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我搖了搖頭說道:“算了,算了,不礙事的,過兩天就好了。”說到這以後我感覺自己的肚子也有些餓了,當即擡起頭看着柳青兒問道:“你晚上吃飯了麼?”

“沒,你出去跪着了以後,我在房間裏跪着,三爺和我師傅他們在說話,反正說的都是關於你的事情,所以大家都沒有吃飯。”

“關於我的事情?”我忍不住皺眉問道:“他們說的是什麼事情?”

“說你天賦絕頂,以後是個好料子,但是你這性格還要改改諸如此類的話吧。”柳青兒有些敷衍的說了一句以後看着我說道:“反正你以後還要勤快點的好。”

我跟着點點頭沒有繼續說話。

到了晚上十一點多的時候,我師傅和柳三爺兩個人才回來,倆人到了茅草屋的時候給我和柳青兒拿了熱乎乎的包子還有一些米粥,我先喝了點粥暖了暖身子,感覺身體好多了,跟着又吃了兩個包子。

吃飽喝足以後我師傅看着我和柳青兒說道:“你們兩個回去吧,晚上早點休息,這幾天哪裏都不許去,也不能給我闖禍了,明白嗎?”

我衝着我師傅點了點頭說道:“我知道了,師傅。”

柳青兒也衝着柳三爺吐了吐舌頭,柳三爺在一旁無奈的嘆了口氣說道:“真不知道你這丫頭什麼時候才能長大。”說到這以後柳三爺的語氣頓了一下“趕緊回去吧,對了,你回去把道德經抄十遍。”

柳青兒聽到柳三爺的這句話以後一臉不高興的樣子看着柳三爺說道:“師傅,我不想抄了,我都背會了,不想再抄了。”

柳三爺摸着自己的鬍子沉吟了一下,稍稍思索了幾秒鐘以後開口說道:“既然會背了,那就默寫十遍吧,回頭給我交過來,記住是默寫,明白嗎?讓小貴監督你。”

柳青兒這個時候氣呼呼的看着柳三爺說道:“師傅~你怎麼這麼狠毒!”

“行了,別管我狠毒不狠毒,這次是爲了讓你長個記性。”說完以後柳三爺衝着我們兩個人擺了擺手,示意我們兩個人趕緊走吧。

跟着我和柳青兒一起離開了茅草屋,一邊往回走,柳青兒嘴裏一邊嘟嘟囔囔的說道:“跪都跪了那麼久了,還要讓我抄寫道德經,煩煩煩!”

柳青兒一臉煩躁的樣子,我在一旁也不好說什麼,畢竟我此時也是傷痕累累的,現在只想好好回去擦點藥酒,然後早早的睡覺,沒有任何心思在去開解柳青兒了。

而柳青兒這丫頭見我不說話,獨自嘟囔了一陣以後便也不在嘟囔了,我們兩個到家以後,我爸媽已經睡下了,但是沒有鎖門,我倆進去以後將房門鎖住以後就各自回到了各自的房間裏。

進了房間以後,我心裏也有些煩躁的樣子,渾身痠疼的我躺在了牀上一動不想動了,就想好好的睡一覺。

就在我準備脫衣服睡覺的時候,房間一陣輕輕的敲門聲響了起來,想來應該是柳青兒之所以敲門聲音非常輕,怕是因爲害怕吵醒我爸媽呢。

我有些疲憊的樣子從牀上起來了,走過去給柳青兒開了門以後,柳青兒直接就進了我的房間,我看着她進來了以後,沒好氣的看着她說道:“大姐,大晚上的你就進我房間,你是瘋了嗎?”

“你想什麼呢?”柳青兒沒好氣的看着我說道:“晚上的時候看你疼的挺厲害的,我那裏有點專門治療跌打損傷的藥酒,尋思着給你拿過來讓你用用呢,沒想到你居然這麼不識好人心。”

柳青兒這句話說完以後我心裏泛起了一陣暖意,當即衝着她感激的點了點頭說道:“有心了!”

