒?

心好累,我只好鼓起勇氣重新拉開房間門,那隻大舌頭鬼還站在門外,我低下頭,假裝沒看到他,往外邁出一步。

那隻鬼退後了,冷陌說的對,這鬼真的不敢靠近我。

總裁我們隱婚吧 我握住脖子的玉佩,這樣彷彿又多了不少勇氣,讓我纔敢下樓去。

樓梯間有幾隻鬼從我身邊路過,我都當作什麼都看不見,還好,這些鬼好像也習慣和活人共處一個客棧了,沒搭理我,進了他們各自的房間,什麼房間我不知道,哪有這個心情回頭去看啊!

“小姑娘,你怎麼在這裏?”胖老闆看到我下去,跟了過來:“怎麼不睡覺,大晚的,不怕……”

“我去衛生間!”我也是佩服這老闆,敢開這樣一家全是鬼的客棧,不過或許因爲他眼睛看不到,所以並沒有我那麼害怕吧。

可我不行,我寧願有一雙能夠看到這些鬼的眼睛,也不願意什麼都看不到,被無知的恐懼嚇垮。

“衛生間在那邊,我帶你去。”胖老闆拿了燈,迎着我朝左邊走去。

多了個人在身旁,我膽子也大了些,問胖老闆:“你之前說你做活人的生意,也做死人的,死人的你怎麼做啊?收冥幣嗎?”

“當然不是了。”胖老闆齜着黃牙笑:“我要那些冥幣做什麼。陽間的人來我這裏吃飯,給我人民幣,美元,歐元。陰間的人來我這裏吃飯,用陰壽來換。”

“陰壽?”我只聽過陽壽,還沒聽過陰壽呢。

“陰壽是地下的人的壽命,壽命到了,他們要投胎轉世了,對於他們來說多一天投胎和晚一天投胎都無所謂,不過對於我來說不同了。”胖老闆爲我拉開左邊最角落裏的門:“陰壽可以折算成陽壽,可以增加我的壽命呢。”

“那麼神!那你做那麼多鬼的生意,豈不是長生不老了?”

“哪有長生不老的說法,是有最大限度的,小姑娘。”胖老闆笑着,做了個請的手勢:“衛生間在裏面,去吧。”

“啊,好的,謝謝。”我道謝之後便進了房間,胖老闆爲我關了門。

是間很簡陋的廁所,一邊寫着男廁,一邊寫着女廁,我進去之後只有兩個坑,而兩個坑都蹲了鬼。

有兩隻女鬼在廁所,其一隻半身和下半身分成了兩截,她把下半身堆在頭,又血腥又詭異,我趕忙別開腦袋。

“咦,這女娃能看到我們?”我聽到另外一隻外形稍微完整的說。

“不會吧?要能看到我們,她豈不是早嚇壞了?”兩截的女鬼看我。

我沒去看,可我也沒勇氣和女鬼重疊在一起衛生間啊!只能站在那裏不敢動彈。

兩隻女鬼完廁所,提起褲子,走我跟前來,鼻子一動一動的聞我,我趴牆默默的念,我什麼都看不到,我什麼都看不到……

“怪,她是不是真的看得到我們啊?”

“要不咱咬她一口看看。”

“好呀好呀!”

說着這兩隻女鬼真要來咬我,這我可不能假裝看不到了,趕緊閃開了,那兩隻女鬼咬了個空,瞪大眼睛:“真能看到我們!”

慘了!

我立馬握緊胸前玉佩項鍊,緊張兮兮盯着兩隻女鬼,整個後背都溼了。

“媽呀!”兩隻女鬼忽然尖叫一聲,轉身跑走了。

我愣在原地,懵了。 這什麼情況?兩隻鬼被我嚇跑了?

過去有本書說鬼其實也是怕人的,我以前不相信,現在倒信了。

禍世醫妃 我是長得有多驚悚,連鬼都嚇走了。

欲笑無語。

這下沒鬼了,我好好的了個廁所,從女廁出來看到胖老闆竟然在房子裏,我意思性打招呼:“老闆,你也廁所呢。”

“是啊。”胖老闆的視線在我身打轉,怪怪的。

我抱了抱肩,對他扯下嘴角:“那我先回去了哈?”

胖老闆卻擋在了門前:“那麼急着回去做什麼。”

我心忽然有了很不好的感覺:“我要回去睡覺呀老闆,麻煩你讓讓我。”

“覺有什麼好睡的。”胖老闆不僅沒讓開我,反而朝我逼近過來:“長夜漫漫,我一個人在這裏孤獨久了,趕屍人基本沒有女性,難得見到小姑娘那麼水靈的……”

“你要做什麼?!”我也不是當初那個無知的女孩了,馬知道這老闆想做什麼了,退到牆角:“我男朋友還在樓,只要我尖叫,他馬會下來,老闆,我覺得我們還是彼此相安無事的好。”

