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然後又給童沐打了一個電話,結果還是佔線,怎麼回事,一有狀況就聯繫不上人,我決定先等一等,說不定是季蘊自己出去了,如果這樣的話他應該很快就回來了。

我知道我是在自己騙自己,但是我現在別無他法。

但是我沒有想到這一等就等到了晚上,漓兒就靜靜的躺在我的身邊不吵不鬧,睜着大大的眼睛好像在看着什麼東西,從白天開始我就覺得不對勁,只好先把漓兒哄睡着了,但是卻沒有想到很快我自己就昏睡了過去。

迷迷糊糊中我感覺自己走在一片漆黑的道路上,我的前面有一個小小的光點,我的周圍伸手不見五指,一個人都沒有!這下子我開始害怕了,我現在究竟是在什麼地方,夢境麼?怎麼會有這麼奇怪的夢境,而且我總感覺有人將我的魂魄從身體裏面往外面用力拉扯的感覺。

我頓時警惕的站在原地再也不肯移動一步了,一邊道,究竟是誰在搞鬼?想要牽走我的魂魄麼?那也得看你有沒有這個本事!

我現在醒不過來,唯一能夠做的就是原地不動拖延時間,既然那些人是想要在睡夢中將我的魂魄拖走,那我就在這裏等着自己醒過來,到時候我看他們怎麼辦!

我做就做,就坐在原地,料想那人拿我沒轍了,不過很快我就感覺到黑暗之中又人在呼喚我的名字,那名字帶着一絲蠱惑的味道,但是我絲毫不爲所動,我用力的掐着自己的手臂,想要清醒過來。

就在這時我聽到了一個嬰兒的啼哭聲,我頓時一驚,這是漓兒的哭聲,難道是他出什麼事情了嗎?漓兒的哭聲十分的有穿透力,將我精神一震,我感覺自己飄忽的身體迅速的被拉了回去,周圍的黑暗散去,我回到之前我們睡覺的那間臥室裏面。

但是我卻發現自己飄浮在半空之中,而我原本的身體正靜靜的躺在牀上,我看着自己接近半透明的身體傻眼了,怎麼又靈魂出竅了,不對勁啊,我自從上一次靈魂出竅之後就很少出現魂魄離體。

我趕緊飛了回去想要重新的回到我自己的身體裏面,這時牀上躺着的孩子卻瞪着一雙黑碌碌的眼睛看着我一眨也不眨的樣子,我頓時哭笑不得,看着他的眼淚還掛在臉蛋上面。

漓兒似乎是看到我了,伸出小手想要來抓我,我也忍不住的伸出手,結果這一抓就壞事了,漓兒的魂魄居然被我也給拽出來了,他和我一樣飄浮在半空當中。

但是他似乎十分的興奮,瞪着大眼睛,咧嘴笑着,伸出胖乎乎的小手四處的亂抓。這可把我急壞了,怎麼漓兒的魂魄也出竅了,他還那麼小的一個孩子要是出竅了,該怎麼回去啊,我頓時急得團團轉。

可是就在我着急的同時卻看到我們的牀邊站着一個渾身籠罩在黑氣裏面的男人,這個男人正用着一個鐵鏈套着的鉤子瞬間將我們給勾了過去,我來不及驚呼,只能着急的拽着漓兒的手,結果卻一起被那個黑氣籠罩的男人給拽住了。

他根本沒有多做停留,直接拉着我們的魂魄就穿過了屋子,我甚至來不及告訴司雪刃就被迅速的拉着消失掉了,於是趁着離開屋子的最後一秒,我用意念將鍾馗劍吸到了手中,這鐘馗劍本來就需要靠意念驅使,我雖然得到了鍾月瀾驅使鍾馗劍的口訣,但是仍舊沒有讓鍾馗劍認主,不過簡單的驅使還是沒有問題。

我手中握着鍾馗劍發現躺在牀上的我,頭上只顯示出了兩種顏色的光,我這是被人勾掉了一魂一魄了,這個人究竟是誰,爲什麼可以輕易的勾走我的魂魄?於是我抱着漓兒,將鍾馗劍擋在了身前。

逼問面前這個黑氣籠罩的黑影道,你究竟是誰?爲什麼會來勾我的魂魄。

這個黑氣籠罩的人看了一眼我手中的鐘馗劍之後,才慢吞吞的露出了一張黑氣掩蓋下的臉,不過卻顯得死氣成成,他道,我是奉閻王之命,將你的魂魄勾回陰間問話的。

什麼鬼?奉閻王之命,難道是說是李嘯博指使的?不對,季蘊說過鬼差是沒有辦法勾走我的魂魄的,那這個男人怎麼可能勾走我的魂魄,這顯然不同尋常,我警惕的飄在原地。

那個鬼差模樣的人卻掀開眼皮看了我一眼,繼續慢吞吞的說道,快走吧,午時三刻,鬼門打開,生魂進地府,過了這個時刻到時候你們可就不要想回來了。

什麼?我們到時候還可以回來嗎?

