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所以,他私下打聽了,在郝健他們村裏面只有兩家姓王的,有一家姓王姓的家裏有一個女兒和一個還在念高中的兒子,當然顯然這一家王姓的可以排出了,沒有適合目標人物年齡和性格的。

剩下來這一家就是王二麻子他們家了!

可是他調查到王二麻子常年不在家,不過卻發現了一個比較可靠的消息,就是王二麻子當年的高中學校和李娜娜是同一所,而且他們也是同時期出去打工的,一直在外面,只有過年纔會回來!

李大爺這樣在村裏一直賣着瓜,期待他有一天能夠等到兒子回家,然後向他問自己孫女的消息。

又過了兩個月,終於有一天,他在賣瓜的時候聽到人家在議論,說是王二麻子他小子回來了,並且好像在外面還挺發達了,掙了不少錢,回來居然還買了一輛車,關鍵是還帶了個女朋友回來,真的特別的洋盤啊,還是城裏的女朋友!

然後李大爺就暗中打探,他專門花了一天的時間到以前的學校裏面去,就說是幫她孫女找一些以前的通訊錄或者照片,請他們幫助幫忙。

班主任看見老大爺年紀這麼大,天氣這麼熱,還這麼大老遠的跑,特別的熱心幫助她,拿出了當年的同學錄,老大爺就仔仔細細的看,果然被他發現了一絲端倪!

因爲當年,和李娜娜關係好的同學,大多都是一些女同學,但是其中有兩個卻很特別,因爲畢業合照的時候,居然,還拍了幾張特別親密的照片,比如手牽着手啊,手搭着肩膀啊之類的,其中有一個男孩子就和剛回來的那個王二麻子長得很像!

另外一個就是郝健,但是關係卻並沒那麼親密,只是合拍,而且還顯得特別的拘謹,所以老大爺就把郝健給排出了,因爲他不姓王啊。

所以也是從這裏面,看出來了,郝健和李娜娜以前的關係還挺不錯的,而且是同學!

所以,在之後,當李大爺第一次撞見郝健的時候就把他認出來了,希望看在他們以前是同學的份上,幫助他們祖孫倆,把那個壞人給送到警察局去讓他接受懲罰,好替他們報仇!

纔會想到和他孫女一樣用做夢,來託夢郝健辦事!

所以,這天,原本李大爺調查這些事情都是在偷偷的進行着的,他還向班主任要了當年那些同學的一些聯繫方式,說是替他孫女要的,然後老師也好心的把一張聯繫方式交給了他。

上面不僅有聯繫方式,還有同學們的名字,然後老大爺按照他記憶裏面的照片上的,和他孫女平時關係好的幾個人的名字,他給記錄了下來,在對照電話,他就在公共電話亭裏打了過去!