“切,你這傷本來就是我害你造成的,理應我負責的。”說到這以後柳青兒拿出來藥酒看着我說道:“我幫你擦吧,後背的傷你自己也擦不到。”

我想了一下,點點頭也沒有跟柳青兒客氣什麼,躺在了牀上,柳青兒拿着藥酒給我擦了擦,一邊擦我一邊感覺到自己身上那些紅腫的地方都是一陣陣灼熱的感覺。

柳青兒一邊擦拭着傷口一邊對着我說道:“沒有想到你居然受了這麼重的傷,都怪我,早知道我就不應該帶你去的。”

我跟着趴在牀上沒好氣的說道:“行了,大姐,你就別一直絮叨了,沒用了,都過去了,你下次長個記性就行了,別再冒冒失失的就行了。”

“知道了!”柳青兒吐了吐舌頭說道。

我第一次看到柳青兒在我面前表現出來如此可愛的一面,想想我剛剛認識這丫頭的時候,我倆的關係完全像是仇人一樣,沒有想到短短几天的時間,我倒是真的覺得有柳青兒這麼一個妹妹也不錯,雖然犯了不少錯,但是卻也多了很多歡樂。

晚上的時候柳青兒給我擦拭完傷口以後,她就回自己房間去了,我趴在牀上翻了個身以後就昏昏沉沉的睡着了。

等着我睡醒的時候已經是下午三點多了,我爸媽也沒有來叫我起牀,好像他們知道我昨天晚上回來的特別晚一樣,我起牀以後,柳青兒正端着飯走了過來,看着我說道:“我還準備把飯給你端到房間呢,沒有想到你這麼早就醒了。”

我跟着尷尬的撓了撓頭說道:“沒事沒事,就是昨天渾身太疼了,晚上睡得死了點。”說到這以後我活動了活動身子以後看着柳青兒笑了笑說道:“不過你的藥膏確實挺好用的。”

“行了,你快吃飯吧!”柳青兒把手裏端着的蓋飯放在了我的房間裏。

我跟着嗯了一聲,也確實感覺餓了,臉都沒洗就開始吃飯了,吃了幾口以後感覺這個味道有些不對勁,應該不是我爸媽做的,想到這以後我看着柳青兒問道:“這蓋飯不是我爸媽做的吧?” 194 浩浩的到來

“嗯,叔叔和嬸嬸都出去了,沒空做飯,讓我告訴你,想吃什麼出去吃,但是中午看你還在睡覺就沒有叫你,這飯是我自己做的,本來以爲你快醒了,給你端到房間裏,誰知道你已經醒了。”說到這以後柳青兒頓了一下,看着我皺了皺眉“怎麼了?味道不好吃嗎?”

我一看柳青兒皺眉了,趕忙搖了搖頭解釋道:“不是不是,是這飯吃着確實不錯,挺好吃的。”說到這以後我趕忙又吃了幾口。

柳青兒沒好氣的白了我一眼說道:“這還差不多,你先慢慢吃這點,我去把鍋碗洗了,你待會去把你自己的碗洗了就行了。”

我嗯了一聲,以後低下頭繼續吃了起來,吃飽了以後,我端着碗筷走出了房間裏,洗了洗碗筷,又去洗了個熱水澡。

好幾天沒有洗澡了,洗完澡以後感覺整個人都舒服多了。

而我剛剛坐下來以後,正在吹頭髮的時候,院子裏的門不是誰敲響了,柳青兒看着我說道:“小貴哥,開門去!”

我瞅着柳青兒沒好氣的說道:“你咋不去開門去?”

“你沒看到我在看電視嗎?”柳青兒懶懶的說了一句以後頓了一下“再說了,本姑娘還給你做了午飯,你就不能開個門去?”

我聽到這以後頓時有些無奈,也懶得跟她計較什麼了於是我衝着柳青兒點點頭說道:“得得得,我去我去。”說着話我把吹風機放了下來。

走到院子裏把門打開了以後,只見門口站着一個人,這個人不是別人,正是浩浩,浩浩看見我以後,跟着笑嘻嘻的說道:“小貴,你最近幹啥呢,我昨天來找你嬸子說你沒在家,你上哪去了?”

昨天?我稍稍思索了一下頓時就反應過來了,昨天我還在山洞裏和鬼王大戰呢,想到這以後我看着他笑了笑說道:“昨天下午去後山溜達了一圈,回來的晚了。”

說着話浩浩跟着直接就進了院子裏,一邊看着我一邊說道:“你也不跟我說一聲,我這幾天在家呆着也特別無聊,你跟我說一聲我就跟你一起去了。”

“汗,我那不也是忘了嗎!”我嘴上雖然是這麼說,但是心裏卻是告訴自己,幸虧昨天他沒來找我,要不然柳青兒那麼忙一霍霍在帶上浩浩,昨天就更危險了。

而浩浩這個時候已經進了房間裏,顯然已經注意到了柳青兒的存在,於是他看了一眼柳青兒以後看着我說道:“小貴,她是誰啊?”