我奇怪的問道。

這個黑衣鬼差面無表情的看了我們一眼道,是的,趕快走吧,在晚一點你們就別想回來了。

這究竟是怎麼回事?李嘯博要見我的話,直接來見我不就好了,幹嘛要讓一個鬼差來勾我的魂魄,不過想到這個鬼差說的什麼鬼門打開,意思難道是說會將我們帶入地府?這樣也好,萬一真的是李嘯博將季蘊抓去的話我還能夠救他。我估摸了一下應該就是這樣,那我這次只能冒險一試了,我實在是想不通還有誰能夠在我們的眼皮子底下帶走季蘊。 可是孩子的魂魄現在一起被我帶了出來,這可怎麼辦?我看着笑得一臉高興的漓兒,頓時有點無可奈何了,漓兒喜歡吃鬼魂,萬一到了地府將那裏的鬼魂全部吃掉了怎麼辦?但是讓我一個人將他放在屋子裏面我又不放心。

見我猶豫,那個鬼差開始有些不耐煩了,道,快走吧,把這個小孩帶上沒事,我會送你們回來的。

既然都這樣說了,那我也不在猶豫抱着漓兒就跟着了鬼差來到了鬼門,這鬼門高三丈,寬兩丈,上面雕刻着古怪的花紋,牛頭馬面站在門口,這個鬼門關我上次和季蘊來過,所以並沒有嚇得大驚失色,只不過路過的時候,看到牛頭馬面都往我們這個方向使勁的嗅着什麼。

我擔心這些鬼魂要打漓兒的注意,所以全程一直將漓兒按在自己的懷裏,不過還好相安無事的出了鬼門關,我們是從鬼門關下去的,所以要經過換魂道,我來過一次,知道這裏的餓鬼冤魂特別多,所以一直低頭跟着鬼差。

但是卻沒有想到走了沒有多久,我的腳就被人從底下拽住了,我低頭一看,發現這紅褐色的泥土裏面伸出了一雙慘敗腐爛的手,此刻正緊緊的拽着我的右腳,我知道是這裏的冤魂作祟,所以死勁的一踢,結果那手還是一直拽着我的推完全沒有想要放手的意思。

我緊張的擡頭結果便看到我面前哪裏還有那個鬼差的身影,臥槽,被坑了嗎?莫名其妙的將我引入換魂道,把我扔下就跑,這究竟是真的鬼差還是假的鬼差,我現在無從得知,只能用力的掙扎,可是腳底下的手似乎存心攔住我的去路。

好吧,既然這樣也就不要怪我不可氣了,我將背在身後的鐘馗劍拔了出來,頓時底下的那隻手猶如碰見了瘟疫一樣紛紛褪去,我得意的哼了哼,果然鍾馗劍就是不一樣,這些冤魂都害怕。

我手中握着鍾馗劍,右手抱着漓兒,可是沒有走幾步,便看到換魂道烏壓壓的擠滿了鬼魂,一個個滿目猙獰的看着我們,顯然是要攔住我們的去路,一下子對付這麼多的鬼魂我還是有些害怕。

當時我一直認爲是漓兒身上的氣息將這換魂道的鬼魂吸引來的,萬萬沒有想過這一切其實都是因爲漓兒之前吸收了三破日鬼魂遊街的時候的冤魂,所得來的孽報,當我知道時已經晚了。

