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是,是她想要對皇上隱瞞的,並非是我們想要向皇上陰霾。”李公公慌亂的解釋。

“誰?”

“那,那個小女娃。”李公公哆嗦着回答。

“在哪?”軒轅爵的眸子眯起。

李公公哆哆嗦嗦的在前面帶路,一直走到很偏僻的冷軒閣,李公公停了腳步:“她,她就在裏面。”

“打開。”軒轅爵命令。

李公公趕忙打開門,門被打開的瞬間,光明頓時灑進昏暗的屋子裏,一下子將蜷縮在角落裏的小女娃照得清清楚楚。

女娃娃痛苦的蜷縮在角落裏,她身上豔紅的長裙已經破舊並佔滿了累累的血跡,而鮮紅的血還在不斷的從她身上流出來,積聚在她的身旁。

“她,她爲了給皇上您去屍毒,剜了自己的心頭肉,給皇上您當藥引子煎服了,皇上您才得以康復。”李公公感動的擦了擦眼角。

軒轅爵上前,翻過女娃娃,女娃娃的雙眼緊閉,她臉上看不出,蒙着面紗,但整個人早已經進入了深沉的昏迷,只是她胸口的傷卻不曾癒合,還在不停的往外留着血。

“這心頭肉被剜,太醫們沒有辦法醫治。老奴本是想告訴皇上您的,但這小娃娃卻苦苦哀求老奴不要告訴救您的人是她,老奴才,纔敢欺瞞皇上的。”李公公看着已經奄奄一息的女娃娃道,而眼淚已經感動的落了下來。

軒轅爵凝視着女娃娃蒙着面紗的臉,伸出手要將面紗摘下來,就在面紗要被摘落的時候,女娃娃虛弱的睜開了眼睛,用手捂住了面紗:“別——”

四目相對,軒轅爵卻一個用力,將女娃娃臉上的面紗扯了下來,面紗扯落的瞬間,屋子內一片寂靜。

女娃娃痛苦而顫抖的閉上眼睛。

“曲裳。” 這是一個遊戲 軒轅爵的眸子頓時眯起,直直的落在女娃娃的臉上。

因爲女娃娃的臉和年幼時的顧曲裳一模一樣。

沉默,在屋子裏可怕的蔓延着,軒轅爵的視線卻死死的盯着她。

“是,是我。”女娃娃轉過臉來,白着一張臉痛苦的承認。

軒轅爵則盯着她,等着下文。

顧曲裳卻自嘲的笑了笑,只是這樣的笑容在她現在這一張又年幼又慘敗的臉上,顯得無比悽楚。

“爵,你是不是很想問,爲什麼我沒有死,爲什麼我會以這幅鬼樣子出現在你面前?”

“爲什麼?”軒轅爵的聲音聽不出絲毫的情緒。

“因爲,我是巫女,巫女可以選擇不死不輪迴,而我在死後才知道,我原來竟是巫女。”

軒轅爵依舊只是面無表情的盯着她。

“當我死後醒過來的時候,我想去找你,可——”說到這裏,顧曲裳又笑了笑:“我被蠱毒教抓去,那個喪心病狂的教主用我煉毒,致使我最後變成了這幅鬼樣子,所以,我,我一直不敢去找你,直到——”

說到這裏,顧曲裳猛然吐出一口大口血來,而她胸口的傷涌現出更多的血。

“傳太醫。”軒轅爵命令。

李公公慌忙去找太醫。

顧曲裳則笑了,安慰道:“爵,你不要擔心,我是巫女,這點傷,死不了的,只是——會——疼。”話剛落,顧曲裳昏迷過去了。

很快,太醫院所有的太醫都來了,上前給顧曲裳包紮着傷口。

軒轅爵站在一旁,凝視着牀上的顧曲裳,轉身離開,只是剛出門口,裏面的太醫便議論道,卻不知,都傳入了軒轅爵的耳朵裏。

“真看不出來,這小女娃年紀小小,居然敢自己割心頭肉給皇上,真實——”

“就是啊,這種非常人的痛苦根本不是一般人能忍受的。”

門外,軒轅爵的眸子微微深邃,而後離開了。

寢宮。

“爵哥哥,您可回來了,我等你好久了。”顧蘇上前,將一杯茶放進軒轅爵的手裏。

軒轅爵素來冷漠的眼眸看見顧蘇柔和了下來,接過茶盞,帶着顧蘇在旁邊坐下:“這麼晚了,怎麼還不休息?”

