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想不到這‘迷魂香’這麼邪性,我不禁一陣後怕,剛剛要不是外婆及時捂住我的口鼻,還給我吃了藥丸,恐怕後果不堪想象。

樹林裏雖然一片漆黑,但奇怪的是我們卻能清楚的看到樹林裏的所有情況。我看到跟我們來的那十幾個人,此時正神色迷離,露出一副很享受很癡迷的模樣,他們還拼命的聞‘迷魂煙’的味道。

我瞭解他們此刻的感受,那味道就像是能引人上癮一樣,根本停不下來。

“外婆,那他們怎麼辦?”我擔心的問道,看他們現在一個個的表現,就不太正常,肯定是已經受到了‘迷魂香’的影響。“你給我吃的那東西,爲什麼不給他們?”

“來不及了,而且我身上也沒那麼多藥丸。”外婆無奈的說,有些愧疚。“早知道,就不用讓他們跟來了,那些人早就已經做好了周全的防備。”

這時,樹林裏不知從哪傳來一陣冷哼聲,那聲音冷冷的,不帶一絲一毫的感情,我不禁打了個冷顫。

突然,一陣刺耳的搖鈴聲從黑暗中傳來,迴盪在漆黑的樹林裏,我捂着耳朵,感覺自己耳膜都快要被這刺耳的鈴聲給震破了,更可怕的是這刺耳的搖鈴彷彿有着一股魔力,能直接滲透進人的體內。

“喵!”遠處的小黑貓猛的怒吼了一聲,跳到了我身前,盯着搖鈴聲傳來的方向,渾身的毛髮都豎了起來,露出一副兇狠的模樣。不知怎麼回事,小黑貓跳到我身前後,我感覺那搖鈴聲沒那麼刺耳了,也好受了一些。

一旁的外婆大叫不好,說跟我們來的那十幾個人都被這搖鈴聲給蠱惑了。“原來如此,先是用‘迷魂煙’迷住他們的心神,再用搖鈴聲來控制蠱惑,這樣能輕易的把人如傀儡般的操控住。”

那十幾個人原本眼神迷離的人,突然面露兇色,在樹林裏瘋狂的廝打起來。他們就像是仇人一般,拼了命的扭打在一起,似乎要是不把對方給弄死就不會罷休。

我和外婆上前阻止,卻根本攔不住他們,轉眼間他們都已經相互打得頭破血流,但卻越打越兇,彷彿是不知疼痛一般。

這樣下去的話,他們絕對會被對方給打死,我急得如熱鍋上的螞蟻,焦急萬分。外婆正在想辦法,但不知來不來得及阻止他們。忽然,已經停了的搖鈴聲再次響起,而且這次的搖鈴聲響比之前那次的頻率還要快許多。我覺得整片漆黑的樹林都被這快節奏的搖鈴聲給震得晃了起來。

眼前的事物都在搖晃,感覺自己站都站不穩了。還好,在我將要倒地之時,搖鈴聲終於是戛然而止,就像是突然被漆黑的樹林給吞沒了一樣。

快節奏的搖鈴聲結束後,那些原先還瘋狂扭打在一起的人,忽然都冷冷的看着我和外婆,接着滿臉是血的臉上露出兇狠的表情,怒吼着衝向了我和外婆。

我趕緊拉着外婆跑,小黑貓也緊跟着我兩。外婆年紀大了,再加上之前爲了破封住村子的困陣,體力還沒完全恢復過來,根本就跑不快。轉眼間,那十幾個被.操控的人都追上了我們,把我們給圍住,惡狠狠的瞪着我們。

他們身上的血還再流着,傷的也不輕,可就像是不知疲倦,也沒有疼痛一般,果然和傀儡一模一樣,那‘迷魂煙’的作用還真是厲害。

被十幾個人圍住,我們顯得有些狼狽。那些人想要圍上來的時候,小黑貓就會發出怒吼聲,那些人似乎有些忌憚,又往後退了幾步,不敢繼續圍上來。

小黑貓果然不簡單,威懾力很大,心裏對它更是好奇。

雖然這些人忌憚小黑貓暫時不會對我們造成傷害,可這樣被他們圍在這裏也不是辦法。外婆心急如焚,着急的說道:“我們必須想辦法擺脫他們,那些人就是想利用這些被控制的人拖住我們,好讓他們有足夠的時間從荒墳那拿走那被鎮壓的邪物。