我忌憚的看着面前的冤魂,但是漓兒在我懷裏,居然笑的十分的燦爛,還一邊鼓着自己的手掌,黑碌碌的眼睛精亮精亮的看着面前的鬼魂,我一頭冷汗。

忍不住低聲道,漓兒,你就別那麼高興了,你老媽我都被人圍毆了。

漓兒似乎聽懂了我的話,擡起肥嚕嚕的小手掌安慰似的拍了拍我的臉,結果就在他接觸我臉頰的時候,我感覺到一股清涼的氣息從他的手掌心中貼着我的臉頰緩緩的融入了我的身體。

我頓時感覺自己的身體有了力量,我驚喜的看着漓兒,卻發現他笑眯了眼睛,下巴趴在我的肩膀上,雙手摟着我的脖子。

我頓時知道他了意思,嘿嘿兩聲道,好了,你別怕,媽媽馬上就把這些礙事的鬼魂收拾掉了,對了,你還吃麼?要吃就將他們全部抓來吃了。

漓兒搖了搖頭一副嫌棄的模樣,顯然是這些鬼魂很不和他的胃口,我不再耽誤,將鍾馗劍劃出了一道亮光,頓時那些冤魂忌憚的後退了一步,我朝着他們勾了勾手指道。

來啊,過來啊,我就在這裏,不是想要我們的魂魄麼,儘管上前來。

那些冤魂受到了我的挑釁,頓時就飛撲上來,我的鐘馗劍毫不猶豫就對着這個鬼魂直接的劈了過去,只不過瞬間那個鬼湖就被打散了三魂兩魄,這還是我留情了,我知道如果將他們打得魂飛魄散,一定會遭受業報的,還是放他們一條生路吧。

有了第一個魂魄試驗,我將鍾馗劍耍得密不透風,他們看到我手中劍的厲害頓時不敢上前,紛紛散去,我又抱着漓兒繼續上前。

周圍依舊是荒草萋萋,陰風陣陣,我走在這個小路上後背忍不住的發涼,我知道這個換魂道遠遠沒有那麼簡單,就是不知道那個鬼差究竟跑到哪裏去了。等我見到李嘯博一定要投訴他們鬼差的辦事質量,哪裏有將接來的魂魄丟道半路自己就跑了的,完全沒有道理啊!

就在這時漓兒突然從我的肩頭爬了起來,此刻他一直帶着笑容的臉上突然凝固了,表情變得有些嚴肅,他黑碌碌的眼睛一直看着我的後方。

我頓時警惕起來,漓兒一定是看到了什麼,不然不會露出這樣的表情,現在漓兒幾乎就是我的眼睛,我將手中的鐘馗劍捏得非常的緊。很快我便感覺到一陣強烈的颶風朝着我們颳了過來,我站在原地一動不動,漓兒不知覺的將小腦袋縮到了我的懷裏。

我緊閉住自己的呼吸,一個讓魔胎都有所忌憚的鬼魂一定沒有那麼簡單,感覺到那風很快就要操着我颳了過來,我捏着鍾馗劍就是猛地一個轉身,手中的鐘馗劍劃出了一道幅度直接朝着我後面的那道颶風給破去。

不過這風卻讓我的握着鍾馗劍的手虎口發麻,鍾馗劍也撲通一聲瞬間的掉子啊了地上,好強大的控制力!居然能夠讓這小小的陰風破掉鍾馗劍上面的煞氣。

我吃驚的擡頭,結果便看到風沙當中走來了一個顫巍巍的人影,她頭髮花白,身上穿着一身老舊的旗袍,腳底下穿着一雙繡着花的布鞋,而那溝壑密佈的臉上是我熟悉的表情。

這個老太太……老太太居然是我奶奶生前的模樣,怎麼會,我奶奶怎麼會在這裏?她難道還沒有去投胎麼?

我下意識的就喊出了一聲奶奶。

結果奶奶卻擡頭看了我一眼,伸出枯樹皮般的手,伸到了我的方向一邊說道,許丫頭,是你啊?奶奶終於等到你了,快過來,讓奶奶好好的看看你。

我頓時眼眶一熱,沒有想到我會在這個地方看到奶奶,雖然我心裏感覺有些奇怪,但是不知道爲什麼這一刻我什麼都想不起來了,只知道面前這哥老人是我的奶奶,她現在叫我過去。

我身體木愣楞的走了一步,卻突然頓住了腳,不對,不對,我是不是遺忘了什麼事情?我奶奶怎麼會突然出現在這個地方?

可是面前的奶奶突然說話了,道,丫頭,你還愣在幹什麼,奶奶就在這裏,你還不過來!不孝子。

這一次她變得十分的生氣,在我的印象中奶奶是一個很嚴肅的人,大多數都是不溫不火的模樣,很少看到她生氣過也很少看到她發脾氣纔對。

所以這就是我發現的不對勁的地方,奶奶見到我站在原地不動了,突然臉上變了一個臉色,她的周圍莫名其妙的燃起了火焰,她爬在地上,在火焰中躲閃,痛苦的嚎叫着,那蒼老渾濁的眼睛死死的盯着我道。