我還沒說話呢,柳青兒率先開口說道:“我是小貴的妹妹,你是他朋友吧?”

浩浩跟着笑嘻嘻的說道:“小貴,你妹妹長得真漂亮,可比你漂亮多了。”說到這以後浩浩撓着頭笑着對着柳青兒說道:“我叫陳思浩,小名叫浩浩,我和小貴是光着屁股一起長大的,讀書那會我還是小貴的小弟呢。”

柳青兒跟着笑嘻嘻的說道:“讀書那會?”

浩浩嗯了一聲看着柳青兒說道:“你還不知道吧?小貴讀書那會是我們初中的老大,可厲害了,所以我和鐵蛋都是他小弟。”

我跟着有些無奈的看了一眼浩浩,沒好氣的說道:“大哥,這陳芝麻爛穀子的事情咱能不提了麼?”我頓時感覺自己的老臉都紅了。

浩浩倒是覺得理所應當的樣子笑嘻嘻的說道:“啥陳芝麻爛穀子,這不才過去半年多麼,你記性咋這麼差呢?”

我一聽浩浩的話,頓時氣得想吐血,這傢伙怎麼什麼都說啊,這柳青兒這丫頭以後要是再知道點什麼不得嘲笑我一輩子麼,想到這以後我看着浩浩說道:“浩浩,你別說了行不?這都過去的事情了。”

誰知道柳青兒這個時候突然厲聲的說道:“不行,你的說完,關於小貴的全部事情我都得知道,你繼續說。”

浩浩一聽柳青兒這麼說了,頓時來了興致了,坐下來以後便開始對着柳青兒喋喋不休的講了起來,就連我小時候我被人追着打的事情都跟柳青兒講了一遍。

我自己一個人鬱悶的坐在一旁,看着他們倆人,而柳青兒時不時的咯咯咯的就笑了起來,一點都沒有一個姑娘的樣子。

就這樣倆人喋喋不休的說了一下午,我愣是在房間裏鬱悶了一下午。

而這個時候我回過頭看着浩浩沒好氣的說道:“浩哥,說完了沒?我那點事情你是不是不說完不罷休呢?”

“不是啊,小貴,她不是你妹妹麼,再說了她想知道,我就跟她說說唄,反正都過去了。”浩浩沒心沒肺的說了這麼一句。

而邊上的柳青兒一臉得意的樣子看着,臉上滿滿的威脅之意,看樣子是想以後拿這些事情當段子講呢,想到這以後我看着柳青兒說道:“得了得了,您老人家知道的也不少了,別在問了行不?” 195 浩浩的突變

“我比你大!”柳青兒沒好氣的說了一句。

浩浩這個時候回過頭看着我,我聳了聳肩,看着浩浩沒好氣的說道:“她確實比你大。”說到這以後我跟着拿着菜單點了一個菜。

柳青兒點好了以後便把菜單遞給了浩浩,然後看看這浩浩說道:“所以呢,你以後要管我叫姐姐知道嗎?”說到這以後柳青兒抱着膀子看着浩浩。

浩浩跟着哦了一聲點點頭說道:“青兒姐姐。”

“這纔對嘛!”說到這以後柳青兒頓了一下“你可比小貴乖多了。”

我沒好氣的瞅着柳青兒說道:“你閉嘴,能不能別啥事都往我身上扯?”

我屬實有點煩躁了,而柳青兒則是一臉沒事人一樣自顧自的說道:“真不知道師傅和邱爺是怎麼訂下的規矩,誰先入門誰就大。”

我跟着在一旁看了一眼柳青兒沒好氣的說道:“說的好像你鬥法能鬥過我似的!”

柳青兒聽到這以後,瞅着我哼了一聲“切,現在鬥不過你不代表我以後鬥不過你,咱們走着瞧啊。”說到這以後柳青兒便不在說話了。

我也沒有理會柳青兒這一茬,邊上的浩浩看着氣氛有些不對勁了,趕忙開口勸解道:“你們兩個還吵什麼啊,別吵吵了哈。”

浩浩說完話的時候飯菜就已經上來了,浩浩看着我問道:“小貴,你還要不要喝點酒?”