顧蘇臉色不太好:“我擔心爵哥哥,宮裏的奴才都說爵哥哥你中了毒,我想去看爵哥哥,但他們不讓,爵哥哥,你沒事吧?”顧蘇上前想要檢查軒轅爵。

軒轅爵拉住她的手:“沒有的事,是奴才們胡說。”

“真的嗎?”顧蘇依舊不死心。

“你不相信朕?”

顧蘇趕忙搖頭,略帶嬌羞:“我當然相信爵哥哥。”

“不早了,休息吧。”軒轅爵道。

頓時,顧蘇變的侷促,站起身:“那,那我先回去了,爵哥哥你早點——”

話還沒說完,軒轅爵已經一把抱住她:“朕有允許你走嗎?”

顧蘇在軒轅爵的懷裏臉紅的一塌糊塗,卻不曾掙扎,只是任由軒轅爵抱着。

第二天。

軒轅爵睜開眼睛,龍榻上只有他一個人,他的眸子不悅的眯起來,這段時間夜夜和顧蘇同眠,抱着她入睡的感覺很是舒服,而每每醒過來見到她那張臉,越發的舒服,好像,若是一輩子這樣,也無妨。

“她人呢?”軒轅爵不悅的問到。

李公公趕忙上前道:“奴才看見青城姑娘去給皇上準備早膳了。”

軒轅爵蹙眉:“朕不是允許她可以不做嗎?”

“這,這可能是青城姑娘的一片心意。”李公公趕忙打圓場,只是低着的臉,竟是偷偷的笑。他就知道,製造一趟只有皇上和青城姑娘的兩人旅行,一定能增進兩個人之間的感情,只是沒想到這效果竟出人意外餓好,從白廟寺回來之後,皇上就再也不曾兇過那青城,不,何止是沒有兇過,簡直對他=青城的態度根本就是一百八十度大轉變,跟換了割人一樣,而那青城也是。

這南陽國雖然已經亡國,但,若是皇上真的迎娶了青城,也並不失禮。

時間一點一點過去,可顧蘇久久不曾回來,軒轅爵眸子裏的不悅越來越嚴重:“怎麼回事?”

李公公也覺得奇怪:“奴才這就去看看。”

話落,顧蘇慌慌張張的端着早膳進來了,在看見早膳的瞬間,軒轅爵眸中的不悅竟在瞬間消失。

顧蘇將早膳放到軒轅爵的面前:“爵哥哥,快吃吧,涼了就不好吃了。”

“朕不是讓你不用做這些嗎?”軒轅爵一邊吃,一邊道。

顧蘇一笑:“青城都習慣了。”

突然,顧蘇的臉色一變,軒轅爵一下子就看見了:“怎麼了?”

“我,我身體不舒服。”話落,顧蘇慌忙的往外跑去,根本不等軒轅爵說話。

“把所有太醫叫過來。”軒轅爵命令。

“是。”李公公慌忙領命。

軒轅爵快步出去,卻根本不曾看見顧蘇的人,抓住一個侍女問:“她人呢?”

侍女一愣:“皇上,說,說的是誰?”

“顧蘇。”軒轅爵的臉色很冷,一字一字道。

侍女慌忙道:“奴婢不曾看見顧蘇。”

軒轅爵一把甩開她,徑直往前去找,可偌大的寢宮根本不見顧蘇,而這麼短的時間又根本出不來寢宮。

李公公帶着太醫回來了,見到軒轅爵正在四下尋找着什麼,便小心翼翼的上前道:“皇上,太醫們來了,那顧蘇——”

正在此時,顧蘇卻從側門進來,軒轅爵見了,一步上前抓住她:“你去哪了?”

顧蘇被嚇了一大跳:“我,我去茅房了。”

軒轅爵盯着顧蘇:“朕剛剛從那邊過來。”

“我,我那個動靜小,爵哥哥你一定沒有注意到。” 花心簡少痴心愛 顧蘇說着,臉有些微微發紅。

軒轅爵這才微微的緩和臉色:“現在怎麼樣?”

“現在好了,就是,鬧肚子。”顧蘇不好意思道。

軒轅爵的目光落在張太醫身上,張太醫趕忙道:“青城姑娘,老朽給姑娘把個脈,許是身子虛了,到時候可以配幾味調理的藥。”

顧蘇點點頭,配合的伸出手。

張太醫把了脈,配了些藥,才帶着太醫們離開。

“皇上,該上朝了。”一旁的李公公提醒。

軒轅爵轉身往大殿走,走了兩步又折回來:“怎麼不走?”