丫頭,奶奶好痛啊,你快來救救奶奶,快點啊。

這一幕和我記憶中重疊,奶奶被燒死在屋子裏面,我想要救她可是卻無能爲力,最後一幕我看着她站在窗臺下面笑着看着我。不,我不能在讓奶奶受傷了,我瞬間眼淚滑落下來,忍不住撲了過去。

就在這個時候一直窩在我懷裏的漓兒突然哭了起來,他的哭聲十分的有穿透力,幾乎是瞬間我就清醒過來,結果便看到我的面前有一具骷髏在野草從裏面打滾,周圍也沒有什麼火焰,這個骷髏架也不是我的奶奶。 我這才意識道我是中了這個傢伙的障眼法了,該死的,差點就中招了,這些鬼物擅長幻化人形來欺騙過往的魂魄,方便他們自己附身居然用我奶奶臨死之前的最後一幕,簡直太過分了。

漓兒的哭聲還在繼續着,這個野草從裏面的骷髏架捂着自己耳朵的位置,翻來覆去的打滾,顯然十分的痛苦,而他的胸膛中間凝聚着一塊黑色的水晶在夜裏閃閃發亮。

漓兒立馬止住了哭泣,我趕忙撿起了地上的鐘馗劍一舉插在了那個骷髏人的胸膛處,不過瞬間那個骷髏就古化不動了,從他胸口的位置掉下來一塊水晶,我趕忙撿了起來,拿着打量道,這究竟是什麼玩意。

這個骷髏架看起來十分的厲害啊,這次要不是漓兒提醒恐怕我也要中招了。結果我拿在手裏面,漓兒卻伸着胖乎乎的小手一副很想要的樣子,我不知道這東西有沒有什麼害處,不過看他十分喜歡的樣子就給他了。

結果漓兒抓着這個水晶飛快的就湊到了自己的嘴邊,哧溜一聲,就將這塊水晶給吞到了肚子裏面,我這下傻眼了,這個傻孩子不是什麼東西都可以吃的啊!還不知道這個東西究竟是個啥玩意,居然就這樣吃掉它了!簡直慘不忍睹,我想要他吐出來,可是他打死都不吐。

我將鍾馗劍橫在胸前,那些鬼魂紛紛作鳥獸散去,這下子根本就不敢上前來了,我一步一步的抱着漓兒往前面走,那些鬼魂忌憚我手中的鐘馗劍,這一路上再也沒有遇到不長眼的鬼怪來騙我。

當然這路上也有裝作季蘊和我父親聲音來騙我的,我將鍾馗劍用力一揮,那些鬼魂就煙消雲散了。

很快換魂道就走到了盡頭,遠遠看去,一個黑色的人影站在邊上似乎是在等我們,我抱着漓兒走了過去,結果卻發現這個黑色的人影居然就是將我們帶下陰間結果走到一半就將我們扔下的那個不稱職鬼插。

我氣得鍾馗劍用力的朝着他揮了過去,這個不苟言笑的鬼差這才破功求饒道,饒命啊,爲何對我刀劍相向。

我也不是真的想要殺了這個鬼差,萬一殺了他恐怕我和漓兒也跑不了,這畢竟是別人的地盤,但是要不給這個鬼差一個教訓,恐怕我這一路還不知道會遇上多少艱險。

於是我冷哼道,你這個小小鬼差,明明是你將我們的魂魄勾下來的,可是居然在換魂道把我們丟下了。

那個鬼差聽此趕緊求饒道,饒命啊,這並不是我有意的,而是我們鬼差根本無法進入換魂道,我們從哪裏過來,就直接到了這裏來,我一直在這裏等你,並不是我有意的啊。

鬼差不能進入換魂道?這又是什麼規矩,但是看起來這個鬼差也不像是在撒謊的樣子,說不定就是這樣,於是我讓他趕緊帶路讓我去找閻王。

這周圍說是陰間,更像是一個混沌的空間,想要看周圍卻什麼也看不到,隨着那個鬼差打開了隱身在空氣中的石門之後,我們進入了一個更加玄幻的世界了。

這一座大門後面是一座威武的大殿,這大殿和人間的豐都的天子殿做的有七分相像,不過顯得要更加的鬼氣森森,我抱着漓兒走進了這個大殿,發現大殿周圍站着許多的鬼魂,這些鬼魂都青面獠牙看起來十分的恐怖。

我擔心漓兒會害怕所以一路上都遮住他的眼睛,結果他現在似乎是看到了什麼,反而興奮的扒拉下我的手指,等着周圍這些青面獠牙的鬼物咧嘴笑,我頓時忍不住掉下幾滴冷汗,這個孩子果然是太逆天了,正常的小孩恐怕已經嚇得魂魄盡散了吧。