“喝啊,爲什麼不喝?”我看着浩浩理直氣壯的說道。

柳青兒在一旁突兀的說道:“你敢,你可別忘了,你還受了傷呢,邱爺專門叮囑過我,你不能喝酒的。”

我看都沒有看柳青兒一眼直接對着浩浩說道:“你不用搭理他,咱們該喝酒喝酒。”說完以後我便準備叫服務員拿酒去。

而這個時候柳青兒看着我氣呼呼的說道:“你要是敢喝酒我就敢跟邱爺說你喝酒的事情。”

我一聽她要告訴我師傅,頓時就有點慫了,緊跟着我深呼了口氣看着柳青兒說道:“你能不能別這麼不講理啊?”

柳青兒沒好氣的看了我一眼說道:“你又不是第一天認識我了,我一直都不講理。”

“你這叫無理取鬧!”我沒好氣的說道。

“對啊,我就是無理取鬧!”柳青兒說到這以後頓了一下“服務員來一瓶白酒。”

浩浩跟着有些尷尬的說道:“青兒姐,你不會是讓我一個人喝吧?”

“我陪你喝,反正不能讓小貴喝酒。”柳青兒不講理的說道。

我看了一眼柳青兒心裏一肚子火氣,這丫頭管的太寬了,她要是個男的我一天最少揍他三次,早中晚各一次,可惜她是個女的,而且我還拿她沒什麼辦法。

隨後服務員把白酒拿過來以後,柳青兒給自己倒了一杯,給浩浩倒了一杯白酒,倆人看着我說道:“來吧,喝酒吧!”

我自己沒有倒酒,看着他們兩個喝酒我心裏暗暗的竊喜了起來,因爲我知道浩浩的酒量一杯子倒,而至於柳青兒估計她一個女孩子酒量也好不到哪去,想到這以後我倒了一杯白水看着她們說道:“行,那你們喝着。”

喝完了以後,浩浩放下酒杯子看着我說道:“小貴,鐵蛋子好像大後天就回來了。”說到這以後浩浩頓了一下“鐵蛋子在外面混了半年,聽說混的還不錯。”

“管他混成什麼樣呢,混得好他也是咱們兄弟不是。”說到這以後我看着浩浩頓了一下“來,吃菜吧!”

說着話我們三個人便開始吃飯了,倒是柳青兒和浩浩兩個人開始有一杯沒一杯的喝着,我則是坐在一旁看着他們喝酒,喝了一會的時候,浩浩說話舌頭都已經伸不直了,倒是柳青兒一臉淡然的樣子。

我瞅着柳青兒此時的樣子心裏有些驚訝,看來我還是小看了柳青兒了,跟着我開口問道:“你還挺能喝的?”

“廢話,想當初本姑娘在夜店玩的時候,你還不會喝酒呢。”說到這以後柳青兒沒好氣的說道:“這點白酒算什麼。”

我想了一下,倒是也沒什麼,反正柳青兒都這麼說了,跟着我點點頭以後看着他們說道:“那你們繼續喝。”

說完以後柳青兒和浩浩又開始喝了起來,我在一旁一個勁的吃菜,反正我不喝酒肚子總得吃飽的,想到這以後我加快了吃飯的速度。

等着他們兩個人一瓶白酒見底了以後,浩浩迷迷糊糊的看着柳青兒說道:“青兒姐,你真的是海量,海量….”

我跟着在一旁笑了笑,沒有說話。

“你笑個屁!”柳青兒看着我沒好氣的說道:“快點吃,吃飽了咱們走吧!”

我跟着點點頭看了一眼窗外的天色,此時已經不早了,外面的天都已經黑了,而浩浩又喝的迷迷糊糊的,看來還是要早點回去的好。

想到這以後我跟着吃了幾口以後,柳青兒也拿着筷子吃了幾口,跟着我們兩個人都吃飽了以後,我看着他們說道:“咱們走吧!”

浩浩迷迷糊糊的站了起來,看着我們說道:“走,走吧!”

