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小寒,今天去學校學了點什麼啊?”

“小寒,晚上要吃什麼,我讓你媽媽給你做。”

父親笑着對着面前一個小孩子說,那孩子是我,在印象中父親從來沒有對我說過這些話,父親永遠是那張嚴肅的臉,說出來的話全是斥責,幾乎沒有一絲的溫柔,父親對我從來都是責備,哪有這麼對過我。

這一刻我竟然生出一絲留戀,一絲羨慕,可能是源於我那悲慘的童年。

“莫寒,快回家吧,和我們團圓,我們都想你了。”

至少也是童年和家人,不過在幻境中無法自拔我還做不到,因爲知道這本身一切都是幻覺。

“不,這都不是真的,不是真的!”我的手中出現一把尖刀欲要捅上去,我只感覺我的心中滿是怒火,林倩突然擋在我的面前臉上流着淚道:“莫寒,你知道,我愛你,爲了你我可以做任何事情,我可以……”

話音未落就見林倩手中出現一把水果刀插入自己的胸口,那一刻時間彷彿凝固,鮮血噴灑出來飛濺在我的身上和臉上,林倩拿着刀木衲的站在我的面前,她的手上還在往下流淌着鮮血。

“林倩,你幹什麼,你瘋了?”我猛的過去要搶她手中的刀卻一不小心把自己手中的刀插了過去。

林倩身體一震兩眼緊緊的瞪着我,我驚恐的看着她那瞪大而毫無靈魂的眼神後退好幾步,我的雙手沾滿了鮮血。

我的身邊變成了墓園,面前盡是數不清的墳墓,白森森的骨頭從土地裏面爬出,他們在咆哮,在尖叫,在說我雙手沾滿鮮血。

我再也看不到光明的存在,樹葉埋過來在我的頭頂奠基一層,我的身體慢慢被他們拉入了地下。

我早就兩眼發黑,耳朵裏嗡地一聲,覺得全身彷彿微塵似地進散了。

“開通天庭,使人長生。三魂七魄,回神返嬰。 總裁的甜蜜嬌妻 滅鬼除魔,來至千靈。上升太上,與日合併。三魂居左,七魄守右。靜聽神命,亦察不祥。邪魔速去,身命安康。急急如律令。”

一段咒語從王子口中唸了出來我這才甦醒過來。

“呼……哈……呼……”我大口大口的喘氣,好像剛從窒息的感覺回來,我一邊貪婪的吸食着空氣一邊想剛剛發生的事情。

“師傅,你剛剛怎麼了?”文娜擠着她那一對波抓着我的胳膊一臉擔心的樣子。

“什麼,剛剛發生什麼了?”我慢慢站起身來,王子一聲不吭的站在我的面前冷冷的看着我。

獸世第一懶商 我的頭還有些痛,忍不住摸了摸後腦勺看着周圍的環境。

我們現在就在精神病院的一樓進口,關於我怎麼到這裏了我仍舊是一臉懵逼。 “莫寒,你剛剛……”王子話說一半連忙止口又看了看文娜道:“這精神病院裏面有一股力量在籠罩着,而且這不是來自地下的力量。”

“啊?什麼?”我的仍然是一臉茫然,頭疼過後就連看着王子都有些陌生。

“太晚了。”王子嘆口氣。

“什麼太晚了?”