“那個,爵哥哥,朝堂是議論國家大事的,我一個小女子不合適去。”顧蘇爲難道。 軒轅爵盯着顧蘇:“不去?”

顧蘇低垂下頭,小聲道:“不去了。”

軒轅爵瞥了她兩眼,便轉身離開,李公公見軒轅爵有些不悅,偷偷轉過來道:“青城姑娘,你這是做什麼,皇上既然帶你上朝,自有皇上餓道理,你,你還,還拒絕,再說,這上幾天你跟着皇上去朝堂上,不就很好嗎,怎麼就——”

軒轅爵餓人影已經走遠,李公公不敢在停留,便趕忙跟了上去,小心的隨在後面。

“她怎麼樣?”軒轅爵開口。

“青城——”李公公話出口驀然意識到,軒轅爵說的並非顧蘇,而是那女娃娃,道:“張太醫來報,情況很糟糕,還在惡化。”

軒轅爵看向李公公,雙眸眯起,李公公又慌忙解釋:“但是因爲女娃娃是巫女,擁有不死之身,所以,是死不了,只是這一段時間會很虛弱,很煎熬。”

“皇上,您,您去哪?”李公公見軒轅爵轉身往右,剛想說上朝並非這段路,但轉念一想便知道軒轅爵是要去冷軒閣,李公公便跟在後面。

只是還未進冷軒閣,就從裏面傳出來撕心裂肺的痛苦聲,那一聲一聲當真是慘不忍聞。

“這,這還在惡化期間,所以,天天都這樣。”李公公如實道:“不過,那女娃娃從不當着人面喊痛的。”李公公想起每每來看這女娃娃,便能聽見這樣撕心裂肺的慘叫,但當見了女娃娃,女娃娃卻一聲不吭。

剜去心頭之肉,還是活生生的,這樣的疼痛,哪裏是人能忍受的,又是一個孩子。

李公公根本就不敢往下想。

軒轅爵擡手欲推門,但手卻在半空停滯,隨後轉身離開,只吩咐李公公照看好,只是他離開的時候,雙眸瀰漫着深邃。

軒轅爵批閱完了奏摺回到寢宮,卻根本不見顧蘇的人影,下面的奴才們已經將晚膳都呈現上來,但軒轅爵坐着,冷着臉,旁邊的奴才們害怕的根本不敢動,這他們的皇上已經許久不曾這般了,不,自從和那青城回來之後,便變得和悅了不少,可,可現在怎麼就又生氣了!

不過也奇怪,平日裏,那青城定是繞着皇上走的,但今兒個,不,嚴格上來說,是自從皇上毒發之後,就時常看不見她的人影,一會兒不見,一會兒不見。

沉默在大殿內瀰漫,越來越久,越來越沉重,壓的奴才們連呼吸也不敢。

“她人呢?”許久,軒轅爵終於開口,突出三個字,但聲音卻是冷的,根本就是不悅。

這個女人到底怎麼回事,早上不跟他一起上早朝,結果白天裏一整天就沒看見她的人影,本來倒還知道跟在他身邊研磨,送糕點,結果今天居然一天都不見蹤影,還到現在也不知道回來。

奴才們慌忙跪下,害怕的渾身都哆嗦,他們根本就不知道顧蘇去哪裏了,她也不曾說一聲。

“找!” 願你和白蓮花百年好合 軒轅爵橫向他們:“不找到,你們也不用回來了。”

豪門甜寵:周少的試用期女友 “是,是!”奴才們慌忙的出去尋找,蒼天知道,他們到底該去哪裏找。

軒轅爵就這樣冷着臉坐這,猶如冰冷的石像。

時間一點點過去,但奴才們始終沒有回來彙報,軒轅爵的眸子凝成深邃一片,這個女人——

李公公聽聞找不到顧蘇的消息慌忙跑過來,他以爲是誤傳,但一進來看見軒轅爵那神情就知道是真的,又見桌上的晚膳軒轅爵也紋絲不動,便勸道:“皇上,青城姑娘許是出宮去玩了,您先把飯吃了——”

軒轅爵一下子看過來,眸子冰冷,嚇的李公公再也說不出半個字,只能哆哆嗦嗦的站在一角,祈求顧蘇早點回來。

夜,已經很深了,可始終沒有任何一個人找到,即便再大的皇宮也已經北這麼多的奴才來來回回不知道找了多少遍了,可就是半個人影也不曾找到,而軒轅爵的臉色已經越來越難看,隨時都會爆發。

“爵哥哥!”突然,顧蘇從門口進來,看着眼前有些無辜而茫然。

李公公回頭,震驚的看着顧蘇,又四下裏環顧,這,這外面這麼多的奴才,怎麼就一個也沒找到,她還自己個兒就回來了,難道他們都是瞎子嗎?