我跟着無奈的攙扶住了浩浩,一邊攙扶着浩浩一邊就往包房外走了,走到包房外的時候,我點了一支菸叼在了嘴上,深深的吸了一口,感覺頗爲的舒適。

走到門口的時候,外面還在呼呼的颳着冷風,浩浩已經迷迷糊糊的走不動道了,甚至走路都開始一扭一扭的了,這廝看來是真的喝多了。

柳青兒這個時候看着我說道:“把你朋友送到家吧。”

我跟着點點頭便攙扶着浩浩一起往回走了,一直走到了村子裏的時候,突然一陣陰冷的風颳了過來,我當即有些敏感的看了一眼這四周。

四周除了破舊的房子什麼都沒有了,但是我卻感覺有些不對勁,隨即我看了一眼柳青兒問道:“你有沒有察覺到有什麼不對勁的?”

“什麼不對勁的?”說到這的時候柳青兒頓了一下“你能不能別一驚一乍的。”

柳青兒說完話以後,我將浩浩放在了一個電線杆子旁邊,看了一眼這四周,卻看見有兩個白色的影子出現在我的前面,距離不近不遠,剛剛好讓我看見了,於是我衝着柳青兒使了個眼色說道:“青兒你看好浩浩。”

柳青兒愣了一下,看着我問道:“你又發什麼瘋呢?”

我跟着深呼了口氣看着柳青兒說道:“前面有兩個小鬼,一直在跟着咱們。”

柳青兒聽到這以後,臉色頓時閃過一絲慌亂,於是她衝着我點點頭,我跟着衝着那兩個白色的人影走了過去,可是我走了沒多遠以後那兩個白色的人影卻突然消失了。

就在我眼前消失了,看到這一幕的時候我心裏感覺有些不對勁,難道不是衝着我們來的?那這白色人影到底是個什麼東西?是小鬼還是惡鬼?

想到這以後我搖了搖頭,難道真的是自己看錯了嗎?

跟着我便轉過頭看着柳青兒說道:“算了,沒什麼,可能是我看錯了。”

柳青兒這個時候沒好氣的看着我說道:“你能不能別每次都一驚一乍的。”

而這個時候浩浩卻突然醒了,他的眼神有些不對勁,跟着我走上前準備扶着浩浩往前走的時候,誰知道浩浩這個時候一把抓住了我的脖頸處,一隻手將我整個人直接甩飛了出去,我一下子就被甩了出去,直接摔在了雪地上。

我跟着忍不住爆了一句粗口“我草,你幹啥呢?”

柳青兒這個時候也意識到了浩浩的不對勁了,跟着柳青兒剛剛掏出來符紙的時候,浩浩抓着柳青兒的脖子一把就掐了上去,此時的浩浩臉色煞白煞白的,像是一張白紙一樣,看起來非常的詭異。

柳青兒被浩浩掐住脖子以後,頓時渾身就失去了力量, 將手裏的符紙丟在了地上,拼命的呼吸着,想要掙脫浩浩的雙手,但是奈何此時浩浩的力量非常大,柳青兒根本掙脫不了。

我看到這一幕的時候,趕忙起身,隨手從自己的身上摸出來兩張剪紙衝着浩浩的身上就貼了一張過去,頓時浩浩就被我的剪紙彈飛了出去,一把就鬆開了柳青兒。

柳青兒直接就被扔在了地上,我趕忙走上去,一把就將柳青兒攙扶了起來,柳青兒看着我問道:“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我想了一下跟着開口說道:“怕是跟鬼王有關,我們村子現在越來越不平靜了。”我心裏此時也隱隱有些擔憂了起來,這幾次惡鬼鬧得越來越厲害了,已經影響到正常人的生活了,現在的村子裏一點不平靜,這都是鬼王出現的前兆。

想柳青兒看着我問道:“現在怎麼辦啊?”

而這個時候浩浩突然伸出尖銳的指甲對準了自己的脖頸處,看着我們說道:“你們再敢往前走一步我就自殺。”

我聽到這以後心裏一下子就慌了,緊跟着開口說道:“你不能自殺,你自殺的會浩浩會死的。”

而這個時候浩浩一臉怨毒的樣子看着我說道:“所以,你們不能在往前走了。” 196 放過我兄弟

我仔細聽了一遍這個聲音,之前我碰到的惡鬼都是特別粗的聲音,而這個惡鬼的聲音有些尖銳,甚至像是一個女人,難道是一個女鬼?