詢問了關於他孫女的事情,這才發現原來,他孫女真的在外面和那個叫王二麻子的傢伙同居在了一起! 第1272章已經清醒過來

「秦凌予,是什麼情況,現在怎麼樣?」容幼儀掙扎著起身,著急的問。

此刻在容幼儀的腦海當中不斷浮現出,自己暈死過去前的場面。

當時的情況下,馮德港分明就是沖著自己來的,那所有一切都是和秦凌予沒有半點關係的。

可是秦凌予明明知道當時有多危險,卻還是開車橫穿出來,擋在馮德港的汽車面前。

震碎的車擋玻璃,還有震耳欲聾的撞擊聲音,馮德港與秦凌予滿身是血抬出來的模樣,深深的刻在容幼儀的內心深處。

「放心,秦凌予已經清醒過來。」

遇見,傅先生 「只是——」

南初說到這裡,就開始欲言而止。

而南初的這種反應讓容幼儀感到害怕。

容幼儀可以肯定秦凌予一定是出事,所以南初這樣吞吞吐吐。

「只是什麼,有什麼事情,直接說就行。」

「只是,汽車撞擊,讓他雙腿受傷嚴重,將來很有可能無法站立。」

姜南初猶豫再三,選擇把這件事情告訴容幼儀。

這件事情是瞞不下去的,早晚都要知道,與其讓她一直生活在謊言當中,那還是直接告訴比較好吧。

容幼儀聽到這個答案,木木的愣住幾秒。

沒有說一句話,容幼儀的眼睛裡面已經盛滿淚水。

「不可以,絕對不可以的!」

「秦凌予絕對不可以失去雙腿,你們知不知道雙腿對於秦凌予來說意味著什麼!」

「要是失去雙腿,那他怎麼完成他的報復,怎麼守護A國!」容幼儀尖叫著說。

得到這種結果,簡直比容幼儀自己失去雙腿更加難受。

「幼儀,請你冷靜點!」

「當時那種情況,那種級別的撞擊!」

「馮德港當初可是連搶救都沒做,直接去世的!」

「其實秦凌予的傷勢比馮德港更加嚴重,秦凌予看著沒有出血,其實受到的是內傷!」

「現在這種結果,撿回一條命,已經是最好的辦法!」

南初緊緊握著容幼儀的肩膀,將真實情況說出來。

這些天,不單單是容幼儀難受,她們作為秦凌予的朋友,秦箐作為秦凌予的姐姐,全部都是以淚洗面。

要是容幼儀再發瘋,那她們真的不懂應該怎麼辦。

容幼儀的淚水就像是斷線珍珠,源源不斷的掉落下來。

南初心疼的將她抱住,說道:「想想,秦凌予願意用命保護著你,那你就必須對得起這份感情,必須好好養著,不能情緒激動。」

南初搬出秦凌予果然是有用的,容幼儀擦擦眼淚,開始整理自己的情緒。

洗過臉,容幼儀的臉上看不出哭過的痕迹,容幼儀就起身去看秦凌予。

走進重症監護室,秦凌予正安靜的睡著。

雙腿沒有辦法行走這件事情,目前沒有告訴秦凌予。

所以秦凌予以為只要自己好好休息,就能和從前一樣。

看著曾經可以給自己撐起一片天的男人,此刻這樣脆弱的躺著。

容幼儀覺得心疼,覺得無助。

如果要是沒有自己,那秦凌予怎麼可能犯那樣低級的錯,怎麼可能讓馮德港抓住把柄。

明明已經整理好的情緒,此刻再次崩潰。

淚水一滴一滴落在秦凌予的手臂,讓秦凌予清醒過來。

秦凌予看到容幼儀,露出一個笑意。

「怎麼在哭?」

「沒有事的,現在已經清醒過來,就意味著脫離危險。」

「是不是因為害怕馮德港?所以不敢在自己病房呆著?」

「放心,馮德港已經死在那場車禍當中。」

「幼儀,只要我在,那就不會讓人欺負你的。」

秦凌予伸手,一點一點擦乾淨容幼儀的眼淚。

恍惚間,容幼儀回想起當初在孤兒院,第一次見到秦凌予。

在一顆年份悠久的榕樹下面,容幼儀正讓幾個孤兒院的孩子欺負。

秦凌予陪著秦箐和容世隱來領養一個女孩。

秦凌予看到那幕,直接就將那些孩子趕跑,然後對容幼儀說的就是這句話。

【跟著我走,只要我在,那就不會讓人欺負你的。】

「對不起,真的對不起!」容幼儀哭的充滿絕望。

或許自己真的是個害人精,所以爸媽不肯要自己。

好不容易讓容家收養,可是容幼儀給他們帶來的只有災難。

「不是你的錯,是我總是讓你陷在危險當中。」

秦凌予哄不住容幼儀,恰巧這個時候秦箐過來。

「姐姐,快點過來幫忙說說幼儀。」

「這次的事,真的不能怪在她的身上。」

容幼儀聽到秦凌予這樣說,轉身看去,就看到媽媽憔悴的模樣。

「幼儀,凌予這已經夠亂的,我們就別讓他累著。」

「我們到外面來說話吧。」秦箐放下保溫杯,對著容幼儀態度和善的說。

「好的。」容幼儀擦擦眼淚,跟著秦箐出去。

正好容幼儀是有話想對秦箐說的。

等到離開病房,夜晚的走廊,這裡沒有什麼人在,容幼儀直接跪在秦箐的面前。

「傻姑娘,這是做什麼?」

「媽媽,是我的錯,要不是因為救我,秦凌予不會變成這樣。」

「不能怪你,是秦凌予運氣不好。」

「要是秦凌予沒有救你,那才是不配這些年所受的教育。」秦箐深吸口氣,哽咽著說。

可是到到底是她親弟弟,讓她怎麼可能不心疼。

秦凌予已經醒過來整整兩天,可是直到現在,秦箐依舊不敢將雙腿的事,告訴秦凌予。

因為秦箐真的清楚秦凌予,一旦秦凌予知道事情後果,肯定奔潰,很有可能不再接受任何治療,自暴自棄。

「幼儀,媽媽有件事情,想要拜託。」

「媽媽,說吧。」

「那就是這段時間多多關心關心秦凌予,一旦秦凌予知道雙腿的事,肯定無法接受。」

秦箐心想秦凌予最放心不下的就是容幼儀,但願一切真相公布的時候,容幼儀可以留住秦凌予。

容幼儀重重點頭答應秦箐這個要求。

可是容幼儀心中卻覺得,自己真有這樣重要嗎?