這大殿的中間放着一個實木桌子,上方坐着一個身穿古代官服的人,不過因爲他身材修長,長相妖魅,這官服穿在他的身上一點也不像西遊記裏面演的那個凶神惡煞的閻王爺。

我當然知道這上面坐着的是誰,自然是那個妖孽般的閻王李嘯博,那個三番四次救我的人。

但是看今天這幅架勢好像是要審我一樣,我站在下方,嚥了咽口水道,你叫我來幹什麼?正好,我也有事情要問你,你們是不是將季蘊給抓走了。

李嘯博挑起眉頭,臉上的表情十分的嚴肅,他一拍驚堂木,頓時嚇得我抖了兩抖。

他目不斜視地說道,堂下可是許願,重慶人世,現年23歲,陰時陰曆出生。

我一點也不怕他,反而沒好氣道,怎麼?就是我,你要判我的罪嗎?你可是找人請我下來的,我的魂魄你們鬼差是弄不下來的,你就是用了什麼辦法勾走了我的一魂一魄。

李嘯博顯然沒有想到我很快就抓住了重點,開始反問他,他只好乾咳兩聲道,這次是我在問你,不是你在問我,我是閻王自然是有辦法將你弄下陰間的,陽間不是有一句古話嗎?閻王要你三更死,不能留你到五更。

我哼了一聲,在自己的身上找了一遍,然後摸出了那個骷髏口哨,一邊質問道,你框我,這個不是什麼找你的口哨,而是把我的魂魄弄到陰間裏面來的真正原因吧。你救了我好幾次,我知道如果你真想要我死的話,不會那麼大費周章,明人不說暗話,有屁就快放。

李嘯博一臉興趣的揮了揮手,頓時兩邊站着的青面獠牙的鬼魂瞬間消失不見了,這個威武的大殿也瞬間消失,我擡頭一看發現自己坐在一個現代化的辦公椅上面,我前面的辦工桌上坐着一個穿西裝打領帶的帥氣男人。

他古怪的看了我一眼道,幾天不見,你這個女人不但膽子變大了,還那麼狂妄起來了,居然沒有嚇到你。

而我則是突然變幻了的場景表示無語,這底下的陰間還有這規模,李嘯博見我好奇的模樣,道,看什麼?你以爲現在的閻王殿還是像電視裏面演的那樣啊?還是說你比較喜歡剛剛那個風格的,也可以啊,我馬上換回來。

我感覺擡手阻止道,好了好了,你別玩了,你找我究竟有什麼事情,我的魂魄離體不能太久的,還有我的孩子。

我可沒有忘記我的魂魄是別人從陽間勾下來的,時間太久不回去肯定會出亂子的!

漓兒從頭到尾都十分的安靜,一直瞪大黑碌碌的小眼睛看着李嘯博,李嘯博看了漓兒一眼,笑得眯了眯眼睛道,季漓?好名字,不過我今天找你下來確實是因爲有兩件事情,一則是關於這個孩子的,二則是關於你的,你想要先聽哪一個。

我開始警惕起來,關於孩子的?

李嘯博點了點頭然後在他現代化的辦工桌上尋找了一圈,半響纔拿起了一個文件夾,翻看了一下對着我說道,昨晚午夜三點鐘你們在什麼地方,我接到舉報,昨天三破日,大批亡魂被人吸走,嚴重的擾亂了鬼差的辦案次序。

三破日孤魂遊街,魂魄被吸走,我有些心虛的抱緊了漓兒,沒有想到昨天晚上發生的那麼一件小事居然傳到了閻王的耳朵裏面來了。

李嘯博皺眉道,這可不是什麼小事,這些冤魂都是意外身亡的找不到鬼門,所以沒有辦法進入陰間,一直在人家飄蕩,三破日是專門讓那些陽壽到了魂魄進入陰間投胎。可是你的孩子卻將他們全部吃掉了,這將大大的增加了我們的工作量。所以我才早就說過,魔胎根本就不屬於陽間,他需要靠吞噬陰魂增長修爲汲取養分,你根本無法將他帶在身邊的。 我卻抱緊了漓兒反問道,爲什麼不能帶在身邊,他是我的孩子,幫你們吃掉沒有辦法投胎的魂魄不好嗎?這些魂魄都是厲鬼冤魂,專門在人間害人的,我兒子多吸幾個,就能少死幾個人。那麼就會讓你們少一點收魂的人數,這還不好嗎?那這樣也有的錯話,你們就應該去把天底下的道士全部給抓起來,因爲他們不但收鬼還煉鬼作惡,你怎麼不將他們一起收掉了?就會來欺負我們孤兒寡母!