話雖如此,可僅憑我們兩人一貓怎麼可能突破這十幾個大漢的圍堵。

就在我們焦急萬分之時,一個男人的聲音突然傳來:“張老太,你真是越來越沒用了,弄得這麼狼狽。”不遠處一個瘦高的身影朝我們這走來,他穿着一件灰色襯衣和休閒褲,面容英朗,看起來年紀和我差不多,只是那一頭的白髮顯得有些怪異。

不過,外婆接下來的話,更是讓我吃驚不已。

“前輩,你總算來了。”外婆大喜,面帶恭敬之色說道。

前輩!?我不敢相信,外婆一個七十歲的人竟然叫一個看起來和我差不多大的年輕人前輩,頓時我就懵了。

“沒想到呀,看來事情不太妙,比我想的要糟糕,那些人已經忍不住動手了嗎?等了那麼多年,該來的總還是會來的啊!”那白髮青年緩緩說道,似乎在回憶着什麼。

那十幾個被.操控的人,見到白髮青年都怒吼了起來,一哄而上的朝着他衝了過去。只是那白髮青年顯得十分淡定,彷彿就沒把那些人放在眼裏。

就在那些人快要到他跟前時,他猛的擡手一揮,撒出灰褐色的粉末。那十幾個被.操控的人碰到粉末後,紛紛倒在了地上。我愣住了,這傢伙這麼厲害?竟然輕易的就把十幾個人給擺平了,看來外婆向前提到的那個人就是他了。

“前輩,他們估計已經在荒墳那了,再不去恐怕來不及了。”對於白髮青年的表現,外婆沒有絲毫驚訝,着急對他說道。

那白髮青年,點了點頭,然後掏出一枚看上去很久的銅幣。“你們跟着我來。”說完,他就把銅幣往前拋了一段距離,撿起看了一眼後,指了一個方向。“這邊走。”每走一段距離,他就會再拋一次銅幣。

每次他走的方向都會改變,我心裏疑惑,但外婆什麼也沒說,我也就沒開口問。

再仔細一看這白髮青年,我竟然覺得似乎和他在哪見過! 倉庫里有四個人,兩個男的兩個女的,剛才開門的女人正用槍抵在唐宋的太陽穴上。

氣氛有點壓抑,四個人都冰冷的盯著他,殺氣凜然。

然而,唐宋卻帶著微笑再次重複:「聽到了么,把我送到烈焰軍團的乙區,否則我幹掉你們所有的基地。放心,我知道的基地也不多,南區二十一個,東區十四個,今天之內能解決。」

「八嘎!」比較消瘦的男子暴怒的衝過來,抬起腳就朝著唐宋的腹部踹去。

嘭!

確實踹中了,可倒飛出去的竟然是消瘦男子。牆壁都被砸出個窟窿,消瘦男子直接暈了過去。

嘶!

剩下三人不自主倒吸了口涼氣,按在唐宋太陽穴上的槍不自主顫抖了一下,那女人明顯有些膽怯了。

「別慌別慌,」唐宋平淡的笑道,「隨便開槍,反正你打不死我。哦對了,你們R國在我們國內的間諜差不多全軍覆沒了,畢竟你們當中出了一個叛徒。」

「不可能!」剩下的男子皺著眉頭反駁,「鬼,我承認你確實很厲害,但這不是你威脅我們的理由。」

唐宋不以為然聳肩:「那你就不要按照我說的做唄,反正你們跟烈焰合作密切,遲早也是死路一條。沒事,你不帶我過去,我殺了你們,再去你們下個據點問問。」

「八嘎你媽咪!」旁邊的女人實在按捺不住,快速扣動扳機。

啵,啵!

子彈激射到對面的牆上,女人驚呆了。明明人就在槍口上,竟然還能跑……

嘭!

還沒等多想,女人也飛了出去。這個更狠,直接砸在旁邊的牆上,牆壁崩塌,瞬間死亡!

對面一男一女嘴角抽搐,兩人的槍也沒抬起來,頭皮發麻看著站在門口的唐宋,腦子都要炸。

鬼,怎麼會變得這麼恐怖?