難道秦凌予真的這樣聽自己的話,自己說什麼就是什麼嗎?

要知道秦凌予喜歡的並不是自己吶。 爺爺,你問的是這事啊,我知道,李娜娜她念書的時候就在和我們班上的那個叫王炳睿的同學在一起呢!

對啊!爺爺你好,我還記得啊,她的男朋友好像叫什麼王炳睿啊!

我聽說,她們貌似一起在上海打工啊!怎麼了,爺爺,娜娜她瞞着你,沒告訴你嗎?

原來是娜娜的爺爺啊,爺爺你好,你問我的這些事情我也不太清楚,已經好久沒和她聯繫了!

是啊,娜娜爺爺,我試着打了娜娜的電話號碼,她老是關機呀,打不通!

對了,爺爺,幾個月前我還看見他們在空間秀恩愛呀,只是最近好像娜娜把所有的圖片都給刪掉了,再也沒上線過了!他們之間是出了什麼事嗎?

李大爺當時把電話一個一個撥過去,問到他們的時候,這是李娜娜的同學們的原話。

從以上的事情可以判斷出來!

並非綏年 李娜娜和王炳睿從唸書的時候就認識,並且在念書的時候就在耍朋友了,而且,就可以判斷娜娜口中的男朋友就是他王炳睿,王二麻子!

而且在幾個月前,他們肯定發生了什麼事,不然,娜娜她不會把她們的秀恩愛的圖片全部給刪掉,並且不在線了,就連這些同學都聯繫不到,而且電話也打不通,絕對出事了。

當老大爺意識到這些的時候,心裏撲通撲通直跳,他覺得那個噩夢有可能是真的,天啊!千萬不能是真的啊!

而且按照時間,李大爺在王二麻子的父母到他的瓜攤錢來買西瓜的時候,偷偷打探過他們的口風,王二麻子的父母就告訴李大爺,還特別炫耀的說自己的兒子耍了個城裏的女朋友,長得好看又有錢,並且性格還挺好的。反正滿滿的都是炫耀之意和嘚瑟吧。

然後李大爺就側面的詢問他們,一步一步的問道,他們兒子和城裏的美女朋友談了幾年啦,打算什麼時候結婚啊,在哪裏認識的呀,之類的。

二麻子的父母當然不知道李大爺的用意,所以就一五一十的說着:“你是說我兒子他談了幾年啊,聽他們說,他們都談了差不多一年了!而且他們是同事,所以就是在平時上班的時候認識的,互相產生了感情吧!我就說嘛,我兒子這麼優秀,當然會找一個特別優秀的女朋友的,不像他之前那一個,家裏貧窮不說,而且還穿着打扮那麼土!炳兒他現在這個女朋友真是深得我心啊,以後肯定享福嘍,早日抱孫子,多好啊!”並且態度特別的炫耀。

當然,這個王麻子的父母並不知道你大爺就是他所說的那一個那麼窮,那麼土的兒子前女朋友,就是面前這個賣瓜農的孫女啊!

老大爺,就是通過他們的對話判斷出來,那個王二麻子不是個什麼好東西,絕對是一個渣男!

因爲,聽娜娜的同學們說,他們是從高三一直談到現在的,並且也沒有什麼中途分手的情況發生,因爲在三個月前,老大爺和娜娜在電話裏面交談的時候,到了當時還在說她的這個男朋友多麼多麼的優秀之類的,還說找到了一份很好的工作,比她的工作還要好,還說,每天和他在一起生活很開心,哪怕苦點累點也沒關係,當時,李大爺就覺得娜娜大概應該是真的找到自己喜歡的人了,卻沒成想,她口中那麼好那麼優秀的男人,會是如此的一個人渣敗類啊!

那王二麻子的父母卻告訴他,王炳睿和那個城裏的姑娘,他們耍了一年多了,這表示,王炳睿他居然在和娜娜耍朋友的同時,就跟別人劈腿了!