“哈哈哈,小丫頭倒伶牙俐齒,還威脅起人來了。”胖老闆扔了手紙燈,紙燈在地晃出幾抹詭異的影子,他肥碩的身體把我牢牢實實堵住,笑的很噁心:“我在這裏做死人生意那麼多年,什麼靈異事件沒見過?你以爲區區你一個男朋友能奈何我? 頭條追妻,俞先生強勢寵 這客棧裏的鬼全是我的常客,只要我說一聲給他們半價,這些鬼都會來幫我,你一個小男朋友,我要想弄死他,簡單的很,還來威脅我,笑掉人大牙了。”

如果我告訴這胖老闆,冷陌是冥界的大王,所有鬼見到他都必須跪拜,不知道他還會不會再和我說這樣的話的。

“不如,陪老闆我睡一晚怎麼樣?我保證不讓你的小男朋友知道,嗯?”胖老闆說着摸了一把我的臉:“嘖,好嫩的皮膚。”

我抓緊胸前玉佩,退無可退,媽蛋啊,玉佩能防鬼,卻沒法對付的了人,我一直都只顧着害怕鬼了,但人才是最可怕的,不是嗎?

胖老闆身體朝我壓了過來,一大個肚子壓在我身,一手在我身到處亂摸,我被壓的動彈不了,他噘着嘴來親我,情急之下我擡腳往他那個地方用力踹了一腳。

“啊!”胖老闆疼的捂着胯下蹲到了地。

我趁這個機會推開他跑,可我剛跑出去沒兩步,胖老闆從後面抓住了我手腕將我拉了回去:“該死的女人!敬酒不吃吃罰酒!”

“放開我!”我被他重重摔到地,他整個身子壓了來,我t恤被他推到了胸以,他兩眼放光猥瑣的盯着我看,我的雙手被他壓在腦袋兩邊動不了,人又被他坐着,我真後悔之前忙着關注鬼,沒注意到這胖老闆爲什麼會把我引進那麼偏僻的房間裏了。

這房間太偏,冷陌估計聽不到我的叫聲。

怎麼辦?

“哈哈,你叫,你繼續叫,看看你樓的小男朋友聽不聽的見你的叫聲。”胖老闆笑的無得意,湊下來親我的臉:“小姑娘,放輕鬆,別抵抗,我會溫柔些點。”

“你特麼噁心不噁心!變態!呸!”我淬了一口唾沫在他臉:“虧你是做死人生意幹這一行的,難道你不懂什麼叫做天譴嗎?你知不知道qj罪,在地府是要下十八層地獄的!”

“哈哈哈十八層地獄?”胖老闆大笑:“小姑娘,你是太迷信這些東西了吧,雖然這個世界有鬼存在,但十八層地獄?地府?哈哈哈,地府可是管不了我們的,人活着是要好好瀟灑爽一把,死了與我無關了,不是嗎?”

這種人,靈魂徹底腐敗了。

這時房間門忽然傳來嘎吱的聲音,門打開了,又合,胖老闆停下動作回過頭去,我也跟着看去,有三隻男鬼走了進來,這三隻男鬼看去較正常。

對了!或許鬼會救我!

我抱着最後一絲希望大叫起來:“救命!”

“救命?叫吧,哈哈哈!指不定有鬼進來圍觀咱們呢,是不是很刺激!”胖老闆重新回來,捏着我下巴,對着周圍空氣說:“來來來,房間裏的鬼兄弟們,我免費爲你們演一出好看的動作片,走過路過,不要錯過啊!”

他對着說話的地方根本沒鬼,他確實看不到鬼,但那三隻男鬼被他的話引了過來,我希望三隻男鬼能救我,然而我再次想多了。

“嘖嘖,今天竟然能看這麼勁爆的現場,真不虧這頓飯錢啊!”三隻男鬼相互說着。

這下我徹底沒希望了,說到底,男人和男鬼都一樣。

不對!我還有希望!

我忽然想到宋子清留在我左手手心的印記,只要我咬破手指滴到左手手心,宋子清能來救我了!

必須想辦法讓胖老闆放開我的手!

可根本不允許我多想,胖老闆已經來脫我裙子了,我雙手被他一隻手鉗制着固定在頭頂,根本沒機會來觸發宋子清的印記!

我恨我自己,每次被男人壓在身下,都那麼無能爲力!

胖老闆獰笑着去扯我裙子,我沒有像之前那樣絕望閉眼,我不能每次遇到這種事絕望,必須想辦法逃脫出去!

他扯了我一半裙子之後見我不怎麼反抗了,以爲我大概是放棄了,便鬆開我雙手去解他自己的皮帶。

好機會!

我立馬去咬右手手指。

在這時,眼前忽然晃過一道黑影,胖老闆被那道黑影拎了起來,狠狠砸到了一邊門。

冷陌?

我馬坐起來用衣服遮擋住自己,黑影背對着我,黑袍斗篷長鐮,是鬼差!

“快回去。”鬼差李峯背對着我說。

我踉蹌了下爬起來朝外跑,拉開門,回了下頭,胖老闆正滿面驚悚的望着李峯:“你是誰?!”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