“他已經墮落了無邊的幻覺,現在他與正常人無異,也就是說你看到的這個莫寒精神上面殘缺了一塊。”王子說話時帶着無力,我是壓根沒有聽懂什麼東西,只知道現在應該馬上去找到那油畫,不然我們可能會更加危險。

“王子,他還能……”

“不,他的一些記憶已經被自己抹殺了,現在只能我們進去了。”

“不行,會有危險的,現在只有他可以進入,王子,再想別的辦法!”文娜一臉擔心模樣。

“對,我,我可以的。”我往前走一步就要上精神病院的二樓,但這個時候突然一個震動接着一股強大的力量把我們三個掀飛到了一邊,我們就在後門門口,只聽轟隆一聲,再次睜開眼睛就看到自己正躺在精神病院的後門門口外。

“王子,你怎麼樣。”我看王子雙刀插在地上整個身體埋在草叢裏面,拉起王子文娜從邊走過來。

她身上也受了傷,大腿上一個寬大的傷口流血不止,王子躺在地上半天才緩了過來,不過已經進入昏迷狀態,他的胸口扎着一塊碎石。

“離開這裏,快把王子送醫院!” 我背後有人 我大喊着扛起王子瘋狂的奔跑着到車上開上車,文娜在後面按壓住他的傷口一臉急色。

平安醫院360號房間,王子躺在牀上昏迷不醒,已經是那件事情過去了一個月,王子的靈魂一直在自己體內,但是自己卻醒不來,那個爆炸除了把碎石插進了他的心臟另外就是那碎石上面帶着一股力量,可以說王子現在活下來就是一個奇蹟。

凌雲天師,逍遙道長,蘇星,關義,凌晨,李黎,雅雯,竹葉青,顏如玉都默默的在病房內,他們總是這樣,這一個月他們一直在這裏,幸好也是這病房大,要不然護士都進不來。

我雖然關心小哥但是卻只能是默默唸叨他快點醒。

一直是到了現在我都不知道以前發生的種種事情,明明知道自己忘記了什麼,卻又怎樣想不起來。

時間稍微長一些自然也就淡忘了,有些事不想也好,脫下短袖,已經穿上了風衣,我和文娜一起去二鬆高中上課。

到了班裏林倩好奇的看着我,也就連李健和其他同學都盯着我看。

“我臉上張花了?”我摸摸臉懵逼的看着他們。

“莫寒,你這一個多月都去哪裏來了,不知道咱們要升初三了麼?”

“考試過了?”我問。

李健搖搖頭道:“沒有,不過你這樣曠課,時間長了,學校肯定會記你過的,所以以後有事情給我請假。”

我知道李健這是什麼意思,因爲這裏畢竟是學校,我長時間曠課學分也該扣完了,就算學生會裏面有我一個小弟但是隻要學校抓那我就逃不了。

“恩,我知道了。”坐在自己的座位上翻開書本,眼前的一切彷彿深深的印在我的腦海我的記憶。

那本書好像已經滾瓜爛熟,裏面隨隨便便挑挑一頁我也會。

突然是有了興趣,可能我在以前的高中根本沒有這樣的感覺,只是現在一種愉悅感在心頭。

“我讀書這麼6,以後可以找個好工作,可以好好賺錢養家買房了……”

我正策劃着我心中所想的老百姓小康生活時林倩拍拍我的桌子問:“莫寒,今天晚上有時間沒有?”

“有,有,怎麼了?”看着面前的林倩我的口水差點沒有流出來,上天究竟給我怎樣的福氣跟美女坐同桌,又可以過目不忘。

“我爸爸讓你去我家,是商量咱倆關係。”林倩小聲的說,好像就怕什麼人聽出來一般。

“關係?”

“怎麼,你都砸了兩億了還不承認啊。”

“兩億!!不不不,我承認,我承認。”一聽到兩億立馬來了精神,雖然不明白這一切究竟是怎麼回事,但好像是我得到了好處。

文娜看了看我這邊一句話沒有說,她上課就是這樣,總是看着我,我就在想她是不是喜歡我。

雖然知道她是我的保鏢,但是總是喜歡看她的大波,這比起來簡直就是波霸。

那身材,那曲線,簡直就是每個男人的夢想,就爲我的這些破事我高興了一個早上,直到下午的時候文娜這纔開車來把我和林倩接上。

這車還是陸虎的,簡直就是羨慕的不得了,我就暗暗下決心,有錢了也要買一輛。

文娜開車把我們接到了錦海市的別墅區,下了車我是左看右看。

這裏面又是花園又是水池的,裏面是乾乾淨淨,完全不像我在美食街住的房子,開門的是一個穿着女僕黑白裝扮的美女,穿着是很暴露,但是林倩並沒有什麼異議,看起來和平常一樣。