做了那樣子的噩夢,李大爺甚是擔憂李娜娜的安全,然後有一天,他終於拿出電話號碼,沒錯,就是王炳睿的電話號碼,在電話亭裏,給他打了過去,向他詢問李娜娜的消息。

可是,李大爺卻沒想到,王炳睿那個畜生不如的傢伙,居然開口閉口跟他說,不認識這麼個人!

後來,李大爺打了幾次電話,王炳睿也就掛掉了,然後就換了一個電話卡,再打過去就是空號了!

這天,李大爺看見王二麻子一個人從橋上走過,他終於忍不住衝上去,拉着他的衣服質問他:“你是不是王炳睿,你是不是我們娜娜的同學,你是不是知道娜娜她的下落,說,你到底把娜娜藏哪裏去了?她明明和你在一起,爲什麼你回來了,她沒回來?!你說啊!”

“你誰啊?神經病啊!李娜娜她不見了關我屁事啊!雖然我跟她是同學,那時候也確實耍過朋友,但是我早就和她分手了,所以一毛錢的關係也沒有!我們早就沒有聯繫了。”王二麻子打死就不承認他知道李娜娜的下落,並且還說什麼,他們早就分手了,早就沒聯繫,把所有事情跟他推的一乾二淨!

自從這次以後,王二麻子只要路過這個橋邊就會躲着那個老頭子!

但是這也讓李大爺更加的確信了,自己的娜娜的失蹤肯定跟他有關係,逃不掉的!

王二麻子偷偷去鳳凰村調查了李娜娜家世背景,才知道她家裏其實只有一個親人,也就是他年邁的爺爺!

然後他知道李娜娜的qq密碼,所以他偷偷登上李娜娜的qq,然後在她的qq圖片裏面,找到了關於家人的圖片,就看見了李娜娜爺爺的長相,原來那天欄着自己那個說胡話的神經病,就是李娜娜的爺爺!

原來是一個賣瓜農啊!

那天我對他這樣,他不會到警察局裏面去報警告我吧?那豈不是所有的事情都會被暴露了?!

不對,他一個老頭子怎麼能夠知道這些事情? 風光二嫁 都已經把所有的消息都給刪光了!

並且,早已經透露了消息出去,說自己和李娜娜就分手了,不至於能夠讓這麼個糟老頭找到自己啊?!

越想越不對勁,王二麻子的內心是極其變態和扭曲的,他越擔心越着急,就越想盡快的除掉這麼個麻煩的人!

他已經害死了李娜娜,已經算是犯了死罪了,但是他不想再把事情擴大,本來很猶豫的,不想害這個老頭子! 只是為寬慰秦箐的心,容幼儀開還是答應下來。

這段時間,容幼儀放下所有的工作,陪在秦凌予的身邊,將他照顧的無微不至、

只是秦凌予不傻,這段時間她們都說自己傷的不嚴重,可是自己怎麼可能傷的不嚴重。

要是真的傷的不嚴重,那怎麼出現這樣性質惡劣的事,可是陸司寒半點都沒有責怪的意思。

要是真的傷的不嚴重,那怎麼容幼儀這段時間,眼眶總是紅紅的。

秦凌予趁著她們都不在的時候,問過醫生,可是醫生早就讓她們收買,與她們統一口徑,都說傷勢並不嚴重。

直到這天蘇舒懷過來看秦凌予。

「秦哥哥,這是媽媽讓我給你帶的骨頭湯。」

「說是車禍以後,傷筋動骨一百天,需要好好補補。」

「替你謝謝蘇姨。」秦凌予接過保溫瓶,緊接著詢問起來:「這段時間,部隊里的事情,要讓蘇叔多操心,沒有出什麼事情吧?」

「放心,好好養傷,他們通通等秦哥哥回去!」

「這次原本是要一起過來的,可是誰讓上面有任務下來,所以沒有時間!」

蘇舒懷從小生活在部隊,和不少的軍人警員都是朋友,自然知道裡面一些情況。

「那是該這樣,在我這裡,有什麼好看的?」

「自然是部隊的事比較重要,等出院,要是看到沒有好好完成任務,那就等著挨批吧。」

容幼儀聽著秦凌予與蘇舒懷的對話,心就像是讓一雙手牢牢的揪緊一般難受。

不該這樣的,秦凌予不該落得這樣一個下場。

秦凌予從來沒有做過壞事,秦凌予一心為國,應該在戰場實現抱負,而不是終身都在一架輪椅上面。

想到這裡,容幼儀的情緒就有些無法控制,眼眶眼看著就要紅起來。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