我霹靂巴拉的一通話說的李嘯博哭笑不得道,我這是爲了你好,你別和我強詞奪理,你自己好好考慮吧,這個孩子吸收的陰氣越多就越不受人控制,很快他就會離你而去了,畢竟他是魔胎,是吸收了天地陰氣孕育出來的逆天之物。

我抱緊了漓兒,我是不會讓任何人來搶走我的孩子的,我蹭的一聲就從椅子上面坐了起來,我道,你還有什麼事情沒有?沒有的話,我們就走了,待會天亮了就回不去了。

李嘯博卻飛快的站了起來,道,你先彆着急走,我還有一件事情沒有告訴你,你過來看。

我疑惑的轉過身,卻看到李嘯博從抽屜裏面拿出了一個東西,於是我抱着漓兒走了過去,卻看到李嘯博手中居然拿着一個水晶球,這個水晶球和我扔在垃圾桶裏面的那個一模一樣。

我吃驚的看着他,不知道這個水晶球爲什麼會在他的手上,看着他笑得詭異的臉,我突然有了一種不太妙的感覺。

我警惕的問道,你究竟想要說什麼,你把這個東西給我看是什麼意思?

我忘不了在這個水晶球上面看到的那一幕,我親手掏出了季蘊的心臟,我知道那是未來的預言,我害怕預言成真,於是我選擇丟掉。可是爲什麼這個東西現在回出現在李嘯博的手裏面。

李嘯博笑的無害道,你不是想要找季蘊嗎?只要有了這個,你就知道他在什麼地方了。

不,不,他在騙我,水晶球又不是gps還能追蹤季蘊我纔不相信,我轉頭就打算離開,結果一轉身便發現李嘯博到了我的身前。

他伸手點住了我的額頭,我頓時感覺自己的腦袋裏面在翻江倒海,好像是有什麼東西被硬生生的抹去了,在擡頭看李嘯博他已經一步一步的後退了。

他道,我將你記憶中不屬於你的部分給你抹去了,你現在就是許願,不受任何人的控制,去吧,完成你沒有完成的使命。

說着他就將我推了出去,我完全傻眼了,這究竟是什麼跟神馬,我怎麼一點也沒有搞懂!他剛纔說抹去了我的記憶,可是我有什麼記憶被抹去了。這個閻王真是太奇怪了!還說什麼使命,我究竟有什麼使命?就算是要我辦什麼事情,好歹也告訴我一個方向啊,現在這樣跟一個傻子有什麼區別!我氣得半死,無奈已經被李嘯博給攆出來了。

那我現在該怎麼回陽間,上次李嘯博說我向陰間借命究竟又是怎麼回事,我完全搞不懂了。我左右的看了一遍發現周圍黑氣的,只有一條漆黑的小路,我不知道李嘯博究竟有沒有安排鬼差送我們回去,莫名其妙的把我們找下來,好歹也要送回去吧。

可是這時我懷裏面抱着的漓兒就像是發現了什麼好玩的事情一樣迅速的伸出手,在黑暗中抓着什麼我一個不小心,他的身體就直接飄出去了,我這纔看清楚漓兒的身體幾乎又長大了一倍,現在他的和七八個月的小孩子沒有什麼區別。

我直接傻眼了,難道是說剛纔漓兒吃的那個黑色水晶讓他的身體又長大了,真的像是李嘯博說的那樣漓兒必須要吸收陰氣鬼氣才能夠生長,按照這樣快速的長大速度,恐怕要不了多久漓兒就會變成正常的少年模樣了。

不,這麼快的長大有利有弊,他的心智根本就跟不上自己身體長大的速度,我必須想一個辦法延緩漓兒長大的速度,可是究竟要什麼辦法才能夠阻止漓兒長大呢?我根本就想不到。

就在這時漓兒居然自己從地上站了起來,他顫顫巍巍的就往前面跑去了,要知道這裏可是陰間,我都不敢亂跑,漓兒要是撞到什麼那可就不得了。於是我趕緊追了上去。

但是漓兒第一次走路顯得十分高興似的一下子跑得飛快,我一時之間居然還追不上,我擔心他的安全只好寸步不離的跟着他,出了閻王殿,這外面鬼氣森森,不時的有鬼差穿插在其中,很多鬼差拉着鐵鏈拴着的魂魄往另外一個方向走去。