幸好來的時候她們給我買了衣服,要不然我還真不好意思來這裏。

進門就看到客廳裏面的金黃色水晶吊燈,金絲牆壁,帶着軟包,尊貴如龍椅一般的沙發上面坐着一個約莫五十歲的男人,他半地中海的髮型,一臉的奸詐,讓人一看便不像是什麼好人,身上是西裝革履,當看到我們進來的時候那男人站起身來微笑着走過來。

“呵呵,這就是莫寒……恩……不錯,一看就是有福相。”

男人上來突如其來的拍馬屁讓我有些不知所措,我來這裏更不知道要做什麼,只是迷迷糊糊的就跟着林倩過來。

當然我這個人也是比較機靈的,連忙從口袋裏面掏出一盒二十塊的香菸敬過去。

那男人看了看我手中的煙盒隨後又露出喜色結果煙說:“哈哈哈,喜歡低調,恩,年輕人嘛,顯山不露水,可以理解,可以理解。”

“恩,叔叔,我是莫寒,請問尊姓大名。”我假裝禮貌。 “姓林字狼,上次的事情感謝你了,其實我也不願意把女兒嫁給那個張家的,既然你和我女兒是相愛的,那麼什麼時候結婚你定日子,不過父母是得來的。”林狼並沒有說太多話,只是一味在誇讚我。

“留下來吃個飯吧。”林狼一邊挽留一邊是看着我身後的文娜,只是男人,那種眼神就知道那是什麼意思。

林狼這是想要得到文娜,我當然不會同意,所當他的眼睛色咪咪的看着文娜時我總是擋在面前不讓他看。

林狼有些不高興一直給我使眼色,我就當做沒有看見,林倩知道他這個色鬼老爹,所以就一直沒有多搭理,我是趕緊把文娜給帶了出來。

“莫寒,你剛剛可是答應當他女兒的。”

“恩,怎麼了,好歹生活不錯啊。”我叼上一根菸走在大道上,文雅開車過來叫我坐車。

我搖搖頭道:“不用,今天我想走走。”

這一個月我是睡也沒有睡好,夢中總是感覺自己被禁錮在籠子裏面,搞得現在眼睛都跟熊貓一樣。

“師傅,你沒事吧?”

“哦……哦……我沒事,沒事……”我也一天比一天好奇,她叫我師傅,我到底教了她什麼,還有,我的銀行卡怎麼花也花不完,是不是我的記憶真的空了。

但是我現在也不想去想那些事情了,這麼長時間沒有回去,也該是回家裏看看,自己生活過好了回去給父母一個安心。

第二天早上來到學校文娜準備了早餐,吃完後我自己去班裏整理書本準備回家,正走到李健辦公室門口就聽到裏面傳來一陣空洞的聲音。

我一想不對呀,李健是獨自一人的辦公室按理說這個時間是沒有人會過來。

探出一個頭偷偷看着李健的辦公室。

辦公室裏面李健坐在位子上,面前的牆上放置着一個落地鏡,兩米高的鏡子把李健也映照在其中。

“爵士已經失去了記憶,現在的他什麼都做不了!”李健嚴肅的對着鏡子裏面說話,好像在報告什麼。

“恩,這件事情我知道,還有一個月就開始/選舉了,如果沒他沒有那個能力那麼就殺了他。”鏡子裏面微微蔓延出黑色的氣體,話落時黑氣也漸漸消失。

我站在門口嚇出了一身冷汗,半天哆嗦着不敢說話,正巧李健要起身我連忙跑到一邊去。

可怕,簡直太可怕了,那個鏡子居然會說話,而且李健,李健還要殺什麼人,嘖嘖嘖。

我心裏只有一個想法,那就是快點跑,一刻都不能停,到了班裏我連忙整理好自己的書本。

林倩見我一臉急色道:“莫寒,你又要曠課?”