想到這以後我深呼了口氣看着她說道:“你到底怎麼才能放過我兄弟。”

“我就是要用他的身體來報仇!”女鬼此時佔據着浩浩的身體,有些無所謂畏懼的看着我們。

我和柳青兒對視了一眼,柳青兒看着我問道:“現在該怎麼辦啊?”

我深呼了口氣,眯着眼看了過去,我隔着浩浩的身體裏,看到了一個模糊的影子,是紅色的,又是紅衣女鬼!

這是我第二次見到紅衣女鬼,但是我卻深知這紅衣女鬼的兇猛程度,可是這紅衣女鬼爲什麼會出現在我們村裏,她到底是誰?

和那鬼王又有什麼關係呢?我想了半天腦海裏始終沒有任何頭緒,緊跟着我看着那女鬼開口說道:“你如果想要報仇可以用別人的身體,爲什麼偏偏要用我兄弟的身體!”

“呵呵呵呵~這大晚上哪裏還有人呢!”那女鬼陰森恐怖的聲音再一次傳到了我的耳朵裏。

而站在我旁邊的柳青兒已經有些瑟瑟發抖了,我跟着回過頭以後拍了拍她的肩膀,看着她低聲的說道:“我跟她聊着天,你待會趁她不注意的時候將符紙打在她的身上,最好是從後面偷襲她。”

柳青兒衝着我點點頭說道:“那你要小心!”

我跟着嗯了一聲,此時天色非常的黑,我看着眼前的女鬼開口說道:“你是被誰殺死的!”

我知道紅衣女鬼最恨的就是生前害死她的人,所以此時我一旦提及她是被誰害死的,她一定會發飆的,果然,我這句話問完了以後,那女鬼一下子就發飆了,衝着我的身上就撲了上來,尖銳的指甲衝着我的脖頸處抓了過來,我剛剛拿出來剪紙的時候,那女鬼當即停住了腳步。

而她卻不知道柳青兒已經悄悄的站在了她的身後,我跟着深呼了口氣說道:“你有本事繼續動手啊,來啊,只要你敢動手,我就敢讓你灰飛煙滅!”

我雖然知道自己的本事不夠殺死她,但是我卻在氣勢上不能輸,因爲我要讓這個女鬼感到害怕,不然就算她離開了浩浩的身體,我依舊是沒辦法解決她,現在能做的就是將她嚇跑。

而那女鬼這個時候嗚嗚的慘叫了起來,也不知道她這幾聲慘叫是什麼意思,隨後柳青兒就在這個時候衝着我比了一個手勢,我衝着她點了點頭,而那女鬼這個時候也注意到我的動作,跟着她下意識準備轉過頭看去的時候。

柳青兒的一聲急急如律令唸完以後,一張符紙順勢就貼在了浩浩的身上,跟着那女鬼直接就被擠出去了,浩浩此時的身體一下子就癱軟了下來,看到那女鬼被擠出去身體以後,我跟着下意識的拿出來自己手裏的剪紙,擡手就扔出去了一張,這是我師傅給我的剪紙,只剩下了最後一張。

果然那女鬼一下子就被我師傅的剪紙打中了,直接炸開了一個大洞,她看到這一幕的時候有些吃驚的望着我們,顯然她沒有預料到這剪紙居然如此厲害。

看到這一幕以後,我跟着又從自己的口袋裏拿出來一張和我師傅剪紙相似的剪紙,看着她說道:“我放你一次,以後不許害人了,否則我會讓你魂飛魄散的!”

而這個時候那女鬼怨毒的看了我一眼“小小年紀,道法居然如此深厚。”說到這以後那女鬼頓了一下“今天你放過我,他日我會來找你報仇的。”

我跟着想都沒有想就脫口而出的說道:“隨你。”

其實我心裏一直都知道,我根本不是紅衣女鬼的對手,她的兇猛程度我多少也是見識過的,所以眼下只能先然這女鬼離開纔是最好的,不然死戰到底,我和柳青兒說不定就連浩浩也都得死在這裏。

而那女鬼被我師傅的剪紙來了那麼一下子,自然也明白這剪紙的作用,就在這個時候她狠狠的看了我一眼,轉過身就離開了,消失在了茫茫的夜色之中。

看到她離開了以後我整個人一下子就放鬆了不少,跟着我深呼了口氣,調整了一下呼吸,看着柳青兒說道:“你沒事吧?”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