漓兒一邊在路上飄浮着,我便看到周圍源源不斷的黑氣融入他的嘴巴里面,這個倒黴孩子,居然在地府吸陰氣,這可怎麼辦,繼續下去就算是他不會被脹死,也會被其他的鬼差給發現的啊!這下可怎麼辦,我咬着牙拿着鍾馗劍就跟在了他的身後。

結果漓兒似乎知道我在追他,反而歡快的跑得更加快了,我頓時哭笑不得,這個倒黴催孩子怎麼就那麼皮呢!但是我萬萬沒有像想到很快漓兒就朝着鬼差的拉着冤魂的方向奔了過去。

那裏似乎是專門囚禁亡魂的,我在遠處看到那些亡魂被關押在了一個類似於天牢的地方,而漓兒正朝着那個地方跑去,我頓時知道他要幹什麼了,難道他是吸陰氣吸得不夠,要去吸那些厲鬼冤魂的怨氣嗎?一般的魂魄進了地府都會被送去投胎,而這些被關押在天牢裏面的魂魄必定是十惡不赦,需要接受審判的,漓兒那個地方去不得啊!

我站在原地大吼,結果卻不小心驚擾了這一批亡魂,本來這些害服服帖帖的亡魂瞬間開始吵鬧起來,還在用鐵鏈開始攻擊這些鬼差,這一共就兩個鬼差壓制着魂魄。

漓兒似乎發現了什麼好玩的事情,他伸出手一揮,那些鐵鏈全部被崩斷,頓時許許多多的兇惡亡魂四處飛散,有的開始攻擊鬼差,還有的則是發現了漓兒開始朝着他的方向飛撲了過去。

我頓時心都提到了嗓子眼了!這個倒黴孩子,這下子闖大禍了,我舉起狂瀾見就衝了上去,結果還沒有靠近就被那些亡魂一揮手將鍾馗劍給震飛了,碰的一聲掉在了地上,由此可見這些鬼魂有多厲害,幾乎一個個都是厲鬼級別的!漓兒,漓兒該怎麼辦!

我見到那些厲鬼紛紛的將漓兒圍住,但是不知道爲什麼一直猶豫着不敢上前,我想要衝進去,不過很快我就發現我的擔心都是多此一舉,因爲這些冤魂厲鬼幾乎是瞬間就被漓兒給吸到了嘴巴里面

他的肚子幾乎是瞬間圓成了一顆球一樣,我咬了咬牙,發現那些鬼差很快就要注意到了我們的方向,暗歎糟糕,幾乎是三步並作兩步飛快的上前一把將漓兒抱在了懷裏面就奪路狂奔,一邊罵道。

你個調皮孩子,你怎麼能把那些鬼物全部吃到肚子裏面,也不怕拉稀!

漓兒瞪着黑碌碌的小眼睛,咧嘴對我笑了笑,我頓時沒了脾氣,只好將他抱在懷裏一個勁的往前面衝,也不知道自己走到了哪裏,只知道漓兒將那些厲鬼放了出來,導致地府大亂,李嘯博要是弄清楚了之後。

一定不會放過漓兒的,到時候他就不能和我一起回陽間了。

我想到這裏更加沒命的往前面跑了,就害怕身後的鬼差追上來,只不過很快我就感覺到抱在懷裏的漓兒十分的不對勁,他圓鼓鼓的肚子已經完全的焉了下去,但是我卻感覺抱在懷裏的他十分的冰涼。

我頓時停下身來,低頭看着懷裏的漓兒,發現他的身體在快速的抽長,這短短的瞬間手和腿都長大了一倍,我在看他的臉,依舊有嬰兒肥,但是現在看起來起碼有兩歲大小了!他身上的衣服穿在他的身上十分的滑稽,就像是縮小了一號似的。

他的頭髮黑而濃密,雖然才兩歲但是那精緻可愛的小臉依舊可以看出長大之後是怎麼一個帥氣的模樣,我感嘆的同時,忍不住豎起了大拇指。

這樣的生長速度我也是跪了,這樣下去他幾乎就沒有童年可言了啊!

漓兒歪着頭看着我,半響才試探的喊了一聲,媽媽?

這脆生生的聲音幾乎我讓落下眼淚,沒有想到我的孩子這麼快就能叫媽媽了,從懷着他道生下他不超過半年的時間,此刻聽到他叫我媽媽,一時之間覺得心酸無比。

本來還想教訓他一頓亂吞鬼魂的,此刻也開不了口,算了,這次就算了吧!現在看他的樣子應該也不會亂吞這些鬼魂了,兩歲的模樣也好,至少他自己能夠走路了,也能聽懂我說話。

於是我板起臉兇道,你知不知道剛纔幹了什麼?闖禍了吧?