“那個……那個……我回去看看爸媽……我我我先走來了……”說完話我拿起書包飛奔出去,到了樓下只見文娜就站在車邊等我。

“師傅,怎麼了?”

“鏡子,鏡子,鏡子……李健……李健……”我支支吾吾半天硬是說不出話,剛嚥下一口氣擡頭就看到李健站在三樓走廊處微笑着看着我。

平時覺得這個笑容很溫和,但是這個時候這個笑容充滿了詭異,甚至於空氣中都充斥着一種死亡的氣息。

“快走!”我連忙上車硬是不敢回頭的催文娜開車,她也就看了看樓上的李健後坐上車。

一腳油門踩下去,陸虎起跑飛奔出校園,後面楊灰不止。

繡花枕頭是學霸 我驚魂未定的看着後面,生怕李健追上來殺了我,他到底是什麼人我不知道,但是能跟鏡子說話這也太奇葩了吧,這簡直就是超自然,他是不是巫師或者什麼。

一切可以想到的壞東西在我腦子裏面蔓延,恐懼已經吞噬我的內心,我甚至感覺不到一絲溫度聽不到任何聲音,這一刻面前的景象慢慢的減速,我的身旁另一個長的一模一樣的我被鐵鏈綁在位子上面。

他讓我救他,他讓我找回自己,他渾身是血,他的眼神滿是恐懼,是絕望。

我啊的一聲大叫,睜開眼睛發現自己還坐在車的後面,而我旁邊是根本沒有人的。

我這到底是怎麼了,是該找個道士神婆看看還是去買一點的安眠藥吃一下。

“師傅,李健怎麼了?”

當文娜問出這句話時我的心都提了起來,想起剛剛那恐怖的一幕我就嚇的那是一震一震。

“沒什麼,沒什麼,我們現在回去吧。”

“回去,回家裏還是回您老家?”

“是老家。”我再次重複一遍。

騎車緩緩的開着,看着好像沒有什麼很奇怪的,但是我就是感覺怪異,或者是感覺有人在盯着我。

不止是不安,甚至感覺那黑氣和李建都在盯着我。

就在平安路路口轉彎處我說的話靈驗了,果真是路邊站着一個白髮蒼蒼的老人看着我,她穿着比較樸素,臉上的皺紋好像老舊的樹皮擰在一起。

她盯着我看,眼神深邃,就一直看着我,我想快點開走,讓文娜加快速度。

可奇怪的是轉頭我又看不到那個轉彎處有什麼人在看我。

剛舒緩一口氣轉過頭來突然看到車前出現那個老人,同樣的眼神,同樣彎着腰,同意是白髮白髮蒼蒼。

“啊……”我大叫一聲,文娜立馬停車剎閘。

“怎麼回事!”文娜一甩長髮倒車鏡裏面看着我。

“怎麼沒有了?”我看了看車前,並沒有什麼人在車前面,不是看到那個老人站在車前快要撞上去了。

“什麼沒有了?”文娜好奇的看着我。

夫人總想氣我 我打開車門下車左看右看,剛剛路邊還有什麼人,但是這下來一看吵鬧的街道現在已經是空蕩蕩的了。

“怎麼……”文娜下車也是一臉的懵逼,她看看我,我看看她。

街道上幾片樹葉飄過,天空上幾隻黑色的烏鴉飛過一串串悽慘的叫聲傳入我的耳朵。

“這不會是有人來找我們了吧。”文娜倒變爲一臉淡定。

“誰?”我想馬上回到車裏。

“除了驚魂派和魔王教現在也沒有什麼殺你了吧。”

“他們是誰?”