「不要這樣子,」唐宋一臉不耐煩的樣子,「你們不帶我去,我就去問下一個據點,這有什麼不對?非要啰嗦這麼多,浪費大家的時間,對不對?」

兩人黑了一臉,到底是誰在啰嗦?

緊咬著牙,男子低沉道:「你就這麼確定,我們能送你到烈焰軍團那邊?要知道,乙區可是真正的重兵區……」

「我剛才不是說了么,你們中出了一個叛徒。我還知道,你們跟烈焰合作密切,而且我沒猜錯的話,那個人已經落入你們手裡,現在應該在烈焰那邊。」說罷,唐宋悠然轉身,「不跟你們聊了,我得去找你們下一個據點。」

「等等!」男子趕忙喊著,「我們送你去!」

唐宋回過頭來,一本正經的看著他:「別騙我,我讀書少,你是知道的。」

少個毛,誰不知道這個鬼又多厲害。幾年前就能把混亂之城攪得天翻地覆,現在變得更加強大,搞不好能炸天!

關鍵是,這貨怎麼會知道這麼多情報。不但準確的知道R國在這邊的據點分佈,還知道R國跟烈焰的合作……

帶著唐宋從倉庫後門離開,外邊有一輛車,唐宋跟著兩人上車。

啟動車子,男子咬著牙低聲道:「你明明有能力自己過去,而且你國的情報網,不見得比我們差,為什麼非要逼迫我們?」

「你要不樂意就不去啊,我沒逼你。」唐宋嫌棄斜眼,然後沖著那長得不錯的女人咧嘴嬉笑,「美女你說對不對?愛去不去,我也就是問問而已,不去我就殺死你們,這有什麼好糾結的?」

八嘎你個老母雞!

兩人心頭可真是萬馬奔騰,明明就是威脅,非要說得這麼理所當然,太賤了!

「好好開車,千萬別讓我失望。你們就算自殺,把車子炸了,也殺不死我。」唐宋打著哈欠,悠閑的閉目養神,「我眯一下,到地方跟我說一聲。」

納尼,那能睡?

這丫要不要這麼囂張,他們好歹也是職業特工,尊重一下他們的職業行不行?

然而,兩人其實很清楚。以唐宋現在的實力,他們還真沒辦法殺死,甚至連傷害都做不到。

這些天接到的情報太多,不知道有多少特工被抓,如果S區的特工布局再被毀掉,帝國就麻煩了。

要知道,現在S區正在籌備建國,如果他們這時候被滅,損失可想而知……

唐宋就是抓住了這一點,知道他們R國不敢輕易冒險,所以才找他們。而且唐宋已經得到可靠情報,R國跟烈焰正在研究能量。具體是不是能量體,暫時不清楚。但可以推測,那個科學家應該已經被發現。

有時候不得不承認,R國的特工真的很有一套,他們搜集情報的能力非常強,絕不可能讓獵神分隊躲得掉。這一點,唐宋還是很有自知之明的。

所以眼下最好的辦法就是,利用R國特工進入烈焰的中央區域。一來能省事,二來就算真的出事,也能直接跟他們硬碰硬。唐宋現在沒有那麼多時間去消耗,畢竟獵神分隊生死未卜……

車子走得很慢,唐宋不用睜開眼也知道,前邊兩人都有小九九。他們是特工,肯定不想把自己送過去,而且會想盡一切辦法幹掉自己。

約莫二十分鐘,車子忽然搖晃了一下。也在這一瞬間,前邊兩人同時推開車門快速往車外飛撲出去。

唐宋速度更快,身子撞開車門,咻的一下飛了出去。

不出所料,剛飛出一段距離,車子轟的炸起來,火焰衝天。竟然是前邊一棟樓飛射過來一個火箭彈,正好擊中車頭!

勾著嘴角,唐宋順著火箭彈飛來的方向閃身衝過去。趁著火光還在冒,快速跳到二樓窗口翻滾進去。

因為擔心衝擊波,發射火箭彈的人已經縮回窗戶裡邊。忽然見到唐宋滾進來,兩人臉色一變。

只可惜,還沒等他們來得及做出反抗,唐宋翻轉手術刀迅猛甩過去,精準擊中兩人的額頭。沒有停留,繼續衝過去,趁著兩人還沒倒下,抓起一個火箭彈塞到火箭筒里一拉,趕緊從窗口跳出去。

轟轟轟!