軒轅爵的目光落在顧蘇的臉上,面無表情:“去哪了?”

顧蘇憋憋嘴,低下頭:“我,我不小心摔進了溝裏。”一邊說着,一邊揉自己的手,果然,右手上有磕傷的痕跡,那衣袖也髒破了。

頓時,軒轅爵的眸子越發深邃:“哪條溝?”

“就是冷宮後面的那條溝。”顧蘇道。

“你去冷宮做什麼?”軒轅爵的語氣有些冷。

顧蘇的嘴越發的憋:“我,我迷路了。”

李公公:“…….”這都一年多了,還迷路?

“嘶嘶!”顧蘇捂着傷口,痛的嘶嘶的倒抽冷氣,軒轅爵臉上的寒意這才褪去,道:“過來。”

顧蘇乖乖的過去,軒轅爵拉着她,讓她坐在自己的腿上,顧蘇有些羞澀,但軒轅爵沒允許她起來,一邊的李公公識趣的趕忙拿了藥給軒轅爵,便關門離開了。

軒轅爵給顧蘇包紮好了傷口,道:“以後不許亂跑。”

“嗯,我不會亂跑了。”顧蘇點頭,對軒轅爵微笑。

軒轅爵讓奴才換了早已經涼透的飯菜,和顧蘇用了晚膳,準備休息,顧蘇卻道:“爵哥哥,我先回去了。”說着就急切的想要離開。

霎那間,軒轅爵的眸子眯起來:“你要回去?”

顧蘇點頭笑,但她的笑容裏有些勉強和迫切。

軒轅爵盯着她,卻道:“不行。”

頓時,顧蘇僵硬在原地,臉色隱現着蒼白,但軒轅爵不同意,她就只能在這裏。

軒轅爵上龍榻,瞥了眼顧蘇:“還不上來。”

“嗯。”顧蘇咬咬牙,只能上去。

夜半。

顧蘇睜開眼睛,她的臉色比睡前越發的蒼白,她輕着動作想要起身離開。

“做什麼?”就在顧蘇打開殿門的瞬間,身後傳來軒轅爵沒有起伏的聲音。

顧蘇狠狠一僵硬,道:“我,我餓了。”

“餓了讓奴才給你送。”軒轅爵開口。

顧蘇狠狠的咬住牙,卻最終笑着轉身:“好像也沒有那麼餓了,還是不吃了。”說着脫了衣鞋回榻。

只是在顧蘇閉上眸子的睡覺的時候,軒轅爵則睜開了眸子,眸子裏異常深邃。

早上,軒轅爵起身,目光落在依舊熟睡的顧蘇身上,穿了衣裳離開,只是在他轉身的瞬間,顧蘇卻睜開了眼睛,她面朝裏牆的臉色卻是慘不忍睹。

殿外。

“盯着她,隨時彙報。”軒轅爵對暗影吩咐,然後離開。

一連兩天,皇宮跟往常一般平靜,顧蘇也跟往常一般陪伴在皇上左右,只是這兩天,她的精神非常的不好,太醫來診脈,卻也摸不出是個什麼症狀,軒轅爵便不許顧蘇亂走,只能在他的寢宮修養。

“皇上。”朝堂上,暗影現身。

朝臣們一愣,軒轅爵則揮退了他們,暗影道:“她,突然不見了。”

“你再說一遍。” 盤龍之劍神 軒轅爵的眸子一片冰寒。

暗影道:“屬下遵從皇上您的意思,時刻監督青城姑娘,但剛纔,青城姑娘喝完了藥,便讓侍女們退下,然後就在屬下一個眨眼的時間,她就不見了。”

軒轅爵驀然上前,寒氣森森:“眨眼間,不見了?”

“是,屬下在來之前將整個皇宮都找遍了,但,沒有青城姑娘的蹤影。”暗影如實彙報。

軒轅爵盯着地上的暗影,整個人都被籠罩在陰霾之中。

“皇上,有一句話不知當不當講?”暗影小心道。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