漓兒嘟着小臉,害怕的看了我一眼,顫巍巍的走了過來,扯住了我的衣角,奶聲奶氣的說道,媽媽,我聽不懂。 我頓時哭笑不得,道,你聽不懂?你還會說聽不懂啊,我怎麼覺得你就是一個小人精呢!別在媽媽面前裝啊,現在不是賣萌的時候,快走,待會那些鬼差就要追上來了。

我牽着漓兒飛快的撤離事發地點,心裏着急,也沒有怎麼看路,知道漓兒不走了,一直木愣愣的站在原地我才發現原來不知不覺中我們已經走到了一座橋上,這橋上面刻着三個大字,奈何橋!

我頓時一驚,臥槽,不知不覺中走到了奈何橋!我一回頭便看到有鬼差朝着我們這個方向追了過來,頓時咬了咬牙,低頭問牽着我手的漓兒道。

你害不害怕?

漓兒認真的看了我一眼,然後十分平靜的搖了搖頭,那老氣橫秋的模樣頓時讓我哭笑不得,得了,我這算是白問了,這個小傢伙連厲鬼都敢吞,還有什麼不敢的。

我頓時將他抱起,直接跑上了奈何橋,可是萬萬沒有想到我的腳剛剛邁上奈何橋就一步也動彈不得,這奈何橋上面有一個弓着腰的老婦人,正靜靜的看着我們。

我心裏一寒,難不成這個老婆婆就是孟婆?糟糕,我怎麼忘記了,奈何橋通往的是輪迴道啊!我們走這上面來不會得投胎吧!不行啊,我還沒有找到季蘊,還沒有見到我爸爸,我不能死啊!

我想着就想要移動,可是那個站在奈何橋上面的孟婆突然涼悠悠的開口說話了。

別費勁了,一旦踏上這奈何橋就沒有回頭的餘地,你必須要往前走,來吧,來喝了這一碗孟婆湯!

我回頭一看發現那些鬼差已經快要追過來了,現在只能往前走,不能往後退,該死的。別無他法了,於是我低着頭一個勁的往前走,就像直接的無視孟婆手中的孟婆湯,結果卻被一雙枯瘦的手給攔住了去路。

靠的這麼近我纔看清楚了孟婆的容貌,她的臉的皮膚皺巴巴的粘在了一塊,數不清楚有多少層,她的目光十分的呆滯,但是卻彷彿有一種魔力,只要你和她眼睛對上了就會移不開視線,手腳會不聽使喚的去端那一碗孟婆湯。

她沙啞的聲音在我的耳邊響起,道,生魂上了奈何橋就沒有回頭的可能了,只能一直往前走,不然的話,你將會被這奈何橋下面的冤魂拖下去,一旦停留的越久,這些冤魂就會越快的從橋底下爬上來。趕快喝了這碗湯,去投胎吧,人世間已經沒有你什麼好留戀的東西了。

孟婆的聲音就像是烙印一樣刻在了我的腦海裏面,我木愣愣的伸出了手,可是下一秒卻被一雙小手給抓住了,漓兒脆生生的在我的耳邊叫了聲媽媽,就是這一聲媽媽讓我瞬間恢復了神智。

看到手中渾濁的孟婆湯,頓時吧唧一聲給掉在了地上,這下子本來還和藹可親的孟婆,頓時黑了臉。

瞪着我懷裏的漓兒說道,哪裏來的小鬼,居然破了我的攝魂術。

漓兒看着孟婆嘿嘿直笑道,老奶奶,我媽媽不想和這個水,太髒了,你端一碗乾淨的水來吧,漓兒也想喝。

那單純無辜的模樣,連我看了都忍不住豎起大拇指,就這演技不愧是我孩子,未來的奧斯卡影帝非他莫屬了。孟婆顯然也被漓兒給唬住了,可是下一秒漓兒突然回過頭對着我眨巴了一下大眼睛,我頓時知道了他的意思。

瞬間他伸出了自己的手掌,我看到他的手掌心中冒着兩團黑氣的氣體,飛快的按在了孟婆的臉上,那黑色的氣體似乎是有腐蝕性的東西,一沾上那孟婆的臉上,就將她的眼睛徹底給遮住了,我傻眼了,這孩子真是孺子可教也。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