二樓上炸得可不是一般精彩,即便唐宋跑得快,後背還是有些火辣。好在,衣服沒破。

翻滾到下邊,抬頭看了一眼,唐宋一陣惡寒。放那麼多武器在一起,這下知道錯了吧?

抖了一下身上的塵土,也不顧二樓上濃煙滾滾,衝下下邊爆炸現場旁的男子微笑道:「對我來說,毀掉你們真不難。」

那男子臉色別提多難看,心裡無比的絕望。車子爆炸之後,他也就來得及滾出去,特么這貨竟然已經把自己的夥伴都炸死了…… 跟鬼玩速度,耍花招?

不得不承認,他們膽子很大!

唐宋還真不怕這些R國特工,對付他們有的是辦法。只要殺不死自己,就能殺死他們。再說了,考慮到國內的情況,他們沒有能力承受那麼大的損失。

R國培養一個特工可不容易,這要是一下子滅掉幾十個,不得要了他們的老命?

「咳咳……」另一邊的女子爬起來,滿是幽怨的盯著唐宋,真有種想用口水噴死他的節奏。

這人究竟怎麼回事,變得如此厲害,就算有式神也不可能是他的對手!

「要不,我去問問,你們還有沒有夥伴活著?」唐宋咧著嘴,「我剛就看到兩個,指不定還有活著呢。爆炸雖然有點厲害,可畢竟只是在二樓,一樓應該還能活……」

轟!

話沒說完,兩層樓房直接崩塌,塵土洶湧。

唐宋嘴角一抽,趕忙往後跑開。熊熊燃燒的車子都被塵土覆蓋,火都滅了。這塵土,不是一般的大。

跑了好長一段距離,唐宋才停下來。捂著鼻子嘴巴回頭,含糊喊著:「你們趕緊逃吧,我去找弄一個據點。」

「你,你別走,我送你去。」那男子的聲音再次傳來,憋屈的從塵土中踉蹌跑出來,身上多了一層泥土,頭髮都白了,「咳咳,我帶你去,別再禍害我們的人了。」

禍害不起啊,特么一個據點也就五個人,一下子全都死了,他找誰說理去!

唐宋皺著眉頭:「你受傷了,要不還是回去療傷,我找其他人問問……」

「咳咳,我們R國認慫,我送你去。」男子憋悶的吐著塵土,兩眼充滿悲憤。

他能怎麼辦,他也很絕望啊,這丫不是人!

等到塵土稍稍落定,唐宋跟著男子繞到廢墟後方,後邊兩輛車倒是還能用。至於那個女人,是死是活也沒人管了……

車子又重新上路,這回男子沒敢耍心眼了。穿過橋,很快進入東區。

烈焰軍團的實力是S區最強的,也是混亂之城內最有說話權的。不過,跟其他兵團不同,烈焰軍團的目標從來就不是內鬥,他們的戰場經常是在其他國家,尤其喜歡恐怖襲擊。

唐宋很奇怪,在他服兵役期間並沒有碰到過烈焰在國內發動襲擊的事件,怎麼自己退伍了反而接二連三碰上?

沒有出乎唐宋的預料,有R國特工護送,真是暢通無阻。一路上明明碰到好幾次審查,那特工嘀嘀咕咕幾句,直接就通過了。

不過唐宋也知道,自己被盯上了。無論是R國還是烈焰,都已經盯緊了自己……

到傍晚時分,夕陽已經落下,車子剛穿過一片居民區,卻慢慢減速下來。

唐宋慵懶的打著哈欠:「行了,你的目的已經達到,下面是我的戰場了。」

嘭!