“來了。” 話音未落就見到馬路轉彎處走出一個白髮蒼蒼的老人,還是剛剛那個老人,佝僂的脊背,還剩幾顆牙的牙齒,皺巴巴的皮膚,樸素的衣裝,只有眼神還是無比的陰森寒冷。

“老妖婆?”我心中蹦出這麼一句話來。

她無比詭異對我笑笑隨後說:“小夥子,是不是在找什麼東西,或者是你丟了什麼東西。”

“丟東西?”我不解,但是接下來就聞到了一股子腐肉的味道,這讓我忍不住就嘔吐了出來,蹲在地上嘔吐了約莫有個三十秒,文娜拍拍我的背遞給我一張紙,我擦擦嘴站起身來往旁邊看,只見到和我一模一樣的人正被鐵鏈鎖着綁在電線杆上,而那下面已經滿是腐肉和骷髏,鮮血往下水道流動着。

不知道是爲何,那一瞬間我好像看到了什麼東西,腦子裏面出現了幾個熟悉的畫面,我的心臟快速跳動,只聽彭的一聲,我的面前一片黑暗。

“噹……”一個機械的聲音響起,我的面前出現三個血紅的大字——驚魂院。

至於街道太陽什麼的也消失了,我的面前是個很大的莊園門,裏面就坐落着一個龐大如城堡一般。

“驚魂院?我怎麼在這裏?”我有些懷疑,會不會是自己在車上睡懵逼了,努力拍拍自己的頭清醒一下,發現還是疼的要死,看見驚魂院就能想起鬼片,這倒真是可怕,或者是誰把我綁架到了這裏。

一個個恐怖的想法在我腦袋裏面浮現,而後我慢慢的走向裏面。

莊園看起來非常祥和並沒有什麼很恐怖的地方。

就在我要接近那門的時候旁邊的玫瑰花叢裏面慢慢滾出一個面具,面具後面似乎包着什麼東西。

剛看到的時候我還真的是嚇了一跳,連忙後退好幾步。

“你好莫寒,我是這個院裏面的靈魂,現在,我要和你進行一場拯救遊戲,拯救你自己。”那個面具突然說時我纔看出來那是一個機器。

“你……你就是個機器人……”

話音未落就看到這面具後面慢慢的爬出一個骷髏,這骷髏手中舉着一個牌子,上面寫着不要回頭。

我當然想回頭了,但是看到這個情況,貌似我是真的不能回頭,總感覺後面有什麼東西似的。

那骷髏對我笑笑,我當然還以爲是機械,索性直接往裏走着。

快到驚魂院裏門了,突然一絲涼意傳遍我的整個身體,我這不止是冷,還有一種腿發軟的感覺。

“嗚嗚嗚嗚…………嗚……嗚……”巨大的響聲在我身後響起,我很想轉頭看來着,但是卻無可奈何。

那像電鋸的聲音,對,就是那種聲音,很早的時候父親鋸樹聽到過。

當我打開門的時候虛空之中出現一個聲音,他告訴我已經可以回頭了,當我回頭觀望的時候只發現剛剛我走過來的地方滿滿都是電鋸條,鋼鋸片,他們仍然在轉動。

這可嚇了我一跳,就連地上的草讀已經光禿禿了,電鋸聚集過來,上面全是鮮血。

“亡靈時刻!”

一個驚悚的聲音傳入我的耳邊,回頭看只見到這屋子裏面大廳通往二樓的樓梯上站着許許多多身體發着藍光的人,看似平淡無奇,實則可怕,那些人便是鬼。

我沒有見過啊,看見那玩意渾身只打顫,一個顫慄起來後那渾身抖個不停。

那些亡魂朝着我笑,咆哮,嘶吼,好像下一刻就要把我撕碎一般。

外面那些電鋸發出滲人的赫拉聲,鮮血灑滿了大門,待我猛然轉身間便看到那些亡魂已經到了我的面前。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