車頂忽然被撞開,唐宋如同坐了彈簧一樣飛上天空。不出所料,四周圍都是人,前邊還有一輛小坦克,所有槍口都對準車子。

咻……

沒有讓自己落下,唐宋快速跳到旁邊一棟兩層樓頂上,正好落到一個狙擊手旁邊。

那狙擊手還沒來得及出擊,唐宋已經甩了一把手術刀過去。也在此時,下方開始傳來槍聲,子彈不要錢的從他身旁掃射而過。

快速將狙擊手身上的手雷摘下,唐宋抱著頭趕緊飛奔離開。一邊跑,一邊將手雷朝著下邊街道扔。

轟,轟……

街道炸開,樓房都被炸得劇烈搖晃。唐宋從樓頂跳到房子後邊,順著街道飛奔。

噠噠噠……

子彈不要錢的跟在他身後,樓頂上都不知道有多少個士兵。槍林彈雨,卻始終沒能擊中唐宋。

很快唐宋又繞過一棟房子,逃出了攻擊圈。槍聲停下來,後方隱約聽得到各種指揮的聲音。

早就料到烈焰會在這等著,這也是他要的結果。就是要讓烈焰知道,鬼來了!

躲到牆角,唐宋豎起耳朵仔細傾聽。左右兩邊包抄,小坦克卻不得不繞到街頭再拐彎。前方也有人,而且有獵犬。

看來,烈焰出動了不少人,也算是對自己的重視吧!

唐宋心頭冷笑一聲,忽然又轉身往回跑。順著牆壁快速翻到屋頂上,清楚地看到那些士兵正在飛奔過來。

沒有攻擊他們,唐宋運轉丹田快速閃身,順著一排排的樓頂往街頭方向沖。即便如此,很快還好有人發現了他的蹤影,子彈咻咻的飛過來。

「他要攻擊坦克,他要攻擊坦克……」

可惜就算知道唐宋的目的,他們已經攔不住了。唐宋轉眼就出去上百米,已經跟上那輛小坦克了……

眼睜睜看著他忽然從樓頂上飛下來,小坦克上的槍手都沒來得及開槍,手術刀已經擊穿他的腦袋。

跳到坦克上方,快速把人拉出來,順勢搶過槍,朝著裡邊嘟嘟。

很快坦克停下來,唐宋溜進去。把已經死去的操控員扔出去,然後重新啟動小坦克。

可惜沒有自動裝彈設備,而是需要手動裝彈。不過,這鐵殼子可是個好東西,絕對碾壓!

呼呼……

坦克快速往前沖,後邊好多車子追上來,子彈叮叮的射擊在鐵殼子外邊。

唐宋沒有理會他們,朝著東邊方向繼續開。這可要比開車爽得多,見誰不爽就碾壓,毫無反抗能力!

拐彎進入比較直的街道,唐宋卡住操控,轉身裝彈,然後把炮頭瞄準後方追上來的一幫車子。

一看到炮頭調轉,那幫人嚇得趕緊往四面八方散開,速度也是夠快。

唐宋沒有急著開炮,只是瞄準方位,隨後又溜回來操控方向盤。坦克速度開到最大,呼呼地,就跟大卡車似的。

很快便衝出了撤離圈,街道上開始出現人影,遠遠的聽到聲音就啊啊的跑了。

又過了一分多鐘,唐宋猛地往後溜,毫不猶豫按下發射按鈕。

啵!

轟!

後方炸起來,唐宋大笑起來。爽啊,多少年沒這樣戰鬥了,開坦克就是爽!

然而,還沒等開心,忽然看到前方一棟樓的樓頂上有兩個人扛著火箭筒,嚇得唐宋趕緊調轉坦克。

嘭!

坦克被擊中,劇烈地搖晃起來。唐宋差點沒被震死,心肝肺都要晃出來。

握草,這可是他們的寶貝,也不心疼? 心裏十分奇怪,認真的回想着到底是在哪見過,可腦海卻一點印象也沒有。

“啓明,你怎麼了?”外婆見我心不在焉,疑惑的看着我問。

我趕緊回過神來,讓自己不要胡思亂想,要是我和這個白髮青年真的見過面的話,我腦海裏怎麼可能一點印象也沒有。“沒事,就是在想些事情。”我笑了笑,回道。

外婆也沒繼續多問,只是讓我提高警惕,小心一點。小黑貓這時,也在一旁擡頭望了我一眼,然後加快速度跑到了那個白髮青年那,白髮青年正蹲下身子撿地上的銅幣,盯着突然跑到自己身旁的小黑貓看了一會。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